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二十九章

萧易背着东西进了院子,萧大强和萧大华两个人也是一样,把东西都给放在了萧易家的院子里头,这才回自己家吃饭去了,吃了午饭之后他们也还是要上山的,之前也已经说好了。

萧易从厨房里头打了一盆水取了屋檐下挂着的面巾沾湿之后抹了一把脸,这才觉得整个人都舒爽了,才有心情看向刘言东。

“咋地这个时候就过来了,前头也没有说一声的。”萧易也是觉得刘言东这性子,那真是想一出是一出的,还好最近家里面都有人,基本上在吃喝上面那是不缺的,当然就算是提前通知了萧易也没打算给人整治出一桌好酒好菜出来,难不成还想到他家当了大爷不成?就没得这么惯着人的。

“这不是好久没来了么,就想着过来瞅瞅萧大哥你和嫂子了!”刘言东也是知道萧易的性子的,对于他这态度也算得上是已习以为常了,要是萧易过来露着一张笑脸,高高兴兴地把自己迎进门的,那才叫一个叫人意外的呢,像是现在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也是和往昔一个样。

萧易才不相信刘言东这话呢,但不否认在听到这种话的时候还是有几分的高兴的,这世人都是爱听好听的话他当然也是不例外的,反正自己也是要啥没啥的,也不怕被刘言东惦记个啥。

“萧易,你上田里头捞条鱼回来,拣大点的捞。”崔乐蓉从厨房里头喊了一声过来。

萧易应了一声,从廊檐下抓了那捞网就要往着田那头走,刘言东也不好意思留在都是女人的屋子里头,所以也跟着萧易往着田里头走,其实之前来的时候也看过稻田养鱼的,那个时候鱼还稍微小了一点,现在再看的时候那鱼都养的老大不小了,而且他还真没吃过这稻花鱼呢,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的。

“萧大哥,我可是在京城里头都听说过你!”刘言东对着萧易道。

“咋?我一个庄稼汉子还能让在京城里头的你也听到不成?怕是从陆大哥哪儿听的吧?”萧易可不觉得自己一个庄稼汉子有啥能出名的,他这接触的人也不多,基本上都是在庄稼地里面打转的,那还有啥稀奇的。“你就甭逗我开心了,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能不知道我的?”

“我骗你又不能干点啥!”刘言东道,“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专门说这些个好听的话来同你说不成?说到底这还是徐瑾之的功劳呢!”

“咋回事儿啊?”萧易听到刘言东说起了徐瑾之的时候那是更加的不能理解了,这到底是咋一回事儿呢?好端端地咋地就扯上了人去了呢?而且还把他也给扯上了,他可是啥都没干过。

“还能是咋回事儿啊,好事儿!”刘言东对着萧易道,在这个时候看着萧易那一头雾水的模样他也觉得有趣的很,以前中觉得自己就没占到上风过,现在这个时候可算是让他占了上风了不是?

这话都已经说了,刘言东也就没打算瞒着萧易,他这一次来一来也是在京城里头呆的有点腻味了,二来也是知道这事儿之后就来通风报信来了,先让萧易他们心底里头有个底,免得到时候被吓到了。

其实事情也就是从萧易之前那稻田养鱼开始的,第一季稻谷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增产的趋势,徐瑾之也是把各家的收入进行了比较,发现这稻田养鱼的第一季的增产就远比去年那一季的要好上一些,原本徐瑾之是想着等到第二季稻谷收获了之后再往上报的,但萧易弄出了那打谷机和谷风机来,这也是让徐瑾之好生意外,他这也算是看到了这两样看着简单但却十分实用的东西觉得高兴的很,他命人打造了一台打谷机和一台谷风机送去了京城,呈现给了陛下,陛下看后那也算得上是十分的龙心大悦,让户部的人也进行推广开来,尤其是江南那些地方。

