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81 旧锦囊

一夜。

林远抬头,看着那逐渐升起的太阳,在树林之间投下渐渐明亮的光线,眼神有点奇异。

主上居然一整夜都呆在里面。

这未免,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只是作为属下,他虽然心里诸多猜测,但是却并没有打算插话,也不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赤一。

虽然赤一已经看着等着有些焦急了。

不过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天大的事儿,都比不上凤长悦在主上心里的地位,所以,不管是什么,暂且搁后肯定不会错。

再说,因为知道赤一始终反对的态度,林远心中,其实也是略微看他有点不爽。

任由赤一那张面瘫脸变得越来越冷,也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凌朗早早就醒来了,看到这场景,眼珠一转,已经猜到肯定是人还没出来。

他嘴角忍不住上扬,连林远都不说,他更加不会说了!

于是,树林之中一片安静,无人开口。

赤一毕竟是轩辕夜心腹,虽然有些焦急,但是想到主上是在疗伤休息,自然也是不敢打扰。

而在树林深处,相拥而眠一夜的两人,也是终于醒来。

水流轻缓,花叶编制而成的船,静静的漂浮在上面。

而在里面,隐约可以看到黑色红色衣衫叠落在一起。

轩辕夜神色静静,看着她醒来。

他就这样,斜倚在花船的壁上,将她抱在怀中,睡了一夜。

光线进来,凤长悦睫毛微颤,而后缓缓睁开眼睛。

入目,便是一张清隽绝伦的容颜。

他的头发有些凌乱的散落,整个人带着一股醒来时候才格外明显的慵懒气息,眉目淡淡,却带着不可言说的动人气韵。

凤长悦一时看得呆愣,湛黑的眼睛就那样看着他,清澈纯净,眉宇之间带着一点迷茫,似乎还未曾完全清醒。

他修长的手指从她的头发之中穿过,捧住她的后脑勺,往自己怀中挪了挪。

凤长悦眨了眨眼睛。

“阿夜。”

“嗯。”

“我做了一个梦。”

“什么?”

轩辕夜不经意的问道,一边将她领口衣衫拢了拢。

“我梦见你走了。”

轩辕夜动作一顿,而后看向她,凤眸沉如黑夜,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我找了你很久,都找不到。”

凤长悦目光有些闪烁,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然后呢?”

片刻,轩辕夜终于开口询问,声色清淡,手指却是不自觉的收拢。

“然后…。”

凤长悦回忆片刻,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闪过一丝莫名的光。

“然后,我就在一个地方找到你了,我朝你走过去,可是路上很多人拦住了我,不让我靠近你。不过我一点都不生气。”

轩辕夜看着她:“为什么不生气?”

凤长悦嘴角缓缓勾起,绽开一抹璀璨的笑容,眼中晶莹如星:

“因为…。我将他们都收拾掉了!然后就把你抢过来了!不过,其实他们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毕竟你这么厉害,又生了一张天怒人怨的脸,自然是不肯轻易让我靠近你的。不过…真可惜,从很早开始,你就已经是我的人了,就算是他们都阻拦,也没用!”

她说着,嘴角扬起,似乎有些得意,然而眼角眉梢,却都是认真的光泽,带着一丝决绝的冷意。

虽然不过是一个玩笑,但是,她说的这些话,却是真话。

这个男人,天下,谁也别想将他抢走!

轩辕夜垂眸看她,另一只手尚且和她十指交叉,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听完之后,许久都没有说话。

“阿夜,你说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是不是有些假?”

“是挺假的。”

轩辕夜淡淡开口。

“你搞错了最根本的一个问题。”

“什么?”

“我既然本来就是你的,那么你自然不用去抢。”

我就是你的,即便相隔万里,我也会来到你身边。

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

凤长悦认真的点点头:“说的对!”

“另外,如果有任何人阻拦你,不用你动手,我自然会将他们都解决了的。”

轩辕夜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冷意。

他不知费劲多少心思,才等到她,任何人阻拦,他必定会倾尽全力清除!

