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80 船,花,人

触手是她纤细的腰身,肌肤细腻的不可思议,他的指尖微微触碰便是一阵灼烧,似乎有火焰从她的身上一路燃烧而过,

胸膛之上,她的身体挨得很近,近到,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紧贴的起伏。

她的脸容就在他侧边,极轻的一句话,气息落在他耳边,几乎炸开漫天火花。

然而最让他心颤的,是她的话——

让我看回来吧!

他深吸一口气,费劲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轻轻握住她的肩膀将她缓缓推开。

他看着她的眼睛,深沉如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凤长悦毫不避讳的看着他,嘴角带着笑意。

“知道。”

她虽然在笑,眼底却有认真之色——

她是说真的…。

轩辕夜只感觉连握着她肩膀的手,都似乎变得灼烫起来。

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湿了,黑色的长发也漂浮在水中,和她的纠缠在一起,荡漾在清凌凌的水中,难分彼此。

他的脸上,也已经被溅上了水,他容色清冷,眸色紧紧的盯着她,额头便是有水珠凝结,而后顺着他刀削斧刻一般的容颜缓缓淌下,沿着眉骨,一路顺流而下,最终凝在他白皙如刻,此时却分外紧绷的下巴,缓缓坠落。

一圈小小的涟漪荡开。

更多的,则是顺着他的脖子流淌下来,沿着喉结,没入水中。

他忽然眸色微动,旁边的无数树叶,忽然簌簌响起。

而后,无数柔软的树枝和繁茂的枝叶纷纷飞来,落入湖水之中。

轩辕夜双手离开她的身体,而后捧住她的脸颊,深深的吻下去。

周围的树叶,连同不少花束,都接连飞起,而后在水潭的周围,逐渐堆积编制成了一道花墙,将里面的景色彻底挡住。

轩辕夜双手捧着她的脸,含住她的唇瓣,清雪般的气息萦绕在唇齿之间,几乎蔓延到心里去。

她就在他面前。

她就在他掌中。

可是,她却也在他心底,最不可触碰的地方。

只是这吻,虽深,却也带着极致的克制。

将她喉间最后的空气吸吮干净之后,他终于松开了她的唇瓣,却是沿着她的脸颊,慢慢的亲吻她的脸颊,睫毛,眉心。

他的动作很慢,像是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动作轻缓带着最大的克制,然而凤长悦却依然可以感觉到他的隐忍和疼惜。

他的吻,最终只是停留在她眉心的位置,许久。

鼻息微微粗重,他的身体也无比紧绷,然而他没有再动。

只是那样捧着她的脸,像是捧着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虔诚而珍重的亲吻。

凤长悦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加快的心跳,感受到他压抑的气息,感受到他黯哑的低吟。

却唯独,没有再更进一步。

许久,他才哑着声音,道——

“等我们大婚,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现在不行。

他答应过的,就必须要做到。

不管他现在,是多么疯狂的想要了她,他只能用自己最后的理智压制自己心里的冲动——

她值得最好的。最好的大婚,最好的祝福,最好的洞房花烛。

他知道她这样做的意思,却也更加疼惜,也因为这疼惜,而越发的隐忍。

她心思玲珑,自然将他的情绪心思都看在眼里。

这世上,有太多人想要知道他在想什么,想要知道他打算做什么,那些人想的都是如何从他这里掠夺争抢什么东西,然而他心思深沉,向来杀伐果决,从容镇定,从来不会让人看透他的想法。

唯有她,可以轻易的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然而她想的,只是如何让他过得更好。

她这次受伤,并且是当着他的面,若非后来她炼制丹药成功,并且将他唤醒,后面会发声什么,连他自己都无法预计。

所以他自责,甚至无法原谅自己。

然而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他心里喟叹一声,睫毛微微颤动,掩住心中的波澜。

她向来最是聪明,她若是想,会有很多办法帮他将这些情绪派遣掉,但是唯独选择了这一种。

“你这个办法,真的太蠢了。”

他低喃一声,却带着深深的叹息。

“太蠢了…。”

他爱她,却不需要这样的方式来让她宣告她的感情,确认彼此的心意消除那些不算芥蒂的芥蒂。

这世上,不会再有一个人,为他承受诸多苦难,在危难之际为他力挽狂澜,事后却最是云淡风轻的人了。

凤长悦目光静静。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而且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她不想要他愧疚,也不想他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既然两人彼此相爱,这些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这种办法,依照她的性格,一般是绝对不会采取的。

可是这个人,是阿夜啊。

这种办法虽然激烈甚至偏激,但是最快,最有效!

