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81章 他只是太寂寞

林漠是在两周后接到程灵徽的电话的。

“林漠,你是要我做你女朋友,还是,只是情人?”

她不会傻到以为林漠这样的男人身边没有女人,可是,她自小的家教摆在那里,无论如何,情人,二.奶,小三,她是绝不肯做的鲺。

在灵徽的心中,父母恩爱了一辈子,家族中也从未有过什么离婚出轨包二.奶的事情发生,她的底线也就在这里囡。

“如果让你做情人,我根本就不会征求你的意见。”

他答,简单的一句,她心头的大石,却落了下来。

他那晚回去后告诉她,他曾经有一个妹妹叫做灵慧,他们,是差一点要结婚的,只是后来,她出了意外,不在这个世上了。

他的心里,没有办法忘掉那个女孩儿,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忘掉。

灵徽知道,他要她跟着他,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就是她的名字,她却并没有太难过。

一个重情义的男人,总是会让女孩子觉得可靠有责任而又安心,更何况,灵慧已经死了,这么年轻,灵徽与她素不相识,却也觉得可惜遗憾。

她不介意林漠记着灵慧,相反她想,如果林漠愿意,她可以陪他一起去灵慧的墓地献上一束花。

“我知道,你大约并没有多喜欢我,可是我,还是想要试一试,林漠,我以后也可以这样叫你吗?”

林家的人都叫他三少,可她不想这样叫他。

既然是恋爱,那么两个人就是平等的,三少,听起来实在太冷冰冰,太遥远了。

这两个字眼,就好像是在不停的提醒着她,他们之间那渺远的距离一般。

“灵徽,你记着,你是自由的,就算和我在一起,你也可以如从前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的心里,有丝丝缕缕的甜涌了上来,声音不由自主的就压低变软了:“好。”

也许,冥冥中她知道前面的路并没有太好走,可是,却还是想要孤注一掷的去试一试。

大约每个女孩儿的青春里,都会有过这样为一个人而孤勇的,决绝的豁出去的时候,她们会以为自己是某一个男人的救赎,终结。

可其实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方才知道,若一个人真的爱你,不会看你流那么多的眼泪,吃那么多的苦。

这个道理,过尽千帆之后才会懂,而那时,早已一身伤痕,爱不起了。

灵徽挂断电话的时候,上海在那一个夜晚天晴了。

她看到了久违的月亮挂在天上,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来倾城之恋中,白流苏和范柳原隔着一堵墙壁,望着同样的月色,絮絮讲着电话的场景。

没有女孩儿不渴望在晦暗的人生里遇到一段那样的爱情,可是,美丽落魄的昔日名媛,都要依靠一场浩荡的灾难来成全彼此,那么她呢?

可是灵徽不愿意去想那些,她想,她和林漠,此刻在看着同样的月亮,那就足够了。

拿了手机,想要给他发一个简讯,问他有没有看到今晚的月亮,可他的简讯却先过来了。

灵徽,你看到今晚的月亮了吗?

后来的后来,程灵徽在每一个翻来覆去的夜里想,她的心是什么时候丢的?

也许是他救了她那一个晚上,他手心的温度蛊惑了她。

而也许,是那天晚上的月色太迷人,她就此沉沦,万劫不复。

*****************************

“三少,梁先生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让您回来了去梁家一趟。”

林漠回去林宅,管家就迎上来说道。

他不说话,只是伸开双臂,任佣人给他脱下大衣,换了鞋子。

暖气很充足,身上暖和了,就好像心也跟着舒坦起来。

只是,又要面对他最厌恶的那个难题。

梁自庸是帮了他很大的忙,可是,这么多年,他林漠给他卖命,私底下肮脏的勾当做了那么多,黑锅背了那么多,占了便宜越来越豪富的人,却是他梁家。

谁也别说谁

是谁的恩人,如果不是林漠身上有利可图,他背后养父留下的大笔基业唯有林漠继承,梁自庸瞧得上他?

