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84章 梁冰这才知道,林漠心爱的那个女人,叫程灵徽……

类似的遗憾,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三少……”林叔瞧着他就站在那火光之前,不由得心里担忧,下意识的过去拉住他衣袖:“三少,您快离火远一点……”

林漠正是焦心不已,想也未想,反手就林叔推开,随后,却直接抓了身侧扑火的人身上披着的湿棉被,竟是要往那火中冲去……

“三少不可!鲺”

林叔急的跳脚,一旁的程磊却是二话不说,抢了一条打湿的毯子也跟着冲了进去……

秦唯被佣人扶着狼狈的从火中冲出来的时候,正看到林漠迎头往大火中跑来,她心下一酸,眼泪却已掉了下来:“三少……”

挣开佣人的手,就踉跄往林漠身边奔去,可林漠只是看了她一眼,步子根本未停,就往那被烧垮的楼梯边走去……

秦唯怔怔愣在原地,心底那一丝小小的喜悦,骤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三少他,不是为了救她才冲进来的……

那么,是为了那个女孩儿吗?

秦唯的目光一点一点的模糊了起来,烧伤了一片的手掌紧紧攥了起来,那疼,那么的揪心,她却好似根本察觉不到一样。

“秦小姐,秦小姐……”

佣人连着唤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低头擦了眼角的泪痕,漠漠转过身去:“快出去吧。”

她连步向外走,佣人赶紧上前扶住她,这火好像不是从外面烧起来的,因此,别墅外的火势倒是小了很多。

林漠试了几次都没能上楼去,程磊眼瞧着他身上已经被烧了几片伤痕,也担忧起来,一咬牙,上前道:“三少您先出去,我再试着想想其他办法,无论如何,都会把程小姐救出来的……”

林漠站着不动,只是望着面前已经烧的摇摇欲坠的一栋小楼,灵徽一向很听话,他让她回去房间先休息,她定然是先睡了。

火烧成这样,别墅里佣人发现起火又很晚,也许……

又是这样,迟了一步,只是一步。

当年他派去悉尼找灵慧的人,也是晚了一步。

后来,他再看到的,就是灵慧的骨灰盒。

如今,又要重演当年的一切吗?

林漠忽然将那湿透的棉被重重甩开,竟是神色恍惚,不管不顾的就要向那大火中冲去……

“三少!”

程磊快吓疯了,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直接抱住了他,“三少您冷静一点……”

“林漠……”

一道细细弱弱的女声,忽然在两人的身后响起,程磊心下一喜,而林漠,却已经飞快的转过身去。

冲天的火光映照下,那小小的女孩子身上还穿着睡袍,却是赤足站在地上,除了裙摆上沾了泥渍,头发有些凌乱之外,她完好无损。

灵徽瞧着他此刻太过炙热的目光,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双足踩在有些发烫的地面上,不由得不安的挪了挪。

她一双秀气的眼瞳里,藏着歉疚的情绪:“对不起,你,是不是在找我……我,我发现起火了,打开门浓烟太大,我又出不去,就,就只好想办法绑了床单,从窗子那里翻了出去……你一定是急坏了吧,对不起啊林漠……”

“灵徽,你活着就好。”

他却已经上前一步,直接把她紧抱在了怀中。

灵徽整个人都僵硬了,扭了扭身子想要挣开,却没想到他抱的却是越来越紧,紧到他几乎要把她整个人都给勒进骨头里去。

她没有再挣扎,乖乖任他抱着。

想到刚才他不要命的往火里冲的样子,心里又是甜,又是酸,忍不住的眼泪就往下掉,这世上对你好的人会有很多,可是为了你,连命都不在乎的呢?

