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97章 心疼了呗!

“啊,你怎么知道我在打电话?”

陆吉祥很惊讶。

但此话刚落,她又反应过来,笑笑道:“噢,你刚才有给我打电话啊?”

“在和谁打电话!”

男人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有些冷。

陆吉祥很郁闷。

“你凶什么?”

电话那端的回答是沉默,就算是隔着千万里的距离,依然能够感受得到男人的怒气。

陆吉祥气馁。

“好吧,我承认,我是在打电话,和我以前的一个同学。”

她并不想把陆荣景的事情说给宋锦丞听。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宋锦丞好像不大喜欢陆荣景!

所以,为了少些枝节,她选择隐瞒。

“同学?”

宋锦丞听了她的解释,略有质疑:“什么同学聊这么久?”

他给她打了好几次电话,几乎每次都在通话中,时间长达至少二十分钟以上。

“呃,就是我以前的一个同学,关系还不错,但是在毕业以后就没怎么联系了,我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找来我的手机号的。反正,我们就聊了一会儿,说了点以前读书时的一些八卦,嘿嘿……”

宋锦丞挺无奈的。

“聊天可以,但是不要熬夜!”

“我没熬夜啊,现在离睡觉时间还早嘛!”陆吉祥撇了撇嘴巴,她先是抬头看了眼时间,接着又道:“对了,你在干嘛?”

“在酒店里。”

宋锦丞答了句。

顿了顿,他又问道:“喝牛奶了吗?”

“嗯。”

陆吉祥应了一声,但很快,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有些兴奋:“宋锦丞,我给你说啊,刚才我感受到胎动了!”

“真的?”

男人闻言,瞬间从椅子上坐直了身子。

“恩恩!”陆吉祥点头,连连说道:“她在里面伸小手,然后我的肚皮上就突出来了一小团,我还摸了一下呢。”

宋锦丞很紧张。

“疼吗?”

“不疼!”陆吉祥笑了起来,感叹般道:“就是觉得好幸福啊,宋锦丞,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男人怜惜不已。

“吉祥乖,我后天早晨就回来,你在家里等着我,嗯?”

“噢……”

陆吉祥低头,声音闷闷的:“小家伙都肯动了,可是你却不在我的身边,这种感觉不太好。”

这不是在挖宋锦丞的心窝子么?

男人的声音有些颤。

“你乖点,我办完事就尽快回来陪你,好不好?”

“好吧……”

陆吉祥耷拉着脑袋。

两人聊了一会儿,很快挂了电话。

陆吉祥躺在床上,睁眼看着窗外的月亮,有些惆然若失。

她感觉整个卧室里好冷清啊。

渐渐的,在这种不大好的情绪中,她缓缓沉入睡梦中。

她做了个梦,梦到宋锦丞回来了。

……

第二天早晨。

陆吉祥睡得迷迷糊糊的,她翻了个身,却感觉自己的腰上有什么东西。

她下意识的伸手去摸。

结果,摸到了一只手。

“啊!”

她瞬间惊醒。

下一刻,她被拥入温暖的怀里,伴随着男人温和的声音:“做噩梦了?”

陆吉祥仰头,呆呆的看着他。

她像是没有回过神一般。

“怎么了?”

宋锦丞失笑,在她额头上一吻,满含怜惜:“乖,睡糊涂了?”

陆吉祥眨了眨眼。

“我在做梦?”

她嘟嚷了一声,两手抱住男人的脖子,更紧的往他怀里钻了去。

宋锦丞轻轻地抚拍着她的后背,柔声道:“再睡会儿吧。”

然而,他话音刚落,怀里人立马就抬起了脑袋。

陆吉祥的声音很吃惊:“天,我没做梦,宋锦丞,你怎么回来了?”

得!

敢情她刚才是以为在做梦吗?

“嗯,我回来了。”男人声音低沉,他拉了下被子,将女孩儿露在外面的肩头盖得严严实实,一边继续道:“现在还早,你可以继续睡会儿。”

说完,搂着人就要闭眼。

陆吉祥却忽然用双手捧住他的脸,左看看,右瞧瞧的。

宋锦丞似乎有些倦,他看了眼女孩儿,微微蹙眉:“还有事?”

“你不是要后天才回来吗?”陆吉祥惊道,直到这一刻,她都觉得惊讶:“怎么提前回来了?”

宋锦丞‘嗯’了一声,低低道:“订了今早八点半的飞机,我还要赶回去的,乖点,陪我再睡会儿。”

陆吉祥没说话。

她眼眶红红的看着男人。

宋锦丞原本是闭着眼睛的,过了会儿,许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又睁开了眼。

首先映入眼中的,便是女孩儿那一脸大受感动的模样。

他很无奈。

“行了,闭眼睛睡觉,好不好,乖乖的?”

