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四章 前所未有的体验

午休的宪兵干预队基地,除了站岗的都在午休,而站岗的都是下士或中士,做为一名上士的严程,带着杨光和靳成锐两人做了基本的登记之后,就带他们顺利的进入基地里,然后再穿过层层身份验证,进入到第一指挥室旁边的会议室。

严程为什么能够把人带进基地核心地方,是因为他其实一直很受J上将的喜欢,虽然他本人不这么认为,但他卓越的战绩让他有这么一点自信,同时他也是判断过才带他们来的。

靳成锐是中方军部的精英,又有美方的经历,这让严程对他抱以非常高的尊敬。除此之外,他还有一点小小的私心,那就是他们和自己同一祖国。

把人带进会议室,严程对他们讲:“你们在这里等一下,长官回来时你们就可以看到。”

“谢谢你严程。”杨光真的很感谢他,若不是有他在,自己和长官恐怕又要像爱尔少将那样吃闭门羹了。

严程点头,什么没说的走了。

若大的会议室只有杨光和靳成锐两个人。

看过J上将资料的杨光不敢造次,老实的坐在位置上,不时的扭头看长官,后干脆直勾勾的看着他。

靳成锐斜视了她眼,由她看。

“长官,你说J上将会答应吗?我觉得他和爱尔少将不一样,爱尔少将是从战地大兵升到现在的位置,他深刻体会过恐怖分子的厉害,知道失去战友的痛苦,而J上将是法国著名军校毕业,知识学子,下过战地也吃过苦,可毕竟还是有差别,尤其是他们这种贵族子弟。”杨光担心的讲:“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我们赶出去。”

靳成锐没什么特别的情绪,从客观角度看事。“他能担任国家宪兵干预队的第二指挥官,就证明他具备这个能力,你的推断只是针对大部分人群,不代表J上将是这样的人。”

“我不怀疑他的能力,是怕他心太硬。”

“做为一个合格的指挥官,应该像他一样。”

杨光觉得长官有点歪曲她的意思。“长官……”

“你们要聊天可以去外面聊。”阴冷的声音似能把人冻成冰渣子,杨光反头看门口,被冻住了。

路易·J·萨克齐上将准时回到基地,正要回指挥室处理事情,远远就听到会议室传出的声音,听到是在说他时停住了脚步。

他面无表情的听着,看上去很吓人,实际他心里并没有怎么生气。如果因为这么一点事而生气,那他不得被手底下那群大兵给气死。

“J上将先生。”杨光唰的起立,吓得浑身崩直。

“请叫我的全名。”

“是!路易·J·萨克齐上将先生,我是中方军部的一名战地医生,冒昧前来打扰,希望你……”

“来人!”J上将不等她说完,就沉声叫人。

一个下士跑进来大喊:“长官,你有何吩咐!”

J上将指着他们两个极为愤怒的讲:“谁让他们进来的!”

“报告长官!是严程上士!”

“把他给我叫过来!”

“YES长官!”

他们两个仿佛在比谁更大声,杨光越听脸色越沉。这情况好像不对。

杨光站在那里不敢吭声,靳成锐坐在那里没动,而J上将气急败坏的叉着腰,发白稀疏的金发能看到头皮有点泛红,裸露在外的白色皮肤上也透着红色,简直应了中方的古话,怒发冲冠!这是要气到什么程度才会变成这样。

没两分钟的时间,严程八百里加急的跑来,连帽子都没戴。

“报告!”严程站在门外大吼。

J上将脸色阴晴不定,粗声让他进来。

严程看一站一坐的两个中方友人,正步走进去。

他一进去J上将就对他一通咆哮。“大兵你懂不懂军队纪律!你妈妈没教过你不准带陌生人回家吗!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大粪还是屎!给我滚去外面跑步,跑到你明白自己的错误为止!”

被他喷了一脸口水的严程都不敢去擦,在他让自己滚时拔腿往外跑,然后下楼在操场上跑起来。

严程走了,会议室一下安静下来。

杨光被他吼得有点懵,在他几近凶神恶煞转向她时,小腿肚抽搐了下。她想跑。太恐怕了!

