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三十三章 再上县城

萧易也是被突然之间来的毛遂自荐给怔住了,这不管咋样,好歹前一任的东家还在跟前呢,现在就开始向他这个新上任的东家开始自荐。

这样真的好吗?

萧易当然也是看到这人刚刚那不满足的神色,想了一想之后道:“多谢这位师傅了,只是我们也才刚刚接手,肯定是要再整修整修的,对于往后酒楼的发展那也是有些自己的想法,到时候要是缺人的话,一定是会记着师傅你的。”

这话说到这份上那还有啥不能理解的,那也就是说的好听而已,事实上也就是没打算找了他的了,那人的面色微微有些黑沉,十分的不高兴,觉得自己都已经这样的屈尊降贵了,这人竟然还是这样的不领情,要知道他可是在这酒楼里头做了好些年了,那做菜的手艺也算得上是一绝了咋地人家还看不上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个啥,这样的人家就算是做生意基本上也是不能成的!

崔乐蓉看着那眼神里头带着几分嫉恨的厨子,前两天自家大哥也是同自己说了,在后厨里头,比较和善的还是那胖厨子,有时候说话是难听了一些,但教起人来也还是十分用心的,而眼前这个厨子就是自己大哥所说的那有些自视甚高,私下脾性也算不得太好,时不时就会刁难人的,这样的人她是说啥也不会留下来的,哪怕这手艺再高强也不顶事儿。

那胖厨子原本也还想说点啥,但现在听到人这么说的时候心里面也就没个底了,只好叹了一声气也不敢在人的面前再提这个事儿了,怕到时候也是闹的不痛快。

刘言东见事情也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干脆就领着自家掌柜走人了,京城里头还有不少的事情干呢,他这一次来也就是为处理了酒楼的事情来的,现在事情也已经是处理的差不多了,自然地也就没有道理要再留着了。

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不拦着刘言东,事实上他们也是不打算再留着的,也已经找了人,从明天开始也是要把这酒楼给整修整修,至少也得小半月的时间呢。

崔乐文也知道自家妹子和妹夫也不少意思当着人的面说自己要个人不要那个人的,毕竟当着人的面多少也还是要做的含蓄一些,他之前也都已经和人说了自己比较相熟的又关系算得上不错做事儿也比较靠谱的人,自家妹子和妹夫那也基本上都是认同了的,不出意外的话,这几个人都是会留在酒楼里头的,崔乐文就笑着和人打了招呼去了,“胖师傅,大东,小康,小北,亮亮,咱也好久没见了,今天要不找个地儿一起吃个饭咋样?”

胖师傅听到崔乐文这么一说,也咧了嘴笑了笑,原本还想着说今天自个那都没地儿去干了,哪里还有啥心思吃饭的,但听到崔乐文这么一说的时候,他这心里头微微一动,觉得自己就嗅到了一股子的气息,觉得这事情也还不是那么没转机的。

“那感情好啊,你小子现在那铺子干的也不错啊,我这现在也没了活计,正好宰你一顿饭吃吃。”胖师傅就乐呵呵地把事给应下了,“你可到时候甭心疼啊,一定要好酒好菜地招呼了咱们几个才成!”

“那成啊!这有啥不成的!”崔乐文也是满口答应。

“走起,咱们几个今天就去吃大户去!”

胖师傅对着刚刚被崔乐文点了名的人说道,那几个人也还是有几分的伤感的,一下子没了活计往后这日子还不知道要咋整呢,现在见崔乐文说是要请客吃饭这事儿也有几分的提不起劲儿来,但大东和小北是跟着胖师傅的学徒,现在自己这师傅都已经这么说了,那还有啥可说的,也就点了点头。大东和小北都已经点了头,小康和亮亮两个人自然地也就没啥好说了,也就跟着一起走了。

崔乐文和胖师傅几个人走出了铺子,那里头剩下的几个人瞧见这阵仗那也是有些尴尬,但到底也还是说不出要跟着一起去的话来的,到底当初崔乐文还在酒楼里头的时候他们和人的关系可算不上好的,现在人家请客吃饭都明摆着不打算叫上他们了,而且他们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喊了人吃饭,那肯定是有事儿要说的,估计还是个好事儿呢。

