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三十五章 同窗

最后崔乐蓉还是在客栈小二的指点下去了一家饭馆里头吃饭,那小饭馆里头的菜色十分的不错,味道好,价钱也还算是公道,崔乐蓉他们三去的时候里头还有不少的人在哪儿吃饭呢,热热闹闹的。

他们三人也就点了三个菜又要了一份丝瓜豆腐汤,平常也算是少在外头吃饭,倒也觉得这么吃上一次也有别的一番滋味。

等到吃了饭之后,崔乐蓉他们就按着刚刚客栈活计指点的方向而去,主街的道路两旁除了那些个商店之外也还有不少的小摊子,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有,还有画糖人,捏面人的,这在平安镇上也少见的很,一般只有过年的时候开大些的庙会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摊贩到了平安镇上来,就算是挑着东西走的小货郎也不会带了这些玩意。

贡院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若是从投宿的客栈走到贡院差不多在一炷香的时间,但对于每天早上都会自己走去书院的崔乐安来说这点路压根就算不得什么事情,原本自打在镇上开了铺子之后,萧易也是打算每天顺便把这个小舅子给捎上的,但这小舅子说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自己走去书院,等下午下了课之后再走回来,也不觉得累,还想着这般走着身体也好,崔家也就没有勉强了他一定要改变,所以这么一点路对于崔乐安来说那压根就不算啥事儿。

在贡院附近那也是有不少的人,大多数都是年长的带着年幼的,那些个年幼的大多也都是和崔乐安差不多年纪,也有稍微年纪大一些的,大约有十五六左右的少年。

其中就有几个崔乐安认识的人,那几个人瞧见崔乐安的时候也都打了招呼,崔乐安也是十分高兴地和人打了招呼,还不忘同自家姐姐和姐夫介绍:“二姐姐夫,这是和我一间书院的齐白,魏贤和沈梁。”

崔乐蓉听着自家弟弟的介绍,这才含笑看向三个小少年,这三个人大多都是在十二三岁左右,穿着都是书生装,像是齐白和沈梁的就是十分普通的布衣,魏贤的家境似乎是三个人之中最为出众的那一人,身上穿的是那绸衣,身后还站着一个十七八岁小厮模样打扮的人。

“崔家姐姐。”三人倒也还是知理的,都叫了一声。

“你们也是今天就过来了?”崔乐蓉笑着问道,“也是来熟悉熟悉明日的考场的?”

“是啊崔家姐姐!”沈梁快言快语地就应了一声,“明天可是要考试的,今天肯定是要早早过来一下,要不明天在哪里考试都是半点都不晓得那可咋办呢,到时候可不得闹出事儿来么,先生也是让我们尽早一天过来的。”

那沈梁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有几分的爽朗,性子看着也是十分的逗趣,倒是让崔乐蓉有几分的好感。

“那你们是自个儿来的还是有人陪伴着的?”崔乐蓉见沈梁这样不见外,也忍不住多关心了一句,“若是一个人来的,那可得小心一些才是,毕竟也还是半大的孩子。若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和乐安就住在城里头的那平安客栈里头,只管找了我们去。”

“那成啊,不过我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我阿爹陪着呢!”沈梁笑呵呵地道,“我阿爹就在哪儿呢!”

沈梁说着就朝着另外一边一指,那是一个穿着灰色布衣,正在探头探脑地瞅着贡院的中年汉子,那模样看着有几分的傻气,但沈梁的样子那是半点也不介意,还开口把自己爹给叫了过来。

“阿爹,这个是我在书院里头的同学崔乐安,可会读书了,夫子总夸他呢!”沈梁把自己阿爹叫来了之后张口就说道,“这是他的姐姐和姐夫,也是陪着一起来的。”

沈父也是个爽朗的,“嘿,咋地就没听你说夫子夸过你呢,也不给我这个当阿爹的长长脸!”他这么说着自己也先笑了起来,看向崔乐蓉和萧易道,“我这娃子皮实,在书院里头就没少闹腾,我也可听说你弟弟的名字啦。”

崔乐蓉见人这么说也不好说个啥,倒是在那边笑了一笑,萧易就道:“大叔,你们啥时候到的呢?”

“我们那是早早就出门啦,就想着先来这里瞅瞅给认认路,免得到了明天不知道路要咋走的。对了,你们住在哪里头呢?我们父子两人住在兴隆客栈里头呢,不是我说,这客栈可真是贼贵啊,要不是为了娃子这点钱我还真是舍不得!”沈父大大咧咧地道,“儿子咱们这一次来县城那可是掏了你爹我的棺材本的,你要是没考上童生,小心我回头揍你啊!”