她将自己剖析,婉转而坦诚的站在他身前,给出或明或暗的示意,为的不过是将这些阴影都打散。

她仰头,直直的看着他,目光澄亮如同这水光——

“爱就爱了,还说什么愧疚与否?既然你是我的男人,做这些本来就是应该的!”

轩辕夜心神微颤,却觉得心里忽然一片清亮。

是啊!

爱就爱了,哪里有那么多的曲曲弯弯!?愧疚自责!?

她既然将她自己交付,他自然舍命相陪!

那些有的没的,都通通见鬼去吧!

凤长悦见他眉宇清澈,知道他已经将今天的事情放下,心里安定了许多,随后勾唇一笑,眼睛晶亮——

“况且,既然是我的男人了,早晚都一样!”

那略略得意的模样,看的轩辕夜差点再度失守。

这女人…。

胆子当真是越来越大了。

他忽然低头,含住她的耳垂,咬牙切齿:

“这些我都一一记着呢,到时候,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

凤长悦觉得温热而痒,下意识要后退,听到他的话,却是仰头,笑吟吟的看着他。

“好啊——”

好啊…。

轩辕夜只觉得一阵气血翻涌,今天她还上瘾了不成!

再这样下去,今天会发生什么事儿,连他也不敢保证了!

凤长悦顿时觉得周围好像冷飕飕的,而且好像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轩辕夜凤眸微微眯起来。

啪。

一声不轻不重的声音,忽然传来。

虽然他立刻收回了手,但是那挺翘的感觉,却似乎萦绕不去。

凤长悦脸终于飞上一抹绯红。

“你!”

耍流氓!

轩辕夜却是已经向后退去,飞身而起,翩若惊鸿,落在水潭旁边的青石之上。

他似笑非笑,身上的衣衫已经湿透,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他完美的身形。

身材颀长,肩背挺直,腰身精瘦,黑发还在滴水,喉结滚动,好像也有水滴低落…。却都不及他凤眸之中,那仿佛暗夜繁华悄然绽放的曼陀罗,充满了致命的诱惑!

凤长悦握拳,这男人,太妖孽了!

“总要讨回来一点。”

轩辕夜淡道,和方才被凤长悦调戏的模样截然不同。

凤长悦胸口一堵,正打算不要放过他,却看到他轻轻的捻动手指。

“…。”

之前以为他纯情,真是想多了!

这种事情对男人原本就是本能,他先前耳尖还会泛红,一转眼就已经拈手即来了!

凤长悦将自己的身体沉浸在水中,只露出一个脑袋,看了他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

再看下去,她怕她忍不住!

虽然水潭上有不少花叶遮挡,几乎看不到她的身影,但是随着那上面微微的波澜起伏,轩辕夜也能感觉到,她此时正像是一只鱼,在里面灵活的游动。

她的动作看着十分娴熟,俨然一身的好水性。

水性——

轩辕夜心中忽然失笑,嘴角淡嘲。

他方才到底是多担心她,才会在那一瞬间以为是她的水性不好。要知道,成为灵皇之后,便是已经不惧这些了。

只是那一瞬间,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真的有一种失去了一切的恐惧担忧。

那时候,却是真的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晒然一笑,心情却是平复了许多,眉宇之间淡淡的阴郁之气,也终于消散。

他随后走到一旁,斜斜的靠在一块青石之上,侧身对着她。

虽然对他而言仍旧是极大的诱惑,只是此时心境已然不同,所以倍加珍惜,自然愈发克制。

况且,方才看到她眼中的那一丝惊艳,也着实让他心情大好。

他就那样斜斜坐着,一条长腿曲起,一只手肘轻轻抵在身后的青石之上。

一头长发倾泻而下,有些凌乱的落下,却只让人觉得清贵逼人,一举一动皆是风华。

而且这样的他,的确有着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容华和魅惑。

凤长悦眼睛眨了眨,清澈如水的黑色瞳仁里面,清晰的倒映出他的身影。

他分明可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弄干,却分毫不顾,故意一身湿透的呆在那里,矫健完美的线条一一呈现在眼前,让人想不看都不行。

她也并不羞涩,大胆直接,要我看?

