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72章 宁安的恋情,让赵家炸了锅

所以,他顺理成章的吻了她。

吻了,他早已不知道动心了多久的,心爱的女孩儿。

宁安的眼瞳倏然就睁大了,她傻乎乎的愣在那里,不知道推拒,不知道迎合,什么都不能做,只是傻傻的,任由他将她轻薄了。

她的,初吻啊…鲺…

就这样没了……

而且,还这样的不浪漫,和她幻想的,根本一点都不一样,好吗!

“赵宁安,我没有一丁点喜欢你,我想,我是很喜欢很喜欢你的……”

他浅尝辄止,就停止了这个吻,在她耳畔,声音滚烫。

隐约猜到,她这样青涩,那么,定然是第一次,想到这个,心里终究还是愉悦的,多好,他的女孩儿,乖乖的,干干净净的等着他。

赵宁安的耳朵完全红了,像是可爱的虾子。

陆承颢从来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让人心动的颜色。

“陆承颢,你真的好讨厌!”

宁安的大眼里,含了雾气,嘴角却是扬着的,她举起小拳头捶他,狠狠的,一下一下,不停的捶他。

他就站着不动,任她打,等她打的累了,又哭起来,扑在他怀中,哭的嚎啕出声,眼泪鼻涕都蹭在了他的衬衫上……

“宁安……”

他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为什么少女的心情会这样多变,明明刚才还是开心的啊。

“我,我要告诉陆婶婶,你,你欺负我!”

宁安哭的连声抽噎,还像小孩子那样打了个嗝,陆承颢又忍不住笑,宁安抬手就去掐他,像他们从前无数个相处的瞬间一样。

“我怎么欺负你了,从小到大,我都是被打被掐的那个好不好!”

“就是你欺负我,就是!”

宁安跺脚,嘴巴翘的老高。

“好好好,我欺负你,我欺负你行了吧!”

陆承颢举手投降,赵宁安却又哭了起来,抱着他在他胸口蹭眼泪:“陆承颢,我好讨厌你……”

“那还抱着我不放……”

宁安哭哭笑笑,陆承颢哄了她不知道多久,才让她彻底开心起来。

两人这边刚有了眉目,却不知道赵家都要闹翻天了,岑安和赵景予都以为女儿和徐晋磊在一起呢,徐晋磊这孩子那样敦厚老实,他们都放心的不行,就算是晚一点回来,他们也压根都没多问。

等到徐晋磊打电话到赵家,赵景予夫妇方才知晓女儿丢了!

一向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赵景予,当下就炸了毛,大发雷霆,几乎没把徐晋磊给骂的狗血淋头。

赵慕安也连夜赶了回来,岑安哭的都快晕了,偏偏宁安电话一直关机,岑安脑子里都脑补了无数个电视上放的那些被拐卖少女的凄惨画面了……

赵景予心里担心女儿,又被老婆哭的心都要碎了,看到儿子回来,脸色更是难看:“你怎么照顾妹妹的?徐晋磊和宁安又是怎么回事?”

慕安哪里又知道?宁安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他也过问过,可是妹妹不肯说,他也舍不得逼迫她啊。

“伯父,当下咱们还是先赶紧找人的好,毕竟现在是晚上……”

小七适时的开了口,偷偷握了一下慕安的手,慕安心头一暖,悄然攥紧了她微凉的指尖。

本来她身体不适,早早睡下了,没必要也陪着跑一趟,但她心里挂念宁安,强撑着陪他一起回来,现在又陪着挨训,慕安心里更是觉得亏欠了她。

可小七却不这么想,在她心中,宁安就像是她的亲妹妹一样,没道理她那边没了消息,她还能高枕无忧。

赵景予瞧在未过门的儿媳妇面上,到底没有再斥责儿子,吩咐了人连夜去找,又自去哄岑安不提。

这边众人正在人心惶惶,那边陆承颢开车慢悠悠的送了宁安回家,两人好像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只觉得路程太短,恨不得再返回去重走一遍才好。