凤长悦闻言,认真的看着他,似乎想要看到那双凤眸深处。

而后,她伸出手,拉住他的脖子,轩辕夜顺势俯下身。

她咬住他的唇,极尽研磨,辗转反侧。

周围很安静,只有瀑布落下水潭的声音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彼此的呼吸却近在耳边。

而后,她终于松开他,语气轻快。

“走吧,他们应该已经等了很久了。”

轩辕夜一顿,想要说什么,看到那黑色的眼睛,却又都咽了下去。

“好。我们一起。”

于是,当觉察到主上的动静,知道他要出来的几人,在看到那相携而来的两人的时候,神色都是一瞬间变化。

林远看着轩辕夜两人一起出来,立刻低头行礼——

“参见主上。”

似乎对一旁的凤长悦视而不见。

凌朗则是多看了两眼,不过那两人都是心思深沉不动声色的人物,他自然也是看不出什么来,便是撇撇嘴,原本想要问问凤墨身上的伤,是不是好一些,但是考虑到一旁的轩辕夜,还是忍住了,只是点点头示意。

然而赤一却不可能装作没看到。

只是一眼,他就认出了凤长悦的身份。

虽然容貌天差地别,身材气质都相差甚远,但是普天之下,主上让人这般近身的人,他只见过一个!

而现在,他们两个虽然都没有说话,但是两人之间那种默契亲昵的氛围,还是让他一眼看了出来。

这个人的身份——呼之欲出!

凤长悦!

这世上,还有哪个人,能这般自如的站在主上身边!

更不用说主上那唯独看着她的时候,才有的温和宠溺目光!

赤一的脸色变得有些冷,但是他却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所以并未开口,只是看了凤长悦一眼,而后朝着轩辕夜单膝跪地:

“属下来迟,还请主上赎罪!”

最重要的,自然还是主上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若不是到了紧急情况,林远必定是不会发出那样的消息的。

可以想见,当时的情况肯定十分危急。

虽然他不确定,到底是谁,还能给现在的主上造成那样的困境。

但是他的确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来迟了,当他们赶到那地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

那一片山脉被彻底损毁,而地上凌乱的血迹,也是让他心中发紧。

后来还是循着林远留下的踪迹一路追寻而来。

不管是什么原因,来晚了就是来晚了,罪不可恕!

轩辕夜看了他一眼:“回去之后自己领罚。”

“多谢主上!”

赤一随即抬头,递上了一个东西:“主上,您不在的这一段时间,城中一切顺利,只是昨天收到了这封请帖,还请您过目。”

请帖?

轩辕夜眉间微敛,伸手拿了过来,从那盒子之中取出了一个玉符。

凤长悦站在一旁,却是没看过去。

他的事情,她暂时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只是没想到,轩辕夜看了之后,却是直接递给了她:“你看看。”

凤长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让我看?

看到轩辕夜眼神,她心中一顿,没说话将那请柬接了过来。

这是一封极为精致的请柬。

四大家族之间传递消息,似乎大多是用玉符传递,一方面比较快速,一方面也安全一些,不会被半路劫走的人看到。

当然,一般他们之间的消息,也没几个人敢劫。

但是尽管如此,凤长悦也还是看出了这请柬的不同之处。

这外面的盒子,是用极好的玉檀木所制,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案,隐约可以闻到一股清香,整个人都似乎舒畅了许多。

这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药材,普通人一辈子可能也见不到,即便是一些储存比较丰富的炼药师,只怕也是最多不过有拇指大的一块,偶尔敲掉一点边角用来炼丹罢了。

就连凤长悦自己,也不过是有着当初从苍离那里拿来的半个巴掌那么大的一块。

但是在千族,却不过是用来装请柬。

而在里面装着的玉符,更是十分精致。

通体长方形,大约也就巴掌大,但是玉质极好,莹润剔透,握在手中似乎还有些温热。

是极为难得的暖玉,可以用来温养身体,却也被他们用来制作请帖。

上面写着一些字体,在被拿出来之后,才缓缓浮现起来。

大意是邀请轩辕夜前往参加他们的家族大会,态度十分恳切,却又不*份。

然而最后的落款,却是让凤长悦的目光微微一凝。

千族。

竟然是千族发来的请帖?!

凤长悦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轩辕夜,在他眼中看到了几分深色。

她眉间微不可查的蹙起,很快又恢复,脸色看起来十分平静,但是谁也不知道,她此时心中,到底掀起了怎样的波澜!

