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章 论,卑鄙!无耻!下流!

说这话的中年男子叫宫无敌,是阙天宫的嫡系长老,也是沈夫人的丈夫。虽说年纪看着才四十多岁,但实际上却是个年逾百岁的老头。

在中域这个强者多如牛毛的地方,平均寿元都要拉高很多,所以年逾百岁,其实还真就算个中年人而已。

“真是好大的口气,可惜就目前来看,我就算要死,也必然有人先我一步去铺路。”云芷汐阴凉说道,三番两次被人骂贱婢,她心头的怒气也有些忍不下了。这时候只要对方再敢乱出手,她就不介意撕破脸皮!

虽说如今人生地不熟,凡是最好是低调忍让些。但这并不代表,她云芷汐就会怕事,逼急了她,哼!

“你……”宫无敌被云芷汐一句话噎傻了眼,以他的身份,自来是说一不二。而且今天这事,他多少是知道的,他还清楚云芷汐这行人都是没背景的,据说不过是东域那贫瘠小地方出来的。

因此,无论是沈夫人母女三人,还是宫无敌本人,甚至阙天宫知情的大部分人,都没把云芷汐一行人太当回事。

在他们看来,此事本就是很好处理的。以他们阙天宫的地位和声望,这帮子没身份没地位的小辈,必然是要任由他们安排的,结果……

“爹,爹你快救救娘!她中了黑线虫,再……”那青衣的姑娘急哭了,这话磕磕巴巴的说着,还没有说完就被打算。

“什么?!”宫无敌立即惊了一声,然后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沈夫人,果然看到她一脸痛苦,更是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小丫头快放人!”宫无敌口气稍好些,却依然用命令的口吻道。

云芷汐才不理宫无敌,不过她已经开启神圣之眼,清晰的看出了那条“黑线虫”的破坏力。她本来没心思救这个泼妇,有心让她吃吃苦头的。

只是……云芷汐深吸了一口气,把刚才浮起的冲动压了压。

现在若是真叫这个沈夫人死了,以这贱妇的身份来说,他们一行人就算现在能脱身,将来也要面临被阙天宫全天下追杀的命运。

可他们初来中域,不仅要找的母亲还没找到,一切想要施展的愿望也都没施展,这就跟大势力结了死仇,往后的日子会很艰难。

算了,不到万不得已,她还是不想跟阙天宫成为死敌。

想到这里,云芷汐抬了一只手,手掌变幻成了莹润透明之色。她伸手一捏,直接扣在了沈夫人的手臂上,正掐在那黑线虫的位置。

“不要!”青衣姑娘惊呼出声!

宫无敌脸色一青,就要出手去打云芷汐!

谁都知道,这黑线虫只有用密物,将它给引出来,一旦胡来必然会引它暴动,那结果可就是——虫碎毒散!

而黑线虫的毒,天下无人能解!

所以此时不仅是宫无敌,其余帝阶都已经蓄势而起!

“不想她死,就别愚蠢的出手!”不想云芷汐却冷喝一声。

与此同时,她的手竟是!以手指探入了沈夫人的手臂里!

这……

“听她的。”一名随宫无敌一起来的老者开口了,他那双老目隐隐闪烁着睿光,正在上下的打量着云芷汐。

“你们谁跟我说说,这情况怎么回事?”老者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开口询问道。

此时,另外一名帝阶老者,却是目光一亮的盯着无涯,并且是指着他跟着老者道:“临长老,你看那孩子!”

宫墨临扫目看去,在看清楚无涯的面貌时,老目瞬间掠起一阵惊色!微微佝偻的身体,甚至都颤抖了起来!

“梅……梅……”宫墨临嘴唇颤抖,仿若失神的呢喃了起来,盯着无涯的眼神充满了奇异的色彩。

这时候,一同前来的另外一名帝阶老者,也是惊愕的盯着无涯,甚至还仿佛怕自己眼花了般,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

