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六十五章:墓道狂奔

‘嗡嗡嗡嗡——’

空间发出震动声,一阵空间之力的挤压之后,轩辕天音等人被一股大力给猛地一拍,然后给拍出了空间传送阵外。

因为突然被拍出空间传送阵,轩辕天音重心一个失控,整个人在空中一个踉跄之后,才堪堪勉强落到了地面之上,避免了以脸着地的下场。

身边的人陆陆续续地落了下来后,轩辕天音这才抬头打量起四周,从四周的建筑和墙面来看,他们此时应该被传送进了小型的墓室,说是墓室,其实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的殿室更确切一些。

殿墙上的长明灯发出一阵阵微弱的光芒,让得轩辕天音一行人将四周看得一清二楚。整个殿室内空荡荡的,东西二墙上各有一扇巨大的石门紧紧关闭着,谁也不知道石门后究竟有些什么。

一眼之后,轩辕天音收回目光,此时这个殿室内,除了他们自己一行人,连同地狼王它们都在这里。当轩辕天音跟三族族王的目光在空中碰见后,她微微一挑眉,笑道:“三位族王不会是想一进入这妖帝墓就跟我们打上一场吧?”

可不是想打一架吗…

瞧瞧地狼王那一双狼眼中的凶光闪烁,只怕它此刻心中恨不得将自己咬死吧!?

见轩辕天音如此一问,地狼王眼中的凶光微微收敛,皮笑肉不笑地道:“自然不会……”自然不会是现在!

“如今这里有两扇门,不如我们各走一边,若是之后咱们再遇见,本王见猎心喜下,也不得不跟几位讨教一番了……”

“那是自然。”轩辕天音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地狼王心中想得什么,即便是它不说,轩辕天音也是能猜出来的。它想对自己动手,自己又何尝不是想对它们动手呢,反正他们此行妖兽内丹的任务品还没收集到,用他们神阶级别的内丹,还会给自己的战队增加不少分数呢,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轩辕天音在心中如此一想,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起来,抬手一指东面的石门,笑道:“既如此,那我们就走这扇门了,三位族王请便吧。”

地狼王也不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轩辕天音一眼,便带着身边的族人和碧眼狂狮、九幽冥虎两位族王等转身朝着西面的石门中走去。

沉重的石门再次缓缓关闭,当地狼王它们彻底离开了这里之后,轩辕天音小脸上的笑容才彻底一变,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似抱怨般地道:“终于走了,这假笑了一路,可真是累人。”

“嘁!”

嗤笑声突然传来来,九阳天狐抖了抖它的一双耳朵,斜睨了轩辕天音一眼,道:“小小年纪,心眼子倒是不少,只怕刚刚在心里已经将地狼王它们那群蠢货给从头算计到尾了吧。”

闻言,轩辕天音神色一正,看着九阳天狐严肃地反驳道:“不归前辈,只有狐狸才会有那么多的心眼儿,我可没有。”将了狐不归一军后,轩辕天音也不看它有什么表情,抬步就朝东面的石门处走去,边走边转移话题地道:“这妖帝墓的规模可不小,我看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瞧瞧吧。”

……

……

幽静且看不到尽头的墓道中散发着一股腐朽且又古老的气息,墓道两边的墙上,每隔几米便是点着两盏长明灯。不断跳动的火光,将一行人的影子拉得瘦长且扭曲,在这样寂静幽冷的墓道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墓道并不是很宽,只能容两人并肩而行。

两边的墓墙上绘满了一幅幅古怪又抽象的图画,按常理来说,像这种墓室里的墙壁上,一般都是绘着墓主人生前的一些事迹,或者是当时的一些记录。

然而轩辕天音从头一路看过来,却是越看越疑惑,这墓墙上虽然画满了图画,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副都是有关联的,而且每一副都是描绘得很古怪,根本就让人看不明白这图中到底是在讲述着什么,或者说根本不明白这些图到底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轩辕天音细细打量着墓墙上的绘图,脚步突然一顿,然后抬手指着话中一个状似妖兽,却又着实瞧不出是个什么模样妖兽的图案,看向众人疑惑地问道:“你们能看出来这画得是什么妖兽吗?”