可现在能咋地,谁叫当初自己就愣是没和人打好了关系,现在想要找人说个情套套近乎那都不好意思的很,谁又能想到当初这么一家看着平平常常的人竟然有一天还能够有这样大的本事还能够把这么大的一间酒楼给接手下来的!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崔乐文和那掌柜起争执的时候不管啥的也要帮着说上两句好话啊。

被留下的人也是心里面泛酸,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人却也无计可施的很,只能怏怏地离开了。

等到人离开了之后,崔乐蓉和萧易把酒楼的门给锁上了,这才去了镇上另外的一间小酒楼里头去了,进了楼上的厢房,厢房里头也已经有了那一桌,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去的时候菜基本上也是上了几个,还没有怎么上齐,不过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进去的时候,胖厨师他们几个也还是有几分的意外的,一下子也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

“胖师傅啊,我今天请你们吃饭其实也还是我妹子和妹夫有些话要同你们说的。”崔乐文对着胖师傅道,“有些话不好在酒楼里头说,只好是在这里说了。”

胖师傅听着崔乐文这话说的,心里面一凛,之前也是多少有了几分的猜想,现在见到人的时候他心里头也还是有几分的激动的。

“啥事儿啊,有啥话就只管说就好了,咱们认识也是老些年了,我是个啥样的脾性你也知道的。”胖师傅说着也有几分的激动起来了,“我其实也是想托你说个人情来着,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开了这个口。”

“胖师傅这话说的,我阿哥当初在酒楼的时候就说没少得您的照应,也和我们说了,师傅你做饭手艺还是十分不错的,人也挺好。我们也都记着呢!”崔乐蓉道,“其实今天把几位请来,一来也是我阿哥许久没同几位相处了,也算是聚聚,二来呢,也是我和我相公想说点事儿。我们呢刚把酒楼盘下来,说实在话,光靠我们那肯定是办不成的,后厨里头也不能只靠着我阿哥一个人不是?要是胖师傅你有旁的更好的去处,那我们肯定是不拦着的,若是胖师傅愿意的话,我们还是想请师傅你接着在酒楼里头干,就是我们是真要整修整修铺子,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开业。”

崔乐蓉对着胖师傅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也就看向其他几个人,“我阿哥也说了你们脾性好,若是可以的话,我们也是想让你们跟着一起留下来的,工钱那也是和以前一样,胖师傅也是,就是不知道你们的意思咋样?”

崔乐蓉这一句话问出口,那对于那几个还年轻的小伙子来那也是意外的很,尤其是小康和亮亮那也不是学徒,而是给上菜的跑堂,这样的活计那是更难找了,原本想着要是没了法子那就只剩下去干力气活了,现在听到人愿意请了自己留下来干的,那还有啥不好的!

胖师傅那也是觉得心里面舒坦的很,难为着阿文这人还记着自己的好,他那也是高兴的很,只要有人记着自己的好呢,而且工钱还和以前一样,那也好啊,他也是乐意的很呢!

胖师傅站起身来道:“既然东家都已经是这么说了,那还有啥不成的,等到酒楼整修好了我是肯定来上工的!”

见胖师傅都已经这般表态了,其他四个年轻的小伙子也紧跟着站了起来道:“我们也是一样的,东家你们既然看得上我们,那我们肯定是要在这里干的!”

“我也不说啥虚的,既然我们接手了酒楼,那肯定也是想着把生意给做好的,这生意好了肯定也是不能亏了几位的。”萧易这才开了口,他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盏,“今天我就敬几位一杯。”

崔乐蓉见事情也差不多了,自是不在这厢房里头呆着,厢房里头基本上都是男的,现在就自己一个女的,不管咋样也是有些不合适,她让萧易在酒楼里头和人一起吃着,自己则是回了小铺子,眼瞅着也快到了吃饭的时候了,铺子里头也有不少人,今天来帮忙的是崔乐菲,收钱打菜啥的那也是忙的不可开交,看到崔乐蓉来了完全就是和看到救星似的,高兴都来不及了。

