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9章 风十七!他来了!【高潮!】

那时间,云芷汐双目锋锐透亮,包裹在红色劲装下的曼妙躯体,随着金凰神功的爆发,而散着一层高贵的金色。

睥睨桀骜的金凤虚影,几近凝实的张狂在她身后,一道道峥钺的凤啸,震荡得整一坐神宫都可听见。

那时刻,云芷汐站直了身体,凤者最桀骜不驯的张狂,从她体内爆发而出!

那天地不可令其臣服,万力不可驱起膜拜的傲!令云芷汐在这一刻,就像是踏天而立的女神,谁也不能让她臣服,谁也不敢让她臣服!

宫言烨目色一怔,心中顿时有了计较:“这丫头的气息有古怪,这股凤者之傲好生精纯。”

旁观的宫言痕惊诧非常,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云芷汐。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惊诧的看见——

云芷汐那窈窕的身姿,仿佛与那金凤融合?

紧接着!一记金色的凤拳,带着超强的气势,毫不犹豫的轰在宫言烨的脸上!

这是云芷汐的巅峰一拳!金凰神功进入第三重小成后,在火力全开的情况下,她的战斗力是平时的十倍左右!

这一拳出,云芷汐的目标很明确!揍死这丫的!

喵了个咪的!

从她进入阙天城开始,阙天宫就一直骚扰她,今儿更是将她的火撩到了最高端!好得很,她不忍了!

带着爆发的愤怒,带着金凰神功无可压倒的凤傲,云芷汐这一拳,帝阶以下无人可挡!就是帝阶,哼!

宫言烨凤目中透起了一层强光:“好胆色,居然敢反击!”

眼看云芷汐一拳砸落,宫言烨手掌握拳,一记巨大的雷电之拳,直接与云芷汐的凤拳对轰。

轰隆隆!

两强相撞,云芷汐被震飞!可就在这空档,她四周的灵力忽然停滞!

“吞灵诀!”

云芷汐利用吞灵诀的特殊性,直接控制住被飞出的身体,同时在空中来了一个漂亮的反转,然后一腿扫下!

这一切说来繁复,可却只发生在眨眼之间。

这一腿扫下,云芷汐运起了天灵珠,森森的黑火萦腿而生,焚烧一切,破开一切!

轰!

宫言烨怎么都想不到,被他一拳轰中的云芷汐,居然还能再反击,而且还是这么快!就在他们上一拳的轰炸波还未完全消散的瞬间,他就看到眼前一片黑!

而且——

“雷炎的气息!”宫言烨惊了一把!

然后——

轰!

云芷汐一腿扫中目标!

砰!

宫言烨被一脚扫飞!直接从坐上被扫飞!

宫言痕目瞪口呆,他是第一次看到宫言烨被打中,他有些接受不了。

神宫之中,被云芷汐一脚踹飞的宫言烨一脸铁青色!嘴角有一抹可疑的血迹渗出。

与此同时,宫言烨再度出手,他凝聚了帝阶的自然之力,一座雷霆之山,被他信手拈来,直接轰向云芷汐!

“火之冰河!”云芷汐也不怕,通天诀附加神技出!

冰魄寒灵珠所成的精纯浩瀚冰河,天灵珠所造就的炎炎狂瀚火海,在这一刻被完全激发而出!

轰隆!

火海冰河!雷霆之山!

爆破!

恐怖的冲击波,刮得宫言痕连忙退散开去,一双细长的凤目充满了震惊之色!这……

“她居然可以跟大哥一战,居然还不落下风……”宫言痕觉得,他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了。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低阶玄皇这么牛了?他怎么不知道?

“不对,那火……那是雷炎!”宫言痕恍惚中惊声而出。

殿堂上,一手囚禁了一把黑色火焰海的宫言烨,满脸不可思议的确定:“雷炎,你身上的火果是雷炎,你怎么会凝练的?”

宫言烨想不透,难道说……

“与你何干?我警告你,立即放我家无涯出来,否则别怪我毁了这里。”云芷汐声音寒凉道。

但其实她此时的情况,看起来并不太好。因为方才那一击,火之冰河虽强,但宫言痕已成帝,他掌控了自然之力,控制了雷霆的世界,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的,用雷系自然之力,禁锢住云芷汐。

只是这点禁锢之力么,还不足以让云芷汐退怯。

“哈哈哈……”可宫言烨听着,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就凭你区区一个黄毛丫头,也敢夸下这等海口,你以为你是至尊?”

