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三十二章

章氏那叫骂的和什么似的,但郑氏倒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半点也没有因为章氏的那般姿态而不高兴。

事实上也很难做到让章氏满意,哪怕是他们家把所有的一切都给贡献出去了这人也不会稀得给一个笑脸的,郑氏看着被章氏丢在地上的布料和那一块两斤的肉,脸上也没有半点舍不得的模样。

“阿娘,东西是给你的节礼,不管咋地老大也还是你的儿子,该给的东西我们都不会少给,至于你要不要这个当媳妇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你要是不要,甭说是把东西给扔了,就算是把东西喂给狗了我也说不了啥的,但你可甭在外头说咱们家这过节是半点的礼都没有给你送的!”郑氏当然也不求着要章氏收了,她该做的都做了,章氏要是自己不知好歹,自己干啥还要求着人要不成?说出去也没有说她做错的,倒是章氏能舍得丢了那就只管丢了就成,她是半点也管不着的。

崔乐蓉见自己阿娘这一番姿态,那也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来,自家阿娘现在那也算是挺直了腰杆子来做人了。

“阿娘。”崔乐蓉从牛车上跳了下来,带着笑脸凑到郑氏的面前,那眼角的余光都没有扫给章氏一下。

“这都多大的,还和孩子似的蹦跶着呢,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郑氏也是被崔乐蓉这么一叫之后这才发现自家的三个闺女还有二女婿都来了,“赶了一路累了吧,赶紧进屋去,你爹去田里面看鱼去了一会就回来,哎哟哟,我的小平顺啊,我这都个把月都没瞅见了怕是长大了不少吧?”

郑氏说着就把院子门开的更加敞亮了一些,还伸手从崔乐萍的手上把娃子给抱了过来,平顺现在也是清醒着呢,瞅见郑氏的时候咧着那没牙的嘴笑了,闹的那口水也滴答了开来,郑氏那是半点也不嫌弃的,抱在手上沉甸甸的,郑氏那是更加的高兴了。

“可不是有个把月没见了么!”崔乐萍道,“阿娘你和阿爹还好吧?”

“好着呢,我和你阿爹也没啥重活要干的,每天也闲的很,这下可好,家里面又热闹了。”郑氏这话可是半点也不假的,想家里头人多的时候那叫一个热闹的,她也喜欢带着平顺或者是三个丫头了,这个把月里头家里面就只有她和当家的还有小儿子在,那叫一个鸟悄着,尤其是开头那几天更是不适应极了,恨不得是架上了牛车去了杨树村把人给接回来算了,但后头也还是忍着了,只是也没有想到这两丫头带着孩子就在哪儿住了个把月的,这可是把她给急的,每天早上都不好意思和萧易说这个事儿呢,还好萧易说了今天是要一起来过中秋节的,要是今天再不回来,她也都上杨树村去看看究竟去了。

“姥姥!”三个丫头也从牛车上被抱了下来,一下子全围到了郑氏的身边抱着腿仰着头叫着,喜得郑氏那更是见牙不见眼了。

崔乐萍和崔乐菲两个人拿着行礼就进了门,最后进门的还是萧易,他把牛车牵进了屋子,歇下了车板,把牛拉进了崔老大家的牛棚,给牛提了点水,还在食槽里头放了一些干草,这才又回到了堂屋里头和人说话去。

章氏站在外头,刚刚还有不少人瞅着看热闹呢,眼见着崔乐蓉他们过来连一个招呼都不打一声的不由地在背后里头笑着章氏,这做人做到她这份上的那也算是够了,几个孙女看到人就和没看见似的,这日子过成这样也算是少见了。

“我说章氏,这戏也唱完了,你还觉得你和当初似的,在家里头说一不二呢?”旁边人家一个和章氏年纪差不多大的婆子就开了口,“儿子给的节礼有的收就收了吧,老大家到现在还能够记着这一点就已经算是不错啦,你也不看看你当初干的那些都叫个啥事儿呢,还在这边装腔作势给谁看呢,别闹的这点节礼都拿不到,往后等你两腿一蹬的时候连个守灵捧瓦的人都没有了啊!”

