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8 他的怒火!

他一只手飞快的揽住凤长悦的腰身,而后便是翻身而起!宽大的黑袍在空中划过一抹冷冽的弧度,一道银光,已经骤然飞出!

东方兰夕来不及反应,刚刚看到他醒来,心中便是立刻生出几分惶恐,随后便是看到那一抹银色的光朝着自己飞来!

她双眼睁大,已经预料到这一击,绝对十分危险!然而她心里万分想要立刻逃走避开,但是身体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禁锢住了一般,完全不能动弹分毫!

嗤!

血肉被刺穿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格外令人牙酸!

场中变得格外寂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中间的东方兰夕身上。

却见到在那一抹银光即将穿透东方兰夕的身体的时候,一道庞大的身影,忽然挡在了她的身前!

一声凄厉的悲鸣,忽然响起!响彻天地!

却是东方兰夕召唤了自己的契约神兽,阻拦在了自己身前!

那一抹银光,彻底的穿透了那蓝凰神兽的身体!

一捧蓝色的血液,陡然飞溅而出!

东方兰夕甚至可以闻到那浓郁的血腥气息,脸颊上似乎也溅到了不少。

蓝凰神兽的背部已经被刺穿一个巨大的血洞,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森森白骨,血肉翻卷令人心惊。

它仰头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那双蓝色的眼睛之中,便是逐渐消褪了光泽,气息迅速的萎靡了下来。

东方兰夕身体还在微微发抖,感觉到脸上那十分不舒服的黏腻腥臭的血液,顿时心里涌起一股十分恶心的感觉。

她眉头皱起,在最初的担心受怕之后,迅速的变得厌恶起来。

她伸出手,轻轻一推。

那拼命扑在她身前,为她阻挡了那致命一击的蓝凰神兽,巨大的身体便是缓缓的向后倒去。

砰。

一道闷响。烟尘四起。

东方兰夕眼中闪过几分嫌恶,向后退了一步。

蓝凰神兽望着她,眼中的光芒逐渐变得暗淡,而在看到她眼底的厌恶之色之后,心里终于生出了万般悲愤!

方才轩辕夜那一击,其实速度极快,便是一旁的风老想要救她,也是绝对来不及的。

但是蓝凰神兽不同。

它是东方兰夕的契约神兽,两者心意相通,利用契约的力量,自然可以让蓝凰神兽以最快的速度赶去,而后为她承受这一击。

人类和魔兽契约的时候,通常都是主仆契约,魔兽要完全听从主人的命令,为主人出生入死。

这种情况下,契约魔兽死亡,对主人没什么影响,但是若是主人死了,契约魔兽则是一定会死。

这般极为不公平的待遇,自然也是魔兽们对人类厌恶至极的原因之一。

所以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一般的魔兽是绝对不愿意被契约的。

蓝凰神兽从幼崽的时候就跟着东方兰夕,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所以在方才那一瞬间,东方兰夕心中念头急速闪过,让它为自己抵命,它心中虽然难免悲伤,但是却也并无怨言。

只是,在看到东方兰夕那冰冷至极的眼神的时候,它的心脏连同血液,也终于彻底凉了下来。

它此时才终于知道,原来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工具罢了!

甚至在为她死亡的时候,还要承受她最后的鄙夷和轻视!

它的气息逐渐虚弱起来,从受伤的地方,剧烈的疼痛朝着全身蔓延!

甚至,那一击残余的力量还在朝着四周扩散,导致它的身体还在不断的破损,一点完整的尸骨都无法存留。

轩辕夜怒极,这一击,自然是极为凶悍!

所以,即便是神兽,它也是毫无反手之力,只能这般等待死亡的降临。

身上的血液在逐渐冷却,蓝色的液体流淌开来,却都不及它眼底的悲凉深刻。

小彩双翅抖动,而后收了起来,看着这一幕,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眼睛里面,没有分毫的同情,有的只是无上的冷漠残酷。

方才它们两个缠斗,它借助那一滴血液的血脉之力,稍微占据上风,在它身上也是留下了一些伤口,只是那些痕迹,只怕在这样快速的溃烂损毁中,也是已经被完全吞噬了。

不过,这也是它注定的命运罢了。

之前,在它感受到上古彩翼鸟的血脉之力迟迟不肯与它打斗,却被东方兰夕强行逼迫出击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预见这样的结局了。

它的主人,对它根本没有丝毫的怜惜,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结果?