怪不得阿夜将这东西给她,原来是千族的东西…。

她看着那上面浮动的泛着淡淡金色的字体,每一处,都在体现着传承千年的家族的深厚底蕴,每一笔,都似乎在描述着他们的清高尊贵。

仅仅是一张请帖,就这样低调的奢华,无声无息透露出这样多的信息。

这是真正的世家大族才会有的底蕴,也只有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才能有这样的大手笔。

曾经听过无数次的那个家族,此时,却是距离她如此之近!

她拿着那请帖,一时沉默。

而一旁的几人,见此情形,虽然奇怪,却也因为这奇异的气氛不敢多言。

林远心里是有些奇怪的,不知主上为何竟是将这样重要的东西直接给了凤长悦看——他当然不是说凤长悦没有资格看,只是觉得似乎这件事情,和凤长悦没什么关系吧?可是主上在看到之后,似乎是一点没犹豫,直接递给了凤长悦?

而凤长悦的反应也是有些奇怪,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林远就是莫名觉得,她身上的气势似乎变了。

这变化让他心里有些不安,就眼观鼻,鼻观心,在一旁装作隐形人。

凌朗看到那东西,虽然看不清,但是之前也听到林远两人讨论,所以也知道那是什么。

况且千族虽然这么些年没什么动静,但是其他三大家族之间,相对而言却还是有往来的,这样类似的请帖,凌家也曾经收到过,他自然也是见过。

不过看着这个,似乎更加郑重精致一些罢了。

不过也可以理解,千族这么多年沉寂无声,神秘莫测,终于要出来了,这是他们给出的十分明确的信号,所以自然是要庄重一些的。

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轩辕夜竟是直接给了凤墨看,凤墨的身份…。再受宠,似乎看这种东西,也不太合适吧?

不过这地方都是他自己的人,可能也没什么顾忌。

而且,如果轩辕夜都收到这东西了,那么其他三大家族肯定也已经收到了。

似乎…。风雨欲来啊!

赤一看着,不自觉的脸色就变冷了一些。

那东西并不是一般的请帖,但是主上这般毫不避讳给凤长悦看…。怎么看,都是觉得有些…。

他垂下眼睛,沉默不语。

凤长悦心中,眨眼时间已经思虑了许多东西。

千族神秘,但是对她而言,却是有些奇异的存在。

娘亲是千族的人,说起来她自己,其实身体里,也流淌了一半千族的血液。

只是娘亲早已经和千族决裂,她自然也不会上赶着去承认自己千族的身份。

况且,后来无论是从凌夙那里,还是宫卿那里了解到的关于当年的一切,都无不昭示,娘亲是真的对千族没有一丝留恋,甚至因为对她和爹爹两人的暗杀而决裂。

她对千族的印象,大多是从他们的描述中得到,却实在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感知轮廓。

在进入西凌域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里,在那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终有一天,肯定会和千族再度牵扯上关系。

无论是想要找出娘亲和爹爹失踪甚至死亡的真相,还是单纯想要为娘亲讨回一个公道。

这一趟,她迟早都是要走的。

不过没想到,这一刻,竟是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到来。

“你要去吗?”

凤长悦开口问道。

永恒之城向来神秘,千族这个请帖发的,其实更像是出于礼数送出的。

他就算是不去,可能千族的人也不会十分在意,因为正是预料之中。

他去了可能才是爆炸性的消息。

轩辕夜看着她,也是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他对千族没什么兴趣,可是为了她,他想要去看看。

“你觉得呢?”

若是她决定这次就去,那么他自然去,如果她还没有做好准备,他也会跟着等待。

轩辕夜的话,让凌朗林远都是有些惊诧。

虽然知道两人感情深厚,但是这样重大的事情,轩辕夜居然过问她的意见?而且看样子,摆明了她说去就去,她说不去就不去啊!

赤一闻言,神色微动。

“主上,属下还有一个东西,未曾给您过目。”

轩辕夜眉目微敛:“什么东西?”

赤一顿了顿,虽然原本是想要私下交给主上,但是眼下,却也不得不交出去了。

他再度取出了一个东西,递了过去,垂下脑袋,声音一贯的冷硬——

“这个东西,是随着那请帖一同送来的。”

轩辕夜看到那东西,眸色微动,而后微微眯起眼睛,手指微动,那东西便是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中。

凤长悦也注意到他的神情,抬头看他,目光随即转到了那东西上。

却见他掌中,一个小小的锦囊。

不过是一个锦囊,自然是不可能让他情绪发生变化,虽然很是细微,但是凤长悦还是觉察到了——

那锦囊里,有什么?