“我父亲也说了,陛下看到这样的信息的时候那也是高兴的很,到时候肯定是少不了奖赏的。不管怎么说,萧易大哥你也算是为了百姓做出了贡献的人,就算是陛下不奖赏你,你且放心,徐瑾之哪儿也肯定是少不了你这一份的!”刘言东对于这一点那也是再肯定不过,这不管咋说也算是一个政绩啊,要不是徐瑾之的老子在京城里头还是个惹不起的官,就他这点绿豆芝麻小官怕也是不能到陛下的面前露脸的,指不定也还得被人抢了功劳去了,哪里还有他什么事情呢。

“这也不算什么啊。”萧易听到这信儿的时候也是有些高兴的,但对于奖赏一类的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渴求,他一开始想着的也不是干出什么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儿来,就是想着能够多挣点,粮食收的多了还能卖个鱼,在他眼中那就是高兴的很。

“反正若是有了奖赏啥的,那也是萧大哥你应该得的。我就是听到了一个风声,至于到底是咋样的还没定下来呢,萧大哥你就先听着乐呵乐呵,等到时候要是有了奖赏,那可得请我吃饭才成!”刘言东一本正经地说道。

“就算没有奖赏不也还是有请你吃饭么,成,反正只要你来,不管我这而又没有奖赏的我都会请你吃饭。对了,镇子上那酒楼不也还是你开的么,到时候我就请你上哪儿吃去?”萧易道,他也不是不舍得下馆子的,真要有那么一天的话,他肯定愿意请了一大家子下了馆子尝尝馆子里头的滋味的。

“我觉得那还不如在家里面让嫂子给做一顿好吃的呢!”刘言东道,也不是他说个啥,那酒楼里头的师傅做的也还成,但到底还不如在萧易家这里吃的有滋有味,上了酒楼就没那个意思了。当初刘言东在镇子上开那个酒楼也就是图一个热闹而已,事实上平安镇这里一年下来酒楼的生意也就那样,勉强就是不好不坏的,这里的酒楼对于他来说,那还真是有点类似于鸡肋了。

“咋地,你自家开的酒楼还嫌弃不好不成?你可不知道,在咱们平安镇上有钱人家下馆子那也基本上都是上了你那酒楼去的,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你们家的馆子呢!”萧易说道,他虽说是没有下过那馆子,但也是听人说了那酒楼里头的菜色也是不怎么便宜的,在里头正经地请了人吃了,可得花不少的银子呢,这对于他们这些个乡下人来说,在里头吃的那一顿都足够他们在自家吃上半年了。

“嘿,那萧易大哥只管去吃,到时候我交代掌柜一声,给大哥你便宜算了。”

“那可不成,这打开门做生意的就是想着挣银子的,我也不能占了你的便宜去!”萧易摇头,“反正我们一年到头也上不了一回馆子,到时候真要是有奖赏啥的,也算是个大喜事儿,那肯定是要请你吃一顿的。家里面的基本上也就是一些个家常的,不看重地吃吃倒也是没啥的,真要说起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也就是刘言东他们脾性好不嫌弃而已,要是换成旁人指不定都觉得是上不了台面的,但事实上,萧易觉得自家媳妇做菜可好吃了,就和大舅子做菜一样的好吃。

“其实今天来吧,也还是有旁的事情想同萧大哥和嫂子商量的。”刘言东道,“不过也不着急,晚些再说这事儿就成。”

萧易听到刘言东这么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朝着这小子看了一眼,狐疑不已,“我说你该不会是又有啥麻烦事儿来寻了我们帮忙吧?”

萧易会有这样的反应那也是被之前刘言东给吓到了,你说这给送来一个浑身是伤的人他这心里面能不担忧?索性是知道刘言东那是丞相家的公子应当是做不出来坏的事情这才没有把人给扔了出去,但要是再来一次他这可承受不住,就怕在不经意之间给家里面惹来了祸事。

“大哥你放心,这一次绝对不是像上一次那样的事情,肯定是好事儿!”刘言东急忙道,他看萧易这样子那很明显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样子啊,要是自己真的这一次是带着人来求帮忙的,指不定就有可能被人直接给轰出去。

萧易看向刘言东,那眼神里头满是不相信。想当初自家和这公子哥算是交浅言深的,人都能一声不响地把那样的一个大活人给拉他们家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个啥的,就算是再干出一次这样的事情来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真真的!”刘言东那可算只差没有指天誓地了啊,他怎么着也算是个正直的人,咋地就这么不能让人相信不成?