要怪,也只能怪它自己时运不济,摊上了这样的一个主人。

小彩此时其实也已经极为疲惫,毕竟它本身不是神兽,所以那一滴血脉之力对它而言,还是极大的负担,这一番战斗下来,它身上感觉都快要撕裂开来。

借助那力量,暂时有了神兽的战斗力,却并不意味着它本身那么强悍。

虽然感觉到身体似乎强化了不少,但是那种疼痛快要炸裂的感觉,依然是让它有些痛苦。

它看向凤长悦,刚想要过去,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冷风!

它豁然扭头,而后飞快的朝着凤长悦而去!阻挡在了她的身前!

而已经站起来的轩辕夜,却是将凤长悦一手抱在怀中,冷眼看向东方兰夕。

他腰身挺直,容色是罕见的冷硬如铁。

虽然他一贯冷清,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狠决,但是通常面上,看起来却也不过是容色有些冷寂罢了,而且一般而言,他看起来甚至是从容清贵的。

除了那一身的气质容华让人觉得如同碎雪浮冰,高山之菱一般不可攀附,甚至连仰望都觉得亵渎之外,他的容色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似乎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开心,更加没有什么能够让他愤怒。

因为那些曾经让他愤怒的人,早已经死光了!剩下的那些,都不过是他连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的玩意儿罢了。

东方兰夕早就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几年偶尔听闻到他的一些消息,也只是知道他变得越发的狠辣绝情。

但是她向来认为,这世上,绝对没有人可以动摇那冰铁一般的心。

不,他没有心!

可是现在,看到那般神色的轩辕夜,东方兰夕忽然害怕了,那种恐惧从心底生出,而后不断蔓延,甚至让她觉得手脚发冷!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那一双冰冷似铁的凤眸,如同地狱一般,充斥无尽的黑暗!

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自己触及了他的底线!

而这个底线,就是他怀中的那个人!

她不自觉的后退一步,甚至忘了擦去自己脸上那感觉恶心的腥臭黏腻的血液,脚步踉跄,差一点就栽倒地上。

她以前只觉得,他姿容绝世,风华卓然,这世上,再也不会有那样清贵绝伦而冷清自持的男人,但是此时,她才恍然发觉,那都是错觉!大错特错!

这个男人——危险之极!

她恐惧至极,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开口求饶。

但是看着那人的冷硬神色,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她再度后退一步,嘴唇颤抖,却是猛的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倒。

她惊慌的低头看去,却见到是一块还牵连着一点皮毛的血肉,正是她的契约魔兽——蓝黄神兽身上的。

她神色立刻变了,站起来一脚将那血肉踢到了一旁:“死都死不干净的东西!”

因为害怕,这一声有些尖锐,带着无处发泄的怒意和愤恨。

地上不远处,气息终于消弭的蓝凰神兽,听到这一声,蓝色的眼珠子,彻底暗淡了下来。

头一歪,便是彻底的死了。

只是谁也没有看到,在闭上眼睛的时候,那晦暗的眼睛里面,闪过的一丝诡异的红色光芒!

东方兰夕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之前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杀了凤长悦,现在则是满脑子想着怎么逃跑。

“你…你不能杀了我…。我…你也不想现在就和我们东方家族杠上的,对不对!?是不是!?”

她颤抖着喊出这一句话,似乎用尽全身力气,她似乎感觉自己在喊,其实声音有气无力,尖锐刺耳,让人听了便知道心虚不已。

轩辕夜却是没有理会她,收回目光,在看向自己怀中人儿的时候,眸色深沉如海。

“悦儿,你怎么样?”