崔乐蓉也不忙着歇着,搭了一把手,这才算是解决了崔乐菲的困境。等到最忙的一波过去了,崔乐菲这才缓过了劲儿来。

“阿姐,你和姐夫已经把事情给办好了?”崔乐菲十分好奇地问道,那么大一间酒楼呢,她现在可是佩服死自家二姐和姐夫了,这两人这是多能耐啊,在她眼里面就觉得好像就没有啥事儿是能够难倒了自家二姐和姐夫的,要是哪天二姐和姐夫说他们在京城里头也准备开一个酒楼她觉得她也不会觉得有多惊讶的。

“办了一小半吧,哪能这么快就给办好了的,酒楼里头还得整修呢!”崔乐蓉道,“那可不是一个啥小活计,还得定一些个东西,再加上大哥和胖师傅,也就只有两个厨子而已,到时候也还得再招几个人呢,没那么快就全部办好的。”

“恩,不过二姐你和姐夫那么本事,这些事情应该是难不住你们的!”崔乐菲道,“我都觉得,这天底下就没啥事儿能够难得住二姐你的。”

“拍我马屁拍的这么响亮干啥呢?不是又闯出了啥祸事来想着我搭一把手吧?”崔乐蓉一脸笑意地看着崔乐费,“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啊,免得到时候还得给你背了黑锅。”

“哪能啊,我像是这样的人吗?”崔乐菲忍不住嗔道,“我啥时候叫你给背了黑锅了啊,我就说两句好听的,你要是不爱听往后我也不说了!”

“成了成了,二姐我也没你说的这样的本事!”崔乐蓉笑着点了点崔乐菲的脑袋道,“过几天我和你姐夫也还得陪了小安上城里头去,你到时候要是有空就来镇上给大哥搭把手,大哥也还得帮着我们去看着那整修的情况呢,等我从城里头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东西。”

崔乐蓉也觉得这一阵子怕是要没少忙了,铺子里头到时候肯定还是要找人的,至少现在还缺了掌柜呢,而且今天虽说算是说定了人,但到时候该说清楚的到底也还是要说说清楚才成,合约也得整好了。而且等到小安考完之后回来差不多也该是到了收稻谷的时候了,一连串地忙下来,那也基本上是没个完的,也还得看看刘言东哪儿有没有办法弄来辣椒,铁匠那边打造东西也没那么快,所以崔乐蓉和萧易的打算,那是等下个月挑一个黄道吉日再给开了酒楼的。

“阿姐你就放心吧,阿哥做事儿也细致的很呢,到时候肯定是能够把你交代的事情给办好的。”崔乐菲道,她想了一想似乎又是觉得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又开了口,“我以前就想着平常的时候能吃饱,冬天的时候能穿上新棉袄就觉得不错了,后头咱家有了这铺子的时候我就觉得咱们家了不起了,在镇子上有这么一个铺子我都觉得像是做梦似的,没想到这有一天,还能够瞅见能有一个酒楼呢!你说那些个人以前就没少说咱们是赔钱货的,现在可是要人知道知道,咱们也是能够挣钱的。”

虽说那酒楼不是家里头的,但崔乐菲也还是觉得高兴的很,也骄傲的很,以前的时候没少被人说丫头片子都是个赔钱货的,可看看她二姐,那是个多么能干的人呢,谁家的丫头能有她二姐这么能干的。她可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瞅瞅那些曾经没怎么看得起他们的人在知道镇上最大的这一间酒楼是她二姐的时候是咋样的模样!

崔乐菲就是想叫她那奶奶知道知道,当初她不是都看不上他们一家子么,他们一家子现在不知道过的有多好,往后还会过的更好,但她就甭想来占一丁点的好处。

崔乐蓉伸手摸了摸崔乐菲的脑袋,对于自己妹子这孩子气的想法也是有几分的无奈,“咱们自己过的好就成了,还搭理旁人干啥。反正现在自家当家做主的,谁也管不了去!等到小安考上了童生,考上了秀才,那咱们家更叫有脸面了!那个时候你再看人的哪些个嘴脸可不得觉得更加有趣么!”