“不是至尊,也能办到!”云芷汐气势不减。

宫言烨冷笑一声道:“死到临头还给我耍嘴皮子,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走,告诉本宫主,你这雷炎如何修来,你若能说清楚,说得让我满意,我且留你一条命,否则休怪本宫主不怜香惜玉。”

“呸,我凭什么告诉你?”云芷汐讥讽反问。

“你……”宫言烨一阵语噎,更是恼羞成怒道,“死丫头,你信不信我有百种方法让你开口!”

云芷汐笑容更凉道:“你不怕后悔的话,尽管放马过来试试。”

“好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片子!”宫言烨彻底被激怒了!

“大哥!”这时候宫言痕却唤了一声,并且是躬身说道,“大哥,这丫头不太懂事,但她毕竟年纪小,人又是我们请到阙天宫的,这样难为人家下去,未免有以大欺小,恃强凌弱的嫌疑。”

云芷汐微微惊讶的扫了宫言痕一眼,只觉得这小哥倒也说了一句人话。

事实上还是那句话,不到万不得已,云芷汐并不像跟阙天宫成死敌,毕竟她还要去冰雪城救出母亲。而方才那一脚,也算出稍微出了口气了。

宫言烨面色阴沉,眼底明显有一丝不甘,但……

“罢了,倒是我今日暴躁了一些。”宫言烨撤去控制,松开了对云芷汐的禁锢。

云芷汐很快运起神功恢复着战力,方才与宫言烨的硬碰硬两击,还是让她有些吃不消。可见宫家雷系的强悍之处,若是宫言烨的修为再高一阶,或者他全力出击的话,她怕是要受重伤。

宫言烨的出手,多半还是以镇压欺凌为主,其实并没有打算要云芷汐的小命。

殿内原本躁动的气息,在一阵的沉默后,稍稍恢复了正常。

宫言烨压下个人意气,淡淡的看着云芷汐道:“你今日的表现不错,展现的天赋也很好。本宫主宣布,你获得了我阙天宫的认可,今后可以享我阙天宫嫡系待遇。”

云芷汐听得青眉微凝,却又听宫言烨继续道:“不过你留在这里后,不要时常去打扰无涯小叔的修炼,要让他专心于武道之中。”

宫言痕一怔,心中才恍然明白,原来这丫头是跟无涯小叔有内情。

而听到这里,云芷汐也总算听明白了,这帮子阙天宫的人为何这么刁难她。可是她却更不爽了,虽说她跟无涯没什么,但阙天宫这样的作法,为免太令人恼火!

按照他们这意思,如果无涯喜欢的姑娘没点能耐,那就活该被欺负,甚至活该被打死了?!

作法这么自以为是,看起来根本毫不顾忌无涯的感受。因为但凡他们有问过无涯一声,就绝对不会误认为她跟无涯有关系。

这样的一个势力,无涯留在他们这里,真的没问题么?云芷汐很怀疑。

“我想见无涯。”压下心中顾虑,云芷汐提出要求道。无论如何,先见到人再说。

“他被老太祖看中,如今被老太祖收入衣钵传人,暂时没时间见你,你和你的人且留在阙天宫中,日后自有相见的机会。”宫言烨淡淡说罢,就要招呼宫言痕做安排。

不想云芷汐眉毛一挑道:“我今日就要见无涯。”

“放肆!”宫言烨语气不善,只觉得云芷汐真是不识抬举。

“云姑娘又何必急于一时,还是缓一缓吧。”一旁的宫言痕也是眉头一皱的劝道,也觉得云芷汐的态度一直太咄咄逼人。

云芷汐心中一把火再度烧了起来,对阙天宫的人真是一丝一毫的好感都没有,当下声音冷厉道:“我有要事在身,见了无涯之后就要走,没工夫留在你们阙天宫这里。”

“你要走?”宫言烨和宫言痕都有些惊讶。

“是,请你们通传一下,让我和无涯说几句话。”云芷汐耐着性子说道,心中却盘算着,要是无涯自己打算留下来,那她就不勉强。但凡无涯有一丝不乐意,她必然带他走!

