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三章 一木一浮生39

有句话叫‘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以前这句话帝和诀衣体会并不深刻,今夜却让俩人亲身经历了一晚,只不过两人着重不同。一个是无心睡眠,心思全是怀中抱着的香软上。一个却是感叹长夜漫漫,当真是漫漫不见曙光。

正所谓熟能生巧,诀衣腰酸,帝和揉抚了几次之后,手法越来越好,没一会儿便把累到的猫儿收拾好了,乖乖的在他怀中睡过去囡。

因白叶城的昼夜并不正常,诀衣的身体很自然的醒来时,看到天色依旧朦胧,微微诧异一记,很快想起了原委。多年养成的习惯不会骗人,若是在白叶城之外的地方,睡饱醒来必然天光已亮。忽然一个身体压到她的身上,低低的声音温柔中带着浅笑。

“娘子,早。”

诀衣的声音里带着浓厚的惺忪之意,“早儿……”身上压着的重量让她呼吸稍稍有点儿不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喜欢睁开眼能看到他,心中满满的全是幸福。两条纤细的手臂抱着帝和,勾起嘴角,甚是俏皮又温柔。

“睡的好吗?”帝和问鲺。

“嗯。”

帝和笑道,“是因为我陪着吗?”

诀衣笑,“你说呢?”

“想听你亲口说。”

“偏不。”

被自己媳妇儿拒绝的帝和扬起一抹邪邪的笑,眼中更有几分期待,好像他等的就是她的‘不说’。

“媳妇儿,说吧,说出来让我高兴下。”

“就不。”她为何睡得好自然是因他在身边护着,即便是笨笨呆呆的知虞也不会不知,他心知肚明的很,却总喜欢拿这种小事来逗她,想她堂堂九霄战神被他当成小女子,也太跌份儿了。他想听她夸赞他,行,不过她夸也只夸真正的大事,这点儿小事才不会纵容他,免叫他自满自得,好像她万般离不得他似的。

帝和颇为失望的道,“真的不说吗?”

“说了不说就不说。一军之将怎会出尔反尔。”

“嗯。也是。”

帝和理解的点点头。然后,像是很无奈的,说道,“既然媳妇儿不肯直接告诉我,那为夫就只能自己寻找答案了。”

嗯?

诀衣好奇他要怎么找,结果却让她气恼不是心中甜蜜也不是,娇娇嗔嗔的在帝和身下怪他太‘贪恋女色’,一身热汗淋漓的在他怀中娇吟婉转,与他一起云水欢愉,深深缠绵……

事毕之后,帝和体贴的将诀衣抱在身上,两只手揉着她的腰肢,连呼吸里都带着笑的味道,让诀衣羞赧又满足。

“猫猫。”

“嗯?”

“我揉得好不好?”

诀衣可不是别人要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让她说什么就说什么的性子,尤其是故意讨赏的人,从她这儿几乎从未有人真正讨到过赏夸。但这一回,她却遇到与其相克的人了。以前帝和邀赏,她还能冷面冷言的拒绝,若很不爽便可拳脚招呼,如今不同了,她若不顺着他的小心思,一场羞人之事便无可避免,惩罚了她,也暂饱了好似不知餍足的他。

怕帝和坏心再折腾她一回,诀衣声音绵绵懒懒的道,“好。”

“媳妇儿,你夸我不诚心呀。”

“揉的好。”

“那是不是要赏为夫些东西?”

诀衣随口就问,“你想要什么?”

“九霄天姬宫里的东西你现在赏不了,这异度嘛,也没什么是我稀罕的。若要说呢,有一样我很稀罕,但已属于我,所以为夫勉为其难的不计较太多,就赏再来一回,如何?”

这下诀衣不干了,从帝和的胸口抬起头,看着她身下下方躺着他,笑笑笑,他脸上的笑容怎得如此耀眼又扎眼呢。

“你讲不讲理啊?”诀衣娇嗔的看着帝和,不夸他,他要来一回。这次夸了吧,他还是要。左右不管她说什么,他心里就想这夫妻那事了。她算是明白了,他心里惦记着,她怎么避都避不开,兜兜绕绕总会跳到他挖好的坑中,成为任他宰割的嫩兔子。

帝和手不停,轻轻揉着诀衣,“为夫刚才那般卖力的讨好媳妇儿,如今怎得又被说上不讲理了?莫非,刚才我做得还不够好,不如我们再……”

“好好好,你刚才做得非常好

,一般男人没法比。”

“你又没有尝过其他男人是什么滋味,怎么就知道为夫比他们要好啊?”帝和揶揄诀衣,这事他想起来就觉得浑身是劲儿,虽然她被圣烨欺负他心中怜惜,可圣烨到底没毁掉她的清白,这又让他心里颇为欣慰,不然她一世心里留着疙瘩,怕是不会真正快乐的成为他的娘子。

这会儿诀衣可不会端着性子,好机会就在眼前,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可不会白白放过让自己获得轻松的机会。

“我不需要亲身尝别的男人是何滋味就能知道,我的夫君最好。”

“噢?”

“难道夫君你不是这般认为?”

