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9 让我看回来吧(甜!单身狗慎入!)

东方兰夕躺在地上,不是装死也差不多了。

风老见此,神色一惊,万万没想到方才以为已经死了的蓝凰神兽,忽然会再闹出事端来!

这虽然是东方兰夕的契约神兽,但是东方兰夕此时已经濒临死亡,怎么可能再指挥那蓝凰神兽出手?

而且看样子,分明已经化为了一片红色的暗影,倒像是…。

已经癫狂!

凌震天实力超绝,自然不会将这攻击放在眼里,一出手便是直接将那一团红色的暗影击碎,而随着这动作,那蓝幻神兽的尸体,也终于完全溃散!

面对凌震天的质问,风老心神颤颤,苍老的面容上一片凄惶:“凌家主,您千万明鉴!这东西…这东西真的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啊!”

凌震天冷哼一声,虽然已经死了,但是看也看的出来,这神兽必定是他们的,甚至极有可能就是东方兰夕的契约魔兽!

这般突然袭击,怎么可能跟他们没有关系!

他脸色沉沉,冷笑一声:“没关系?那我倒是好奇了,你们不远万里来到我西凌域,在我西凌域的地盘上,还将这里折腾成了这般模样…。也没关系?!”

风老一时语塞。

毕竟他们的确是理亏在先,偷偷来西凌域,已经犯了大忌,被凌家所忌讳,偏偏还在这样的时刻,遇到了凌震天!

他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

不过,凌震天显然也没打算继续听下去。

眼前的场景,看了就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儿,能将东方兰夕折磨成这样的,肯定另有其人。

不过,是谁,他倒是不确定…。

先前那炼丹的场景,可不是幻影。

而且,东方家族和永恒之城似乎也没什么来往,东方兰夕也是东方家族极为受宠的人物,怎么想,他都不会对东方兰夕下这么重的手。

如果先前他们真的在这里,那么肯定已经知道他就在外面,怎么可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还对东方兰夕出手?

那不是相当于直接将这件事情公布出来,说是他干的吗?

无缘无故,他应该不会就这样和东方家族结怨的吧?

凌震天当然想不到,这一切,不过是东方兰夕咎由自取罢了。

不过,轩辕夜既然出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东方家族…。就算他们不计较东方兰夕的事情,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而此时,凌震天的心里,却是始终无法排除对东方兰夕的怀疑。

四大家族之间,向来有着不成文的规矩,相互之间绝对不会轻易踏上对方的领土。

但是现在,东方兰夕却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说着要离开,反而是来到了他们凌家的采集点!

这地方,可是有那东西的存在!

凌震天怎么可能不怀疑?

看到凌震天的神色,风老心里着急不已,想了半天才想了一个比较折中的说法,试图挽回一点:“凌家主,您方才也是看到了的,那、那不是我们小姐的错啊!她现在这般模样,怎么可能还能让那神兽对您出手!?”

凌震天冷哼一声。

凌木淡淡道:“哦?原来方才那东西…。竟是东方小姐的契约魔兽么?”

风老顿时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他有些着急而且怀疑的看向凌木,怎么都觉得凌木虽然话不多,可是似乎句句都在将苗头印象他们!尤其是将火都引到了小姐的头上!

只是这话,却也实在是找不出毛病,因为凌木说的的确是实话!

况且,就算是不承认又如何?

东方兰夕手上有什么契约神兽,凌家的人一查便知,此时承认,总比之后被查出来的好!

于是,风老艰难的吞下口中辩驳的话,缓缓点了点头:“是我们小姐的契约神兽不假,但是它先前已经…。”

已经死了!

谁知道方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凌震天却已经不想听他说话。

“够了!”

凌震天一声厉喝,打断了风老的话。

“真当我凌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先前你们不请自来,已经是极为过分,现在更是直接出现在我凌家的采集点!甚至刚才东方兰夕的魔兽还妄想攻击我!?”

