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二章 一木一浮生38

两人在温水池中泡了盏茶的功夫,对帝和而言不过是净净身子,对诀衣来说却不单单只是洗净浑身的热汗,更让她恢复了气力,躺在帝和的怀中泡在水里舒服得想就此沉沉的睡过去。帝和见她呼吸平和如常,一只手轻轻撩水到诀衣的肩膀上,为她柔洗着细腻的肌肤。微凉的手轻抚上肌肤的瞬间,诀衣微微的颤了下,本想让他不要动,但见他并无别的不规矩,只是想帮她清洗身子,便没出声,依旧闭着眼躺在他的身上,享受着他给她的温柔呵护。

帝和洗得仔细轻柔,诀衣舒服的低低叹了一声,越发不在意他的手如何抚她了。洗澡自然是要全身上下洗干净,诀衣心中认定帝和是在认真呵护她,没那些个邪思怪想,他的手游走到哪儿她亦不推拒,像一只慵懒的猫儿窝在他的怀中任他揉来抚去,闭着眼睛的她殊不知帝和的嘴角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淡淡的,却很是邪魅,延到他的眼底,俊颜之上添了几丝邪坏之意。

大概是舒服得连动都不想动,帝和抱着诀衣让她面对面的坐在他的腿上时,她一点儿力气都不使,任他抱着拨弄。只是,在坐下时发出两声轻轻的呢声,只因不小心被他戳到了,但很快便不甚在意的趴在他的怀中,紧闭着眼睛继续安睡,玉背之上是他抚揉的双手,弄得她舒服得紧囡。

悠莱雾中漫漫,最是香人动情。

一具身子纵是细心揉洗又能洗多久呢,不过是双臂双腿,唯有两处最为迷人,叫帝和流连忘返,诀衣在温水里半睡半醒舒适的很,帝和又并未如在小黑巷中那般大力的折腾她,她心中他已是肌肤相亲过的夫君,在被他缓缓渐进后的鸳鸯浴里全然放松得很,他的手爱在哪里呵护她便随了他鲺。

小猫儿放心的躺在大狮子的怀中,却不知大狮子早已饥肠辘辘等着将她吃干净,所有的温柔是因为疼惜她第一次累酸了腰,待她毫无防备的时候,他便果断的下手。

猫儿感觉自己身上的手越来越不对劲,轻颤的身子越来越厉害,连喉咙里的声音也慢慢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懒懒的唤了一声,“帝和……”

她本是想出声提醒他不要再过火了,哪知温水轻响,纤细的身体在一提一压中,急吟一声,再也逃不出他的手心了……

池中的白雾起得非常浓了,若非两人毫无间隙,隔了一臂之远便看不清彼此的脸了。

诀衣的神志全被帝和霸占,可她还下意识的强忍着不让自己肆意畅快的哼嗯出声音来,帝和坏心的抱着她咬她的耳朵,呵气成话,“此处除了我们,不再有别人,猫猫。”话音落,便狠狠的欺负她。

此时无力的猫儿终不是他的对手,浓雾中让人面红耳赤的女子媚声再不压抑,钻进帝和的耳中,撩拨他全身的热情。

许久后……

某人再为浑身无力的姑娘清洗身子时,她各种不满不愿意,可酥软的身体推不开他,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靠在他的怀中用控诉他。

“我腰好酸。”

之前还是酸,现在是很酸。

帝和淡淡的笑着,“等会儿休息为夫给你揉揉。”

“嗯。”

过了会儿,帝和还没洗好,诀衣又不满的说道,“你太狡猾了我不喜欢。”

“哪儿狡猾了?”

“之前我有力气的时候故意对我细心呵护,让我对你毫无防备,结果……”中了他的圈套,被他折腾得叫唤了好久,丢脸死人了。想到帝和的滑头,诀衣哼了声,再道,“现在我没力气,你就下手帮我洗身子,是怕我恢复了气力把你扔出池子吧?”想了想,他这般老奸巨猾,必然错不了,她可是女战神,这点儿小计谋在她这儿卖弄不了。

帝和含笑,手不停,“娘子冤枉我了。”

“狡辩。”

“之前你嫌身子脏,我让你泡舒服了给你净身,错了么?”

帝和笑意盈盈,“现在给你洗好身子带你去休息,又错了么?”

诀衣不说话,倒是找不出他话说错了哪儿,可总觉得她着了他的道儿,不该是如此被他欺负才对。

“夫妻要恩爱才行。我给媳妇儿你洗澡,你却要把我扔到水池的外面,好狠的心啊。”

“……”

“凡间的夫妻莫说洗鸳鸯浴,更***的事还能做出来呢。”

“……”

诀衣想想不对,遂问

,“你看了凡间女子与夫君之间……”诀衣颇有些不悦的看着帝和,“女子的清白何其重要,非礼勿视你不懂吗?你怎么能看……看到那些事呢。”还说他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居然看了那些个不该他看的东西。

正洗着诀衣小脚丫子的帝和扑哧笑出声来,说她是醋湖还真是没说错,身尊天界神女,竟有如此狭隘心思,若非是因和他拜天地成了夫妻,怕是平时也说不出这样的话吧。他们来天上的神,修道之时不分男女,降界去救世时,眼中并无男女之分,不过皆是六界中的凡灵,积福攒德多的人得到他们的保佑,行不义之事的恶人被他们渡劫或者惩戒,看到些夫妻之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凡人众多,他们又耳聪目明的,即使看到了也不会心生邪念,饮食男女,七情六欲,十丈红尘中允许有这些个感情。

“媳妇儿你没去过凡间?”

