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82 够不够?

这个世界上,当然没有可以同时契约两只魔兽的存在!

凌朗当即摇头,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她:“当然没有了,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便是三岁孩子,都知道魔兽和人类契约的时候,在某一个时间段,是绝对只能契约那一个的。除非契约魔兽死了,才可以契约出第二个。这是最简单的天地法则啊。”

凤长悦不语。

她就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觉得似乎有什么地反不太对劲。

如果只能契约一只的话,那为何那么多的魔兽对她这样亲昵?

当然,也不是每一种魔兽都这样,不过也已经不算少了。

她一开始怀疑是因为小白的原因,可是仔细想想,却是觉得或许并非如此。

“那东方家族的人…”

凌朗更加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不会不知道吧?东方家族的人,虽然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但是那也只是驯兽罢了,却不可能同时契约两只魔兽的。”

凤长悦点点头。

凌朗越发觉得奇怪,皱眉道:“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凤墨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

即便不是四大家族的人,对这些也都是了如指掌的啊。

这小子…

凤长悦神色不变,继续朝前走去,淡淡道:“我现在不是知道了?“”…“

见她不愿多谈,凌朗也就聪明的不再继续聊下去。

在他想象中,凤墨这样的身份,虽然看似十分受轩辕夜珍重,但是毕竟是个男人,两人的关系,只怕也是很难得到承认。

纵然轩辕夜权势滔天,实力绝顶,但是下面的那些人,又怎能真的容忍让一个男人站在他身边?

说到底,这事情还是有些忌讳。

凌朗想到这里,就知道自己不方便过问了,也就转移了话题。

“说起来,其实四大家族,都是有着特殊之处的。凌家,你也看到了,非常丰富的晶石资源,最重要的是,凌家的人在寻找晶石这上面,有着非同寻常的天赋。而东方家族,就是仰仗他们的驯兽了。“”他们家族的人,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同时控制许多魔兽。尤其是天赋强悍的,甚至可以同时操控好几只神兽,战斗起来,当真是占了好大的光。“

说到这里,他神色有些不平,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冷哼了一声:“每次都召唤一群魔兽来以多欺少,想不赢都难!没有那些,他们的实力,其实非常一般!“

凤长悦了然:”看来你是曾经输给了东方家族的人。“

凌朗气闷,不过也没办法否认:“他们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厉害的,我是输给了他们家族最有天赋的人,倒也算不得窝囊!”

“谁?”

“还能是谁?”凌朗翻了个白眼。“就是东方兰夕的哥哥呗!要不是因为她有那样一个哥哥,她如今在凌家也不会有这样的身份地位。”

凤长悦听他所言,已经大概猜出那人肯定不止凌朗说的这样厉害,不过却也没有开口问。

“也是奇了怪了,那小子虽然平时总是一副欠揍的样子,但是总体来说,也还是勉强可以的。不过,谁知道,他竟然有那样一个妹妹。”

凌朗双手抱臂,想到东方兰夕那张脸,就觉得一阵厌烦。

“以前还听说东方兰夕各种温婉贤淑,漂亮大方,实力也是人中龙凤。不过看来,传言都不可信!”

那女人那么恶心,也亏得传言将她说成了仙女样!

“既然如此,东方兰夕想必也是会驯兽了,不过那一天,她居然只是召唤了自己的契约魔兽?”

凤长悦貌似不经意开口,神色思索。

凌朗面无表情:“你们当时那个样子,她就算召唤她哥哥来,只怕都没什么用吧?”

他当时在旁边看着,都心惊胆战,何况正面相抗的东方兰夕?

她只怕是还没有来得及出大招呢,就已经被灭了。

而且不是一般的惨。

不过,那也是活该。

凌朗反而觉得,她没有召唤其他魔兽,还是挽救了其他魔兽的性命呢!

