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79章 林漠他为了一个女人,真是不择手段

秦唯怔然的坐在那里,助理也呆若木鸡,经纪人匆匆赶来,正听得梁冰这几句。

立时整个人就僵住了。

秦唯,这星路,也算是到此结束了囡。

梁冰瞧着秦唯此刻狼狈至极,哪里还能瞧得出丁点昔日影后的风光模样来?

这才觉得心中解气,红唇嫣然一扬:“秦小姐大可去找他委屈哭诉,我倒是要瞧瞧看,你这咸鱼,可还能翻得了身!鲺”

“林太太如此这般,我真替林先生感到委屈。”

事已至此,秦唯反倒是平静了下来,梁冰这个人她知道,她也惹不起,如今吃了这样大一个亏,她倒不如咽下这口委屈,在林漠那边,说不定会有翻倍的回报。

“你也配!”

梁冰桀骜一抬下颌,随即却是目光定定望向周围众人:“今儿我搁下话了,有谁今后敢用秦唯,就是和我梁冰,整个梁家过不去!”

秦唯怒到极致,双瞳中屈辱之泪再也掩饰不住,顷刻之间就汹涌落了下来:“梁冰!你别欺人太甚!”

“秦唯,你抢别人老公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今日。”

“梁冰!你这样的女人,也怨不得林漠他不喜欢你!”

秦唯被逼成这样,也干脆豁了出去,她从出道到如今,一路顺风顺水,什么时候也没受过这样的气!

梁冰本来还在笑着,可在秦唯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她脸上的笑,到底还是一点一点的淡去了。

是啊,林漠宁愿在外面睡这些婊子,也不愿意碰她一下,她这个妻子,还算什么?

也怨不得秦唯压根不把她放在眼里去。

“他喜不喜欢我,我都是他这太太,死了墓碑上刻着的名分也是他的太太,你又算什么?不过是个被人随意玩弄的高级鸡罢了!”

梁冰眼底的愁绪只是一扫而过,反正她和林漠早已连面子情都不顾了,如今她也想明白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林漠已经厌恶她至极,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还不如随着自己性子和心情来,倒也能得一时的畅快。

“郑导,您这戏,也该换个女主角了,有什么损失,来梁家找我,这点钱,我们梁家还出得起。”

梁冰闹也闹够了,干脆不再理会秦唯,对着一边讪讪的导演说道。

“哪用得着,看林太太您说的……”

他怎么敢?梁自庸在上海滩跺跺脚,整个上海都要抖一抖,他巴结还来不及……

秦唯瞧着导演一副哈巴狗儿的样子送了梁冰出去,强撑着的一口气,到底还是吐了出来,整个人软软倒在椅子上,却是连哭都哭不出了。

经纪人回过神来,走过去拉着她连连的催:“还不去找林先生……”

林漠待秦唯还算不错了,秦唯这一年的女主角,十个有八个都是林漠给她的,要不然,她年纪轻轻的,也不能爬的这么快。

秦唯却摇头,她不能主动开口,而这事,早晚也会传到林漠耳中去,比她自己去哭诉,是要事半功倍的。

“你想怎样?以后没人找你拍戏大家跟着饿死?”

经纪人恼了,秦唯苦笑一声:“你怕饿死,那就和我解约好了。”

“解约?”经纪人却是冷笑一声:“你和公司签了十年长约,违约金你付得起?”

秦唯闭了眼:“还没到绝路。”

经纪人想到林漠,到底还是闭了嘴,没再继续说难听的话出来。

而这一次,秦唯赌对了。

林漠很快知道了这件事,而他的反应,更是超出了秦唯的想象。

六千万的违约金,由林漠旗下经纪公司支付,秦唯转为林漠公司艺人,一口气接了五个国内一线代言和两部电影的女主角。

而更让众人侧目的却是,林漠还给秦唯买了一套别墅,竟是公然的宣告了两人的关系。

梁冰知晓此事,气的当场就大发雷霆,将归来居砸了个稀巴烂不说,还一路飚车回了梁家。

梁自庸纵是知道女儿女婿不和,可闹到这样地步,他脸面也挂不住,当下亲自给林漠打了电话,却不料被林漠不软

不硬的顶了回来,只说公司有事要忙,梁自庸当下气的就变了脸色,连声斥责女儿:“你要是还要脸面,还要我们梁家的脸面,你就给我离婚!林漠他为了一个女人,这样不择手段,这是公然打我们梁家的脸!”