“对!”崔乐菲一握拳,坚定地说道,“咱们就要过的比现在更好,往后还要好!”

崔乐蓉听着崔乐菲这话也忍不住笑了笑。

崔乐文和萧易两个人在酒楼里头吃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的功夫,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带了一点酒意,但那眼神也都还是明亮着的,两个人也没吃多少酒,都知道自己还有事儿要干的自是不可能在饭桌上和人使劲地对饮。

等到崔乐文回来,崔乐蓉也把铺子里头的钥匙留了一把给他,从明天开始就会有工匠过去整修,不过自己到底也不可能每天都上镇子上来看着,萧易也就每天早上的时候会去看一会,旁的时候基本上也还是得让自家大哥给看着,更别说他们还得有几天都不在。

“放心吧,我肯定是会帮着你们盯着的。”崔乐文也是满口答应下来,不管咋说也是那么大的一个酒楼呢,总是要好好看着才成,要是不看着万一偷工减料了可不得再花了一笔冤枉钱么,崔乐文对酒楼也是有几分的感情在的,现在又成了自家妹子家的,那肯定也是要好好地看着的。

“阿哥看着我们也还是放心的!到时候上工的人的饭菜肯定是要我们这里包了,等到月底的时候就从我们那一成里头扣去。”崔乐蓉道。

“这……”崔乐文就觉得不管咋说,现在这小铺子里头不也还是有他们的份么,也算是东家啊,到时候酒楼里头上工的人的饭菜就算是铺子里头出了也没啥,要是这样算的分明那……

“大哥也不用不好意思,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由着我们破了规矩啊,到时候上工的人肯定也是有好些呢,到时候就算不在铺子里头吃我们给做到底也还是要出钱的,铺子里头也一样,该给的也还是要给的,这样做账的时候也分明。”萧易说道,他也是赞成到时候那一笔饭钱要扣下,不然的话那肯定也会为难了自己大哥,没得让铺子里头来填补了他们,“而且这般一来其实我们还省事儿不少了,至少我们还不用给做菜做饭了,就是到时候少不得要多辛苦大哥一点。”

“这有个啥,还不是个大锅菜么,我平常也是做,就算是稍微多做点也不麻烦个啥!”崔乐文摆摆手,完全不把这事儿当做一回事儿,“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成,到时候我就把酒楼里头的扣下,不过也不能依着咱们这里卖的套饭价钱来扣的,毕竟菜啥的都是自家种的,你们到时候就给多送点菜来,也就费点肉钱了。”

“成。”萧易也不同自家大舅子争辩,觉得这么做也成,又和崔乐文商量了一阵子,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这才架着牛车离开了。

接连几日,萧易上镇子上的时间也比往常的时候要长一些,早上割草的事情大多也都是崔乐蓉干了,不过好在于氏每天也都要割草的,两个人也算是有个伴。

村子上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熟悉了萧易家的那些个重活都是萧易在干的事儿,比如像是割草,像是打猪草一类的,现在看到崔乐蓉干这些事情的时候,村子里头每天打猪草的婆娘都是意外的很,萧易不是把人当做心肝宝贝似的么,咋地现在一下子就冷下来了?啥都让自家婆娘干了?

有不少碎嘴的就开始各种猜想了,尤其是当初眼热崔乐蓉只找了于氏和柳氏去帮忙的婆娘,她们也是听说了崔乐蓉给的工钱那可好了,干的活也轻松,后头不干了还给一家送了一块布的,这么好的事情都没落到她们的头上,即便是厚着脸皮去问了,也说人手足了,暂时用不上人,她们可记着这一笔呢。所以现在出了这样的状况,那想的基本上都不是个什么好的,男人么,现在萧易家日子好过起来,指不定萧易那看着老实本分的人心里头就有了点旁的想法了,再说了,萧易家的都快一年了肚子也没个消息的,说不定就是个不会下蛋的,萧易心里头没别的想法的?

