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82章 第一次摸他的脸,第一次吻她的唇

莫少谦仰脸,任舒适的温水冲在脸上:“你对那个秦唯,动真格了?”

林漠关了淋浴,慢条斯理的擦着头发,“怎么可能。”

“我也说,以你的眼光,不可能对秦唯这样的女人用真心的。”

“那你呢,我可是也听说了,莫大少一掷千金捧女明星桑可榆,闹的满城风雨呢。囡”

林漠性子冷淡,从前和大哥二哥关系好似亲兄弟一般,除此之外也只有莫少谦一个好友,如今大哥二哥都不在了,他和莫少谦的关系就更是亲密,两人之间,几乎是无话不谈鲺。

莫少谦在外是出了名的高傲难搞,也唯有林漠,可以和他这般无所顾忌的说话。

可是,在林漠说出桑可榆这个名字的时候,莫少谦那一张俊逸无双的容颜上,终究还是密布了一层寒霜。

林漠没听到他答话,回过头去,却见莫少谦站在那里,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脸色却是青白无比,眸子中,怒气隐现,不由得讶异:“少谦,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莫少谦却已经冷漫一笑:“人家可是国际知名的大明星,轮得到我来捧?”

林漠与莫少谦数十年的交情,最是知道他的性子,向来高傲的他,怎会说出这样自轻的话语,不觉更是惊讶了:“这话是怎么说的?少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这么多年,莫少谦虽然不是风流成性,但有名有号的女朋友,也交了不下十个了。

最开始传绯闻的时候,林漠还以为莫少谦和那个桑可榆也不过是玩玩而已,毕竟……

如今的女明星……那名头实在是不好听的紧。

可看少谦的脸色,却又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别提这些扫兴的事了,正好,咱们俩今晚清清静静的喝酒去。”

莫少谦话语含糊,林漠虽是好奇,却也不再追问,穿好衣服拿了车子自去莫少谦名下的一栋别墅,他那里有个大的离谱的地下酒窖,林漠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莫少谦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两人总是会约在那里喝酒。

可今晚这酒只喝了一半,莫少谦接了一个电话神色就不对了,立时拿了车钥匙就走,林漠自己又浅啜了几杯,这才驱车离开。

东方将明,天空露出了鱼肚白,林漠将车子停在路边,给灵徽打电话。

她还在熟睡着,接电话的声音透着浓浓的鼻音,宛若一个小孩子。

“一起吃早饭?”

灵徽睡眼惺忪的坐起来,怕吵到舍友,压低了声音:“这么早?”

“我接你?”

他向来都是这样,不肯说太多的废话。

灵徽没有拒绝,说起来,这还是她答应了他之后,他第一次约她出来。

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穿衣服,徐洋顶着鸡窝头迷迷糊糊的说:“灵徽给我带灌汤包回来……”

灵徽忍不住笑了:“好,还给你带豆浆。”

徐洋幸福的又缩回被窝里:“你真好。”她还以为灵徽又起来去自习室呢。

洗漱之后,灵徽想了想,还是稍微化了一点妆,她平素不太喜欢化妆的,这样收拾了一番,自己看着都觉得突兀,慌忙又将腮红擦去了,唇色也涂的淡了点,这才拿了包包出门。

林漠的车子在楼下,灵徽心里害怕同学看见,匆匆忙忙的跑上车,催着林漠赶紧走,他的车子毕竟有点太招眼了。

“想吃什么?”

林漠问她,一回头,正看到年轻的女孩儿朝气蓬勃的一张脸,灵徽歪着头想了想:“不知道,你说呢?”

他就带她去他惯常去的一家。

灵徽没想到他还会去这么简陋的小店吃东西,不由得有些惊愕,林漠看她一眼,给她掰开筷子递过去:“你不觉得酒店里的饭菜都不是给人吃的吗?”

灵徽忍不住的笑了:“还真是。”

真正好吃的东西,往往都藏在民间啊。

“寒假什么时候回家?”

吃完饭开车回去的路上,林漠询问程灵徽。

“我和徐洋约好了先要去打工一段时间,等到年终再回家去。”

大学时假期很长,徐洋和她都想出去锻炼锻炼。

“打工?”

