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三十章

不管咋说,这也算是一个大事儿,崔乐蓉是已经下定好了决心,这种事情也算是凑巧才能够遇得上的,要是错过了这一遭之后可说不好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机会。

萧易对此也是十分支持的,的确他们之前租的那一个铺子也的确是小了一点,比不得那酒楼,而且地段也是不少,现在生意还算不错,可要是能有个大酒楼的话那就更好了,作为一个男人,当然也是有自己的野望的,所以萧易觉得要是有这个能耐的话当然还是希望能够把酒楼给接下来的。

晚上的时候萧易也还是忍不住和崔乐蓉说起这事儿来了。

“咱接了那酒楼之后,你说阿爹和阿哥会不会想个啥?”萧易道,他看自己阿爹也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到时候怕他们接手下来以后阿爹也会有别的想法。

“想法那肯定是有的。”崔乐蓉道,“当初租那铺子的时候咱们怎么分都是说好了的,换成酒楼之后指不定也还是要重新商量商量的,不过阿爹和阿哥那边肯定也是会同意的,毕竟酒楼可比咱们现在这一个小铺子来的靠谱的多了,地段好,也够大气。”

崔乐蓉觉得崔老大和崔乐文两个人也不是那食古不化的,基本上也都能够理解的,唯一剩下的大概也就是到时候定下了酒楼之后,以前的那种分配方式怕是不适用了,就算是她愿意按照以前那样只占四成的利益他们恐怕也是不会答应的。到时候肯定是要同她再商量过的。

“不过我想,咱们手上银钱也不是没有,到时候就把之前咱们租的那一间铺子给买下来算了,不管怎么说也还是在镇子上的,每个月租给人也好自己做了买卖也成的,我想着到时候咱们可以把那一间小铺子改一下,冬天的时候卖卖串也不错,做个麻辣烫或者是串串也成。冬天的时候吃这个也算是爽利。”崔乐蓉道,弄个麻辣烫或者是串串都挺好的,做点小吃食也成,夏天的时候卖卖那些个凉茶什么的也都成,实在做不成这买卖那就租出去,每个月也还有能够收一些个租子来,长久来算可比租着房子要合算的多了。

“那咱要是接手了人,到时候酒楼里头的那些个人可咋整?”萧易觉得酒楼里头那肯定是要有不少的帮手的,跑堂活计少不了,同样的后头的厨子也得有呢,总不能到时候就只有自家大哥一个厨子吧,那到时候肯定是忙不过来的。

“大哥不是也在酒楼里面呆了好些年了么,那些个师傅是不错的,到时候咱们也可以把人给留下来,那些个坏心眼的咱们肯定是不能要的。也可以招几个学厨,大哥当初不也就是学厨进去的么,学成了也算是一门手艺。要是实在不成,那到时候就找牙子买几个人,签下了契的也能够安心一些。”崔乐蓉道,“这事儿到时候还得和大哥他们商量商量,我们也不好一下子做了决定。”

萧易想了一想也是,要是到时候真的有事儿,买几个人也比较靠得住一些,“那明年真的要人一起种了辣椒?”

“咱们一家人种的再多那也不够啊,咱们累死累活地干啥呢,这钱是挣不完的,也得让相亲们去种一些,挣点钱也好啊。”崔乐蓉道,“明年一开始咱们先育苗呗,育苗了之后留下一部分自己种,其余的就给旁人去种,这苗也不是白给的,咱们也是要和人签订好了文书,等到收获之后这些可都是要卖给咱们的,要是谁往着别人那儿卖了,那往后这生意也就甭想和咱们做了,到时候也还得赔给咱们银子。你可放心着呢,村子里头的人那都是个精明的,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更好,能挣到银子能把日子过好,那肯定是能答应的。再说了,咱们自家种了,你以为到时候人家就不会来问?一个一个眼睛都往着咱们这儿盯着呢,信不信村子里头不少人都在那边算计着咱们家到底是挣了多少银子?”