“总之,东方家族在这方面天赋很好,也有着专门的驯兽办法,这是其他人不可企及的地方。一般人都不太愿意和他们打起来,因为太吃亏了。不过你嘛……”

凌朗上下打量了凤长悦几眼:“你就不一定了,你要是和他们打起来,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看她这样子,明显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仅可以有自己的契约魔兽,而且对其他的魔兽也都有着很强的召唤能力。

这小青蛇,好像真的是自己跟上来的,而且居然就那么乖巧的缠绕在凤墨的胳膊上!

想到方才那小青蛇看着自己的凶狠冷冽模样,凌朗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这小东西,他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它肯定没有表面看起来的这样无害!

不过看凤墨的样子,似乎不以为意,而且这小东西也的确对他很是亲切听话,他就不用跟着瞎操心了。

不过还是心有余悸,他上前两步,却是站在了凤长悦的另一边,距离那小青蛇远一些。

凤长悦挑眉,又看了那小青蛇一眼。

这么清澈无辜的眼神….好像真的有些舍不得扔掉呢…

算了,先带着吧!

她心里隐约有一种感觉,这小青蛇,似乎不会害她。

否则,小彩也是不会同意它跟上来了。

“不过,凤墨,咱们这是往哪边走呢?”

凌朗迟疑片刻,还是问出了口。

千族在极北方向,就算他们要找到传送阵,也不应该是朝着这个方向走啊?

凤长悦红唇微勾,眼底波澜渐起。

“还有一些东西,没拿到呢。他们送都送了,自然不用客气。“

那十个采集点,可是不能就此算了!

凌朗一口气没顺,咳嗽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凤长悦——

这事情都闹成这样了,他居然还好意思再去?

凌震天那老家伙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里面肯定他们在搀和?

只是好不容易因为东方兰夕,而暂且将这件事情搁置了,也没有来找他的麻烦,可是他居然还要自己凑上去?

“凤墨,你…真的不是一般人….“”谢谢夸奖。“

凤长悦眉眼弯弯。

“到时候,还要多指望你帮忙了。“

“……“

……

越家。

“什么?千族发来了请帖?“

卡西尔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风一样窜出了房门,直直朝着某个方向而去。等到了一处房间,速度一点没下降,直接推开房门,闯了进去——

“千族的请帖呢?!“

他急急忙忙看去,脚步生风,后面隐约可以看到几个下人无奈阻拦而惶恐的神情。

“家主赎罪!我们、我们实在是拦不住少爷…“

坐在上首的男人脸色沉沉,而后挥挥手:”你们先下去吧!“

“多谢家主!”

一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不敢抬头看里面的情形,便是立刻退下。

卡西尔则是对这些完全不在意,总是波光荡漾的桃花眼里,此时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认真。

“千族居然来消息了?请帖呢?”

砰!

坐在上首的男人,沉着脸猛的派了一下桌子。

下面坐着的人越发的安静,不敢出声。

这两人又杠上了!能不能现在先离开?

“你当真是越发的放肆了!“

越剑旭抬起手,指着卡西尔,怒声道:”这是你能随便闯进来的地方吗?还不立刻给我滚出去!“

卡西尔却似乎对他的话语不是很在意,眼神快速的搜寻,很快便是定格在某一处。

越剑旭见他这样子,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立刻伸手将旁边放着的那盒子拿在手中。

“出去!这里不是你可以进来的!”

这东西,更不是他可以触碰的!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闯进来,成何体统!

若非是此时正在商讨千族家族大会的事情,他必定立刻就惩处了这不成器的东西!

一边想着,他手中还是挥出一道灵力,飞向卡西尔!

卡西尔脸色一变,似乎想要躲闪,动作却是没那么灵便,手忙脚乱,堪堪躲开,只是整个人的动作看起来都是十分滑稽可笑。

有几个人眼中都是露出嘲讽之色,低头暗笑。

而在这过程中,卡西尔还不小心打破了不少东西,一阵霹雳啪啦的声音,听着十分刺耳。

而就在那灵力即将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却是忽然被什么东西绊倒,而后朝后倒去,慌乱之际,他立刻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旁边的一个人的衣角!

因为没有防备,所以那人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卡西尔一下子带倒!两人同时摔在地上!那人甚至还压在了卡西尔的半截身上,卡西尔立刻一声痛呼——

“哎哟!