沈梁听到自己阿爹这么说,他吐了吐舌头,也是有几分的无奈,心道这个事情又不是他能够说了算的,要是真的能让他说了算的,那肯定就是让自己当上童生的。

魏贤看着和自己阿爹笑闹的沈梁也是有几分的羡慕,又看了一眼有姐姐和姐夫陪伴着的崔乐安一眼,又看了自己身后只有一个小厮,心中颇有点不是滋味,他道:“现在贡院里头也看过了,那我们不如各自回去吧,也能多休息一些。”

“魏贤干啥这么急着走啊,咱们一会去街上逛逛吧,你这回去也是回客栈里头去,那多没意思!”沈梁在那边叫道,“我可是第一次来青阳城呢,我都没怎么看过呢!”

“你这性子,明天就要考了还想着去逛逛啥的,还是先收收心吧!”魏贤看着沈梁平静地道,“等你考上了,还怕没有时间在城里头逛的?”

沈梁摸了摸鼻子,看着魏贤嘀咕了一声:“老气横秋!”那话虽是在嘀咕,可说的时候声音也是半点也不低的,足够魏贤听得清清楚楚的。

魏贤也不同沈梁计较,转而是朝着沈父还有崔乐蓉他们道:“伯父,崔家姐姐姐夫,我就先回客栈里头了。”

崔乐蓉他们当然也是不拦着人的,魏贤规规矩矩地和人道了别,这才离开。

看着魏贤和那小厮一同离开,等到两人走的有点远了之后,沈父一把揪着沈梁的耳朵道:“你瞅瞅人家再瞅瞅你自个儿,同样都是娃娃的咋人家就这样的懂事,你就恁个不懂事呢?还想着出去玩呢,你给我回头好好看看书去!”

“阿爹有人在呢,你别这样!”沈梁一手扯着自家阿爹拧着自己耳朵的手只觉得自己今天那可是丢人极了,“阿爹,人魏贤就是这么一个老气横秋的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娃娃了,你也甭拿我和人比啊,人在我们书院里头那可是一直都排第一的,我能和人比么!”

沈梁那声音也是无奈的很,想自己在书院平日里头的成绩也就是个不好不坏而已,要知道那可是魏贤啊,家里就是镇上有钱人家的,平日里头除了看书就是做学问的,他哪里能比得过人家,人家家里头的藏书还有老多呢!今年肯定是能够过了童生的,等到明年春上就能够考了秀才了!

“你晓得人家那学的好,你咋地不和人好好学学,就整天想着玩的!你这皮实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的,你阿爹我当年是家里头穷上不起学,现在可就指望着你给阿爹我去挣个脸面出来了你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沈父怒其不争,那是更加的生气了,只觉得刚刚那娃子那是怎么都好,那叫一个稳重的,不说刚刚那娃子就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两个娃子那瞅着也是强了自己这个儿子不知道多少去了,就自己儿子一看就是个停不下来的猴子性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猴子投生的。

“大叔,我看沈梁的性子那也是极好的。”崔乐蓉看着那被揪着耳朵依旧不忘做鬼脸消遣自己,半点也不当一回事儿的沈梁也觉得这娃子其实很是不错。

“哎哟姑娘你可甭和我说这个,你看这小子那是半点也不消停的,就是不肯坐下来好好念书,也不知道是不是猴子投生的,咋地就生出了这么一个小子来!”沈父道,“我看你弟弟就是个乖巧的,看着我都觉得稀罕,这小子也不晓得好好学上一些的。”

“大叔,我可不是说笑,你看今天来贡院探路的人也是不少,我刚刚一路看来,不少的孩子脸上那可都是带着紧张的,我看沈梁弟弟倒是个放宽心的半点也不紧张,这说明他的心态好啊,有这样的心态去考试,那到时候也就不会紧张,头脑也会清醒的多。”崔乐蓉道,她刚刚也看出来了,沈梁这孩子虽说是性子跳脱了一点,但本质上还是个单纯的孩子,而且那一份开朗那也算是少有的了。

沈父放下了揪着自己儿子的手,似乎对崔乐蓉那说法也是有几分的相信了,“姑娘你是说这混小子明天考试的时候能一定考好?”