无涯被盯得皱了皱眉,下意识不喜的侧开了脸。他又不是花姑娘,当然不喜欢被人这么死盯着看,尤其还是两个糟老头。

与此同时,云芷汐手指一番,那纤长的食指和中指,夹出了一条黑色的胖虫子。

“嘶——”不少人看得倒抽了一口气,尤其是那防虫的青衣姑娘,正是目瞪口呆的盯着这条虫子。

“给我。”这时候蛇王子忽然目光一亮,盯着黑线虫的目光,就像是盯着天材地宝似的渴望着。

云芷汐本是一怔,但想到蛇族的特殊,她就笑了笑的将黑线虫递给他。

蛇王子小心的拿出一只瓷瓶,在接下黑线虫的同时,又迅速的勾画了一道符文,将这条虫子封住,然后心满意足的收了起来。

两人的动作一完成,才看到阙天宫的人,正在用看怪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们二人。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让开,送我们去传送阵!”云芷汐冷冷喝道,掐着沈夫人的手劲加大,令得沈夫人直哆嗦的痉挛起来。

“小姑娘莫急,你把她放了,老夫向你保证,绝不会伤害你们。”宫墨临的目光从无涯身上收回来,便是认真的对云芷汐说道。

云芷汐皱了皱眉:“你确定?”

“放肆!临长老一言九鼎,我……反正你们不会死了!”宫无敌脸色铁青的吼道,心中却是不甘得很,按照他的意思自然要杀光云芷汐等人,但是宫墨临开口了,他却是不好违抗的。

“老夫宫墨临,在阙天宫还说的上话。”宫墨临也应了一声。

云芷汐盯着宫墨临看了一阵,最终还是缓缓的松开了手。

可她这才一松手,那沈夫人居然手中寒光一亮,反手转身之间,一柄利器直戳云芷汐的心窝子!

沈夫人这一手快且狠,寻常人还真难躲开!

云芷汐也没有躲,只是拳头一轰,对准那利器就是狠狠砸下!

轰!

金光崔璨!火色眼灼!

云芷汐目光一锐,力道一重!

只听“咔擦”一声,那沈夫人竟是被直接轰飞,整个人朝后踉跄的栽倒下去。

宫无敌眼疾手快,连忙是飞身托住了沈夫人,才免了她摔个四脚朝天的惨状。

不想那沈夫人一击不成,竟是面目一戾,将手中裂开的匕首换成了长剑,就要再接再厉的杀向云芷汐。

“住手!你没听到临长老的话么?!”宫无敌却是大喝一声,一抬手的按住了沈夫人。

沈夫人满脸不甘,眼泪顿时“唰唰”而下,十分委屈的朝着宫墨临哭诉道:“临长老……您……您也看到了,这小贱婢和她的人根本不将我阙天宫放在眼里,您可一定不能轻饶了他们,否则我……我们阙天宫的颜面……”

“你给我闭嘴!无敌,管好你媳妇。”不想宫墨临却口气大大不好的训斥道。

对于沈甜的性格,阙天宫上下谁人不知?在宫墨临看来,这就是个无知的蠢妇,今日这事闹成这样,绝对是这个沈甜自己搞出来的。

沈甜?呸,叫沈跋扈还差不多……

宫墨临老早就不喜这蠢妇,不过他这会也没时间理会这蠢妇,他还有要事要办。

“我人已放了,请履行你们的承诺,放我们离开。”云芷汐面无表情的提醒道,暗中却已经准备好,若是阙天宫真的要欺人,那她只好放了雷狼和冥凤,再把十亿魂幡里的鬼灵怨魂全放出来,非搅得这阙天城大乱不可。

“小姑娘别着急,老夫有事要跟那位小哥聊一聊。”宫墨临说话间,眼神意指向无涯。

云芷汐微微皱了皱眉,目光看向一旁的无涯。

无涯面色清冷,却已看向了宫墨临道:“我并不觉得跟你们有什么好聊的,既然你已答应不伤害我们,那便放我们走就是,哪来那么多废话。”

“放肆……”宫无敌正要斥责。

却被宫墨临拦下道:“此前我阙天宫之人办事,若有鲁莽之处,并非我阙天宫上层之意。老夫既然保证了不会让你们出事,那便是言出必行的。”

无涯默了默,心知此事是关系着他,并不能让云芷汐一个姑娘,总为着他出头。

“不知前辈到底何事?”无涯声音虽还清冷,但已多了一分客气。

宫墨临看着无涯,隔了好一阵才幽幽道:“你可知你母亲是谁?”