于氏也听到了这些个风言风语,气得她和那些个碎嘴的娘们大吵了一架,觉得这些娘们就是见不得人好的,也不想想看萧易是那样的人么,当初夏天的时候他们也吃了萧易家的西瓜的好么,现在还这么说人,也不怕嘴巴烂的。

于氏虽也是和人这样吵了,可萧易天天上了镇上比以前要回来的晚的事实也是摆在眼前,她这一个婆娘当然是不好意思去问萧易的,只好趁着和崔乐蓉一起割草的时候给问了。

“最近萧易在镇子上有事儿呢?咋地这些活都你来干了?”

“嫂子你这话说的,我干点这活也不算啥啊,反正也不是太辛苦的活,现在这日头也不像是大夏天的时候那样的毒辣。”崔乐蓉笑眯眯地回道,她哪里是不知道于氏那话的意思呢,当她真的半点也不知道村子里头那些个无聊的很的传闻不成,就是因为觉得那些个传言也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她也懒得搭理而已,“嫂子你也甭想着外头那些个传言,我和萧易两个人压根没事儿,他在镇子上呆的时间长那是因为他也有事儿要忙,我总不能让人在镇子上忙完回来还得接着忙吧?那些人的话你也甭搭理,也甭为了我和人吵着,不值当!”

于氏听崔乐蓉这么一说那也明白了她是知道了村上的那些闲话了,“我就说了,萧易兄弟哪里是这样的人,就是那些个人闲着没事干在那边乱放屁,啥都不清楚呢还在那边说说说的!”

于氏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有点火气,觉得村子上那些个婆娘就是太闲得慌了,“对了,萧易兄弟最近在干啥呢?”

于氏也是有些好奇,萧易最近是在忙啥,这才忙的将所有的事情全都交代给了崔乐蓉,自己大半天都不见人影的,要说他们家现在也没忙着做冰皮月饼了不是,想到冰皮月饼的事情,于氏多少还觉得有些可惜呢,要是这活计再干下去,自己也还能够多挣一点的工钱,不过于氏也不会在这个事情上钻牛角尖的人,毕竟自己已经托福挣了一些钱了,再过一段时间又要割稻去了,到时候也还是得停下来了。于氏倒是不知道,冰皮月饼其实现在还是有在做的,只是做的量也不大,再加上崔乐蓉也要忙别的事情,所以这活就交给了崔乐萍和崔乐菲两个人去干了,也算是让两人再攒点钱的意思。

“等到再过一段时间嫂子你就知道了。”崔乐蓉也不正面地回答萧易到底是在干吗,但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倒是让于氏更加的好奇了,不过尽管再好奇也没有再问下去。

“不过再过几天我和萧易要出门一趟,到省城里头去,估计得在省城里头呆个两三天呢,嫂子有没有想要点啥让我帮着捎带回来的?”崔乐蓉问道,他们这里离省城也有老远的,平常也难得去一趟省城,她去了总是要和于氏说一声的,到时候要点什么东西也好给带回来。

“我这哪里有啥可买的。”于氏摇了摇头,省城里头的东西那都不便宜呢,她手上也没几个钱能买得了个啥,“你上省城里头干啥去呢?”

“我娘家小弟要县考啊,要是能考上的话,就是童生了,明年也能够去考秀才。我阿爹不方便陪着去,就让我和萧易去照应两天,我就想着上省城看看凑个热闹。”

“那正经好啊!”于氏一听说是陪考去的那也是挺高兴的,“放心吧,我瞅你家那小弟也是个伶俐的,到时候肯定是没啥问题,你就放一百个心就成!”

“这可不好说,我也不求个啥,我家里头那也看的开,能考得上就考,考不上好歹也是认了字了算是个读书人了,往后找活计也好找些。”崔乐蓉道,他们家也都是抱着这个性子的,基本上也都没有在小安的面前要求个啥,就怕自己这不经意说的话反而让人增加了压力,原本应该考的不错的到时候也会出了岔子。

“是这个理!不过我还是觉得你那弟弟应该是没问题,你就放心吧!”于氏笑呵呵地说道,就看崔乐蓉就知道了,她都这么本事了,家里头的弟弟还能够差到哪里去的?!

“过两天我和萧易走了,我阿娘和妹子会来我们家住两天,毕竟家里头要是没人也不成,还养着东西呢。”崔乐蓉道,“嫂子你要是没事干的时候就去我家同我阿娘聊聊天啥的,免得她在这村子里头一个人都不认识也别扭!”

