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0章 风从,能保护她了!

此时的宫璨,其实心中卷起了惊涛巨浪!因为在他眼前的这名青年,实际的修为看着才是高阶玄皇,可是方才在他身上忽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却让他感到了惊恐!

也正是因为这种惊恐,他那一击其实是下意识的弱了。

他被影响了!

他的意志居然被影响了!

许多年了,许多年了,他居然又生出了忌惮之心!而且还是对一个青年,一个如此年少的青年。

看来……

宫璨打定主意,要杀那便做得干干净净去!

这个意念一经想过,就完全无法遏制。

一股杀意衍生,宫璨……

可就在此时,却有一道儒雅的嗓音回荡在神宫之上:“都住手。”

阙天宫三圣,以及宫言烨兄弟俩闻声都是一怔,随后都躬身尊敬道:“拜见老太祖。”

“让他们来见我。”这道儒雅的嗓音,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飘飘荡荡的在神宫之上连绵回响着。

“老太祖……”宫璨正想多说。

不想那儒雅的嗓音却悠悠道:“宫璨,你今日以强欺弱,我罚你去悔过崖面壁百年,你可知错。”

宫璨面色一青,苍老的身躯瞬间跪拜下来。他完全没想到,老太祖出来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罚他面壁百年!

百年……

这意味着百年内,宫璨将不得参与家族事务,这就相当于被放逐百年。

百年的时间,对于他们这种老不死来说,也许只是弹指之间,也许只是一个闭关的时长。可是……自己去闭关,和被罚去闭关是完全不一样的。

“璨,知错。”宫璨不敢违抗,只能遵从。

“痕儿,带几位小友来我这里。”阙天宫老太组又荡悠悠的说了一句,便再无声息。

阙天宫众人心中都弥漫着浓浓的不解,可是他们都不敢违抗老太祖的意思,只能让宫言痕将云芷汐等人带入天阙殿。

这一路往天阙殿,竟是路途不短,越是往深处,灵气越发浓郁,恐怕有外界的数十倍之浓。

天阙殿,位于阙天神宫的最深处,环境清幽,竹林徐徐,木楼小筑,别有一番风味。其间更是栽种着不少珍奇灵草灵花,有的竟到了三五千年的境界,甚至有几株达到了八千年级别。

要是在平日里,云芷汐的眼睛只怕要被这些灵药捉了去,可她现在正在目不转睛看着的,不是这些花花草草,而是走在她身边的白衣青年。

“十七,人家姑娘一直看你。”风十三横肘子捅了风十七一下,低声的说道。

风十七抬眸,一双星目静静的看着云芷汐,声音少了冷漠,多了一份软涩道:“看清楚了吗?”

“风从。”沙哑的声音,从云芷汐的嘴中缓缓而出。

是了,是风从。

她看清楚了,她看了这一路。

她看清楚了,没错,是风从。

“是我。”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他以为她还在东域。

如果不是风十三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休,说着她如何如何漂亮,把她形容得栩栩如生,完全契合了他的记忆,他可能就错过了提早见到她的这个时机。

几年了?

三年了。

“风……风从——”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中插入。

无涯站在天阙殿门口,本是打算出来迎接云芷汐的,可是他却看见了谁?可是怎么可能?

“无涯。”风从闻声看过去,看到了昔日的好兄弟。

一时间,认识的三人,心中明明有千言万语要说,可是却都变成了沉默。变成了长久的沉默。

“喂——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风十三是话唠,他实在是看不明白,他怎么觉得今天的风十七很不对劲啊!

“兄弟!”无涯大步跨出,直接用力的拥抱住风从,一掌狠狠的拍在风从的背上。

“好久不见。”风从笑了,那浅笑如春日里暖开的花儿,好看得让人舒服至极。

能够再见到昔日的伙伴,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他本以为还要等很久,才能见回他们。

“你果然没死。”虽然一直都坚信,风从应该还没死,可是能够真实的看见,能够这样真实的,拍着他的肩膀说话,这种感觉太激动人心。

只是无论是无涯还是风从,都是不善于用言语表达内心的,但只是这一个拥抱,只是这一个猛拍,便都默契的回到了从前。

“芷汐。”松开无涯时,风从转身看着一直没挪开目光的云芷汐。

云芷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步向前的搭住风从的肩膀。那一刻,她清晰的感觉到,他长高了。

“当初赚了我那么多眼泪,现在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再哭鼻子了。”云芷汐眼眶很热,但是她咽下了所有的泪。

他回来了,风从果然没有死。

这是喜事,喜事哭什么哭?