萧易见刘言东那神态也不像是和他说谎的,心中也落定了几分,但到底也还是有些不相信刘言东所说的话,他那些个话真要是能够相信的话当初也就不会给他们弄来那么大一个麻烦了,虽说后来也觉得陆逍这人也还算是好相处的很,但也不能掩盖住当初刚一见面的时候自己所受到的震撼。

刘言东看着萧易那有所保留的眼神,也是忍不住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自己可算是被陆逍给害死了,当初要不是为了帮助陆逍自己现在被人当做狼一样地防着么。

萧易捞了一条大草鱼和一条大花鲢,草鱼做成了水煮鱼,花鲢的鱼头做成了鱼头汤,分出了两半,一半是留着给崔乐萍吃的,鱼汤营养好也下奶正适合现在还在哺。乳。期里头的崔乐萍吃,鱼身就做成了红烧鱼块。

原本崔乐蓉是要去和崔乐萍还有崔乐菲一桌吃的,但刘言东说是有事儿,所以崔乐蓉也就只好让自家姐妹去了自己屋里头一桌吃饭,而自己则是和刘言东还有萧易一起吃了。

刘言东原本看着桌子上两道带着辣的菜还觉得有点畏惧,但等到一下筷子尝了之后,那滋味是让人欲罢不能啊,辣椒的辛辣,再加上花椒的双麻,那滋味是怎么吃怎么觉得爽快,要是再来点小酒,那滋味别提了!

“嫂子,你咋这么能干呢!”刘言东都快佩服死崔乐蓉了,就这手艺,上京城里头开个铺子那也是绰绰有余的啊,就这手段,他都没从御厨的手上吃过呢!

“也没啥,就是辣椒少了点,要是能有大批量的辣椒,到时候还能做更多的菜色呢。”崔乐蓉道,虽说今年也的确算是种了不少的辣椒,但到底也还是少了一点,想要用辣椒做各种各样的菜色那还是达不到的,不过今年要是把辣椒籽都留下来,那等到明年的时候种的也就更多了。

刘言东想了一想之后点了点头,也的确是如此呢,他也是上萧易家的菜地里头里头看过了,到底也还是少了一些,给一个酒楼供着也不能供多少,更别提他手上还有别的酒楼了。

“嫂子,你说这东西是从海外带回来的?”刘言东眼珠子一转之后也就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是呀,我买来的时候听说那一户人家也没把这玩意当做做菜的料,还当是个花草养着好看的。若是有机会的话,倒是想让人从海外哪儿弄一些个回来,只是也没这个法子不是,”崔乐蓉听到刘言东这么说的时候就闻弦歌而知雅意了,刘言东这人心思活络的很,怕也是已经想到别的地方去了,“你要是有能耐的话,可以找人从海外弄一些回来,到时候把里头的种子留下,这辣椒可以用来种菜,留下的种子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也能够找人给种了,等到明年收成的时候那也是有不少的,这青辣椒也能做菜,也一样的鲜辣。”

若是有条件的话崔乐蓉还想找人从海外给自己弄一堆的辣椒回来,只可惜她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本事,所以刘言东要是有这样的能耐弄一些回来的话,崔乐蓉倒是想问他要一些种子的,等到明年就能够扩大种植了,当然依靠自己种植的话多半是种植不了那么多的,也照顾不来,可以把种子育苗之后让村子里头的人跟着一起种,等到收成的时候也能够让乡亲们挣上一笔,这样的打算也算是不错。

“恩,等我回了京城之后就着人去安排,到时候咱们多买点回来!”刘言东也觉得这个买卖可行的很,首先这辣椒做菜就十分的好吃,而且这玩意吃了浑身都暖洋洋的,冬天的时候吃这玩意也挺好的,整个人都暖和了。

“嫂子你要不?”刘言东问向崔乐蓉,这事儿他觉得还是要问崔乐蓉的好,萧易这人性子憨直的很那是一条肠子通到底的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像是崔乐蓉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人家那花花肠子可都是九曲十八弯的,肯定是有不少的想法在,刘言东也不敢小瞧了崔乐蓉去,有时候还有些惋惜呢,若她不是女子而是个男子的话指不定还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来也不一定的。