“你们还坐在这里做什么!给我马上离开这里!”J上将指着门口说得异常直接。

靳成锐站起来,礼貌的讲:“您好路易·J·萨克齐上将先生,我是中方军部的靳成锐,希望能耽误您几分钟的时间。”

“你们已经耽搁我很多时间了,给我立马离开这里,如果你们需要我叫人送你们出去,我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J上将很冷漠,态度严肃坚决。

靳成锐和他对视站了会儿,说了句:“打扰了。”便和杨光离开。

杨光目不斜视的紧跟长官身后,直到出了国家宪兵干预队的基地才松口气,摸着小心肝愁眉苦脸的讲:“果然被赶出来了,果然被赶出来了!”

“天还没塌。”靳成锐走在宽阔没有人车的僻静道路上,冷峻的脸反倒有些闲适。

杨光惊奇的看他。“长官,难道你还有什么妙计,可以让J上将召见我们?”刚才他吼严程的时候可是一点面子没留,然后也是那样把他们这两个中国友人给轰了出来的。

“没有。”

杨光:……

“这次来也不是全没收获,至少他记住我们了。”

“记住我们在说他坏话吗?这印象真是糟糕透了。”杨光更愁了。

靳成锐笑而不语。他会召见他们的,而且还是主动。

J上将看他们两个出去,在他们离开会议室后就抓了抓脑袋,对面外的大兵说了声。“去把严程上士给我叫来。”

严程正在跑第三圈,这里一圈是一公里,三圈后他内衣湿透,额头冒汗,目送靳成锐和杨光两人离开基地,就被意外的叫停。

他以最快速的速度跑到指挥室,闭着气不让自己急喘的大喊报告。

“进来吧。”J上将已经坐到了椅子上。“说说昨夜的事。”

“报告长官,昨夜我失手了!”严程很大声没有任何避讳的据实以报。

J上将摸下巴,思考的讲:“你挑几个人,再去和他们玩玩。”

严程这下是真搞不懂长官想干嘛。“报告!”

“大兵,别那么多问题,你要做的就是服从命令,明白吗?!”

“YES长官!”严程敬礼,带着疑问离开。

“现在的大兵真是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了。”看他出去,J上将自言自语的讲。他这么做没有什么目的,纯粹是想和这个靳成锐玩玩,说他无聊也好,他就是不死心,想要看他被人揍会是什么个样子。

而在严程去挑人,准备今晚一举将靳成锐和杨光拿下。实际对这个任务他也是很愿意执行的,他想再真枪实弹的和他们较量一次。

严程在紧急的张罗,战狼部队同样也进入了战作状态。

他们接到一份前往阿富汗的命令,执行这次任务的是韩冬这支小分队,另外还加了一个人,宋立辉,还有一条军犬豆豆。

朗睿把他们送上飞机,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可任务不会因为感觉不好就可以取消的。他再三叮嘱韩冬,看好所有人,包括豆豆。

“指导员你放心吧,我会看好他们的,包括豆豆。”韩冬向他敬礼,带着厉剑他们跑上直升机。

看着直升机缓缓上飞,直至消失视线,朗睿回去指挥室,看着这次的任务内容,几次想告诉靳成锐,但最后他都忍住了。

六国联盟不是易事,而且还被地狱天使给盯上了,他们也是自顾不暇的时候。

朗睿决定先看看,说不定韩冬他们能顺利完成这次的任务。

靳成锐不太清楚基地情况,避免内容涉露,他们很少联系,联系也是简短几句话,还有那句一成不变的:基地一切如常。

现在距离上次和朗睿联系已经过去两天一夜了,回去酒店的靳成锐登上加密邮箱,想给朗睿发邮件,却收到一封来自英国的邮件。

杨光好奇的趴他肩上,看到邮件人叫拿破仑,好奇的问:“该不会是劳伦斯的吧?”

靳成锐没回答,直接点开看。

这封邮件真是劳伦斯发过来了,杨光疑惑的想劳伦斯跟拿破仑有多大的仇,给一只猫取名叫拿破仑,给邮箱名叫拿破仑,意思它是畜生,而且还是被人踢过来踢过去的那种?

