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5章 金凰神功第三重!群帝空降!【修

约莫五天之后,仙境中爆炸声频频,吓得雷狼以为它自己的力量失控,这会正在乱霹雷呢。

结果,却听一道明媚脆亮的嗓音惊喜道:“成了!”

六级,淬脏丹,成!

只见仙鼎之中,圆滚滚的躺着两枚淬脏丹,正娇羞的散着五彩的光泽,真真是恍如仙丹呢。

连日来的大幅度消耗,也是让云芷汐颇有些虚脱的,抹了几把冷汗。因为是第一次炼制六级丹药,而且还是这么龟毛的淬脏丹,她这炼丹过程可谓惊心动魄,一连串的频频炸鼎,差点没要了她的小命。

“呼……”云芷汐拍了拍胸口,一双素手都被炸“黑了”,浑身更是狼狈不堪,活脱脱一名小乞丐。可惜身上春光外泄,嫩滑莹亮的肌肤光泽,暴露出小乞丐是个美人儿。

幸好她这是在仙境里炼丹,若是公开在外炼丹,这副“鬼样子”要是被容煌看到,他那清俊的脸估计要黑成包公脸……

“如果能在去暗门之前,将金凰神功修炼到第三重小成,也能多一分把握。”云芷汐看着淬脏丹出神道,可她心里也没什么底气。

按照云芷汐的估计,金凰神功大圆满的话,她应该能在圣阶前捡回性命。小成的话还是挺危险,但若是对方不把她看在眼里,她用全力抵抗的话,应该不会一命呜呼。

只要不一命呜呼,凭借她修炼的两大神功,再加上她还有小绿,那么应该就死不了的。

“还是太弱。”云芷汐轻叹了一口气,她虽战力妖孽,本钱也算是充足。在东域甚至南域,她都算是土豪级的暴发户,可到了中域之后,才发现真的不算什么。

也正是源于这种认知,云芷汐进入中域后,虽然急着赶路,但修炼却反而更积极了,再加上中域乃是灵秀之地。她在三月内,便从高阶玄王晋阶成了低阶玄皇。

只是……

云芷汐知道,这些还远远不够,但也只能尽力了,到时候再摸石头过河,看着办吧。

心绪定下之后,云芷汐调整了状态,在恢复好之后便吞服了淬脏丹。

淬脏丹蕴含着皇骨之髓,再加上百余种灵药的融合,在被吞服之后,立即在云芷汐体内散出浩瀚的药力。

金凰神功快速运转而起,云芷汐从里到外一片金光洋溢,一头金凤虚影更是栩栩如生的翱翔而出。

云芷汐的脏腑,在疯狂的吸收着,经由金凤凰神功吸收过的淬脏丹药力。

一种细细碎碎,仿佛万蚁噬心的麻痛,让云芷汐觉得难受至极,却又不得不承受着。

可在这麻痛中,又仿佛有蓬勃的力量,在她的脏腑中恣意的生长着,让她觉得既煨贴又舒畅。

渐渐的,云芷汐只觉得,有一层层强大的力量,在丝丝缕缕的进驻她的五脏六腑,令她整个人都觉得舒畅至极。

说实话,之前修炼金凰神功,可把云芷汐苦逼死了。但这第三重淬脏的修炼,倒是让人意外的好过很多。

随着金凰神功的大战神威,不仅云芷汐的脏腑变成了灿灿的金色。就是原本散着六色光泽的骨骼,也在被潜移默化的重染上金泽。

金凰神功的修炼是叠加的,它在更高一重功的修炼过程中,是会对前面的几重宫进行稳固和提升的。

所以随着金凰神功的修炼晋阶,云芷汐的肉身就会愈发的强悍,无论是经脉还是根骨,或者如今的脏腑。

两枚淬脏丹被陆续吞下,再加上金凰神功所需的其他变态药材,以及各类兽丹的配合,云芷汐闭关十日后!

“唳——”

一道嘹亮的凤鸣起!引得在梧桐树上打瞌睡的冥凤一阵惊,一双幽幽的九幽森眼,盯着空中的金凤使劲看。

金凤绽空!

云芷汐五脏六腑裂散出一层浓郁的金色,更有强悍的活力“咚咚”爆发。

金凰神功!

第三重!小成!

