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四章 一叶一如来1

诀衣沉睡不是一日两日,短则十天半月,长了便不知道何时醒来。她现在不是他的友,而是他的女人,俩人若是住到皎绾的家中,并非朋友间的照顾而是夫妻同住,刚新婚连自己宫里的床还没睡暖便睡别家床上,他可不喜这种感觉,仿佛和她没有夫妻缘分一般。

“多谢皎绾你的好意,猫猫的身子我了解,还是回帝亓宫更安妥些。”

皎绾点点头,既然他如此说了她也不便再挽留。

“你放心吧,我一定好生照顾酒家的那个人。”

“谢了。”

帝和抱着诀衣腾云驾雾离开,朦胧的月色下,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皎绾微微的蹙眉,刚才俩人还好好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昏厥过去,她可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忽然之间她就出事了,还是有帝和在她的身边,他法力无边,若有危险不可能护不她周全,他娘子的病来得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鸳鸯已去,徒思无异。皎绾飞身离开了牡丹园,说要摘两朵盛花牡丹做药引也没有采摘,只因根本就没有两个小孩儿在城中病了等她的药,直去了酒家的仙字号房看渊炎鲺。

小二带着皎绾上楼,推开门很恭敬的请她进去,“城主,请。”

皎绾走进之后,小二把门关上。皎绾朝房间四周扫了一眼,朝房间深处的大床走去,一步步走近,看清床上渊炎的脸后,颇为惊讶。男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人。

默默的,皎绾在床边站着看了渊炎一会儿,帝和不承认和他是朋友,只说是他娘子认识的一个人,他难道真能如此心宽到让自己的新婚娘子在酒家照顾别的男人么?尤其,这个男人长得还俊。他急匆匆的找来,难道不是因为担心他们俩发生事么?直觉告诉皎绾,床上躺着的男人与诀衣的关系不一般,而帝和不但认识他,还非常不喜欢他。

“呵……”

皎绾轻轻的笑了下,帝和认识他也好,不喜欢他也罢,既然把人托付给她,她自当全力的救他。可是很奇怪,当皎绾给渊炎检查伤势时,竟然发现他根本没有伤。既然没伤,为何帝和拜托她来照顾这个男人呢?

尽管查不到渊炎哪儿有伤,可皎绾还是每天都来看望他,给他喂些补身的汤汁。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连看了五日,竟然觉得他真是好看的很,除掉帝和,在异度世界里,她还没见过比他更俊的男子了。如果不是先认识了帝和,她恐怕会对他倾心也不一定。想到自己竟然肤浅的以貌取人,皎绾轻轻地笑了,然后继续喂他喝下补汤。

汤匙碰到渊炎的唇边,尚未喂他喝下,只见他双睫颤了颤,慢慢的睁开来。

醒了?

皎绾惊喜的看着苏醒过来的渊炎,笑了,“你总算醒来了。不然,我会以为每天喂汤的人是块木头。”

渊炎看着身边陌生不相识的皎绾,感觉自己的嘴唇有点儿干,也亏得唇上留有汤汁方才舒润点,昏迷五日让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很低沉,“你是谁?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喂我喝下的是什么东西?”

皎绾笑了,“如果你身体还不舒服的话就不要问我这么多了。”

渊炎试图坐起来被皎绾扶止。

“你初醒,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躺下躺下。”说着,皎绾把渊炎半扶半按的放到床上,随后坐到床边,“我叫皎绾,这儿是白叶城。至于你为何在这里,我并不知道。我喂你喝下的,是补汤,强身健体,放心,不是毒药,不会损害你的身体。”

渊炎使劲想着白叶城是哪儿,却想不到,“白叶城……”白叶城是什么地方?“离帝亓宫很远吗?”

“远不远看你怎么想了,但是对我来说,不近。”

那日去给帝和贺喜,他记得帝和发怒时他身边抱着小衣,如今他在这儿,小衣呢?