他抬起大手,拍了拍女孩儿的小脑袋,满是宠溺的把她摁进胸膛里。

陆吉祥扭了扭,声音闷闷的:“宋锦丞,你是专门连夜赶回来陪我的?”

男人没说话。

他阖着双眼,呼吸很平稳。

“宋锦丞……”

陆吉祥撇着嘴巴。

男人拿她没法,只好出声说道:“你昨天都那样说了,我能不回来吗?吉祥,我很遗憾错过了孩子的第一次胎动,但更不想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睡觉,明白了?”

“嗯……”

陆吉祥点头,双手抱着男人的精实腰身。

“继续睡觉吗?”

“好……”

陆吉祥说道,主动的将脑袋靠进男人的胸口里,呼吸着她的呼吸,虽然外面是寒冬,但这卧室里却是温暖如春。

全是幸福的味道。

……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畔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

陆吉祥抓起床头柜上的闹钟一看,时间正好过八点。

现在,他应该是在赶飞机的路上。

这样一想着,陆吉祥又拿着手机给宋锦丞拨去了电话。

电话里‘嘟’了几声,很快接通。

“睡醒了?”

男人含笑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答道:“是啊,睡醒了……你在哪?”

“快到机场了。”顿了顿,又道:“睡醒了就下楼去吃早餐,不要一直赖在床上,我会让管家监督你的,知道吗?”

“知道啦!”

陆吉祥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发。

她挺纠结的:“那个……”

“嗯?”

男人耐心的等着她的下文。

陆吉祥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出了口:“你今天就别回来了吧,来来回回的太折腾了。”

男人闻言轻笑。

“知道心疼老公了?”

“切!”

陆吉祥哼了一声,说道:“你别自恋了,宋锦丞,我才不心疼你呢。”

“是么?”男人笑意不减。

陆吉祥‘哎呀’一声,连忙转移了话题:“你不是要赶飞机吗?我也该起床了,你路上小心点啊,遇见美女千万不要搭讪,好了,我挂了!”

“嗯。”

男人没动。

陆吉祥迅速的挂了电话。

她看着手里的手机,暗暗地呼了口气。

其实,她还是希望男人能在晚上的时候回来陪她的。

可更多的,她又不希望宋锦丞太累着,人心都是肉长的,宋锦丞心疼她,而她,亦是如此。

下楼时,管家正在指挥着佣人换花。

陆吉祥用鼻子嗅了下,笑道:“梅花吗?”

“是啊。刚送来的梅花!”

管家笑着回答道,一边指着花瓶里的白梅,语气里有赞叹:“你看看,这白梅刚开,正是最美的时候。”

陆吉祥瞅了眼,点点头:“是挺美的。”

说完以后,她又道:“我想吃早餐了。”

“好的,您稍等,我去通知厨房。”管家提步往厨房走了去。

陆吉祥则是走到茶几跟前,左右打量着花瓶里的白梅。

诚如管家所言,这花正怒放时,的确很美。

佣人看了眼,笑笑道:“少夫人,您最喜欢什么花啊?”

陆吉祥想了一下。

不知怎的,她的脑子里忽然就浮现出了一丛粉色的满天星。

犹记得当年,她收到的第一束鲜花,就是唐小宁送给她的满天星,特别美的一大束,据说还是唐小宁专门乘飞机去国外亲自采摘的,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就给送了过来。

“少夫人?”

佣人奇怪的看着她:“您怎么了?”

陆吉祥回过神,淡淡的笑:“我挺喜欢玫瑰的。”

佣人点点头,答道:“女人都喜欢玫瑰花。”

陆吉祥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话,转身去了餐厅。

早餐很丰盛,元宝馄饨外加几碟小菜,还有水果。

陆吉祥吃了几口,歪头看着旁边的管家,开口道:“宋锦丞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凌晨三点多的时候。”

管家没有隐瞒的答道。

陆吉祥想了想,又指着碗里的馄饨,半开玩笑的道:“这是给他准备的吧?”

她知道,宋锦丞喜欢的食物不多,其中就有一个馄饨。

管家很小心的看着她:“少夫人不喜欢馄饨?”

“没……”

陆吉祥摇脑袋。

她忽然心生一计:“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儿,要不,你让厨房里的人待会儿教我包馄饨?”