“看来,东方家族,是真的很想对我凌家做点什么吧!”

这一句话扣下来,风老立刻心中一凉!

这个帽子若是被砸在小姐身上,她只怕就是再受宠,也难逃惩戒!

家主再喜欢他,也不可能为了他,平白得罪凌家!

况且,还有先前那人…。

“凌家主…我们不请自来,的确是我们的错!但是我们真的只是路过,没有其他的心思!不然我们也不会这般坦荡直接了不是?”

凌木轻笑一声,转头道:“可不是,家主,风老和东方小姐,也正是我们在拍卖会之上见到的呢。之后无意间遇到,他们看起来神色坦荡,也的确不像是…。有所图谋。”

凌震天心中更气!

坦荡直接?

我看是目中无人吧!

东方兰夕虽然眼下境况凄惨,但是凌震天心里却是没有半分的同情。

对于有胆子偷偷来到西凌域,甚至有可能是冲着那东西而来的人,他此时没有再上去直接杀了东方兰夕,已经是看在东方家族的面子上了!

“但是、但是凌家主,您也看到了,我们小姐这般样子,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是那魔兽…。”

凌震天冷笑:“你想说是那魔兽自己来攻击老夫的?”

风老呐呐,事实的确如此,可是,怎么说?

说了,他们会信吗?

来的时候,凌家的人就已经抱有偏见了,怎么可能听信这些解释?

白虎长老等人在后面,静默不语,但是看向东方兰夕的眼神,也都极为不善。

凌木顿了顿,上前一步,劝道:“家主,东方小姐向来温婉贤淑,想必是不会做这些事情的。况且看她现在的模样…。倒的确是十分可怜。魔兽的事情…。我先前的倒是听闻,有的魔兽会在临死的时候,因为怨念太深,所以也有可能会形成一股邪恶的力量,再度攻击。说不定,那个便是…。”

凌震天袖袍狠狠一挥:“怨念太深?能让契约神兽怨念太深,这本事,倒也是大的很呢!”

他心里将信将疑,不过对这些倒也并不在意。

反正这一系列的帐,他都是要记在东方家族的身上的!

看到他这样子,凌木低眉垂眼,不再说话。

风老面色青一阵白一阵,却不知如何解释。

先前小姐的行为,的确是超乎预料,可是谁曾想……

凌震天目光从躺在那里的东方兰夕身上扫过,冷哼一声。

“将他们带回去!好生将养着!若是东方雄来要人,咱们可是不能交不出去人!”

凌木点头应是。

凌震天转身就走。

这里,他方才已经观察过,的确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人的气息,而且因为场面损毁的太厉害,几乎所有的痕迹都已经完全损毁,再看也是看不出什么线索的。

不管之前在这里的人是谁,此时只怕都已经走远了!

这笔账,若是找不到人,自然是要记在东方兰夕的头上!

那东西在她身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却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了!

东方家族…。

可是要好好的去谈一谈了!

看到凌震天转身就走,毫不迟疑,几个长老也是瞬间明白了对待东方兰夕的态度。

凌木上前,送上一颗丹药,淡淡道:“风老,还是尽快将东方小姐带出去治疗吧。”

若是死了,真是可惜了一招好棋呢。

风老无奈,只得应了。

至于东方兰夕那一身已经几乎成为了碎肉的身体到底是如何被带回去凌家,又是如何将养的,除了万里之遥的东方家族的人,自然再也没有人在意。

……

“呵,我不过是闭关几天,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都是当摆设的吗?”

低沉平静的男人声音平平响起,却含着几分愠怒。

下面无人应答。

宽阔的房间内,正上首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虽然看着眼角已经有了淡淡的纹路,然而却依然身姿挺拔,五官俊雅,看的出来,年轻时候必定是极为俊美的人物,而现在,看起来也依然是带着几分成熟的魅力。

甚至连那低沉的嗓音,听来也是十分悦耳的。

只是这般的声音,淡淡的说出那话,却是让人心生不安。

下面的几人悄悄抬眼,看到东方雄的样子,都是噤若寒蝉。

别看家主生的一副好模样,在这样的时候,往往才是最危险的情况!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嗯!?平时不都是挺能说的吗!”