下一刻,云芷汐从仙境中掠出,一拳朝着崖洞之外轰去!

“轰隆隆——”

对面巨大而尖峭的山峰,瞬间被云芷汐一拳轰成了秃头山,山石横空乱飞而出,可见这一拳的拳劲有多大!

不过这一招试拳还不够,云芷汐掠出崖洞,挥出不用玄劲的一拳,扎扎实实的砸在了峭壁上!

“咔擦咔擦——”

峭壁以她的拳头为中心,裂开了无数裂缝!

“嘶,好痛!”云芷汐缩回手,素白的拳头染了一层红,看得她自己抽了抽眼角,下手太狠了……

不过就她这素拳可砸山裂的能耐,可见她的肉身防御,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状态,任何品级的王兵,看来都不能再伤她分毫了。

“喵。”小白喵兴奋的叫了一声,似乎在恭喜云芷汐“神功大进”。

摸了摸小白喵,云芷汐收起拳头掠身离开此方。她刚才耍横的阵仗有点大,为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自然要隐匿好气息撤离。

云芷汐这次闭关前后消耗了两个月,实力也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是该和其余人汇合了。

然而等她回到客栈时,却发现客栈四周的气氛不对劲?!

只见客栈被十数名骑着幽冥豹的王阶围着,再加上他们身穿的那身制服,明显是阙天城的城管装备。

“怎么回事?”云芷汐如画的青眉拧了拧,不知道客栈是出了什么事,但她隐隐有些不安。

“难不成我之前杀了三个人被查明了?”云芷汐寻思起来,觉得也不可能啊,她当时出手就防着被查,所以用的是杀人无形的精神力,随后她就用隐身诀跑了,做得还是挺干净的。

不过先不管如何,她暂时不适合妄动,还是先打听清楚再说。

此时客栈内,客官都被清场了,只有云芷汐的人还在。

九婴,龙神王,癫狂和尚,蛇王子等人,一个一个都在,只是他们的神情都很警戒,浑身散着剑拔弩张的气势。

这群人还很明显的,护着最中央的一名银发美少年,可不正是无涯么。

而和他们对峙着的,是九名阙天宫的人。这九人可不简单,居然是四名帝阶和五名玄皇!

明显是领头的一名高阶玄帝,正盯着对方人群中的无涯,目光充满了审度的意味,眼底隐约有一层惊色。

“小子,你还是自觉跟我们走一趟,我等对你并没有恶意。”高阶玄帝脸色还算和气,但语气却透着不容置疑。

“不去。”无涯两个字,拒绝得干脆利落。

“你们都听清楚了,我三哥说不去就不去,你们别老纠缠不休!”大牛忿忿道,连他都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是没有恶意的,更何况其他人了。

嗯,当然,纳兰小弟还是有点相信的,谁让他的神经比大牛还大条呢……大牛好歹还是粗中有细。

“小子,你真要我们用强?”高阶玄帝再度开口,语气加重了不少。

“来啊!谁他娘的怕你们,谁他娘是怂包!”九婴硬气的吼道,要不是龙神王压着它,它早就兴致勃勃的吃人去了。

九婴可不管打得赢打不赢,它凶暴嗜血的性子一起,就是要吃人的,哪里还管那么多。反正就是,没什么责任心的“热血”冲锋党。

“你们为什么要带走他?”龙神王沉声询问道。

龙神王气韵不俗,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突破成了帝阶,看起来更为不凡,此时挡在众人之前,倒是有些大哥的风范。

“我等只是遵命行事,其中缘由也不甚清楚。不过我奉劝你们,这里是阙天城,你们还是乖乖听话,否则代价你们付不起。”高阶玄帝幽幽道。

“哼,好大的口气!”九婴是冲动派代表,一而再再而三被撩拨,一身的凶气已经有些压不住。

“好了,别再拖拖拉拉,你们再不识相,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高阶玄帝的语气有了一丝不耐烦。

