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9 菩萨铜像

大掌柜不为所动。

这一套在古玩街早就不是新鲜事儿了,有的骗子,就是专门装作纯朴农民的模样,口口声声说东西是从自家地里挖出来,或者祖上传下来的。还别说,真有很多人上当,甚至有不少上当的,还是闻名一方的大掌柜,足以见得这古玩行当的水之深。

面前这位老头虽然看起来的确是个农民,连脚上的泥土都如此真实,可大掌柜还是没有相信,逢人留三分,总是对的。反正这东西他看不准,直接不要就是最好的,降低风险。

“既然是好东西,那总有其他店愿意收的,老人家再去别地儿看看吧。”这位大掌柜还算是脾气不错,也没有直接点破,好声好气请这位出去。

对方也知道实在是不可能了,失落地收拾起东西,嘴上嘟哝着:“原本想买了这给我家二娃上大学的……”

“老人家等等。”元晞突然出声。

楼下的人纷纷看过来,见着元晞走下楼梯,来到桌旁。

她对那老人笑道:“能让我看看吗?”

那老人简直喜出望外:“当然好了!”

说罢便迫不及待地将东西推到了元晞的面前,一副期待不已的模样。

元晞没有急着上手,而是转头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这文宝斋的大掌柜。

大掌柜也没什么抵触的,反正不是自家的事儿,笑呵呵地道:“您请,我们不介意。”

有了这句话,元晞才将那老旧古朴的东西,拿上了手。

这是一尊铜质的观音菩萨像,明显的宋代风格,发髻高束,胸前一点璎珞,身披柔软天衣,跏趺端坐,左手托钵,右手高举作说法印。菩萨面容柔和,鼻眉相连,双眼半张合,长耳垂肩,慈悲心毕现。

但这菩萨佛像并不是特别的精致,衣带飘飘的地方,甚至显露出几分僵硬,表明了师傅的手艺并非特别精湛,首先就为这佛像打了一个折扣。

并且,这东西虽老,但没有到代,反而有些做旧的味道。

仅凭这一点纰漏,就足够让那位大掌柜的,对这东西拒之门外了。

不过,元晞却发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

她是风水师,不是鉴定师,看的自然不是外体特征,而是望气。

虽然这佛像封得很好,但她仍然感受到了其中泄露出来的一丝丝气。若非到了望气术二境,恐怕她今天也得就此错过。

还有一点,这佛像的重量不对。

元晞用指关节轻轻敲了敲佛像,听到了其中空荡荡的声音,这说明此铜像应当是空心的。

可元晞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压手,根本不是一尊空心佛像应有的重量!

元晞心念一转,便问了那老人:“老人家,这东西我想要,你看什么价合适?”

那大掌柜的一直在旁边观看,见了元晞对佛像一系列的观察过程,心中早就有了判断,这位客人也许对古玩有点见识,但并不是行里人,她的各种手法都显得太过于生疏和外行了。这下又听到她问价,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了。

哪有人买古玩,一开口就确定地说自己想要的,不是把自己摆在对方面前,任人宰割吗?

这中间总得有个拉扯博弈的过程,虚虚实实,看不清楚,才好杀价呢。

那老人眼睛一亮,手一伸:“五万!”那声音叫一个干脆利落!

大掌柜看老人这手,就知道这人定然不是什么农民了,眉毛微动,想要开口说什么。

他侧脸瞥见那位男客人,也就是席景鹤,看了他一眼。

大掌柜瞬间就没了想开口的意思。

席景鹤虽然不懂,但他相信元晞,她要买这东西,总有她自己的道理。

何须其他插嘴?

元晞面色未动,哦了一声:“便宜点吧,给你一千。”

那老人瞪大了眼睛:“一千咋行?一千不行的!我要五万啊!”

演技还不错。那大掌柜在心底嘀咕了一句,又有些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走眼了,毕竟元晞还价的模样实在是太纯熟了。

元晞悠悠而道:“老人家,您说这佛像是怎么来的?”

那老人一愣,支支吾吾:“……是我家中供奉的东西,为了我小孙儿读书才不得不变卖的。”

“既然如此,也应当是你祖上传下来的,对吗?”

老人连忙点头:“当然,据说是我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珍贵的喏,小姑娘你看着别给一千,五万多了还可以商量嘛。”他着急得很。

元晞又道:“既然你祖上传下来的,还供奉在家中的东西,又怎么会让这佛像满身尘埃?如若你家不是佛教徒,那这佛像上烟熏的痕迹,可是多年供奉才出来的。”

元晞一番话,让那老人哑言。

“可一千也太少了……”

“五千吧。”元晞眼睛没眨,自己翻了五倍。

她是懒得多说了。

“好好,五千就五千。”那老人到了最后还是演技派,心疼得很的模样,拿着钱慢吞吞走出去了。

那老人一拐角,一脸肉痛的表情就立刻收了起来,摸了摸沉甸甸的包,嘿嘿笑道:“老子破庙里面捡来的东西,随便做做旧就能卖个五千,嗯,不错不错,最近的酒钱可算是有着落咯!”