管什么混账阙天宫,有毛的了不起,她是半刻不想呆。

谁知,那宫言烨闻言,居然呵斥道:“不行,你不能走。”

云芷汐:“……”特喵的!有完没完!

“你必须留在这里,才能让无涯小叔安心修炼。离开这些话,这个想法你永远不要提,若是让无涯小叔因此不能静心潜修,你没好果子吃。”宫言烨一番话扣下。

旋即,他又强制性的下令道:“痕弟,你将人带下去安置好,务必找人管制住。最近宫中还有贵客,别给我惹出事来。”

宫言痕点点头,正是要领命。

“你们真当我好欺负!”云芷汐脸色阴寒,身上的煞气再也忍不住,特喵的!看来这个阙天宫,是真要得罪死了!

“阿九!”云芷汐一声清喝出!

轰!

九婴在被叫到的瞬间,一身的气势狂飙而起!圣者之气震宫阙!

宫言烨、宫言痕脸色一惊,都有些无法置信。因为他们都知道,在他们这座神宫之内,就算是圣阶也无法藏匿气息的。

可是……可是现在这个忽然变成圣阶的人怎么回事?

莫非,他们身上带有某种可隐藏气息的,传说中的神器?!

“烨宫主,请你把无涯交出来。”云芷汐冷硬道,口气毫无商量的余地。

“小丫头,你以为你有个圣阶帮手,就可以在我阙天宫嚣张了?哼,本宫主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我阙天宫的底蕴!”宫言烨冷哼一声,手中托出一座银塔!

这座银塔周边散发着玄奥的气息,从某种程度上,跟云芷汐当年在南域雷湖之下,得到的镇压夔牛的塔有些相似。

圣器!

“大荒雷界!”宫言烨催动雷系自然之力,成就属于他自己的雷之世界。而那座银塔,则被他安落在这片雷界之中。

刹那间!

殿内一片超强雷界出现,那可怕的黑色黑听,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一旦被触及一丝,就会在瞬间被灭得渣渣都不剩。

宫言烨以初阶玄帝,加上这银塔神器,爆发出的这一击,恐有高阶玄帝之威,再加上雷系的爆发力,他自问可以镇杀对手。

就算不能,也能让对方重伤!

可惜……

他想得太美好了。

而且……

他面对的是九婴。

“哼,跳梁小丑。”九婴不屑的讥讽一声,便是踏步向前,一手直接撕向那片雷界。

轰隆隆——

一片雷霆声灭!

“噗嗤——”宫言烨被撕飞震开,一大口一大口的鲜血喷出,整个人更是直接被摔在那坚硬稳固的墙壁上!

“大哥!”宫言痕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扶住宫言烨,再看着云芷汐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战震撼。

可就在此时,就在宫言烨被重伤的此时,几股强悍的气势掠向神宫而来!

“何人闯我神宫,出来受死!”一道暴怒的喝声,盘桓在神宫之上,经久的震荡不休着。

紧接着,三道人影掠入神宫之内,出现在了云芷汐跟前。

而这出现的三人,赫然是云芷汐在城郊时,见到的三名帝阶老者,他们显然就是阙天宫的坐镇老怪了。

云芷汐想的不错,这三人正是阙天宫三大帝。他们三人在中域赫赫有名,人称“阙天宫三柱”,乃是阙天宫独霸一方的底蕴所在。

这老人中,以那名枣红衣老者为长,比另外两大都大了一辈,名叫宫璨,是一名高阶玄圣!

