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七九章 一木一浮生35

连诀衣旁边扶着清沨的知虞都知道帝和要收拾众人了,那些打得天昏地暗的妖魔还不觉最难对付的人来了,直到帝和的神诀圣光出现,才有人停下来查看究竟,所有人感觉从天顶压下不可见的强大力量,待感觉到不对劲时,一股灼热的感觉已将他们包围,更强劲的力量锢笼而下,让他们无处可逃遁。

知虞扶着的清沨在帝和的*里露出痛苦的表情。诀衣恍然想起清沨是魔,帝和的收灵法力自然承受不住,可她还没教知虞如何保住清沨忽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猛的朝后拉拽,耳边听到一个带着痛苦的声音。

“小衣小心。”

诀衣听出是渊炎的声音,可来不及转身便飞起来,余光见到天空之上的帝和极快赶来,她将将朝他微微抬起手,眼前忽然看不清天地,身体在热浪中旋转,只能感觉到身体被一个人紧紧的抱住,可气息并不是她熟悉的萨灵香。脑中,是帝和瞬间看不见的脸,很焦急的模样,仿佛能听见他在叫她,猫猫。

旋飞的身体重重摔到地上,诀衣疼得感觉自己骨头要断了似的。睁开眼,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抱着自己是的渊炎,连忙从地上坐起来,心里知道帝和来不及救她,可亲眼看到不是他,还是有些淡淡的失望。她想,如果是他护着自己摔下来,恐怕不会让她摔得这样疼。不对,那家伙就不会让她摔下来。

诀衣朝四周看了看,明明是白天的,怎么到了这儿变成晚上?天上的月亮挂在厚厚的云层中,月华朦胧得很。一眼望去,长长的一堵高墙延伸到远处不见尽头,冷冰冰的岩石在月下显得更为清冷。身边的男人从摔下来就没有动静,诀衣不由得轻轻推了推身边的渊炎。

“渊炎,醒醒。鲺”

“渊炎?”

没有回应的渊炎让诀衣急忙查探,气息尚存,可伤情严重。她没有随身带神丹的习惯,更不习惯救人,但渊炎不能见死不救。诀衣从地上抱起渊炎飞入空中,居高临下俯视地面,发觉他们被扔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城。不知名,只是因为她真不知道这座城叫什么名字,是妖住着,还是魔霸着。不过,诀衣庆幸的很,亏得被吹到了人城里,若是被卷到犄角旮旯的山里洞中,她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诀衣抱着渊炎在天空里找了一家看上去颇为华贵的酒家飞下,抱着他进去时,街上的人诧异的看着,酒家的掌柜和小二更是大吃一惊,呆似木鸡。

“有上房吗?”

“可有上好的房间?”

诀衣连问了两遍掌柜的才回神过来,连忙点头,道,“有,有有有。”

“要间上房。”

“哎,好。”掌柜的挥手还在发愣的小二,“赶紧带这位姑娘去二楼的仙字号房。”

“哦,是。”小二连忙让了身,做出一个‘请上楼’的敬姿,“姑娘,请。”

酒家里的人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诀衣抱着渊炎上楼,人人脑子皆好奇,哪儿来如此美艳的姑娘?为何又穿着喜袍抱着一个俊美的男人来酒家呢?天底下,男子抱女子进酒家撒欢的多了去了,这新娘抱着男人来酒家过夜的事儿还是头一遭遇到,可叫人费解的很。

进房之后,诀衣把渊炎放到了床上,转身问小二。

“你们这个城叫什么名字?”

“姑娘,我们这儿是白叶城。”

诀衣蹙眉,白叶城?没听过呀。

“这个世界还是异度世界吗?”

小二莫名其妙的的看着诀衣,“什么是异度世界?”

诀衣不知道白叶城,小二不知道异度世界。

“我再问你,白叶城中住着的人,是妖还是魔?”

“这个城中不分妖魔。”

诀衣再问,“你们全是凡人?”难道她和渊炎阴差阳错的来了人间吗?

