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301章 喜欢和爱的区别!

喜欢和爱的区别?

宋锦丞微楞。

对于这么文艺的问题,他可从未想过。

“宋锦丞!”

陆吉祥看到他半天没说话,不由得出声道:“你在想什么呢?”

男人回过神。

他抬眸看向女孩儿,颇为无奈:“怎么忽然想到说这些了?”

“我就是想知道了呗!”

陆吉祥望着他,裂开嘴笑。

宋锦丞先是斟酌了一下用词,才慢慢出声道:“真的很想知道?”

“恩恩!”

陆吉祥点头,眼巴巴的看着他。

宋锦丞拉过她的柔软小手,轻轻的握在手心里。

他神情温和,望着女孩儿的目光极为深邃,宛若要看进她的心里。

“对于我而言,喜欢和爱都是你!”

他缓慢的说出了这几个字,迷人的性感声音,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丢进了一颗石头,圈圈涟漪荡开。

毫无意外的,陆吉祥脸红了。

她嗫嚅了几下唇,半天都没说出一个字来。

宋锦丞将她揽入怀里,先是在她的额上一吻,而后才道:“你呢?吉祥,在你的心里,喜欢和爱是什么?”

“我?”

陆吉祥张了嘴,身子依偎在男人的怀里,表情有些呆。

“嗯?”男人耐心的看着她。

陆吉祥想了一下,答道:“和你一样啊。”

她这完全就是在耍赖呀!

宋锦丞拍了拍她的背,什么都没说,起身拿着空杯子走了出去。

但不知为什么,陆吉祥总觉得他的背影有些落寞。

难道,她又说错话了?

……

半夜里。

陆吉祥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却发现宋锦丞正靠坐在床边,并未睡觉。

“渴了?”

男人见她睁了眼,还以为她是口渴了,准备起身给她倒水。

陆吉祥伸手拉住他。

宋锦丞动作顿住,接着又弯了腰,准备将她抱起来,试探道:“想上厕所?”

最近这些日子里以来,他都是这样在亲力亲为的照顾着女孩儿。

“我不想上!”

陆吉祥嚷了声,眉头皱起。

宋锦丞微楞。

紧接着,他又伸手摸向了女孩儿的额头。

“不舒服?”

他语气里满是关切。

“我很好!”陆吉祥答了句,末了,又奇怪的问道:“你干嘛不睡觉?”

“马上就睡。”

宋锦丞见她没事,重新又把人放回床上,替她掖好了被角。

陆吉祥嘴里嘀咕了几句。

“你说什么?”

男人将耳朵凑到她的唇边,哄着道:“乖,你再说一遍?”

“没事!”

陆吉祥说了句,将身子缩进被窝里,闭上了双眼。

她听到了男人的叹息声。

紧接着,隔了没几秒,卧室灯熄灭以后,男人温热的身体从身后靠了过来。

“早点睡。”

宋锦丞说道,伸手温柔的把她揽到胸口。

陆吉祥翻了个身,面对着他,将小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口里。

卧室里静了一会儿。

可不知怎的,陆吉祥没睡着。

“宋锦丞!”

她在黑暗中开了口。

“嗯?”

男人应了声,很浅。

“你是不是在想刚才的事情?”陆吉祥说道,声音闷闷的。

“刚才的事?”宋锦丞敛眉,顿了顿,又道:“别多想,快点睡觉!”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陆吉祥并未理会他的话,径直道:“宋锦丞,你问我喜欢和爱是什么?说真的,我根本就想不出答案嘛,再说了,我那话也没骗你啊,我的答案真的是和你一样的,我也喜欢你啊!”

男人没吭声。

黯淡的光影里,他的容颜模模糊糊一片。

陆吉祥仰头看他,有些心慌慌的感觉。

“宋锦丞?”

她又喊了一声,伸手摸向他的脸。

男人忽然启声,很平静:“只是喜欢吗?”

话音未落,在他脸上磨蹭的小手微微一顿。

他自嘲的冷笑,算是已经知晓了答案。

但下一刻,女孩儿带着郁闷的声音传来:“你干嘛比女人还小气……”

男人怔住。

“什么意思?”

陆吉祥微微往上仰头,吻上他的薄唇。

她笑得有些狡黠:“原来你是想听那三字啊!”