“你要是弄的来有多的话,我当然是要的。不过要是没有多的话,我就想问你要个人情,到时候把那辣椒种子卖我如何?”崔乐蓉笑眯眯地道,“当然,到时候等种出来了,那辣椒肯定是第一时间供给你的。”

“嫂子,你有啥主意,你就给我说说呗!”刘言东嬉皮笑脸地道,“咱们好歹也是认识了那么长的时间啦,有啥好处你也不能忘了我不是?这种子啥的还不是个小事儿么,到时候我肯定是忘不了嫂子你的好处。”

“也没啥主意,你要是弄回来多,也总不可能每年都从海外把这玩意给弄回来吧?到底还是在咱们的土地上种出来比较实用,你说是不是?我就想着到时候多买点种子,就算自家种不了,这不是还有乡里乡亲的么,咱们就让人一起种呗,种之前也先签订好协议,等到收成之后只能卖给咱们,到时候乡里乡亲的也能挣点银子。”崔乐蓉道,“这辣椒做菜是啥滋味我不说你也知道了,你也是个有头脑的人,我这说的天花乱坠的你也不相信不是?到底还不如尝的,你觉得这玩意拿出去做菜成不成?”

“成啊,那不成的!”刘言东说,“可别提这滋味,吃着嘴巴里头火辣辣的,但就是各种想吃着呢,总觉得这一吃之后就有点停不下来了。”

在这一桌菜上,刘言东就一直朝着那加了辣椒的两个菜里头伸筷子,他这第一次吃的人都已经是这样了,那等到饭馆里头要是有了这样的菜色,和现在的他一个样子的人那肯定也是不少的。以前他们吃的菜里面要想带点辣味那就是得靠茱萸一类的,但和辣椒比起来那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啊,到时候要是推出了辣椒做的菜,那肯定是不一般,就算是到时候有人学着做了这带辣椒的菜也没啥啊,等到人家学起来的时候,他们这里光是辣椒也能够提供出来了么。

“这辣椒虽说吃的多了容易上火,但在湿寒的地方也能够去湿除寒,我原本是想着要是有机会的话肯定是要买上一些回来的,要是买不到的话就只好像是现在这样先攒着种着,等到有机会了就开个铺子专门卖带辣椒的特色菜,像是水煮鱼,剁椒鱼头,柴火鸡一类的,冬天的时候还能定做几个炉子用来涮火锅吃,还能够做香辣烤鱼一类的。”

刘言东听着崔乐蓉这么一说那是猛地吞了几口的口水呢,就连被刘言东恩准了一起上桌吃饭的阿和也忍不住吞这口水,就今天饭桌上这水煮鱼和柴火鸡就已经足够好滋味的了,要是再加上别的,那感觉……

“嫂子,这事儿就交给我来办吧!”刘言东拍拍胸脯就把事情给答应下来了,正好,他认识的商家过半个月之后就要出海,得两三个月才能回来,到时候他得让人带了辣椒回来才成,有多少带多少,等到年前的时候刚好京城里头的酒楼里面给人换换新花样去。

“要是新鲜辣椒的话放置时间可能不会太长,若是要送回来的话,到时候可以让人买那些个晒干的,晒干的就容易储存了。”崔乐蓉也补充了一句,免得到时候刘言东没和人说清楚这新鲜辣椒要是放置的时间太长那肯定得烂了。

“放心吧嫂子,到时候我给你送来,那种子肯定也是交给嫂子你的,嫂子你最先种了那肯定是有经验。”刘言东道,他是不差这几个钱的,但对于老百姓来说那的确是能挣几个银子不容易,到时候让自家佃户种一些,再让这边也种一些,到时候指不定还能够发展出一些个特色来。

“那可就承了你的情了!”崔乐蓉道,她也知道刘家肯定也是有不少的田地的,那些个佃户肯定也有不少,能够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也算是给了她一个脸面了,再多自己也不好意思提。