轩辕夜看着那锦囊,剑眉微皱,而后手指微动,似乎捏了捏里面的东西。

那锦囊很小,看着似乎很是精致,上面绣着淡淡的祥云纹,只是似乎有些年头了,上面已经隐约有了一些折损的痕迹,边缘地带甚至有些发白,像是被捏在手中,不断摩擦所制。

很显然,有一种淡淡的陈旧的气息。

一眼看去,这东西没什么特别,像是最常见的破旧的锦囊。

然而,这是随着千族的请帖,一同寄来的。

这东西,自然就变得没有那么简单了。

而阿夜的神情,也似乎有些不对。

凤长悦黛眉微挑,却是没有询问的打算。

场中顿时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属下见那东西上,似乎有主上亲自布下的封印,所以并未敢动,不敢耽搁,立刻赶了过来。”

赤一开口,带着慎重之色。

凤长悦心中一动。

有阿夜亲手留下的封印?

果然,轩辕夜沉默片刻,缓缓抬起头。

“不错,这是本君的东西。”

而且,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东西。

原本以为已经丢了,却不想,竟是又回来了。

他凤眸微微眯起,脑海之中如同走马观花,闪过了许多场景。

最后定格在一道纤细的身影之上。

他眸色微深。

“他们还说了什么?”

赤一道:“并无其他东西,连一句话也未曾多传。”

千族的人鲜少出来,这一次行动,他也知道必定动作不小,所以不敢怠慢,一切由主上定夺。

原本是打算等主上回去再说的,只是却发现还有这么个东西,他看着那很像是主上的东西,便认真起来,不敢怠慢,直接来了。

果然,的确是主上的锦囊。

轩辕夜拿着那锦囊,手指捻动了两下。随后却是将那锦囊放入了怀中。

他不是放在了自己的空间戒指里,而是…。放在了怀里。

贴近胸口的位置。

凤长悦眉眼微挑,却见他回头看来,目光微深,似乎欲言又止。

但是最终,他还是看向了赤一。

“去通知他们,这一次本君会如期而至。”

是个人都看出来,他是在看到那东西之后才改变了主意的。

赤一点头:“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千族的人一起送来的还有主上以前的锦囊,但是看样子,那东西对主上绝对非同一般。

林远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

之前赤一那欲言又止的模样,看来就是因为这个东西了。

不过那是主上的东西,他严谨一些也是应该。

只是…。他跟随主上多年,却对那锦囊一点印象都没有,千族的人避世多年,怎么会有主上的东西?

而且,随着这请帖一同送来,倒真是意味深长,让人想不多想都不行…。

他悄悄的看了一眼凤长悦,却见她眉目舒朗,看样子却似乎分毫不在意的样子。

不过她心思也十分深沉,看不出来什么也是正常。

倒是凌朗,忽然想起了什么,而后又看了那请帖一眼,因为隔得有些远,所以他便是探头看去,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凤长悦举起手,将那请帖扬起,看着凌朗挑眉:“怎么,想看?回去看凌震天的去。”

凌朗顿时瞪眼:“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我看一眼怎么了?再说,那老东西会让我看?不打死我只怕都是奇迹了!”

这一次彻底闹翻,加上了解到了凌家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已经对凌家死心,再也没有想过和他们和好的可能了。

让他回去,岂不是送他去死?

凤长悦唇角微勾,却是手腕一抖,那请帖便是飞向了轩辕夜。

轩辕夜伸手接住,凌朗看了看,自然是不敢去和轩辕夜抢东西的,深吸一口气——我忍!

不过,方才那一瞥,其实也已经看到了一些东西…。

凌朗又上前一步,表情忽然变得有点怪异。

凤长悦上下看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凌朗迟疑片刻,下意识的看了轩辕夜一眼,见他正在和赤一交代一些事情,便压低了声音,道:

“凤墨,你可知道,这请帖是谁写的?”

“当然是千…。”

凤长悦话没说完,看着凌朗的表情,忽然眯起了眼睛,心里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看出是谁写的了?”