东方雄一声低问,众人神色一变,当即正襟危坐起来。

在这里的,一共有大约七八个人,却都是东方家族之中举足轻重的存在,也都是东方雄的心腹。

平时基本上很难将他们聚起来,所以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几人也都是严阵以待。

来的时候,只是听说,凌家来信了,只是不知,这里面到底是说了什么,竟是让家主生了这样大的气?

“家主,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终于有个人,小心翼翼的开口。

啪!

东方雄一手甩出,掷到地上一个东西。

却是一块玉符,上面隐约有字体在流动。

而在背面,可以模糊的看到似乎是一个“凌”字。

正是凌家传来的消息。

“你们自己看。”

坐在比较靠前位置的一个人将那东西捡起来,仔细的看了看。

这一看,神色顿时变化。

旁人看到他这样子,也都是越发的忐忑起来。

那玉符便是在几人的手中传阅。

片刻之后,场间气氛变得更加凝滞。

“怎么?别跟我说,你们不知道这事情。”

东方雄朝着身后的椅子上一靠,双手拢在袖中,看似神色平淡,只是眼中却是浮现几分淡淡嘲讽。

“家主,这…。”

一个人抬起头,看到东方雄那模样,又心中一跳,猛的低头。

“家主,凌家这次,态度似乎十分强硬,我们需得好好应对啊!”

“不错!四大家族鼎力的时间已经太久,看来凌震天是已经蠢蠢欲动,想要借由这一次的事情,彻底挑起事儿来了!家主,咱们可不能后退!”

“凌家提出的要求,未免也太过分了些!”

一群人纷纷开口,说了一会儿,神情各异,但是态度却是一样,表达的也只是一个思想——凌家欺人太甚,我们绝对不能服软!

只是等众人都说完了,却发现坐在那里的东方雄依然是面无波澜,纷纷心中忐忑,而后便是逐渐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声音也是逐渐小了下来。

终于,恢复安静。

东方雄沉吟片刻,等众人心里都已经等得发毛的时候,才忽然开口。

“凌家为何如此,你们可是看到了?”

众人默。

那玉符之上,写的很是简练,但是事情的起因,他们也都是知道了的。

只是方才,都无意或者有意的忽略了过去罢了。

没想到,家主第一句话,居然是问这个。

“平白无故,凌家会写来这般言辞严厉的东西?还是你们,方才眼睛都是瞎了的?”

众人神色尴尬,不敢过多言语,只是心理却已经叫苦。

那样的原因,他们如何说的出口?

东方雄缓缓站起身,双手负于身后。

即便是已经人到中年,但是身姿却是依然颀长潇洒,通身尊贵之意。

他站在那里,笑了一声,眼中却是没有笑意。

“兰夕居然私自跑去西凌域,并且张扬恣意,甚至在遇到了凌家本家的人之后,还不知悔改,仍然在那里呆着,甚至妄图抢夺凌家的东西……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她现在在凌家‘休养‘,只等着我们的人前去将人’接回来‘……”

他的目光从下面那几个人身上扫过,微冷。

“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东方家族一个好好的大家小姐,偷偷跑去了西凌域不说,而且还被对方抓了个现行!甚至还是两次!

现在,凌家要求他们过去接人,接人是假,挑事儿才是真吧!

不过,眼下分明是东方兰夕犯错在先,到底是谁在挑事儿,倒也真是说不清了。

只是自从东方雄接任家主一位以来,还从未面临过这样的状况,心有怒意,自然是难免的。

此时他压着火,不过是因为还没有到发火的时候罢了。

下面的人闻言,一个个都缩了缩脖子,无人敢回答一二。

家主…。这般阵势,真是动真格的了!