“你说啥呢!你才要两脚一蹬翘辫子了呢,就算是他家不给我守灵捧瓦的我还有梅青在呢,我还有两个姑娘在呢,谁稀得他那一家子!全都是个白眼狼!当初可没少照应了人的,现在年纪大了就恨不得把我一脚给踹开了!谁稀得他们那些个破烂玩意,我还嫌弃臭呢!”章氏双手叉腰骂道。

“哟,婶子你要是嫌弃人家东西臭的慌,那我可不嫌弃臭的,你这些东西要是不要了,那我可捡走了!”更旁边的一户人家的婆娘就开了口,她那眉宇之中还有几分的喜色,她家家里头可不大好,平常也难得见点油荤的,刚刚瞅着章氏把那一块肉给扔了的时候可把她给心疼的,现在章氏要是不想要了,她捡回来洗洗干净那也还是能吃的,看看那那肉的油花可足了,到时候还能炸点油出来呢。她这么说着就要去捡。

章氏哪里能容得人占了她的便宜,还没等那婆娘靠近那一块肉,章氏就咻地一下冲了过去,把这婆娘一下子就给撞开了,捡起那一块沾了泥土的肉抓都紧紧的。

“新竹家的你还要不要脸了,别人家的东西你也是能要的!我可告诉你,要是想占老娘的便宜那可是门都没有!”这一块肉足有两斤重呢,那么好的油花,被新竹家的给捡去可不得便宜死她了!章氏恶狠狠地瞪了人一眼,然后又把刚刚扔得老远的那一块褚红色的布给捡了回来,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给哪个想着占便宜的小逼崽子们给捡走了。

新竹家的被章氏这般的做派也算是恶心到了,刚刚还在那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东西是要多远丢多远,现在转头就要自己捡回来的,这老货那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啊,想到那到手的肉就这么一下子没有了的时候,新竹家的那脸色也是不好看极了。

“我说婶子,你既然干得出丢出去的事儿来你刚刚还嫌弃人家送的东西臭你咋地现在还要自己捡回来呢?现在你倒是不嫌弃人家的东西臭了不成?”

“我的东西我爱丢就丢,爱捡就捡回来,你个小娘逼的管得着么?我看你就是眼馋着了吧,你这破落户也还想吃肉想有新衣衫,门都没有我告诉你,我才不会便宜了你!”章氏得意洋洋地道,“想占老娘的便宜你还是再钻进你娘的肚子里面再生一回吧!”

新竹家的冷笑了一声:“我看婶子你才是吧,一把年纪了说出去的话还能收的回来的,你这是自己拉屎还自己舔干净啊。我也不稀得捡了你的东西去,你都能够这么干了,指不定这肉就是你最后吃的饭那衣衫你也得好好做了指不定就是你往后要穿着走的那寿衣了!”

新竹家的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就进了自家的院子,一下子把院子门给关上了,也不去理会章氏在外头的叫喊声。

章氏也是被新竹家的气得不行,想找人再骂上几句却发现人跑了,其余的人看着自己那也都是带着嘲笑的,章氏被看的窘迫的不行,拽着那肉和布就直接进了院子,心中对郑氏是越发恨得厉害,竟然一句好话都不说的,要是求着她告饶着自己不就有面子了也能够下来台了,到时候自己再提几个意见再问要点银子,当初的那点事情也是可以一笔勾销的,但现在这事儿可半点也没完的!

崔老大上了田里头看完鱼之后也很快回来了,眼见着自家的又一度稻谷再过个把月又能好了,那鱼长得也越来越大,这一段日子来村子里头的人可没少羡慕着他的,崔老大每看一回心里头都要高兴上一分。一回到家,崔老大瞅见自家三个女儿都在了,自家二女婿也来了,崔老大那更是高兴,那怕是每天一早都能够见到萧易现在瞅见了也还是高兴的很。

崔乐蓉跟着郑氏他们进了屋子去帮着收拾了,留着崔老大和萧易两个人在堂屋里头说话,寒暄了一阵之后,崔老大这才又说到了田里面的事情:“阿易啊,你看咱到时候这鱼是咋卖的好呢?是弄出去到镇上上城里头去卖呢还是咋地?”