“……”

“哎呀,我才不会说呢,反正我心里知道就行了,宋锦丞,你干嘛老是要纠结这个啊,我人都已经嫁给你了,难道还会跟着别人跑了不成?”

男人的声音没什么太大起伏。

“你没机会的!”

陆吉祥依旧在笑,不停的在他的怀里点头:“是是是,我知道了,我现在挺着一个大肚子,就算想跑也跑不了啊!”

宋锦丞忽然拧起眉。

他有些狠的把女孩儿紧搂在怀里,咬牙切齿:“小混蛋,你再敢说一遍!”

陆吉祥才不傻呢。

她双手抱住男人的脖子,小脑袋在他的胸口里蹭来蹭去的,心里甜得跟蜜糖似的。

“宋锦丞,原来你也有变笨的时候,哈哈哈……”

她很得意。

宋锦丞却忽然一把扣住她的下巴,低头狠狠的擒住她的红唇,辗转狠吻,直到她开始喊疼了,才停止下来。

“说不说!”

“说什么?”女孩儿不解。

男人停顿了一下,声音似乎低了几分:“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

“……”

“你说啊,哪三个字?”

“睡觉!”

“喂……”

“是不是想被收拾?”

“啊,好困啊,闭眼睛睡觉了……”

结果这一闭眼,直接一口气就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时间已经过了八点半。

陆吉祥慢吞吞的起床以后,站在浴室镜子面前刷牙。

过了会儿,她忽然叫出声。

男人听到声,立马赶了过来:“怎么了?”

陆吉祥的嘴里还含着牙膏泡沫,可她的表情却很震惊。

宋锦丞扶住她,先是帮助她漱完口,然后才又问道:“到底怎么了?”

陆吉祥哭丧着表情,指着自己的脸:“宋锦丞,你有没有发现我胖了?”

宋锦丞没说话。

他扶着女孩儿来到了外面,让她坐到床上。

“怀孕是会长胖的,别怕!”

他安抚般的揉了揉女孩儿的发。

可是,陆吉祥根本就不听,她又指着自己的手指:“你看,连我的手指都胖了一圈,啊,好像不是胖了,是肿了!”

“肿了?”

宋锦丞赶紧抓起她的小手。

果不其然!

不单是手指,连她的整只手臂都肿了起来。

“我是不是要死了?”

陆吉祥很害怕。

“别胡说!”

宋锦丞瞪她一眼,拿起旁边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陆吉祥欲哭无泪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肿得跟白萝卜似的一双手臂,真的是越想越害怕。

等等!

她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费力的弯腰卷起自己的裤管。

“宋锦丞!宋锦丞!”

她又开始叫唤,哭啼啼的指着自己的两只腿:“我的脚也肿了,你快点看!你快点来看啊!”

宋锦丞走了过来,掀起她的裤子看了看,眉头是越皱越紧。

恰逢此时,电话通了。

他先是示意女孩儿噤声,拿着手机去了旁边。

陆吉祥哪管得了这些,她将双手抬在半空中,哆哆嗦嗦的,根本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宋锦丞……”

她还在眼巴巴的望着那边在打电话的男人。

很快,宋锦丞返了回来,却是舒了口气。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吉祥还是满心的焦急等着他的回答。

男人道:“这是正常的,孕妇多少都有些水肿的现象,乖,别害怕,以后会好的!”

“真的?”

陆吉祥皱着鼻子,有些不大相信。

这也太吓人了吧。

宋锦丞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又出声道:“来,你先站起来!”

“噢!”

陆吉祥不敢违抗他的命令,这会儿她是最听话的。

在男人的帮助下,她从床边站了起来。

随后,宋锦丞直接脱下了她的裤子。

“你干嘛?”

陆吉祥不知所措的盯着他。

只见男人在她面前蹲下了身子,似乎在研究她的肚子下面,靠近两腿的地方。

“你在看什么!”

陆吉祥也想弯腰去看。

可是,她挺着个大肚子,根本就看不到下面。

简直是要急疯了。

几秒后,宋锦丞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大腿内侧。

他语气怜惜:“医生说,你以后生了孩子,可能会有妊娠纹!”