既然得了实在的利益,他林漠也不亏欠他梁家什么,当年被逼无奈娶了梁冰,可他并非没有想过以后善待她,但她实在可恶,灵慧已经死了,一个死人,她都不能容得下。

别的尚可,这一点,却是直接触了林漠的死穴,他和梁冰之间,自那事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转圜的可能。

梁自庸要他回去梁家,无非就是梁冰的事。

可这一次,林漠实在懒得搭理梁冰,她要闹,就由她闹,反正他做什么事,也丝毫不会受她影响,若要离婚,那自然最好。

“三少……”

林叔忍不住的劝:“您就这样晾着太太,梁家那边,也不好交代啊。”

林叔心里还是记着梁自庸的恩情的,当年事发之后,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唯恐惹祸上身,唯有梁自庸出面帮忙转圜,事后,更是他来提点林漠:你只瞧这事之后,谁受益最大,那么那个人,自然就可疑。

也是因此,林漠和他们这些人,生生忍了四五年,眼睁睁的瞧着昔日养父生前最大的对头,或明目张胆,或私下运筹,将他们往日的地盘,商铺,地产,一一纳入麾下。

林漠恨到咬牙切齿,却还是按耐着,直到两年后抓住机会,整的那人再也无法翻身——

林叔到今日还记得,那昔日也是呼风唤雨的老大,被打的满嘴牙都掉光了,却还是梗着脖子不肯承认当年的事有他参与。

倒也硬气,几乎浑身没一寸好肉了,却还只是摇头,三少当时气的脸都青了,但到底手里没个真凭实据,也只能留了他一条性命。

如今那人倒也日子过的平淡顺遂,林叔还记得有一次遇到他,他还对自己说了一句:“老子若是做了,自然会认,老子没做的事,谁都别想把屎盆子扣老子头上!”

到如今,倒是成了悬案,但林叔自己和林漠大约心里都有了点谱,那人,兴许也只是哥替罪羊罢了。

幕后之人藏的太深,三少费尽心思也无迹可寻,若如今再和梁家闹僵,岂不是腹背受敌?

更何况,那敌人还在暗处,如今连个头绪都没有。

好在这么多年,三少虽然也遇到过几次生死危机,但终究还是平安度过了。

“晾着她怎么了,难不成,还让我去梁家把这瘟神给请回来?”

林漠冷笑,兀自摸了一支雪茄出来点上,他靠在沙发上,将领带松了松,烟雾弥漫之中,沉声的询问:“上次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林叔当下脸色就不好看了:“还是不肯说,按您说的,将他女儿卖去了那里,可那人咬了舌头要寻死,也还是不肯说。”

林漠的手指一根一根攥了起来,雪茄在指间缓慢的燃烧,直到最后,烫到他的皮肉,林漠倏然站起身,随手将那依旧燃着的雪茄丢在名贵的地毯上,立时烫出了几个小洞,林叔低了头不敢说话,还是程磊上前一步道:“三少,您也别生气,咱们只管继续查下去,就不相信抓不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是啊。”

林漠终是缓缓笑了出来:“就继续查下去,哪怕十年,二十年,耗尽我这一辈子,我也不会放弃。”

林叔心里松了一口气,转而,却又心绪凝重了起来。

这样执着,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真是谁也说不清。

林漠约了莫少谦去拳击馆,带了拳击手套,两人各自对着沙袋一通重拳之后,大汗淋漓的赤着上身去冲澡。

林漠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乍一看像是个温润的君子,可脱了衣服,小腹上排列整齐的八块腹肌,可真是让人看了垂涎欲滴。

莫少谦仰脸,任舒适的温水冲在脸上,声音隐约传来:“你对那个秦唯,动真格了?”

林漠关了淋浴,慢条斯理的擦着头发,“怎么可能。”——

题外话——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