“紫毛小子,你带着他们到后面去,老子来教训他们!敢在爷爷面前耍横,简直是气死老子了!”九婴要推开龙神王。

“你给我闭嘴。”龙神王早前是恨不得灭了九婴的,此时对方的战斗力明显比他们强出不少,若是弄不好,他们这边真会有人战死的。

“怕毛,……”九婴正是不忿要反驳,声音却陡然终止,一身的凶气也停滞了一瞬。

龙神王见它好歹沉住气了,这才又憋着性子说道了几句,一面迅速的琢磨着怎么逃脱。要不是评估着打不赢,或者打起来会有严重死伤,他才不跟这帮人废话。

然而阙天宫的人却不耐烦了,那名高阶玄帝幽幽一喝道:“动手,将那小子带回去。”

龙神王等人气息纷纷一沉,精神高度警戒而起,看起来若多方动手,他们将强力反击而起。

可就在此时,一道凉淡的亮音传入:“我家小弟,可不是你们想带走,就能带走的。”

话落间,一道红影掠入,一名高挑的红衣美人落入所有人眼中。

“阙天宫办差,何人敢寻衅?!”高阶玄帝目光一阴,十分不善的盯着这名红衣美人儿。心中却在怒斥外面的人饭桶,竟没拦住此人。

而来人,自然是云芷汐了。

通过和九婴主魂的联络,外头的云芷汐,已经很快了解了事情的大概,这才知道这帮人并不是为了她杀的三人来的,而是来找无涯麻烦的。

这简直奇了怪了,要说他们这帮人,最不会惹事的,必然就是无涯了。他的性子冷清,根本就不会跟人有交流,一般都是会乖乖宅家里修炼的四好青年。

结果,四好青年被找麻烦了?

阙天宫的人不知道抽的什么风,居然要带走无涯,还说不出为什么要带人走?这不是乱来吗?所以众人当然不肯,于是就有了这番对峙。

“阙天宫办差我没兴趣,但你们要带走的是我的人,你觉得我会如何?”云芷汐凉笑反问。

“拱手交人,否则就死!”高阶玄帝最后一丝耐性被磨掉了,目中已透出了杀意!原本他是不想将事情闹大的,毕竟上面也有吩咐,尽量不要用强。

“拭目以待。”面对高阶玄帝的杀意,云芷汐那双秋水瞳中,掠起一股股煞气。

“你!”高阶玄帝被噎了一下,他明明看对方就是个低阶玄皇巅峰而已,就这样的小丫头片子,居然敢跟他叫板!

简直是不可忍!于是他就要动手!

但就在此时,高阶玄帝浑身的气息却是一滞。

“主人,他们又来了一批人。”九婴低声在云芷汐身边道。

云芷汐眉头一皱,却见眼前四名玄帝消失了去。

不多时,四名玄帝跟随三人而来,俨然变成了跟班?

而来的这三人,看起来修为并不高,领头的是个妇人,修为在低阶玄皇。另外两个,则都是年纪二十多岁的姑娘。

这三人面色都十分傲慢,其中那个妇人更是眼睛长头顶上似的,仿佛华妃娘娘穿越,看人就跟翻白眼一样,让人觉得好笑又无语。不过长相还不错,蛾眉螓首的,保养功夫做的也不错,肌肤什么的都还算细腻。

至于另外两个姑娘,面容跟妇人有些几分相似,应该是母女三人。大家都是在扮华妃娘娘,看来都是华妃娘娘的忠实粉丝。

“贱人的杂种在哪?”妇人声音刻薄问道。

“……”无人响应。

“秦长老,你舌头掉了?”妇人面色一沉,满目充满厉色。

那被点名出列的,赫然是之前的高阶玄帝,但他老脸明显有些僵硬道:“沈夫人,这事情您还是……”别管二字,他却是咽在了喉咙里。

这位沈夫人,在阙天宫是有名的刻薄泼辣,偏偏身后势力不弱,却是不好得罪的存在。哎,这年头做长老难,做供奉长老更难,因为有可能被辞退……

“还是什么?怎么不说啊?”妇人眼睛终于正儿八经的,翻了一个华妃娘娘式白眼,标准得不得了!

高阶玄帝擦了擦冷汗,心道为毛没有一本秘技叫《怎么跟贵夫人相处》?如果有,他发誓愿意给一亿下品玄晶去买!