萧易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也是忍不住笑了,他哪里是不相信的,村子里头就这么点大,有屁点事情都传的到处都是,谁家挣钱了这样的事情那就更加疯狂了,说白了到底还是因为穷的,种出来的粮食得交税,还得留下一年的口粮,家里面要是人多的吃的也多花的也多,还得留着那些钱以备不时之需,所以看到人家挣钱了也是羡慕的很,要有那么一条财路在肯定也都是会高兴的。

“那也成,都是乡里乡亲的,到时候种种辣椒也挺好的,好歹也能够挣几个钱,也不耽误别的活计。”崔萧易也是种过的,种辣椒这事情原本就不算重活。

“恩,不过也得看刘大少爷能不能弄来多一点的辣椒。”光是靠她今年收的辣椒那肯定是不够的,还得在等一年。

“恩,那就等有了信儿之后再说这个事,到时候也还得过了里正和太公哪儿的明路才行。”到时候不管咋样也还得靠里正和萧太公盯着呢,免得到时候有人使坏。

“恩,真要有那个时候也该是和他们说上一声的,不管咋样这也都是村子里头的事情,村子里头的事情也还得靠两人给看着呢!”崔乐蓉点了点头,“今天这事儿也就咱们知道就成,村子里头那边暂时还是不要说出去的好,省的闹出啥岔子来,等到中秋的时候咱再去寻了阿爹他们说这事儿。你可别往外说秃噜了嘴。”

今天也就是中午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和崔乐萍崔乐菲说的,两人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个小事,自然知道什么话能够往外说什么话不能往外说,下午于氏和柳氏来干活的时候,也都问起了一句,崔乐蓉也只是说来买了东西的,于氏对于崔乐蓉这话那也还是深信不疑的,于氏这人比较憨直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倒是柳氏似还有些不相信,但到底也还没有多问,依旧麻利地干活,只是言语之中似还有些羡慕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和那刘家的少爷关系不错的模样。

对于柳氏那样的心态和想法崔乐蓉也是无可奈何的很,村子上有这样想法的人也不是一两个,崔乐蓉自也不可能一一去和人说明,也由着人在后头说个啥,不得不说,刘言东的存在也算是帮着他们两口子在村子上提升了一些个地位,至少现在村子里面的人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诚意的,对于他们两人的态度也已经算是好了不少,就算是有心想要算计人的也都是要掂量掂量的。

“知道,我清楚着呢!”萧易也是能够分得清楚轻重缓急的,现在早早地就把事情给说了,指不定人家还以为他们家是有多少家底的,也不安全,指不定人家还要觉得他们是在炫耀着这事儿呢,还是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好,所以下午上山的时候萧易也没和人说个啥,但也还是觉得萧大华瞅着自己的眼神里头还是带着几分的羡慕,似乎是觉得自家能够巴上了刘言东这一棵大树那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言语之中也是带着几分的羡慕和试探。

“对了,我今天听刘言东说,咱们陛下似乎已经年岁不小已到花甲的年纪了?”崔乐蓉道,“你可知道有些事儿么?”

“这我倒是不清楚,”萧易也不知道崔乐蓉怎么的就突然之间说起这些事情来了,“咱们这平安镇离京城可是有不少的路程,地方偏哪里知道那么多的,再说了那些个国家大事儿也不是咱们这些个小老百姓能清楚的。哪能到处随意乱说呢!”

崔乐蓉想了想倒也的确是如此。

“不过我以前上省城里头寻了活计的时候倒是听说过一个事儿。当时我给一个书院里头干杂货,倒是挺里头的先生说的,说是当年陛下的元后什么巫蛊之乱的,说是当年折了太子一家什么的。”要不是现在自家媳妇说起这个事情来,萧易早就已经把这点事情给遗忘了个干干净净了,那个时候的他其实也没听懂那些话,倒是把这事儿给记下了,“那一年好像是流落在外的皇长孙给寻了回来,那几个先生说了也没多少,书院里头的院长就不让人说了,说什么莫议国事啥的。对了媳妇,什么是巫蛊之乱?”

