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三十二章 毛遂自荐

刘言东也果真是应着自己当初所说的话,等到中秋节过后,又来了一趟平安镇,把镇子上那酒楼的手续给办了,签订了文书,又送去了县城里头登记盖印之后,镇上那一间酒楼就落到了崔乐蓉和萧易的手上了。

原本酒楼里头的那些个人也早就已经听说了自家东家是要把这酒楼给卖了,酒楼里头的人除了掌柜之外那多少都是有点急上火的,不说旁的,在这酒楼里头干活那是叫一个畅快啊,工钱给的也是不少,现在这酒楼一关门,那酒楼里头这么好些个厨子学徒活计的,那可咋整?这镇上可没有第二家这样的好地方,更何况东家还是从京城里头来的,可是个有钱有势的主。

有些心思地就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要另外寻个活计,但镇子上这样的活计哪里是好寻的,就算是接活来干,也不可能天天需要用到厨子的时候啊,那一个月下来能挣几个钱,家里头还有人要养活呢,哪能就这样闲着不干活了不成?

想到这里,酒楼里头的人也都是羡慕掌柜的,掌柜是从京城里头来的,等到时候走的时候,东家肯定也是会把人给带走的,可他们大多都是镇子上或者是家在镇子附近的村子里头的人,想要跟着走也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也没有那个本钱跟着人一同去京城啊,去了京城之后要咋过日子呢。

酒楼里头基本上也没剩下啥了,桌子椅子锅碗瓢盆一类的刘言东也没打算带走,反正他也不稀得这点东西,就打算一并留给了萧易他们,那些个锅碗瓢盆的也都是捡好的,虽是用了几年了,但也都还是干干净净完完整整的连个磕碰也都没有,有磕碰的也早就已经扔掉了,桌子凳子一类的也不方便带着,再说了刘言东还能缺了这些个不成?把这事儿和崔乐蓉还有萧易一说,萧易也是高兴的很,锅碗瓢盆的还好说点,就这凳子桌子的那倒是真的不好说的,找木匠重新做得费时费工夫着呢,而且还老贵的很,萧易也高兴,看在刘言东算是这么义气的份上,崔乐蓉也是送了他好几坛子的药酒,里头有蛇酒,蛇胆酒还有自己泡的药酒,刘言东那也是开开心心地收下了。

酒楼里头基本上也都空下来了,那大门虚掩着,也没有啥客人进来,但屋子里头几个年纪轻轻的学徒那是哭得泪眼汪汪的,他们这些个学徒大多也还没有学到多少的本事呢,原本在酒楼里头干着每个月虽说钱的确是少了一点,但好歹是包着吃住的,等到这酒楼一散,自家师傅都一下子没了活计了,那他们还能够干点啥呢!

“哭啥子哭呢,哭得人恁个烦!”一个腆着肚子的胖厨子见自己带着的那学徒哭得厉害那也是没好气的很,“现在哭有个屁用,没得招来晦气,还嫌不够晦气是不是?”

胖厨子这一段日子来也没少打听的,镇上也还有别的小点的饭馆子,但那饭馆子里头也都是有人手的,他有心想要降了身份去那也得看人家请不请啊,也一直都没有找到啥活计的他也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呢,再见到自己的学徒哭得和死了爹娘似的,这心里头能高兴的起来的?

“唉,原本还以为能在酒楼里头再干上好些年干到自己干不动的时候呢,哪里想到东家一下子说不做了就不做了。现在这世道这样,也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活计干呢!”另外一个厨子也忍不住说了,“这么说来,当初崔家小子不干了自己开了个铺子也算得上是赶上了。”

这厨子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是有几分的羡慕了,原本还以为这大酒楼不管咋样也还是会比那小铺子长久点,可哪里想到这天有不测风云来的这么快,现在这么一想之后倒还是觉得崔家那小子倒是个运气的了,在镇子上开了那么一间铺子生意也还算是不错,他们现在倒是一下子没了地方去了。

“说的可不是么。”当初他们还觉得那小子从就扣里头出去那肯定是不成的了,指不定也就是只有回家种田一条路子可走了,可哪里想得到人还有这样的本事倒是因祸得福了,就算是他们想这么干,这镇子上的铺面也不好找啊。

“唉,哪里想到会有这个时候呢。也不知道这后头有没有人接手的,若是接手的话,也不知道会是咋样?”