“母亲?”无涯奇怪的微扬了扬眉梢,声音平淡道,“我自然知道我母亲是谁。”

宫墨临怔了怔,却摇摇头道:“你恐怕不知道,实不相瞒,你与我以为亲人生得极其相似。”

这回轮到无涯怔住了,他……

“孩子,你跟你的父母兄弟,应该是不像的吧。”宫墨临又道了一句。

无涯清秀的脸微白了白,他确实跟家人长得不像,而且还一直被当“怪物”,尤其在他的父母去世后,他便更不愿意在家中呆了。

族人都说,是他这怪物克死了父母。

一旁的云芷汐看着无涯的脸色,心中也是微疑了起来,难道无涯真的跟阙天宫有关系?

“孩子,你心中既然有疑惑,那就跟我们走吧,我们会帮你解惑的。”宫墨临劝说道。

无涯沉默了,倒也没人打扰他,大家都沉下气来,给他仔细思考的时间。

可良久之后,无涯却摇了摇头道:“我不去,我的父母已死,别的再跟我无关。”

宫墨临愣住了,他身边的老者也傻了眼,两人对视了一下,老目中的光芒却是愈盛!

“芷汐,我们走吧。”无涯是下了决定,就不会去多想的人。

云芷汐点点头,这事情说到底是无涯的事,他怎么决定,她们这些做朋友的,不过是支持他罢了。

而且这阙天宫看起来,内部的关系也是复杂的。尤其这沈夫人一家,明显是对无涯不怀好意的,否则那沈夫人之前的态度不会那么恶劣。

如果云芷汐赶回来及时,这里怕是早打成一片了,混乱中只怕无涯已经遇难。

“孩子你……”宫墨临下意识的拦住人。

云芷汐面色不善道:“莫非你们阙天宫真打算说话不算话?”

“孩子,你可知道你父母当年是惨死的。难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人么?”宫墨临没理会云芷汐,而是盯着无涯道。

这个孩子,真的是太像了!不仅是长相,就是这份气质,这个性子都像。宫墨临已经有九成把握,这孩子恐怕就是他们宫家的血脉。

无涯顿住了脚步,他抬眸盯着宫墨临。

云芷汐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按住无涯的肩膀道:“如果你想去就去,别担心我们。你是知道的,这世上能叫我吃亏的人和势力,目前还真的没有的。”

“芷汐……”无涯回头看着云芷汐。

一旁的宫墨临也看出了点门道,立即是保证道:“孩子你放心,我说了不会伤害他们,阙天宫就不会有人敢伤害他们。”

“那我去看看。”无涯握了握拳,到底还是放不下自己的身世。他这人虽清冷,却是最重情义的。

“五天后来这里汇合,如果五天后你没回来,我们就去找你。”云芷汐这句话不仅是说给无涯听的,也是说给阙天宫的人听的。

“哼……不知天高地厚,我阙天宫随便一人,都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沈夫人实在忍不住的嘲讽道。

“老太婆,你好像忘了刚才是被谁打的。”云芷汐瞟了沈夫人一眼,不屑的讥讽道。

“你……”沈夫人气得浑身直发抖!

宫无敌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警告她别惹事。

“对,三哥你只管去,若是五天后你没回来,老大一定能把阙天城掀了!到时候咱们大不了回东域,不是还有公子吗?”大牛憨憨的笑道。

“三哥你放心,我们也不是纸糊的。”铁木真和纳兰云浮也是拍胸脯道。

无涯心中一暖,目光深深的看了云芷汐众人,然后点点头:“等我回来。”

说罢,无涯转身看向宫墨临道:“前辈请。”

“好……好,你跟上来。”宫墨临点头笑道。

随后,无涯与阙天宫的人纷纷离去。

云芷汐目送着无涯,却敏锐的扫到了,沈夫人母女三人对她投来的,那如毒蛇般恶毒的眼神。

“看来吃的教训还不够,不过最好别再来惹我,否则只好便宜九婴的肚子了。”云芷汐在心中森凉道。

“走吧,都回去住下来,安心等无涯回来。”云芷汐招呼了一声,已先进了客栈里。

说起来,拜阙天宫的人清场所赐,他们一行人倒像是包场了整一坐客栈,倒是清净得很。

不过云芷汐已叮嘱了众人,让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以防万一沈夫人派人来暗杀。此外,她又让龙神王多注意一些,才叫了纳兰云浮和九婴进屋去谈话。

