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75章 《爱有灵希》——怨偶(第二更)

梁自庸许诺帮他找回林灵慧的遗骨,他林漠,要在养父入土一年之后,迎娶梁冰。

林漠一夜挣扎之后,咬牙应下了亲事。

可林漠却知道,他的心里,这一辈子,只会有一个妻子,或许永远,都不会变囡。

“三少……深夜风冷,您身子还没好,不如先回去吧。”

林叔瞧着他此刻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又想起老爷子和大少爷二少爷,还有,四小姐了鲺。

可是,九年了啊,多少人都走出来了,遗忘了,唯独三少他,一直刻骨铭心的记着。

林叔其实都不敢告诉他,帮会里有些兄弟都有了怨言了,如今日子好过多了,大家也早已洗白上岸,各自都有了一份前程,谁还想惦记着从前的旧事,再惹出什么腥风血雨呢?

安稳日子过的多了,人们尝到了甜头,谁也不愿再像从前那样刀头舔血。

可是三少他,却还是执着着不肯放弃。

瞧瞧如今,方才那人宁愿亲生女儿被卖掉做.鸡,都不愿开口吐露一个字,可见那幕后之人势力简直滔天,就算是三少查出来了,难道要耗尽所有兄弟的命来为九年前枉死的人报仇吗?

可这话,林叔却一个字都不敢说。

两年前昔日老爷子的得意弟子,三少还要叫一声师兄的,不过是说了这么一句,三少当时就翻了脸,将人赶了出去不说,还差点断了人活路,如今那人,还带着老婆孩子起早贪黑的洗盘子呢。

“回去吧。”

林漠发了话,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刚预备上车,身后忽地有了一阵***动。

林漠转过身,看到一个女孩子被人追着,直向他冲了过来。

身边人立时上来挡住。

他面色漠然,冷眼看着那女孩儿被几个混混模样的人抓住,哭喊之后,那女孩儿被人捂住了口鼻,往一边暗巷拖去。

林叔看了林漠一眼,见他虽不说话,可眸子却已经更沉了几分,他心里叹了一声,摆摆手。

立时有人追了过去。

“灵徽,灵徽,你没事吧?”

夜风送来几个女孩子怯怯的哭喊声,林漠兀自站着的身形忽地一颤,林叔下意识的看向林漠,却见他那一双眼睛,蓦地亮了起来。

灵徽的衣服被撕破了,头发被抓的乱糟糟的,包包早不知去向了,她蜷缩在地上,捂着脸,恐惧,深的无法开解的恐惧,要她整个人只是颤抖,不停的颤抖,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几个混混被揍的哭爹喊娘,灵徽的同伴这才敢依偎着挪到灵徽身边去。

“灵徽……”

徐洋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抱着灵徽不停喊她的名字。

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心血来潮要领着大家来酒吧见见世面,也不会遇到这样的祸事……

灵徽生的漂亮,她们在酒吧里就被人给盯上了,只是,大家都傻乎乎的没有意识到罢了。

刚才灵徽被人拉走的时候,徐洋死的心都有了,如果灵徽真有什么事儿,她也活不成了!

“洋洋……”

灵徽怔了好一会儿,直到认出眼前的人是自己同宿舍的好姐妹,她才哆嗦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灵徽……”

徐洋心里愧疚极了,拼命的安抚着灵徽,几个女孩子哭成了一团,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这才注意到,她们面前站着的林漠,还有,那几个被揍的趴在地上起不来的混混儿。

“刚才……谢谢你……”

徐洋知道,大约就是这个人救了灵徽,她赶紧道谢,可林漠根本未曾看她一眼,只是一双眸子,定在披头散发瑟缩站着的灵徽身上。

徐洋心里立刻戒备了起来,下意识的往灵徽身前挡了一下,可林漠却开了口。

“你刚才喊她……灵慧?”

徐洋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男人的声音,好听温柔到了这样的地步?