“青衫,你来说。”

他看向那最先将玉符捡起来的男人。

青衫长老心中一跳,却心知今天是逃不过了,只好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深深的鞠了一躬。

“家主赎罪。”

“兰夕出去,我的确是知道的。”

东方雄眼中闪过一丝暗光,而后微微笑了笑。

“果然…。我说她纵然再大胆,也应当是不敢自己偷偷出去的,便是外面那结界,她单凭自己的力量,也绝对毫无办法。果然是你,看来,你当真是极为宠爱她啊!”

青衫长老冷汗涔涔。

他也实在是没有想到,不过是出去了一次,怎么就闹出了这样大的事情?

兰夕是他看着长大的,向来最被他喜欢。这一次,也是因为一些小事,兰夕央求他许久,他考虑到她这般性子,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最后,便心中一软,随她去了。

甚至随行都只有风老一人!

他是真的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他甚至到现在,还依然无法完全想象,她怎么会和凌家的人碰上,甚至还惹下了这样的祸事!

虽然那玉符之上没有说,但是凌家的语气这般毫不客气,想也知道肯定是出了事儿!

东方雄先前闭关,他一时心软将人放了出去,眼下却成了这般情形,如果他早知道,肯定是不会同意让兰夕出去的啊!

“家主,是我的错!先前兰夕丫头说,想要出去逛逛,求了我许久,我一时…。便同意了。原本她说,几天就回来,没想到…。这件事情,都是我一人过错,还请家主责罚!只是眼下兰夕尚且还在凌家,只怕日子并不好过,咱们还是先将她接回来吧?这之后,家主有任何责罚,我愿意一力承担,只是求家主,千万绕过兰夕丫头啊!”

说着,便是猛的跪在了地上。

东方雄没说话。

众人心中都是越发的忐忑,青衫长老平素在家族之中,地位极高,家主也向来对他十分信任,青衫长老几乎私下几乎从未行此大礼,眼下家主却是任由他跪着,显然已经是铁了心要好好惩处这件事情了。

半晌,东方雄才缓缓开口:“你先起来吧,先去将人带回来,只是回来之后的惩罚却是不能免的。”

惹下这般祸事,若是真的就此算了,别说凌家,便是他们东方家族上下众人,都是难以平复。

东方兰夕向来乖巧,天赋又好,他心里也难免对她有些偏心,但是眼下,这件事情,却不是偏心就可以算了的。

家族上下,子弟上百,更不用说那些旁系的,兰夕这孩子,平素受宠,难免有人嫉妒,这件事情不可能瞒得住,若是不公正处理,对她反而是坏事。

下面的人闻言,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家主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人在凌家,他们就十分被动,而如果将人带回来,怎么惩处,不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东方雄心里却是另有打算。

“寒浠回来了吗?”

他忽然开口询问。

“回家主,大少爷前几天已经回来,只是最近似乎要晋级了,所以又闭关了,现在,尚未出关。”

提到寒浠,另一旁的一个长老便是笑着开口,脸上带着几分骄傲之色。

东方雄点点头。

寒浠的天赋是东方家族近些年来最好的,这几年进步的速度,甚至已经超乎他的想象。

总算是有一点好消息,他脸色稍霁。

不过,原本是打算让寒浠去凌家将人带回来的,只是现在看来,却是不能了。

可是,他却也不能亲自去。

四大家族之间这般微妙的关系,任何两个家族的家主碰面,都会掀起一场波澜。

但是这一次,凌家摆明了态度,是想要他们派出一个有身份的人前去解决这个事情的。

否则,也不会这么麻烦的传来玉符了。

想了想,他冷声道:“青衫,你带着几个人前去凌家,务必将她接回来,凌家若是刁难…。原则性的问题不可退让,其他的,他若是想要道歉或者是赔偿,一切都好说。”

青衫长老连忙点头:“是,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这件事情原本就跟他脱不了关系,眼下他去,倒也是应当。

“另外,告诫家族上下,最近不允许外出,也不准惹是生非!若是闹出什么事儿来,后果自负!”