崔老大是想着到时候放在镇子上卖应该也还是挺好的,但又想着自家这鱼也挺多的,到时候要卖到啥时候去呢?那可不成的,堆的多了等到冬天下雪了可咋整?

“阿爹你放心,到时候咱们看看有没有路子,铺子里头肯定是要留着一些的。”萧易对着崔老大道,其实上一次刘言东也是表示对稻花鱼有兴趣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能够吃下多少来,到时候也可以上城里面看看别的酒楼要还是不要的,“阿爹咱反正稻子也还没收呢,等到收了稻子之后,咱们捡大一点的鱼先卖掉一些。”

崔老大也就是问问而已,也是不着急,还有个把月的功夫才开始收第二季的稻呢,到时候鱼肯定能找到愿意买的,“你打算等割完稻子,这田咋办呢?”

“到时候肯定是要开点出来种点菠菜啥的啊。”萧易道,菠菜冬天的时候也算是个新鲜菜呢,“家里头现在已经种了不少的白菜,等长成了阿蓉说打算腌两缸子白菜,青菜也得腌点,芥菜也要。”

“得,阿蓉那丫头就是个事精啊,腌菜可不得用好多盐巴呢,盐巴老贵的,她也真是够舍得了!”崔老大一听又是自己女儿的主意他就有些头疼,这腌菜啥的可不得花了大力气么,缸子钱就算了,一斤盐巴可得好多钱呢这败家的丫头又想一出是一出了,“晒点菜干就算了嘛,干啥还非要腌菜!”

今年家里头种的菜那也是不少的,往年还能晒点菜干等到冬天的时候吃,今年种得多消耗得也多着呢,崔老大还愣是没晒过一点菜干,白菜和萝卜也已经种下去了,种的可比往年的时候要多一些,就是打算供给铺子里头和自家储备着等到等到入冬了的时候吃的。

萧易也只是笑笑,对是崔老大这话也没有说个啥,老人家总也还是心疼那些个东西的,菜干要比腌菜要少用上不少的盐巴,所以村子里头的人大多也都是喜欢晒菜干而不是腌咸菜,但萧易觉得既然是打算接手了酒楼的话,那腌点咸菜也好,到时候自家吃不完也还能够给铺子里头用的,早知道还是不和崔老大说这话就好了,倒是惹得人又在这里说了,一会肯定也还要对着自家媳妇说呢。

萧易一想到这儿就觉得自己是把媳妇给害了,他摸了摸鼻子之后这才又看向崔老大道:“阿爹,你们冬天的时候是打算种啥菜呢,今年这炭火是不是也应该早早地就准备起来,今年还打算弄平菇和豆芽的吧?大冬天的这个也不便宜不是?”

“弄啊,咋地不弄!”崔老大也被萧易这问话一下子给带跑了,倒是没有再去计较关于腌咸菜的事情了,“今年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早点开始弄?比去年再早一点,现在村子里头也有人烧炭呢,现在炭火也还便宜,我看趁着现在买了也合算,反正咱们也不需要太好的,碎点的也没事儿,等到天气一凉,到时候这炭火可就贵上来了!”

“那感情好啊,反正咱们先弄着也不吃亏么,现在豆子啥的也便宜,咱们先提前买了之后备下呗,等收好了稻谷之后差不多也就闲下来了,也差不多可以干起来了。”萧易见崔老大不再提刚刚那事儿了急忙就顺着崔老大的话说了。

“就是说啊,去年这些个菜的可是没少挣钱呢!”崔老大提起挣钱这事儿也高兴的很,只要今年冬天要也还有这样的收成,那自家攒的就更多了,明年肯定是要多买点地了,“那到时候咱们这菜还供给铺子里头啊?咱们家卖的是套饭,要是依着咱们去年卖的价钱,到时候咱们这套饭的价钱是不是有点忒便宜了点?到底也还用了炭呢!”