“哪儿,应该说还是我承嫂子的情才是。”刘言东也不是不明白的,崔乐蓉也是给了他肉松和咸蛋的方子呢,现在在他们铺子里头,那肉松饼什么,光是卖肉松也能够挣上不少的钱呢,就这么点小事儿自己要是不答应说起来也就小气了不是,这一次还有这冰皮月饼,虽说都是一个小东西,但也不能小看了这些个小东西,就像是那肥皂似的,那么一小块,成本也不高,但卖都却是贼好,这钱也好挣的很,再加上之前陆逍的事情,他也是应该的。

“今天我来,其实也是有件事儿想同萧易大哥和嫂子商量的。”刘言东道,“我这镇上也有个酒楼,说实在话,平安镇是个小镇,每年在这个酒楼上头我也没挣到几个银子,萧易大哥你们不是在镇子上有一个卖套饭的小铺子么,我看着那小铺子地段也不是特别好,我就想问问萧大哥和嫂子有没有意思接手?”

刘言东做出这个决定来那也不是一时之间的决定,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想法,原本在这个镇子上有这么一间酒楼,那也是因为他刘家的老宅是在平安镇上,虽说后头基本上都已经搬到了京城里头去住了,但祖母还是会在每年回到老宅来住上一阵子,但对于刘言东来说,镇上的那一间铺子就是聊胜于无的,这地方实在是太小了,对于他来说还不如是在别的省城里头再开一个来的合适。而且刘言东也知道,崔家的那个铺子现在是租着的,等到明年之后肯定是要换一个地方的,毕竟那铺子也的确是小了一点,那现在自己手头上的这个铺子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们也甭觉得是欠了我人情还是啥的,咱们在商言商,我这也是处于利益的考量决定的事情,平安镇到底是偏僻了点,再说就算是不接手我的铺子吧,到时候萧大哥和嫂子肯定也是要换地方的,现在所开的地段到底还是偏了点,这做生意的当然也还是要找一个地段好一点的要好些,嫂子你们说是不是?”刘言东也不是纯粹就逼着人一定要接手,只是给他们提供一个更好的考量而已,与其租了人家的铺子倒不如趁着现在这个时候买了他这个铺子嘛,地段好又敞亮。

萧易朝着崔乐蓉看了一眼,现在他们铺子里头的生意那也的确是不错的,但要说好到不行那肯定不是的,主要还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和书院那些个娃子挂上了钩了,再加上他们家也一直都是没有半点偷工减料的,也算是做出了口碑之后的产物,其实他们也都觉得有了机会之后肯定是要换一个好一点的地段的,刘言东的那个酒楼那可是在主街上,还是在街头的位子,那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好位子,要是铺子能够换到那儿去,那肯定是能够生意更好一点的。

“不瞒你说,我们也的确是有这个想法的。”萧易想来想开了口道,“但你的铺子我们也买不起不是?”

萧易也知道开一个小铺子和开一个酒楼那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啊,这酒楼要是买下来那肯定是要花不少钱的,买下来之后那肯定还要整修,还得找活计厨子的,那每个月就得不少钱出去了,就算是现在他们家也是有一些个存着的银子的,可到底也不能随意地撒了出去,还得再思量思量才成呢。

“咋能买不起呢,萧大哥,就今年那胰子的分红就有不少!”刘言东道,“可别小看了那么小块的胰子,那来钱可快的很,在京城里头不少妇人小姐那都是抢着买的,哦,皇宫里头也有定了呢,咱们这也算是御供呢!不说京城里头,就江南那一边的舍得花钱的人就不少,今年你们的分红可多着哩,那还有啥可担心的?再说了,咱们也都已经这么熟了,我也不缺钱花,这酒楼我就给你们一个实诚价,这钱呢我也不和你们收了,年底分红的时候就从里头扣了去,你们看咋样?”

萧易一听刘言东这么说了,他也是有几分的心动了,但原则上还是不敢轻易答应的,“你该不会是为了让我们接手特意说这些讨人欢喜的话来哄给我们听的吧?”

萧易也知道那胰子制作成本是比较便宜的,一次性都能做出不少来呢,可再怎么便宜,那一个酒楼好歹也要上百两的银子吧?这才多久的光景,光是那点分红他们就能够买下来了?