信件内容很短,一眼看完的靳成锐没说话。

杨光看了两分钟,便平静的讲:“兰雪还是没能活下来。”

这是她第一个接手的伤员,最后却死掉的。

靳成锐把她拉过来,认真观察她脸,确定她是真没什么异样情绪才放开她。

“长官,你在担心我吗?”他放开,杨光不放,直接坐他腿上搂住他脖子,笑得不怀好意。

“你说呢?”

“长官你这是不信任我呀。”杨光说得夸张,好像小人终得志。“我是军医,不是圣母,救不活我也没办法。”

靳成锐把她的手从脖子上拉下来,看她笑得花容月貌的脸,无奈叹气。“真不在意?”

假的。

说不在意,其实杨光也在意的,毕竟她是这世第一个自己动手却没争过死神的人。但如她刚才所说的,她不是圣母,有些事她就是改变不了。

“我没事长官,我跟那个兰雪又不熟悉。”杨光把邮件关掉,打开路易·J·萨克齐上将的照片,指着他讲:“他现在才是我们的目标。”

页面被关掉,靳成锐也没再去开它,给朗睿发邮件的事就这么搁浅了,这让他没能第一时间知道基地里的最新动态。

不过路易·J·萨克齐上将,确实是他们现在最重要的目标。

之前因为等他的资料,以及可以说服他的证据,所以直到昨天才来佩里格找他,现在他们必须尽快和他达成联盟,前去另一个国家。

靳成锐再次看了遍他的资料,在一处长官评语那里,发现了一句话。

前J上将的长官这样写道: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但是有点小调皮,不过这并不是大问题,他就是喜欢捉弄自己上心的人,以后你们谁带他,一定要注意这一项。

这份资料是中情局及法国特工弄来的,绝对真实。

靳成锐手指敲击着桌上,看撑着下巴的女孩。“杨光,你觉得昨晚严程的事,算不算捉弄?”

杨光萎靡不振的讲:“我觉得算是挑衅!”越看他的资料,她就越心灰意冷。

靳成锐摸了摸她的头,让她站起来。“别想这么多,我们去外面走走,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听到要去玩,杨光纠结了半分钟,就愉快的不再管什么J上将,拿出旅游手册看了起来。“我们去伊勒河,那里离这里只有……”

在他们出去玩的时候,严程已经挑选好了人,正在跟他们讲如何进攻,以及那栋大楼有多少出口等等。

严程用了三十分钟部署完毕,在斜照的太阳下,乘坐吉普车去到泽里克大酒店的两百米外,然后步行到酒店的后门,从那里上去他们的房间,撬了锁,无声无息的进入他们的房间。

房间很大,没关的窗户风吹进来,把窗帘吹得飞舞。

确认房里安全的严程放下手,让战友各自找地方隐蔽,就走进阳台。

这里是二十六楼,几乎可以鸟瞰整个佩里格了,并且这也是这里为数不多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所以附近没有多少建筑可以挡住他们的视线。

严程往阳台下看,想他们不愧是特战队的,楼层挑得刚刚好。这栋大楼总共四十五层,从上面索降太高,从下面攀爬还是太高,除非空中打击,不然真拿他们没折。

又看了下天边的太阳,严程回到房里,打开柜子看到一个战友蹲在里面,又想钻床底下,发现里面已经塞了两个,其它地方自然也有人。他这次带了七个战友,是狠了心要把他们拿下的。

他看来看去,最后直接藏在床上。反正他们一开门就会干掉,不需要藏得那么隐蔽。

在严程他们这些人都藏好后,房间回归平静,一如他们没进来之前。

但没过多久,房门被人再次撬开。

难道他们回自己的房,还喜欢这么玩?趴在床上捂在被子里的严程,看到缓缓推门进来的两个女人,立即屏息。

两人都很漂亮,她们打量了一圈房间,没有看到人,其中一个轻松的讲:“反正时间还有多,我们去这里玩玩怎么样?”

“完事了再说,你想成为第二个兰雪吗?”