崔老大一说到菜的事情就想起来了,天热的时候豆芽和平菇那是不用炭火也能长,那卖的便宜点也没啥,毕竟不少人还上山采菇子呢,拿卖的也便宜,他们卖得便宜了也每个啥,但冬天那就不一样了,新鲜的菜金贵,要是用那样的菜去做套饭的话,那他们也就挣不到几个钱了,而且铺子里头卖的菜便宜,到时候也不好意思卖给人家贵啊,那卖的便宜了,大冬天的原本人就不多了,到时候指不定铺子里头的那几个人的工钱还得倒贴呢,总觉得有一种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感觉。

崔老大这一想之后就纠结了,总觉得这事儿就有些难办了。

“阿爹你也甭着急,今天咱们不都在么,到时候再商量商量这事儿呗,现在说也说不出个准话来。”萧易说道,崔老大刚刚不说这事儿萧易也还没有想到这一出呢,这话也算是给他也提了个醒,到时候也肯定是要商量出来个办法的。

崔老大一想也是,自己在这里干急上火也没用啊,也还得商量着来,到底咋办的。还好今天人都在了,要不等到冬天的时候才想起这一出来那就更加麻烦了。

“阿易啊,阿爹这儿其实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的呢,”崔老大搓了搓手,那模样里头还有几分的不好意思。

“啥事儿呢,阿爹你只管说吧,要是能帮衬得上忙的,那我肯定二话不说帮忙的!”萧易见崔老大这副样子也是猛地把腰杆挺直了,虽不知道崔老大到底是要说个啥,但总觉得应该不是个什么小事儿。

“就是吧,再过几天,也就差不多到小安这孩子考童生的时候了,到时候说是要县试,要是县试过了之后再府试,要是能过了小安就是童生了,等到明年春天就有院试了,到时候要是小安争气就能够给考个秀才回来。我这大字不识的,出去也也不怕你笑话,我这庄稼汉子也怕给娃子丢人,原本这事儿是想托给阿文的,但阿文那孩子不是走不开么,我就想着县试和府试,你到时候能不能陪了小安上县城里头去?娃子也小着呢,我怕他要是一个人去的话,到时候出了啥状况那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又怕到时候没个熟人他一个人也怕。”

崔老大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也还是有些不大好意思,这本是他们家里头的事情,原本萧易就已经算是帮衬自家良多了,要把这事儿托给萧易,崔老大那也是没了办法,他腿脚这般模样啥场面也没见过的,到时候要是拖累了娃子那反而不好,想来想去,也就觉得萧易人比较靠谱,这事儿要是托付给他的话应该是不成啥问题。

“那……”

“就是到时候可能是要在县城里头住上两三天的,到时候这菜就我家摘了顶着,到时候我赶着牛车上镇上送货就成。”崔老大拍着胸脯道,“别看我这个样子,我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这点活计还是能干的动的。”

“也不是不成,也不瞒着阿爹你说,我也没见过啥市面,城里头虽说是去过几回,但正儿八经的还真不能算是太熟。要不,到时候我和阿蓉两个人和小安一同上镇上你看咋样?”萧易道,这事儿说大不大的,但到底也还是关系着人的前程呢,他也怕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会影响小安,到时候那可就不好了,还是自家媳妇也跟着一起去比较好些,遇上事儿了也还能够商量商量。

“那哪成啊?”

“咋不成了呢,阿蓉可比咱们见得世面广的很,到时候有她去说不定还能够照应照应小安呢,要是小安那个时候紧张了啥的,我可说不出来那些个好听的话。依着我看,到时候还是我和阿蓉一起上城里头一趟的好,到时候家里面空了人也不成,让阿菲和阿娘过去照应两天,等咱们从城里头回来再给送回来,阿爹你看咋样?”萧易道。

崔老大想了一想,反正现在的自己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听着萧易这么说,他也觉得靠谱,自家二女儿到底也还是镇上的大户人家出来的,也跟着上过省城州府的,肯定也是知道一些的。

“那也成,就是麻烦了点。”崔老大叹了一口气道,要是自己能够再本事点那就好了。

“麻烦怕个啥啊,要是小安今年能考上童生明年春天指不定就能够给考个秀才来呢,等到来年秋天的时候就可以靠举人了,我看小安也是聪明的很,说不定就能和戏文里头说的那样连中三元啥的,那可不知道是要多风光了。”萧易笑着道,他也一直有学认字呢,就是他这年纪注定了不能走功名这条路子了,而且要他这年岁不小的人和那些个娃子一起上书院里头他也觉得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干不出来的,还是老老实实地认了字,要崔乐安能考上童生,考上秀才当上举人的话,萧易也觉得高兴。