扔下一句话,东方雄便是抬脚离开。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都是有些忐忑。

“家主这般…。到底是想做什么?”

“便是兰夕小姐这次做的不对,也不至于封锁家族吧?这是…。真是搞不懂了…。”

“你们都别胡乱猜测了。”

青衫长老一声叹息,几人都是回头看了看他,却见他脸上几分愁容。

“这一次是我失误了,竟然让兰夕丫头闹出了这样的事情。凌家这般动作,显然是不想轻易了解。或许…。风雨将至啊…。”

几人闻言,都是神色顿悟,而后眼中浮现几分复杂之色。

青衫长老说的不错,凌家若是想要他们道歉或者赔偿,其实都没什么,重要的是,如果凌家是想要借由这件事情,挑起争端,那可就…。

“兰夕向来最有分寸,也最让人放心,怎的这次竟是犯下这般的祸事?”

一个长老摇摇头,实在是想不通。

其他人也想不通。

“你们可别忘了,兰夕虽然受宠,但是这份荣宠,有几分是寒浠少爷带来的。她虽然聪慧玲珑,在家族之内十分受宠,但…。毕竟未曾见识过外面的险恶…。”

最开始提到寒浠的另一个长老倒是没几分可惜之色,实际上,整个东方家族年轻一辈之中,他看得上的,也就只有寒浠一人。

至于东方兰夕…。

都是些小心思罢了。

只是没想到,而今竟是闯了大祸。

他话里话外的淡淡讽刺,众人听了也是无言。

“寒浠少爷应该快出来了,我去看看。”

说完,他便起身离开。

青衫长老脸色略难看,只是这人身份比他隐约更高一些,而且是寒浠少爷的半个师父,他自然不愿这般杠上,于是也就没说话。

一行人随后也散了,青衫长老自己也开始安排去凌家的事情。

虽然心有不平,但是他心里还是十分担忧东方兰夕的,所以动作也很快,找了四个下属,一同前往西凌域去了。

这件事情隐瞒的很好,起码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东方家族上下还没有几个人知道,一切风平浪静。

这是这平静,又能维持多久呢?

……

凤长悦被轩辕夜抱在怀中,不知过了多久,便是感觉停了下来,她才从他怀中离开。

四周很安静,只有一片流水之声。

她抬头看过去,果然看到他们现在果然是在一个瀑布的前面,周围有一些葱郁的树木,看上去倒像是一个隐秘的山里。

那瀑布从上面倾泻而下,下面已经有了一个水潭,水流清澈,旁边堆积了一些乱石,不过倒是格外清幽。

这么短的时间,他能找到这样的地方,也的确难得。

轩辕夜挥手便是布下了一层结界,正将这一片空间笼罩起来。

随后,便是朝着凤长悦伸出手,将她身上的大氅解掉。

这个过程,他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动作却是分外的轻缓。

凤长悦想要抬头看他一眼,却是被他轻巧的避开,握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过了身去。

她欲言又止,想了想,却又忍不住微微笑了笑。

阿夜在生气。

不过,他不说话,她便也装作不知道。

只是,完全将大氅拿掉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他的气息陡然一滞。

她眼中微光流转,却是已经不觉得疼痛。

赤心之炎的修复能力很是强悍,所以虽然时间很短,但是她身上的那些伤痕,都差不大多已经结痂,而身体里面的损伤,也是逐渐修复。

但是衣衫之上,依然是一片已经干涸了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轩辕夜剑眉微敛,深沉的凤眸之中划过一抹冷光。