梁冰哭的双眼红肿:“离婚?我跟了他九年了,为的不是如今狼狈不堪的离婚!林漠他不喜欢我又怎么了?我偏不成全他,我耗也要耗死他!”

“糊涂!”梁自庸又气又心疼,昔日他和梁冰想法一样,以为林漠总会安心和梁冰过日子,可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

当时若不是他鼎力相助,林漠能这么快站稳脚跟收拾残局?

如今倒好,翅膀硬了,也不把他这个泰山大人放在眼里了!

“爸爸,我能怎么办?离婚?我这九年的苦,岂不是白受了?”

“那你要怎样?林漠他不是普通男人,他根本就没有心!”

梁冰掉泪:“是啊,他根本就没有心,可是偏偏,我却就是放不下,爸爸,也许上辈子我欠了他的吧,所以这辈子我才来受苦受罪的还债……”

“小冰,你就这样煎熬下去,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梁冰却笑了:“至少,我还是他的太太啊,如果离婚了,我和他之间,就真的一丁点牵扯都没有了……”

梁自庸闭了眼,沉沉叹了一口气:“秦唯的事,不能就这样算了,林漠这样欺负你,是不把我们梁家放在眼里,我若是咽下这口气,以后在上海,还怎么有脸混。”

梁冰心里难过至极,父亲一大把年纪了,却还要为她操心,可是,她如今若是不靠着父亲,单凭她自己,怎么和林漠那些女人斗?

秦唯乔迁那一日,林漠给她筹备了一个小小的乔迁晚宴,秦唯因祸得福,不知惹了多少人艳羡,当晚,她精心打扮了很久,盼着林漠到来,可后来,却是他的助手打来电话,说是三少有事,不能来了。

秦唯的一颗心,忽而就从滚烫变成了冰凉。

她还以为,林漠这般护着她,是对她有情义的,可今晚他的不出席,却让她炙热的心又冷静下来。

林漠他,只是为了和梁冰斗法,她秦唯,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

秦唯盛装走下楼的时候,林漠的车子,正开往程灵徽所在大学的路上。

灵徽和徐洋一起去学校澡堂洗了热水澡回来,吹干了头发舒舒服服换上柔软的睡衣,正要躺到被窝里开个热闹的卧谈会,却不料灵徽的手机响了起来。

徐洋从被子里探出来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凑过去好奇询问:“灵徽,谁啊,这么大晚上的给你打电话?”

灵徽蹙了眉:“是陈子川,我那个老乡兼师兄……”

徐洋一下瞪大了眼:“咦,有戏啊,怪不得我平时都觉得他对你格外关注……灵徽,他该不会是喜欢你,想要表白吧?也是啊,这都快到圣诞节了……”

“瞎说什么啊,我前段时间拜托他帮我找一本服装简史方面的书,大概他是给我送书的吧。”

灵徽说着,已经接了电话。

果不其然,陈子川就在她宿舍楼下等着。

灵徽胡乱套了一件毛衣,裹上羽绒服,腿上睡裤也懒得换了,想着只是接一本书而已,就这样直接下了楼。

陈子川一眼看到了程灵徽。

那个灵秀的江南女孩儿,他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心里喜欢。

长发披散着,毛绒绒的领子堆在尖巧的下颌边,越发衬的眼眸如星,肤如凝脂。

“师兄。”

灵徽微笑打招呼,目光落在他手里书本上,却是陡然更亮了:“还要麻烦你给我送来,真是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是老乡,我又是你师兄,这都是应该的。”

陈子川个子并不算高,但在南方人里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他相貌清秀,就和很多学中文的男孩子一样,带着文雅的书卷气——

题外话——周五周日加更,我是真爱你们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