“哈,咱也不敢想这个,只要能考上个秀才,咱就觉得这祖宗保佑了!”崔老大笑得憨厚极了,他也不贪心着家里面一定要出一个举人老爷或是个官啥的,只要能有个秀才,他家在中央村里头就不一样了,往后小儿子那也就能够过得更好的。

下午的时候崔乐文和崔乐安两个人一同回来了,书院里头今天下午就只上了半个时辰的课,为的就是今日过节让娃子们能早点回家一起过。

崔乐文也是把铺子里头的事情张罗完了才来的,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里头就是他早上买了煮好了的蹄髈和鸡蛋,郑氏也杀了一只老母鸡,等崔乐文回来了之后就让崔乐文给烧了,等到晚上的时候一家人都是在院子里头吃的,桌上那也是满满的一桌菜,有鱼有肉有荤有素。

崔老大还开了崔乐蓉带来的那一坛子药酒,因为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晚上也还是要回杨树村的,倒是没让萧易喝多,而是和自己大儿子两个人喝了不少。

吃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基本上大家伙也就吃的差不多了,外头的天色也还没有暗下来,郑氏从水井里头把那吊着的月饼给提溜了上来,分了一人一个。

她看着那月饼也是欢喜的很,知道自己三个女儿是在做东西卖的,可她也没问过到底是做啥东西能挣多少钱,她咬了一口月饼,那是核桃咸蛋黄的。

“阿蓉啊,我刚刚和阿易说啦,再过一阵子小安要上去省城县试和院试呢,我是属意让阿易一起去的,可阿易说到时候你也跟着一起去会好点,你咋说啊?”崔老大问道。

“成啊,我去省城也能够看看热闹,到时候我就陪着阿易和小安一起去呗。”崔乐蓉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这种事情也没啥为难的,“我看咱们还得提前一两天去,也得让小安去考场哪儿看看认认路。早点过去也能先定下个客栈。”

崔老大听着崔乐蓉这话也就安心了,也觉得萧易所说的话那也是有几分的道理的,自己这二女儿虽说想法是挺多的,但该靠谱的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那成啊,到时候就靠你和萧易了,到时候我让你阿娘和阿菲上你家住两天,帮你们看看家,家里头的那些个东西也还得人喂养呢!”崔老大说道,“对了,阿蓉啊,我这里头还有一个事儿,阿文你也听听。”

崔乐文喝了差不多有三两的药酒,现在整张脸烧的通红,不过还好这头脑还是有几分的清醒的,也清楚地听到了自己阿爹的话,有点茫然地问:“阿爹你还有啥事儿呢?”

“咱家不是在镇上开的铺子卖套饭么,现在天气还成,菜地里头的菜还比较多,等到冬天的时候可就没啥子新鲜菜了,就算是要弄出点新鲜菜来那也可得买了炭火弄出来的,那咱冬天要是还按着现在这价钱来卖,你们说是不是有点不大合适了啊?铺子里头还请了帮工呢,冬天里头镇上往来的人也不算多,这要是卖的贵了吃的人指不定就少,卖得便宜了话,咱们就挣不到啥钱了,我就想问问你们啊,咱那个时候得咋办呢?”

崔乐文听到自己阿爹这么说的时候也怔了怔,半晌之后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整个人也是更加的清醒了,他还没想到通天的事情呢,也是为难了自己阿爹现在就已经想到冬天的事情去了。

“阿爹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想过这事儿呢,要是等到冬天的时候再想这事儿那肯定就难办了!”崔乐文也是有些懊恼,这几个月来他的铺子在镇子上挣得十分不错,也是有口碑的很,他也有点想当然的态度了觉得这生意应该就是这样好做的,却没有想到这足以把自己困死的境地,是呀,冬天的时候可咋办?铺子里头可有三个人呢,到时候难道要辞掉一两个?就算是辞掉一两个人了,家里面的菜不也是个问题么?