还是宁安忽地想起家里人大约还不知道她和陆承颢在一起,电话关机了又联络不上她该着急了,陆承颢这才匆匆送她回去赵家。

一家子都没睡,赵家的宅子里灯火通明,宁安和陆承颢对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咯噔了一声。

这下可真是闹大了,本来,本来还没想这么快公开两人关系呢,看来,这下是瞒也瞒不住了。

陆承颢却是最担心的一个,赵景予本来对他就有看法,不说别的,就说他和父亲两个人,加起来年纪都一百多了,到一起就掐,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到了极致,小孩子一样,横挑眉毛竖挑眼的,连带着他见了赵景予心里都发怵……

这下没个缓冲的时间,直接挑明了他把人家闺女弄到手了,赵景予给他好脸色才怪呢。

果不其然,管家佣人一叠声欢喜的喊着小姐回来了时,赵景予本来兴冲冲的出来迎接女儿的,孰料一眼看到宁安牵着陆承颢的手走过来,当下一张脸拉了下来,几乎是看仇人一样狠狠瞪了陆承颢一眼,竟是连岑安都不管了,直接转身就冲到了楼上去。

留下岑安和慕安小七等人,目瞪口呆的,都尴尬的不行。

陆承颢只能苦笑,自小他们都知道,赵景予第一宠岑安,第二就是宁安,平常那样威严怕人的一个人,在女儿面前简直就成了女儿奴……

这下,知道了他拐走了宁安,赵景予大约是杀了他的心都有吧。

宁安有些担心的看了陆承颢一眼,“要不……你先回去吧。”

她不忍心让陆承颢留下来面对父亲的怒火,只能自己先试着说服赵景予。

陆承颢还未开口,赵慕安却已经脸色难看至极的过来,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巡梭,最后定格在紧握的两只手上,不由得额头一阵生疼:“宁安,这是怎么回事?”

宁安这么久来,不是一直都和徐晋磊走的很近吗?怎么忽然的又和承灏在一起了?

他自然对承灏没什么成见的,只是,他过去实在太风流了,慕安不免有些担心妹妹能不能收了承灏的心。

更何况,还有爸爸那一关。

爸爸和陆家叔叔总是针尖对麦芒,两家关系亲厚,可这俩人真是掐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要是妹妹真嫁了承灏,陆叔叔还不高兴死啊。

宁安被哥哥这样质问,当下又是害羞又是紧张,却仍是握着陆承颢的手不肯放:“哥,我,我和承灏哥在一起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起过?”

岑安哭的双眼红肿,这下却是整个心思都被女儿的恋情给占据了,立时连声的询问:“宁安,这是真的?承灏……你们这俩孩子,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害我和她爸爸都担心死了,要是知道你们在一起,我也不用哭这一场啊……”

“妈……”

宁安不由得微囧,女儿就这么嫁不出去吗?看看妈妈此刻兴奋的样子,宁安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宁安回房间休息,承灏跟我过来书房!”

二层忽然传来一道威仪的男声,赵慕安也不由得给了陆承颢一个‘祝君好运’的眼神,宁安紧张的不行,还是陆承颢轻松一笑,安慰她道:“别担心,顶多我挨一顿臭骂,没事儿的,早习惯了。”

宁安立时又红了眼圈,陆承颢心疼的不行,赶紧哄她:“你别哭啊,真没事儿的,伯父又不会打我,又不会吃了我,你先回去睡觉,乖……”

岑安看着女儿乖巧听话一步三回头的回了房间,拉着小七的手,又是欣慰又是心酸:“唉,可算有个人能管住这丫头了,只是……怎么我养了这么多年也没这么听我的话?”

小七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不就是一物降一物了?”

没人知道赵景予到底和陆承颢说了什么,只是,从那一晚之后,赵景予倒是没有阻止他们两个在一起,但是,也对不久后陆家提出的订婚之事,没有应承下来。

只说女儿还小,不想这么早让她嫁出去,还想多留几年——

题外话——唉,感觉对宁安都完全虐不起来的节奏……我是亲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