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7 天劫!晋级!杀!

漫天云雾之中,陡然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而这般变化,也是立刻让在外面的凌震天等人吃了一惊,匆忙之下立刻后退!

像是从无限的黑白之中,突然延伸出来的光柱,挟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苍茫气息,直直冲破云层而去!

看到这场景,凌震天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般动静…。

凌木神色一动,向来沉稳的面容之上,也是闪过几分惊异之色。

而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等人,则是也微微瞪大了眼睛——这、这是…。

“有人在炼丹…。”

凌震天缓缓吐出一口气,沉声道。

除了凌木,几人面色都是变了变。

这般阵势…。绝对是炼药宗师在此!

而且看这样子,分明是即将炼丹成功了!

凌家虽然不如千家,但是家族之中也是有着一些专门炼药的供奉长老。所以也还算是见识过不少极为厉害的炼丹场面,但是却也极少看到如同这般阵势的。

是以,就连凌震天都有些迟疑,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他原本笃定,在这下面的,肯定是那几个人,但是却不想,忽然有了这般动静…。

能够闹出这般动静的,肯定是七品炼药师,甚至更加厉害!

若是七品炼药师尚且好说,但是若是八品…。

他们凌家,可也是不愿意平白得罪了这样的人物。

一个八品炼药师的价值,绝对超过一群灵宗!

而据他所知,那人天赋虽然超绝,但是却从来不曾听闻他会炼丹啊…而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林远是黑刹统领,那个凤墨,也不过是一个暂时比较受宠的少年罢了。

这几个人,怎么看,都和炼丹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

然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这下面的,难道真的不是他们?

要知道,炼药师,尤其是这般高品级的炼药师,在炼丹的时候,可是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的。

任何一点波动打扰,都有可能毁了那丹药,更甚至毁了那炼药师!

所以,他心里闪过的猜想有炼药师和那几个人一起在下面的想法,顿时被他忽略过去。

想必,是没有任何一个炼药师,会愿意在这么些人的面前,弄出这样大的动静的。

想到这里,凌震天便是停下了攻击,脑海之中不断思索着什么。

而看到他这般动作,其他几人自然也是纷纷跟随。

凌木不动声色,似乎没有看到凌震天思虑的模样,只是看着那光柱,淡淡道:“看样子,最少也是七品炼药师了。”

凌震天心中更像是被什么东西敲动了一下,变得更加犹豫。

凌木随即转头,看向凌震天,微微拱手:“恭喜家主。”

凌震天神色严肃:“恭喜我什么?”

“恭喜家主,竟然能够在这样的地方,遇到这般炼药宗师级的人物。”

凌木站直了身体,看向了下面,那白色的雾气仍然在不断的蔓延,唯独中间那光柱冲出来的地方,是一片清透。

不过依然是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到那非同一般的气势。

天地之间的能量,都似乎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

凌震天冷哼一声:“有什么好恭喜的?炼药师那群人,个个高傲,此时说不定已经恨得心痒痒了,怎么可能再接受我们的招揽?又有什么可高兴的?”

其他几人面色犯难。

的确,他们方才的那些行为,放到任何人身上,只怕是都不会多高兴。

何况,这人似乎还是极为不错的炼药宗师!那脾气,肯定是大得很!

就算是他们这般身份,面对家族中的那些供奉炼药师们,也都是要尽量陪着笑脸呢!何况这差点被他们打进去的!

凌震天自己更是清楚,方才那几次攻击,已经足够结下仇怨,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即便他们是凌家人,只怕也是没什么用——这天下间,脾性最是骄傲,最是不好相处的,便是那些炼药师!

凌木却是神色淡定:“家主,此言差矣。先前我们虽然连番出手,导致差点毁了他们的结界,但是毕竟是误会一场,谁又想得到,会有人在这里炼丹呢?况且,这里终究是我们凌家的地盘,他再怎样强横,只怕也是不好意思就这样直接和我们闹翻的。如此,我们就正好可以借助这一次的机会,说不定,当真可以…。”

话未说完,意思已经表达的十分清楚。

凌震天神色有些动容。

他心里也是颇为心动的,家族之中的那些炼药师,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但是往往都是实力没多强,脾气倒是挺大。

他虽然面上对那些人和颜悦色,但是其实心里早已经十分不满。

他虽然不懂炼丹,但是看着这光柱的气势,却也知道绝对在那些人之中算的上是佼佼者了。

而且说不定,实力还更强一些。

若是真的能够招揽…。就算是不能对那几个人做什么,今天这一次,倒也算是没有白来!

