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六章 一叶一如来3

帝亓宫。

帝亓宫的神侍神卫因换过,并不认识渊炎和皎绾,见他们俩人来探望诀衣,让他们在宫门口稍等片刻,进去禀告帝和。

帝和听到神侍说白叶城的城主来了,停下正在捡药的手,皎绾来了鲺?

“让她进来吧。囡”

“是,圣皇。”

原以为只有皎绾一人来了,没想到渊炎跟着她一道进来,看到渊炎身影的帝和嘴角淡淡的笑意消失了,温和之感从他的身上隐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尊贵的圣皇之气。

看到帝和,皎绾张嘴,正欲叫他帝和,恍然感觉不妥。方才她到帝亓宫门外的时候便感觉到帝亓宫非比寻常,气势恢宏,人在其中甚觉渺小,尤其佛音袅袅,静人心神,让人感觉平和中有一股莫敢放肆妄为的气韵。于是,皎绾改了口。

“白叶城城主皎绾拜见帝和圣皇。”

渊炎看着帝和,不行礼也不愿开口与帝和招呼。

“你大婚我没来得及道贺,这份迟到的贺礼还望圣皇和圣后娘娘不要嫌弃。”

帝和微微一笑,“白叶城和凡间无异,猫猫在天界的时候极少下凡,我心想找个日子带她去白叶城住一段时日,到时再告诉你我成亲的事。大婚时,特地没有送喜帖给你。”

“特地?”皎绾笑道,“看来圣皇没有请我喝喜酒还是抬举我的意思咯?”

“呵。”帝和笑了下,“大婚那日宾客众多,你若来了,恐怕和我喝不到三杯。”那日来的人,与他的交情个个都算不得深,事前料定会出点意外,却没想到意外那么大,不请她来反而是好事。

皎绾莞尔,来时还以为帝和不拿她当朋友,没想到是想格外相聚,以示和别人不同,让她心中欢愉不少。

“我知道帝亓宫中不缺珍宝,这份贺礼,莫要嫌弃呀。”

帝和看着皎绾送给他的贺礼,抬手轻挡以表婉拒,“我和猫猫大婚不收一份贺礼。若你想贺,到时我们去白叶城别藏着好酒不拿出来请我们喝就成。”

“呵呵,那自然不会。你和圣后娘娘能去白叶城是我的荣幸,我还担心你们到时候不去找我呢。”

话头扯到诀衣的身上,皎绾顺势问道,“圣后娘娘现在怎么样?”

“在休息。”

皎绾随后转头看着渊炎,“现在你能放心了吧。”

“我能见见她吗?”渊炎出声问帝和。大约是怕他拒绝,问得很谦和,自信听来,还有点儿祈求的味道。妖魔被特许进帝亓神宫已是恩典,能亲眼见到圣皇圣后就更难了,何况是去见在休息中的圣后娘娘。

帝和想也没想便拒绝了渊炎的请求,“不能。”

“我并无别的想法,只是想看她一眼。”

“你对圣后娘娘别无他想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么?”帝和反问渊炎。他的女人,他老是惦记实在有些不妥当吧。曾觉成亲是个不得自由自在的事,此时觉来,好处也是甚多。如今不许别个男子接近他的猫猫,底气足得很,言语霸道心中格外爽快。

渊炎恳求道,“我只是看一眼。”

“猫猫贵为圣后娘娘,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帝和轻轻呼吸一记,又道,“即便她不是我的女人,姑娘家在闺房中休息,你也不该去打扰,不是么?”

“我……”

皎绾不愿气氛尴尬,出声对渊炎道,“别担心了,有圣皇,圣后娘娘不会有事的。”别人的媳妇儿他如此关心,如果帝和的脾气不好话,怕是要把他轰出帝亓宫了。皎绾的心里暗暗想到了渊炎邀请自己来帝亓宫,恐怕是因为他晓得帝和不会见他吧,叫了自己来,最少能进帝亓宫,能否看到圣后娘娘则全看圣皇许不许了。

失落爬满了渊炎的心,是啊,有帝和在,他担心又有什么用。他是她的夫,一定不会让她出事,他的紧张确实会给小衣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她未成亲时父皇已不许他们在相爱,如今嫁给了帝和,他和她在一起全然成了奢望,何况她并不爱他。

