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1章 风从碎情愫,军师定乾坤!

有那么一瞬间,风从只觉得一切都停滞了,恍恍惚惚里,世间仅有她说的那番话。

有一些懵懂的情感,似乎在这一刻碎裂了。明明灭灭的,化成了消散的过往云烟。

惆怅,酸涩,气堵……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就那么翻天覆地的笼罩了下来,让他完全无所适从。

有花未开,根已碎。

许多年以后,风从才知道,他此时的这种感觉,其实是传说中的失恋,还是暗恋的失恋……

“风从?”无涯拍了风从一掌,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一旁的云芷汐,也察觉到了风从的脸色不大好,她顿时就想到:“你不会是之前被打伤了,一直强撑吧?我看看!”

风从怔了怔,不知为何就下意识的逆了气,然后点点头:“是有点伤。”

此时云芷汐已经开启了心灵之眼,正好看到风从的气息逆流,她的脸色顿时一变道:“赶紧找地方疗伤,气息逆流可大可小,可能会导致走火入魔,你难道不知道?居然还强撑着,你真是……”

随后,云芷汐拉着人去了他们之前住的客栈。

风从也没有阻止,因为他确实觉得很难受。

云芷汐是医师,她先帮风从顺了气,接下来的小伤才由他自己修复过来,她和无涯则在外头给他护法。

“你说风从挡了族里璨老祖的一击?”无涯听说了风从的伤势从何而来后,顿时觉得惊悚了。

这……

别人不知道,无涯可是很清楚,宫璨那老家伙是高阶玄帝啊!

可是风从呢?只是一个高阶玄皇啊!

这实力相差十万八千里好么!

“嗯,但他最后似乎留手了,应该是顾忌风从身后的风家吧,否则风从怕是要被轰成碎渣。”云芷汐之前没空跟风从计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心有余悸。

“他这毛病得改改,我又不是纸糊的,不能总想着挡在我面前啊。”云芷汐觉得,一会要让风从深刻的意识到这一点。

“我有分寸的。”不想此时,风从却推开门出来说道,“我身上当时穿的战甲是圣器,最多只会被重伤,不会有性命之忧。”

“圣甲!”云芷汐和无涯齐齐惊呼,看风从的眼神变成了,看超级土豪的眼神!

其后三人又聊了一会,风从和无涯才起身告辞,风家在阙天宫要办的事情,毕竟还没有办妥,所以两人正好一起回阙天宫。

风从办完事,便要和风十三回风家复命,无涯接下来也要进入高密度的修炼中,三人短时内都不可能再见。

目送走风从和无涯,云芷汐暗暗决定着,将来她在中域,一定要创立一个大势力。不求超越二十四势力,但至少要跟他们不相上下,免得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老想着欺负到她头上来。

心中有了定论,再加上当初打算用的医术一路,云芷汐开始琢磨着怎么铺开自己的手脚。

可说实话,中域这么大,她却一点都不了解,目前能考虑的一点,只是去冰雪城找到暗门,救出母亲而已。

“一头热的乱闯肯定是不行的,等我回东域找容煌时,最好把身边这些人安排好去处,等我回来以后,等将来我有一定基础后,再将他们召集回来,这样会比较合适。”云芷汐沉吟琢磨了一番,心中大致有了决断。

“可安排去哪儿呢?”云芷汐一筹莫展,但也知这事急不得,反正先找到暗门再说。

正是寻思着,九婴却独自一人回来了。

“龙兄呢?”云芷汐有些奇怪,他们两个不是一起跟那风十三走的么?

说来也奇怪,九婴虽然是个话唠,可是他一身凶气太可怕,一般人无法跟它愉快的聊天,偏偏那个风十三,却有屏蔽它凶气的能耐,跟九婴是聊得火热。

“哦,他说他回玄天了。”九婴不在意的说道,它跟龙神王素来不对路,龙神王能闪开走远点,它自然乐得轻松自在。

“什么?”云芷汐愣了愣,这好端端的怎么说走就走?

“哦,他说这个给你,用你的精血滴下,就可以破除封印。”九婴又想起一事,便将一枚古戒丢给云芷汐道。

“给我的?”云芷汐摸了摸这古戒,能察觉到上面残留的,属于龙神王的气息。她按着九婴的说法,滴血破开了上面的封印。

紧接着,一头狂豹“嗖”的飞出来!