那个少年,曾经还稚气的少年,他长大了。不仅人长高了,修炼也涨了,他变强了,比她还强了。

“走,我们出去喝酒。”云芷汐散去眼眶上的热意,一手勾了风从,一手搭了无涯,把两人直接拖走。

宫言痕和风十三傻了眼,接着还是宫言痕先反应过来,他是直接上前拦住了三人道:“且慢,云姑娘、十七兄,你们这样似乎太无礼了。”

“礼个屁,你们阙天宫的人还好意思跟我谈礼?我还就告诉你,无涯不在你们这里呆了,你给我让开。”云芷汐毫不客气的冷喝道。

她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不过是想要安全带走无涯,现在人也见到了,她还怕个球球,反正她跟阙天宫的梁子是结下了。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宫言痕语气一沉,盯着云芷汐的目光充满了恼怒!这死丫头,居然连在他们老太祖这里,也是这么的横,她是想找死么?

“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云芷汐声音更冷道。

宫无痕气急,眼前却是一花,便有一阵清风拂面而来,一道青影落在了宫言痕跟前。

这青影是一名男子,一名葱翠如竹,挺拔如竹,气韵如竹的三十多岁男子,那身风华竟比无涯和风从还要出色几分。

青竹幽幽,沉郁悠扬。

“几位小友若是要喝酒,我这里倒是有万年陈酿。”男子轻和一笑,邀约了云芷汐三人道。

云芷汐:“……”

谁来告诉她,这个人是谁?

云芷汐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宫言痕马上给她解惑了。

“拜见老太祖。”只听宫言痕朝着这位竹美男恭敬拜道。

“痕儿不必多礼。”男子应了一句。

云芷汐傻了眼了,“老太祖”?这个……这也太年轻了!

在云芷汐看来,能作为一个大势力太祖的,一般都应该是老成树皮一样的存在,例如长得像宫璨那样的才对啊。

可是眼前这位帅哥,在她见识过的人里,除了容煌、蛇王子和龙神王外,就数这位帅哥的相貌、气质最好了,最主要是这身青竹般的气韵,这青竹般挺拔卓越的身材,实在是淡雅卓绝得很。

因为太过震惊,云芷汐的眼神一直就没从宫老太祖身上移开,而她打量着人家,人家自然也打量着她。

“小丫头,长得不错。”男子打量完,就十分赞赏的评价了一句,语气中竟还带了一丝轻快。

宫言痕:“……”

他怎么有一种感觉,觉得老太祖是在调侃这丫头?可是……这可能么?

这还是他记忆中,那位冷淡强势,高高在上,不容人亲近的老太祖么?

难道说……

老太祖好这口嫩草?

宫言痕心想着,瞬间打了个哆嗦,“不会吧……”

“你别以为你夸我,我就会让无涯留下来,你们阙天宫一团糟,看着都眼疼得很。”云芷汐端着脸色,并不认为对方真是面上看的这样,像一个拥有竹节的谦谦公子。

男子闻言,不仅不怒,反而清朗笑道:“哈哈哈,这事情先且不谈,万年陈的佳酿在外面可不多见,你确定不喝?”

宫言痕:“……”

他深深的觉得,一定是他今天进入天阙殿的方式不对,不然怎么会看见这样的老祖?这绝对不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神仙般的老祖?

这根本就像是……

嗯,一个拿着糖骗小孩的怪叔叔!