他此时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她身体之内有天堂火,从而可以快速的恢复。

否则,换做是其他人,这般伤势,只怕是那衣服早已经粘连在绽开的血肉之上了。

那样的话,只会更加痛苦。

可是,这却不能抚平他心中的波澜。

凤长悦背对着他,却也能够猜到,在这短暂的沉默之中,他心里所想。

“东方家族,我绝对不会就此罢休。”

半晌,他才终于沉沉开口,低沉的嗓音之中,是铁血杀伐的气息。

“阿夜,这些其实都不重要。这些伤对我而言,其实不算什么…。”

“可是对我而言,这便是最大的刑法。”

轩辕夜一句话,让凤长悦顿时失语。

她就在他身边,甚至就在他伸出手就可以够到的距离,然而他却还是让她受伤了!

先前两人分离的时候,他无数次在寂静的夜里无法安心入眠,总是揣着几分担忧。

虽然他知道,她很强,她可以自己做好很多事情,答应他的承诺,肯定会遵守。

可是却还是无法阻挡心中的那些起起伏伏的心绪。

她在哪里,受了什么伤,遇到了什么人,承受了怎样的委屈或者折磨……

他每一天都在心里盘踞无数次这样的问题。

他想要将她护在怀中,遮风挡雨,这样的念头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

然而当她真的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却还是让她受伤了!

这对轩辕夜而言,是不可原谅自己的事情!

东方兰夕的确该死,但是在他心中,其实最该接受惩罚的,正是他自己!

只是这些话,他却是无法说出口,像是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他整个人都呼吸不畅了起来。

他甚至有些不敢看那双眼睛,怕看到那双沉静的眼眸之后,便更加无法原谅自己。

气氛微僵。

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像是没有了声音。

凤长悦感觉,她甚至可以听到轩辕夜有些过于绵长的呼吸,感觉到他微微颤抖的手。

他在害怕。

凤长悦心中一疼。

其实每一次她受伤,最痛苦的不是她自己,反而是他。

她轻轻叹气,而后淡淡开口——

“阿夜,就算有什么想说的,你也等我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再说吧。”

轩辕夜微微一愣,而后便是松开了手,而后再度将周围的结界加固,眉头微皱,又布下第二层结界,将那水潭和他们两人笼罩起来。

凤长悦随即向前走去。

轩辕夜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任何生物之后,就在水潭旁边找了一块青石,而后打算休养身体。

只是在不经意转眸的时候,看到已经走到水潭旁边的凤长悦,左边香肩微露,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正准备褪去衣衫,一只脚也已经朝着水潭之中迈去。

“…。”

轩辕夜下意识的想要扭开眼睛,却是在这一刻,恍如无法控制一般,定定的看着那人。

这一片树林树木葱郁,加上此时已经是黄昏,所以光线很是昏暗暧昧,有几缕光打在她的身上,正刻画出一幅剪影。

她侧身对着他,微微低着头,有一缕黑发垂下来,正好挡住了她的脸颊,只是却依然可以看到那长长的如同黑色蝴蝶一样的睫毛,秀挺的鼻梁,以及微微翘起的唇瓣。

线条完美,气韵灵秀,像是上苍精心描绘。

白皙的脖颈修长,缓缓蔓延而下,是已经玲珑的起伏…。

他耳尖突然微微泛红,凤眸却是忽然变得晦暗如海。

原本以为她很是消瘦,只是那微微露出来的左肩,却依然是圆润的,蜿蜒出一个极为美妙的弧度。

她的右手此时正搭在肩膀上,似乎打算继续往下褪去。

一身红衣,此时映在那光影之中,如同一团烈焰,灼灼燃烧。

轩辕夜觉得,那火焰似乎已经灼烧到了他的胸膛之中。

她终于伸出一只脚,莹白如玉,小腿纤瘦,踏进水中,荡起轻微的涟漪。

然而她的动作却是忽然停住,而后忽然转头看来——

轩辕夜立刻侧头,微微垂眸。

凤长悦挑眉,眸光忽然璀璨如星子。

“阿夜,我顺便洗个澡。”

“…。嗯。”

“帮我看着点。不要让其他人靠近。”

“嗯。”谁敢偷看,他必定灭他九族!