“说白了就是使用那什么咒术扎小人一类的祸害人的手段。”崔乐蓉也意外的很呢,“虽然我是不怎么觉得咒人死就能够把人给生生咒死这种事情的,但在皇族之中那也可算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了,若是这所咒之人是当今圣上的话,灭九族也是可能的。我看当年元后和太子一族怕是前脸甚重,否则也不至于是将慌张孙也流落在外了。”说起这事儿崔乐蓉也觉得意外的很,赵国史上竟也有了这巫蛊之乱,倒是同大汉朝时期不谋而合,这也实在是太过巧合了。

萧易也是有几分的咋舌,觉得皇家里头那可真是够可怕的,就这么点事情就要灭人九族,那可不知道要杀多少人呢!

“算了,反正这事儿同咱们也还离得远的很。”崔乐蓉想了一想之后道,反正他们也不会进入那权力中心,还是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日子就成,至于这后头是那个当皇帝,那也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刘言东那态度似对那皇长孙颇有微词的很,也不知道那皇长孙是个怎么的人。

“恩,咱们还是在这儿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日子就成。”萧易也肯定地说了一句,他对于外头的那些个事情也没啥兴趣,还是想着咋样能够挣点钱,让自己的日子过的更好的好,再接下去,这菜地有些也该翻整了,也该种点萝卜和青菜了,还有大白菜也应该早早地准备起来了,等到第二季的稻谷一收,那冬天可就一眨眼就来了。

崔乐蓉他们现在也是每天实打实地做着冰皮月饼,那收入也都是实打实的。冰皮月饼在省城里头卖的很是不错,让原本在省城里头不算太出名的年掌柜家的铺子收益也一下子火了上去,省城里头那些个有钱人家的基本上每天都要来买上几个的,一下子抢了省城其他糕点铺子的生意,年掌柜也高兴的很,基本上要的月饼那是一天比一天多一些。

崔乐蓉他们也都是做的兴起的很,等到中秋节那一天的时候,崔乐蓉也是跟着萧易上了镇上,把之前那一批月饼的钱给结算了,即便是扣掉给年掌柜的钱依旧还是有二十多两接近三十两的收入,而且崔乐蓉这做的大多成本也是轻的很,一个半月下来包括了请了于氏和柳氏来帮忙,那成本也就是在二两多银子而已,这样一算差不多也都是尽赚的。

“小娘子,你这月饼做的好吃,在城里头卖得可好了,反正也算是个糕点嘛,等过了中秋之后接着给咱们铺子里头供着呗,你看咋样?”年掌柜现在看着崔乐蓉那也是越看越觉得亲切的,她这月饼摆在他们哪儿卖的那叫一个好,顺便还带动了铺子里头其他的糕点生意呢,反正这玩意也是个糕点,接着卖了也好啊。

“卖那是肯定要卖的,只不过这中秋一过之后我看要买的人肯定也就少了,到时候肯定也得少供着一点了,我们家里头那活计也还忙的很,也没得空一直做这些啊,再过一段时间可就是要赶上收谷子的时候了,那就更加没空做了。”崔乐蓉把银子让萧易收好了,这才和年掌柜说起了话来,“而且这咸蛋黄家里面也不够了,到时候要做的话基本上也就是只能做成甜的了。”

“甜得也成,那这样吧,你这每天都给咱们供一些,等到农忙的时候你给说一声,咱们再停了这买卖,你看咋样?”

年掌柜也是觉得有几分的惋惜,那咸蛋黄的月饼甭说别人吃的香了,就连他自己也是吃的十分香,不过也知道对方所说的这些话也不是全然都是推脱,到底是农户人家又不像是他们铺子里头有专门的糕点师傅和学徒每天都能给做的糕点的。惋惜归惋惜,年掌柜私底下也是没少让糕点师傅学着做这糕点的,里头的馅料倒是好琢磨的,咸蛋黄也不是不能摸索出来,但要做出那种晶莹剔透的皮那还正道现在也还没有琢磨出来,不过他相信等到时间长了那肯定是能够琢磨出来的。不管咋样,这冰皮月饼在他们铺子里头也算是打出了名气来,这钱一直让别人挣着他也眼馋的很啊,要是能够琢磨出来的话,那到时候这钱还不得挣到自己的口袋里头去了。

“成啊。那就再做一阵子,等到农忙之后就不忙活了,家里面的核桃也不多了。”崔乐蓉也知道年掌柜在私底下肯定是没少让人琢磨的,不过看现在这样子似乎到现在还没有琢磨出来门道,她也就不说啥了,这方子自己肯定是不会卖给了人了,等到自家酒楼开了,那也能摆一些在店里面卖的。