“这我可不能说一定是考好的,但我觉得就沈梁弟弟这样子去考试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至于能不能成那就得看沈梁自己了。”崔乐蓉笑着说道,她又不是神那里知道到时候考的是什么试题,她都不能保证自家弟弟一定能考好呢,咋能保证其他的。

“崔家姐姐,你很有眼光!”沈梁一边搂着自己已经被揪的通红的耳朵,一边对着崔乐蓉竖起大拇指,那模样惹得沈父又是看不下去直接一巴掌拍上自己儿子的脑袋。

“走了,贡院也来过了趁着现在还有时间,你就给我回去再看一会书去,明天可别像是以前那样这个记不得那个不清楚的!”沈父道,那样子是恨不得现在就压着沈梁回去念书,要是有可能的话能把书塞进人的脑袋里头那是更好不过了。

“齐白,把你阿爹喊上,咱们一起回去呗!”沈梁那也是完全抵不过自己阿爹的力气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同意的话指不定下一刻就要挨了揍,他出声叫着站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语的齐白道,“咱们都在一家客栈里头,回去也顺路嘛。”

齐白看了沈梁一眼,声音闷闷的,“不了,你先回去吧,我和我阿爹再看上一看,再回去吧!”齐白的眼神里头闪过几分嫉恨,一起回去?他虽是和从沈梁是在住在一件客栈里头的,但沈梁和他爹住的是楼上的客房,他和他住的那是好几个人一起住的大通铺,这能一样么?

“那成吧,那你回去之后找我啊。”沈梁并没有察觉到齐白心中的那些个不甘愿,依旧笑得烂漫,“乐安你回头要有空也来我哪儿找我吧,我和齐白就住在明和客栈里头呢。明天一早我们在贡院门口等等,到时候一起进去吧!”

“成啊。”崔乐安也是熟悉沈梁性子的人,平日里头就十分的交好,“那明天谁先到了就在这儿等着呗,到时候咱们一起进去!”

“成!那我先回去看会书,我要是再不回去看一会书,我爹指不定一会就要揪掉了我的耳朵了。”沈梁笑嘻嘻地说道。

“去吧,大叔你们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些。”崔乐安道。

“诶,成咧。等回头有空让沈梁带着你来家里头玩!”沈父也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就是深怕自己这儿子下一刻就会跑了一样抓着往回走。

“齐白……”

“乐文,你和姐姐还有姐夫刚来,你们好好看看,我也去转转顺便看看我阿爹到哪里去了!”齐白不等崔乐安把话说完就先出声打断了崔乐安的话,那面色上如常的很,“一会你也甭找我了,我找了我阿爹也差不多就回客栈看书去了。”

崔乐安原本还想同齐白说两句话的,但听到人这么说的时候当然不好回绝,只能点了点头:“那我们再看看。”

齐白听到崔乐安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转身就离开,那动作也是快的很,但在那转头的一瞬间,崔乐蓉从这个孩子的眼神里头清楚地捕捉到不甘心还有愤恨。

这可倒是有趣了,不甘心或许还能理解一些,或许是自家弟弟在学堂里头的成绩要比他来的好,又或者是旁的,但那愤恨就显得有些莫名了,崔乐蓉也是知道自家弟弟的性子,不是被逼得没了办法一般也不会随意地和人起冲突的,那个孩子的嫉恨是来自哪里?如果是对他们的话,说认真的,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三个孩子呢,那就更算不上会有什么冲突发生过,那是针对谁的?亦或者是针对他们三个人的?

“小安,你这三个同窗倒是挺有趣的。”崔乐蓉漫不经心地开口,“那魏贤看着应该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虽说话不多却也是十分知书达理进退得宜,沈梁虽是个活泼性子,却也不闹腾,而且一派稚子之心眼神也坦荡的很,是个直肠子有啥说啥的。倒是这个齐白的,我看着似乎是有些沉闷呢!”

“恩,齐白平日里头就是这么一个不怎么搭理人的性子,有空的时候就会在哪儿看书基本上也很少和人玩在一起的。”崔乐安不疑有他,张口就说了起来,“魏贤明年就会来青阳城里头的万峰书院就读,他父亲已给安排妥当了。”

“恩,青阳城里头不管怎么说也是要比平安镇上要强上一些,魏贤家中也不差这些,也是希望能够有更好的教导的。”崔乐蓉也是听闻过青阳城里头的万峰书院,可算是一个顶好的书院了,比起镇子上的那些个书院私塾可是要强上不少,万峰书院里头还有一些个当世学儒,在过去,大约也就是京城里头的太学才能够压了这一头了。崔乐蓉也想着若是自己弟弟这一次能考上童生,等开春之后就建议家里头把人送到万峰书院里头来,应该是要比在镇上强一些,“不过,我看那齐白,似乎同你的关系不是很好?”