管家:“……”

“不可以吗?”陆吉祥看着他。

她会的家务活不多,但为了宋锦丞,她愿意学一学包馄饨。

就算是……给他准备的惊喜。

而这边,管家自然是不会拂了女孩儿的意。

他笑着点头:“可以的,少夫人,我会为你安排一下。”

“行,谢谢你了。”

如此一来,陆吉祥的心情豁然开朗。

她很快吃完了馄饨,末了,又开始准备学包馄饨。

关于馄饨,古时候有诸多说法。

在西汉扬雄所作《方言》一书中,曾经提到“饼谓之饨”,那时候,馄饨是饼的一种,差别为其中夹内馅,经蒸煮后食用;若以汤水煮熟,则称“汤饼”。

而在过去,老北京有“冬至馄饨夏至面”的说法。

相传汉朝时,北方匈奴经常骚扰边疆,百姓不得安宁。当时匈奴部落中有浑氏和屯氏两个首领,十分凶残。百姓对其恨之入骨,于是用肉馅包成角儿,取“浑”与“屯”之音,呼作“馄饨”。恨以食之,并求平息战乱,能过上太平日子。因最初制成馄饨是在冬至这一天,所以在冬至这天家家户户吃馄饨。

其实,制作馄饨的方法,几乎与水饺无疑。

第一点,肯定是要和面了。

陆吉祥挺着一个大肚子,佣人们自然不敢让她使力去和面,所以她便没有参与这个项目。

随后是做馄饨馅儿,厨师拿着菜刀,熟练的在案板上剁肉,陆吉祥站在旁边看了会儿,觉得这个很简单,到时候自己做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厨房里有一台小电视机。

佣人们搬来了桌子和椅子,让陆吉祥坐着和她们一起学包馄饨。

女孩儿是自来熟,在厨房里呆了没一会儿,便和厨师们打成了一片。

这个包馄饨看起来很简单,可实际操作起来却不简单。

陆吉祥连续包了好几个都没成功,要不是放的馅儿太多了,要么就是她太用力让皮破了。

可好在的是,她很有耐心。

前边电视里正放着娱乐新闻,她没太在意,一直低头专注着自己的活儿。

过了会儿,忽然听见佣人叫了声儿。

“怎么了?”

她疑惑的抬起脑袋。

一个年轻的佣人正紧紧的盯着前边的电视机,她好像挺激动的样子:“天啦,Erebus!是Erebus!”

“Erebus?”

陆吉祥满脸的疑惑,扭头朝电视机上望去。

镜头一闪而过,是个明星,非常年轻的少年,他拥有银色的发,以及迷人如琥珀的深邃双眸,像是万籁寂静的星空,突兀而安静的惊艳!

“他长得真好看!”

陆吉祥说了一句。

佣人很兴奋的点头:“这是最近忽然火起来的超级巨星,少夫人,您没听说过Erebus吗?”

陆吉祥眨了眨眼,满脸的茫然:“很奇怪吗?”

佣人双手捧心,非常夸张的表情:“现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全是他的消息,只可惜他是在英国出道的,不知道会不会来中国开演唱会,哎呀,我认识的好多朋友都为了他专门去英国,可是他的演唱会门票好贵噢,而且很难买到的,几乎刚出来就销售一空,唉……像我这样的,就只有在网上看看了!”

“这么夸张啊!”

陆吉祥笑了起来,淡淡的摇头:“我没什么喜欢的明星,以前就看过一场演唱会,还是陪着朋友去的。”

真可惜,她从来就不追星,压根儿就感受不到佣人所说的这种感觉。

不过,说到好看这个问题时,她觉得,宋锦丞就已经很好看啊,每天看他都足够了,那还需要追星呀?!

这么一想着,陆吉祥又偷偷的抿唇笑,低头继续包着手里的馄饨,一边说道:“待会儿要把我包的馄饨都单独装起来,搁到冰箱里放着,等明天宋锦丞回来以后煮给他吃!”

“好好好……”

佣人们齐声回答,笑得打趣道:“少夫人,您脸红了哦!”

“真的?”

陆吉祥一听,赶紧用手捂脸。

可她又忘了,自己的手上全是面粉,这下好了,直接成了小花猫!

下午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陆吉祥正坐在客厅沙发里啃苹果,听到动静,转头望去。

下一刻,她扬起眉梢:“赔钱货?”

裴谦走了进来。

他身上还穿着西装,脸上的表情还挺焦急的。

“锦丞呢?我打他电话一直就是关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陆吉祥眨了眨眼,答道:“他出差了!”

裴谦愣了愣。

陆吉祥看着他,继续道:“你有事找他?”

“没,事儿也不大。”

裴谦大咧咧的坐到沙发上,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长吐了一口气,紧绷的神情有所好缓。

陆吉祥却皱了眉。

“赔钱货,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什么意思?”裴谦疑惑的看着她。

只听女孩儿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怎么能会来这里?”

“……”

裴谦顿时无语。

和熟人说话就是这点不方便,对方太了解你,撒点谎就会被看穿!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正声道:“我想调职,但是家里老爷子不同意,想让锦丞帮个忙。不过,既然他出差了,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作势就准备从沙发上站起来。

陆吉祥连忙制止他,喊道:“你找到秦可卿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