那我就看!

轩辕夜也眉峰一挑,任由她看。

阳光微暖,树林之中一片静谧,两人也不说话,却自有一股安静默契的气氛。

风光正好,最爱的人就在眼前——

这真是我能想象到,最美的时光。

凤长悦看着他,目光静静,嘴角却是带着一丝动人弧光。

……

当光线越来越昏暗的时候,在外面等候的人,终于有些等不住了。

“林远,主上在里面已经多久了?从我们来到这里,到现在,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何现在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那和林远站在一起的男人沉声开口,周围变得更加安静。

正闭着眼睛睡觉的凌朗听着,心里顿时一阵好笑——今天,只怕都不会有什么“动静”了!

只是听着那声音实在是有些冷,纵然不是对着他说的,他也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便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树下的两人。

然而正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刻,那陌生的男人却是陡然抬头,看向了他!

目光如同鹰一般,准,狠!

凌朗心中一顿,这种小动作被人一下子发觉的感觉,真是不太好。

而且,那人的气势,也着实惊人。虽然看似隐藏了实力,眼睛压抑了身上的气息,但是凌朗直觉,这个男人,肯定不会比林远弱!

能在这个时候赶来的,必定是轩辕夜的心腹,那人手下,怎么可能有弱者?

只是尽管如此,凌朗却也不是好惹的,他自小脾性嚣张大胆,当初敢直接反了凌家,现在当然也不会因为对方的一个眼神就退缩。

他活动了一下拳脚,缓缓从树枝上坐起来,看似懒散,实则警觉,在这一刻,全身都已经警惕起来!

那人看到他这样,目光更加不善,脸色更冷。

凌朗觉得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了,脸上没什么表情,跟面瘫一样,只是那双眼神,有些慑人,坚稳冷硬。

这个人,似乎比林远更加不好对付。

“这人是谁?”

那人开口,看向林远,虽然脸上没什么变化,但是可以清楚的听到他语气之中的质问和怀疑。

“主上所在,怎么可以让这样的人随便靠近?”

这样的人?

哪样的人?!

凌朗顿时毛了,立刻跳了下来,上下打量他一眼,阴测测道:“你又是什么人!?”

林远忽然插话:“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凌朗。”

凌朗抬了抬下巴。

虽然这人一看就是永恒之城的人,但是他可不相信他会不知道他凌朗。

毕竟他当初也算是凌家年轻一辈的核心人物,后来闹出来那么大的事情,肯定不止西凌域的人知道。

果然,那人眼中闪过了然之色,只是神色依然警惕。

“凌家的人?”

凌朗皱眉:“我姓凌不错,但是我现在可不是凌家的人了!”

那人却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只是看向了林远,眼中似乎有些不赞同。

“他为何会在这里?”

凌朗的那点事儿,他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却也不以为意,倒是比较在意,为何在距离主上这般近的地方,会看到他。

林远咳嗽一声:“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你不用担心,他这个人,可信。”

凌朗顿时满意了,赞赏的看了林远一眼——有眼光!

“况且,他就算是想闹出什么来,也没那个能力。”

“…。”

凌朗一口气堵在胸口,来不及反驳,就听到林远继续道:“反正看样子你已经猜到我们的身份了,我是谁你也知道,至于他——赤一。”

凌朗顿时震惊,看先对面的男人。

他是赤一?

传闻中,轩辕夜最为看重的几个心腹之一?

虽然已经猜到肯定是不一般的人物,但是听到这消息,凌朗还是有些惊讶的。

这人,名声低调许多,但是凌朗毕竟出身凌家,当初也是知道一些的,所以知道赤一身份贵重,手握大权,也算是轩辕夜身边的得力干将。

他咳嗽一声,转开了视线,越发觉得现在的自己变得厉害了。

林远嘴角微勾,这两人若是杠上,那肯定好看。不过凌朗为何在这里还的确是没法说——

难道说,是凤长悦将他带来的吗?