“陈酿再好,万一下毒,我们可无福消受。”云芷汐言语犀利,依然是很不给面子。

“你用过仙梅花焠体,本就是百毒不侵的身体,还会忌惮毒素?”男子清幽笑道,已让开身走在了前头,“再说小涯的去留,你恐怕不好武断。”

云芷汐一怔,她早年吞服了仙梅花,寻常百毒不侵,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可是今日却被一眼看出来了?

“进来吧,你所有的不平,我自会给你交代。”男子清声润润,平淡中带着独裁的*。

不错,就是*。

这位如青竹般的男子,名叫宫洺夜,真实的年龄已经有*千岁,是阙天宫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他能保持着这样的容貌,只因年轻时意外吞服了高级的驻颜丹,让他保持了青春模样,看着就像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成熟美男子。

云芷汐从见到此人开始,就察觉他的修为高深莫测,再听宫言痕的称呼,便知道此人就是阙天宫最牛的那个人了。

老实说,云芷汐怎么都没想到,阙天宫的老大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个……画风不对啊!

她屡次试探,发觉此人居然很有“肚量”,真没跟她计较?难道说,他是藏得比较深?其实也是心眼比针尖还小的?

可随后,这位老帅哥只字不提之前事,只取了万年陈酿招待众人喝酒。

云芷汐纵使在前面有一肚子气,这时候也不好意思直接撒开,又不知道这个老帅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们慢慢喝,我老了,要去午睡一觉。”酒过三巡,老帅哥提出要去睡美容觉。

众人:“……”

老帅哥也没搭理他们什么想法,起身就真去睡大觉了?

倒是无涯颇为习以为常般道:“师父一直都是如此,他的作息很正常。”

当然了,如果算成修炼中人的话,这种一天睡觉必须四个时辰,中午还要再睡半个时辰的作息,就很不正常。

“你这是怎么回事?”云芷汐皱了皱眉,询问了无涯的际遇。

随后在无涯的讲述中,几人才算明白了他跟阙天宫的关系。说起来,这还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无涯身上有一块印记,长在不可示人的某个地方,那是阙天宫的宫徽。而他的母亲,正是阙天宫的人,还是阙天宫最尊贵的宫主一脉弟子——宫千羽。

宫千羽天赋很好,在当时被誉为阙天宫最具潜力的弟子,并获得了当年阙天宫老太祖的垂青。

那位老太祖,比如今的宫洺夜还要牛,是半只脚踏进了至尊的存在,年纪已经超过了万年的超级老怪!

可是这位老太祖寿元将近时,依然无法突破至尊,空余一腔的遗憾。他自知寿元无多,又不愿一生的修为就此随灯枯灭,便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一身的修为封印在了宫千羽体内。

一旦宫千羽突破帝阶,封印将会自动打开,其内的力量会慢慢化成宫千羽的力量,助宫千羽成就圣阶巅峰的修为,这无疑给阙天宫留下了强大的后盾。

宫千羽因此成为了,阙天宫最受关注和保护的人。

原本这一切顺风水水,眼看宫千羽的修为已到了高阶玄皇,只要入帝就可破封印为已用。但就在那一年,宫千羽爱上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男子。

而就是这个来路不明的男子,给宫千羽,也给阙天宫带来了几近灭顶的灾难!当年阙天宫差点因为这个男子被灭,最终那名男子被带走,留下了宫千羽。

失去了爱人的宫千羽形销骨立,根本无心修炼,只一心求死,简直气坏了阙天宫的高层。

后来,宫千羽发现自己怀孕了!怀的就是小无涯了。

为了无涯,宫千羽活了下来。

怎知怀孕的宫千羽,竟然再度遭遇追杀!阙天宫再度遭难!

宫千羽不愿堕胎,也不愿连累家族,最终独自一人离开了阙天城,一路被追杀出去。

那时候,阙天宫的人都认定,怀着身孕的宫千羽,恐怕是躲不过那场追杀了,但他们还是找啊,发了疯的找啊。可后来宫千羽命牌的碎裂,就断了他们所有的念想。

哪里想到,无涯却生得酷似其母,而他的一头银发,又跟当年与宫千羽定情的男子一模一样。

好嘛,这世间哪有这么巧合的?

