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五章 一叶一如来2

“哎,你去哪?”

皎绾惊呼一声起身追出。

渊炎以为离开白叶城像寻常的城池一般,只要出了城门便可。可他出了城门便又回到了城中,怎么也出不去,一连三次出出进进还是在酒家的门口,心中不免恼火。转身看到皎绾在他身后站着,神情很是悠闲,像是在看一场有趣的戏,渊炎心中的不满越发积多,可他也明白,自己对眼前这个女子不能不礼待。

“烦请皎绾姑娘带我出城。鲺”

皎绾笑了下,吊着眼梢,故意问渊炎,“我为何要帮你?”

“小衣是你的朋友,难道你不关心她吗?”

“我与你嘴里的小衣并不相识。”

渊炎诧异的看着皎绾,“你不认识诀衣?那你为何要照顾我。”

“我不认识她,但是我认识帝和。我说有人拜托我照顾你,他,指的是帝和,并不是圣后娘娘。”

“你与帝和是什么关系?”

皎绾扑哧一笑,“你这个问题好生奇怪,我和圣皇能是什么关系,自然是朋友的关系。”

“那便请姑娘看在帝和的薄面上带我出城吧。”

“帝和让我照顾你,可他并没说让我带你出城。”

皎绾微微一笑,瞟了渊炎一眼,此人该说为人简单还是见识浅薄呢,居然连白叶城都没听过,偌大的一个城在这儿他也出不去,当年帝和进入白叶城可来去自如,从未问过她如何从白叶城里离开。转念,皎绾笑了,不改如此相比才对,帝和是圣皇,眼前的男人衣着华贵,气宇上佳,出生必然不差,但异度世界里出生再好的人也只是某个领地首领主皇的皇子,哪里能与帝亓宫的圣皇相比。

“你认识帝和,他的娘子昏厥不醒,难道你该去看望么?”

皎绾反问渊炎,“你既知道圣后娘娘是帝和的娘子,急匆匆的去看望她,不怕旁人误会你和她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么?”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和小衣清清白白,无话可别人说。”

“当日她穿着大红喜袍与你一道落进了白叶城,抱着你进酒家时可是许多人看见了。你以为,我白叶城的子民个个都是瞎子哑巴么?”

渊炎忽然双眼大亮,一把抓住皎绾的手臂,全然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这回事,也不顾忌自己和皎绾之间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连朋友还算不上,快语紧问,“你刚才说什么?谁抱我?”

“啊呀。”皎绾用力甩开渊炎紧抓自己的双手,“你做什么!”朝四周看了眼,“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像什么话,我和你很熟吗?你可知道在白叶城对本城主无礼,我可以让你此生都出不去。”

她是白叶城的城主?

对于皎绾的身份,渊炎稍显惊讶。

“干什么,不信么?”

“不是,我信。”渊炎讨好的笑笑,“你说什么我都信。告诉我,小衣抱着我进酒家养伤,是不是?”

“你既然听清楚了,何必我再说一遍?”

渊炎满心欢喜,刚才还愁云黯淡的,此时竟觉心中像有阳光照耀,明媚非常,连满大街的人竟也感觉顺眼起来,脑中不停的回响一句话。小衣她抱着我进酒家……小衣她抱着我……小衣抱着我……

“哎。”

皎绾轻轻拍了几下游神傻笑的渊炎肩膀,“哎哎哎……”

“小衣她抱着我……”渊炎的眼睛里仿佛放进两个小小的诀衣,不停的低声自言自语,欣喜异常,“小衣她抱着我,抱着我,抱着……”

皎绾着实看不下去了,他如此惦记圣皇的女人怎么了得,她虽没有亲见诀衣抱着他进来,但听她与帝和缠绵一天来看,她的心里可没半点此人的痕迹。可瞧瞧眼前这个男人,人家只不过是抱着他进来养伤,居然痴喜成这般模样。帝和说不认识他,只怕不是不认识,而是非常的不喜欢他吧。