“可是,方才…。”

凌震天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突兀,毕竟方才他们下了狠手,对方怎么可能轻易就算了?

凌木最会察言观色,看到他神色微动,知道他心里已经动摇,眸色微深,而后微微一笑。

“家主放心,这般等级的炼药宗师,一般都有着很多的强者追随,尤其是在炼丹的时候,更是会请强者护法,而且方才,我们的那些行为…。最终不也是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吗?”

“家主,大可放心。”

铃木几句话,便是已经让凌震天动摇了许多,只是毕竟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太久,也不是凌木轻易可以改变主意的。

沉吟片刻,他大手一挥:“再等等。”

他倒是要看看,这下面,到底是有什么猫腻!

若是真的有厉害的炼药师,他便是拉下面子,也要争取到。

若是…。这下面不过是有人虚张声势…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谨遵家主之命。”

凌木率先恭谨低头,而后退到了一边,神色沉稳。

白虎和青龙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些许疑惑。

这…他们方才进来的时候,分明是没有其他人的啊,而且方才他们也已经确定,原本在这里看守的凌家的下属,也都已经身死,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什么炼药师?

只是这疑惑,却也只是在脑子中一闪而过。毕竟他们在下面呆了一段时间,连家主都赶来了,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何况,家主都已经发话了,他们自然是要遵从。

于是,两人也没有再想太多,也安静的呆在了一旁。

唯有朱雀和玄武长老,心中十分不满。

两人方才被那黑色藤枝折腾的十分狼狈,此时身体之内的灵力,还没有恢复,所自然没什么好心情。

什么炼药师?竟然会有这样的手段!

只是两人虽然不满,但是却也不敢违背凌震天的命令,便是压下心中的郁闷和愤怒。

一行人便是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等候。

凌震天虽然面色无波,苍老的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下面。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

凌木收回目光,垂下眸子,心中却是终于放下了一块石头。

只是心理终究还是有些惊异——

想不到,那红衣少年…。不,应该说…。她…。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境地。

和那人…。

倒的确是绝配。

只是不知,为何这么一段时间,那人却是始终未曾出手。

凌震天这般行为,若是依照那人的性子,似乎并不会这般迟迟不出手…。

他眼底闪过几分深色,面上却是分毫不显。

能拖一会儿,就拖一会儿吧!

……。

凤长悦双眼紧闭,脸色虽然惨白,但是周身却似乎都已经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之中。

她分明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当药鼎之中那一道耀眼的光柱涌出的时候,她却好像依然可以看到一切一般,双手在药鼎之上,轻缓动作。

而一股股的精神力,也似乎如同没有尽头一般的疯狂涌出!

天地之间,在这一刻,都变得异常的安静。

她的脑海里面,此时似乎什么都没有,又似乎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她虽然闭着眼睛,可是灵台却是十分的清明,似乎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好像随手一动,便可以上可摘星,下可入海。

一身鲜红如同烈焰的衣衫,无风自动,黑发飘扬,雌雄莫辩的容颜便是显得越发的清晰。

她双手似乎有了自己的意识,周围的一切,再也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加明晰的存在过。

她似乎可以看到那一道光柱,似乎可以看到那妖娆的火焰,也似乎可以看到那一颗龙眼大小的白色丹药,正在那紫金色的火焰之中转动。

药鼎之中,雄浑的力量,正在不断的被吸收进入那丹药之内。

那丹药的形状,在天堂火的锤炼之中,变得越发的圆润自如。

一旁的东方兰夕停下手中的动作,惊疑不定的看着她,心中却是隐约生出一股不安。

方才,天凌束分明已经要将他捆绑起来了,为何却是忽然停了下来?

她心念一动,便是想要再度出手!