赤一对凤长悦一直抱有微微的敌意,若是知道了,只怕也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想到这里,林远脸上的笑意淡了些。

他算是城中比较早见到凤长悦的人,赤一比他更早,也比他更加反对主上的选择。

他和赤一不一样,他对主上有着绝对的忠诚,而且他是黑刹的大统领,对于主上的一切行为和决定,都是坚决拥护的。

所以,他虽然心中有些犯嘀咕,但是表面上,却是没有怎么表明过。

但是赤一不同。

赤一是主上的贴身侍卫,而且手握大权,相当于主上的左膀右臂,虽然看似面瘫,但是其实心思极为深沉,考虑的东西也非常多。

从某个角度而言,他更像是一个谏臣。

而在凤长悦的这件事上,除了那些大臣,他算是最为反对的一个。

先前他对这事儿也不是很在意,但是这一次,见到主上对凤长悦的态度之后,他才意识到为何赤一从一开始就十分反对,纵然主上几次惩罚,他也依然坚持。

因为这个女人——极有可能会成为主上的软肋!

所谓不相配,根本不是最根本的问题!

其实一开始,第一次见到凤长悦强吻了主上的时候,他心里并没有十分看重。

然而这一次却不同,也不得不承认,赤一的确眼光毒辣,早早就看出了主上无比坚定的心意。

而他则是在这一次,主上坚持亲自前往寻找她的时候,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而在凌家大会之上,看到主上直接将凤长悦抱在怀中的那一刻,他才彻底明白——

这个女人,主上已经逃不掉。

主上素来杀伐果决,手段狠辣,堪称残忍冷酷至极,这样的人,是最合格的王者!

一旦出现了一个他十分在意的人,便极有可能成为他的致命弱点!

虽然凤长悦的天赋很好,可是要是成长起来,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中间,不知会留给敌人多少机会来暗害主上!

一开始他也有过类似的担心,不过自从上一次,看到凤长悦在那样的情境之下,竟也能够力挽狂澜的样子之后,他就彻底改变了想法。

这个女人——当得起主上的倾心相待!

所以此时,看到赤一,他就想起了赤一无数次的反对,特别想上去揍他一顿!

他这次是真的瞎了眼啊!

不过,他倒是并不打算将这些说出来,赤一这个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脾气特别固执,所以,只有等他自己来发觉自己天大的错误了!

而这一天,相信不会太远!

林远奇异的笑了一声,赤一有些怀疑的看了他一眼。

“总之,凌朗的身份,你可以放心。主上你也不用担心,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主上在里面休养一段时间也是正常。”

听着这话,加上之前来的时候,看到的林远冷肃的表情,赤一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不过听语气,倒似乎已经没那么严重。

主上既然在休养自然是不能擅自打扰。

赤一随后也不再开口过问。

林远眼里闪过几分奇异的笑意。

若是这时候让他进去了,只怕真的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抬头望天,看着那远处的几层结界,林远叹气——

虽然凤长悦受伤了,但是貌似恢复能力很强,主上这么久没出来…。

自然不言而喻。

他虽然是主上的大统领,但是其实也是有着一颗细腻的心思的啊!

如此时刻,自然要为主上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凌朗看到林远那荡漾的眼神,顿时也荡漾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两个男人,但是看着一点也不违和啊…。

只是,看这样子,林远是不打算将这些事情告诉这赤一了?

看来,纵然是轩辕夜,两人也是有些辛苦的啊…。

想到这里,凌朗顿时觉得微微心酸,一声叹息,也不再计较赤一了,转身又回去,打算睡觉去了。

树林之中,再度陷入一片安静。

赤一看了凌朗一眼,面无表情。

林远似有所觉,抬头。

赤一终于开口——

“虽然主上在休养,不能随便打扰,但是这一次,却的确是有事情,需要主上尽快做出抉择。”

他的语气有些不同,林远顿时心中一沉,面色严肃起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千族送来了请帖——邀请主上前往,参加他们的家族大会。”

这种事情,按理来说算是喜事,况且对方是千族,身份地位也是不低,一般而言,邀请者和受邀者都会心情愉快。

但是,关键是——永恒之城自从主上接手之后,这些年来,四大家族像是说好了一般,都未曾送过请帖!

当然,永恒之城向来神秘,自然也是没有跟任何势力有过过多往来。

以至于这么久了,轩辕夜对于四大家族的人而言,还只是传闻中的人物,却不知道他的容貌。

只怕四大家族的家主,也未必都见过轩辕夜。

所以,这一次,千族突然来帖,倒是让人十分惊异。

况且,千族不同于其他三大家族,更加神秘,所以这一举动,也就更加引人深思。

林远也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眉头微皱。

千族这些年来,越发的低调,却为何在这个时候,忽然做出了这般行为?