“切,我现在可是住在外面,不要跟我提那个小贱人。”

两个女人的声音慢慢远去,房间被关上,房里又恢复安静,只有风吹窗帘摩擦空气的声音。

床底下的大兵只看到了她们修长的大腿,虽然没见着人,但这对深居雄性群体的大兵来讲,还是挺让人激动的。

“队长,目标不是一男一女么?怎么还叫两个小姐?这玩得也太大了吧。”

柜子里的大兵说:“才不大,这才爽啊。”

严程想敲死他们,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被他们这么一说,他本来的疑惑淡去些,专心的等着他们回来。

而在外面玩的杨光和靳成锐,丝毫不知自己房间二度被人入侵,还在看那个街头艺人拉小提琴呢。

那个年青的少年拉完一曲,杨光给了他一百欧元,回去时抱住靳成锐的手臂讲:“长官,以后叫你女儿学小提琴。”

“好。”也是你女儿,你有决定权。

“可万一是个儿子呢?”

“不会有万一,她一定是个女孩。”

杨光:……

长官,这事不是我们说了算的。“男孩也可以拉小提琴,你看刚才那少年,那神态、那风度、那优雅的样子,不知有多少少女拜倒他的西装裤下。”

“你呢?”靳成锐可没忘记她才刚脱离少女没多久。

“我?”杨光一愣,接着无比肯定的讲:“我早被你的制服诱惑了。”

听到这回答的靳成锐十分满意,在河边绽放漂亮的烟花时,吻住了她。

在街头接吻,这还是杨光头一次。

心跳加速,脸上发烫,感觉像是……偷尝禁果?不对,像是早恋怕被老师家长发现一样,让她觉得紧张和刺激。

这个在夜色里缠绵的吻,持续的时间有点久,直到人群响起欢呼声靳成锐才放开她。

被吸吮得更加红润诱人的唇,和她迷离水漾透澈的眼睛,靳成锐又吻了她下才搂着她离开。

害羞低垂着脑袋的杨光,沿图不小心看到许多情侣在接吻,又看时间,正好是晚上九点整。她之前听说伊勒河河畔有节目,看来就是刚才的烟花吧。

然后又想到这里是法国,不是中国,脸上没那么烧了。

但还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

“BOSS,凯丽和凯西她们能行吗?”明亮的房间里,一个穿着西装的女人问桌后的男人。

男人望着电脑上的图片,撑着下巴的手摩挲着性感薄唇。“他们不是重点,现在我们应该把目光看得更长远一点。”

“BOSS?”

“康妮,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男人把电脑转向她。

康妮微微惊讶。“喀布尔。”这是阿富汗的首都。

“哼,等最后的配件到齐,我们就可以占领它。”男人看向康妮,命令的讲:“明天从班丹来的那批东西,你亲自去接手。”

“没问题。”

“你出去吧,明天的货物不容出任何差错。”

“是。”

——

韩冬他们的任务是,协助美方进行对阿方的军事打击,因为那里的恐怖分子把他们基地炸了。

两吨的炸药藏在运水箱里,把他们半个基地毁了,死伤无数,而这时他们又刚好得到那些恐怖分子有次交易的准确情报,因此不得向离阿方最近的友国中方求助。

从直升机上看到位于阿方和巴方交界处的美军基地,和那个仿若原子弹爆炸留下的大坑,韩冬和厉剑他们更加紧崩,紧张的同时又期待这次任务。他们从进入特战部队,就听到许多有关阿方的各种恐怖事件,现在他们终于亲身来到这里,做为一群血气方刚的大男们,他们早已磨刀上弹准备好了。

这里一直是大兵们最恐惧讨厌的地方,但美方还是在那里成立基地,为一方普通市民提供了庇护,只是这次……他们载在那些看起来热爱安宁的市民手里。

“看到没有,这就是那些看起来老实得像地里长出来的市民干的,我们医治他们,为他们挡住那些恐怖分子的侵袭,结果他们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来迎接他们的一个美国大兵看着大坑,愤愤的讲:“可我们却不能拿他们怎么办,如果我们误杀了他们,就会面临坐牢的后果,是不是很不公平?”

韩冬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也没有答案。

国家赋予了他们杀人的权力,但他们不能乱用这种权力,即使对方带着炸药到处散步,他们也不能因此开枪。

所以只能在他们引爆炸药时尽可能的跑开,然后再去抓捕他们,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在韩冬他们被带进情报室,准备接下来的行动时,劳伦斯也已把兰雪安葬好了,他回到公寓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他已经两天没睡过觉,但他现在睡不着,脑子里全是HAs那三个字母。

兰雪自晕过去后没再醒来,他得到的信息只有那四个字:恐怖、排雷。

恐怖是指什么?她生存的地方,杀过的人,还是指一些恐怖事件?