他的声音很低沉,往日凤长悦听着,总是觉得深沉悦耳,几乎拨动心弦,像是从耳朵直接传到了心脏一般的动容。

然而这时听来,却似乎是在拼命压抑着什么,让她心中微微一堵。

她抬头,看着他容色已经恢复,确定他现在已经无碍,轻轻摇了摇头。

“无碍。你终于醒了。我方才…。”

真的很担忧。

而且…。

害怕。

凤长悦从不知道,原来看到他在自己眼前倒下的时候,她竟然会那么的…。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

那一刻,什么都想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只能感觉到心脏似乎被紧紧攥着,整个人分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因为他而变得十分虚脱,如同被压榨掉了所有的力气。

她已经太久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了。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那眼中的情绪,轩辕夜又如何不知?

在醒来的那一刻,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无比苍白的脸色,而后,便是看到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面,因为他醒来而细碎绽开的欣喜欢悦。

像是星子一般,璀璨明亮。

但是他却是无法安心的欣赏那样的风景。

唇上微凉干燥的触感,不断的提醒着他——在他昏迷的时候,她遭遇了多少折磨!

除了在融合神火的时候,他从未见过她这般憔悴惨白的神色!

她向来柔软温凉的唇瓣,此时已经干燥爆起微微的丝,她总是神色飞扬的脸颊,此时也已经是惨白如雪,更不用提,她萎靡的气息,虚弱的身体!

他心里如同燃烧起一线火焰,顷刻间便已燎原!

东方兰夕转身就打算逃跑!

轩辕夜眸色骤然一深!而后便是陡然转头看向她!

那原本没入蓝凰神兽身上的白光,突然再度飞起!

嗤!

那白光闪过,顿时穿透了东方兰夕的身体,而后将她死死的钉在了一面已经碎裂不堪的山壁之上!

一声惨叫,急促的从她的喉咙之中喊出!

东方兰夕只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陡然从自己的脖颈之上,快速的传遍了全身!

然而尚未来得及忍受这疼痛,她的心底便是陡然窜起一股凉意!

因为她忽然发现,身体之内的灵力,竟是在飞速的消失!

她大惊失色!连忙尝试控制自己的身体!想要将那飞快流逝的灵力控制住,但是却徒劳无功,当她尝试的时候,那灵力流逝的速度甚至变得更快!

很快,她便是感觉到一股极为痛苦的感觉传来!

她的脸色顿时刷白!

“不要!不要!”

她慌乱错愕的叫喊着,头发凌乱,脸上还有血迹,身体被死死的钉在那山壁之上,看起来像是即将等待受刑的罪人,狼狈不堪。

她从未像是现在这样一样害怕,因为她分明感觉到,身体里面,似乎正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塌陷!

而后,她的身下,忽然浮现了一个六芒星阵!

她看到那星阵,顿时神色更加慌张,不断的摇头,眼泪也不断的流下来,凄惶的看着轩辕夜。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我、我是东方兰夕!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强行夺去我的灵力!

这句话,她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因为下一刻,她脚下的星阵之中,从第六个星脚开始,里面的五颗星星,竟是逐渐的消散!

那星星的颜色逐渐变淡,而后彻底消失!

她看着脚下这般的变化,整个人都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嘴唇已经被她咬出血,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挡不断传来的一阵阵虚弱疼痛之感!

每一个星星消散的时候,她的身体便如同被重重碾压过一般!几乎粉身碎骨!

她一开始还会痛苦的喊叫,而后声音便是逐渐微弱了下来,最后便成了一声声的粗喘,直至连那呼吸也几乎消失。

她的瞳孔也是逐渐涣散了起来。

虽然没有死亡,但是这样的惩罚,却是已经和死亡毫无差异!

因为,轩辕夜直接将她的修为全部毁了!

当第六个星脚逐渐消失的时候,她只觉得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身体之内传来!

“啊!”

她一声惨叫,却是已经虚弱至极。

这第六个星脚消失,相当于她彻底从灵宗变为了灵皇!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体里面的灵力在不断流失,而在丹田之内的灵宗之心,甚至也在那一瞬间,陡然被天地之间无形的法则完全绞碎!

那种力量完全无法看见,可是却无比清晰!

她从未有一刻,如同现在这般,对天地之间的法则距离这么近!

那是传闻中,灵尊强者才能感受到的,只是现在,她却是无比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触及到那东西!甚至,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灵宗之心被绞碎的那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死了一次!

轰塌之声,在身体之内回荡!