“他们可曾邀请了其他家族的人?”

“自然,所有家族都是受到了邀请。”赤一容色微冷。

千族这样做来,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难道,他们是想要借由这次机会,做什么?

可是,千族是炼药世家,在四大家族之中,算是最为清高孤傲的一家,不过因为他们的子弟,都有着极为出色,甚至堪称变态的炼药天赋,甚至大陆之上,曾经的炼药师祖级别人物——千流云,也是他们的先祖。其他家族总归是对他们十分客气。

毕竟,顶级的丹药,不仅可以肉白骨活死人,甚至可以逆天改命,谁不想和炼药宗师搞好关系?

大陆之上的炼药师,虽然有很多不错的,但是比起千族的那些,却还是差的太远。

那么大的一个家族,那么多顶尖的炼药师,脑子有病的人才会和千族翻脸!

只是千族的人向来不喜欢搀和外事,而且独居幽冥海,除了永恒之城,是最为神秘的存在了。

所以他们竟然主动提出邀请所有人去,倒真是出乎意料,很难不让人想到其他地方去。

这么些年,四大家族之间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早已经蠢蠢欲动,他们一直作壁上观,之前也忙于平复七部内乱,所以更加不会搀和这些事情。

千族居然连主上的帖子也发来了…。

怪不得这一次,竟是赤一直接带着人来了。

只怕也是想让主上尽快做出决断。

凌朗耳朵动了动,没有动弹,心里却也很是疑惑。

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件事。

凌家现在肯定已经和东方家族联系了,东方兰夕私自闯入西凌域,罪责在先,只是后来被轩辕夜折磨成那个样子…。

东方家族的人见到了,只怕也是不会善罢甘休。

他低低一笑。

眼下,千族又发出请帖,这还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林远顿了顿:“等主上出来再决定吧。”

这事情也急不来。

赤一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那事情,还是等见到主上再说吧。

……

“这件事情,是我们有失考虑,但是的确没有任何敌意,还请凌家主见谅。”

说着,青衫长老脸上浮现几分歉疚,微微弯腰,以示歉意。

身后的几个随从,也是跟着行礼。

房间之内,一片安静。

青衫长老眉头微皱,感受到周围算不上善意的目光,心里也不是很舒服,只是如今是他们理亏,还是暂时服软,先将小姐带回来再说。

“兰夕小姐年纪尚小,做下错事,实在是无心之举,凌家主大人大量,想必不会和她一个孩子计较…。”

青衫长老再度开口,却是话里有话。

东方兰夕毕竟是女子,而且年纪才不过十七岁,况且还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凌震天他们就算是真的非常生气,也不能一直这么僵持着吧?

这话都说道这份上了…。他们难道真的还要计较?

“不过这件事,终究是我们理亏,所以在来前,家主已经有所交代。这一次我们带来了三只神兽…。”

“青衫长老。”

凌震天终于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青衫长老微微愣住:“凌家主?”

凌震天坐在上面,目光微沉的看着他,忽然一笑:

“莫非是你们以为,几只神兽,就可以抵得过东方兰夕?”

“这、这…。我们并非是这个意思…。”

青衫长老面色为难,分明是赔偿的意思,彼此面子上过得去不就好了,凌震天这话是什么意思?竟然拿他们大小姐和神兽做比较?

他这是在变相的说不会轻易将大小姐放回来?

“对于我而言,她的确还是一个孩子,但是这般年纪,总不会连起码的道理都不知道吧?”

凌震天沉沉开口:“三岁孩子都知道,四大家族彼此互不侵犯,一般而言,绝对不要轻易的前往另一个家族的地盘。东方兰夕是你们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凌家主,这一次的确是我们的错…。所以我们诚心来道歉…。我们这一次将大小姐接回去,肯定好好惩戒,必定没有下一次!”

凌震天却是没什么笑意的一笑:“青衫长老,我记得那玉符之中说的很清楚,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我们的人已经劝解过,她也保证自己立刻离开。看在东方家主的面子上,我们也就未曾计较。但是却在之后的几天,就再度看到她!而且,是在我凌家的采集点!青衫长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嗯?”

