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50 寿宴

周老虽然只有一个女儿,外孙也只有席景鹤一个,但亲戚朋友却也不少,都是文化界的,从事的都是有关的工作。

周言诺是周家最小的孙子,可谓是最得宠爱,这个时候便不免被支到前门来迎客。

“你三哥来没?给他打个电话。”周言诺的老妈扯了他一把,低声吩咐道。

席景鹤虽然算是他们的晚辈,但周家的人,碍于席景鹤的特殊身份,没有谁敢真的把他当成晚辈对待。虽然周家书香门第,但世间无人能免俗,平时对他,倒更像是陌生人几分,毕恭毕敬的。

大概唯有周言诺这个小弟,完全是把席景鹤当成自己的哥哥,没有一点敬畏,这样反而更让席景鹤喜爱几分。

对此,周家倒是没少闲话。

周言诺当然从来都没有把那些闲话听进耳中过。

这会儿,听老妈让自己联系哥,周言诺小声嘟哝了两句,却也不敢违抗自家老妈的命令,正摸出手机来戳着屏幕呢,结果就看到眼角余光出骤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哎!哥!”他兴奋得快要跳起来,一个劲儿地招手,“咦?我哥还带了女伴?”

待他定睛一看,便瞬间怔愣在了原地。

一股大难临头的强烈感觉席卷了他全身——

那位……不会就是他嫂子吧?

他嫂子是元晞?

他还给他嫂子告白了?

要这事儿让大哥知道了……

周言诺浑身一个哆嗦,几乎有点不敢看大哥的目光,更是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谁知道他居然会这么倒霉,二十年了好不容易才遇见自己的心中女神,梦中情人,他自认为是上天的缘分终于到了,结果他的心中女神、,梦中情人却变成了他的嫂子。

他还来不及悼念自己还没开始就已经被掐死在摇篮中的萌芽少男心,就不得不转而开始担惊受怕了。

“你这孩子愣在这儿做什么。”周言诺老妈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自己也随之走出几步,“阿鹤来了,阿诺快领你三哥进去啊。哦,对了,这位小姐是?”

“我的女朋友,元晞。”他随口说道

席景鹤早就习惯了周家人待他尊敬有余却疏离得紧的态度,便也没有在意自己刚才俨然被当成外人的境况。

元晞微笑着跟周言诺老妈点点头:“您好,我是元晞。”

周言诺老妈慢了半拍,才满脸堆笑点头:“原来是元小姐啊,欢迎欢迎,快进去吧。阿诺!”

席景鹤睨了一眼周言诺:“缩在这里跟个鹌鹑似的做什么?”

周言诺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想要强装镇定,却头皮发麻。

他分出心神,偷偷看了元晞一眼,却恰好撞上元晞带笑的眼。

心里一紧,他迅速伸出手,递到元晞面前:“你好嫂子我是周言诺叫我阿诺就好了。”一口气说完都不带喘气儿的,殊不知他心底早就怕得成什么样儿了。

他无比忐忑,就担心这位嫂子随口一说,便将他告白的事儿扯出来……那他就真的死定了!

“我们见过吧。”元晞带了一分戏谑而道。

席景鹤疑惑地嗯了一声:“你们见过?”

周言诺这会儿已经有进气儿没出气儿了,惊恐万状地看着两人。

“嗯,我们是一个学校的,在学校见过一面。”元晞随口解释。

席景鹤不疑有他,更不知道自家弟弟竟然曾经做过觊觎自家嫂子的大逆不道之事,这会儿他也想起来了,元晞跟周言诺的确是一个学校的。

周言诺差点儿被吓死,亏得他现在还能撑起笑容:“对啊对啊,我们是校友,校友,哈哈。”他干笑着,无比尴尬。

席景鹤的目光何等老辣,一眼便看出来周言诺有心事。

但他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戳破,毕竟是外公的寿宴。

“那我带哥和嫂子上去吧。”周言诺走在两人前面,这个时候估计是心头放松了,嘴上也开始笑嘻嘻地问起元晞,“哥,我嫂子,二爷爷已经知道了吗?”