“我当然……”

诀衣想了想,“去的很少,三五次或许还不到。”

想到诀衣的年岁,三五次都没有,她确实很少去凡间。帝和再想,怪不得她,统兵千万征战,三十三重天便有三十三层,还有各方世界,妖魔更与仙神不合,难为她一个姑娘家为天地安定牺牲了自己的年华。天机神殿他没有去过,而她却是常年要在里面修行,孤单自是不必言说。好在神仙皆不老不死,不然绝色美人熬成老婆婆还没嫁出去,可要让人唏嘘糟蹋了她一世绝美。

“凡人和我们大不相同。以后回去了,我带你下去玩。”帝和伸手将诀衣的青丝从水中捞出来,捋了捋,放到她的身前,对着她暖暖的笑了笑,“等你看到了那些凡人就会明白我瞧的那些并不算什么。”

“就算是凡人也是女子呀。”

“好好,你说的对,从此我不会再看一眼凡人夫妻做亲密之事,嗯?”

过去无可追回。诀衣点点头,算是接受。

哗啦水声响起,帝和抱着诀衣走出了水池,泡了这么久,如果不是有些事可做,估计要泡晕他们了。

帝和从水池边踩着白雾飞起来,池边的喜袍全部跟着飞在浓雾之中,池下半里处是一片牡丹花,帝和的喜袍从他的脚下飞过,落在一处平整小草地上,衣裳之外尽是绽放的深紫色牡丹花。帝和落在自己的喜袍上,把诀衣放到衣裳上,摊手接着她的喜袍,优雅展开,盖在了两人的身上,甚为满意的搂着她躺了下去。

“睡这儿吗?”诀衣问。

“你想回宫?”

现在回宫和休息一晚再回宫似乎并没什么分别。有些事在宫外已经发生了,回不回宫也是实实在在的夫妻。

看着盖在身上喜袍,想到喜袍之下的两人未着寸缕,诀衣总觉心不安,“不穿衣裳睡觉睡不踏实。”

“有我在也怕?”

“不许离开我半步。”

帝和笑了,“半寸都不会离开你。”

得了保证的诀衣目光温柔又欢喜,俩人睡在花丛里聊了一会儿天,慢慢的,帝和见诀衣困意袭来,温柔的把她拢到胸口,“睡吧,为夫抱着你,绝不离开。”

这一瞬间,诀衣从未有过的心安。她心中有一丝担心皎绾会找来,也暗暗觉得帝和与皎绾并非一般的朋友。他是随和,众女和他的交情也非一般,但敢欢喜的抱他,这样的姑娘又有几个呢。哪怕是当年和他极为熟悉的世后娘娘,也不曾对他如此奔放过。她不愿成为小气的女人,如果一个男人的心里没有自己,努力的挽留也终究会失去,珑婉就是最好的故事。她信帝和的心里住着她,可她也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皎绾与她夫君的关系不浅,她不想新婚之夜她的男人去见别的姑娘。

女子对情之感觉大概总是准的可怕,不管是凡间的女子还是天上的神女,仿佛与生俱来的本领,哪怕是飒爽女战神诀衣,即便执刀剑的时光比谈情说爱花前月下要多太多,她也有一颗玲珑心。她没有猜错,皎绾确实来找帝和了。但,并没有显身,而是在香山干池的远处静静的坐着,不曾靠近到帝和能感知她来了的距离。今日他成亲,那个女子肯定是误会她了,她不愿出现给帝和添麻烦。但,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来了香山。

可是,皎绾没有靠近帝和诀衣,却算不到帝和带着诀衣到牡丹花中休息。近了半里地的他们,说话声音的确不大,若说是夫妻间的枕头话也恰当,只是皎绾因为灵心听着周围的动静,他们的话在黑暗里清清楚楚的被她听见了而不自知。

不穿衣裳睡觉睡不踏实。

有我在也怕?

不许离开我半步。

半寸都不会离开你。

……

睡吧,为夫抱着你,绝不离开。

皎绾不知道帝和是不是能感觉到她在周围,或许整颗心都在怀中美娇娘身上的他无暇顾及别人了吧。此时的她不能动,不能离开,若是捏诀飞身,一定会惊动到他。她从来没有对帝和说过不准,不许,不可以,因为这些词儿只有对他非常重要的人能霸道的说出口,说出来才不会被他当成笑话。那个女子对他说不许离开她半步,他竟然告诉她,半寸都不会离开。这般温柔的帝和,她真是很想要。一个人若想知道自己有多在乎另外一个人时,只需看看自己有多妒忌被他呵护在怀中的那个人,便知晓了。

不过,让皎绾难熬的不是靠着树根静静的坐着不能离去,而是过了大概两个时辰,朦胧的夜色里传来女子哼嗯的声音,像是难受,又像是不满,最后变成了她听着浑身止不住发热的‘魔音’。

睡梦中的诀衣被帝和啃醒,在花丛里的喜袍上被他压在身下过着他们漫长的洞房花烛夜……

诀衣何其倔强的一个人,可到后来在帝和的灼热里竟然温柔得像变了一个人,抱着他娇媚的讨饶。

“夫君,你饶了我吧。”

帝和爱极了她柔娇的模样,愈发强势。他要怎饶,这只钻到他心底如今更是沁入他骨中的猫儿,他自己也不知道。

嘤嘤久久之后,帝和料到了诀衣要对他说的一句不满他的话。

“全赖你,快给我揉揉腰,酸死了。”

帝和低低的笑,抱着埋怨他的娇儿温柔的给她揉着细腰。

“还是女战神呢。”

诀衣辩解,“女战神用的是脑。”

“女战神领兵是用脑,可跟自己夫君大战用的就得是身子,明儿起为夫每日陪你习武两个时辰。”

“不要。”

“不要也行,每日为夫多和你大战三回,长久下去,必然胜过习武。”

女声立即道,“要。”

帝和低笑,“刚完事又要?”

“我说要习武。”

“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