排雷可能是个关键字,但它的范围太广,许多国家地区都有恐怖分子安装的炸药,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许多国家,就有专门的排雷部队,想要精确到哪个国家及什么地点,很渺茫。

等等。劳伦斯想到什么的往回想。恐怖分子安装的炸药?

恐怖、排雷!

兰雪做为那里的杀手,可能接触到的东西很少,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这四个字应该是她最常听到的。

劳伦斯做了个假设,但他毫不怀疑自己的推断。他把地图打开,开始在上面标记一些国家,然后用排除法减掉了一半。

剩下的几个国家都极有可能,可他还缺少一样东西来引导自己,从它们中间找到正确的那个。劳伦斯仔细回想,从兰雪和那个女人身上分析判断,减少掉几个气候温和的发达国家。

现在还剩下三个,阿富汗、巴基斯坦、刚果共和国。

“看来得自亲去一趟。”劳伦斯自言自语,收起地图时脑袋迅速运转,已将去的路线及方案想好了。

他没有休息,带了套衣服和一些钱就离开公寓,临走前把拿破仑放出笼子,又给它倒了几天的猫粮。等食物吃完,它会自己去找吃的。这是他以前为破案经常冷落它,让它一直拥有自立根生的绝技。

“你好,一张去阿富汗的机票。”他决定先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然后再去刚果。

劳伦斯买了张机票,坐在候机室等时,给靳成锐发了件邮件,把自己这边的小进展告诉他,包括自己即将前往阿富汗的事。

希望他能顺利和各国达成联盟协议。

**

“长官,不知道劳伦斯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韩冬和劳伦斯都不停歇的忙碌起来,回到泽里克大酒店的杨光抛去路边繁荣,又想起这些事,玩的心思瞬间被这些东西占据着。“地狱天使知道兰雪和那个女人失手后,肯定还会再派人来。”

“劳伦斯有新进展会告诉我们,至于地狱天使,他们找到我们需要时间。”靳成锐想让她别想这么多,如她之前所说,她只要负责玩就她了。

长官很少安慰人,杨光听了后放下心来,点头“嗯”了声。

靳成锐让她放宽心,自己却想着这些事。他们在凯特先生那里逗留了一天,又在这里逗留了一天,以地狱天使的能力,也差不多找到他们了。

思及这里,靳成锐在出电梯时,看着静谧的走廊,把走在前面的女孩拉在身边。

走廊和以往没什么不同,被他搂住的杨光已经习惯这种亲密,走到房门找出房卡时停了下来。

她的卡离门锁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再往前一点便能打开门。

但是不对劲,不对劲。看到门锁上的划痕,正要把卡收回来时被长官一撞,门锁便被打开了。

杨光没去管门,听到长官消音器的枪声,便猛的转身甩出手里的卡。

磁卡击中一个女人的手,让她握枪手的微微一缩,杨光趁着这个当拔出手枪朝她射击。

凯西被她打得躲进斜对面的门槛里,不时伸出手向他们开枪,而被靳成锐一枪险些打中头的凯丽,退回她们的房间,从包里拿出一把SR—2冲锋枪。

在他们打得火热时,躲在床底的大兵问:“队长,我好像听到枪声了。”

柜子里的人也说:“我好像也听到了。”

“就是枪声!”严程锤了下床板,叫他们出来。“准备战斗准备战斗!”

他们在来的时候就得到了命令,说是只能活捉,而且还是毫发无损的,现在听到队长的话自是知道之前的命令作毁。

大兵们从隐蔽的地方迅速出来,站在房中各个角落等情况。

严程走到房门后,从猫眼里往外看到靳成锐和杨光背对背,手里都拿着枪。没有看到敌人。

敌人不在视野内,这说明他们还是能开门的。严程反手向后面的兄弟打手势。

靠在门边的大兵在他数出三个手指时,迅速拉开门。

门一打开严程就和后面的大兵往外冲,刚好这时凯丽拿出冲锋枪“砰砰砰……”的扫射过来,逼得杨光和靳成锐迅猛后退。

因为是在跟子弹抢时间,杨光和靳成锐两人的力道不小,都以为门没开,想将其撞破。

严程他们是要赶出援助他们,也是跑得极快。

于是这一出一进,两路人撞一起,在门口摔成一团。

幸好严程带的这些兵都是作战经验丰富的老兵,目的就是想把靳成锐捉了,所以在这种时间他们没有去管摔倒的队长他们,面是握着枪朝开火的未知分子开枪,替倒在危险区域内的人提供掩护。