那恐怖强大的气息,差点没把云芷汐和九婴吓出尿来!

“雷豹见过小姐。”五大三粗的小巨人,穿着性感的豹纹裤衩,一头光亮的卷毛发,直接亮瞎了云芷汐和九婴的小眼神。

“这是……”云芷汐傻住了。

“主上让我以后效忠小姐。”雷豹恭敬道,虽然很遗憾不能跟着主上,但是主上让他干什么,他就一定会服从的。

云芷汐点点头,却赶紧示意九婴屏蔽四周气息,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震动。

毕竟雷豹的气息太过强横,而雷豹正是龙神王手中的那张王牌。化形兽的实力堪比圣阶,雷豹的势力更是在高阶玄圣级别,加上兽类的爆发力,寻常的圣阶都不是它的对手!

龙神王毕竟是玄天之主,他本人离开圣山之后,实力只是在帝阶左右,来到中域这种地方,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所以雀长老让雷豹跟着他。

“你们主上怎么说走就走?”云芷汐疑问道,不论以前如何,龙神王这一路可帮了她很多忙。

不提过玄天森林的便捷,就说闯那妖雾林,如果没有龙神王提供熟知的情况,她肯定还要被耽误一些时日。

在四方城里,龙神王的贡献也很大。如今又……

“这个……雷豹也不知道……”雷豹难为情的回答,不过他忽然想道,“主上其实在成圣之前,最好是不要离开圣山的,那样会有利于他修炼。”

云芷汐闻言一怔,隔了一会才点点头,然后将雷豹收了起来。雷豹的实力超强,绝对是她的一张保命王牌。

龙神王离开,却将这张王牌留给了她,其中情意云芷汐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是无法回报的。但雷豹这张王牌,又是她目前急需的,毕竟暗门那里到底有几个玄圣,她还完全不清楚。

“龙兄……”云芷汐拿出当年和龙神王定的那份契约,指尖燃起一团黑炎,直接将这份合作契约焚毁了。

其实从遇见龙神王开始,她一直在利用他。不管他本身有什么目的,可他始终什么都没得到。

而在云芷汐破开古戒封印,焚烧契约的时候,龙神王还在阙天宫城郊,他回头看了阙天城一眼,紫眸里有着一丝的不舍。

在他的身边,盘桓着一只灵雀。灵雀的羽毛鲜艳如火,穿掠在他紫云般的飞扬长发间,别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瑰丽。

“啾啾——”灵雀的声音清亮轻快,很亲昵的落在龙神王的肩上,又低头蹭了蹭他的颈。

龙神王伸手轻抚了灵雀,收回复杂的目光道:“走吧。”

“啾——”灵雀舒展成大型雀鸟,横飞在阙天城外。

龙神王一跃而上,朱色的唇紧抿着,精雕细刻般的容颜里,有着一分他自己都没察觉的迷惘。

……

客栈那边,云芷汐正打算出城汇合蛇王子、癫狂和尚等人,然后直接去冰雪城。但在她结账的时候,客栈的掌柜,却给她送了一份邀请函。

“阙天城拍卖场的邀请函?”云芷汐奇了怪了,心说难道是阙天宫又要耍什么手段?

去不去?

云芷汐沉吟了一阵,还是决定去看看。手中有了雷豹,她的底气是又多了一分,再说去冰雪城也不急于一时,不妨先去看看这邀请函怎么回事。

阙天城的拍卖场,自然也属于阙天宫的产业。

作为二十四势力之一,阙天宫这座大本营所有的拍卖场,自然是非比寻常。在中域里,也算是一流的拍卖场了。

恢弘大气的建筑,古朴沧桑的积淀,便是阙天城拍卖场的基调。

因为今日有大型大拍卖会,此时拍卖场外是人满为患,一大批一大批的武者,是前赴后继的往里面挤。

云芷汐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的武者,绝大多数都是王阶以上,玄皇也是一抓一大把,还有一些帝阶夹杂其中。

至于有没有圣阶强者,云芷汐倒是看不出来,毕竟她的境界还太低了一些。

不过就是这样,也足够让她感慨万千的了。

而正在云芷汐感叹着,中域大势力的拍卖场非凡时,迎面走来一名王阶的拍卖场工作人员,此人对着云芷汐拜道:“请问您是云芷汐云小姐对吧?”

云芷汐微微一怔,才点头道:“不错,你是?”