她眼泪不断的流下来,整个人都格外的凄惶悲戚不已,脸色已经霎时间褪去了一切血色。

而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凌朗远远的看着,纵然他也觉得东方兰夕的确该杀,但是原本以为,考虑到东方兰夕的身份,他怎么也不会真的对东方兰夕下杀手,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采取了更加残忍的方式!

看到那星星突然开始一个个消失的时候,他就已经震惊当场,而当看到那原本的六芒星阵被抹去了一个星脚的时候,更是已经说不出话来。

强行降级…。抹去对方的修为…。

这人,当真是对东方兰夕恨之入骨了!

看到东方兰夕的模样,他并不觉得可怜,毕竟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可是纵然如此,在看到轩辕夜冷厉如刀的深沉眸色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个男人,原来当真如同传闻所言:狠心无情,残忍冷酷!

那双看似修长白皙的手,看似无害,谁知道那上面终究沾染了多少血液!

他轻轻叹气,而后一把将风老扔到了地上。

东方兰夕死不了,不过这惩罚,却是比杀了她还让人痛苦吧?

风老看着这一幕,已经完全傻了。

他呆愣的看着,终于想起了什么!看着轩辕夜,嘴唇快速的蠕动,似乎想要说什么。

“你…你是…”

这天下,这般人间少有的姿容,这般狠辣无情的手段…。还能有谁!

随即,他便是忽然明白了一切,而后心中涌起巨大的后悔!

小姐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她肯定早就知道的!

可是、可是她却依然选择做了这一切…。

风老神色恍惚,看着地上那已经死去的蓝凰神兽的尸体,再看看痛苦屈辱的东方兰夕,忽然一阵悲凉!

他今天,真的错了!

可是,却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

而在上方的林远,在看到轩辕夜终于清醒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轩辕夜袖中挥出一道灵力,而后再度加固了结界。

林远这才敢飞下来,一下子跪倒在轩辕夜的身前。

“属下办事不利,请主上责罚!”

今天这般情况,若非凤长悦后来力挽狂澜,只怕主上不知何时才能清醒!更加不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若是凤长悦今天出了什么事儿,他是万死难辞其咎!

轩辕夜声音冰冷:“等此间事了,你…。”

“他也是为了你,况且如果不是他撑着,只怕这个时候,外面的人已经冲进来了。他只是在尽自己的全力来保护你而已。这没有什么错。”

凤长悦忽然开口,打断了轩辕夜的话。

轩辕夜看她,容色依然沉沉如水。

凤长悦看着他,唇边忽然勾起一抹淡笑,眉宇之间一片坦荡宽阔。

“这才是应该的,不是吗。而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

林远原本就是阿夜的属下,自然一切都以他的安危为重,在方才的情形之下,林远能够撑住,让她将丹药炼制出来,已经是极为不易。

毕竟凌震天那一行人,也不好对付。

林远这样做,她知道,更多的是想要她将丹药炼制出来,从而让轩辕夜苏醒,至于她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一些攻击,而他为了大局考虑,不能出手相助,其实一切也不过是因为轩辕夜。

但是她分毫不会怪罪他。

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在阿夜身边。

轩辕夜眉间微蹙,绯色的薄唇抿成一道直线,眼底分明有着不赞同,凤长悦却只是淡笑。

看到那笑容,轩辕夜心中的怒意,忽然就消散了许多。

天下间,也只有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沉吟片刻,他挥挥手,示意林远退下。

他明白,她是因为将他看的太重,所以才能站在这样的角度,说出这样的话来。

杀伐果决,然而又心思玲珑,坦荡宽阔。

他未曾再说话,只是将她的头发拨到了而后,目光沉沉,似乎要将她吞进去,融入骨血才罢休。

林远立刻应是退后,低眉垂眼,然而心中,却是开始重新审视凤长悦。

之前他不止一次见过凤长悦,知道她这一路艰辛,经历无数磨难才终于在这短短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有了这样惊人的飞跃,也曾经见过在藩篱塔中,她无比霸道的将主上吻住,而后宣布那是她的男人。