“娘子说的极对,为夫怎会不认同。”

帝和扶着诀衣的腰肢,眼中不掩心底的欲念,他如今看着她就想怜爱,花前月下临身美妻,若是能忍得住,他恐怕不算个身体正常的夫君了。

“既然娘子和我都觉得我‘很行’,不如我们……”

诀衣二话没说从帝和的身上翻下来,“你乃一介神尊,虽说这儿是异度世界,可你也贵为圣皇。不求你在此处修身养性,但也不可如此放纵自己。传出去,旁人可要说是我整日迷惑你,红颜祸水这个名号我可是不担的。”

“呵……”帝和想把坐着的诀衣拽到自己胸膛上伏着,没成。她固执的犟着不肯躺下。他也不急,握着她柔软的手,另一只手枕到脑后,接着微弱的月光看着朦色菲菲中的她,心中柔情一片,“才一夜而已,就觉得我放纵了?”

诀衣抿了抿嘴角,不出声。

“你要是整日的迷惑我就好了。”

诀衣扭头低眉,“为何?”

“所谓红颜祸水对她们要祸害的人可十分粘腻,你却一点不粘我。”帝和盯着诀衣的脸,笑道,“别家娘子对她们的夫君可依赖的很,你呢?会吗?”

“你想我粘你吗?”

“嗯。”

诀衣粲然一笑,“我想去城中玩,去吗?”

“这个不算粘我。”

“但若是在帝亓宫,这会儿你叫我用早膳了。”

帝和笑问,“饿了?”

“以前我很少去凡间,听闻白叶城和凡世一般,你不是说过要陪我去凡间玩的吗?”

“真想去?”

“嗯。”

总觉得他们有比去白叶城里玩更重要更有趣的事可以做的帝和,不甘不愿的坐起身,呼了一口气,“本皇真是很听娘子的话呀。”

“……”

聪慧的诀衣当即听出帝和话中之意,低低的笑出声,随后倾身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谢谢夫君。”

帝和抬手扣住诀衣的后脑,温柔的覆上她的唇瓣,极尽缠绵的将她深深的吻了许久,放开她时,诀衣眼中有了迷醉之色,甚是勾人。

“以后谢我,要如此才够。”

诀衣的心仿佛被帝和放进了蜜缸里泡着,想说话却又感觉说什么也不能表达出心中情意的三分,更不要说让他明白她内心此时的……

突然,诀衣唤了一声,“帝……”软软的晕倒在草地上的喜袍里。

“猫猫?”

帝和急忙查探诀衣,“猫猫。”

发现诀衣像之前几次一样沉睡过去,帝和心疼得只差揍自己了,好好的怎么就让她晕过去了呢?刚才发生了什么,是他亲吻得太久了吗?并不会呀。在池中泡澡的时候,他和她更激烈的事也做了,可不见她昏睡。

“猫猫?”帝和试图叫醒诀衣,与过去几次一样,诀衣毫无意识。他把她抱起来,紧紧的抱在怀中,“猫猫,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帝和不愿相信刚才还和他斗嘴的诀衣沉睡过去,神仙羽化或沉睡是很常见的事,他也不例外,活得久是因为日子有趣,无欲无求的日子如不能有乐子相伴,漫长的无极时光确实很容易让神仙们进入无尽的沉睡,心绝之人更是不给自己留下再醒来的机会。以前他觉得谁羽化谁沉睡并不能撩起他的心绪,后见星华千离有了各自的妻儿,他知他们是不会羽化或者沉睡的,暗暗的,他曾笑

话他们俩被十丈红尘里的情爱牵累太多,人生如此不自由了,乐趣岂不是少去了许多。直到今日,他得了她的一切,看着沉睡的她,心疼,更心慌。他害怕怀中的她从此不醒,又或是在一次次的未知沉睡里惹上无药可救的顽疾。

“猫猫,该起床用早膳了。”

“猫猫,你不是叫我陪你去白叶城的城中玩吗?我带你,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猫猫……”

她说,她不能对他动心,一旦动心便要昏厥过去,不知何时醒来。他不知此话真假,只晓得她沉睡过去日子的一次比一次长,而今时他已无法再接受这样的事发生。他的妻,为何不能对他动心动情,她的心里就该只有他。只能由他霸占着,别人休想与他分享她。

细微的动静传来,帝和立即化出一道隐身结界将自己和诀衣藏匿起来。透过结界见飞来的人是皎绾,稍有浅异,很快又理解了。白叶城是皎绾的地盘,她出来游玩也理所当然。不过,帝和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皎绾是在找人。

帝和随手取了一朵紫色牡丹花,化出一身干净的华服给诀衣穿上,又摘了一片树叶变出一套男装自己穿好。单手抱着怀中的诀衣,腾出一只手亲自把两人的喜袍叠好,拂袖其上,淡淡的金光中把喜服放入了广袖之中。

一抹光亮闪现,帝和诀衣上方的结界消失,皎绾顺光看来,“帝和。”焦急的飞落到帝和的面前,看着他怀抱的诀衣,“她怎么了?”

“你一直在这儿吗?”帝和问。

皎绾摇头,“城中有两个小孩儿病了,我过来想摘些盛花做药引,听到你的声音便赶过来了。”如今哪怕是关心他,她也不能实话实说了。他的心,何其在乎怀中的娇娘儿。

“皎绾,有一事想拜托你。”

“你说。”

“猫猫飞上来见到我们俩的那个酒家里有个人,住仙字号房,你若不忙得了空,顺道瞧瞧他,有伤给他治伤,没伤就不要管他了。”

皎绾问,“那人是你的朋友?”

“是她认识的一个人,误入了白叶城。”

皎绾点头,“嗯。我会去看看的。”

帝和抱起诀衣,对皎绾道谢,“多谢。”

“哎。”皎绾叫住欲腾云驾雾离开的帝和,“你去哪?”

“回宫。”

“她……”皎绾看着诀衣,不知要如何关心才合适,“不如到我家中暂且歇息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