嗤!

而与此同时,那道灵力,却是好巧不巧,正打在了那人身上!

越剑旭这一次实在是怒火中烧,有心想要好好教训卡西尔一番,所以这一下,已经用了不小的力量。

那人倒在地上,根本来不及反抗,再者,也不敢反抗。就那么生生受了,疼的脸色立刻白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卡西尔又是一声痛呼——

“哎呦喂!疼死本少爷了!你!你快起来!“

那人虽然心里看不起这个游手好闲不思进取而且没有什么天赋的少爷,但是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是不好说什么,只好忍着身上的疼痛,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他立刻觉得有些丢人,心里也顿时愤怒起来——都是他,才害得他一起丢人现眼!

他冷嗤一声,忍住身上的疼痛,冷声道:“少爷,方才分明是你将我拽住的,属下可是不敢对您动手,您说话,可是不要这么随便的好吧?属下什么时候伤到您了,您倒是说一说?“

卡西尔一张妖娆的脸容上,五官都微微扭曲了起来,似乎真的疼的不行。闻言立刻抬手,指着自己的脚,怒声道:

“你踩到本少爷的脚了!可真是疼死本少爷了!”

原本严肃冷凝的气氛,因为这一句而变得有些松动。

一些人笑了笑,摇摇头,似乎无可奈何的样子。

有人终于忍不住,调侃:“少爷,您这身子骨可真是有些虚了不成?踩到脚也能疼的这般厉害?“

卡西尔脖子一梗,站了起来,将身上根本没有凌乱的衣服整了整,下巴微抬:“那当然!“

一群人笑的更加厉害。

越剑旭脸上的怒意逐渐消散,眼底却是弥漫了无比的失望。

他深深的看了卡西尔一眼,挥挥手:“算了,今天的事暂且搁置,你先回去——“

眼前一闪,卡西尔便是已经出手,探向越剑旭刚刚松开的木盒!

越剑旭没想到他居然这般大胆,立刻脸色一厉,就要出手阻拦,然而不知为何,卡西尔身体一转,竟是已经将那东西拿在了手中,而后立刻打开!

唰!

不过是看了一眼,越剑旭便是已经将卡西尔手中的东西夺走!而卡西尔也是被那力量波及,而后身体一颤,便是被打飞到了门外,而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砰!

卡西尔落在地上,大门已经关上。

伴随一起的,还有越剑旭失望而沉怒的声音——

“滚回去!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放他出来!“

卡西尔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脸上却似乎并不在意,没什么笑意的笑了笑,擦去唇角的血迹。

下手可真狠呢…

旁边也立刻有人走来,声音冷硬:“少爷,还请您立刻回去!”说着,便伸出手,似乎打算将他押回去。

卡西尔妖娆的脸容上,忽然没了什么表情。

“本少爷自己会走。”

这般慑人的气势,立刻让旁边的几人都惊了惊,随即想到不管怎样,他的身份毕竟还在那里,他们也不好做的太过分,便后退一步——

“少爷,请您快些。家主的命令,我们不敢违背。”

卡西尔眼睛微微眯起,忽然冷哼了一声,便转头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等回到住处,才发现院子外,果然又多了一些人看守。

他心里是真的冷笑了起来——真当这些能阻拦住他吗?

不去看那些人各色的眼神,他径自慢悠悠的走了回去,而后关上了房门。

一关上门,他脸上原本骄傲不屑而隐忍的神色,就缓缓褪去。

这些他已经习惯,如果真的当回事儿,那才是真的蠢到家了。

外面的人看到这一幕,彼此都是交换了个眼神,脸上神色都是有些嘲讽。

就算是少爷又怎么样?

天赋不行,实力太弱,关键性格还这么嚣张,几次三番的做出大胆出格的举动,家主能容忍,还真是奇迹!

若是没有那一层身份,在越家,他也早已经混不下去了吧?

哼,还那么张扬,也不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有人暗暗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引得旁边的人都是哄笑起来。

他们根本不在意卡西尔是不是会听到。

听不到就算了,若是听到——那么一个什么都不行的窝囊废,又能做什么呢?哈!