这个女子,胆大狂妄,手段狠决,心性坚韧,聪慧通透。

甚至,除却那左边脸颊的淡淡胎记,其实五官看去也是绝色的美人。

但是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太多了。

永恒之城,四大家族。

天下间,不知多少女子,想要站在她现在所站着的位置,想要拥有主上一瞬间的回眸凝视,想要获得一星半点的疼惜或者只是正眼相看的资格。

这样的女子太多了。

但是此时,听到那女子清淡的话语,看到她疲惫眉宇之间,望向主上的时候的再自然不过的淡淡笑意,他忽然明白了很多。

天下女子虽多,却都不是她。

这样的一份心性,宽阔自如,淡定从容,在危难时刻能够拼了性命为主上赢得生机,力挽狂澜,然而却分毫不会将这些当做自己可以称颂的功劳。

她只是依循着自己的本能在做这些。

而且,她分明什么都知道,也猜到了他的选择,却毫不在意的劝阻了主上的责罚。

她不是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而是…。

她更加在意主上的安危。

一瞬间,他脸色竟是有些郝然,尽管低着头,却也感觉一股羞愧。

以及…敬佩。

在这一刻,他才终于对她彻底改观。

单单是这份心,便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她的地位,甚至连比肩的资格都没有。

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何主上竟是素来冷心绝情,却唯独对她如此。

她真的值得。

林远忽然向前一步,单膝跪地:“多谢您体谅,日后若有差遣,属下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凤长悦挑眉。

她其实不过是站在为阿夜考虑的角度看问题罢了,只是没想到,似乎还顺便收拢了人心?

虽然她不需要这些,但是…。

轩辕夜眉色不动,似乎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情。

凤长悦忽然明白,阿夜这也是顺水推舟,想要帮她彻底收复林远。

她心里一动,便轻轻颔首:“我不是你的主上,你不必拜我。你恪守职责,已经足够。”

林远低头应是,心里却是已经有了思量。

今后若是再有谁反对主上他们两人,他便是第一个不同意!

想到赤一那张又冷又臭的脸色,林远心里冷哼一声。

等回去再好好教训那小子!真是瞎了眼!

真正的绝世珍宝,已经被他们主上捧在掌心了,他还想要什么!?要是再反对,他就回去找他们好好练练!

凤长悦倒是没想到,不过是几句话的事儿,就已经收服了林远,不过终究林远是他的心腹,所以倒也算是好事一桩。

而东方兰夕痛苦的呻吟声,依然断断续续的传来。

林远冷眼看去,若非是考虑到主上已经出手,他现在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教训那个东方兰夕一顿!

动凤长悦,她今天当真是踢到了铁板了!

第六个星脚完全消失,但是东方兰夕以为的结束,却一直没有到来。

因为她立刻看到,第五个星脚里面的九颗星星,竟然也开始逐渐变得暗淡了起来!

她几乎可以感觉到血肉之内的力量,都似乎在被尽数压榨干净!

她张张嘴,想要阻止,想要求饶,想要发泄,却是只能发出一阵阵的呜咽之声。

听来犹如厉鬼。

凤长悦却是对这些毫不关心,阿夜既然出手,没有第一时间杀了她,反而比死亡更加可怜。

轩辕夜目光沉厉,伸出手,轻缓的握住她的肩膀。

凤长悦一惊,抬眼看他,身体却是没动。

“让我看看。”

随后,便是不容分说,将凤长悦转了过去。

凤长悦心里叹气,唇角微弯:“其实没什么…。”

剩下的话,被她咽了下去。

因为她分明感觉到,在那一刻,轩辕夜身上陡然传来的惊天的杀意!

她心中一顿。

轩辕夜双手握着她消瘦的肩膀,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的后背,没有说话,然而身上却是陡然传来一阵寒意!几乎将周围都冻僵!