“好啊,看来秦长老是把本夫人的话当放屁了。”沈夫人声音一拔尖。

高阶玄帝立即败下阵来,连连苦着脸道:“应该是,应该是……”

“母亲!是那个人,我曾经偷看过那贱人的画像,跟他长得很像!”这时候,一名姑娘却像是发现大宝藏似的,指着无涯尖叫道。

高阶玄帝面色一变,那沈夫人立即盯着无涯看,眼神充满了鄙夷和唾弃,更隐隐闪烁着凶芒。

“一群神经病。”云芷汐对这几个人更没好感,华妃娘娘看多了也眼疼不是?当下就招呼众人要走。

“你们给我站住!”沈夫人正在看人,没想到对方居然鸟都不鸟她,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要走?当下是愤怒的,一手叉腰,一手喝指道。

云芷汐抬眸转身,正对上沈夫人的食指,她目中的煞气一荡,“老太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很讨厌被人指。”

老——太——婆——

“啊——”那沈夫人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尖锐的惊叫起来,更是气得浑身直哆嗦,手指都在颤抖道:“来人,来人……给我毁了这小贱人的脸!”

本来她就看这小妖精不顺眼,只是没功夫搭理她,哪里想到这小妖精,居然!居然叫她老太婆!

不行!小妖精必须去死!

沈夫人话音一落,那名高阶玄帝立即出手,一掌直撕向云芷汐漂亮的脸蛋,估摸着这一招下去,云芷汐的脸都要烂了。

在高阶玄帝眼里,云芷汐根本就是小弱鸡,其余人也都不足以挑战他们阙天宫。

“滚!”九婴凶喝一声,一手捏下!九婴首出,一口“撕”的吞噬下那高阶玄帝的爪子!

“啊——”一声惨叫,瞬间从高阶玄帝最终爆出。

九婴伸手利落,手掌再度往上,惊的那高阶玄帝“嗖”的连连后退,整张脸瞬间成了土色。

“好……好胆!你们都给我上,把这些人都给我杀了!”沈夫人见了血,惊声尖叫起来。

身为阙天宫的尊贵人物,她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在他们阙天宫的地盘上撒野,这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

然而,就在她惊叫身出,她身后的人还没有动手时,云芷汐先动了!

“沈夫人小心!”几名玄帝惊呼,正是想要出手,但九婴和龙神王已经迅速的缠住了他们!

与此同时!

咔擦!

“啊——”沈夫人惨叫声惊悚如鬼嚎。

云芷汐一手捏断了,她那颐指气使的食指,俏美的脸上凝了一层凉凉的笑意:“都说了,别指。”

沈夫人脸色惨白,但却还不太蠢,还没忘记她也是个低阶玄皇,正是要运功反抗。

可惜……

云芷汐精神力出,沈夫人整个人一晃!

紧接着,云芷汐的身影错落,素手就像掐小鸡脖颈似的,将沈夫人的脖子掐住了。

“你……”沈夫人气息一滞,神色恢复了清明,一脸却被掐得涨红,更觉得憋屈丢人至极。

想她嫁入这阙天宫以来,凭这身份和地位,那小子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哪个人不削尖了脑袋的巴结她?哪个人敢忤逆她的意思?

随着时间的流逝,沈夫人已经忘却了,她有多少年没被这么无礼的对待过了。她恶毒的发誓,她一定要将这个小贱人慢慢折磨死!

“贱婢!你还不速速放了我娘,否则我让你们所有人都死!”一名年纪稍长的,身穿青衣的姑娘,尖锐的朝着云芷汐喝道。

“不错!还不快快放了我娘!”另外一名粉衣姑娘也是喝道。

“笑话!你们欺人在先,倒不许我动粗了?这里是你家门口又如何?只要我想,我就可以一把捏死这个臭嘴贱妇!”云芷汐才不会客气,说话间手一重,那沈夫人白眼连连翻,差点窒息过去。

“你……你住手!”青衣姑娘急了。

“你快放我了我娘,什么条件都答应你。”那粉衣姑娘更急的承诺道。

云芷汐浅笑了笑:“这就对了嘛,我的条件很简单,等我们离开阙天城,人我就放了。”

“好,我们可以让你离开,但你要先放我了我娘。”青衣姑娘立即同意。

“呵呵……先放了你娘?你当我傻啊。”云芷汐乐笑出声。

青衣姑娘怒了,回头就怒骂着身边的玄帝:“你们……你们这群废渣!居然连我娘都保护不了,还要留你们这群饭桶作何?气死我了,回去我要跟宫主哥哥说,让你们全给我滚出阙天宫!”