“喂!”皎绾大声的在渊炎的耳边喊了一声,看着被惊吓得回神的他,“我说你能不能收敛起对圣皇娘娘的觊觎之心。”皎绾的脸色格外严肃,痴男的情很容易打动人,但痴得必须是没有婚嫁的姑娘,他如此痴慕如何了得,“你应该记得她已经嫁给帝和圣皇了,她现在是异度世界最高掌权者的女人,并非你能惦念的。如果你想出去看望自己的朋友,我自然会带你出去,可如果你去帝

亓宫是为了给帝和添堵,给圣皇娘娘带去不必要的麻烦,我会将你困在白叶城一生一世。”

“你知道我是谁吗?”渊炎问。

“我不知道,更没必要知道。”

一城之主,四处繁华,更有不必求人的悠然自得,这样的人,确实不会关心他是何人。渊炎心中担忧诀衣,急着出城去看她,但皎绾的话他并非不懂,以他的身份对诀衣太过于关心委实逾矩了。可惜,这个世间最让人难以自持便是对他人的真心爱意,明知不可,可又无法忍住。

“我这么问不是想威胁城主,而是告诉你,如果我长久不回宫,父皇必定会遣人到处寻找我,我父皇的脾气不太好,到时城主好心救我,感激没有得到反而因我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我过意不去。”

回宫?

皎绾将渊炎上下细细打量一遍,难怪她觉得此人非比一般妖魔,原来是某一皇贵之族的皇子呀,他话说得还算中听,但她可不傻。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出城可不是为了回家,而是去帝亓宫找圣后娘娘吧。”

“以姑娘对帝和的了解,你觉得就算我真对圣后娘娘有不轨之心,能赢得过圣皇吗?”渊炎微抬下颌,眉目之间有着三分傲气,“我虽爱慕小衣,但还不屑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将之得到。关心朋友,自是堂堂正正。”渊炎看着皎绾,正色道,“你可以鄙视我对小衣的痴心,但不能侮辱我感情的纯正。”

“好了。你不必在我面前表心,你父皇找来也好,你只是单纯的关心圣后娘娘也罢,皆与我无关。”

说完,皎绾转身朝走开,渊炎随即跟上她,两人到了城门处。

“这……”渊炎半信半疑的看着皎绾,他从这个城门口出去过,并不能真正离开白叶城。

皎绾忽然抓住渊炎的手,在他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带着他飞出了城门,让他惊奇的事发生了,他屡次没有出来的白叶城竟然消失了,白天眨眼变成了星辰满天的夜晚。

“怎会……”渊炎看着皎绾,“成了夜里?”

“白叶城的日子与城外不同。十日连续白天,十日连着黑夜。”

渊炎点头,“原来如此。”

渊炎淡淡一笑,对皎绾拜礼道谢。

“多谢城主相助,渊炎铭记在心。”

“小事一件,你不必放在心上。”皎绾随口问道,“你打算连夜去帝亓宫?”

渊炎想了想,他想去帝亓神山,但是去了之后帝和未必会让他见诀衣。如果不去帝亓宫,他便只能回宫,父皇一定在宫中等着他,魔卦十方阵需要他开启。帝和诀衣大婚那日他对诀衣的不满已昭然若揭,以他的脾气不可能放过她,如何抉择他难以选择。若是去告诉帝和他的父皇欲对诀衣下手,恐怕会为父皇惹来灭身的麻烦,他虽不赞同父皇的所作所为,但父亲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他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他。

“皎绾城主可会去帝亓宫看望圣后娘娘?”渊炎离开前,问道。

“我?”

“是啊。你说,若你不知道圣后娘娘昏厥也就罢了,你既然晓得,不去看望,不知圣皇会不会觉得你不懂礼数呢?”

皎绾笑道,“帝和不会这样想,他不是斤斤计较之人。”

“计不计较是帝和的事,但我们既然晓得了,去看看无妨。你说呢?”

“你想邀我同行?”

“是啊。你觉得我觊觎圣后娘娘不妥当,难道不想跟去瞧瞧?”

“你的事,与我无关。”

渊炎道,“但帝和会觉得你知礼。”

皎绾想了想,帝和大婚她没有去,也是奇怪的很,俩人交情不错,为何他没有送请柬给她呢?——

题外话——==================

格:昨天太累,收拾好已经快凌晨三点,稿子写了些,不满意,删了今天白天再写。于是才更来。我再写一章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