她傻乎乎的站着,那几个女孩子也都呆愣愣的,只有灵徽,忽然抬起头来,眸子里带着一些讶异的,看了林漠一眼,却又飞快的低下头来。

可是只有那一眼,林漠也看清了。

她不是灵慧。

他自嘲的一笑,收回了视线:“你们走吧。”

徐洋还呆呆的站着,直到灵徽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她才回过神来。

道了谢,正要离开,一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混混夺路而逃时,不知怎么的正撞上了灵徽,惊魂未定的她立时吓的凄厉大叫起来……

“别怕。”

林漠一伸手,将灵徽拉到了自己面前,而随即那个混混,就被他的手下摁在墙上,一拳揍了上去。

灵徽的身子重重一颤,下意识的就要回头看,一只手,带着微微的凉,轻轻挡在了她的眼前。

灵徽听到他的声音,就在她的头顶,她感觉头皮有些发麻,腿也软了,长睫颤动着,似乎扫过了他的掌心,她心慌了。

“不要看,没事了。”

她就乖乖的站着不动,直到片刻之后,所有让她心惊肉跳的惨叫呼声都没有了。

四周一片的安静。

他的手放下来,借着不远处路灯的光芒,灵徽看清了他的脸。

很年轻,很英俊,很高很高的一个男人。

她感觉自己有点眩晕,什么都想不到,脑子里只是重复着一个词,好看。

对,就是最俗套的那个词,好看。

他长的,真是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我听你朋友,叫你灵慧……”

“不是灵慧,我叫灵徽,灵秀的灵,安徽的徽。”

林漠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瞳,她和灵慧,真的一点都不像。

灵慧有一双可爱的圆眼睛,脸也是圆圆的,可是她,有些偏江南女子的长相,五官都小小的,格外的纤弱一些,脸也是秀气的瓜子脸,眉毛细细长长的,就仿佛是古典画上的人一般。

“灵徽。”

林漠轻轻念了一遍,忽而一笑:“名字很好听。”

灵徽那一夜失眠了。

被林漠的人送回学校之后,惊魂未定的女孩子们洗漱之后很快就疲累的睡着了。

可她睁着眼,一直到黎明,方才沉沉睡去。

林漠坐在车上,司机不敢问他,只能看向林叔。

“三少,您回哪儿?”

林漠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许久,就在林叔要开口吩咐司机回去林宅时,他却开了口:“回归来居。”

归来居,是他和梁冰婚房所在的园子。

林叔没想到他会这么晚回去归来居,愣了一下,却还是吩咐司机开车。

此刻是凌晨一点钟,这个时间,爱美如命的梁冰是早已睡了的。

车子开进归来居,男主人回来,佣人们立时忙碌起来。

林漠站在玄关那里,任由佣人帮他摘了大衣,西装,换了家居的拖鞋。

楼上卧室里热水放好了,他点点头,抬步上楼去。

梁冰却睡眼惺忪的迎出来,斜靠在楼梯扶手上,翘着嘴角看他,声音里却带着讥诮:“哟,这么晚,竟然回来了?”

林漠在外面有女人,梁冰知道,他其实不近女色,可却偏生隔三差五的就闹绯闻。

为的,就是恶心她。

他们结婚九年了,可是这九年,在私底下,永远只是一对怨偶。

林漠不喜欢她,未结婚时梁冰就知道了。

可那时候,她多有自信啊,她相信用不了多久林漠就会爱上她,可是,这一次,她错的离谱。

最初的漠视,到后来的厌恶,然后,争吵,再然后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到如今,这个家,几乎只是成了他偶尔的落脚地。

她守着空房,守了九年,却不肯放开手。

她爱他,他越是冷,她就越执拗,越要征服,到如今,进退维谷,她把自己给陷了进去,再也出不来了——

题外话——第二更来了,快告诉我你们的看法,不知道你们是否喜欢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