“阿爹,其实我和萧易有件事情也是想趁着今天晚上想和大家伙说说的,”崔乐蓉也有些意外自己阿爹也会想到这事儿,果然这年长的人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等过了中秋,我和萧易打算接手了镇子上最大的那间酒楼,就是之前阿哥当学徒的那家酒楼。”

“……”

崔老大双眼圆瞪,一脸的不敢置信,就连郑氏手上那咬了一口的月饼也一下子落在了桌子上,却也顾不得拿起来。

“你说啥?”崔老大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就是想商量商量等到冬天的时候那铺子是怎么个打算的,咋地就迎面而来了这么大一个炮仗,炸的他现在还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

“我说我和萧易打算接手一个酒楼。”崔乐蓉也耐着性子和自己阿爹说话,态度也有点小心翼翼,就怕自己老子受了这个刺激。

“咋回事儿?你给我好好掰扯掰扯清楚,你们哪来的恁个多钱?”

崔老大可不敢想开酒楼这事儿,想的最多的也就是等手上再多点钱,买两块田,然后要是能有办法的话就把现在的铺子开到地段好点的地方去,那个地方应该会生意更好一点,结果自家女儿现在竟是和自己说要开酒楼了!

“就是那和咱们买菜的,大哥也知道,那酒楼是他的,那人觉得在咱们镇子上开不开这个酒楼也无所谓,我和萧易两个人除了有卖菜给他之外,把胰子方子也给他了不是卖的和他一起做了这生意,我们只负责出了胰子方子,他负责旁的,每年我和萧易两个人都有吃红,他说今年生意还是不错的,因为不打算在镇子上开那个酒楼了就问了我和萧易两个人愿不愿意接手,钱就从吃红里头扣了。我们两想着那酒楼地段也不错,接手的话暂时不需要出了银子,也就是花个重新整修的钱,就答应了下来。”

崔老大听着自己女儿的话,好半晌还是没回过神来,“这事儿就这么简单?那酒楼可得好多钱啊,开酒楼也不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儿啊你们能吃的准么?”

崔老大想想也还是觉得这两年轻人心有点大,这饭一口一口吃的,这一下子就吞了一碗饭的也不怕吃出个啥问题来,到时候可没得整的。

“阿爹,咱们现在那铺子不是偏么,既然有了更大更好的去处,为啥咱不能选择更好的?阿哥现在也还年轻,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着那小铺子安身立命吧?咱们就拼这一把呗,要是赢了往后日子不是过的更好?这要是输了也没啥打紧的啊,铺子都是咱们自己的,到时候自己不开了,租给旁人开了,咱们每个月收租子也行,又或者是卖了不也还是有钱在的么?我就想着试着开个酒楼,要是真开不下去的,那咱还是接着回头去开咱的小铺子卖咱们的套饭也成啊。”崔乐蓉道,“还有阿爹你不也说了,冬天就没啥菜了,就是有那卖得也贵不是?咱们要是冬天得时候也做套饭,那是真有些不合适了,但酒楼的话那可就不和咱们那小饭馆一样了啊,我这也是有点旁的想法,也想整整看。”

“我就怕你这步子跨得大了扯到蛋!”崔老大嗤了一声。

“你说啥昏话呢,当着一家子的面你咋地说这种话,也不怕娃子们笑话的!”郑氏被自家二女儿的那点野心也是怔的一楞一楞的,这一回过神来想要给自己女儿叫一声好的时候就听到当家的那一句荤话,忍不住就朝着崔老大身上打了两下,一张脸也是涨的通红,这种话在自己儿子和女婿面前说说也就算了,现在饭桌上还有三个女儿呢,这没脸没皮的咋地就说出这种话来了。

崔老大被郑氏打了两下也一下子回过神来了,也觉得自己刚刚所说的那话是有点不合适,刚刚脱口而出的时候也实在是没想到这事儿,现在他自个也是觉得一张老脸无光的。

崔乐蓉闷哼了一声,老神在在,这种话对于她来说压根就算不得什么荤话,但对于崔乐萍和崔乐菲两个人来说那也是个不好听也不好说的话,一张脸都涨红了。

“阿爹,你咋地就这么不看好我呢?搁以前我提啥事儿的时候你都不咋看好我啊,可现在不是也都挺好的么?”崔乐蓉看向崔老大道,“我是拿定了这个主意的,你也甭劝我。就算是劝了也劝不住。不过我还是想着阿哥能到酒楼里头去做事的。”