“林漠,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像是在对他说,也像是在对林漠说。

他没有回应,只是更紧的抱住了她。

回程上海。

灵徽已经从海南直接飞回了家乡,没有随着林漠一起回来。

林漠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梁自

庸的电话。

“听说你在海南的房子着了火?怎么样,没什么伤亡吧。”

“借您的吉言,只是几个佣人受了点轻伤。”

“那就好,林漠啊,不是爸爸拿长辈的身份教训你,你看,这做人就该知道知恩图报,不然,不定什么时候那报应就来了,是不是?”

林漠握着手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子前,望着外面川流不息的人海,唇角却渐渐溢出笑来;“岳父大人教训的是,我会牢牢记着您的教诲的。”

“那好,我就知道你是个明事理的好孩子,对了,听说秦小姐也受了伤,怎么样,严不严重?”

“还好,不过是一点皮外伤而已,劳您挂念了。”

林漠的声音平缓无波,只是那一点强压着的隐怒,却还是宣泄了出来。

梁自庸挂了电话,一张满是沟壑的脸上,却是再也没有了一丝笑意。

久经风浪这么多年,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林漠话里的别有深意,那么,他是知道了什么?

海南的事,没想瞒过他,可是让梁自庸摸不着头脑的,却是他的态度。

秦唯受了伤,身上留下了疤痕,还是在手掌和手臂这样明显的地方,以后的星途,也就差不多到头了,林漠纵然再捧她,观众也不会去买账不是?

只是,听着林漠的口吻,是有些生气的样子,却又不像是对心爱的女人的那种态度。

梁自庸心里存了犹疑,过几日,梁冰却接到了秦唯的电话。

有些偏僻的咖啡厅里,秦唯落座不久,就等到了刻意打扮一番遮掩了身份的梁冰。

“找我干什么?”

梁冰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目光落在她手背上那一块可怖的烧痕上,不由得唇角勾起:“怎么这把火没烧死你?”

秦唯身子往后一靠,抬起头,眼眸深处却是浓浓一片讽刺:“林太太这样恨我?真是可惜了……”

“可惜?可惜什么?该可惜的人是你吧?你成了这鬼样子,林漠大约也不待见你了吧?”

梁冰款款坐下来,心里到底还是解气的,她也没想闹出人命,只要这个秦唯不再恶心她,她也愿意给她一条活路。

“林太太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一把火烧死我,却不知道,您这次真的是恨错了人了。”

秦唯轻声说着,眼前似有浮现起那一夜的一幕。

林漠焦灼担忧的一张脸,近乎癫狂一样的行止。

如今想来,林漠要她来海南休养是假,做挡箭牌自己和心头好恩恩爱爱才是真。

真是可怜,她这个马上就要过气的女明星可怜,可这个林太太啊,却是更可怜。

心爱的丈夫为了别的女人,竟然呕心沥血到了这样的地步,不惜花了这么多钱养着自己这只金丝雀,把所有的冷枪利剑都给挡了去,好保那小情人平平安安,她这个妻子,却一无所知!

如今瞧来,她们俩却并不是敌人,该是惺惺相惜的天涯沦落人了。

“恨错了人?”

梁冰本就聪敏,若非如此,梁自庸也不会对她这般疼爱,年纪轻轻,就入了梁氏的董事会。

她心里本就存了疑惑,秦唯这样的女人,美则美矣,但梁冰并不认为林漠这样的性子会对她如痴如醉。

“你这话什么意思,秦唯,有话就说,别藏着掖着。”

“我若是说了,就彻底得罪了林漠,林太太,给我一条生路,一大笔钱,我想出国去,我就把林漠的秘密告诉你。”

“我答应你。”

梁冰不是吝啬的人,钱财她从未放在眼里,更何况在她心中一向认为,这世上能用钱搞定的事,才根本不是事。

“你以为林漠要我去海南养病是想和我朝夕相对么?”

“林太太,林漠他有心爱的女人,甚至,发生火灾那一夜,他甚至为那个女人差点命都不要了!”

“还有,你知道吗?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程灵徽。”——

题外话——还有一更,今天更新一万字,后天也是一万字,我是顺着写呢,还是直接写高,潮呢??给我意

见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