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55 元楼发展规划

说白了,就是元晞的名气不够,让人信任的履历不够。

现有的几笔改造,虽然都算是神来之笔,堪称一绝,但这样的积累,还没有到达足以让人求贤上门的地步,更何况,都已经过去一年了,当初江水一色楼盘带来的热潮,已经慢慢过去了。

至于那些门庭若市的风水师,哪一个不是年过半百,积累多年,才达到如今的声望。

若说元晞的元楼,风水圈中知晓了,恐怕不知道多少在等着元晞栽跟头,等着看她的笑话。

之前元晞的每个单子,可以都说是自己找上来的,一些风水师想要作祟,都找不到地方,元晞手段着实是通天。但他们虽然做不了怪,可看戏总是可以的吧。

在元晞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已经为江州的风水圈子所不容了。

这多方面的因素一叠加,最后造成了元楼发展的举步维艰。

还好有赵升帮忙牵线搭桥。

后来,刘浩德、林远富,包括苏萌的父亲苏中平,也加入了这个中间人的角色。

如此,多多少少为元楼在江州一些知情人眼中,蒙上一丝神秘色彩,也增加了几分威望,难免有好奇心重的,来试水。

元楼采取的是会员制,会员等级从银卡也就是普卡,到更高层次的金卡,甚至是白金卡,这些的定价分别是五万、十万、五十万,一年。

最后五十万的价格,在一些仅仅是好奇的人眼中,自然就是狮子大开口了。

为此又推走了不少人。

但仍然有一些办理了普通的银卡,决定试试水。

但是作为中间人的几位,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顶级的白金卡,五十万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却能够拉拢元晞这么一位大风水是,已经超值了。

而这些会员的等级,也代表了他们单子受理程度与范围的不同。

普通的银卡,提交单子中,风水问题仅限于解决。至于寻龙点穴,布置风水局这样的大手笔,就是金卡的范畴了。而白金卡,则囊括了所有要求。

受理时间也是根据会员等级来的,等级高的,自然优先。

其实据说还有一种黑卡,并不定价,仅仅是送出手,却是一个大人情。因为在元楼出示黑卡,可以要求元楼的任何一位风水师,立即出面接手解决,便是什么风水问题,都可以解决!

此处值得一提的是,元楼的风水师,并不会仅仅只有元晞一个。

元晞是把元楼当做元家家族的一种新的发展方式,要为未来考虑,如此,还可以邀请其他风水师入驻元楼,算作元家的客卿,元楼则是沟通风水师与元家的重要途径——可以说,这是最快聚集力量,发展元家的方式了。

总之,方琳经理提出的一些现代化的,适合元楼发展的方式,再结合元晞自己的构思,慢慢融合,却是在未来世家凋零没落的时候,发展出了一条全新的康庄大道,元楼也就此发展成为一个势力、人脉、金钱,都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

元楼的名字彻底钉在了风水发展的历史上,也成为元晞未来名声中,光辉璀璨的一笔!

……

元晞一直都觉得自己气运是不错的。

这一点最强烈的体会在,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事情,几乎没有做不成的,好像老天都在冥冥之中帮了她一把,推动着她构想的完成。

比如,正当元晞发愁,到底要怎么样才找到一位合适的风水师,成为元楼的第一位客卿的时候,一个在合适不过的人,就送上了门。

彼时元晞正在冷冷清清的元楼内部走来走去,观察这个大为改观,也是属于她的地方。

席景鹤没有跟着来,他虽然喜欢腻缠元晞,却不会控制欲太强。

他反而会适时地留给元晞空间,就像是现在元晞巡视自己的产业时,他没有任何插手。

元晞和席景鹤之间的相处,是分别保留有各自的余地的,席景鹤深谙这个道理。

所以,在元晞没有开口向他求助之前,他是不会贸贸然插手元晞的事情,毕竟元晞也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不需要他过多置言。