青衫长老面色青白一片,不知如何接话。

谁都知道,凌家最大的依仗和优势就是他们的采集点,凌家对于晶石有着极为特殊的搜查方式,而且资源很好,应该是四大家族之中,晶石的资源最多的。

所以,那些采集点,自然也是凌家的绝对私人领域。

东方兰夕进去了,那简直是犯了大忌!

更何况,还是在遇到了凌家的人之后,又去的!

“家主对这件事情也是十分痛心,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一片苦心,还望凌家主体谅啊!不管怎样,还请凌家主,让我们看看她现在的情况,我们才能安心啊!”

凌震天闻言,看青衫长老为难的样子,似乎有些满意,才点点头道:

虽然很想东方雄来,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青衫长老身份地位不低,倒也是可以看出几分诚意。

“并非是我不想让你见她,而是…。她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太合适。”

青衫长老急道:“怎么?”

凌震天一顿,挥手:“来人,带青衫长老去看看。”

青衫长老几人都是一沉。

虽然玉符之中提到了兰夕似乎受了伤,但是他们也都并未在意,但是看凌震天这慕样子,却似乎并不简单…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真的看到东方兰夕的样子的时候i,青衫长老还是立刻变了脸色!

他一进去,隔着几步,就已经看到了躺在那里的东方兰夕的模样,立刻气血上涌!

她居然成了这般模样!

虽然身上盖着被子,只是露出了一张脸,但他从来没有见过东方兰夕这样苍白的脸色!而且脸颊上,似乎还有一些划痕,虽然很浅,但是在那张绝美的容颜之上,却也已经足够让人惊骇!

甚至,她放在外面的手上,也满是伤痕!气息低迷!

青衫长老差一点以为她已经死了!

看到他这般模样,一旁看守的风老立刻跪倒在地——

“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小姐!都是我的错!”

青衫长老一把将他提起来,怒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干的!”

谁居然有这样的胆子,将兰夕弄成了这般模样!

她实力很好,又有风老跟随,即便是真的遇到危险,也未必没有逃跑的机会!

怎么也不至于弄成这样子!

“是不是…。”凌家!?

他咬牙,没有说出那两个字。

风老脸容苦涩:“不、不是他们…”

青衫长老微微愣住,不是凌家,又会是谁?

“是…。”

风老神情悲戚,而后嘴唇微微蠕动,无声的吐出了几个字。

青衫长老猛的一看,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神情依然愤怒不已,然而随后,他脑子里骤然闪过一道白光!立刻震惊的看着风老!

风老闭上眼,艰难的点点头。

轰!

青衫长老只觉得一阵五雷轰顶!

这怎么可能!?

这里是西凌域,兰夕怎么可能招惹到那人!?

可是看到风老的样子,再转头,看看东方兰夕的凄惨模样,却是逐渐在心里相信了——

若不是那人,又有谁,会有这样的胆量和手段,将东方家族的大小姐,弄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凌家就算是生气她的所作所为,也不会将她弄成这般模样的。

沉默片刻,青衫长老无力的松开风老,深深的看了一眼东方兰夕。

“去,将大小姐带回去。就说,感谢凌家的照顾,我们日后必定相报,现在就不麻烦了。另外,立刻传信回去…。算了,立刻启程!”

这件事情,他必须亲自去说!

最后想要求见凌震天的人也受到了阻碍,说凌震天已经闭关,请他们自便。

一行人也不拖延时间,谢过了之后,便是立刻离开。

虽然这件事情解决的不清不楚,但是青衫长老知道,这一次,相当于欠下了凌家的两份人情。

但是现在,他也没心情再去想这些了。

最重要的是……永恒之城这是打算和他们站在对立面了吗!?

…。

几乎是同一时刻,三大家族都是收到了来自千族的请帖,反应各不相同。

凌家。

凌震天一把将那请帖扔到一旁,冷冷一笑。

“东方家族的事情刚刚解决,千族的人就来了。这一个个的,都是迫不及待,怎么,我看他们都很想将这趟水搅浑啊!我凌家还没动呢,他们倒是先打算闹起来了,哈!”

管家站在一旁,躬身而立。

“去!通知凌木他们,做好准备!启程前往幽冥海!”