凌朗皱着眉点点头。

他难得会有这样的神情,凤长悦倒是有些好奇。

“千族向来神秘,你怎么会看出来那是谁写的?”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字迹…。是…写的…。”

凤长悦没听清,问道:“谁?”

凌朗正打算重复,看到凤长悦平静的神色,却是忽然有些后悔,那话便是在嘴边打了个转。

“是…。千族的一个长老写的。因为早些年他们也曾经送来玉符,我看到过那样的字迹,那时候比较贪玩,所以就抢了过来,多看了一下。而且因为字迹很是漂亮,所以印象很是深刻。”

凤长悦直直的看着他,凌朗顿时心里一虚,不敢看她的眼睛,转开视线:

“当然…其实是因为那件事情之后,我被狠狠的责罚了一顿,所以才记得很深…。喂!小爷连这种事情都告诉你了,你不要拿这种眼神看着小爷行吗!?”

凤长悦缓缓点头,收回视线,指头点着下巴,似乎了然——

“原来如此…。”

凌朗心里后悔自己为何要一时好奇,竟是主动说起了那字迹的事情,这不是自己找麻烦吗!

不过看凤长悦没有追究,似乎深以为然的模样,总算是放下心来,在心里给自己了两个耳光——

叫你多嘴!叫你多嘴!

随后,凌朗就讪笑两声,便转过身去。

凤长悦眼中调侃的笑意,逐渐散去。

那字迹她一开始也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十分漂亮,铁画银钩,但是凌朗这一说,却明显看出了写这字的人是谁。

而且他居然不肯说。

一个长老…什么样的长老,竟是能够让他在这么多年之后依然记得,甚至在这个时候也能够想起来?

最关键的是,方才他那犹豫的模样,分明已经在说,那人的身份不简单。

只是他却忽然后悔,不说了,就随便拿一个什么长老搪塞。

不过,她也没打算深究。

不过是一个字迹,就算是真有什么,她也能让它变得没什么。

不过,看到她似乎真的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凌朗还是忍不住回头,眼神在轩辕夜身上闪了闪,低声道:“可是凤墨,你真的不在意吗?”

凤长悦用眼神询问。

“那锦囊…看着可不像是什么新的东西啊…。而且看他那样子,竟是十分珍惜的模样。他这样的人…。那东西肯定有什么吧!”

是啊,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将一个破旧磨损的锦囊,放进怀中,最贴近行脏的位置。

而且,最关键是,那东西还是千族送来的。

到底是谁送来的…看起来,轩辕夜似乎也知道。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甚至当着凤墨的面,将那东西放起来了!

凌朗又想到那字迹,忍不住心中更加担忧。

“既然是他的东西,放起来自然没什么不对。”凤长悦神色淡淡,不以为意,“既然你都看得出来,那锦囊是他十分珍重的,那么能够拿回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凌朗气急,想要说什么,却又心有忌讳,看着凤长悦不在意的样子,当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知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谁给他的!那请帖,又是谁的亲笔信!?

算了!凤墨若是知道,肯定不会这个样子的!

但是又不能说。说了说不定还增添不少麻烦…。

“算了!我直说一句:你的男人,你还是看好!不然,什么时候被人抢了,都不知道!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

凌朗愤愤,丝毫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看起来多么八卦,多么苦口婆心。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家的媒婆在说亲。

凤长悦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凌朗这才发觉自己实在是太操心了,立刻窘迫起来,愤愤转身而去。

爱笑就笑去吧!可别真有一天来找他哭!

轩辕夜看了过来。

“你跟我一起去。”

千族毕竟独居幽冥海,防守很严密,普通人去,通常在幽冥海就会失去方向,最终要么葬身幽冥海,要么就狼狈逃回,几乎从来没有人可以独自闯过千族的防御。

这一次他们的家族大会,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他带着她去,自然不会引起怀疑,顺理成章的进去。

到时候,她想做什么都比较方便。而且就算真的闹起来,有他撑腰,自然也是不同。

千族的人,也会忌讳一些。

他才能更加放心一些。

凤长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然而…。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阿夜,我不能和你一起。”

轩辕夜脸上并无吃惊之色:“为何?”