“白叶城中没有凡人。姑娘,城中不分妖魔是因为我们非妖便是魔,大家都不算凡间的生灵,城主觉得不该自相残杀,虽然我们各有各的寿命,但是能在活着时过安稳的日子,比起日日修行想着位列仙班的妖魔要轻松许多。而那些整日里打打杀杀的妖魔,就更不如我们这些人睡得好吃的好了。”

诀衣点点头,如此看来,他们并没有到凡世,还是在异度世界里面。只是到了一个从前不曾来过的城中。

“明明是白天,为何城中是晚

上呢?”

“白天?”

小二像是听不懂诀衣的话,想了想,“姑娘你是从城外来的吧?”

“正是。”

“难怪了。我们白叶城并不是半日白天半日黑夜为一天,白天十日,夜晚十日,十日一换十日。今儿是第九夜。再过一天就能见到太阳了。”

诀衣诧异,暗道,异度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倒是稀奇了。

“对了,你们这儿若是有人受伤了,去哪儿可采到疗伤用的药草?”

“白叶城中的人伤了全都去找城主。”说到白叶城的城主,小二眼中浮现不加掩饰的敬佩光芒,“我们城主人很好,不管是谁,只要在白叶城受伤,她都会医治。”

诀衣问,“你们城主住在哪儿?”

“在我们酒家门口往右走,顺着这条大街走到尽头再右拐,就能看到城主住的地方。”

“多谢了。”

“不谢不谢。”

说着,小二看了看床上的渊炎,自以为明了他们俩人发生了何事,道,“姑娘你放心在这儿住下,白叶城内不许出现厮杀,打架伤人的事也很少,你们私奔到这儿就对了。”

“私奔?”

诀衣看着小二,他怎么说话的呢?今日是她与帝和大婚,私奔什么私奔。看了眼渊炎,明白了。她穿着喜袍,渊炎却是一袭白衣又重伤昏迷,这人以为她是被逼嫁无奈和自己的情郎逃来了白叶城。

“此人只是我的一个朋友。”

“姑娘,你不用这样小心翼翼,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我心中之人是我的夫君,不是这位朋友。”

小二见诀衣说得很认真,看了看她全身,“姑娘你这是……”

“泡一壶好茶来,别的莫要打听了。”

“好哎。”

小二走后,诀衣用法术将渊炎身上的伤复原。只是,她虽然让渊炎无伤,却没让他醒来。想了想,她的神力尚有在封印中,帝和的神诀圣法非同小可,想让他醒来恐怕还需修养些日子。酒家小二送来清茶后,诀衣倒了一杯喝了口,忍了忍才把口中的茶水咽下,淡淡蹙眉,这是好茶?

罢了,哪儿处处能跟帝亓宫比,她也真是被帝和给惯了。

想到帝和,诀衣勾起嘴角,微微抻了抻广袖中的手,看着两个手腕上的麒麟心,那家伙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好似晓得他们要分开许多次一般,有这个,可不担心他找不到她。闭上眼睛,诀衣在心中想着帝和,嘴角的微笑里染着醉人的幸福。

原以为帝和很快就会来到自己的身边,却没想,诀衣忍着喝完一杯热茶还不见他的身影。

诀衣无聊的低头把玩着手腕上的麒麟心,指尖拨弄着上面滑动的小麒麟,暗暗的在心里默数,数到两百仍旧不见帝和出现。她想,莫非是白叶城太奇特他一时半会儿寻不着么?正当诀衣决定再于心中想呼唤一遍帝和的时候,隐约听到屋顶上有人声。此声,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熟悉。

捏诀瞬逝,诀衣从房间里闪现屋顶上,眼前看到的让她几乎不信自己的眼睛。

帝和满脸温柔的抱着一个鹅黄色衣裳的女子,女子脸上欢心满溢。

余光瞟到一抹红的帝和正眼看过去,心中顿时一紧,已只见诀衣愤然转身。

“猫猫!”

帝和疾呼,将怀中的女子推开,急忙闪身去追诀衣。

“猫猫!”