崔乐蓉这样和于氏说也就是希望着于氏到时候能照应着点自己阿娘。

“这还不容易!到时候我肯定是会去看看婶儿的,你就不用担心了。咱们村子里头也太平的很,你家的田也只管放心就好,我们也是会帮着你照应一些的,保证你们从省城回来时还是和走之前一个样!”于氏拍着胸脯就把事情给答应了下来,平常自家可没少受人照应,现在有这样的机会肯定是要多照应照应人的了。

“成啊,那可就得多谢嫂子了。”崔乐蓉也不推辞,这田里头还真需要人照应着呢,虽说村子里头的风气还算不错,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起点歪心思,尤其是在人不在家的时候,有于氏他们照应着自己也能够更放宽心一些。

五日之后,郑氏就收拾了东西和崔乐萍一大清早就过来了,崔乐蓉和萧易简单地收拾了一个包袱,也带了不少的银两确保自家不会在省城的时候太过捉襟见肘,和郑氏交代了一下家里头的东西地方之后,崔乐蓉和萧易这才赶着牛车,上了中央村,把今天的菜全都搬到了崔老大的牛车上。

崔乐安也收拾了一个小包袱,穿着一身旧衣衫,虽说衣衫略有几分的旧色,却是浆洗的十分的干干净净,他站在院子里头,看了看忙活着的姐夫,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抽着旱烟的老爹,那神色之中也有几分的紧张。

“幺儿啊,你到了县城里头就听你二姐和二姐夫的话,没事儿就别瞎跑,县城里头大着哩,要是出了点啥事儿阿爹我也照应不到你!”崔老大吐了一口旱烟之后就低声地交代着崔乐安,“你也甭紧张,咱家考得上就考,考不上也没啥,反正咱家八辈子祖宗里头也没出过一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更别说是什么了,你现在能读书能认字就比你阿爹我强着哩!你就当去县城里头开开眼界玩了一场,回头来的时候和咱们说说,到时候咱们指不定啥时候也能一起上县城里头逛逛哩!”

崔乐蓉听着自家阿爹这话也忍不住笑了,自家阿爹这话说的那叫一个逗趣的,人家是恨不得家里头出个好苗子的,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自家阿爹这话一说之后,原本绷着一张脸还有点紧张的崔乐安看着也没有那么的紧张了。

“阿爹我省的,我会听二姐和姐夫的话,我会好好考的!”崔乐安重重地说道,“阿爹你就放心吧!”

“阿爹有啥不放心的,阿爹都活了这一把年纪了,难过的日子挨过了,现在好日子也过了,也没啥求的了,咱们不求别的,能把日子过好了就成!”崔老大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道,他也是希望自己这个儿子能够给自家争一口气的,但那玩意那也是看命的,有那个命就能考上没那个命的也还是甭强求的好,反正现在也挺好的,“跟着你二姐姐夫去吧,等你回来,阿爹给你杀鸡吃!”

“小安,甭紧张,你平常就是个伶俐的,就和平常一样就成了。”崔乐萍也对着崔乐安说了两句,然后才拿了一直捧在怀里的一个油纸包着的东西给了崔乐蓉,“去省城里头有不少路呢,我早上的时候给你们做了几个馒头,要是饿了的话就吃一个垫垫肚子也好的。”

“还是阿姐你细心。”崔乐蓉接过了崔乐萍递过来的油纸包,那纸包里头还微微有几分的热气,不得不过自家大姐那也还是挺细心的,到省城的确差不多得两个多时辰的路呢,虽说进了省城里头的确是有吃的,路上可不一定能够碰的上吃的,要是饿了还正经有些难受的。

“成了,你们走吧,要不到省城里头也得迟了!”崔老大催促道,“肯定也有人提前去省城里头的,要是不早点去指不定就没有了客栈了!我也得去镇上送菜去了。”