那穿褐灰色衣的,和那穿黑衣的老头是兄弟,前者是大哥,名叫宫大鹏;后者是弟弟,名叫宫大鹰,两人都是低阶玄圣。

他们三人,都是年纪超过了五千岁的老不死。

“是你!”宫大鹏目光一沉,盯着云芷汐就是喝道!显然他察觉到了云芷汐的气息,就是当日他们在郊外,捕捉到的那股皇气。

忽然被高阶玄圣一喝,云芷汐差点被爆经脉。

幸好九婴机敏,连忙挡在了云芷汐跟前,快速的帮她屏蔽了一切音波。

“原来那日在城郊躲避了我等三人的小玄皇,就是这个丫头片子,那么当日突破圣阶的那位魔派人士,就是你了。”宫大鹰也察觉出来了。

“哼!无论什么妖魔鬼怪,敢在我阙天宫惹事,那就死吧。”宫璨一语落定,判决了云芷汐一行人的死刑。

九婴脸色沉了沉,面对三圣,光靠它这半残的一兽,明显扛不住啊。

虽然恢复到圣阶之后,它可以施展多一项九婴秘技,但是宫璨是高阶玄圣,它最多能勉为其难的抵挡住,再要分心对付宫大鹏和宫大鹰就不可能了。

要知道圣阶以上,每一级别的察觉犹如鸿沟。一般人根本无法越阶战,九婴不过是逞凶罢了。

云芷汐扫了这三圣一眼,知道今日怕是要死磕了。

“三位老祖且慢,这小丫头的命不能取。”不想此时,那宫言痕居然出来说了这一句。

三老闻言,纷纷疑惑的看向了宫言痕。

“三位老祖有所不知,这位云姑娘是老太祖新收那传人的女人,怕是杀了不好。”宫言痕解释道。

三老脸色微异,目光有看向了宫言烨。

“烨儿,这是怎么回事?”宫璨询问道。

宫言烨虽说受了伤,但及时吞了疗伤丹,加上他身体条件好,此时已经缓过气来了,只是脸色还很苍白道:“不错,她确实是无涯小叔的人,只是太不懂事,经我敲打之后,竟还反抗起来,一点也不将我阙天宫放在眼里,还吵着要见无涯小叔。”

“原来是这样……”宫璨三人大致明白了。

“老祖,此女性情太爆,我认为该将她拘上一段日子,等老实了再去见无涯小叔,免得扰了小叔的清修之心。”宫言烨又说明了他的安排道。

“你这安排不错,这丫头连你都敢打,确实要好好拘一拘。”宫大鹰点头,表示赞同宫言烨的作法。

“这样吧,这小丫头拘起来好好调教。另外两个,就罚当我阙天宫的奴隶,为我阙天宫奴役百年,百年后就放了吧。”宫璨做了裁决。

奴隶……

这可不是效力那么简单,而是没有任何人权可言,阙天宫让干什么,就得好好去干。

作为奴隶,阙天宫不对其提供任何酬劳,可奴隶却必须对阙天宫唯命是从,他们没有任何自由的空前,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其主人。

宫璨这句话的意思,就相当于要九婴和龙神王,当他们阙天宫的狗,简直就是不把他们当人看!

宫言痕面色一怔,忍不住提道:“这……这恐怕不太合适吧?”他感觉,这样好像太欺负人了。

“哼!我们阙天宫的尊严不容亵渎,敢在我族神宫内造乱,还敢伤我阙天宫的宫主,很显然没将我阙天宫放在眼里,这种大罪不杀他们,已经是看仁至义尽了。”宫璨不以为然道。

“其实我有个建议。”宫言痕踟蹰间,还是决定争取道,“这个小丫头多种属性兼修,体内还凝练出了雷炎,这样的天赋不如收为我族弟子,让他们归附我阙天宫更好。”

说罢,宫言痕还看了云芷汐一眼,希望她懂事一点,别再犯倔的自讨苦吃。

“你说什么?她身上有雷炎?”宫大鹰惊讶问道。

“不错,我与她交手过了,确实是雷炎。”宫言烨证明道。

这下子,阙天宫三圣看着云芷汐的眼神,就变得奇异起来。

“小丫头,你是如何修炼出雷炎的?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可以饶了你们,今日之事不再追究。”宫璨直接说道。

阙天宫嫡系一脉,都是雷属性的体质,有部分特殊者,都是雷火双属性体质,但他们却无法凝练出杀伤力,破坏力强悍的雷炎。

因此,他们都想得到修炼出雷炎的诀窍。

可是云芷汐才不会告诉他们,不过她却说道:“你们先让无涯出来见我,见了人我再告诉你们。”

“无涯……”宫璨声音忽然沉了一下,然后瞪眼道,“难道说,你的雷炎是从小涯身上获得的?”