诀衣捏诀闪移的速度奇快,在蓅花涧的时候帝和就曾感叹过,此时又是气愤的故意不想被帝和找到,跑得就更快了。帝和寻着她留下的香气急追,飞了大半个白叶城没找到人,心中不免越追越着急。好好的大婚喜日,怎么会弄出这么多的事儿来,一事没解决完又来一事,一个更比一个麻烦,这只野猫儿不晓得心底要怎么咒骂他了。

总也甩不掉帝和的诀衣气恼的不停拔手腕上的麒麟心,成也麒麟心,败也麒麟心。落难想他,他来救。此时想他不要跟着,偏生越不想见他,可心里想的还是他,麒麟心通灵他的上古神兽灵心,让他总能知道她在哪儿。

白叶城最为繁华的三条夜灯大街像天穹里的星辰河,家家户户

门前挂着大大的橘色打灯笼,街上人来人往,一个个向往过平静生活的妖魔看上去和凡人无异,过着与人间并无差别的生活,唯不同的,是他们的寿命比凡人长了很多,死后便化作轻烟,没有阎罗王再来审判他们是否可以轮回下一世。

诀衣飞入人群中,想借此避开帝和,哪知双脚刚踩到地面上,帝和的身边便响起耳畔。

“猫猫!”

修长的手指还没抓住诀衣,又给她溜走了。帝和微微眯眼,一个瞬息间的消***影,在一条无人的小黑巷中逮住了准备藏身起来的诀衣,双手用力抓住她,更是默默的把她的法术给禁个干净。

“走开!”

帝和用力把诀衣拎在自己面前,“猫猫你听我解释。”

诀衣手不能动,发现自己的法力被帝和禁了,心中火得很,双脚毫不客气的对着帝和踹开。帝和无奈,将诀衣压在了小黑巷冰冷的墙壁上。

“皎绾见我急着去找你,开了个玩笑而已。”皎绾抱住他,他还没来得及把她推开,不想怎么就那么巧被她撞见了。她就算不出现,他也会推开皎绾,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何况今日是他和她成亲的日子,他怎会主动去抱别的姑娘呢。他纵然是情圣,可也不会做出这等伤媳妇儿心的事,她不是要他只做她一人的情圣么,这话他可是记在心里的。

诀衣恼道,“我也和渊炎开玩笑,抱他了。”

“猫猫你怎么不讲理呢!”

“别的姑娘家轻易和你开这样的玩笑开的,我和渊炎就开不得玩笑,是么?”诀衣用力挣扎,全身上下全给帝和制得牢牢的,心里又气又闷,“你那么温柔的看着她,和我成亲做什么?”做情圣,他想抱谁都成。

帝和感觉自己真是没地儿说理了,他哪里温柔的看着皎绾了?

“猫猫你看清楚了吗?我是惊讶和尴尬的看着她,哪里像你说的温柔了?”

“对不住圣皇了,我不讲理,说温柔就是温柔。改明儿我也学你,温柔的看着渊炎。”摔下来的时候,疼得她全身骨头碎了一般,可脑子里想的是不能跟渊炎抱在一起,她是有夫之妇,得为他守着身子的清白,抱渊炎去酒家的时候心里还怨念的很,穿着喜袍抱了不是夫君的男子,让她心里多有不甘。她变得如此小气,全是因为他,堂堂女战神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搁以前领军千万时,眼里哪有男女之别。

帝和心里怄气得不得了,可又不能拿眼前的姑娘怎么办,凶不得骂不得,打不得扔不得,她这暴脾气若是被点着了,哪里能找到灭火的水呀。娶个媳妇儿感觉自己说话都不能硬气了,对,就是如此的感觉,在她的面前说话狠不得,绝不得。

“我一晓得你在这儿就赶来了。不意会遇到皎绾,想着白叶城没有危险就与她聊了三句,担心你等久,没说第四句话就去找你,皎绾忽然抱着我,可巧你就上来了。”

帝和放软了自己声音,“猫猫你相信我行不行?”

“我不该上去打扰你们,是么?”

“……”

嗨,头疼了,还真是讲不了理儿了。

“猫猫,今儿是我们成亲的好日子,不闹脾气,嗯?”