“就是啊,要是接手了还能够再这里干下去,就算这工钱少点我也都认了,就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呢!”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那面色是越发的纠结,也不知道往后还能干啥,只能一堆人在这里凑着,一会东家还要过来呢。

刘言东和萧易他们过去的时候,就瞧见的一屋子里头的人面色上头都带着几分的凄苦神色,刘言东看着这些人也不能说没有啥触动的,好歹也是在他这儿干了好些年了,现在临了要散了,也不免地有几分的惆怅着呢。

这些人也是眼巴巴地看着刘言东,在看到在刘言东身后的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还有崔乐文的时候那眼神里头也是有了几分的古怪,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崔乐文的,咋地在这个时候过来了呢,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大对劲。

刘言东微微轻咳了一声,站在他身后的掌柜就代替了他开了口道:“大家伙也都知道,咱们这酒楼少爷是不打算再开下去了,这么多年下来,大家伙也算是为这酒楼鞠躬尽瘁的很。少爷也都是看在眼内的,所以在走之前也交代了要给各位一些个奖赏,这么多年辛苦大家了。”

掌柜说着就从袖袋里头掏出了几个小巧的钱袋子,一个一个分了过去,有些人拿到的时候偷偷捏了一捏,捏了里头的分量的时候,有些人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那模样似乎是在嫌弃着刘言东给的这一个钱袋里头装的赏钱实在是太少了,捏了一下之后约莫着也就是二两银子左右,觉得既是作为奖赏也觉得他们这些年劳苦功高的份上,那就应该给一个大一点的红包才是。

而有些就是实实在在地欢喜着,临了了东家也还是给了这点钱也算是十分客气了,东家都不干了还能够给了他们一个红包这也算是看得起他们了,尤其是几个胖师傅的刚刚还哭得一塌糊涂的学徒现在捏着钱袋也是高兴地笑了起来。

对于众人的那些个神色,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都是看在眼内的,崔乐文之前也是和他们说过酒楼里头的事情,大约也是知道酒楼里头那些人是实心眼的,那些个是比较贪婪的,他们看的仔细,把那些个面露不屑神色的人的脸也一一记下,这些人那肯定是不能留的了。

“少爷已是把酒楼转手给了人,从此之后,萧家大郎就是这酒楼里头的新东家了。”掌柜最后也就说了一句,他那绷得紧紧的面色上头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情绪,说完这一句之后就把视线落到了萧易的身上,也算是点明了萧易的身份。

这些人那是齐刷刷地朝着萧易哪儿看去,那目光几乎可算是用灼热来形容了,心想着要是能给新东家给看上也还能够在这个酒楼里头干的呢,但更多的还是震惊。

酒楼里头尤其是厨房里头的人对于萧易和崔乐蓉夫妻两人那也算是熟悉的很,去年的时候人还给他们酒楼里头卖过野味呢,当时瞅着人的时候也没觉得这一对小夫妻是个有钱的啊,至少是没钱能买下这么一个酒楼的,可现在人家竟是摇身一变,那可真是当初看走了眼把珍珠当做了鱼目了。

等看了两人之后,他们也就明白了干啥崔乐文也会跟着一同来了,这小夫妻和崔乐文那还是个亲戚呢,就是新东家也得管崔乐文叫上一声大舅子,现在人来了,八成是来选到时候能不能留下的人了。一想到这里,当初没有和崔乐文交好的人那也是后悔不已,心道要是让他早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的话,那搁以前肯定是要好好地和崔乐文打好了关系才成,现在也才好意思开口让人帮着说说情,让自己再留下来啊。

萧易也被这些人那眼神看得有点发毛,他还没怎么适应自己现在还是个东家的身份呢,不过在这个时候也该是他这个当男人的撑起场面的时候了,他清了清嗓子之后道:“这酒楼现在我接手了,往后那也是要做了吃食生意的。”

萧易这一句话说完,刚刚一个接了钱袋却面露不屑的男人就急忙开口了道:“东家既然是要做吃食的话,那我可是会做不少的吃食,东家若是信得过我的话,找个机会给东家你做几道拿手好菜,东家看可行得通?若是东家吃的爽快,看到时候能不能赏我个活计?”

这话的意思也就是想着毛遂自荐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