闻言,那王阶工作人员语气更诚挚了几分道:“云小姐,您好,我是拍卖场服务师。您的朋友已经给您定好了雅间,并且恭候多时了,您请随我来。”

“有劳。”云芷汐应了一声,心中却奇怪得很。

先是邀请函,现在她人才到拍卖场大门口,连入场费都还没交,就有人来迎接她了?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朋友”到底是谁?

随后,云芷汐和九婴被带到了雅间前。

“云小姐请进,小的这便去了。”王阶工作人员完成任务后,恭敬的告退离开。

云芷汐皱了皱眉,明显察觉到雅间里有很多股气息?

按照云芷汐的分析,最有可能包这雅间的人,应该是宫言痕了。因为他有势力,能知道她的行踪。

然而——

当云芷汐推门进雅间时,却直接呆住了!

这里面一群人,居然全部都是她熟悉的!

这不是蛇王子、癫狂和尚、大牛和贪狼他们么?!这……

“云姑娘,别来无恙。”而在这群人之中,还有一名羽扇纶经的男子,他还穿着那道袍,依然肩负着一只白猫,俊气的面容有些苍白,气质淡泊明远。

“伏神棍!怎么是你?”云芷汐完全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伏和!而且这家伙,居然还把她的人都汇合了!

“哈哈哈,云姑娘给我这么好的称呼,我自然是算到你现在需要我,所以我就出现了呗。”伏和笑得神秘悠远。

“我需要你?我怎么不知道?”云芷汐没好气的反问,已经跟蛇王子等人打招呼,知道大家都没事才算是好。

“你们都认识过了吗?”云芷汐询问众人道。

“没,准备等你介绍,我只认识癫狂和蛇表弟。”伏和摇着羽扇表示道。

云芷汐这才向众人介绍道:“这个摇着鸡毛扇的叫伏和,是我的好朋友。”

说到这里,云芷汐顿了顿又郑重道:“日后他就做我们的军师,以后如果我不在,你们就听从他的安排。”

云芷汐这番话,相当于确定了伏和在一行人中的位置。

蛇王子和癫狂和尚知道伏和的玄妙,自然没什么意见。但是其余人就不一样了,他们都十分怀疑,找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哥来当军师,真的没问题么?

别人家的军师,难道不都是老怪一样的人物吗?为什么自己家的军师,是个这么年轻的小哥?这能高瞻远瞩么?

不过众人虽然腹诽不已,但都不会质疑云芷汐的安排,所以都朝着伏和问好道:“见过伏先生。”

伏和事先已见过众人,此时只是点头表示回礼。

而云芷汐这番做法,自然不是心血来潮,她跟伏和虽只接触过两次,但他那“神算”能力,还是让她觉得有点靠谱的。

再说今日中域相见,想来也不是真的碰巧,怕是伏和故意安排的。他既然能在阙天城做出这样的安排,显然在中域是有一定人脉的,或者说至少见识比她是多出很多的。

在不久前,云芷汐就在琢磨着,要将带来的这帮人怎么安排,但苦于她对中域不了解,所以只好先作罢。

现在好了,伏和来了。

“都先坐下来吧,拍卖会要开始了。”伏和迎请道,目光扫过九婴时,还淡淡的说了一句,“恭喜你恢复到圣阶了。”

“哼。”九婴冷哼了一声,找了个靠近大牛的位置坐下来。

云芷汐闻言,倒是奇怪的仔细打量了伏和的修为。这才发现他已经是高阶玄王了,但在南域的时候,他可是一个小弱鸡,还要靠他的升王丹才晋阶成王的。

没想到不过一年多、两年的时间,他倒是自己晋阶到了高阶玄王,也算是有本事的了。

不过一个高阶玄王,怎么能看出九婴是圣阶了?

只是云芷汐也没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成一套的本事,追根刨底就没意思了。

“我这些人你都看过了,你觉得如何?”云芷汐坐定下来,趁着拍卖会还没开始询问道。

伏和听着,很不给面子的摇摇头道:“渣。”

云芷汐一怔,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周正、贪狼和张天茂等人,更是脸露恼色,显然对伏和的判定十分不满。

要说他们这些人,经过了云芷汐的大改造之后,可是全部实力大增,哪里就只当一个“渣”字了?