好日子是好日子,可心情毁了许多,想到乍现眼前他被其他女子抱住的样子,心里分外不美丽。以至于,她也没瞧清楚,当时他的手是抱着那个姑娘呢还是想推开。一气之下扭头走了,光听见他焦急的喊猫猫。

诀衣不肯说话,身子用力的想挣扎出帝和的压制,一下两下帝和还好脾气的压着她,不想弄疼她,也不放开她。可是,身前的夜猫闹了好一会儿不消停,帝和也是急了。突然低头,狠狠的吻住诀衣的唇瓣,一只手放开她的手臂改成托住她扭晃的头,密密实实的将她压在墙上吻了许久。

长久而热烈的吻后,诀衣没了多少力气,腰肢上的一条手臂紧紧的抱着她不让她滑到,温热清香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柔情软语吹进了她的心里。

“猫猫别气了,嗯?”

诀衣发泄似的用力狠捶着帝和,他们的大婚日子过成这样,她不甘心。

帝和捉住诀衣的一只手,低低的笑道,“媳妇儿手捶疼了我舍不得。”说完,再度倾首,封住了诀衣的红唇。

再吻时,诀衣没了抗拒,鼻息里全是萨灵香气,心中安稳又微甜。帝和并非不懂她,她的火气来得快,

去得也快,若是他坦坦荡荡的没做对不起她的事,解释时她看着不听不理的,其实心里一个字不差的听进去了。他媳妇儿就是他手心里的猫崽,虽然有时野得很,脾气来了挠人,可她不会要人性命。

在一片漆黑中深情缠绵,四下无人静悄悄,爱意浓浓幽香醉。醉了他,也醉了她。不了是喜袍的西索声惹了他的心,还是他的缠吻撩拨了她的情,两只放在帝和肩膀上的手慢慢缠住他的脖颈,难分难舍之中,环佩轻轻叩响,缀珞的腰封随着长长的腰带落到了地上……

不见一丝光亮的小黑巷中,细细的低低的情音在压抑之后微微响起,像是怕被人分享了他们的情深厚爱,轻微得直撩人的耳蜗。

诀衣被帝和压在墙上已分不清自己还有没有生他的气,只觉浑身又热又不舒服,可是体内又有一种东西是他给的酥意,似舒服的很,情不自禁的低声里,她小声的唤着他。

“帝和……”

唤他,更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唤他。

她不懂,他却是懂的。

将她衣裳剥了半数的他起了犹豫,成亲乃大事一桩,人生还能成亲几回,可是要在这儿把她给吃干抹净么?这地儿可与他心中最初想的地方差了太多呀。

“帝和……”

诀衣柔软的身子蹭着帝和,让本就险些把持不住一气呵成的帝和瞬间紧了小腹,一团火从下半身的某个地方直窜脑门,当即顾不得那么多了,所谓洞房花烛夜大概讲得只要是对的人,在哪儿都是良辰美景吧。

华丽的喜袍在一阵细细嗦嗦中敞开了,热烫贴着热烫,情贴着情,从两端走向彼此的中心。

诀衣抱着帝和的身子,沉醉中听到有人的声音在小黑巷的尽头响起,忽然心中受吓,双手抓着帝和敞开的喜袍,小声的咬着她的耳朵,“有人……”

“有人来了。”

帝和此时怎会顾上谁来了,谁来他也是要把此事给做下去的。自己的媳妇儿,洞房花烛夜可由不得人破坏。

小黑巷尽头的人确确实实是走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是两个。

诀衣回神一些,推着帝和,“怎么办。”

帝和堵住诀衣的唇,心中轻笑,笑他的媳妇儿此时是不是被他亲热傻了,竟然忘记她的夫君是何许人也了么。小小白叶城里的妖魔有本事成为阻挡他要当‘夫君’的石头么。

被吻住的诀衣小小的挣扎着,担心自己与帝和会被人瞧见,不肯用心的与他亲吻,却不想帝和竟然更过份的贴近她,惹得她不自觉的惊呼出声,见来人走近,立即忍住心中所有的声音。

人越来越近,诀衣越来越紧张,帝和的心却越来越坚定的要她,当两人走近到数步之外时,帝和在诀衣的意乱情迷中把她占为己有。

可,他却忽然的停住了,惊讶的看着她。她怎么会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