然而这一次,天凌束再度携带强大力量奔腾而去,想要再度将凤长悦束缚在其中,却是在临近她身旁三尺的地方,戛然而止!

东方兰夕瞪大了压境,而后狠狠咬牙,却是惊慌的发现,无论自己怎样尝试,天凌束都是无法再更进一步!

那人的周身,似乎有什么透明的屏障阻碍住了一般,而又和结界不同。

结界虽然也看不到,但是那是一团能量,还是可以感受到的,并且可以准确的做出攻击。

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有些诡异!

那人的周身,分明什么都没有,但是她的力量就是无法靠近!

无形之中,似乎正有什么强大的力量,阻碍住了一般!

她心情顿时变得更加糟糕,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衬着脸颊之上尚未完全消退的红肿,那原本温柔如水的眼眸,此时竟是分外的阴沉,让人看了便是心生厌恶。

而那张原本堪称绝色的容颜,也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

她猛的回头,看向那匍匐在一旁的自己的契约神兽,气不打一处来。

“上啊!平时供着你,难道是让你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给我出丑的吗!?”

见它神色郁郁,东方兰夕一声冷哼。

“什么蓝凰神兽,居然这般怯懦!我命令你——立刻进攻!”

东方兰夕此时情绪已经十分暴躁,又哪里看得到自己神兽眼中的委屈和挣扎?

神兽等级更高,威力更大,但是也更加受到血脉之力的压制。

所以此时,东方兰夕强行要求它攻击小彩,几乎相当于让它自杀。

但是东方兰夕显然并不在意。

这蓝凰神兽,当初是好不容易被东方家族的人抓到的,当时尚且是一只幼崽,所以最是适合契约。

而且,这蓝凰神兽,是拥有上古凤凰血脉的神兽,可不是一般的神兽可以相比的,当初家族之中,不知多少人想要契约这神兽。

当然,最后出于对东方兰夕的宠爱,东方雄大手一挥,便是直接将这神兽给了她。

暗地里,不知被多少人羡慕嫉妒。

然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东方兰夕才会在看到它居然不肯和小彩战斗的时候,格外愤怒。

但是东方兰夕自己,其实对这方面根本没什么了解。

之前在拍卖行,她虽然知道那上古彩翼鸟也是拥有上古凤凰血脉的神兽,但是毕竟是已经死了。所以在她眼中,价值也不过就是那几根比较漂亮的羽毛了。

她怎么想得到,即便是死去的上古彩翼鸟,所拥有的血脉之力,也足够震慑她的蓝凰神兽!

因为上古彩翼鸟,所拥有的血脉之力,可是比它精纯多了!

在魔兽的世界中,这就是绝对的权威,绝度的威压!

小彩继承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出生,本身的起点就已经非常高,而且和上古彩翼鸟的血脉是最为亲近的,所以融合也最为顺利。

所以,当它将那一滴血液吞掉,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的时候,便是已经将那血脉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此时,踏出这一步,对小彩进行攻击,对蓝凰神兽而言,是极为痛苦的。

一方面,它受着血脉的威压,一方面,又受到契约的牵绊,两边纠缠,几乎让它癫狂!

而东方兰夕的最后一句话说出之后,也是利用契约的力量,强行要求蓝凰神兽出手!

她脚下银色的圆阵,光芒闪烁!

契约的力量陡然降临!

蓝凰神兽痛苦的嘶鸣一声,而后那蓝色的瞳孔,骤然泛红!变得凶狠异常!

东方兰夕厉喝:“去!杀了它!”

她话音刚落,那蓝凰神兽便是猛的扑了出去!巨大的翅膀陡然张开!冲着小彩挥舞而去!

东方兰夕一笑,眼底几分得意,分毫没看到小彩眼中的鄙夷之色。

契约的力量的确十分强大,但是若是这般强行违背,尤其是让它攻击最为压制自己的血脉神兽,是极大的忌讳!

这样它会出击不错,但是也极为容易造成它的情绪暴躁,而后稍有闪失,就会失去控制!

东方兰夕一心想要挣回面子,却是完全忽略了自己契约神兽的情绪,这样的人…。

居然也妄想动凤长悦!

