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六章 揍人好欢乐

杨光大惊失色,如见厉鬼。她惊恐之后立即镇定下来,强装平静的讲:“先生你认错人了。”说完拨开人群,跑!

靳成锐在她开跑的时候,伸手拦住她腰,将她抱在怀里,视线自始至终都戒备的看着谢尔盖·亚当。他来这里是得到消息,说弗雷德里卡·詹米少将在参加谢尔盖·埃布尔的生日宴会,才来这里堵人的,但因为谢尔盖·埃布尔是谢尔盖·亚当的哥哥,他才没有对女孩说真实目的。

谢尔盖·亚当看了看张牙舞爪的女孩,又看防备的靳成锐,向旁边伸手。“我们应该给上车的人让让路。”

靳成锐拖着杨光往旁边走,不动声色的将她挡在身后。他猜想谢尔盖·亚当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会来,但绝没想过会在地铁上碰到他。他为什么要坐地铁?他的手下在哪里?

地铁一下开走,刚才人山人海的地铁站台里只有两个站警。

杨光也放弃挣扎,看穿着西装人模人样的谢尔盖·亚当,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靳准将,你们恐怕不是来参加我哥哥宴会的吧?”谢尔盖·亚当犀利洞察一切的话,完全主导这次交谈的话语权。

杨光听到他的声音就不愉快,她硬气挺直腰,微扬下颌如女王般盛气凌人的讲:“当然不是,我们是来散步的。”

“散步散到我家附近?”

这附近是他家?杨光心里微震,不过她脸上还是波澜不惊,也没有用眼神问长官这是怎么回事。“谢尔盖先生,你也太自恋了吧?难道这里出去就你家一栋房子?”

自见到她起,她就没露出过怯意。想到那个扑在床上玩着牛顿罢的女孩,谢尔盖·亚当笑了起来。“宝贝儿既然不愿承认,我也不强迫,我只是好奇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散步,谢尔盖先生的记忆真差,我刚才说过。”

看她拒绝交谈的态度,谢尔盖·亚当真想用绳子把她捆起来,然后打包回基地。不过他不能这么做,至少在现在这要的情况下。看准备随时发动攻击好一招制服自己的年青准将,提议的讲:“我知道一个不错的散步地方,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你们带路。”

“我们介意,不好意思谢尔盖先生,你们那么忙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杨光直接了当的拒绝,一点委婉都没有。跟这种厚脸皮的人委婉,纯属浪费口舌。

谢尔盖·亚当皱起眉,正要说什么,靳成锐便凌厉绝对的讲:“谢尔盖先生,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你很清楚不是吗?跟我们合作,对你和市民只有好处。”

“终于要说正事了吗?”谢尔盖·亚当整了整衣襟,双手交叉放在腹前,像个成熟高贵的大叔,可他说的话却一点不像是个大叔说出来的。“是好处还是坏处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到莫斯科,一定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他说着看向捏紧拳的女孩,柔和的讲:“所以我不会杀你们的。”

看他的笑声掩盖在地铁到站的声音中,杨光混身发抖的看着他上车,看他友好的挥手和他们告别,爆发的冲他虚空挥了一拳。她发抖不是怕他,而是克制不住想要打倒他。

“他太嚣张了!太嚣张了!”杨光愤愤的讲:“为什么他这种人还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在莫斯科街道?!”

“因为他的哥哥是这里的副总统,谢尔盖·埃布尔任职的成绩一直不错,很得民心。”靳成锐转身往上走。“没有市民会计较跟一个与政治不合却没对他们造成伤害的人。”

“这么说,谢尔盖·亚当不是俄方的公敌?”

“只算是政治上的公敌。”

杨光疑惑的瞧了瞧四周的雕花,在走出地铁看到索科利尼基线站的风景,想这个谢尔盖·亚当,是不是没有自己想像中的恐怖?不,不对,这不是想像,她曾亲自经历过,和战友们一起见证过死亡。

有了谢尔盖·亚当这个不快的一事后,杨光完全失去兴致,在长官交待来龙去脉后,专心的潜伏,等着散宴。

有政治的地方就有分争,谢尔盖·埃布尔这个宴会没有进行到很晚,毕竟前来参加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万一酒后吐个真言,恐怕又是不能平静了。

在路边闲逛的杨光看到那个脚步虚浮,由人扶着出来的詹米少将,不动声色的转移了位置。

詹米少将似乎还有话要跟谢尔盖·埃布尔说,他在门口等了等,在其他人差不多都上自己的私家小车走了后才开口。

相隔有点远,杨光听不到他们在谈什么,不过人少则好动手,对他们是有利的。

远远看到谢尔盖·埃布尔点了下头,把他送走就转身进了大门。

詹米少将让司机去开车,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下阶梯,站在路边等。

杨光见四下无人,从树后拿出根棍子,跑出去从后方重重打了下他头,在他受痛转身时一脚把他踹地上。

她动作太快,靳成锐去阻止时,她已经把人打得抱头痛哭了。

靳成锐本来只是想来找他“友好”聊聊,半恐吓那种,谁想女孩这么快就动上手了。

杨光这么打他,一半原因是想反正都是下马威,把人打个半死看他还怎么牛逼的起来,第二个是因为刚才谢尔盖·亚当的气,现在全在他身上宣泄了。

靳成锐也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暴躁,等她打得差不多才把人拉开。

多喝了点酒的詹米少将躺在地上抱头痛苦,警卫已经在朝这边赶来,要问话是显然不可能了。靳成锐拉着还要踢他的女孩往后跑,甩掉警卫跑进地铁,最后混进人山人海里,若无其事的回到酒店。