“成嘞。小娘子你往后要是有什么时鲜的糕点一类的也只管拿来咱们铺子里头卖,到时候也还是按着现在这样,你看咋样?咱们也是合作好长一段时间了,我这人你也能信得过的!”年掌柜又道。

年掌柜是觉得这小娘子那一看就是个本事的人,饼皮月饼这样的糕点能够做出来的,指不定这手上也还有别的绝活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了别的糕点,到时候要是能够一并放在铺子里头卖那肯定也是长了自家的名气,这对于自家来说也是有利而无一害的,他不用出本钱还能够给自家铺子挣个名声还能分点钱,说白了自己也还是挣的。

“成啊,到时候咱们再说。”崔乐蓉道,她是有不少的方子,给她个烤箱还能给烤个蛋糕出来,但现在不是还没有这玩意么,崔乐蓉也在想着能不能弄出一个烤炉出来,到时候能烤糕点外还能够烤点旁的。

年掌柜那是客客气气地把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给送出了店。

崔乐蓉和萧易在镇子上也是转悠了一圈,肉菜昨天就和崔乐文给说好了,让他多买点和店里面一起煮了,今天店里面就做中午那一顿,晚上的时候铺子里头就不开张了,回崔家一起过中秋节去。店里面的活计也就忙了中午就回去了,崔乐蓉还给一人发了四个月饼,也都是玉米,板栗,豆沙馅的,也是让铺子里头帮工的人笑的合不拢嘴,直道可算是找了一个好活计。

事实上这铺子里头的活计那也的确是轻松的很,做菜不需要他们操心,就是洗洗菜洗洗碗筷收收桌子一类的,稍微累一点的也就是铺子里头那个给书院里头送套饭的,这活计也算是轻松的很了,尤其是那两个婆子那是得了活计开始就高兴的很,在镇上像是她们这些个上了年纪的人一般也寻不到什么好活计,基本上都是给人缝缝补补洗衣服那样的活,也累人的很,在这小铺子里头干活还能够吃到两餐饭呢,那饭菜也好吃的紧,所以两人也是高高兴兴地收了月饼。

崔乐文也是笑,在镇子上做买卖的这一阵子来,他也算是见了不少的世面,也知道多亏了自家妹子呢。

“阿哥今天中午做了这一顿之后可得早点回家去,阿爹阿娘也都说呢,你这忙的很,今天不管说啥咱们一家子也都得在一起吃个饭的。”崔乐蓉道,自己大哥对于铺子里头那也是上心的很,这也是崔乐蓉乐得把铺子里头的活计全都丢给人的缘故。

“成,早就已经说好了,等中午这一顿做完,收拾好了我就回家去。”崔乐文憨笑着道,“这还用你说的,前两天阿娘就已经上了镇上来和我交代过了。”崔乐文这半年来那也是拼着一口气想要干出点名堂来的,现在好歹也还算是没有辜负了当初自己的那点期望。

“那就好,那我和萧易就先回家去了,回头大姐她们就我们稍上先回家去,大哥你要是累你就叫个牛车。”崔乐蓉道,她也是买了不少的东西,家里面有大姐和小妹在也不好放着两个人自己一直留在镇子上。

“没事儿,就这么点路走走也是很快的,叫啥牛车呢,以前不都是这么走到镇子上来的!”崔乐文摇了摇头道,叫个牛车的确是没多少钱,但他觉得就自己一个人叫个牛车的也不方便给人瞧见还倒觉得他有些显摆了。

“那大哥你给攒着钱,到时候给自己买个马车,到时候也气派的很!”崔乐蓉道。

“瞎说个啥呢,我这又没啥本事的,买啥马车,没得叫人笑话!”崔乐文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成了成了,你赶紧回家去吧!”

“那可说不准,”崔乐蓉朝着崔乐文神神秘秘地笑了,“晚上我可有事儿要和你说的。”

崔乐文看着自家妹子那神神秘秘的样子也有些疑惑,原本还想再给问问清楚的自家妹子倒是没有给他这么一个机会,转身就出了门上了牛车走了,倒是留下那没有说完的话也不知道到底是个啥意思的,反而是让他更加的好奇了,只觉得这心里头藏着一只野猫抓来挠去却又没有办法,总不能把人再给叫回来问问清楚吧?