此时的元楼,安静得有点过分了。

因为除了坐在大厅喝茶的席景鹤,也就只有跟着元晞的这几个人,以及几个打扫的阿姨了。

元楼虽然已经有了寥寥几位会员,但仍然显得无比的冷清,元楼中的成员,在秦二哥跟着元晞去了京城之后,也就只有方经理,以及当初在这里实习,现在已经转正的秦茹、林瑶瑶,三个女人而已。

阔别一年,秦茹和林瑶瑶看着元晞的目光有些陌生,却少不了敬畏。

她们是元楼的成员,也是最为清楚元楼的主人,元晞这位风水师的能量的。想当初她们还嗤之以鼻,可真的接触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在科学之右,还有一条玄妙深奥的路,冥冥之中解说着天地之间的大行道理。

元晞缓缓踱步而行,她的长裙及踝,随着行走的动作而轻轻飘荡,更是有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气流,在她的脚胖旋转欢腾,卷起她的裙摆飞扬。

走在她身后的方经理与秦茹、林瑶瑶三人,却是一脸的诧异。

她们没有感觉到任何风啊?

走在最前的元晞微微笑了。

自从踏入望气术第二境界,她便感觉到自己对天地生气的操纵,越发的得心应手、如臂挥指,而且,也更加亲近了。

就像现在,这些生气自己就会争先恐后地跑到她的身边聚集。

当然,前提是要在此地生气充沛的情况下。

原本此地是葫芦形,吸纳生气。可一番扩建自然是破坏了葫芦的形状。但这个时候,元晞发来一张图纸,很简陋的一个雏形,却要求工程必须是在规划的范围内。

元晞的粗糙图纸给了那位古建筑设计师一些灵感,灵光一现地将此地的建筑按照八卦阵图修建,且所用的材料,均暗合八卦方位与属性。

这是一个意外之喜,连元晞都没有想到这么深远,却让一位明显是外行人的古建筑大师给完成了。

说来也是,古代建筑均要求符合风水之理,学习研究古建筑的,自然也能够从中摸索出一些道理,却在无意之中,给了元晞一份大礼。

不得不说,今天元晞的兴之所至,却发现她原来在随意之中,已然得到了这么一个洞天福地,还是隐藏在都市中的洞天福地。

只是,唯一的不足,便是此地生气的混乱如麻,说起来也是没有经过梳理,元晞盘算着,明儿个有空了,还要耗费一番心力,将这里的气脉梳理一番,布下适宜的风水大阵,完美地开发这块福地的作用。

元晞毕竟不是当初完全不通世事的山中少女,在她想到布下风水大阵,此地很明显会变成一个生气灵气比其他地方浓郁百倍的地方之后——

笃信风水,或者知道风水利害的那些人,会踏破元楼的门槛。

就算不为风水师而来,仅仅因为在此地多呆,便可以祛病免灾,延年益寿,就足以让元楼有立足的根本了。

想到此处,元晞会心一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的雏形。

只是走在她身后的方经理并没有看到元晞的表情,还以为元晞一直以来的沉默,是对这个地方冷清的不满。

方经理不由得愧疚开口:“抱歉,姑娘,是当初我的计划太过于不切实际,跨的步子太大,实力却没有跟上来,也是拖累了我们元楼……”

她的声音,失落意味很明显。

任谁的雄心壮志、伟大蓝图,最后被自己亲自推上了一条绝路,都会心情不好,失落非常的。

元晞转头,微笑着看了方经理一眼。

仅从此话,她就知道,方经理是真心在为元楼付出。

而且,她早就观察过方经理的面相,她是典型的忠相,就是那种从一而终,士为知己者死的人。现在她认定了元楼,便是彻底选择了元楼,元晞也可以完全相信她了。

“你不用气馁,你的计划很好,若不是你的计划,恐怕我还想不到这么一个完美的构思。”元晞意味深长地看着面前古色古香的古建筑,“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要把元楼打造成一个真正的会所。”