杨光打了别人一顿,心里痛快了,和长官回到酒店关上门就狂笑不止。

靳成锐无奈,摸了摸她头让她去洗澡,明天有事可干了。

而被打的詹米少将,被警卫扶上专车,回到家里被拥人照料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起来时混身酸痛还恍惚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来人!”

“将军,您有什么事吗?”门外一个警卫进来,恭敬的寻问。

詹米少将揉着自己的头,指着脸上的伤凶狠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报告长官,属下也不清楚,在我把车开出车库时,您就已经是这样了,不信您去问谢尔盖副总统的人。”

听到谢尔盖这个姓,詹米少将忍下怒火,但不代表这事就这样算了。他阴沉着脸叫来两个人,让他们把警卫带下去好好练练才艰难的下床。

正在他准备去浴室洗漱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他低吼咆哮的喊:“有什么事!”

“报告将军,一位姓靳的电话,请问要帮您接进来吗?”

姓靳的?是那个靳成锐?詹米少将想了想,又折回床边。“接进来吧。”

“是将军!”

**

杨光没想到被拒绝了这么多次,今天一个电话就让对方同意见面了,便暗想他是不是被自己那一棍子给敲傻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见面就好。

但是……

当杨光看到满头包的詹米少将,忍不住又一次笑喷。

“这位小姐,你有什么问题吗?”詹米少将看着憋笑的女人,语气不善的讲:“你们这样还想和我谈联盟,少浪费我时间了,你们还是快点走吧。”

杨光咳嗽下,眼珠转了一圈指着他身后的雕像说:“詹米少将你误会了,我不是在笑你,我是在笑那座雕像。”

“那座雕像有什么问题吗?”

对他咄咄逼人的语气,杨光笑容容的讲:“它没什么问题,只是摆的这个方向,刚好看到叶卡捷琳娜女王的裙子下方。”

那个是大卫雕像,他健美的身体摆在楼梯下边,而叶卡捷琳娜女王的油画就挂在楼梯上面一点。

詹米少将看了下,确实像是大卫在窥视女王裙底。满是包的脸露出抹尴尬,他不自然的叫人把他们带去会客室,就叫拥人把大卫摆到别处去。

杨光他们因为前面有谢尔盖·亚当的话,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达成初步联盟协议,詹米少将答应会和他们一起铲除掉地狱天使。

这些联盟协议都是口头的,谁都可以反悔,但他们靠的就是彼此的利益,没有人会跟利益过不去,不是吗?

事情搞定,一身轻松的杨光,连看路边的风景都顺眼许多。

回到酒店,杨光就迫不及待的问:“长官,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她从未这么想念她的祖国,她的家乡以及熟悉地方。

“我们直接回基地。”靳成锐收拾好行李去关电脑。韩冬他们去了阿富汗,至今没有进一步消息,他必须得以最快的时间回到指挥室了解具体情况。

正在靳成锐滑动鼠标准备关机时,一封邮件从相邻的中方传来。

看到这封邮件,靳成锐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想着回去会怎么怎么样的杨光,看到定在电脑前的长官,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去,小心翼翼的问:“长官,怎么了?”

靳成锐脸色沉静,目光深沉,薄唇紧抿。他看向担心的女孩,雷厉风行的讲:“一分钟收拾东西,我们去阿富汗!”

**

一天前的阿富汗

韩冬和阿富汗的一支三角洲部队去执行拦截任务,任务目标是活抓头目康妮,如果不行可以给予击毙,但必须拦截他们所交易的物品,不管用什么方法,抢也好偷也好,都得把货物弄过来。

这任务有点儿与众不同,韩冬还是无置疑的接受了。

在出发前,由于阿富汗地貌贫瘠,山多石头多,导致大多地方寸草不生,这对作战来说可不是个好地方,所以韩冬叫他们一定把水壶装满,再三检查自己的武器装备,直到出发的前一刻,他们都还在忙碌着。

登上直升机,三角洲部队小分队的队长把最新信息给他。“还是原来的交易地点,我们按计划行动。”

“好。”韩冬点头,看过资料后把它传给厉剑。

看他们一个个认真的再次看了遍资料,三角洲部队的队长尤里真挚的讲:“嗨伙计,很高兴能和你们合作。”说着伸出了手。

韩冬握住他的手,态度谦和没有一点傲慢。“这是我们的荣幸。”

“得了吧,你们是不是更喜欢和海豹队那些个粗人一起作战?没事,你们诚实的说出来,我们不会介意的。”

韩冬笑了笑,准备一份委婉说词,却被心直口快的刘猛虎抢说:“海豹的人很野蛮,不过他们很能打。

“哦,是吗,希望你们也像他们一样,不要被子弹打中屁股,哈哈……!”

