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八一章 一木一浮生37

洞房花烛夜应该是怎样过的诀衣不知道,她家和别家又有何不同亦不关心,此时她想的,是好好洗个澡换身衣裳。不想还好,想上了,诀衣顾不得自己浑身还虚软,贴在帝和的怀中嫌弃道,“全身是汗,脏死了。”也不知道是在嫌弃自己还是嫌弃帝和。说完,又觉得自己的头也很不舒服,“凤冠好沉,顶了一天,脖子酸的很。”

帝和低低的笑着,动手给诀衣整理衣裳,无奈有些贴身的衣裳已被他撕碎,只能拢紧她未褪下的喜袍,遮了全身的春光和柔软,弯腰抱起诀衣的时候,帝和用法术将自己身上的衣裳穿戴整齐,完全不像照顾她时缓慢而细致的亲手亲为。两人飞出小黑巷,地上被撕碎的衣裳碎布化成香烟,飘散在漆黑的夜里,一缕香幽,散尽无痕。

凉凉的夜风吹入裙下,诀衣双腿微微缩了缩,靠在帝和肩窝里闭着眼睛,任凭他带着自己去哪儿囡。

白叶城中有座福临香山,香山中有一个干池,可是当人进入池中后,温暖的池水便会从池壁上面的小孔里流出来,不用多久便能满池,白雾袅袅从池中冒出来,漫过池沿,飘满四周,仿如仙境。池中水带着异香,在池水中泡澡的人身上会带有池水的香气,十分迷惑人的心智鲺。

帝和抱着诀衣把她轻轻的放在了福临香山干池里面,看着靠在他肩窝里像是睡着了一般的她,勾起一抹坏笑,动手脱她的衣裳。啪的一声,闭着眼睛的诀衣一掌拍在帝和的手背上。

“想干嘛?”诀衣缓缓的睁开眼睛,“我腰酸。”他若是想又来一回,她可没力气陪他了,刚才巷中不知被他折腾了多久,第一回也不晓得对她怜香惜玉,她的身子骨可不弱,竟然酸了,全赖他。

帝和轻笑,“呵。我给你揉揉。”叮叮咚咚的水声从池壁四周留了出来,缕缕白雾随着温水开始升腾,帝和的手还在诀衣的身上,继续把她身上的衣裳褪尽,她不好意思面对他,便将身子朝池壁侧了过去,不去看他。帝和拿着诀衣的喜袍走出干池,将衣裳整齐的叠好放在岸边。看着他认真的叠衣裳,诀衣轻轻的扬起嘴角,在她的笑容里,他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打了一个响指,一粒夜明珠从他的指间飞出来,悬浮在池上,照亮一片。

诀衣微微眯眼,低声道,“好亮。”

“照亮了才能让我不弄疼你呀。”

说着,帝和抬起手为诀衣拆她头上的凤冠。新娘凤冠繁复,他又是第一次为姑娘拆发饰,很是小心,怕拔疼了她。

诀衣双手趴在池边,神情宁然又幸福淡显,帝和将她头上的发簪一根根取下来放到旁边铺开的帕子上,描眉绾发是恩爱夫妻间会做的事,可她觉得,为她拔簪的帝和让她有种踏实感。从心底觉得这个男人是她的了,他是夫,她是妻,他们成为一体不分的一对人。

“在酒家屋顶上你抱着的那个女子,是谁呀?”诀衣状似无意的问道。

“不是我抱着她。是她抱着我。”帝和强调,“而且我主动把她推开了。”这一点一定要明明白白让她知道,免得酸醋到心里又给他闹脾气,他可不喜欢到处追着媳妇儿在野地里撒欢。

诀衣低笑,“是谁啊?”

“皎绾。这座城的城主。她……”帝和的话没有说完打住了,而且并不打算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因为是想夸皎绾的话,说出来只怕今晚自己连鸳鸯浴都没得洗,莫要说再和她*了。他家这只猫儿也不是一般的醋坛子,是醋塘,醋湖。

诀衣追问,“她什么?”

“她是女的。”

“废话。”她难道没看出来皎绾是女人吗?诀衣抬头看着帝和,“你想说的肯定不是这句话。”

“就是这句。不过是忽然想起来你见到了她,我便没说了。”帝和刮了一把诀衣的鼻子,很喜欢这个对她做的小动作,像疼一个小丫头,“今儿大婚太高兴,乐傻了。”

诀衣趴下头,方便帝和取凤冠,一边道,“是你傻了我没有。”

“夫妻同心,可知?”