他倒是要看看,这沉寂多年的千族,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东方家。

东方雄捏着那请帖,坐在那里,眉目微沉,脸色有些晦暗不清,久久没有动静。

“家主?您看这…。”

一道询问的声音传来,似有担忧。

谁也想不到,最先行动的,竟然是千族。

为什么偏偏是千族?

家主…只怕是不愿意去的吧?

“家主,寒浠少爷今天早上正好出关,您看,要不然,让寒浠少爷前去…。”

“我亲自去。”

东方雄忽然开口,声音平静,听不出息怒。

只是尾音却似乎带着几分压抑的气息,那捏着请帖的手,也似乎有青筋隐约浮现。

“…。是。”

看来,家主还是不能释怀当年的事啊!

心中叹息一声,那人便是躬身退下。

门关上,光线更加昏暗。

东方雄身体微微放松,向后靠去,揉了揉眉心,隐约可以看到神色疲惫,带着倦色,似乎这一句话,已经用光了全身的力气。

良久,他自嘲一笑。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千族…。

他的眼光微冷。

他也很想看看,如今的千族,又想做什么事情!

“家主要亲自去?”

看着眼前那眼巴巴看着自己的神兽,东方寒浠神色淡淡,声线冷淡。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只是却似乎并不在意。

“是。而且请您一同前往。”

“嗯,我知道了。”

东方寒浠收回抚摸神兽的手,不去看那神兽依恋可怜的神色,转身朝着另一只走去,看着竟然真的一点都不影响。

“你下去吧。”

那人欲言又止,最终躬身:“是。”

随后离开。

东方寒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眸色微深。

想不到,他居然会选择再次踏入千族的领地…。

他当真,已经将那些事情,那个人,都忘却了吗?

他嘴角露出微微嘲讽的笑,眼底却是没什么笑意。

他却不信。

只怕还是,心有执念。

哼。

可笑。

让他也去?

虽然没什么*,但是去看看,或许也未尝不可。

到底是什么地方,什么家族,又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他念念不忘了一生。

哦,他忘了,那女人早就死了。

他垂下眼眸,转身离开。

身后的神兽,哀哀鸣叫,却换不回他的回头。

……。

凤长悦收拾好,就看到水潭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只船。

说是船,其实都是旁边的枝叶花草编制而成的。上面也有一个圆蓬,正好可以躺在里面休息。

她挑眉,倒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么“心灵手巧”了。

虽然这只是他一念之间的东西,但是…。好像还不错。

她随即飞身而起,这一霎,清澈的水滴在周身飞溅,月光已经浅浅洒下,映在水中,也笼罩在她周身,似乎变得晶莹剔透,却又带着无尽的神秘和诱惑。

片刻之后,她身上已经裹上了一层红色的衣衫,而后轻巧落在那船上。

还有淡淡的清香。

还有一个坚韧宽阔的怀抱。

他在看到她起身的时候,才飞身而来的,不过还是速度极快,先一步躺在那里,而后轻巧的接住了凤长悦,一把揽在怀中。

身下,已经有一件黑色大氅铺垫,所以不会硌得慌。

更何况,还有他当人肉垫。

凤长悦仰头,可以看到半边花束,半边黑夜。

一轮半弦月,正挂在那里,辉光淡淡。

安静的像是一个梦。

轩辕夜斜斜倚在那里,长腿一伸,手臂一揽,正好将凤长悦的脑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半躺在自己怀中。

他无意间低头,却正看到她领口之下,隐约的白玉温香。

他闭上眼睛,却是低头吻去——

凤长悦就半躺在他的怀中,感觉眼前忽然一阵阴影压来,而后就感觉到唇上微凉柔软的触感。

那熟悉的冷香,似乎已经将她包裹起来,连胸腔之中,血脉之中,都是。

她伸出手,握住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十指相扣。

月光清淡,映出这一片粼粼波光,刻画下这一幕融入时光。

他低头,她仰首。

良久,她唇齿之间,忽然弥漫出喃喃低语。

“阿夜。”

“我在。”

她眼睛紧闭,睫毛微颤。

“阿夜。”

“我在”

她眉间一片舒朗,带着一丝难得的温柔水意。睁开眼睛,正望进一双澄澈而深沉的凤眸。

“阿夜…。”

“我一直在。”

我多不想,和你分开。

恰如这一刻,愿永远停留。

可是,该来的,已经到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