“你也不要偷看。”

“嗯…。?我不会。”

他碾了碾指尖,却觉得从心脏到手指,全身都似乎有些发热。

他不太自在的偏了偏头,而后站起身,似乎打算走远几步。

她真的想的太多了,他不会偷看。

因为仅仅是听声音,他可能就已经受不了了。

他脚步微微加快,朝前走了几步。只是又在外面布下了一层结界。

砰!

正打算进去的凌朗一个没注意,直接撞到了那结界之上,关键是这结界之中蕴含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悍,他只顾着朝里面去,所以根本没注意,这一不小心就直接被反弹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我去!这是干什么?!”

凌朗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就要破口大骂:“这谁布下的结界!居然这么强硬!还让不让人过啊!”

林远同情而嘲讽的看了他一眼,咳嗽了一声。

凌朗顿时一个激灵,这才想起来,他和林远是跟在凤墨他们两个人的后面,一路追来的!

而这结界之前分明还没有的,只是在他靠近的一瞬间才忽然出现,不是那两个人干的,又能是谁?

他声音顿时小了,脸色整了整,不自然的讪笑两声:“咳咳,我这也是太急了不是?谁知道他们竟然忽然布下了结界啊…。也不提前说一声…。”

他们两个和那两个人的距离一开始还比较近,只是没多久那男人就忽然加快了速度,眨眼就不见了,若不是林远,他根本都找不到人了。

林远抬头默默的看了一眼那结界,心中叹息一声。

五公里。

主上居然在五公里之外就设下了结界。

他这是想要做什么?就算是给凤长悦疗伤,也不至于如此吧?

当然,凤长悦身上的伤…。想也知道他不可能让其他人靠近的。

“咱们就在这等着吧,主上有消息了,自然会传消息过来的。”

林远说着,便是站在了一旁,双手负于身后,俨然一副看守的模样。

凌朗也不在意,林远猜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

扁了扁嘴,他便是飞到了一旁的树枝上,斜斜一躺。

这一次真是太累了!又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变态能那么快,在这样短的时间跑这么远!

况且,那人还抱着凤墨!

传言他才二十岁,便是比他高出那么多的境界,以至于他只能仰望,他顿时觉得一阵泄劲。

真是变态中的变态!

虽然不太理解,为什么两个男人疗伤还要布下这么严密的结界,不过轩辕夜身份尊贵,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他不在意的想了想,便闭上了眼睛。

林远则是加强了警惕,虽然已经有了主上的结界,不过这样的时候,他还是做好自己的看守工作比较好……

一道无形的波动忽然传来!

凌朗一惊,忽然睁开眼睛:“怎么了怎么了?”

林远面无表情:

“没什么,主上又在十里之外布下了结界。”

而且,威力更强。

“…。”

凌朗磨了磨牙,再次闭上眼睛!

……

轩辕夜正要继续往外走,凤长悦却是忽然叫住了他。

“阿夜,你走的太远了。”

他停下脚步,却并不回头。

“你放心,我已经在周围…。”

“啊!”

一声惊叫忽然传来,他骤然回头!

“悦儿!”

只是这一回头,他就彻底僵住了。

虽然只是一霎,却还是看到了那曼妙的肩背,白皙如玉,笼罩一层淡淡辉光,像是梦境般美好。

凤长悦却是已经游入水潭之中,清冽的潭水将她淹没,只露出了一颗脑袋,和白皙修长的脖颈。

此时,她正看着他,脸上不知何时已经去掉了那面具,露出了原本的容颜。

眉眼清冷,眸色纯净,只是此时却多了几分狡黠的笑意,微微弯起的唇瓣,却是多了几分难得的暖意。

她逆着光,整个人都变得虚幻起来,却格外…。

美。

轩辕夜忽然觉得心脏像是跳漏了一拍,全身的血液都似乎涌动起来,身体微微僵硬,不知该怎么做。

凤长悦却是笑道:“我没事儿,只是想说——这里的水好清凉啊!”

