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十九章:东方祁的身份!

“帝…帝…帝尊!”

苏摩的声音其实并不是很大,然而在刚刚穷奇被杀的那一幕后,大殿里就变得鸦雀无声,如今苏摩这一点点的自语声,也被这里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夙离目光复杂地看着那抱着一起的二人,无声地笑了笑,却是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感觉,有点涩,有点苦,这么多万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感觉。

其实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从上次东方祁失踪,轩辕天音差点入魔时,他其实早就明白了,不过他就是不甘心,也舍不得而已,明明他跟这个女人是最先遇上的……

“小子,把你那副要哭不哭的表情给我收起来,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我们九尾一族的确是出过不少的情种,可是却没有出过一次的怂包……”

就在夙离盯着不远处抱着一起的二人发愣时,突然一道传音直入他的脑海中。眸光微微一闪,转头看向另一边的狐不归,此时后者正挑眉看着自己。

夙离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垂眸,冷冷传音回去,道:“老家伙,谁哭了!”

大殿中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就在谁都没有先动或者先开口说话时,一道雪色的身影却是径直朝着那抱着一起的二人走了过去。

轩辕天音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将自己一扯,一只温凉的手轻轻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雪衣?”

雪衣精致漂亮的脸庞上没有任何波动,见轩辕天音茫然地瞧着自己,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淡着声音道:“疗伤。”

东方祁暗红的双眸微微一眯,眸底有什么在快速聚集,然而在感受到面前这个将轩辕天音从自己怀中抢走的好看得有点不像话的男人的的确确是在给轩辕天音疗伤后,那双暗红的眸子中又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有了雪衣这一举动,其他人也顿时缓过了神来,而这刚刚一回神,所有人便见到神龙带着一脸防狼的神色,走路带风般地大跨步地走了过去。

“小子,你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瞧得神龙又是一副便宜爹附体的模样,鲲鹏无奈地摇摇头,也是跟了过去。

虽然他对神龙这种护犊子的情绪有点无语,不过他也挺好奇的东方祁这小子的身份,这小子是魔族他在苍梧山脉中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在魔族中的地位,似乎有点不寻常了啊……

“神龙…”瞧得神龙那副用眼神就可以杀人的神色,轩辕天音却是伸手推了推他。

“丫头,你家这位便宜爹的性子你就还是不要管了。”鲲鹏笑看了神龙一眼,然后目光看向东方祁,挑眉笑道:“不过我也挺好奇你的身份的。”

东方祁轻轻看了一眼轩辕天音,朝她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后,才将目光转向神龙和鲲鹏,特别是在看向鲲鹏时,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幅度,道:“当年你还跟在盘古身边的时候,可比现在要暴躁得多了,几十万年的沧海桑田,倒是将你暴躁的脾气给磨得干干净净,想来盘古若是知道,只怕也会感到欣慰了……”

闻言,鲲鹏脸上的笑意一僵,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起来,“你到底是谁?”

别说是鲲鹏,就连神龙和轩辕天音二人也是被东方祁的话给惊了一下。

轩辕天音目光怔怔地看着东方祁,此时的他不再如以前那般只穿白得似雪的衣裳,一身黑色锦袍将他原来的清冷高雅给尽数敛去,只剩一身的尊贵和强势霸气,明明是同一张脸,却如同是两个人般。

白衣的他,清冷高雅如温玉。

而如今黑衣的他,却是雍容尊贵中带着一抹来自骨子里的邪魅。

轩辕天音的眼神微微有些迷茫,但迷茫不过只是一瞬,便立刻恢复了清明。

不管是哪样的他,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她最爱的人,也是最爱她的人。

她只需要记住这个就够了,其他的什么,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轩辕天音的变化被东方祁一一的看在眼里,在轩辕天音眼神恢复清明和坚定的神色时,天知道其实他的心中也是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不要她。