看他们都哄堂大笑,刘猛虎郁闷的想这有什么好笑的,他才不会被子弹打中屁股。

韩冬无奈。这个刘猛虎怎么那么好骗?如今这话连小女生都不会上当,他还傻不拉叽的说出来,谁不知道三角洲部队和海豹队是大仇人,恨不得干掉一方的那种,哪会听得了别人给对方的夸赞。

被他们笑着笑着,渐渐明白的刘猛虎想不通,为什么明明是为一个国家服务的,却要争个高低?

没有人给他答应,可能就是一山不能容二虎的原理吧。

到达交易地点一公里外,直升机低飞过山峰,坐在黑鹰直升机外边的韩冬他们跳到地面,开始步行前进。

他们要跑到前方一公里处埋伏,而尤里会带着他的人去到另一方,形成两面夹击的形势。

只是恐怕他们还没夹击别人,自己就先折了。

看着光秃秃的石岩山峰,刘猛虎觉得他肯定会很辛苦。

攀登可不是他这种大个子的强项,而且这里到处都是尖突的石子,被它们碰一下可是会很疼的。

韩冬打开地图,找出自己的所在位置以及交易地点,对厉剑他们讲:“出发吧男孩们,我们得翻过这座山。”说完他顿了顿,又加了句:“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

**

靳成锐收到的邮件是:小队被困,阿富汗政府干预,救援迟迟未批,速回。

简短一行字,却让战狼指挥官脸色大变,可想而知这字里大有内容。

靳成锐和杨光拿了轻便的行李直接打车去机场,没有直达阿富汗的,他们便买了最近一班到哈萨克斯坦的机票,然后再从哈萨克斯坦买到伊朗。

等他们飞到伊朗,是下午的四点,现在他们距离阿富汗还有差不多半天的行程,但是当天没有飞阿富汗的飞机了,他们得另外找交通途径。

用了二十分钟,搭上一辆前往库赫博南的车,颠簸两小时去到班丹,等杨光他们到达班丹后天已经全黑了,这个时候没有人再愿意去充满不安定因素的阿富汗。

靳成锐看着甚为荒凉的班丹小镇,和杨光简单的吃了晚饭就偷了辆车,连夜赶去阿富汗。

不偷不抢,让这些鬼条律见鬼去吧,现在他们只想快点去救他们的战友。

开出班丹小镇,周围是一片穷山峻岭,宽阔的马路无一行人。

靳成锐把车交给杨光,坐到副座打开电脑开始联络一些相关人员,同时给朗睿打电话。

接到靳成锐电话的朗睿终于稍稍松开了眉头。“成锐,你们现在在哪里?”

“前往阿富汗的路上。”靳成锐一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敲着键盘,像坐在银行里的工作人员。如果可以,他宁愿是坐在银行,而不是来处理这件事情。

朗睿惊讶的问:“你们怎么直接去了阿富汗?不是让你们先回来的吗?”

“我们没那么多时间。”

“但杨光怎么办?”营救确实刻不容缓,可他身边还带着个孕妇呢。虽然她很坚强,但不能否认她现在确实不易再去阿富汗这样的地方,即使是去散步也不行!

靳成锐看向驾驶位的女孩,沉默了许久才讲:“我相信她可以的。”

杨光完全不担心的参合。“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靳成锐发誓他没有做过这么困难的决定,所以对女孩自恋的话完全放松不下来。他沉着冷静的让他详细诉说一次情况,以及最后失联的位置,还有那个康妮的所有资料。

在他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忙碌、勾通、分析后,他对朗睿讲:“这里一切交给我,你在基地专心看着他们。”

“成锐,如果你需要帮助,不要跟我客气。”朗睿隐隐不安的叮嘱。“你不是一人在战斗。”

靳成锐望着女孩。“当然。”这是他下的早大一个赌注,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自己输。

“杨光,停车,我们换位置。”

“长官,我不需要休息。”

“我需要。你给乔发封邮件,要是在我们进入阿富汗还没回,就给频道998发信息。”

“是!”

998是乔在海豹六队的编号,乔看到这个信息,就算是在开人民大会,他也会任性的丢下全国人民的。

杨光听到长官一系列的命令,把车停在路边,和他换了位置。

她把邮件发出去,在车子行驶过平坦的路,变得导常颠簸时,杨光按照长官说的给乔发信息。

现在这个时候是美方的凌晨四点,乔没在开会,但对一个才睡下不久的总统阁下来讲,这个时候把人叫醒实在太不道德了。

但什么是道德?道德能吃吗?在营救行动中什么都变得不重要。

乔一直在保持海豹六队里的习惯,睡觉也一直保持警惕,尤其是熟悉的仿佛印在灵魂里的声音响起,他怎么可能醒不来?

看到言简意赅四个字,他立即穿好衣服叫秘书通知相关人员,准备他上任以来最早的一次会议。

杨光听长官口述,打完行动提前四字发出,就问:“长官,我们的武器呢?”

“七十分钟后会有人给我们进行空投。杨光,做好战斗准备。”

“是长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