摔在一个人身上的杨光死死按住他,甚至将枪口对着他,想临死拉上一个也是不错的。

被她按住的严程没反抗,他掏出大腿上的手枪打中另个女人的肩膀。

感到他向自己后方开枪的杨光,定眼一看是严程,立即松开他往门里爬。

同时暂时用火力压制她们的大兵们,空出两个把堵在门口的几人拖进屋里,便持枪挺进。

本来被冲锋枪打得狼狈不堪的杨光,进到房里看到他们装备精良的枪械立即讲:“严程,你们真是太棒了。”他大爷的,真解气!

凯西和凯丽也是倒霉,本来占得上风的她们碰到严程这支队伍,坚持了五分钟就退无可退。

严程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没有下杀手,只将她们打伤活捉了。

在房里听到他们激烈交战的杨光,正在兴奋的挥拳,在看到他们抓住那两个女人后,终于恢复清醒。“严程,你们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而且还是这么多!

大兵们看她认识队长,又看队长躲闪的样,心里大概猜到了一二,都默不吭声。

靳成锐倒对他们的到来似乎没多大意外,他越过杨光走向那两个女人。“我想你们一定知道艾薇和兰雪,另一个叫什么名字?”

凯丽和凯西混身是血,愤怒的瞪着他,没有回答他的话。

“想要你们命的不是我们,是你们的首领,如果你们愿意配合,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保护。”

凯丽和凯西还是什么都不说。

靳成锐没期望现在能问出什么,只是给了她们一条后退之路。

“靳准将,请问她们是什么人?”他抓着她们也不好办,如果是私人恩怨那就给他们处置,如果是犯罪分子那就交给警察局。

“地狱天使的人。你把她们带回去,J上将会对她们感兴趣的。”这是在别人地盘,靳成锐把人交给他们就带着杨光进房,并关上了门。

严程望着紧闭的门想了半响,按他说的做,把她们俩个带回基地。

J上将看他没把靳成锐他们捉来,反倒带来两个女人,而且还是受伤的女人,瞪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长官,这是靳准将让我带回给你的,说她们是地狱天使的人。”严程据实以报,身形挺得笔直,似一点不怕担罪责。

J上将看看女人,又看看他,大手一挥叫人先带她们去医治,就不知喜怒的讲:“去叫靳成锐他们来这里趟。”

“是!”严程没有任何迟疑,敬礼后迅速跑出,去通迅室给泽里克大酒店打电话。

在接到电话之前,杨光若无其事的去洗了澡,出来的时候看到长官在换被单,好奇的问:“长官,你这是在检查吗?”

“不是。”靳成锐把雪白的被单铺开,对走来的女孩讲:“他们上来没脱鞋。”

杨光:……

“长官,你说严程他们全副武装的跑来我们房间是想做什么?”

“还记得J上将长官对他的评语吗?”

杨光点头,把它完整的背了下来。“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但是有点小调皮,不过这并不是大问题,他就是喜欢捉弄自己上心的人,以后你们谁带他,一定要注意这一项。”

“不错,记忆有进步。”靳成锐拿衣服去浴室,不打算给她解释。

杨光看他挺拔的背影,来回念叨这句。

捉弄自己上心的人?这么说J上交其实是在意他们的了?可叫一支小队来抓他们,这捉弄得有点太过了吧?

不过似乎正是这样,才救了他们一次。

她刚好想通,房间里的电话就刺耳的响起。

吓了跳的杨光立即扑到床头去接。“你好,我们不需要客房服务。”长官有自己服务就好了。

“杨少尉,我们长官请你和靳准将来基地一趟。”严程刚正不阿的声音,让杨光脸上一阵火热。

她连忙应着挂了电话,隔了会儿才对浴室大喊:“长官,J上将邀请我们去喝茶,你快点。”

“快点做什么?”靳成锐不紧不慢的出来,用干毛巾把湿渌的头发擦干。“之前是我们贴着他,现在我们晾他会儿。”

杨光:长官,这好么?