卡西尔眼神微冷。

以前他会因为这些生气,但是现在却不会了。

因为那些人——没资格。

眼下,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体内灵力运转,将那一口淤血逼出来,不在意的擦了擦嘴角,他的脑子里,已经再度浮现方才看到的那东西。

那请帖,虽然只是匆匆一眼,但是他还是看到了一眼。

一眼,已经足够他确定一些东西。

的确是千族的请帖,而且显然是费了心思的,制作的十分精良,蕴含了十足的诚意。

——他们这是打算来真的。

他们真是挑了一个大好时机!

卡西尔咬咬牙,想到今天早上才接到的消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轩辕夜早已经出了永恒之城,甚至在西凌域找到了凤长悦!

按照时间来算,两人应该在一块儿有一小段时间了,可是他却是才知道!说不是轩辕夜从中作梗,他都不相信!

而且,似乎东方家的那个大小姐,和凌家也是闹了起来,这几天东方家族的人亲自前往西凌域接人,才将人带回去。可见其中事由,肯定不简单。

虽然他们封锁的消息很是严密,不过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两大家族的这般大动作,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千族,偏偏在这个时候,发出了请帖!

要知道,千族已经沉寂了十几年了!在这个时候忽然这样做,怎么可能没有所图?

而且,现在他最好奇的是,千族是不是给永恒之城也发了请帖了!

其他人可能不会想到这些,但是他却觉得很有可能。

毕竟….当年那人对轩辕夜,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如今这么些年过去了,千族好不容易有了动静,那人….应该是会给轩辕夜发请帖的吧?

当年尚且可以做到那些,如今一封请帖,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真是可惜,轩辕夜这一次,不管去不去,都是会让那人失望了。

因为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凤长悦!

他摇摇头,想起旧事,神色有些恍惚,但是却没什么可惜之色,倒是流露出几分怜悯。

但愿那人这一次,能够死心。

否则,按照轩辕夜的性子,就算是千族的家族大会,到时候,什么事情也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谁让凤长悦已经成了他的命。

到时候,就连他都不会答应!

毕竟……

凤长悦不仅仅是轩辕夜的人,也是蒂亚最为看重的朋友。

虽然那女人很是凶悍,不过大家毕竟是朋友,这点照顾还是要有的。

想到蒂亚,他顿时觉得有点头疼。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也很久没有见过那些人了,也不知道现在都如何了。

只是听传来的消息,似乎凤长悦失踪之后,伽陵学院虽然渡过了危机,但是却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

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

就连他也想不到,凤长悦竟是直接来到了这边,而且进入了西凌域。

也就是轩辕夜,能够这样找到她,否则,偌大的西凌域,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了。

不过,他是不是应该将这个消息传给他们?也好让他们放心?

正好这一次被软禁,短期之内,应该是没有人再来看他了。

趁着这个时间,他倒是可以去看看。

……

轩辕夜等人离开之后,顺便让林远传回了凌家一些消息,说明了因为一些事情,自己暂且离开。

听到轩辕夜终于离开的消息,凌震天终于缓缓吐出一口气。

——终于走了!

这个人,在西凌域一天,他就一天无法安眠!

不管轩辕夜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来到这里的,到底是为了找凤墨那人,还是为了其他目的,他都希望他尽早离开!

甚至,就算那损毁的山脉,有他也搀和在里面,他也暂时打算将这件事情压下。

千族已经行动了,他自然希望能够少一些事端。

他眼神闪了闪:“凤墨走了吗?”

“回家主,似乎并没有。”

凌震天眉头微微一皱,而后又恢复平静。

其实凤墨那人在不在,他都不在意了,再怎样也不过是轩辕夜手下的一个比较疼宠的人物罢了。还真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吗?

那东西,他之前已经确定过,应该还在西凌域,所以轩辕夜的离开,反而是让他安了心。

剩下的一个凤墨——管他呢!