“云浮,你对阙天宫的了解有多少?”云芷汐郑重的询问道。

纳兰云浮搔了搔头道:“这个……我真的不太了解。也怪我,以前光顾着修炼,族中的事情没怎么理会,要不然应该是知道的。”

云芷汐微微失望,纳兰云浮看着不由懊恼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又道:“但我听老祖宗说过,这能上十二方势力的,族中一定是有圣阶强者的。这阙天宫在十二方势力里,排名在第三,应该是有至少两个以上的圣阶吧。”

“两个以上?”云芷汐面色沉了沉。

“肯定不止两个。”一旁的九婴嗤之以鼻道。

“你怎么知道?”云芷汐盯着九婴问,这家伙是上古时期的物种,信息肯定落后很多的。

九婴撇撇嘴,不屑的应道:“我就算不知道现在的行情,但按照这种将近十万年的势力沉淀来推算,少说也有五个以上的圣阶,帝阶也该有个百八十才对。”

云芷汐和纳兰云浮一听,都是怔怔的抽了一口凉气!

圣阶至少五个!

帝阶至少百八十个!

不过按照今天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的帝阶来看,阙天宫确实不缺玄帝。

如果真的按照九婴这么算,云芷汐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子,狠狠的为自己今天跟阙天宫的对峙,竖起一个大拇指!再送四个字“胆子真壮”!

怪不得阙天宫的人这么嚣张,果然是底气杠杠滴,她好像有点愣头青了……

“那怎么办,要是……要是三哥进了阙天宫出不来,那咱们……”纳兰云浮懊恼了,忍不住忿忿的说道,“早知道不该让三哥跟他们去的。”

云芷汐的脸色也很难看,想来想去都有些烦躁。

喵了个咪的,人家五个圣阶,他们一个都没有,去跟人家呛声,那不是找死吗?

“要不,我们把无涯卖了吧?”云芷汐幽幽说道。

纳兰云浮一怔,满眼不可置信的瞪着云芷汐。

“瞪我也没用,我们打不过人家啊,死贫道不如死道友,无涯那么深明大义,一定不会怪我们的。”云芷汐认真说道,看起来居然是真的打算撂下无涯跑了。

“等过个几年,我的修为也爬到圣阶了,再回来找场子也不迟。不是有句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云芷汐十分大义的说道。

纳兰云浮愣了半天,还是没反应过来。他觉得云芷汐说得对,可是又好像有些不对劲啊。可是哪里不对劲呢?

“那就不管三哥了?”纳兰云浮弱弱的问了一句。

“不是不管,而是管不了。”云芷汐摆摆手道,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又是感叹道,“如果有圣阶肯帮忙,我愿意奉献一颗还魂果,可是咱们也不认识圣阶,所以很难办啊。”

“还魂果?那是什么鬼?”纳兰云浮一脸迷茫的求教。

可一旁的九婴听着,双目顿时灿灿发亮,然后一手抓住云芷汐的手谄媚道:“怎么没有圣阶,我啊!我啊!主人,你看我!”

云芷汐嫌恶的抽回自己的手,一脸鄙夷的看着九婴:“就你?中阶玄帝?”

“对对对!”九婴搓了搓手,一把提起纳兰云浮,把迷糊的此货塞出门去,然后坐在云芷汐面前谄媚的笑道,“主人,你真的有还魂果?”

“假的。”云芷汐应道。

九婴眼神大亮,心说这小弱鸡阴险得很,她说没有那多半是有的!不行,一定要得到这还魂果。

“不过——”云芷汐掉了掉桌案,幽幽的盯着云芷汐又道。

“主人你说,你说。”九婴立即恭敬听着。

“你刚才说你是圣阶,感情你一直瞒着我?”云芷汐冷冷道出一句,“唰”的又给九婴的主魂来了个冰火两重天。

“嘤——”九婴猝不及防之下,被摧残得瞬间跳起来,整个人冒了一圈热气和冷气。

“没……嘤嘤……没有的事,我没……骗主人……饶命……”九婴很久没尝过这*的滋味了,真是半点不想念啊,求别来了啊!