“皎绾城主说的是,是我担心的太多余了。”

帝和目光淡淡的看着渊炎,还能晓得自己多余,有救。

七日后。

皎绾觉得自己在帝亓宫里打扰了多日,神侍们虽对她以礼相待,可她并不认为自己能承受得起。她们是神,而她是蛇妖,不过仗着和圣皇是朋友才得以进帝亓宫,身份的差别让她除了与帝和在一起的时候轻松自在外,其余闲时并不能真正的高兴起来。尤其,对门还住着一个整日心情恹恹的男人,就算她心情美丽,看到他,忍不住想到诀衣嫁给了帝和。他失去了心中所想,而她又何尝真心欢喜呢。

看到渊炎又坐在花园中发呆,皎绾没有去找帝和,走过去,在渊炎的身边坐下,陪着他发了一会呆。这几天他和她住在偏殿,以为他会去见圣后娘娘,没想到竟一次都没去过,虽然想也知道帝和不会让他见,但他居然没有试图说服帝和让她很奇怪,她能感觉到他对圣后娘娘的感情匪浅。

“明天我就走了。”

渊炎好一会儿没说话,皎绾扭过头去看他,以为他失神中没有听到她的话,便又说了一遍。

“明日我回白叶城。”

轻轻的,渊炎应了一声,“嗯。”

“你呢?”

渊炎轻声问道,“你觉得你走后,帝和还会让我留在宫中么?”声音里,有着无可奈何。也许,对渊炎来说,让他无可奈何的并非是要离开帝亓宫,而是无法反抗他的父皇要用魔卦十方阵来对付诀衣,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但自己却不得不助父皇一臂之力,若是不回宫,又能藏身到哪儿呢。

“帝亓宫这么大,只要你不去圣皇的寝宫,他不会赶你走的。”

皎绾忍不住为帝和说好话,“圣皇的性子很好,并不习惯苛责他人。”

“他很好。我知道。”

如果不好,小衣又怎么可能爱上他。他清楚的记得,初识小衣的时候,她非常的不喜帝和,甚至是厌恶和憎恨,可是不知为何,自从在蓅花涧里遇到当面遇到帝和,他们俩便有着剪不断的牵扯,像蛛丝藕线,虽然不容易瞧见,可却将俩人相连。她说过,为夙漠讨回公道之后便隐世不闻杂事,为何到最后反而成了帝和的妻。在她消失不见的几个月里,她与帝和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陪了她五百年,竟抵不过帝和陪她几个月。

如何甘心,放下她?

第二天,皎绾离开帝亓宫的时候,渊炎跟着她一起走了。

帝和在宫门口看着皎绾渊炎的身影消失,心头微微的担忧散去。这些日子他不忧渊炎,却更防备皎绾靠近诀衣,倒不是觉得皎绾会做出伤害诀衣的事,而是他没忘记诀衣忌蛇,而皎绾将好是蛇妖,他担心蛇妖气息会惊伤到沉睡中的猫儿。

转身走进宫中,帝和问身边的神侍,“出宫寻找知虞的神卫可曾回来过?”

“回圣皇,没有回宫过。”

知虞自那日被他的圣光劲风吹飞后,一直没有找到,这事在帝和的心头挂着没落下。

“休凌湖的血魔可还安生?”

帝和一边朝寝宫走一边询问着血魔的事,待猫猫醒来,他第一要做的事便是将血魔了了。

“七寇结界困住它倒是无处可逃,只是小妖王和它被困在一起,每日被血魔恐吓,狐妖王在岸边看着很心疼。”

“让神卫仔细些,血魔狡猾多段,莫让它逃了。”

“是,圣皇。”

皎绾和渊炎出了帝亓宫之后,没多远便分开了,皎绾回了白叶城,渊炎不想回天魔族皇宫助攻湛打开魔卦十方阵,便寻了一处极偏僻的地方藏了身。

只可惜,藏了初一藏不了十五,躲了攻湛两个月的渊炎被找到了,在一众天魔族皇宫侍卫的护送下,回了皇宫。

到了宫中渊炎才知晓,清沨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与那日他身边的姑娘一起不知所踪,而帝亓宫里那个他牵挂的女子,仍旧没醒来,像要沉睡千年一般。

攻湛看着被找回的渊炎,大笑,“真是天助我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