他隐约感觉到,似乎暗中有人也在寻找那东西,正在查询这件事情,眼下轩辕夜走了,正可以放心去查了。

“不用去管那个人了。只要派几个人暗中监视,只要不是折腾的太厉害的,都可以完全忽视。”

“是。”

他不傻,轩辕夜走了,肯定会留下人去看护凤墨的,所以他也适当的给个面子,彼此知道就可以。

不过是一个区区凤墨,不会对大局造成什么影响。

千族的家族大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趁着这个时间,他必须尽快找到那东西。

因为这一次大会,肯定——风雨欲来!

……

凤长悦和凌朗一路前行,速度倒是极快。

现在你,凤长悦已经是四星灵皇初期,之前在炼丹的时候晋级,其实也是出乎她自己的意料,所以在行进的路途上,她也在不断的夯实自己的基础,稳固自己的水平。

自然,偶尔休息的时候,也会回忆那一天炼丹的过程。

那一次不同寻常的炼丹,让她得到了很多收获,加上曾经靠近天地法则,所以在思考的时候,比之前想的都要宽阔,也更加深入。

于是,几天之后,面对凤长悦随手就可以炼制出五品甚至六品丹药的场景的时候,凌朗已经十分麻木。

虽然他也是见识过七品炼药师甚至更高等级的人,但是却也的确没有见过像凤墨这样,那么随便召唤火焰就直接开始炼制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炼丹成功率极高!

凌朗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最后的麻木,不得不承认,有的人,的确是天赋异禀。

凤长悦只觉得,精神力似乎整个都开阔丰富了许多,再炼丹的时候,比以前轻松许多。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她知道这是跨入七品炼药师的现象,却是不知道,放眼大陆,能够在晋级成为七品炼药师的时候,就靠近天地规则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凤长悦手指一转,将手中的一颗红色的果子喂给小青蛇,眉色微敛。

如今她已经是七品炼药师了,最高兴的应该就是师父了。

可是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师父如今在哪里。

忽然,林中传来一阵脚步声,凤长悦和凌朗都是没在意,径自坐在那里休息。

然而他们不去找麻烦,麻烦却是自己找上来。

“喂!你们有没有看到一只白色的火头狮从这里经过?”

一道傲慢的声音传来。

凤长悦径自喂着小青蛇:“不如叫你小青?”

小青蛇抬头看她,嘴巴里面还在用力的咀嚼着那红色的果子,闻言努力的点点头,橙黄色的眼睛里满是纯净。

凤长悦嘴角微勾,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起名无能。

小白,小彩,小青。

再这样下去,她可能能集齐一道彩虹。

她想了想,道:“算了,还是叫小清吧。“

小青蛇再度努力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凌朗:“……这有什么区别吗?“

凤长悦挑眉:”当然…“”喂!我们少爷在和你们说话,你们难道没有听到吗!?“

看到那两人都是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样子,于峰皱了皱眉头,身旁的人见此,便识趣的主动开口质问。

凌朗慢悠悠的回头:“你们在叫谁?我们可是不叫什么‘喂‘。“

那几个人这才发现凌朗周身前气度不凡,虽然看似懒散,但是身上气息却是很强。

“竟然是….六星灵宗!“

一个老者喃喃道,十分惊叹。

最先放肆开口的那人闻言,立刻缩了缩头——六星灵宗?这个年轻的男人竟然这么厉害?

于峰也是微微有些惊异,原本以为自己二十三岁晋级成为五星灵宗巅峰,已经算是不错的天赋,却不想,似乎面前这个人,更加厉害。

他当即抱拳道:“这位兄台,是我御下不严,失礼之处,还请包涵。“

凌朗双手抱臂,似乎一点面子都不打算给:“我包涵你?凭什么?“

开什么玩笑!凌家那老家伙都不能怎么样他,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居然也想让他给面子?

抱歉,曾经的凌大少爷还真是没这个觉悟!

于峰微微皱眉,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难说话。

最先开口的那个人,虽然生气对方居然这样不客气,但是想到对方这么年轻已经是六星灵宗,自然是心生忌惮,不敢说话。

而另一个老者则是上前一步,微微一笑:“这位公子,我们并没有恶意,方才是我们的人有失礼数,我们道歉。但是也的确是十分急迫,故而如此。若是公子曾经看到那火头狮,还请告诉我们,我们必有重谢。”

凌朗心里冷笑。

重谢?