林远觉察,转头看了一眼,便是立刻低下了头。

只是那一眼,却是已经心惊胆战。

方才凤长悦身上召唤金色的铠甲,他看她一直神色不变,就以为她没什么事儿,但是没想到…。

那消瘦的脊背之上一条条的血痕,已经逐渐渗透出来,沾染在衣衫之山,变得黏腻腥稠。

看着便是已经可以想象到,之前遭受了怎样的痛苦折磨。

轩辕夜看着那一片血迹,已经可以想象到,那衣衫下面,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他动作很慢,取出一件黑色大氅,将她的身体包裹住,小心至极,生怕触动了她的伤口。

凤长悦想说这些伤口其实没有那么厉害,比这严重的伤她也受的不少次了,所以真的没什么,可是背对着他,感觉到那僵冷的气氛,她唇动了动,却是没说话。

轩辕夜平静的转开视线,将她裹好,而后将她轻轻的抱在怀中,甚至手臂都不敢用力。

手掌覆盖在她的肩背上,在她准备抬头的时候,将她的脑袋不由分说的轻轻按到了怀中。

凤长悦眼前一片黑暗,唯有鼻端熟悉的冷香,能够感觉到一丝心安。

她抓住他的袖口,握住他的一只手,微微蹭了蹭,示意自己无碍。

“你休息就好,剩下的交给我。”

轩辕夜的声音平静似水,还带着几分惯有的对她才有的温和。

凤长悦点点头。随即就感觉到一股温热的力量从后背之上涌进身体。

是阿夜在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到她的身体之内。

她想要拒绝,毕竟她身体之内有天堂火,这点小伤,的确算不得什么。

而且刚刚经历过天劫,她成功晋级,身体里面其实没有什么重伤,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恐怖。

但是她的身体刚刚微微挣扎了一下,便是感觉到轩辕夜的手按住了她。

她也就不再动,安心的埋在他的胸膛之中。

轩辕夜抬起头,看向东方兰夕。

那眼眸,此时似乎变得极为平静,一片深沉,看不出一星半点的波澜。

然而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东方兰夕,却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疯狂的挣扎起来,而在这般的折腾之后,原本将她死死的钉在那山壁之山的银光,忽然消失。

她狼狈的摔在地上,满身灰尘和血迹。

她有些惶急的抬起头,而在看到轩辕夜那平静的脸色之后,原本有着几分希望的心底,终于彻底变凉。

她没有一刻,如同闲杂这样,想要逃离!

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忽然寂静了下来。

唯有她在地上挣扎挪动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轩辕夜看着她,忽然抬手。

“原本我觉得,杀了你,会脏了我的手。但是现在…。”

东方兰夕紧张的看着他,心绪复杂,不知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脏了他的手…。虽然听着心里刺痛,但是…。他会不会放她一马?

然而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脑子一片空白。

“现在,却觉得,杀了你,真是可惜。”

轩辕夜神色平静,清绝的姿容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清冷,那双原本纯黑色的凤眸之中,忽然闪现了一丝诡谲的暗红之色,却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忽然多了几分妖异魅惑之色。

像是踏着曼陀罗而来的神祗,致命的诱惑,却也极致的危险!

东方兰夕此时处在生死之间,也忍不住稍微晃神了一下。

“直接杀了你…。怎么够?”

怎么够偿还她的滔天罪孽!?

他极轻的笑了一声,嘴角尚未扬起,便是已经带上了几分冰冷的弧度。

而后,他猛然出手!

数道白色光芒,瞬间飞出!

东方兰夕一惊,尚未来得及躲避,便是已经感觉到眼前一阵虚晃,身体各处,再度传来剧痛!

有温热的液体溅到了脸上,她眼前顿时一片血红!

然而这一切,却也抵不过当她低头,看到自己的四肢都已经断裂时的恐惧和折磨!

而在这一刻,她身下的五星阵,此时那最后一个星脚里面,九个星星也终于完全消散!

丹田之内,一片崩塌!

她痛苦的蜷缩在地上,浑身微微颤抖,已经发不出痛呼之声,唯有微弱的呼吸,哀哀的嘶鸣。

轩辕夜方才的那一击,直接斩断了她的四肢!

不,并不是完全斩断,而是从骨头里面爆开,但是外面的皮肉,却还是有部分粘连在一起的,加上那已经碎裂的血肉,看起来更是血腥凄厉。

凌朗眉头跳了跳,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太可怕了…。

先前的那些,什么清贵绝伦,什么冷清如雪,什么不可攀附,全是假象!

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

他原本以为,凌震天算的上是狡诈阴狠,但是没想到,和他一比,完全就没有任何看头!