“真正的会所?”方经理愣了愣,犹豫了一下,又道,“姑娘,其实我正想着,把这里多余的空房间用为会员所用,再请几位大厨来坐镇,开发一些休闲项目,也不算浪费这么大的地盘。再然后,也可以为我们元楼开源……”

方经理话中的犹豫渐渐消失不见了,她的目光灼亮,散发着自信的光芒,也将自己的构想,一点一点拿了出来。

自信的女人最美,此时的方经理,焕发了明亮的光彩。

元晞讶异地看着她。

方经理的话戛然而止,忐忑道:“……姑娘,我的构思是不是跟我们元楼有点背道而驰了?我也知道有些不妥……”

“不,你和想法,和我一样。”元晞轻轻一笑,“知道风水阵吗?”

方经理点点头:“在小说里面看过。”

元晞倒是没有在意方经理搞笑一般的话:“我会在这里布置一个大型风水阵,将此地的生气锁在这里,如此,此地的生气会旺盛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而后续,就要根据你的计划来发展了,将这里,打造成真正的会所。”

而且,每一个为了休养加入元楼的会员,都会成为风水方面的潜在客户。

同样,每一个风水方面的客户,也都会成为加入元楼休养的会员。

如此相辅相成,必然能让元楼,以及元家,跨出决定性的一大步!

方经理也是听得兴奋不已,充满了成就感,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未来元楼成功的模样!

元晞的手机铃声突然打破了这个兴奋激昂的氛围。

元晞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有些意外。

竟然是刘子川大师?她已经许久未与这位联系了为何……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先接了电话。

“刘师傅?好久不见……”

她还没寒暄上两句,电话那一头,刘子川便十分着急的开口,听口气又颇为不好意思:“这个,元师傅,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实在是抱歉,这么久没联系了,开口却是说麻烦你的事儿。哎,我也是没辙了,才不得已给元师傅你打了这么一个电话。”

其实刘子川是极为窘迫的,虽然他与元晞是忘年之交,风水好友,但毕竟元晞的年龄算是他的晚辈,现在他一个老头子,却如此有求于人。

重点是,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

“不知是何事?”元晞也很好奇,能让刘子川这么一位风水大师都窘迫到这个地步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刘子川犹豫酝酿了半天,才艰难开口:“我,想要借一下元师傅手中的五雷斩鬼印……”

“这个倒是没问题。”元晞倒是一口就答应了,完全没有多想。

只是借一下,元晞又相信刘师傅的操守,还不至于为了一件法器就做自毁名声的不道义之事,自然没有什么不借的理由。

刘子川没有想到元晞会答应得这么快,简直是欣喜不已:“太谢谢你了元师傅!要不是你答应了,我都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

元晞多问了一句:“只是,刘师傅,我好奇问一句,你借这五雷斩鬼印,是为何?”

刘子川叹了口气,也没有隐瞒:“哎,家门不幸,出了一个修炼阴气禁术的败类,偏生这个败类,又是我的亲妹妹……虽然我这个老家伙,尚且做不到大义灭亲,但我那糊涂妹妹,却是酿成了大错,在错误更深之前,我必须得抓她回来。也不怕元师傅你笑话,我如今的修为境界,只怕不是我那妹妹的对手,才想着借元师傅的五雷斩鬼印一用,希望可以镇压住她。”

刘子川说得平缓,但元晞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深深的无奈与痛苦。

也是,刘子川这个人的性格,看似温和随意,实则刚正不阿,且最无法容忍那些修炼旁门左道害人的恶毒风水师,现在,他的亲妹妹却成为了他最厌恶的人。

可想而知,他心中的纠结与挣扎。

------题外话------

哎,昨天家里来客人忙糊涂了,忘了发个通知,等更的亲们实在是抱歉了,下次无法更新一定会发公告,或者是在评论区留言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