“嘶…好像是狮形妖兽……”月笙眨了眨紫色的眸子,将自己凑近了一点,不确定地道。

“不可能!”烈焰狮当下便是出声反驳道,目光嫌弃地看着轩辕天音指着的那一团黑色又瞧不清形状的抽象图案,不满地道:“那画的绝对不会是狮形妖兽,我们狮形妖兽可比那画中的东西好看多了。”

说罢,烈焰狮也是将自己凑近了一点,一双火红的双瞳死死盯住那一团黑,然后抬爪,用自己尖锐的爪尖,点了点那一团黑色物体的两边,道:“你们看,这家伙的背上是有翅膀的,怎么可能是狮子!”

经它这么一提醒,其他人都是朝着画中看了过去,果然是瞧见那一团黑色物体的背上两边,一左一右的有着两块凸出来的地方。

“这里墓墙上的每幅话中都画有这个奇怪的家伙,而这里又是妖帝墓,不是说墓主人是妖兽化形的强者吗,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或许…”夙离凑近墓墙,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猜测地道:“或许这家伙便是这妖帝墓的墓主人也说不定。”

轩辕天音眸光微微一闪,若有所思地看向他们这里论起资历最老的九阳天狐,问道:“不归前辈,你可知道这妖帝墓的墓主人他的本体是什么妖兽?”

闻言,九阳天狐抬爪挠了挠自己颈脖处的毛发,斜睨着轩辕天音,嗤笑一声道:“我说丫头,你还真当我是晚上万事通了不成?”话落,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哈欠,用一副快睡着的表情继续道:“你管这个墓主人的本体是个什么妖兽,要我说,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好,这墓道里处处都透着古怪,还是别再那里研究这些有的没的了……”

‘轰隆隆隆——’

然而狐不归的话还未说完,墓道便是一阵剧烈的摇晃,巨大的轰鸣声从众人身后刚刚走过的墓道尽头传来,头上墓顶更是唰唰地不断落下碎石来。

巨大的轰鸣声如同天雷滚滚般,将众人的耳膜都是震得一疼,嗡嗡作响。

苏摩神色凝重地看向身后,沉声道:“这动静是从我们后面传来的,若是我猜得不错,只怕是地狼王它们那边遇见了什么麻烦了。”

“遇见就遇见了呗,反正那群家伙对我们也没安什么好心,它们遇见了麻烦也跟我们没关系,倒是省得后面跟咱们遇见后,还得费力的跟它们打上一架,这下更好,省事多了。”耀光闻言嗤笑一声,脸上带着一抹幸灾乐祸,随即又突然皱了皱眉,疑惑地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墓道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了啊?”一边说着,耀光一边疑惑地回头打量。

而就是他这么不经意地一瞥后,突然神色一变,怪叫道:“娘喂,我说这里的温度怎么这么热了,火啊…后面着火了。”

即便耀光不说,众人也瞧见了身后大片的火光的冲天而起。大片的火光将他们身后刚刚走过的墓道照得一片明亮晃眼,不多时大量的烈火如同一条火舌般,带着炙热的温度,朝着众人的方向快速掠来。

轩辕天音神色一变,想都没想便是抬手结印,金光闪烁间,抬手朝着那大片的火海指去,然而刚刚一指,轩辕天音的神色却是再次一变,“快跑,这火有古怪,我控制不了它。”

‘嗡——’

除了后来才加入进来的九阳天狐,其他人闻言皆是脑子一懵,要知道他们可都是知道轩辕天音是继承了火神祝融的传承之力的。不说她能像祝融那般有着操控天下众火的能力,但至少也是有个七七八八吧,然而轩辕天音却说她控制不了身后那大片席卷而来的火海,他们又怎能不吃惊呢。

一瞬间的呆滞之后,众人想都没想就运起体内的神力,朝着前方的墓道快速的跑去。

“人家都说是倒血霉,咱们这他妈是倒了火霉吧,怎么这几天不管走到哪里,哪里都是火啊。”墨染一脸郁闷地埋头飞奔,口中仍不忘吐槽道。

跟他并肩跑在一起的紫瑜也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郁闷地附和道:“还每次遇见的都不是一般的火……明知道我最讨厌火了!”