“对!肯定没错,小涯身上有我族……”宫大鹰一阵激动,差点说出了阙天宫的秘辛。

宫大鹏连忙打断道:“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她是永远不能离开了。”

事关阙天宫秘辛,乃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宫大鹏这一句话,决定了他们想要杀人灭口的路子。

九婴眼看形势不对,立即死死的护住云芷汐,一双眼骨碌骨碌的转着,不知道在打什么算盘。

龙神王面色沉了沉,他其实一直没告诉云芷汐,他身上还藏着有一张王牌。

云芷汐目光森冷,意念紧绷到了极点,打算随时祭出十亿魂幡!

与此同时,宫璨二话不说,一手就是抬起!一股恐怖的力量,在他的手中积蓄而起!那力量仿佛无形,但却强大恐怖!

但——

就在这一刻!

就在宫璨手掌挥出的这一刻!

一道白影掠入!

一个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变故!

发生了!

这道白影的掠入,让所有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这时候会出现这么一个变数。

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这道白影在冲入间,就挡在了云芷汐等人的跟前!

紧接着!一片炙目的白光,恍如极光耀世,爆发出可怕的威势,与宫璨那一掌悍然轰击在了一起!

白光夺目!

白光崔璨!

白光惊华!

白光……

云芷汐的目光怔怔的,越过了九婴,落在了前方,落在了那被白光笼罩,被宫璨一掌轰下的人影上。

时光回溯,这一幕她忽然觉得很熟悉,非常非常的熟悉。

曾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东域的试炼古界里,有一名少年就是这样,义无反顾的挡在了她身前。

他明明知道,他不敌的。

他明明知道,他会死的。

他……

云芷汐的眼眶忽然热了,她……

“十七,你这是干什——”这时候,又有一道白影掠来,还在气急败坏的叫道。可他的叫声,却在看清楚眼前清醒后,就戛然而止了。

等到华光消散,等到殿内恐怖的震荡波消散,所有人都还没回神间。

一道夸张的惊呼声起:“卧槽!十七你太牛了!你居然挡了圣者一击!你……你……你……你没事吧?”

一惊一乍之间,白衣青年“唰”的蹦过来,口气十分担忧的询问道。

那时间,殿内还有一层层狂瀚的震荡波晕散着,仿佛透明的水纹;还有一层层碎散的光漂浮着,仿佛点点的萤火之光。

被称作十七的青年,一身银甲铮铮,黑发飞扬如墨。他宽肩挺背,气宇宣扬,仿佛一尊战神般,凌厉万千的擎立在天地间!

他面冷如阎王,眉如冷剑,鬓若刀裁,一双寒若冷星的眸,正冷漠的盯着宫璨,一身的冷意仿佛可冰地三尺!

“阙天宫好大的气派,三圣欺负一个弱女子。”一道冷漠冰寒的声音缓缓道出,一字一句中透着锋芒毕露的怒意!

风十三怔住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风十七,更没听到过这样说话的风十七,而且最重要的是……

卧槽!

十七据说说了十七个字!

他不会在做梦听到的吧?

一直都不吭声的十七,唯独在家主召见时,会吭几声的十七,居然一口气说了十七个字!这……

一定是在做梦。

风十三这么想着,连忙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蛋。

“嘶嘶——好痛——”风十三揉着脸,一脸呆的痛呼着。

“十三兄,十七兄……你们,你们……怎么来这里?”宫言痕傻了眼了。

宫璨却冷冷的盯着眼前青年,声音森冷道:“小子,你给我速速滚开,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

------题外话------

少年他来了,他是来求月票的!快点嗷嗷!都给少年捧个场!投个月票嗷嗷!谢谢各路亲爱滴们啦~

感谢:13661687555【22月票】、diewu2007330【1月票】、搁浅de阳光【2月票1五星】、wf0727【1月票】、shi5959277【1月票】、13658773333【1月票】、佛心麒麟【1月票】、艾雨88【3月票】、

wuyc2011【1月票】、quhuajing【3月票】、波奇卡【2月票】、shidanyun【1月票】、苦菜花【2月票】、wf0727【1月票】、wuyc2011【1月票】、天倾【1五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