这个人,才是真的狠心绝情!而且极为狂妄嚣张!

东方兰夕毕竟是东方家族极为受宠的大小姐,他居然也下得去这么重的手!

看着那终于彻底消散的第五个星脚,他心里忍不住一颤。

这人…。让东方兰夕受尽折磨,身体折损,灵力全失,却偏偏不杀了她…

而风老已经满眼绝望。

林远冷眼相看。

主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亲自动过手了。

东方兰夕,从此只怕都会一生痛苦。

轩辕夜看着东方兰夕,似乎只是随手将凤长悦的头发抚顺一般的动作。

东方兰夕身下的星阵,逐渐消散。

到最后,她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脸上混合着红色蓝色的血液,还有眼泪残留的痕迹,凌乱的头发粘连在上面,身体也已经完全破损,全部都软软的瘫软在地上,连动一动都不能做到。

当然,身体之上,也出现了数道血痕。

皮肉绽开,满地残血。

轩辕夜目光静静的看着她,甚至还饶有兴致的数了数。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她受的伤,我必定在你身上,百倍讨回。”

他抱着凤长悦,将她抱得紧了一些,掩去眼底的妖异之色。

“今天,不过是一个开始。”

当他的话说完的时候,东方兰夕身下的银色星阵,终于完全消散。

她此时,和废人无异。

此前数年的修炼,在这一刻,通通化为乌有!

再强悍的人,降级都是极为危险的事情,因为极有可能会极难恢复,而像是这样,被抹去了全部灵力的,则是此生都不可能再修炼了。

何况,轩辕夜还挑断了她的筋脉,废了她的身体。

他黑色的锦袍微微浮动,抬头看了一眼。

凌震天想必,此时已经等急了。

不过今天他没有心情和他周旋。

他眉色微拢,眼帘微合,身影转瞬消失!

林远见此,也立刻紧跟而上!

“喂!等等我!”

凌朗连忙喊了一声,随后紧跟了上去。

一行人随即便是彻底消失。

唯独剩下一片狼藉的场景,满眼绝望的风老,和已经奄奄一息的东方兰夕。

而在轩辕夜离开后不久,凌震天等人便是立刻出现在了场中!

他们实在是等不及了,而且随后就发现那一层结界竟是直接消失了,凌震天心里一个咯噔,便是马上行动。

看着眼前的场景,凌震天脸色阴沉如水——还是来晚了!

凌木目光不动声色的转过一圈,而后看向了中间的东方兰夕,眼睛微微眯了眯,似乎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东方小姐?”

凌震天立刻转头。

原本看到这里的场景,他已经知道自己来晚了,人居然都已经走了!所以,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已经成为血人的东方兰夕。

凌木这一喊,他才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只是看到东方兰夕的样子,几人都是难掩震惊。

这…这快死的人,当真是东方兰夕?

凌木眉头皱起,而后上前几步,却也未曾十分靠近。

“…。东方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东方兰夕自然是无法回答他的话,实际上,此时她真的万分痛恨自己为什么竟是没有昏死过去!

一旁的风老浑浑噩噩,闻言连忙上前。

“凌木少爷,我们…。”

话到嘴边,却是不知如何说下去。

难道说,是因为他们招惹了那人,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可是那人分明和凌家的关系交好!否则也不会有凌家的长老和凌木跟随了!

这么一想,他顿时陷入两难境地。

说出来,说不定便是直接得罪了两方人物!

见到他这般模样,凌木心中已经做出猜测,面上却是露出几分疑惑之色——

“风老,你们这是怎么了?之前我们曾经邀请东方小姐来凌家做客,却被婉拒,你们当时…。不是说要离开了吗?怎么现在…。”

凌震天顿时眉头一皱。

先前就说走,现在怎么还在?而且是在这里!?

风老百口莫辩。

“我…凌家主,凌木少爷,我们当真是有苦衷的啊!”

话音刚落,那原本死去的蓝凰神兽竟是忽然飞出一团红色的阴影,而后朝着凌震天攻击而去!

凌震天怒火凛然,狠狠出手!

轰!

他骤然看向风老和东方兰夕,怒声道:“这就是——你们东方家族的苦衷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