而在会议室等的J上将想:等他们来时还得来硬的。谁想等了许久都没等到人。

这个许久也就三十来分钟,虽然从泽里克大酒店来有点远,可这个时间已经让他快要等的不耐烦了。

“靳准将,没想到你们的时间观念弱到让我担心。”看到姗姗来迟的两人,J上将铁着脸,一副极不好相处的样。

不过见他吼过严程之后,杨光从不觉得他好相处。

“抱歉路易·J·萨克齐上将,贵部下的到来让夫人受到了惊扰,小休了会儿才来,还请路易·J·萨克齐上将不要责怪。”靳成锐说得有礼有据,竟让J上将无法反驳。

他吞下这口气,暗想:我记住你了小子。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两个不肯退步的高级军官,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火药味十足,但最后却达成了联盟意向。

杨光在一边看得心里发毛,战战兢兢,在J上将点头后重重的吐了口浊气。这要是再搞不定,她都要对J上将产生恶梦了。

“路易·J·萨克齐上将,还有一件事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我们。”联盟达成,靳成锐稍微客气了些。

J上将挑着下巴。“你说说看。”意思就是帮不帮,看我心情。

“严程上士带回的两人,是地狱天使培训出来的杀人工具,我想以你们的审问技术应该不成问题。”靳成锐说的明白。“我们正在寻找该组织的精确地理位置,这对我们十分重要。”

“既然是专门培训的,我们能不能审问出来还是个问题。”“不过我答应你,我们会尽力的。”

“谢谢你路易·J·萨克齐上将。”

J上将向他伸手。“叫我J上将吧。”

靳成锐与他握手。“J上将,我还有一件事想提前告诉你。”

“说说看。”J上将抽回手,又坐到了椅子上。

“严程这人不错,我要了。”

“啪!”“你们给我滚出我的基地!”

被茶杯咂出来的杨光,冲里面的人大声讲:“J上将,你的火气太大了,得降火。”

看她眉飞色舞、幸灾乐祸的样,靳成锐揉了揉她脑袋,和她一起离开国家宪兵干预队,在回去的路上问她:“今晚走还是明天一早?”

听到他的话,杨光收敛起脸上的笑,没有多想。“今晚!”

现在是晚上的十一点半,做为正常人,这个时候该睡觉了,但杨光他们就不是正常人,而且从安全角度上来讲,他们也应该尽早离开这里,再以新的身份去到另一个国家。

下一个国家是德国,由于中情局已经将最新资料传来,杨光他们没再去任何地方,连夜收拾行李去机场,直飞到德国的首都。

可这飞机也不是他们家开的,最近的一个航班都要凌晨四点,所以杨光他们得在机场睡一晚。

还真是……别致的体验。

服务员看她一脸挣扎的样,关怀的讲:“这里晚上有点冷,建议你们去里面睡会好一点。”

“谢谢你。”杨光拿了机票,和长官进入里面的候机点。

其实她倒不是因为条件不好或是冷的原因,毕竟这里很干净,有长椅供他们睡,比出任务好多了。她为难是想快点离开这里,快点把事情做好然后好回国,因为今天已经是他们出来的第七天了。

“长官,我们轮班。”杨光找着一处靠墙壁的长椅,拿出件外套准备睡觉时再三讲:“记得叫醒我,叫醒我。”

对她的强调,靳成锐“嗯”了声,让她枕在自己腿上。

杨光认真观察他冷峻刚毅的脸,不信任的拿出手机调了闹钟。现在的她太喜欢睡了,得弄个闹钟有备无防。

靳成锐看她做这一切,没有支声,只是在她睡着后把她手机摸了出来,关掉闹钟。一人两个小时,她是两个人,时间还欠了点。

所以想当然,当杨光被摇醒,听到行李箱轮子摩擦地面的骨碌声和人声,又听广播小姐甜美的声音后,微怒的瞪了他眼便拿行李登机。

以后值班得让他先睡!就这么决定了。

------题外话------

万更,求月票月票月票,重要的事说三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