林漠轻轻的皱眉,灵徽赶紧解释:“徐洋想去找个设计公司实习,我倒是想去服装公司试试……”

灵徽喜欢服装设计,平时选修的课程也都和这些有关。

“我有朋友正好做这一行,到时候我带你去吧。”

灵徽却摇头了:“林漠,我想自己去找工作……”

明年毕业了,她总要工作的,父母想让她留在上海,这边也有亲戚,不用担心她无依无靠的,灵徽却并不想依靠林漠,虽然她知道,做他的女朋友,其实连工作都没有必要,可她却不想做柔弱的藤蔓。

“好,那你若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就给我打电话。”

灵徽唇角噙了笑,微微点头。

今日没有课,灵徽回去学校给徐洋送了早餐,随着林漠去他公司玩。

灵徽却是不知道的,林漠从不曾带过女人来公司,但时间还早,除了林漠的助理和秘书之外,其他员工还没有到上班时间。

林漠的办公室装潢很简单,但却巨大无比,而更让灵徽惊喜的却是,那一整面墙的巨大书柜。

她进了门就跑过去,一眼看到那一行醒目的《中国历代服装简史》,不由得开心无比:“我可以看这些书吗?”

“随便看。”林漠挥挥手,让秘书送了茶过来,就开了电脑自去处理公事。

灵徽抱了书,直接在地毯上坐下来,安安静静的看起来。

落地窗透进来暖洋洋的阳光,灵徽不知什么时候抱着书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条毯子,她不由得抿嘴一笑,正要站起来,却听到了林漠和人说话的声音。

“他敢做这样吃里扒外的事情,那就别怪我容不下人。”

灵徽只觉得心口里重重一颤,她从没听到林漠这样说话,她接触他以来,他每一次和她说话的声音都很温和,温和到,灵徽已经忘记了那一夜,他手底下的人出手有多么的狠辣……

“既然胳膊肘往外拐,那就给我把他的手废了,既然腿想往外人那走,那就给我把他的腿打断!”

林漠沉声说着,微有些狰狞狠利的语调,尾音里却带着冷笑,灵徽只觉得整个人蓦地一抖,身上压着的书就掉在了地毯上。

很沉闷的声响,却还是惊动了外面的人。

说话声停了下来,有人往外走的脚步声,稍后,却是林漠走近的声音。

灵徽抱着膝盖坐着,脸色有些发白,手脚也一点点的冰凉了起来。

“灵徽。”

林漠弯下腰,轻轻把她抱了起来,知道她很瘦,可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轻,抱在怀中,几乎没有重量一般。

“如果你害怕……”

“不。”

灵徽却飞速的打断了他的话。

她从未接触过他这样的人,她是害怕的……

可是,她更不想离开他。

“你大约不知道我的身份。”

灵徽低了头:“我早该想到的,那天晚上,你手底下的那些人,身手很厉害。”

“灵徽,我不骗你,我这双手,不知道沾了多少血。”

灵徽倏然抬起头来,那一双清透婉约的眼瞳定定的望着林漠,阳光照过来,却落不到他的脸上去,仿佛,他天生就该是站在黑暗里的人。

灵徽的手指却轻轻抚在了他的脸上,这是第一次,她这么主动。

“以后不要了,好不好?”

林漠的神色是淡的,但在她的指尖触到他脸那一刻,他的眸色到底还是微微闪了闪。

“灵徽,我不能答应你。”林漠抬起手,轻轻握住了她有些颤抖的手指:“至少现在,不能。”

灵徽眼底闪过浓浓的失落:“我不想你……过那么危险的日子。”

林漠却忽然低头,冰凉的唇贴在她的唇边:“放心,我刚交了女朋友,当然会好好保护自

己。”——

题外话——现在,林漠其实还是把灵徽当成灵慧来关爱的,他是太自责了负罪感太深了,到现在还没能走出来,给他时间吧,他会爱上灵徽的。

明天加更,我已经从月票第五掉到第八了,啊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