这时候,雅间外传来了锤音,显然是拍卖会开场了。

“众位若有不服,且等拍卖会结束后,我再跟你们细细说来,你们自己也回想一下,现在先看拍卖会吧。”伏和向众人说了一句,便缄默下来。

场上的拍卖师,是一位看起来正直妙龄的美人,修为竟是低阶玄皇。

拍卖师的嗓音很独特,带着微熏的沙哑,正在细细的讲述拍卖规则。

第一件被拍卖的物品,是一株五千年灵药,起拍价格就是十万中品玄晶,也就是百万下品玄晶,这直接让云芷汐忍不住牙疼。

百万下品玄晶,在东域里,就是紫云宗这样的大宗派,恐怕也不敢就这么砸出来。喵咪的,中域的土豪就是多啊。

其余大牛、铁木真等人,都是惊叹于这个起拍价的高端。

伏和的声音,也跟着外头抑扬顿挫的拍卖声说道:“炼药师和炼器师是有目共睹的高收入职业,他们赚取玄晶唾手就来,所以灵药和炼器材料贵一些,也是正常的。”

说着,伏和还扫了云芷汐一眼,想当初他不过是炼制一枚升王丹,就被收刮了多年的积累的家底,炼药师自然是富得流油的!

云芷汐老神在在,正专注的看着拍卖会。

伏和没好气的转移了目光,直接看了铁木真和大牛。这两人被他一看,都是感觉到一丝,不可言喻的微妙感。

云芷汐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伏和那小眼神,就知道他是看穿了这两人的身份,也看穿了她给两人的定位。

随后拍卖场上,一株株五千年、八千年的灵药粉墨登场,价格是一步步往上涨,场上的气氛也被撩到了热点。

毕竟灵药对于任何武者都有着很大的作用,纵然不是炼药师,也能通过直接吞服吸收部分药力。

不过这些灵药在云芷汐眼里倒也没什么,因为她的眼界高了,最重要的是她舍不得花那么多玄晶去买,咳咳……

“现在拍卖一株八千年冥焰草,起拍价格二十八万中品玄晶,每次竞拍不可低于一万中品玄晶。”拍卖师妙音温柔的解说道。

雅间里,百无聊赖的九婴忽然目光一炬道:“主人主人,这株草好!”

冥焰草,居然是冥焰草!

这是一种生在在阴森环境下的火系灵草,跟九婴的属性非常配合!这种灵药对于修炼邪功的火系武者来说,绝对是福音。

当然,冥焰草是不能跟魂珠比的。

而且冥焰草原本是对帝阶,或者帝阶以下的武者更有效,因为它能提升武者对邪恶火焰之力的感悟。

可是九婴的整体修为还在恢复之中,所以这种积蓄有跟它属性吻合的灵药,对于它的回复有一定的帮助。

九婴现在是云芷汐的一大底牌,为了让它好好干活,这种小甜头她还是乐于给它的。

云芷汐本来以为,火属性修炼邪功的武者应该很少,所以应该没有什么竞争对手,结果却大出她所料!

“四十八万中品玄晶。”叫价居然高了这么多!

“四十九万中品玄晶。”

“……”

云芷汐脸都黑了,中域这些人难道平日里都只干抢玄晶的活计吗?那么多的钱到底打哪儿来的!太过分了。

眼见云芷汐忿忿不解,伏和开口解释道:“在中域,魔云门的弟子可不少,魔云门的弟子也不缺钱,这种灵药收购了,再卖给魔云门绝对不会吃亏。”

云芷汐:“……”

最终,这株冥焰草以六十八万中品玄晶的价格,被云芷汐拍买了下来。

这个价格,也算是灵药拍买中,最高的三株之一了。

“唉,每次进拍卖场,都有种要回到解放前的感觉。”云芷汐心中嘀咕,但她作为老大,九婴当着大家的面这么要求了,她也不能不给面子。

她是要告诉众人,只要好好干,给力的干了,她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钱花了就花了,再赚就是了。不过她真得找个赚钱的法子才行,她才来中域没多久,癫狂和尚上缴的,第一批圣城拍卖场的收益就被她用差不多了。

这株冥焰草拍卖完之后,就开始竞拍武器了。

出场的武器,都是帝级别的,起拍价格也超级高,都是在二三十万中品玄晶。完全是紫云宗这样的宗派买不起的……

看到这些价格飙升而起,叫卖声此起彼伏的,铁木真和大牛都不淡定了。

“这中域的人也太有钱了吧。”大牛只觉得,他手里那几块中品玄晶,真是太寒碜人了。

“可不是,中品玄晶在他们这儿,就跟下品玄晶一样花。”铁木真在南域,也算是富可敌国的小王子了。可是到了中域一比,就觉得自己是贫困王国里的,濒临破产的王子了。

可伏和却插了一句道:“你们将来会比他们更有钱的。”