阙天宫众人:“……”他们的脸色都超级难看,一来是被当众骂得难听,二来这姑娘还真有告状的身份。

“你们要骂人回去骂,本小姐没空听,都给我速速让开,否则我就捏死她。”云芷汐冷冷提醒,手掌又是一紧,把刚喘了几口气的沈夫人捏了痉挛抽搐。

“你住手!让开,所有人都让开!让他们过……”两个姑娘害怕母亲被杀,立即是对身后的人下令道。

于是乎,阙天宫的人乖乖散开,云芷汐一行人缓缓通过。

可就在此时!

一丝细弱的黑光,忽然朝着云芷汐扑过去!

云芷汐想也没想,抓了沈夫人就是一挡。

“啊——”一道惨绝人寰的嘶叫,从沈夫人的嘴里嘶哑而出!她的声带毕竟被捏住了,所以叫得不尖锐,却反而显得更凄惨。

“母亲——”两姑娘尖声叫出,尤其那穿青衣的,更是脸色白了几分。

阙天宫众人蠢蠢欲动,云芷汐定睛一看,发现沈夫人的手臂肌肤下,似乎有一条毛毛虫大小的东西,正在蠕动着蠕动着……

云芷汐脸一黑,喵了个咪的,刚才要不是她反应快,这鬼东西已经爬进了她的脸!简直不要太阴险。

“看来你们是要她死!”云芷汐声音一沉,盯着出手的,那年纪较大的姑娘森煞道。

“不要!别……别杀我母亲,我真的放你走。”这青衣姑娘也是被吓狠了。

“那就快闪开,立即带我们去传送阵。”云芷汐毫无商量的清喝道。

“你先放人,快让我救我娘,不然她会死的。”青衣姑娘泪眼汪汪的哀求道。

但云芷汐才不管,这时候谁都不会傻逼的相信,她放了人对方就会放他们走,到时候说不定就被群虫啃噬了。

“除了送我们去传送阵,一切免谈!”云芷汐阴沉道,如果不是考虑到这里是阙天宫地盘,就凭刚才对方的这一手,她必然要当场报仇,杀了他们这帮人。

可是在大致猜到对方的身份后,云芷汐知道不能这么做,否则接下来他们将会面对,阙天宫无休止的追杀,这种日子可不是她想要过的。

而这一回,阙天宫众人再不敢阻拦,大家纷纷退散开来,唯一名玄帝在前头带路,而其余人都紧紧的跟在云芷汐等人身后。

那两个小姑娘更是苦苦哭求,想要云芷汐放了她们的母亲。而沈夫人若非声带被紧紧掐住,她一定在惨叫连连,因为那条虫子已经爬到了她的手肘处!

云芷汐没理会,一切也进行得还算顺利。

然而——

“主人,他们又来人了!”九婴从旁提醒了一句。

云芷汐已有所感,脸色顿时黑了下来:“有完没完!”

正当她话落,四道人影瞬间闪落,来的是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修为是高阶玄帝;以及两个中年男人,修为是低阶玄帝!

四人横空而来,随之便有一股强大的气势盖落,令得四周气压瞬低了下来,让人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

而此时在客栈这一带,已经是散光了人。

这阙天宫的热闹,至少在阙天城内可没人敢看,除非小命不要了。

“小贱婢,快把人放了!否则都给我死!”一名中年男子目光一落间,声音充满阴森道!

------题外话------

有月票滴亲快来投嗷,莫藏莫藏最可爱!么么(* ̄3)(ε ̄*)

特别感谢:lilychak亲爱滴晋阶成第一个会元!

感谢:123456薇薇【1五星】、13564401668【2月票】、plantoday【1月票】、huwei251【2月票1五星】、川流不溪【3月票】、创世巫女【4月票】、yilikalaer【1月票】、li9065【1月票】、13396800279【1月票】、faybakid0512【1月票】、

天使不爱飞【1月票】、13433331916【1五星】、星禾之茉【1五星】、问ti【1月票】、一眼忘穿【1五星】、13819363396【2月票】、13902290815【1月票】、sissy138【1月票】、gwz930【3月票1五星】、xixi8155906【2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