从镇子上回到家里面的时候日头也还早的很,不过说好今天不做糕点了,所以原本还算是热热闹闹的院子里头今天一下子空了下来,崔乐萍趁着崔乐蓉和萧易上镇子上的时候已经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个干净还去了地上扯了地瓜藤煮了一锅猪食,崔乐菲更是趁着早上的时候跟着于氏去割了嫩草,帮着去喂了田里面的鱼。

“大姐,不是说好了到时候我们一起来干这活的么,咋地你们都给干上了?”崔乐蓉看着这阵仗也是不好意思极了,前头也是拗不过两个人要帮忙的心思,所以一早上的萧易上镇上的时候她们三姐妹也都去打猪草割鱼草的,今天出门的时候也都已经说好了,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再一起忙活这些事情,没想到等到他们回来了之后这活都已经干了大半了。

“你们上镇上也忙的很,我们在这里也没啥事情干,再说了干点这种活也不是个累人的,也就顺便干了。”崔乐萍笑着说道,“没事儿,我们也不是个什么金贵人,也没有这也不能干那也不能干的道理的,以前我干的活还要多哩,当初怀着娃子的时候都还要干活呢!”她现在这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轻松的,就这么点活也不累人,还能够照看着自家几个娃子,有啥不能干的?

“你们来我们家怎么说也算是做客的,这见天地叫你们干活那多过意不去啊!”崔乐蓉道,“回头阿爹阿娘一说,还不得怪我没照应好你们?”

“说个啥呢,在阿爹阿娘哪儿我们也是干活的,在你这儿总不能叫我们吃着你们家的用着你们家的还一点忙都不帮着干当大少奶奶吧?咱们没这么多的讲究!再说了也是我们自己乐意干这活,没差的。”崔乐萍摆摆手道,“你们上镇子上那也是有事忙的,我们帮不上什么忙这点小忙干了也就干了。”

崔乐蓉也说不过崔乐萍,只好作罢:“成成成,我也说不过你。”崔乐蓉说着就从背篓里头一阵翻检,弄出了一个小布包来,“今天我上镇子上把钱都给结算了,这里头有几块布料子。桃红色的是给三个丫头的,还有一块蓝花布的是给你的,平顺的是那淡青色的,回头你给做点衣衫给娃子们。”

“你这是干啥呢?”崔乐萍看着那一个小布包也是有些无奈了。

“啥干啥的,该弄的东西也还是要弄的,别看现在天还热着,立秋也过了,现在下一次雨那是凉一次的,你也得准备着给娃子们做点薄棉袄备着,再冷下去那就要做点厚棉袄了。萧易说阿娘他们也已经买好了棉花,这我就不买了。”崔乐蓉道,“也别不舍得给娃子们做衣衫,娃子们长得可快着哩,一眨眼就大了到时候指不定就得许给了别人家,想疼着也就趁着这几年了。”

崔乐萍听着崔乐蓉这话,心中也是有几分的触动,可不是么,娃子们长得也是快的很,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一下子长大了要嫁人了,那个时候就是想疼着也是疼不了。

“那成,我回头给孩子们做点薄棉袄先给备下,稍微做的大一点,等到再冷一点的时候还能够加厚了棉花做成厚棉袄也不怕小了,等到过年的时候再给做一身新的!”崔乐萍道,她现在好歹也是每个月都有钱收的,攒了这几个月那也攒了好一些了,过年的时候给孩子们买点布做做新衣衫这种事情也是舍得了,毕竟现在的钱都是自己管着不像是以前那样绣几个花样做几个璎珞挣的钱也还要上缴。

“恩,一会等阿菲回来我再同你们说收成的事情,我去一趟两个嫂子家里头,不管咋说人家也是在咱们这儿干了挺久的活计,也该给点东西的。”崔乐蓉说着就让萧易从井里头把早上特地留下来的月饼给弄上来,各种口味一个,拿了两个碗装上,再拿了在镇上扯的两块棉布就出了门。

崔乐蓉最先去的还是萧大柱家,因为今天是中秋的关系,萧大柱也从镇上干活的地方回来了,等过了今天之后再去镇上寻点活计干,一直得干到收稻谷为止,等收了稻谷之后也不能上镇上去干活了,因为自家弟弟就要娶媳妇了,家里面的事情也还得都张罗起来。

“今天咋地过来了?”于氏见崔乐蓉来了也是笑了,“今天不是说要上你娘家过中秋么?”