陆吉祥呆了呆。

“妊娠纹是什么?”她根本就不懂这些,上次买回家里的孕妇一百问,她也只翻了几页,根本没看完。

宋锦丞帮她重新穿上了裤子。

他说得很含糊:“也没什么,对你的影响不会太大。”

陆吉祥哪会相信他的话。

“真的?”

她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可最后也没瞧出什么问题来。

“走吧,下楼吃早餐。”

宋锦丞替她穿好衣服以后,拉着人往外走。

陆吉祥挣扎。

“哎哎,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说话干嘛只说一半?你还没解释清楚呢,我为什么会肿起来?”

她为什么会肿起来?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搞笑?

宋锦丞抿唇,没敢当着女孩儿的面笑出来。

他解释道:“在一般情况下,很多初孕妇在怀孕24周以后都会有水肿的现象,这是正常的,你只要多放宽心,平时要适量的运动,还有吃饭时也不能太挑食,要均衡摄取营养,记住了吗?”

“我怎么觉得你在骗我?”陆吉祥质疑的看着他。

男人登时板起脸色:“需要让医生过来给你说?”

陆吉祥连忙摇头。

“算了吧,我现在可不想看到医生。”

末了,她又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再次确认道:“真没事?”

“嗯!”

宋锦丞点头,

……

下楼进了餐厅里时,宋顾还在位置上坐着,他手里拿着报纸在看,整个人处在一片敞亮的光明之中,气质温沉,容颜焕发。

都说岁月是把无情的刀!

可到了宋顾的身上,却只让人看到了经过岁月打磨以后的沉淀,迷人到了骨子里的气质。

“爸,早上好!”

陆吉祥笑了起来。

紧跟着,宋锦丞也喊了一声:“爸!”

他永远都是这么的不咸不淡。

宋顾习以为常,目光自然的落在陆吉祥的身上,淡笑道:“昨晚睡得好么?”

“嗯,还好!”

陆吉祥点点头,看了眼宋顾面前的豆浆,继续道:“爸,您都已经吃过了啊?”

宋顾却摇了头。

他将手中的报纸暂时放下,风度翩翩:“我听管家说,今天早上有馄饨吃,嗯?”

家里每天都有馄饨!

宋锦丞瞅出了一点怪异。

“什么馄饨?”

他侧头看着身边的女孩儿。

陆吉祥大窘。

“管家给您说了?”

她没有回答宋锦丞的话,而是看着宋顾问道。

老男人点头。

陆吉祥登时嗷嗷的叫唤:“我都说了要保密啊,怎么就告诉给您了!”

“吉祥!”

宋锦丞沉声,很不满意自己被无视。

陆吉祥瞅了他一眼。

宋顾只是摇头一笑,重新拿起报纸,淡淡的补了句:“记得给我煮一碗!”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陆吉祥更郁闷了!

她连忙抓住宋锦丞的手臂,说道:“你别多想啊,呃,其实我昨天和管家说好了的,我今天要亲自给你煮馄饨吃!”

想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先不要说馄饨是她包的。

这个可以留作最后的惊喜!

只是,宋锦丞是那么好敷衍的么?

“你要亲自煮混沌?”

男人敛眉,目光打量着她。

“是啊!”

陆吉祥点头,笑着将他拉到椅子上落座,边道:“你先坐着,我去”

“胡闹!”

宋锦丞忽然斥出声。

陆吉祥吓得一个哆嗦,杵在原地没动,连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宋顾歪头看了眼,出了声:“你凶她做什么?”

宋锦丞并没有理会自己的亲爹。

他盯着陆吉祥,厉声道:“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嗯?厨房是你随便能去的地方吗,给我过来坐好!”

“噢……”

陆吉祥立马乖乖的走到男人身边坐下。

只是,她很憋屈,没有像平时那般聒噪。

管家适时的出声问道:“少夫人,要不,我去煮吧,你看成么?”

管家也是出于好心啊。

陆吉祥点了点脑袋,嘱咐道:“你要好好煮啊,千万别煮太久了,皮薄会破的!”

“好的!”

管家退了下去。

宋锦丞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大约十多分钟以后,热腾腾的馄饨被端了上来。

宋顾自顾自的拿着勺子在吃。

宋锦丞则是先替女孩儿布好餐,最后还不忘说她几句:“吃慢点,别被烫着了!”