“阿爹你小心点!”崔乐安还是有些不大放心自己阿爹,以前这种活计都是姐夫在干的,现在换成阿爹,也不知道阿爹能不能干得了。

“我现在还有一把子力气呢,这个怕个啥,现在不有牛车,我年轻的时候就是挑着百十斤的担子走到镇上都不带喘气的!”崔老大道,那话语里头还有几分的骄傲。

崔乐蓉先上了牛车,然后把崔乐安也叫了上来,就和自己一起坐着,萧易一甩牛鞭就赶着牛车出发了,慢慢悠悠地上了路,崔老大也是赶着牛车慢慢悠悠地跟在后头,知道在道上岔开了路走,这才分开了。

崔乐安看着自家阿爹的牛车渐渐地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低下了头。

“小安,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像是平常自己用的笔墨砚,可带上了?”崔乐蓉也知道这大概是崔乐安长这么大头一次离开家这么远,又是去参加考试,她看着人的时候有点感觉就像是高考似的,不过她这一次不是参加考试的,而是去陪考的。

“带了,我还检查过了。”崔乐安急忙道,“二姐你别担心,我都准备着呢!”

“我有啥可担心的啊,咱们到了城里头的时候,就先去定个客栈,然后再去考场认认,等到认完了考场,咱们就去吃一顿好的,听说省城里头晚上还有宵夜呢,可比咱们这里热闹多了,而且铺子也多,什么从海外来,关外来的东西都有的卖的,咱们就好好逛逛看看去!”崔乐蓉道。

“不成啊二姐,我得在客栈好好看书,明天可是要县试的!”崔乐安急忙摇头,虽然他也很好奇省城里头的那些个事情,但他可是要参加童生试的,能多看一会书就要多看一会书,这样才能多几分的把握。

“县试咋啦,你平常难道就没有看书吗?”崔乐蓉问着崔乐安。

“那当然不是,我都有好好看书的!”崔乐安急忙辩解道,“我觉得我还是在客栈多看一会书,说不定明天就会考的更好。”

“那你就打算一考完就回客栈一边等消息一边看书不成?然后等到咱们走的时候估计你最熟的就是怎么去考场的路和客栈房间了!”崔乐蓉没好气地说道,“既然你平常都有看书的话,那也不会因为你少看了这么一一会书就考砸了。咱们走之前阿爹说的话你就没听出来,阿爹就是不希望你太要求自己,让你平常心对待就好,就算这一次没考出来,也没关系,也不是人人都能考的出来的。你还这么小,今年不成那就换明年来呗!就算是真的没考出来也没啥打紧的,又不是说只有读书人才有用,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有些人念书不成指不定就有旁的手艺呢!”

“阿爹不也是让你好好在省城里头看看,阿爹和阿娘还没来过县城呢,你要是啥都没见到的,回头你咋说给阿爹阿娘听的?那你这一次来县城可不就是更加白来了不成?你这看书就是对自己的不确信,既然你都不确信自己一定能考好的,那你看再多书怕也是不能看得下去的!你既然有说自己平常都有好好看书的,那你还怕什么呢?难道是觉得你在省城看个热闹那些个记得的书就能够一下子忘的干干净净了不成?”

崔乐安听着自家二姐这话,一想也觉得不无道理的,他平常都有看书的,就是今天不看,他也不能把那些个背下的东西给忘了个干净的,而且就算是自己现在再看书,他也不能确定自己一定能够看得下去,可不就是二姐说的,他自己压根就不确信自己一定是能够考好。

“我听二姐的,就是咱晚上看看热闹就成,可不能太晚了,毕竟明日一早还得起来。”崔乐安也一下子答应下来,也不想着再看书什么的了,他也是第一次上县城呢,一定要仔细看看回头还能够和阿爹阿娘去说道说道。

“成,咱们晚上就看看热闹,差不多时就回了客栈,耽误不了!”

萧易也是把崔乐蓉和崔乐安芥蒂两个人的对话听得清楚,他也忍不住笑了笑。在崔家的时候他也瞧出了崔乐安有些紧张略有几分的患得患失,就和他当初不确定阿蓉会不会和自个一直过日子下去,那心里一直都是七上八下的,要是这样的心态去了考场,明明都有把握的事情都可能会出了意外,还不如是放宽了平常心,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够一鸣惊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