要知道当年为了找回宫千羽,她的头像可是满天飞,但凡是阙天宫资格老一些的供奉张老,那都是知道这位阙天宫的不凡人物的。

于是乎,上过街的无涯,正好被某个当年执行过找宫千羽的人看到,然后才有了后面的所有事情。

当然了,阙天宫这帮混账东西,本来也是没安好心的,他们在知道无涯体内传承有母体的封印之力后,就想到直接抽取的。

但宫洺夜却判断,因为是从母体得到传承,无涯与这份力量早已融为一体,根本分割不开。要是强行分割,只会鸡飞蛋打,于是无涯才被器重了。

当然阙天宫原本的龌蹉打算,无涯是不知道的。

最终,阙天宫是打算将无涯当成嫡系一脉,好好的养在阙天宫里。虽然陈年往事有些堪忧,但料想经过这么多年,加上宫千羽都死了,应该不会再有麻烦才是。

因为无涯提到云芷汐,又有一些人云亦云的传言,阙天宫的人就当他们两人有情,原本有人打算杀了云芷汐,可又担心无涯跟他娘一样是个情种,就只能作罢了。

于是乎,就有了阙天宫刁难云芷汐的种种行为。但阙天宫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云芷汐可不是好欺负的,更没想到风家的人也会卷进来。

“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觉得你的体内蕴藏着某种能量,当时还当是雷系的特殊缘故。”云芷汐恍然叹道。

“你知道雷炎是怎么回事么?”云芷汐扫了宫言痕一眼,询问了无涯道。

无涯有些疑惑云芷汐怎么会知道雷炎,但还是很明确的解释道:“当年的那位老太祖,以天纵之才,将雷系与火系融合,凝练出了雷炎。等我晋阶成帝,就能完全开启他的传承,便是雷火融修的武者。”

“你还有火属性?”云芷汐记得当初进紫云宗时,属性测试里无涯并没有火属性。

“天生是没有,但现在却有了。”无涯的体质其实是一直在变的,他的修为越高,开启的封印力量越多,他的体质也会慢慢被改变。

“原来如此。”云芷汐点点头。

知道了无涯的身世,明白他体内封印着这么强大的力量,云芷汐也很高兴。

“来,为未来的巅峰玄圣干一杯。”云芷汐举杯道。

“来!”风从也很高兴。

三人举杯同饮,云芷汐才问道:“无涯,你今后怎么打算?”

按照云芷汐的意思,她是不希望无涯留在阙天宫的。但她的意志总归只是她个人所想,无涯的人生还是需要他自己决定才对。

无涯看着两位好友,沉吟着没有开口,一旁的宫言痕却着急了道:“小叔,千羽姑祖给你取了无涯的名字,是按照族中的辈分来排的,她是希望你成为宫家的弟子。而且老太祖已收你为徒,莫非你还想离开不成?”

宫言痕迟迟没走,甘愿在这里当“电灯泡”,自然是为了监视无涯,阙天宫是绝对不会让无涯离开的。

“别听他废话,你要是不想留下来,我看谁能勉强你。”云芷汐冷冷道。

“我如今是风家嫡系弟子,你不必担心。”风从一句落定,抬出的却是风家的背景,言外之意是无论无涯做什么决定,他都能摆平了。

宫言痕气急败坏:“十七兄,这是我宫家的家事。”

“无涯是我兄弟。”风从一句话回绝。

宫言痕面色铁青,风家他们是不敢得罪。而且之前宫璨被罚面壁,最大的原因其实就是,宫璨对风从起了杀心。

不管风从之前是什么身份,他现在代表的是风家!而风家,目前的阙天宫得罪不起。

“我想留下来。”无涯却定定的说道。

他这一句话,令众人都看向了他。除了那边聊得火热的九婴和风十三没看,连小白喵都看着无涯了。

“我来中域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求武道更高境界,也想跟芷汐你一起去闯荡。可我现在的修为太低,通常都是拖后腿的存在,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无涯认真的反问。

风从深有体会,云芷汐欲言又止。

“等到我的修为,成为了阙天宫内最强的存在,我想做什么,谁能阻拦我?我想帮助谁,谁能阻止我?那时候,我就是阙天宫的天,我们在顶峰相聚!”无涯掷地有声道。

无涯说这番话,带着年少轻狂的意气,更有凌云之上的豪气!