渊炎转头看向房中,似乎想寻找诀衣的身影,结果却是很失望,除了无声无息无命的桌椅摆在那儿,并没有女子身影。

“这儿是白叶城的酒家房间。”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渊炎道谢,问起诀衣,“不知道姑娘你可曾见过一个女子,穿着红色的喜袍,头戴凤冠,模样非常美艳。”他不知小衣是不是与他一起来到这个白叶城,如果没来,他得去寻她。

皎绾暗道,果然与帝和的娘子有不同寻常的感情呀,睡醒后自己的身体不关心却惦记她了。

“见过。”

“她在哪?”渊炎从床上坐起来,仿佛要立即去寻诀衣似的。

“你说的女子是圣皇帝和的娘子吧。她已经被圣皇带回帝亓宫了,就是他嘱咐我在这儿照顾你。”

渊炎了悟,难怪。

“小衣……回宫了呀。”

看渊炎生无可恋一样的躺回床上,皎绾越发好奇他和诀衣之间的关系,她不在,他很失望吧。人已嫁做别人妻,他再惦记很不妥。但她又觉得眼前的男人颇有趣,姑娘都嫁人了,他还念念不忘,真是痴情的很。

“你叫她小衣,你们俩关系很好?”

渊炎冷冷的看着皎绾,“与你何干?”

“跟我确实没什么关系,不过,如果你和她关系不好,我又何必告诉你她走时……”皎绾看着渊炎,高深一笑,故意不将话说完,惹起渊炎的探究之心。

话说半句便打止的皎绾果然让渊炎好奇了,见她半天不说话,忍不住问她。

“她走时怎么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渊炎不喜欢皎绾对自己的态度,但也知道他没身份发脾气,她不是天魔族的侍女,也不是招惹他的人,一个在床边照顾自己的人,他没理由命令她。

“刚才是我不好。”为了知道小衣离开时怎么了,他只能对她妥协,“我和小衣认识多年,关系确实匪浅。”

听到渊炎的话,皎绾更加好奇了,“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

“你和她关系匪浅,然后呢?难道,你们之间就没有发生点故事?”皎绾并不真心的笑了下,也仅仅只是一下便收住了笑容,她的心里带着矛盾,一边好奇帝和的娘子究竟是何许人也,她为何会与不是帝和的男人关系亲密,难道是她之前的旧情人?一边她又瞧不起自己探听别人感情的做法,如果渊炎真与她发生过什么,她心里恐怕会觉得那个姑娘配不上帝和,岂非为自己徒添不必要的心结。话问出了,想收回来不及。

渊炎看着皎绾,很认真的盯着她,“你很好奇我,还是很好奇小衣?”

“你们俩个,都好奇。”

“你不必好奇了。我和小衣只是……”渊炎顿了一下,“只是朋友。你想知道我们的故事,可惜我和她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故事。”渊炎何其小心,他醒来的时候皎绾告诉他,帝和带走了诀衣。既然是他带走了小衣,合情合理,他如今是小衣的夫君,带她回宫理所应当,眼前的皎绾他从不认识,却好奇他和小衣的事,哪里可能。她好奇的一定是小衣,为何对小衣有兴趣,他问她未必会说,但有一点他很确定,他不能跟小衣有故事,何况他们并没有故事。女子的清白何其重要,嫁人前是,嫁人后更是,她如今是圣后娘娘,如果与他有暧暖的故事,旁人该如何看待她,他不能给她作为夫君的呵护,但他能给的保护,他绝不吝啬。

皎绾笑了,这次笑得很开心。

“如果你们是朋友,也一定是不寻常的朋友。”

“认识几百年罢了,哪有什么寻常不寻常。”渊炎还没忘记自己想知道的事,“你说小衣走时……怎么了?还是,他对我说了什么。或者,帝和欺负她了?”

皎绾笑问,“你觉得,帝和舍得欺负她吗?”那个站在他心尖尖上的姑娘,他在乎得紧。

“她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帝和抱着她回宫时,昏迷不醒。”

“你说什么!”

渊炎忽的掀开被子下床朝门口冲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