“这话说的,我能为了这么点小事儿特地想出这种话来哄骗了人不成?萧大哥你也太看轻我了吧?”想他好歹也还是丞相之子,怎么说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么点小事儿特地寻了这样的借口来说,“萧大哥,你要知道那是在京城,在那些个富饶之地,我总不可能像是你们这般卖的这样便宜的。要不然那些人还觉得跌份了呢!所以这利润自是有不少的,你们有两成的利,今年还算少了,才只有大半年的光景,要是等到明年,这利润会更多呢!”

刘言东这话也算是说的十分的信誓旦旦了,萧易想了一下也的确是如此,在他们看来,那一间酒楼可能是挣一辈子都挣不来的,可在刘言东这样的人物眼中或许这压根就不算点啥。

萧易这么一想之后就去看崔乐蓉,他一个人也说不好,还得自家媳妇也得帮着想想才好。

崔乐蓉倒是不怎么怀疑刘言东的话,对于镇上那酒楼听到刘言东这么说的时候她也是动了几分心思的,有个酒楼也好,毕竟一个租来的铺子的确是小了一点,再加上位子也不算太好,要是能挪动的话当然还是挪一下的好。

“你真是不打算开了的话,那酒楼我们也是愿意接手下来的。”崔乐蓉想了想道,“不过这事儿也不用太着急,你看我们这里还有地里头的事情要忙活,就算是真的要接手下来也还是要整修整修,还得寻了人,所以要等接手下来的话,那还是得等到第二季稻谷给收了才成。这价钱也得定下来,那就同你说的那样就先从年底分红里头扣,要是不够咱们再给添点。”

“那有啥不成的。”刘言东一口就答应了下来,“那就这样吧,这酒楼呢我再开个把月,等到下个月中秋一过,到时候你们就找了工匠去整修,最多也就个把月的功夫,那年前还能够开张呢!趁着这两个月的功夫,我就让出海的人帮着带了辣椒回来,指不定到时候还得找了厨子来嫂子你们这儿学一下,到时候也给你们分红!”

刘言东觉得靠自家酒楼里头的那些个正正经经的厨子怕也是不能给自己弄出点什么花样来,倒不如是这里学学经,指不定到时候还能有欢喜呢!

“到时候再说。”崔乐蓉道,现在这事儿也说不好着呢,“对了,你酒楼里头的那些个厨子都是京城里头来的?”

“那不是,也都是在平安镇上的,到时候嫂子要是接手过去的话也可以问问人愿不愿意接着在酒楼里头干,我看那厨子有几个还是可以的,不过这些到时候也还是嫂子你说了算。”刘言东道。

崔乐蓉点了点头,到时候还得自家大哥拿了主意,酒楼里头那些人他相处的时间比较多,那些是适合留下来的,那些个爱耍滑头的自己肯定是不能要的。

于是一边吃一边说着正事,等到把饭吃完,正事也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刘言东吃的是分外的高兴,临走的时候还问崔乐蓉要了一小坛子她做的辣椒酱,晒干的辣椒也要了一些走,还带了上午崔乐蓉他们刚刚做好的一些个月饼,又让萧易去西瓜地里面翻出了三个西瓜,这才走了,临走的时候也说好了等到中秋过了之后他会再回来一趟,等到那个时候就把镇上酒楼的事情给办了。

等到刘言东走了,崔乐萍和崔乐菲这才从自己屋子里头出来,她们可做不到在人面前谈吐自如,所以也都是在屋子里面憋着,憋到了人走了之后这才出来,帮着崔乐蓉一起洗碗刷锅,一会还得再煮豆沙呢。

“那么金贵的少爷,我这瞅见都觉得眼睛都不敢抬的!”崔乐萍道,打从刘言东进了院子之后,她可就各种觉得不利索了,丞相家的少爷啊,她这一辈子都没想过这有一天自己竟然还能够见到丞相家的少爷的,这早几年有人这么对她说,她都觉得人家那是在说笑呢,现在等到自己真的遇上这事儿之后,只觉得那真是祖坟上冒青烟祖宗保佑的。