好男儿,志在最高!

这番话,让人热血沸腾!

“说得好!顶峰相聚!”风从拿起酒杯,一杯酒尽为知音。

云芷汐笑了,这是无涯的选择,她不会横加阻拦。

“别非得顶峰才相聚啊,你们都知道我经常闯祸,要是哪天被追杀了,赶紧先来救一把烧屁股之急才是。”云芷汐煞有其事的说道。

无涯忍俊不禁,难得大笑道:“哈哈哈……你放心。”

“好兄弟。”云芷汐表示深深松了一口气。

随后众人谈笑风生,等云芷汐告辞时,无涯还请得了宫洺夜的的批准,送他们到城里出来。

这一路走出,云芷汐身处几位帅哥中间,颇有众星捧月之势,引得阙天宫的人频频投来注目礼。

等出了阙天宫,宫言痕不好再跟着,便先告退了。

“跟屁虫总算走了。”风十三嘀咕了一句,却被风从冷扫了一眼。风从是用眼神表示,你风十三也是个跟屁虫。

“行了,我不耽误你们,我跟九兄去喝酒。还有龙兄,咱们走,别被人嫌。”风十三郁闷的拉着九婴和龙神王道。

龙神王若有所思的看了风从一眼,便点了点头。

等着三人散了,无涯才开口问道:“风从,你怎么变成风家十七了?”

“说来话长,还是不说了。”风从回答道。

无涯:“……”

云芷汐:“……”

“你留在阙天宫万事小心,就是你那师父,也不可全信。”风从沉吟说道。

“师父有什么不好么?”无涯疑惑了起来,在他看来阙天宫其余人或许不如何,但宫洺夜待他还是不错的。

“活了那么多年的老怪,怎么可能没两把刷子,防人之心不可无。”云芷汐也提醒道。

无涯凝了凝眉,点点头表示记在心上了。

“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你我有故交,只要我风家不倒,他们就算有旁的心思,也不敢动你。”风从今日说的话,比过去三年加起来的总和还多。

如果风十三在这里,他一定要惊叹于,风从居然说了一句这么长的话。

“你要接着呆在风家?”云芷汐听出了风从这句话的意思。

“嗯,我答应带队参加皇榜争夺。”风从应道。

云芷汐点了点头,知道风从跟风家有自成的约定。在过去三年里发生了什么事,风从看起来并不愿意多说。

云芷汐和无涯也没打算追问,他们在乎的本也只有一点,那就是风从还活着,而且活得还不错。

“公子还在东域么?”风从转了话题,忽然就问了容煌的情况。

“嗯,他在觉醒。”云芷汐神情黯然的应了一句,却转口浅笑道,“说起来,我们成亲的时候,你还没喝我们的喜酒呢。”

风从脚步一顿,目光定定的看着云芷汐:“成亲?你成亲了?”

“嗯。”云芷汐大力的点头,脸上的笑容发自心底,“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今儿算是借了无涯师父的酒,宴请你喝喜酒了。”

------题外话------

再接再厉求月票!嗷呜!

感谢:asd443【1月票】、shuiwa85【2月票1五星】、18687155113【6月票1五星】、qingyuanju【1月票】、只爱那个他【2月票】、yan1ping【8月票1五星】、zeemantao【1月票】、eunicetian【1月票】、xfszsj3184【1月票】、18650762881【4月票】、576225285【1月票】、

和和乐乐huo【1月票】、13396800279【1月票5花】、redlemon623【1月票】、紫色蔓陀罗【1月票】、ztx0926cs【3月票】、clf6800【1月票】、┈┾海宝゛O(∩_∩)O~【1月票】、emmakan【1月票】、13582960521【6月票】、天堂祸水【2月票】、唐光华【1月票】、18041916004【3月票1五星】、lanxiao1962【1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