于氏现在是咋看崔乐蓉咋觉得好的,她这一个多月来干活干的也是高兴的很,原本还想着说要是就崔乐蓉和萧易两口子在家过中秋的就让人上家里头来一起过了,也算是热闹热闹,但知道两口子要上崔家过这事儿也就没提了。

“吃了午饭再回去,今天中秋呢,好歹也得给你家送点月饼尝尝,在我家干了这么久的活总不能到中秋的时候也没得吃上几个月饼呢!”崔乐蓉说着就把篮子里头的其中一碗月饼递给了于氏。

“这哪里使得!”于氏也舍不得呢,这月饼做的可稀罕,都是拿出去卖钱的呢,咋能就给了他们这么多个呢!

“哪里使不得了,自家做的,其实也没费多少东西,就是费了点力气,不管咋样今天也还是要尝尝的。”崔乐蓉二话不说地就把碗往着于氏手里面一塞,然后又把自己夹在臂弯里头的一块小布巾包裹着的布料,递给了于氏道,“这是咱们的福利。这布给虎头做身新衣衫!”

“这那成啊!”于氏见崔乐蓉又送月饼又送布料那心里面也是有几分的着急了,“我在你们家里头干活又不是没拿工钱的,咋地还送这么多东西,这可使不得!”

“都说了是福利啊,嫂子也是在我们家忙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呢,这也是该的!”崔乐蓉道,“今天是中秋呢,这就算是中秋节的礼了,你就甭和我客气,往后指不定也还有需要嫂子你给帮忙的时候!”

于氏推辞了一番也没能让崔乐蓉改变主意,也只能怏怏地收下了,“你说你这人恁个多理,我在你哪儿干活也不是没拿工钱的,你该给送这送那的,那我往后哪里还好意思的?我也说不过你,往后你要是有能让我帮得上忙的,你就只管喊了我帮忙去,我这肯定是不推迟的。”

于氏心里面那也是高兴的很,这一阵子在村子里面那些个人可都是羡慕死她了,她每天都有钱拿还能够兼顾着娃子还能够给家里面做做饭啥的,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事情就这么给她遇上了,那些人可没少在自己的面前说一些个拈酸吃醋的话,更多的也还是想着和崔乐蓉打好了关系好让人往后有这样的活计的时候也把自己给叫上,于氏看着那些个人那嘴脸心中也不经想着当初干了点啥呢,现在倒是知道人好了。

“放心吧嫂子,要你帮忙的时候肯定是会说的,你还以为我会和你客气不成?”崔乐蓉笑着说道,“嫂子你对我好我也都是记在心里头呢,肯定是不能忘了嫂子的。”

于氏听到崔乐蓉这么说的时候那就更加的高兴了,急忙应下,原本还想拉着崔乐蓉在家里面坐坐的,但见崔乐蓉手上还提着篮子,背弯里头还夹着一个布包知道自己这里都有了那肯定是要少不得柳氏那儿的,也就不坚持着人要在家里面再坐一会了,只让她有事就去忙,等到用得上自己的时候只管喊了自己去帮忙。

崔乐蓉从于氏家里面出来了之后也就往着萧大同家里面去了,见到了在家里面抽着旱烟编着箩筐的萧大同。

萧大同瞅见崔乐蓉的时候那脸上也都是带着笑的,那态度是要多和蔼就有多和蔼要多可亲就有多可亲的,崔乐蓉被萧大同这般的态度也是闹的整个人都有些不适应,但也没说啥,只是把自己的来意说了,把那一碗月饼和布料留下。

柳氏见崔乐蓉今天还不忘给自家送了这礼也是高兴的很,也和于氏一般推辞了几句之后就高高兴兴地把月饼和布料给留下了,这“福利”两个字她是不咋懂,但自家男人有时候也会上镇子上找个活计,尤其是年前或者是和喜事有关的活计,东家高兴了那就会给点赏,她想着所谓的“福利”也就是这些个奖赏了,自然也就高兴地收下了。

等到崔乐蓉出了门之后,编着篓子的萧大同也停下了自己的活计,看了看那放在桌子上的月饼,也看的觉得新鲜的很:“你们这个把月做的就是这个呀?”