两人闻言一怔,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先生说笑了。”

伏和看着两人笑道:“这可不是说笑,你们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你们的老大不是。”

云芷汐听着,也是笑而不语,她看得出伏和已经默认了自己的地位。

至此,云芷汐将来在中域立足的底蕴人马,已经基本完善,只等有朝一日绽放光彩了。

“等找到母亲,再回一趟东域出来,中域这盘棋,就可以开始走了。”云芷汐心中暗暗道。

这时候,拍卖师撩人的嗓音再度道:“现在将要拍卖的,是一套上品帝兵——七蝶刀。”

随着拍卖师的声音落定,一名身材丰满,衣着性感的女子,手捧一方托盘缓步走上了拍卖台。

拍卖师玉手轻扬,将那盖着托盘的红布掀开,一片金色的光华散射而出。

这套刀具,一共有七柄飞刀,每一柄都锻造得很精致华美,刀型呈蝶状,刀身寒光闪烁,可见是夺命的利器。

这样极品的飞刀,对于擅长使用暗器的武者来说,绝对是极好的武器。

尤其是,按照拍卖师的介绍,这七柄飞刀有共性,任何一柄刀飞出后,只要主人手中有一柄在手,就能超控另外六柄飞刀!

这样的利器,就是云芷汐看了都心动得很。

而对于宗门势力来说,若是能取得这样的上品帝兵,作为镇山之宝的话,自然是极好的。

毕竟帝兵在中域虽多见,但上品帝兵却不多见。

所以这套七蝶刀一经出场,立即引爆拍卖狂潮,价格节节飙升,简直令人发指!

“七蝶刀据说是彭达大师的巅峰作品啊,听说是用圣器锻造术全程锻造的,只是因为他火候还不到,所以最终只能成上品帝兵,但也绝对是帝兵中的极品之作了,他怎么舍得卖?”

“对啊,据说当年有人出十多万上品玄晶,彭达大师都没买,现在怎么就卖了?”

“我听说他进了幽灵谷,现在这七蝶刀却出现在拍卖场,他恐怕是……”

“卧槽!去幽灵谷了?难道是为了突破圣阶?”

“不知道,反正我一定要得到这七蝶刀。我出一百八十万中品玄晶!这里!”

“……”

外头议论纷纷,云芷汐所在的雅间里,伏和也在介绍道:“彭达是中域有名的炼器大师,他不属于任何势力,却是不少势力的座上宾。据说早年就是半圣修为了,但一直卡在瓶颈里,最终只好选择进幽灵谷寻找机缘,希望能在生死之际得以悟道,看来是把命悟掉了。”

“半圣都陨落?!”雅间内众人不可思议的呼了一声。

纳兰云浮询问道:“可是冰雪城北面,那传说中有进无出的幽灵谷?”

“正是,那里地势险峻,环境超级恶劣,就是圣阶也不敢张狂。彭达大师命丧那里,也是可惜了,却也是为了武道,唉……”伏和叹了一声。

“我知道那个地方。”不想九婴却道了一句,一双凶目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彩。

可就在这时候,在他们这雅间里,忽然有人高声道:“五万上品玄晶。”

雅间内众人愕然,云芷汐更是气愤,这到底是哪个败家子在喊价!这不是坑她么?!

五万上品玄晶!

特喵的!

是她剩下的全部家当啊!

------题外话------

风从很心酸,求给月票安慰一发!龙神王很落寞,求给月票安慰一发!今天把两朵大桃花打发了,公子派的还不速速给本座上月票!喵哈哈哈!

感谢:29239506【1月票1五星】、到最后只剩我一人丶【1五星】、青青河边草2008【6月票】、莫莫sama【1月票】、柯锋【1月票】、576225285【5五星】、hebing1122【1月票】、艾雨88【2月票】、aaa2526【3月票】、18274778455【1钻5花】、

panzer524【1月票】、kui99【3月票1五星】、cocozhangwei【1月票】、leafxi【2月票】、苦菜花【1月票】、siemyhe【5月票】、1点钟方向【1月票】、鹭鹭syj【3月票1五星】、13163221446【3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