诀衣点点头,这点倒是对的,夫妻同心。

“你和她相识最好不过了,能否让她赐药给在酒家仙字号上房里的渊炎呀。听小二说,白叶城的城主心地善良。”想到昏迷未醒的渊炎,诀衣自问道,“也不知道渊炎现在醒了没有。”想到自己和知虞被他的圣风刮到了白叶城,忍不住小声的埋怨他,“你也是,不生气的时候,哪个人招惹你,你全能容忍,脾气好得像没有脾气。可若是生气了,天地变色,滔天、怒意风云袭卷,也不管是不是有无辜

的人会牵累其中。”

看着手中取下来的凤冠,确实很沉,戴在她的头上一整天确实要酸脖子。原来,新娘子美艳绝伦之下是如此的辛苦。

帝和一边放下手中的凤冠一边慢悠悠的问诀衣,“听娘子这话,好像是在怪我伤了某人呀。”

“我没说。”

“你我已是夫妻,有什么话你大可直接对我说出来,为夫不会怪你的。”

听帝和这么一说,诀衣想想也是,夫妻间哪有那么多不能说的顾忌呢。舒舒服服的享受帝和在她头上为她松开盘发,漫不经心的道,“你不喜欢渊炎我知道,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没有杀害帝亓宫的神侍,你生气是怪那些妖魔太放肆了,完全不给你留一点儿颜面。可不要怪渊炎和他的弟弟清沨嘛。”想到帝和不认识清沨,诀衣解释道,“清沨是救知虞的那个男子,他是渊炎同胞弟弟。你看看,别人救了知虞,你一片佛法圣风吹下来,不晓得把他们吹哪儿去了。”

“哎。”诀衣抬起下颌望着帝和,“清沨不会在你的圣风里出什么意外吧?”

帝和看着青丝撒下来的诀衣,带着凤冠美艳,全取下了,竟然还是如此好看,果然是他的女人。不过,她和一个渊炎扯不清楚,怎么还想维护他的弟弟,莫非天魔族里的男人她皆要沾上一星半点的关系么。攻湛对她可不甚友好,竟然做出卑鄙的偷袭之事,那些不要命的妖魔杀了他帝亓宫的神侍,攻湛更是狂妄的很,居然敢在他的身边动她的女人,果然学字的时候没有学‘死’字如何写的。

“你救了一个男人不算,连他的弟弟也如此关心?”说着,帝和站起来,拉开自己的腰带,欲宽衣洗身。

“我与清沨只是相识,并无交情。”

帝和手中的衣袍落到了地上,淡淡的道,“那便最好不过。”

在帝和宽衣时闭上眼睛的诀衣听到身边响起水声,忽然背上出现一层说不出来的酥麻感,感觉到帝和已经走进温水半池的干池内,此时哪里还能说干池,明明就是个水池。温热的身体挨着她坐在池中,让她有些不习惯,稍稍朝旁边挪了挪,不料帝和却双手扶着她想掰过身子。

“等一等。”诀衣道,“灭了夜明珠吧。”

“为何?”

帝和的话音里似有笑意。

“不是有月亮么。”

“今晚的月色太朦胧了,不够美。”

“含羞藏云方为美。这亮堂堂的反而少了一丝含蓄,美也缺了许多。”

帝和嘴角的笑容已是非常深了,双手渐渐加力,无奈诀衣犟着身子就是不肯转过来面对他。忽然一阵温水叮咚,帝和把水中的诀衣直接抱到自己腿上横坐着,看着羞赧的她,低低的笑出声来。

“还不肯说实话么?”

“这么亮,我不好意思。行了吧?”说了实话的诀衣不满的看着帝和,他全知道,偏要故意逗她。

帝和笑了,“呵……此处没有别人,我堂堂正正的看自己的娘子,有何不可。我可记得,某人因为盖着盖头看不到我,还不高兴呢。”

“此一时彼一时。”

那时她穿戴整齐,现在可是光着身子。

帝和倾首含笑,额头抵着诀衣的,低喃温柔如蜜,“我喜欢清清楚楚的看着你。”

潮热绯红涌上诀衣的脸颊,四目深深凝望,缓缓的软了她的身子贴到了他的怀中,甜醉了一颗心。

池中的温水越来越多,最后满池往外溢,一片白色的雾气愈来愈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