“可不么,阿爹你可别小瞧了这些个玩意,做起来的时候也是费了老鼻子劲儿了,洗豆沙掐玉米馅的就费了不少的功夫,也不知道萧易家的从哪里学来的本事,阿爹这些东西好看吧?”柳氏说着也是带着几分的笑意,她这个把月还真是没少忙活呢,现在和自己公公说起这话来那也是带着几分的自豪的。

“人家那可是大户人家里头出来的,在大户人家里头呆了那么多年肯定是学会了不少的本事儿,要不哪里能挣钱呢!”萧大同道,“你也甭说这些个话,跟着人好好学学才是真!”

“我这也学着呢,豆沙都是好弄的,就是这皮还真是不知道咋弄出来的,要能学会这本事儿我也能做了出去卖了。”柳氏道,她也没瞧见过这皮到底是咋做的,大概就是人家不能叫人瞧见的,反正她也没琢磨出来。

“你可甭动啥歪心思,别看人家不显山不露水的,那本事大着哩,你要是干出那事情来,到时候肯定是不能落了好,也不看看人家认识的人,不管是丞相家的公子还是县令,那可都是咱们不能吃罪的。”萧大同道,那些个歪心思起了别到时候钱没挣到多少反而落个不好,他可不能眼见着这事儿发生,只有和人交好往后才能好。

“我知道呢阿爹,我也没那样的本事不是?”柳氏呵呵一笑,她一开始倒是有想过那样的想法,但后头也没琢磨出来就歇了这样的心思,还是老老实实地跟着人干活,每天拿工钱那也是很不错的。

柳氏这样说着,打开了那一个小包裹,外头包裹着的是一小块碎步,刚好能把里头的布料打个卷,里头是一块灰色的布,抖开来一看那布料还不小,能够给娃子做一身衣衫碎步还有的剩下一些,等到那布料一拿开之后才看到在布料下头还放在一串钱,柳氏也被这一串钱吓了一跳,拿起来一差不多有三十文钱呢。

“阿爹!”柳氏看着那一串钱急忙看向萧大同,“萧易家的还给了三十文钱呢!”

萧大同看着那三十文钱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来道:“这两口子就是个客气的,给了你,大柱家的肯定也是少不了的,既然给了你就收下吧,往后得和人家交好点,有啥要帮忙的事情就尽量多去帮帮忙,人两口子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只要你们对着人好他们也都是在心底里头记着的。阿爹我年岁不小了,现在还是当着里正,过几年可就不一定了,咱们也得为以后想想,和人两口子交好是不会有错的。”

柳氏听着萧大同这话也急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的,她也清楚着呢,现在村子里头他们家地位好那是因为她公公还是村子里头的里正,等到过几年她公公年岁大了不当里正了之后可就没有那么多同她好的了,到时候肯定是要去巴结着新里正家的,她公公和相公也都有和她说这个话,她也都一直记着呢。

“阿爹你放心,我肯定是把你说的话记下的。”柳氏道。

萧大同听到柳氏这么说了也就放心了,“把月饼吊到井里头留着晚上吃。”

等崔乐蓉回了家的时候,萧易也已经从萧太公和村上那几个辈分高的家里面回来了,他给萧太公家送了六个,其余的是一家四个月饼,也算是客气的很了,村子里头那些个长辈承了这情心里面也是高兴的很,也有给萧易塞了苹果和石榴的,回来的时候篮子里头也有好几样的果子。

崔乐菲也割了草回来了,摸了一把脸打算歇一会之后再去打两娄。

崔乐蓉见家里面人都齐了,把院门一关,把人都喊到了屋子里头,笑着开口:“趁着现在人齐了,咱来分钱吧!”那姿态只差是没有在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咱们来进行分赃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