“好!”

陆吉祥点脑袋,手里拿着勺子,目光却一直注意着宋锦丞。

男人舀了一个馄饨,正要放入自己嘴里。

他无意的看了陆吉祥一眼,却发现她正盯着自己。

“咳!”

陆吉祥赶紧低头,佯装给馄饨吹凉。

宋锦丞隆起眉梢,垂眸看了眼勺子里的小馄饨,没怎么迟疑的一口吞下。

“好吃吗?”

瞬间,陆吉祥的声音传来。

宋锦丞瞥她一眼,声音很淡:“还不错!”

陆吉祥似乎有些失望。

但她还是出声道:“你快吃吧,别放凉了!”

在平时,这些话可是宋锦丞说的,今儿倒是反过来了。

男人沉默的吃完了整碗馄饨。

宋顾的胃口不怎么好,他碗里的馄饨数量比较少,这会儿早已吃完离席。

他似乎是刻意的把单独空间留给这小两口。

“……好吃吗?”

看到宋锦丞吃完了整碗以后,陆吉祥忍不住的又问了一遍。

她眼里有期待。

宋锦丞没怎么迟疑的点头:“很好吃,谢谢你,吉祥!”

陆吉祥很意外:“你知道?”

“你包的馄饨?”

宋锦丞平静的看着她。

陆吉祥觉得不可思议:“天啦,你居然猜到了!”

这个很难猜吗?

宋锦丞没再多说什么,颔首道:“你快吃你自己的!”

“好啊!”

陆吉祥低下脑袋,继续吃馄饨。

她的心情早已豁然开朗。

不管怎样,辛苦没白费啊!

……

下午时,宋锦丞照例去书房里开视屏会议。

不知道为什么,陆吉祥总觉得宋锦丞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哪有这么多事情来说?

反正,她想不明白。

这会儿,她正和几名佣人坐在电视机跟前追星呢。

佣人小A:“我听说Erebus交女朋友了,好像是最近很火的一部科幻片女主角,长得跟洋娃娃似的,金发碧眼的特别漂亮!”

佣人小B:“怎么可能?我听说Erebus是个gay,他只喜欢男人,怎么可能去交女朋友?”

佣人小A很不服气:“你别乱说,他是不可能喜欢男人的,你是男男小说看多了吧?”

佣人小B听了,当即反驳道:“只有男男之间才是真爱,你根本就不懂,哎呀,我和你压根就不在一个次元的,完全无法沟通!”

“……”

陆吉祥默默的想起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少夫人,你说,你觉得Erebus是不是gay?”

忽然,两人同时看向陆吉祥。

陆吉祥先是一窘,随即干笑道:“那个,我根本就不了解Erebus,你让我怎么说?”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东方少年。

据说,他在欧洲国家火得风生水起,而她完全是出于好奇,才会稍加关注。

当然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Erebus有些奇怪,她没有看过他的演唱会或者是歌曲MV,但仅凭着娱乐新闻里的惊鸿一瞥,这个漂亮得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会让她想起另外一个人。

没错!

当她看到这个超级明星少年时,脑子里会莫名的想到唐小宁!

可是,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不同的。

她心里明白。

或许,是有些想念!

姐姐想念弟弟的那种牵挂。

毕竟,她和唐小宁一起成长了这么多年,不管他曾经如何对待自己,人心都是肉长的,她会偶尔想起他,真的不奇怪。

陆吉祥曾经有过悲观的想法。

这么久的日子里都没有唐小宁的消息,有可能,他早已命丧异国他乡。

但这个结果的可能性并不大。

因为,童乐并未向她报过丧。

所以,陆吉祥很有理由相信,此时此刻,唐小宁或许正在某个地方过得有滋有味。

或许,他早就忘了自己,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想到这里的时候,陆吉祥还挺心酸的,有种说不出来的空落感。

“少夫人,少夫人,你快看啊,Erebus出来了!出来了!”