也唯有她,是他唯一的输不起。

暗红的双眸中渐渐变得明亮,东方祁再次将轩辕天音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蹭了蹭她的头顶,抬眸看向神龙跟鲲鹏道:“想听故事吗?我时间不是很多,就简短地跟你们挑重点讲讲吧。”

“当年神魔大战,盘古突然感应到天地大劫,但是神魔战争一直没有停下,让得他根本无心应劫,就在这个时候,魔神将央突然陷入沉睡,所以才免去了盘古的后顾之忧,让他能专心对抗天地大劫,并以身化灵,救了整个四海八荒……”

东方祁揽着轩辕天音,目光变得微微幽深,看向神龙跟鲲鹏二人,道:“这件事你们应该没人会不知道吧?”话落,见神龙跟鲲鹏二人点了点,他突然轻笑一声,低头看向轩辕天音,轻声问道:“我是魔族,你是驱魔龙族的传人,天道的血脉,我们身份站在了对立的一方,你可还愿意爱我?”

“你上次不跟我相认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轩辕天音并没有回答他,反而眯着双眼看着他问道。

见东方祁犹豫般地点点头,轩辕天音冷哼一声,道:“魔族又如何?驱魔龙族又如何?身份对立?这些在我眼中都是个屁,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在我心中自有衡量,正邪无关种族之分,只在于心,而我认定的人,不管他是人族也好,魔族也好,或者是妖族、鬼族、神族,在我的心里,他只是我爱的人,再没有别的身份。”

“我只坚持我心中的道,我只认定我爱的人,这就够了!”

轩辕天音的话说得坚定且认真,唯有东方祁的眸光却是越来越亮,胸腔微微震动,然后轻笑出声,随着他的轻笑声,最后慢慢变成畅快的大笑之声。

此刻,如论是谁,都能听出来他的笑声中有多么的欢愉。

东方祁紧紧抱着轩辕天音,仰头突然看向头顶上方,道:“天道啊天道,当年我答应你放弃神魔之战,给四海八荒留一个机会,自愿陷入沉睡,抽离三魂三魄仍由你带走转世,你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当年我不明白,如今我才终于明白你说的‘得’到底是什么。”

“这个‘得’让我心悦至极,哪怕让我魔族永锁伏魔渊之下几十万年,我也心甘情愿……”

东方祁的大笑之声,让得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中。

“天音,你说过的,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你都会爱我。”东方祁含笑低头看向怀中的人,轻声道:“如今,你可会反悔了?”

轩辕天音震惊地看着东方祁,一时之间却是说不出话来了,她知道东方祁在魔族的身份定然不低,不过却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是不低到这个份儿上了。

魔神…将央!

“魔神将央?!”

鲲鹏却是一脸惊骇地看着东方祁,如同见鬼般地模样,着实是少见。

“等等!”神龙也是自震惊中回过神来,皱眉看着东方祁,道:“你刚刚说的什么?当年你陷入沉睡,是天道的原因?”

如此一问,轩辕天音也是缓过神来,看着东方祁,追问道:“天道?你陷入沉睡是答应了天道什么?”

东方祁含笑看了轩辕天音一眼,道:“自鸿蒙初始,有阴便有阳,而有正便也有邪,这是为了维持一个平衡。当年盘古自混沌青莲孕育而出,可是谁也不知道混沌青莲有两朵,一朵孕育了盘古,另一朵却孕育了我。”

“有神自然便也有魔,神族有盘古带领,而魔族便我有统帅,这也是为了维持一个平衡。神魔之争的开始不过只是一个进化淘汰优劣的过程,也是一个自然的循环,当年天地初开并不是很稳定,所以天地大劫到来时,盘古以身应劫后,这个平衡便被打破…”

“平衡被打破,就容易出现倾斜从而导致一方独霸,另一方灭族的可能,这个天地间若是出现一方独霸的情况,那么早晚也会彻底毁灭,就像独阴不生,独阳不长一样,所以当年在盘古感应到天地大劫之后,天道找到我,并要我陷入沉睡,等待第二个掌控者重新出现,再次将天地间的平衡给撑起来。”

东方祁的话,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嘶…所以你的意思其实是…当年的神魔大战根本不是为了争夺地盘跟资源,而是你跟盘古还有天道为了维持这个平衡,让得神魔两族的族人变得更加完美而弄出来的?”