崔老大原本还想哼两声,想想之前自己也的确是觉得丫头提的想法不靠谱,但一次又一次的,她干的事情还是挺靠谱的,他忍不住就扭头看了一眼崔乐文,发现自己这儿子一双眼睛里头也都是闪着光,似乎也是挺中意的,想想也是,大酒楼和小铺子那自然还是不一样的,是个男人的也肯定是想着大酒楼里头去干活的。

“你都已经想好了我还能说个啥?”崔老大像是个鹌鹑似的一下子焉了,他也觉得自己真的是有些老了,年轻的时候也没见过多少大世面,现在老了也没有啥劲头了,到底还是不如自己女儿了,算了算了,到底也还是得靠他们自己走去了。

“那阿文要是去酒楼里头干了,那他是干个啥啊?”郑氏忍不住就问了,如果是在阿蓉的酒楼里头那阿文肯定是不能受气的,但也还是要有个章程的吧?

“那就看阿哥想要干个啥了啊,我和萧易两个人肯定是不能一天到晚都在酒楼里头的,也就偶尔过去瞅瞅,阿哥要么就给管管账。”崔乐蓉道。

“这不成,”崔乐文一听要他管账这事儿就摇头了,在那小铺子里头他现在管着账那是因为那铺子里头也还有他的分成呢,他也算是责无旁贷了,可要是去大酒楼里头,那酒楼不管咋说是萧易和自己妹子的,自己要是管着账,到时候就有点不适当了,而且他也不是那么一个利索的人,“我对管账这事儿也实在是有些不适应,原本铺子里头的事情就是硬着头皮上的,要是一个大酒楼的话,叫我管账我可不行的。叫我当厨子还倒合适点,管账就算了吧。”

崔乐蓉一听崔乐文这么说,也就知道了他的顾及,她也想带了这一点,“那阿哥想要当厨子的话,那就负责厨房里头的事情,厨子帮工啥的还是你看着,刘家少爷说了,酒楼里头那些个厨子也多数都是镇上的人,阿哥你在酒楼里头也是好几年了,那些人适合留下的,咱就留下,要是不适合留下的,那咱也不手软。你看咋样?”

崔乐文一听崔乐蓉这话,那也就点了点头,“成,到时候我告诉你那些人合适那些人不合适。”

“既然是要开酒楼的话,那之前那铺子是打算干啥,空着还是打算租给了旁人?”崔老大忍不住就问了,一想到不办那铺子了,崔老大还觉得有点失望的,怎么说也是办了那么长时间了啊,一下子就说不干了那总觉得有点不好。

“冬天菜贵么,我就想着,咱们冬天的时候就稍微涨点价钱,这也就是给书院里头学生特供的,得让人提前预定了咱们也好按着预定的分量做套饭,铺子里头那套饭冬天的时候就不卖了,但可以卖点卤味啥的,然后再弄个涮菜一类的,做点别的吃食也许也还可以。”崔乐蓉道,“等到春天菜多了价钱便宜了,咱们再接着做套饭,这样也不耽误,你们说咋样?我就想着那小铺子吧,到时候就让阿姐和阿菲去忙活,反正等到过年的时候,平顺也挺大了,到时候也能断奶了。”

“……”崔老大想了想,觉得自己反正也没有更好的法子,关了自己真心是有些心疼,但是不关吧,冬天又觉得忒亏本,“成吧,到时候铺子里头你有啥主意就拿捏着,反正我也想不出来个啥了,咱到时候再商量商量铺子里头的分成,酒楼也是你们自个买的,我们就不插手了。”

崔老大也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酒楼那是自家女儿和女婿自个的产业,自己要是还想着再插一手的话,那就显得有些吃相难堪了,自家女儿可能到时候是没啥想法的,但女婿呢,人是好的,可时间长了会不会变了那可就说不准了,崔老大也不想落的一个处处算计的丈人模样,还是让他们自个来吧,他就不打算插手了,反正到时候自个儿子要是进了酒楼,肯定是不会亏待了的。

崔乐蓉看了崔老大一眼,觉得自己这阿爹那人品是真的没话说,也就是因为这人品,这才容易吃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