“也不能算不太好吧,”崔乐安想了想之后道,“前头的确是起了一些个矛盾的,咱们铺子里头的不是做了书院的生意有送餐么,齐白就觉得我们影响有些不好,那个时候有争执了几句,另外的几个同窗说了一些个不怎么好听的话,只是齐白说我们挥霍父母双亲积攒的钱财视为大不孝一类的话,我也实在是有些难以苟同,不过并没有起多大的争执就是了。”

“哦,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萧易也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来,“之前咱们铺子刚开业的时候不是没人手么,我不也是去送过饭菜?我等人吃完了好收拾了食盒拿走,我当时就觉得一直有人瞪着我似的,但等我看人的时候又没发现,不过那小子我也是遇见过几回的,我也不是特别喜欢那孩子,总觉得这娃子有一种看不起人的感觉。”

萧易也一直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刚刚要不是崔乐安是说起这事儿来他还真是没想起来,当时那小子看着他的眼神让他就觉得他是高贵的,而他则是卑贱的高高在上的意味,就和当初的萧守业没啥差别。

“我看那娃子眼神也不是太过坦荡,小安,这样的人你还是少接触为妙。”崔乐蓉交代着,也不是她要把人想的太坏,而是那孩子小小的年纪就有那样的眼神,这种人与之为伍并没有多少的好处。

崔乐安点了点头,其实他和齐白的关系也都一直一般,算不上是极好的朋友。而且那个时候他给学堂里头的学子介绍了自家铺子的时候他还还说过自己那般的行为是不当的,沾染着铜臭味一类的说辞。崔乐安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的,就算是他给同窗们介绍了自家的铺子也并没有强迫的意思,再者,每一次送来的餐点那也还是十分丰盛的,并没有少过什么,夏日的时候甚至还有送了西瓜过来解渴,订餐的那些个同窗也都是觉得十分满意的。

“我知道。”崔乐安点了点头。

“小安,二姐也不是非要你去结交像是魏贤一般那样的人物,像是魏贤,哪怕你是不和他深交,可他的知书达理进退有度那都是你该学习的地方,像是沈梁这样的人,爽直不会有什么坏心眼,你和他做了朋友也不会有什么坏处。看人首先就是要看一个人目光够不够清正,咱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人的眼睛那也是能够看出很多东西,像是齐白的眼神就不够清正,这样的人你交往了,不一定说一定对你有坏处,但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个道理你该懂的?”崔乐蓉问道。

“是啊,咱们可都说了学坏三天学好三年,这人要是被带坏那可是很快的,要学好可不容易。咱们要交就要交好的朋友,要是遇上那种心里面弯弯绕绕不知道在想个啥的,你这也觉得费劲呢不是?”萧易也是觉得那娃子不大好,打小就有那样高高在上的态度,往后还不知道要演变成什么样子呢。这样的人要是接触的时间长了,这好苗子也要给长歪了咯。

“二姐,姐夫你们就放心吧!”崔乐安道,“这些道理我都知道的,再说了,我也没觉得咱们家做生意啥的有啥不好的,要是没有那铜臭味儿,咱们日子也不能过好啊,我这哪里还有书可念的。我和齐白就是个同窗,算不上好朋友。”

崔乐安也不想和齐白当朋友来着,免得到时候又说出更多可气的话来,就像是刚刚要不是看到魏贤和沈梁,他也没想着上来打这一个招呼呢。

“那就成!”萧易也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是想到自己这个小舅子要是哪天被带歪到变成另外一个萧守业的话,那自己才叫一个难受呢,到时候说不得骂不得打不得,现在得到了这样的一个保证,他心里头也觉得高兴。

贡院里头自是已经关闭起来不让进的,崔乐蓉他们也就是在外头走走,也算是熟悉了一下环境,等到熟悉了差不多之后,这才离开,在青阳城的主街里头溜达了起来。

崔乐蓉还去了之前和萧易来的时候买过东西的那专门卖南北货的铺子里头转了一转,倒是没有再发现孜然一类的香料,也是觉得有些惋惜,原本之前遇上那孜然也是因为没有人买而一直才留下的,后头掌柜见那般的难卖不再进了倒也算是正常,像是奶片一类的东西倒还是不少,崔乐蓉也是买了好些,甚至还买了一些个牛肉干,牛肉在国内也算是少见的,牛不允许私下宰杀,只有病死或者是老死的时候请示了官府,官府派人查验过后方才能够宰杀出售,所以也就只有边关地区那些个游牧民族才有肉干一类的制作,像是南北铺子里头的所贩卖的也都是商队从边关和那些个游牧民族交易而来的。

那牛肉干卖的也是贼贵,崔乐蓉就买了一斤左右的分量就已经快一两银子了,不过回头给几个娃子加个零嘴倒也是不错。

崔乐安对于那南北铺子也是觉得新鲜的很,里头所贩卖的东西多数都是他见都没见过的,也算是长了不少的见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