且不说他身边这个家伙,就已经是七品炼药师,想要什么没有,一开口天下不知道多少强者上赶着想要讨好,就算是他自己,好歹曾经也是凌家大少,什么时候轮到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说“必有重谢”了?

他轻笑一声,斜斜靠在树干之上:“就怕你们谢不起!“

那老者闻言,也是一愣,显然极少见到这般嚣张的人物。

于峰却是并不生气,示意那老者后退,自己向前一步:“看来阁下的确是见过那火头狮了?若是真的能够将它的踪迹告诉我们,那么无论如何,我们也会重谢的。至于谢不谢得起,也不只是口头说说而已,不是吗?“

于峰好歹也是身份贵重之人,这二十多年还没有被人这样当面质疑“谢不起“的,虽然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寻找火头狮,但是心里好歹是有一点傲气,所以虽然已经在尽力克制,但是最后还是隐约有了一丝波动。

“哦?说来听听?“

凌朗觉得反正也是无聊,干脆就逗逗他们。

于峰迟疑片刻,道:“若是阁下能提供火头狮的下落,我们…我们可以带你们进去‘鬼域’。”

“少爷!?”

话一出口,旁边的那个年轻的随从和老者都是有些惊讶的扭头看他,那随从更是震惊的喊出了声。

“少爷,您怎么可以带他们去?”

于峰神色却是平静,示意那两人安静,直直的看着凌朗。

“如何?阁下以为,这够不够?”

够不够?我怎么知道够不够!

凌朗看对方几个人的反应,顿时觉得眼角似乎抽了抽——

什么鬼域?他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况且,什么样的地方,只是带个人进去,竟然就好像是要了他们的命一样珍贵?

见他愣住,于峰几人却都是以为他是被这诱惑惊住了。

那随从撇撇嘴,显然觉得亏了。

而那老者眼中也是有几分不赞同,不过还是没说话。

于峰心里肯定了一些,毕竟这句话背后,可是代表了极大的诱惑。

“如何?”

凌朗没说话。

那几个人都是等着他回话,却见那男人忽然看向了一直背对着他们的一个人。

“你觉得呢?“

他们这才注意到,那人从他们来到这里,竟是一只就那样坐在树下,从没有回头。

甚至在听到“鬼域“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动静——

真是奇了。居然有人在听到鬼域的消息的时候,一点波动都没有?

“事情是你自己惹的,自然你想怎样就怎样。“

凤长悦淡淡道,伸手摸了摸小清的脑袋,它满意的闭起眼睛,在她手腕上乖乖缠绕好,颜色越发的青翠纯净。

本来这些人就和他们没什么联系,凌朗非要去招惹人家,她当然是没什么闲心去管这个事儿。

凌朗摸了摸鼻子,也是觉得有点尴尬。

随即转头看了他们一眼:“那什么东西我们没见过,也不想去那什么鬼域,你们走吧!”

于峰几人闻言,却是没有走,反而神色有些怪异的看着凌朗。

“你们看什么?”

凌朗微微皱眉。

于峰更加确定,这两个人,肯定不一般,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人拒绝进入鬼域的资格!?

“你们当真不去?“

他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

凌朗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

于峰还想要再说,那老者却是拉住了他,轻轻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肯定有猫腻,不过不宜这样直白的问下去。

于峰了然的点点头,随即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说完,竟是真的直接转身离开。

既然对方不肯说,那他们也不必要强求。毕竟想要去鬼域的人多得是,也不差这两个。

等走了远一些,那随从才十分不满的嘟囔道:“少爷,我真是没见过这样不识趣的人!您的话都说成那样了,他们居然还是那么不识好歹!要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去鬼域,都没得资格呢!现在您慷慨送出,他们却是不要?真是怪人!“