云芷汐安定了两大灵珠,盯着哆哆嗦嗦的九婴冷哼了一声。

“主人,我都跟了你这么多年了,这是多么老实,哪里有半点不安分,你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啊。”九婴一脸苦像,别提多委屈了。

要说旁人这样,肯定看起来很凄惨,然而他脸上有一道凶残的疤痕,所以这惨样就平添了造假的嫌疑,惹不得人生出半点同情。

“那你那话是什么意思?”云芷汐幽冷道。

九婴哆嗦了一下,老实的抹泪应道:“主人不是有魂珠吗?把魂珠给我,我也许能恢复道圣阶。”

本来它是想提议,把主魂还给它的,不过被冰火两重天一调教,它害怕说出来会被折磨很久。

想到这里,九婴更是大大的哆嗦了一下!这小弱鸡太阴险了,好像还能知道它打什么注意,还是再乖一阵子看看吧。

不急不急,这么几十万年都等过来了。九婴这么安慰自己,于是面上就愈发真诚了。

“当真?”云芷汐似笑非笑的盯着九婴,发现这丫的还是挺有调教空间的。

“当真!当真!”九婴连连发誓,但……

“不过,我消化那魂珠,怕是至少要一个月。”九婴老实道。

云芷汐沉了沉神,盯着九婴好一阵子,直把九婴盯得浑身发毛,可是它说的是实话啊!

“如果……如果给主魂,我绝对可以恢复到至少中阶玄圣,而且只要三五天的时间。”九婴抹了一把虚汗,弱弱的提到。

云芷汐眯起一双秋水瞳,九婴脸色垮下来:“不然就真的没办法了。”

听到这里,云芷汐知道九婴说的不假,而且她也有心让九婴成圣。毕竟如果她身边有个圣阶强者,无论她的出身如何,阙天宫想要与她为敌总会有些顾忌。

“你说的一个月,是在中域这样的灵气下,如果去一个比中域灵气强百倍的地方,时间可以缩短到三天吧?”云芷汐反问道。

“应该可以吧,但是去哪儿?”九婴反问道。

云芷汐心中一定,只说道:“这不用你管。”

九婴摸不着头脑,但云芷汐根本没理会它,而是着手去做了安排。

很快,云芷汐一行人出了阙天宫,并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随后她以神圣之手,给除了龙神王之外的众人,施展了变幻气息和摸样的手段,并让他们藏匿在城外,同时约定好相会时间。

“一旦发现阙天城大乱,你们就不必等我们,只管先往冰雪城去,我们在冰雪城外汇合。”云芷汐郑重交代。

“小姐放心。”癫狂和尚作为余下人中修为最高的,自觉的挑起大任来。

“阿妹要小心。”蛇王子忧虑道,大牛等人也连连叮嘱着。

等到一切搞定,云芷汐才和九婴、龙神王三人换了个地方准备闭关。

“龙兄,护法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云芷汐郑重道。

龙神王点点头:“你放心,不会有人能靠近。”

“好。”云芷汐点了点头,便于九婴进了开辟好的洞府里。

九婴心中好奇,它实在不知道云芷汐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地方变成,灵气比其他地方浓百倍的存在?

“让你的魂体,全部进入我的识海。”云芷汐盯着九婴吩咐道。

九婴哆嗦了一下!十分不情愿的看着云芷汐。

那什么,它要是全进去了,那这小弱鸡凭借那两大灵珠,万一……万一吞了它怎么办?!而且她还有镇天石!

不干不干!

坚决不能干!

云芷汐目光一凶:“我命令你,进来!”

九婴连连摆手,云芷汐拿出了镇天石!

卑鄙!

无耻!

下流!

九婴要哭了……

“乖,进我的识海。”云芷汐温柔说道,就跟哄白雪公主吃苹果的后妈一样一样的。

九婴:“……”它能说不吗?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有月票的给本座加个血!给九婴加个血呗!23333!它真是……苦逼得醉了……

感谢:暴暴桃【2月票】、恨离莂【1月票】、小小茉沫【1月票】、shirleyli530【1月票】、xyduduxy【1月票】、方瑞横塘【1月票】、云山秀水【1月票1五星】、15126358297【1月票】、haiyanwan【1五星】、

pegasus【5月票1五星】、到最后只剩我一人丶【1月票】、576225285【1月票】、颖颖爱航航【1月票】、ayaly【1月票】、luoge319【1月票1五星】、自由翱翔8【2月票】、华丽水晶【1月票】、15931967390【5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