席景鹤悠悠道:“当然。”

元晞跟着解释了一句:“我与周老之前便认识了。”

“原来是这样啊!”周言诺点点头,又偷偷用眼角余光去瞟元晞挽着席景鹤的手,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自家冷傲跟尊神似的,女色不沾,如今竟然沦陷在了元晞的手上,啧啧。

寿宴还没开始,宴会厅正一团热闹,一部分客人已经坐下,而还有一部分客人则走来走去与人寒暄。这会儿,作为正主儿的周老也还没现身呢。

席景鹤从外面进来,一眼就被宴会厅中眼力绝好的人给发现,兴冲冲地就想要过来给席爷打招呼。

说实话,今天的客人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冲着周老是席景鹤的外公,这层身份来的。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来就是为了席景鹤,这会儿总算是看到了相见的人,当然是喜出望外。

不等那些人过来。

席景鹤不耐烦应付这些人,便转头对周言诺说:“我去看看外公。”说罢,拉着元晞转头进了里面的休息室。

周老当然是提前到了,但现在寿宴还没开始,席景鹤一早就吩咐酒楼方面要专门准备一间休息室给外公,所以他也清楚这休息室的位置,轻车熟路地便带着元晞过去了。

推开房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周老,和周家的另外两兄弟,以及几个周家的晚辈,都是一派其乐融融,笑意不断。

周老有三兄弟,周老行二,上面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周言诺的爷爷便是周家老三。

除了周老仅有一个女儿,如今只有一个外孙以外,周家老大和老三,都算是子孙满堂,后嗣不少。

这其中也有功成名就的,但跟席景鹤比,还是差了许多。

席景鹤带着元晞进门的时候,休息室所有人都朝着席景鹤看来。

“阿鹤来了。”周老笑盈盈道。

其他一些人也纷纷跟席景鹤打招呼。

席景鹤点点头,顺便一一给长辈打了招呼。

“晞晞?你和阿鹤一起……”周老有些惊讶地看着两人,尚且没反应过来。

“周老,好久不见了。”元晞微微一笑,将手上的小袋子递了上去,“这是给您的寿礼,我亲手雕的。”

原本席景鹤让她与他送一份,就是之前买的那块太平有象砚台,昨晚就已经送到周老手上了。结果席景鹤提出这个意见之后,元晞却强烈拒绝了。

她从自己的一堆收藏中,找到了一块还没有雕刻的大红袍鸡血石,花了一晚上的时间,雕了一方印章,送给周老,也是格外用心了。

周老打开一看,脸上流露出几分喜爱之色:“鸡血石?还是大红袍的?晞晞,你这雕工也不得了啊!”

周老看到下面篆刻的自己的表字,只是很久以前,他随口提过一句,没有想到元晞就这样记着了,这会儿还派上了用场。

席景鹤说:“外公,您不是问我们为何在一起吗?”他将元晞的手紧紧抓在手心,“晞晞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

他想起以前外公反对两人在一起的话,这会儿脸上竟然流露出几分孩童般得意的稚气笑容。

元晞站在一边,无奈地抓着他的手,却没有放开。

周老被吓到了,原本以为元晞只是单纯的是阿鹤的女伴,结果不仅仅是女伴,而是女朋友!

“阿鹤你!”他又看了一眼元晞,叹道,“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两人在一起开心就好。”

就是担心以后啊。

只是周老也清楚,现在他这个做长辈的,开口说什么话也是不抵用的。

元晞脸色微动。

今天她来参加寿宴,看似镇定,实则心里高高悬着一块石头呢,担心的就是周老的态度。

虽然她知道周老很喜欢她,但这是作为对晚辈的一种喜爱,而不是对孙媳妇的,万一周老不看好她和席景鹤,反对两人怎么办?