刚刚还一副老实巴交农民模样的老人,这儿就甩着吊儿郎当的模样走远了。

文宝斋中。

那大掌柜的实在是忍不住开口了:“客人,不要怪我多嘴,您花五千买这东西,可能有点亏了。”

元晞捧着佛像,掂了掂,意味深长道:“亏不亏,还不一定。”

那大掌柜看得出来,这位不是一个人傻钱多的冤大头,显然是有自己想法的,便也没有多说,引着元晞和席景鹤上二楼继续挑选东西。

两人在桌前坐定,元晞说道:“这些东西我们看着不是很喜欢,能拿点其他的来吗?”

大掌柜的知道,人家这是看不上,便毫不客气地拿出了自己店里面最好的几件东西。

别说,这几件东西还真的是不错,元晞也看得兴致勃勃,最后挑中了一方太平有象砚台,寓意不错,雕工精美,制艺精湛,也合老爷子的心意。

东西不错,席景鹤也挺喜欢,便懒得还价,按着老板报的价,刷卡买下。

大掌柜的就喜欢这样的豪客,找了个好看的包装盒,仔仔细细的收好。他可记着之前客人随口提的一句,这是准备的寿礼呢,不包装得好好得怎么行。

东西买好了,两人没急着离开,找了一家茶楼坐下,这茶楼不仅有茶,还有各种茶点,只可惜不太符合席景鹤嗜甜的口味。

当然,对于元晞来说是刚刚好。

坐着闲聊的功夫,元晞刚好可以把买的那尊铜像拿出来看看。

之前端详的一番,已经让元晞有了一定的端倪,这会儿细瞧,很快就发现了铜像上不对劲儿的地方。

它的底座上,有一些混乱无章的线条,浅浅的,不是很明显,再加上被泥土遮掩了一下,若不是仔细看几乎不会发现。

元晞拿起桌上的纸巾,沾了水,轻轻擦拭了一番,才让这些线条看起来清晰了些。

只是,这些线条杂乱到没有丝毫头绪,就像是孩童的随手涂鸦。

“这是什么?”席景鹤也兴致勃勃地凑了过来。

他对于元晞关心的东西,也是充满了兴趣的。

元晞漫不经心道:“我怀疑这个铜质的佛像可能并不只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而这些线条,也许就是解开谜题的所在。”

元晞的拇指轻轻在佛像上面摩挲着,突然一顿。

她摸到了观音菩萨头上的一个小小凸起,很难发现的一个小凸起。

瞬间福至心灵,元晞伸手按了一下。

没有任何反应。

“佛家比较特殊的数字是什么?”元晞随口问道。

“七?”

元晞自己也不太知道,便试着在上面一连按了七下。

她手中的铜像发出机关般的咔擦声,整个铜像也随之一震。

元晞手一滑,佛像直接滚落在地,滴溜溜转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怎么了?”席景鹤连忙问道,探身就想要看元晞是否受伤。

元晞刚刚的确是感觉到手上一麻,才一不小心失手丢掉佛像的。

大概是……佛像中的那东西在抵触抗拒她吧。

“没事儿。”她说罢,又俯下身将那铜像捡了起来,捧在手上,翻过来一看。

铜像的底座果然发生了变化,刚刚响起的咔擦声就是来自底座上的这些线条。元晞之前这才知道,这底座看起来没有任何缝隙,浑然一体,但实则是几个小块拼组而成,而佛像头上的凸起便是一个机关,连按七下,这些小块也发生了变化,重新整合,组成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图案——佛家卍字符。

不过这个卍并不是单纯的卍字,而是由几个小的卍字,组成了一个大的莲花图案。

很明显,这就相当于是一个密码锁,必须要解开这个莲花图案,才能打开这尊佛像。

元晞琢磨了半天没琢磨出来,只能失落地叹了口气,暂时将这东西收起来。

席景鹤看着元晞有些心不在焉,便扯开话题,拉开了她的思绪,也让元晞暂时没想这事儿了。

第二天一大早,席景鹤开车到了元晞的小区外,等着元晞出来。

他本来想直接到元晞家门口的,却被元晞一口回绝。

大概是心虚,以前和席景鹤只是普通关系的时候,元晞一点也也不会觉得席景鹤开车送自己到家门口有什么不对,被爸妈看到了也是一派坦然——本就没什么关系,自然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反而是现在,席景鹤成了正牌男友,元晞反而特别顾忌这方面了,心态完全符合一个年轻女孩儿害怕爸妈看到男友时不高兴的想法。

席景鹤当然是想早一步突破这一步,能够彻底稳定下来最好。

可无奈他使尽了手段,说完了好话,元晞仍然一点没点头。

没办法,他只能顺着元晞的意思,毕竟来日方长。

元晞昨天就跟爸妈说过,要和朋友出去一趟,中午和晚上都不在家里吃,方爸方妈还提醒了她,别忘了明天方易要回来的事儿。

元晞前脚刚出门。

“哎,老方,家里没油了,你去小区外面那个超市,买点回来。”厨房里面方妈喊道。

方爸一口答应,揣着钱,穿着一身运动服就出门了,一路小跑,就当锻炼了。

刚刚走到小区门口,他就看到前脚出去的女儿。

他扬手正准备喊住元晞的,却见她上了路边的一辆黑色的车。

作为当爸爸的人,也许是在这方面尤其敏锐,他一眼就看到了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模样还有些熟悉。

等等,那,那不是那个叫小席的小伙子吗?