他其实在看到那是千族的请帖之后,给她看的那一刻,就已经预料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只是终究还是要问上一问。

凤长悦摇摇头:“我现在,真的不能去。”

无论是爹爹的下落,还没有一点消息,还是娘亲被囚禁的地方,也根本没有线索,且说她自己,若是此时前往千族,只怕还未能够替娘亲讨回一个说法,就已经被完全压制了。

她现在,实力太弱了。

四星灵宗初期,若是放在三大帝国,肯定也算得上是顶尖强者,再加上七品炼药师的身份,肯定也是受尽追捧。

然而她现在,不是在那里。

她现在面对的人,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些人。

仅仅是在西凌域,她的这一点实力,都根本不够看的,更何况,她要面临的对手,说不定是整个四大家族!?

她孤身一人,若是就这样前往千族,说不定只会成为一个笑话!

她不愿看到那样的结局。

另外,凌夙宫卿他们还在另一边,许诺的那些事情,也都还没有实现,她必须找到机会,和他们取得联系,而后将他们也带过来。

等到那时候,再去不迟。

何况,她身上还有一些事情,也亟需解决。

轩辕夜双手负在身后,凤眸紧紧的盯着她。

“你确定?”

凤长悦点点头,无比认真——

“我确定。”

“千族的家族大会在两个月之后,到那个时候,我保证,无论怎样,都一定会去。”

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之中,她必须尽快的提升自己,而且将那些事情都尽力解决。

不管到时候她成了什么样,她都会去。

不管到时候做什么,她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加有底气一些。

就算到时候,她的力量不足,大不了就隐瞒身份,先试探一下千族也好。

但是这两个月,她选择自己去做。

况且,阿夜的身份,也不可能允许他一直这样陪在她身边。

她想让他回去,不想成为他的拖累。

就单单拿这次的事情来说,为了她,他实在是做了太多。

虽然凌震天态度看着很好,而且还从他手中拿下了十个采集点,但是彼此心中如何想的,其实都知道。

轩辕夜在西凌域一天,凌震天只怕都无法安眠。

甚至在之前的那个山脉之中,因为看不清晰,凌震天甚至打算趁机出手,对付他们。

他心里的愤怒和不满,不过是忌惮轩辕夜的实力和永恒之城,才压下的。

可是,阿夜可以这样做,却不代表她会一直安然接受。

至于这些。她不说,他也能够知道。

轩辕夜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问了她。

结果不出所料。

“反正我已经来了这里了,你也不用再担心。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到时候,就算是为了和你的这个约定,我也会去的。”

林中一片静谧,气氛有些紧绷。

她忽然勾唇:“你还记得,我昨天做的那个梦吗?”

我会解决一切阻挠,走到你身边。

良久,轩辕夜才点头:

“好。”

……

“你居然真的这么做了!你是不是傻!你说!你是不是傻!?那么大的一张王牌,你不跟着他走,偏偏要分开,你这样不仅仅是为难你自己,也是为难他啊!真是搞不通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千族在幽冥海,那么神秘,那么厉害,你自己一个人,区区四星灵宗,你还想着自己去?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你就不怕到时候去不了,反而死在了幽冥海吗!?”

“喂,我说的这些,你到底是听没听见?再说了,我也真是搞不懂了,之前不是说,你是从他身边跑出来的吗,怎么现在,又好像不是了?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凌朗无奈的看着身边的人,只觉得头顶都要冒烟了。

方才凤墨说了那什么梦之后,轩辕夜竟然真的就答应了他的提议,然后没过多久,就真的带着人走了!

走了!

而后,凤墨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一路朝前走去。

他跟在后面,这一路上苦口婆心,喉咙都要哑了,这家伙还是没什么反应!

“喂…。啊!”

面前忽然窜出了一道青色的影子,朝着他的面门快速而来,立刻吓了凌朗一跳,立刻惊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什么东西!?”

他惊疑不定的看去,却见到一道小小的青色身影,在眼前晃晃悠悠…。

他嘴角抽了抽:“凤墨!你身上到底是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一条青蛇的!?”

他记得之前分明没有啊!他的契约魔兽难道不是那彩冰雀吗!?这青蛇好像是那山脉之中的吧,怎么也跟着来了?

而且,就这么挂在前面的树枝上,晃晃悠悠,真的很吓人好不好!?