如果真的到了这种,元晞也是束手无策。

但幸好,周老没有反对,眼中只是有些担忧。

元晞大概知道周老担忧的是什么,但是没关系,她和席景鹤会用时间来证明一切的。

对此,元晞很有信心。

在寿宴开始前的一会儿功夫,席景鹤已经拉着元晞,跟她一一介绍过周家的人。

周家人虽然是席景鹤的亲戚,但他们却并不能在席景鹤的交友甚至婚姻方面有任何的置喙能力,所以这会儿也是打量着元晞,然后对她表露出自己的善意而已。

一整套流程下来,也算是顺利。

元晞一开始还有些不自在,到后来也熟悉了。

很快周家的人被打发了出去,连席景鹤也被周老叫到外面去了,只剩下元晞跟三老坐在一起聊天。

元晞能够和周老说到一块儿去,跟这两位自然也少不了话题。

她读过的书多,知道的也多,跟时下的普遍年轻人有很大的不同,面对老人的时候也非常有耐心,很快便让另外两位老人刮目相看。

刚刚还在担忧的周老,这会儿却是得意洋洋的样子:“怎么样,大哥,三弟,我这孙媳妇儿不错吧?”

“是不错,我家小诺要是能找回来这么一个媳妇儿,我可就安心咯。”周三爷捋着胡须,笑眯眯道。

正好走在门口的周言诺,险些一个趔趄摔倒。

“说到你,连路都走不稳拉。”周大爷调侃了小孙子一句。

周言诺尴尬地走到几位面前,却是看也不敢看元晞:“寿宴就要开始了,三位出去吧。哦,还有嫂子。”

“嗯,好,走吧。”

正事儿来了,三人也随之起身,在元晞和周言诺的搀扶下,到了宴会厅,入坐主桌。

元晞还不知道自己坐哪儿,就被周老叫着,坐在了自己身边。元晞旁边的位置,才是席景鹤。

不少人的目光纷纷朝着元晞看来,揣测元晞身份的时候,就看到席景鹤走过来,也坐在元晞身边,与她低声说话,姿态亲昵。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就是周家未来的孙媳妇,也是大名鼎鼎席爷的女友。

元晞的家世背景更是被其他人百般揣测,一些还觊觎着席爷身边那个位置的家族,也是红了眼,偏偏有席景鹤在侧,又不能做什么。

不过,一场热闹寿宴下来,元晞就一路陪着周老,偶尔与周老聊上两句,倒也是清清静静的。

晚饭过后,元晞才回到家。

只是她一进门,就发现方爸方妈奇怪地看着自己,好像不断地在打量寻找着什么,看得元晞很是不自在。

“爸,妈,你们还没睡呢。”元晞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走到沙发出坐下。

“晞晞你……”方爸欲言又止,被方妈一个眼神压下去。

而方妈笑着问:“晞晞,你今天是跟朋友出去了吗?”

元晞摸了摸鼻子:“嗯,参加了一位认识长辈的寿宴,我之前跟你们提过的,那位周老。”只是隐去了一小段而已。

但周老却的确是元晞跟方爸方妈提过的,因为之前,元晞经常到周老家去,出门的时候便用的这理由,方爸方妈都知道。

“哦!那位周老?今天大寿啊!”方妈恍然大悟的样子,却又不断上下扫描元晞的变化。

元晞说的是大实话,自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方爸方妈都瞅不出什么端倪,只能看着元晞上了楼。

走在楼梯上。

“对了,方易什么时候到?”

“他今天的飞机,明天一大早就到!”方爸应道,顺便问,“晞晞你要一起去机场吗?”

“嗯,好。”

而彼时,万里云层,某架飞机之上。

一个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衬衫与黑色长裤,一双英伦镂空花纹皮鞋干净无尘,全身上下虽然没有什么独特的点缀和名贵的装饰,却仍然显露出了他的气质。

他拿着一本暗色硬壳书看着,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法文,他看得聚精会神,被书挡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明亮而清澈。

显然与一年前的他,大相庭径。

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也可以将一块璞玉打磨得闪闪发光。

方易便是如此。

而现在,他回来了。

作为一个全新的方易,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