“…。”

轩辕夜拢在袖中的手收紧,容色却是不变,淡定从容的转身。

“嗯,你喜欢就好。”

只是这一次,站在那里,却是不再离开。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场景。”

停顿片刻,凤长悦忽然开口,满意的看到那白玉般的耳朵,再度泛起了浅浅绯色。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的身份,身上也是受了伤,还带着血,就直接跳到湖中了。”

轩辕夜闭了闭眼,压下心中的翻涌。

只是整个树林,都忽然变得更加安静了。

林远看着结界又加强了一点,面无表情。

这力度,只怕高高天空之上的一只鸟都飞不过去了…。

轩辕夜虽然没说话,脑海中却还是不可控制的浮现了当时的场景。

昏暗安静的树林,一身血迹的少女,毫无顾忌的褪下自己的衣服,少女独有的青涩的身体…。

他闭了闭眼,手却是悄然握紧。

然而同样的,也是这样的场景,少女依然是一身狼狈,只是身体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轩辕夜体内灵力悄然涌动,若不是有着今天的修为,他真的担心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去周围看看。”

他忽然开口,声音有一丝紧绷。

却没人应声。

“悦儿?”

他再度问了一遍,却依然没有人回答。

他眉间微蹙,回头,却见那水面之上,竟是已经一片平静,什么都看不到了!

连她也不见了!

“悦儿!”

他神色顿时一变。

人分明方才还在的,怎么忽然就消失了?

正想着,却见湖心一点波澜出现。

他心里顿时一惊:难道她不会水性?!

这样一想,他立刻飞身而起,朝着那水潭而去!

“悦儿!”

而在这时候,正在外面守候的林远,却是忽然神色一动,而后看向了某个方向。

凌朗也觉察到了异常,睁开了眼睛,不耐烦道:“又怎么了?今天这还有完没完…。”

声音逐渐减小,剩下的话被他全部咽了回去。

他眼睛有些发直的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一群人,感受到那空气之中的紧绷感,突然觉得不妙。

这些人…穿着黑色的铠甲,一身铁血气息,个个境界都似乎超过了他…。这群人到底是…。

他眼中忽然一亮,难道是…传闻中…。

“我们来迟了。”

当先的一个男人率先站出来,对林远说道。

“主上现在如何?”

林远脸色有些冷。

“没有下一次。否则,主上的安危若是受到威胁,我们就算是都赴死也绝对偿还不了,懂吗?”

那些人顿时跪倒在地:“统领赎罪!”

最前面的一个人皱起眉头:“难道?”

“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在周围看守,任何人靠近主上疗伤,通通杀无赦!”

“是!”

下面的人各自分散开,严阵以待的模样。

而站在林远对面的人脸色也是缓了缓,放下心来。

“主上在里面疗伤,我们只要等待就行了。”

林远脸色严肃,声音低沉。

凌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然而另一边,轩辕夜瞬间就抵达水潭边,凤眸急切的搜寻——

“悦儿?!”

噗通!

凤长悦忽然从他眼前的水面之中探出身来,而后一把拉住了他的脚踝,将他拉入了水中!

轩辕夜立刻心中一安,将她抱在怀中。

方才他真的以为——

等等。

现在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他飞快的转开了眸子,玉似的容颜之上,终于泛起一丝绯色!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也顾不得头上脸上溅上去的水了。

凤长悦轻轻一笑,环住他的脖子,靠近——

“阿夜,你看了我两次了,总得让我——看回来吧?”

轰!

他的心中,忽然有什么坍塌!

------题外话------

当然,没错,二月也是单身狗——汪汪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