凤长悦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从那青蛇之上扫过:“回来。看你把凌大少爷吓成什么样子了。”

那小青蛇脑袋缩了缩,便一溜烟的回去了,盘踞在她的胳膊上,像是一个青色的手环。

就算是那小青蛇张开眼睛,那双纯良无害的橙黄眼睛,看起来也像是两颗黄宝石一般,根本不会让人感觉有什么害怕。

也真是难为凌朗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会被吓成这个样子。

看到那小青蛇终于回去,凌朗才拍拍胸口,抱怨道:“你能不能让它老实点,这样突然跑出来,很吓人的好吗!?”

方才那一眼,杀气四溢,当真是……

触手冰凌,凤长悦也无奈的叹气。

“我也管不住它。”

凌朗眼睛顿时瞪大:“你说什么?”

凤长悦耸肩,摊手:“它不是我的契约魔兽,我没办法控制它啊。”

其实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小东西是什么时候跟上的。

哦,好像是之前藏在了小彩的身上。现在才敢出来。

不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东西会这么粘着她,竟然从山洞之中一路追随。

如过是想要吃东西…。

雨凝花岂不是更加好吃?只要守在那旁边,常年经受天地灵气的滋养,很快就会变得强大起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天材地宝旁边都有魔兽看守,而那些魔兽,通常也比较厉害。

相辅相成罢了。

所以,刚才知道这小东西竟是也跟着来的时候,她也很疑惑。

可是看样子,它好像不打算离开。

凌朗悲愤,伸出手指都在颤抖:“你你你!你要是控制不了它,它怎么一直那么听你的话!?你这话你自己说着,你觉得可信吗?”

凤长悦抬起手腕,又仔细的看了一眼那小青蛇。

它睁开眼睛,无辜的看着凤长悦。

想到之前,这小东西还为了她和东方兰夕的那蓝凰神兽缠斗,她心中也是有一些感动的。

所以,也就任由它一路跟随了。

凌朗无语。

不是契约魔兽,还这么亲昵?

这家伙…。

他眼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而后冷笑一声:“你当我不知道,这世界上,除了契约关系,想要和魔兽建立这样的关系,也是有其他办法的。东方家族最为擅长的,就是驯兽!他们一个人,也可以同时控制好几只魔兽!难道…你也会?”

凤长悦在心里梳理了一遍东方家族的消息,而后摇头:“我不会。”

事实上,凌朗的这个说法,她也是第一次听说。

她之前并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你不会?那怎么可能?魔兽天性凶狠冷酷,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想着跟着你?”

凌朗摆明了是不相信。

“我——”

凤长悦刚想要开口,却是忽然顿住。

先前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小白的缘故,但是现在小白已经昏迷,而在这之前,小彩似乎在出生的时候,也是对她充满眷恋。

那时候,她以为是雏鸟情节,毕竟小彩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她。

所以之后小彩记挂她,并且千里迢迢从学院飞到荆棘沙漠去救她的时候,她也并未在意。

只是现在想来,却似乎不完全是那样……

凌朗双手抱臂:“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去凌家的时候,那老东西想要给你们一个下马威,但是那两只五彩天鹰神兽,却是对你分外亲切啊!最后也搞得那老家伙下不来台。别告诉我,那时候,你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吧?”

凤长悦心中一动。

是了,当时的情况,的确是那样的。

她分明是第一次见到那两只神兽,但是当她心念一动的时候,却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两只神兽并无恶意,所以她才会那样大胆的直接走了过去,而那两只神兽,也果然直接低下了头,蹭了蹭她的手。

那时候她一心想着对付凌震天,并且进入凌家探索消息,所以之后就将这件事情忘记了。

现在想来…的确是有些奇怪…

她低头,看着那小青蛇。

它小小的身体缠绕在她手臂之上,一动不动,但是却可以感觉到一股依赖和亲切——

它似乎真的很听她的话,纵然她和它没有契约关系。

难道小彩…。

“凌朗。”

她忽然抬头,开口。

凌朗一愣。却见她正定定的看着自己,眼中几分问询之意——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人——可以同时契约两只魔兽?”

------题外话------

今天一天实验室,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唉,中午没睡写了一些,晚上回来写了一些,晚了一点大家见谅。后几天应该也是没有休息的,大家晚上再刷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