“嘿,还不是和咱们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就大姐你在那边瞎激动个啥!”崔乐菲不屑地道。

“哟,这会子倒是说起我来了,你咋地不说你自己也没胆对着人么,你要是有胆子你咋地也没冒出一句话来,拉着我就往屋里头躲的。”崔乐萍笑着打趣道。

崔乐菲被自家大姐这么一说那脸一红也是不好意思的很,她这也的确不是第一次见到人了,可之前那见到人的时候那态度可不好了,后头又知道人有着那样显赫的身份,她这能不怕么,万一人家要是小心眼一点还记恨着自己当初瞪过人的,那她可不得怕么!

“人今天是来干啥呢?是觉得咱们家最近供的菜少?”崔乐萍忍不住就问了,也不是她说个啥,菜地里头也就是这么些菜的,能种的基本上也都是种了的,要是觉得少也是没法子,等到冬天的时候那可得更少了不是?

“不是这事儿,他在镇子上有一间酒楼,这是不打算开下去了,也算是看得起咱们,就来问问咱愿不愿意接手的事情。”崔乐蓉也不打算瞒着自家两个姐妹,就把事情给说了。

“就那间酒楼?!”崔乐萍那也是后头才知道镇上最大的那一间酒楼是和他们家定了菜的少爷的,听说除了镇子上在别的地方还有不少的酒楼呢,崔乐萍以前的时候也是上过镇上的,也知道最大的那一间酒楼是那一间,听到这话就忍不住有些震惊了。

“那可得好多钱啊!”崔乐萍道,他们家在镇子上的那铺子生意也还成,基本上每个月都会结算一次,扣掉成本和人工之后分到她的手上差不多每个月都有两百多文钱,这对于崔乐萍来说也算是不错了,毕竟她是什么都没出,每个月是尽挣的,一年下来也是有不少,她就想着好好地攒起来,到时候也算是给几个丫头还有小子攒下来的了,那么大的一间酒楼,不知道每个月的租金得多少呢,要是买下来……崔乐萍想了想,觉得那钱大概是自己一辈子都挣不来的。

“恩,是得不少,但酒楼也有酒楼的好处。”崔乐蓉道,“咱们家那铺子那地段到底还是偏了一点,要是换一个好一点的地段,东西做的又好吃的话那肯定是能够再多挣点钱的。”

“可那钱肯定得不少啊。”崔乐萍未曾又不知道这个道理,但也清楚自家阿爹的底的,“能接手下来么?”

“大姐你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和他还有胰子的买卖,每年都有分红呢,听说挣的还不错。他就是觉得咱们这平安镇也不是一个大的地方,一年下来他也挣不来多少钱这才想转手了,我和萧易也已经和他谈好了,酒楼的钱到时候就从分红里头扣,等到中秋过后再把酒楼给整修整修。”崔乐蓉道,“你也甭担心个啥,换个地段好点的,生意也能好些。”

崔乐萍点了点头,但又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她这手上还有那铺子的一成呢,现在要换到酒楼里头去,这酒楼还是自家妹子掏了钱买下来的,那到时候这一成利她也就不好意思收了。

“那到时候我这一成利就不要了吧,我这啥也没干的,就收这一成利,你们要接手这一间酒楼那肯定是要花不少的银子的不是,我看我还是……”

“大姐你现在说这个干啥,最后还没决定下来呢,等中秋的时候和阿爹阿娘一起说了这事儿再做决定。再说了,吃食换个地方了,咱们现在做的这些糕点也可以供给自家酒楼里头,咱们到时候还可以看看,之前租的那个地方是偏了点,但咱们也还能够做点别的不是?”崔乐蓉道,“大酒楼有大酒楼的生意,小铺子有小铺子的生意,咱到时候可以再看看嘛,这事儿不着急。到时候说不定咱们姐妹三个能一起开个小铺子呢,你看咋样?”

“那感情好啊!”崔乐萍也跟着笑了起来,对于自家这妹子那是更加的感激了,她这么说着还不是为了啥也不会的自己么,崔乐萍也不想一直占着自家姐妹的便宜,可她要本事没本事,那也实在是无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