瞧得鲲鹏不可置信的神色,东方祁却是轻轻点了点。

“那这样说来,魔族跟神族根本不是对立的关系?”鲲鹏继续震惊道。

“不。”东方祁摇摇头,“神魔二族本就对立,只是我跟盘古并不是对立。”

“不仅我跟盘古,若是我没猜错,妖神跟当年梵境中的那位也不是对立关系,只不过跟我和盘古一样,也是为了维持一个平衡。”

“东西二界四主都是为了维持天地之间的平衡而存在,唯有鬼族占中央。”东方祁挑眉看向轩辕天音,继续道:“你们驱魔龙族能行走阴阳两界,并在九幽有着绝对的说话权,便是当年天道亲自跟他们定下来的规矩,而九幽鬼族跟四方主都是关系不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他们不必参合四方主的责任,只需要坚持天之道就好。”

“那你如今苏醒,不会打破这个平衡了吗?”一旁听得认真地狐不归却是突然好奇地问道。

东方祁看了他一眼,摇头:“不会,因为新的掌管者已经出现。”垂眸看向怀中的人,笑了笑:“虽然还没成长起来……”

‘嘶——’

顺着东方祁的目光看去,狐不归倒抽一口凉气,颤巍巍地问道:“你的意思是…那新的掌控者不会是这个丫头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一旁神龙却是不满地瞪了狐不归一眼,道:“丫头是天道的血脉,也是天道亲自挑选出来的,你那是什么眼神?!”

被神龙那不满的眼神给瞪得嘴角一抽,狐不归却是继续疑惑地道:“不对啊,当初妖族也出现内乱,梵境的那位更是已经不在这片大天地中了,而你的苏醒跟新的掌控者出现,那么为什么没有打乱西方的平衡?”

“不…”东方祁缓缓摇头,解释道:“在我苏醒了记忆后,据说妖族的妖神也出现了,而梵境似乎也有新的掌管者出现,所以平衡还是被维持了下来。”

‘嗡嗡嗡——’

突然,就在东方祁一一为他们解惑后,他的周身却是突然爆发出红芒,而在他身体的四周也是出现了空间扭曲的痕迹。

“阿祁!”

轩辕天音猛地一惊,看着整个人已经笼罩进红芒中的东方祁,惊呼道。

“没事。”东方祁朝着轩辕天音摇摇头,对着想朝自己扑过来的她,道:“我的时间到了,我能来到这里是因为感受到你有危险,然后通过我跟你的同心印的媒介过来的,天音放心,待我将魔族的事情处理好,便来九霄大陆找你。”

看着快要消失的东方祁,轩辕天音咬了咬唇,却还是点头道:“好,不过不要太久,否则我就打去魔渊找你。”

东方祁闻言轻笑一声,目光缱绻万分地看着轩辕天音,似怎么也看不够般。

“有句话刚刚就想说的,不过一直没机会……”

“什么话?”看着身形已经渐渐变得透明的东方祁,轩辕天音却是好奇地问道。

东方祁眸光深深,上下打量了轩辕天音一眼,薄唇勾起一抹莫名的幅度,缓声道:“红衣潋滟的你,让我仿佛看到大婚时所迎娶的新嫁娘……”

轩辕天音脑子里突然嗡了一声,嗔怒地瞪了东方祁一眼,“想得美,谁要跟你大婚了!”

低笑声再次响起,东方祁最后只留下一个‘你’字后,便消失在一片红芒中,留下轩辕天音站在原地,怒也不是,笑也不是,反而在一群人的诡异目光中,红了一张小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