老者闻言,倒是平静许多:”那倒也不一定,说不定人家本身就有资格也说不定的。倒是那火头狮的下落,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了。这一次,难道还是白跑一趟吗?“

那年轻的随从吐了吐舌头:”长老,您也别生气,我也就是说说!他们不去,那就不去好了!毕竟那鬼域,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胆子去的,不是吗?“

“不错。“

那老者捋了捋胡子,脸上露出几分骄傲之色:”鬼域的消息,这一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不知多少人蠢蠢欲动,但是真到了那时候,敢进去的人,可未必有那么多。毕竟,那可是….埋藏了灵圣强者的地方!虽然极有可能得到了不起的机缘,但是也肯定会有极大的危险。“

于峰听着,纵然还没有到时间,但是想到鬼域,却也是难以压制住心中的热切。

到时候,若是真的能够得到什么传承…可就真的是一飞冲天了!

“等等。”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然传来。

听得时候仿佛在远处,却又像是在耳边,十分清晰。

而他们分明已经距离方才那两个人有一段距离了,这声音听着却还是这般清楚,可见那人功力深厚!

于峰和那老者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是转身看去——果然,不会有人能够抵抗住鬼域的诱惑!

然而这一回头,却是愣住。

那个原本背对着他们,坐在树下的人此时已经站起来,向着他们这个方向看来。

长身玉立,冷清如玉。

那红衣少年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团红色的火焰在热烈燃烧,然而偏偏看来的眼神,十分冷清沉凝,像是寒冷冬日的冰霜一般,噙着彻骨的寒意,让人不自觉的心神一凛。

这样极致的矛盾,融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却是不会让人觉得不顺,反而是格外的鲜明浓烈,从而深刻不可忘记。

张扬而内敛,冰寒和炽热,在一个人身上,这般完美的呈现起来。

更不用说,那雌雄莫辩的俊美容颜,仅仅是看上一眼,就已经叫人心神颤动。

即便是知道那是个少年,人对于美的感知都是一样的,所以于峰几人,也都是心神一跳,为这不似人间色而愣怔。

然而那眉宇之间的清冷气息,却又让人不敢高攀,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会觉得似乎亵渎了一般。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翩翩少年郎。

“方才你们的提议,我们接受。”

凤长悦知道他们是故意说得那些话,不过,她并不在意。

重要的是,那鬼域,似乎的确是一个值得去看一眼的地方。

灵圣强者的埋骨之地……

当然是要去一看!

凌朗也是有些吃惊,没想到那什么所谓的鬼域,竟然有着这样的背景。

于峰神色不变:“那么,你们可以告诉我们,那火头狮的下落了吗?“

凤长悦摇摇头:“我们没有见到那火头狮。“

况且,她也的确不觉得,一只九级魔兽,有什么可花费这样力气寻找的价值……

不过,也有可能那火头狮,的确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于峰皱眉,旁边的年轻的随从终于忍不住,不满道:“你说什么?你们没见过火头狮的踪迹?那你们刚才还说那么多!真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废了半天劲,原来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那老者也是脸色有些不好看。

于峰看了对面那红衣少年一眼。

如果不是有底气,想必也不会是这样淡定的表情说这些事情的吧?

“你想要去鬼域?“

凤长悦点头。

“我们本来是要寻找火头狮的踪迹的,但是你们不知道,那么你们拿什么来换?“

凤长悦沉默片刻。

“少爷,他们能有什么好东西?鬼域的资格,那是一般人能有的吗?不知道多少人想求您,都没门道呢!我看,咱们还是走吧!说不定还能找到那火头狮!就别在这里,跟这两个奇怪的人浪费时间了!“

于峰却是继续看着凤长悦,旁边那年轻男人是六星灵宗,可是分明这红衣少年才是占据主导地位,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果然,那红衣少年歪了歪头,而后取出了一个玉瓶,放在掌心。

“上等六品丹药,可够?“

于峰震惊看去——难道这少年,竟是六品炼药师!?

“或者七品?“

凤长悦神色淡淡,于峰等人,却是脑中轰然作响!

这话的意思是他是——

七品炼药师?!

------题外话------

最近太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