“年轻人,有那力气抱怨,还不如省点力气快跑。”前方突然悠悠传来九阳天狐的声音,别看它一番话说得慢悠悠的,但跑得可一点都不慢,只见它整个身形咻地一声,如一道白光般,便蹿到了所有人的前面,那速度简直让其他人都叹为观止。

“妈的,比我们多两条腿就是跑得要快点。”啸月看着前面已经快蹿得没影的狐不归,顿时低咒了一声,再次提速朝着前面的墓道里跑去。

而跟他并排跑在一起的烈焰狮闻言却是憋屈地转头看了啸月一眼,心道:本王也是四条腿儿,却还是跟你跑在一起的!

“天音,这墓道也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尽头,后面的火越追越近了,若是再不想想办法,只怕我们是跑不过的。”夙离沉声对着身边的轩辕天音道。

因为他们二人跑着最后面为众人押尾,自然也能感觉到身后越来越近的炙热高温。

轩辕天音眸光一闪,随即奔跑的动作突然一停,朝着跟着她停下来的夙离道:“别管我,你继续朝前跑,我想办法将那些火给拦下来。”说完直接转身,抬手便是一张明黄色的符纸朝着身后席卷而来的火海仍了过去。

“天道无极——水神阴姬借法,千里冰封!”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轩辕天音的话音一落,一阵寒气陡然升起,整个墓道里突然升起一股淡淡的寒霜。

冰封术将身后的大片火海霎时冻结,然而只有轩辕天音才知道,在那冰层的里面,火海仍然在散发着高温,并且冰层也再快速的融化。

轩辕天音也不迟疑,一边转身朝前跑,一边再次拿出数张符纸,朝着停在前面等她的夙离喝道;“继续跑!”

符纸抬手朝后一扔,“天道无极——乾坤借法,大日金刚结界,启!”

“天道无极——乾坤列阵,大轮金刚印,空间封锁!”

连着布了两道结界,轩辕天音似乎仍然觉得不够,右手再次一翻,一道符纸便是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伸手抓住身边的夙离,再次喝道:“天道无极——风神借法,神行千里!”

‘咻——’

话音还未落,二人顿时如两道疾风般,快速地在墓道中掠过,只留下两道淡淡的残影。

使用了神行千里,轩辕天音二人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是追上了前方的其他人,只见她一手紧紧拽着夙离,一手捏着一叠符纸,朝着众人便是仍了过去。

符纸纷纷扬扬地被抛上半空,随后化作数十道金光,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便是直直打在众人的后背上,空荡荡的墓道中,轩辕天音清冷的低喝声再次响起。

“天道无极——风神借法,神行千里!”

‘嗡——’

金光大绽,随着轩辕天音的一声令下,众人只觉自己犹如神助般,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阵疾风,毫不费力地快速地朝着墓道尽头掠了出去。

而随着众人有了神行千里术的帮助后,他们逃跑的速度更是快了不少,快速地奔逃间,身后再次传来几声巨响。

轩辕天音的结界破冲破了……

以此同时,在爆炸声中,众人的最前方还遥遥传来九阳天狐如见鬼般的惊呼声。

“天…道…无极…啊啊啊啊…你是……”

是什么,没人能听清楚,因为狐不归已经被神行千里术的速度给弄得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众人只能听到前面传来他一阵阵古怪的啊啊声。

古怪而*……

------题外话------

推荐基友好文《天赐福女之萌宠玲珑妻》,首推中,亲们给力来一脚。

简介:

一个人有钱、有名、有颜、有地位、有智商、那——都——没用!

得如同我们薛家四代嫡传独女福九姑娘一样

有——福——气!

这样才能遇天吃天,遇海吃海,遇到坏人不吃憋,遇到好人占便宜!

招猫逗狗、惹是生非,一样不做

撒娇卖萌、懂事贴心,样样齐全

唯有偷摸落跑,看风巡景,乃心中挚爱

惹得无数绑匪争妖娆,海量强盗竞折腰

终于,某一日

那个有钱、有名、有颜、有地位、有智商的竹马看不下去了

抓着她的衣领直接薅走:

此等祸女,只有回家生包子,才能罢休!

福九乖乖,柔柔,萌萌的问道:生个福包,有没有赏?

有!宠你眉尖无忧,岁月不老算不算赏?!

(另:今天绯月要去外地,所以提前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