作为元晞唯一带回来过……虽然是一场误会,但还是的的确确上门做客过的,据说是晞晞的朋友,就算只见过一面,但方爸对那张脸也记得非常清楚。

叫什么来着?席景鹤!

方爸站在路边,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儿冲那个年轻男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作为一个深知女儿性格的老爸,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笑容代表着什么。

一股热血冲上头,他差点儿就大步过去质问了!

结果,并没有注意到方爸就在路边的席景鹤,已经发动了车子。

这下更是气得方爸跳脚——

自家宝贝女儿被哪儿来的猪给拱了啊?

好吧,在全天下老爸的眼中,女儿的男朋友,都是乱拱白菜的猪。

方爸一路都气鼓鼓的,越想越不对劲,顺手买了一桶油回来之后,进门就开始嚷嚷:“老婆!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了?”方妈不甚在意地问了一句,提着油又转身进了厨房。

方爸怒道:“我看到晞晞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真的?”惊喜又高兴的声音。

方爸愣了一下,显然是无法接受方妈这幅高兴的模样:“老婆,你这是?”

方妈推了方爸一把:“怎么,还不准我高兴高兴吗?我还以为要等几年呢,没有想到我们细细这么快就有了男朋友了啊!”

她双手合十,简直是惊喜不已。

这下才算是彻底放心了!

方爸已经快跟不上方妈的思维节奏了。

方妈又很快发问:“对了,你既然见到那个男人,看到他长什么样儿了吗?多大了啊?帅不帅?长得高不高?看起来穿得怎么样啊?对了,外表看上去人品怎么样啊?是不是优秀的啊?哎,不过我还是相信我女儿的眼光。”喜滋滋到不行。

方爸已经被一连串的问题给绕晕了,半天了,一拍脑门:“那人你也认识!见过的!”

几乎是瞬间,方妈的脑中就浮现出了一个人的形象:“天哪,是小席?”

“对,就是那个叫席景鹤的家伙。”方爸咬牙切齿。

“太好啦!”方妈的眼睛亮晶晶的,“当初那会儿我就特别喜欢小席这个孩子,又高又帅的,又彬彬有礼,待我们晞晞也好,后来没听到什么动静,我还以为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就这么错过了呢。果然,还是我们家晞晞能干!”

方爸觉得已经彻底无法跟方妈交流了,丢下一句:“我打电话去问问晞晞。”

方妈一把拉住方爸:“你打电话干啥!”

“问晞晞呗。”方爸已经迫不及待了。

方妈瞪了他一眼:“你着什么急?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既然晞晞没说就有她自己的道理,你慌个什么劲儿!”

“我……我就是看不惯那小子我!”方爸皱着眉。

方妈拧了他一把:“你看不惯什么,晞晞喜欢就行了!都这年头了,你还要搞个父母之命啊!晞晞都二十岁了,也该谈男朋友了,不然你要等她三十岁了再着急?那会儿可就来不及了!还是先下手为强!”

方爸被方妈说得被脾气了,只得怏怏进屋了。

而元晞还不知道,自己和席景鹤在一起的事情,已经被方爸方妈猜了个准儿,心里还盘算过,再等两个月,自己和席景鹤稳定了再带他回家去见爸妈的。

这话她也跟席景鹤说过了,席景鹤这才算没闹了,却开始算着两个月的时间了。

周老是闻名国内的大收藏家,他的大寿,就算周老本意是小办一场,请几个亲近的朋友就行了,可这个消息传出去了,来的又怎么只是几个亲近的朋友?客人上门不好拒绝,于是最后的规模和客人数目,多到惊人。

这么多人,在周老家办自然是不行了。

好在席景鹤早就有准备,提前将江州最好一家饭店给包了下来,无论多少客人来都没问题。

元晞和席景鹤的车子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家酒楼前面,络绎不绝的来往客人,而门口则是站着周家的几个亲戚接待客人。

其中一个元晞看着有些眼熟。

这个人不是她同校的那个,还跟她表白过的,叫什么来着?

元晞为了辨认愣了一下的片刻,席景鹤轻声提醒她:“下车了晞晞。”

元晞应道,推门下车。

席景鹤这会儿已经绕到她的旁边。

“走吧。”他伸出臂弯。

元晞笑了笑,也没有拒绝,挽着他朝着酒楼里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