佣人们的惊呼声传来。

陆吉祥抬了眼,目光看向前边的电视屏幕。

盛大的颁奖典礼上,身材颀长的少年穿着贴身的定制黑色燕尾服,依旧是张扬的银发,桀骜的眼神儿,宛若俾睨众生般的高不可攀。

这就是Erebus的迷人之处。

大家都见惯了亲和力十足的明星,如今忽然多出来一个骄傲的小王子,理所应当的万众瞩目。

有的时候,观众们的口味真的很奇怪。

“帅吗?”

佣人问道。

陆吉祥‘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道:“是很帅,但是……有点不真实!”

她说得是实话。

这个Erebus的五官真的是太过精致绝伦,以至于可以称之为惊艳,宛若经过上帝之手的精雕细琢,完美得找不出半点瑕疵。

所以,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在质疑着他是否整容!

但不管舆论如何,事实是,Erebus正当红!

他已经从西方红到了东方,风头正劲,势不可挡!

“我听说,明年Erebus将会来中国开演唱会!”

“真的吗?天啦,太好了,我好想去现场看他的演唱会啊!”

“可是,我们根本就不可能买到票啊!”

两个佣人在讨论着。

慢慢的,她俩又把视线落到了陆吉祥的身上。

女孩儿正紧盯着电视屏幕,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又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脸色有些泛白。

“少夫人,您怎么了?”

佣人关切的问道。

陆吉祥像是忽然回过了神,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Erebus的中文名是什么?”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他有中文名吗?”

“有的!”

佣人小A答道:“Erebus的父母是中国人,但他从小是在英国长大的,有个中文名字叫唐!”

“唐?”

陆吉祥皱眉。

真是巧!

“怎么了?”

佣人不解的看着她。

陆吉祥笑了笑,目光重新落在前边的电视机上。

此时,电视的镜头正好落在Erebus的脸上,少年唇角微勾,迷人的桃花眼,因为戴着蓝色美瞳,妖冶得像是一朵水晶花。

“他让我想起了故人!”

她这样说道。

……

几日后,陆吉祥接到了陆爸爸打来的电话。

她很欣喜。

前段时间,陆妈妈已经从医院里离开,据说是和陆爸爸旅游去了。

起初的时候,陆吉祥还觉得蛮奇怪的。

怎么忽然就出院了?

而按照陆爸爸的说法就是,病好了,自然就出院了!

陆吉祥虽然觉得奇怪,但也说不出个理所然来。

“爸,您们要回来了吗?”

这会儿,她在和陆爸爸打电话。

电话那头,陆爸爸的语气很轻松:“还没呢,你妈说她很喜欢海城,打算在这里待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陆吉祥很意外。

“要待这么久?”

顿了顿,又继续问道:“那妈她的腿怎么样了?还有啊,她肚子上的伤口呢?哎呀,爸,我说你也是,怎么忽然就要带着妈去到处旅游啊,这才住院多久的时间,您怎么就和妈一样任性呢?”

陆爸爸在那边沉默了一下。

“爸,您在听吗?”

陆吉祥握着电话,试探性的问出声。

陆爸爸的声音传来:“这不是任性,你妈在医院里都待了好几个月了,这没病的人都得憋出病来,更何况现在她的伤口和骨头都愈合得差不多了,我这也算是带着她出来散心啊。再说了,你放心吧,有保姆跟着呢,把我和你妈都照顾得很好!”

不用猜,这个所谓的保姆,一定是宋锦丞派过去的。

陆吉祥长叹了一口气,挺无奈的:“爸,您一定要照顾好妈妈呀,对了,您们一定要赶在过年前回来啊,噢,还差一个多月吧,一定要回来啊,我们一起过年,不要太贪玩了!”

“好好好……”

陆爸爸连连答应。

陆吉祥放心了不少,又说了几句嘱咐的话,还汇报了自己的境况,包括前几天的胎动事情,只说一切都好,让他们不用担心,尽情的玩开心就好了。

“女儿啊,只要你过得好了,我和你妈就放心了!”

最后,陆爸爸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陆吉祥听了,没太在意,她笑道:“我过得很好啊,爸,您和妈就好好玩吧,千万要记得啊,最多还能玩两个月,一定要回来陪我过年的。”

“好!”

陆爸爸答应了下来。

殊不知,有些人,有些事,真的一别就是永远。

直到很久以后,陆吉祥才明白什么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