小彩双翅震颤,而后凌空而去!

那彩色的羽翼,在挥动的时候,显得格外璀璨动人!而它身上那遥远浩淼的气息,也是分外惊人!

一瞬间,东方兰夕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一道虚晃的影子!

她仔细看去,却又发觉根本没什么东西。

暗嘲自己竟然这般多疑,她冷笑一声,看到两只魔兽终于打了起来,才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凤长悦的身上,看到凤长悦脸上变得越发淡定沉凝,似乎什么都未曾影响到的样子,不由得银牙暗咬。

这个人!似乎总是有着乱七八糟的手段!

不过,也应该到此为止了!

然而她却不知,此时的凤长悦,的确是已经完全不在意她了。

她闭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但是在那一片黑暗之中,又好像生出了无尽的奇异的景象。

她看不到,但是却能够感觉到。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在这一刻,似乎一缕风,一抹云,都可以从她的眼前,从她的心底飘过,而后了无痕迹。

有些混沌,却又似乎可以在那黑暗之中,看到许多。

而那些,都只让她的心情,变得越发的平静。

她整个人都似乎放松了下来,连带着炼药,也似乎变得十分自如。

那些原本差一点就要四处奔逃崩溃的不同的能量,在这一刻似乎变得十分的乖顺,顺着她的心思,缓缓流动,而后无声无息的融合在一起。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丹药之中,所蕴含的难以言喻的精纯力量。

原本她的精神力已经几乎干涸,但是自从脑海中,似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她身体之内,就不断的涌入十分纯净的精神力,而后在她的控制之下,完美的掌控药鼎之中的情况。

若是有炼药宗师在这里,只怕也是要惊叹羡慕不已。

她这个样子,其实是处在一种极为微妙而神奇的状态。

全部心神都在这一刻,沉浸在了那种奇妙的气氛之中,此时,她在某种程度上,和天地之间的规则相互牵连,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其实相当于在利用天地之间的力量炼制丹药,而她自己,则不过是作为一个载体罢了。

于是,炼药自然也就变得轻松自如了起来。

天地之间的一切,原本都具有自己遵循的法则,修炼如此,炼丹自然也是如此。

她无意之中,触摸到了那法则,并且借助这力量,什么样的屏障,自然都是再轻松不过的解决。

就像是她整个人已经融入到了这无形的法则之中,那么在这里做什么,自然都是会变得极为容易。

而她自己,却不自知。

这几乎是所有炼药师梦寐以求的事情,有的人,终其一生,或许也没有这般的绝佳的机会。

因为只要曾经进入过这样奇妙的状态一次,便相当于触摸了法则,本身便会无形之中明悟许多,而从中得到的东西,可不是千万次的炼药或者是聆听无数教导可以得来的。

任何炼药师,在这之中得到的东西都不一样,受益程度自然也是不同。

但是不管怎样,起码象征着——凤长悦由此,正是踏入了七品炼药师的行列!

纵然她现在尚未完全结束这炼丹过程,但是结果已经无需多言!

在借助了天地法则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出现差池!

而在她的身体之外,自然也就是法则的力量!

东方兰夕不过一介平平灵宗,也妄想冲破这天地之间最为强悍的存在,简直是痴人说梦!

此时,有着这般力量的保驾护航,凤长悦自然是全面放松,任由自己跟随那微妙的感觉游走,全部身心在这一刻,都变得格外的温暖而舒适!

凌朗终于找到机会,将风老死死钳制住,而后看着这边的变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看到那光柱,以及闭着眼睛却依然行动自如淡定从容的凤长悦,便是安心了不少。

纵然已经在这人身上见识过太多的震惊之事,此时也是依然无法消除心中的惊叹——

这个人,似乎又在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啊…。

这样的人,还真是强悍,却又无法让人心生嫉妒。

因为实在是太过厉害,所以只能仰望,不可触及。

而看着这一幕的风老,也是有些担忧的皱起眉头,看到那终于缠斗在一起的两只魔兽,再看看站在旁边,眼睛始终死死盯着那红衣少年的东方兰夕,他心中莫名的生出了几分不可抑制的不安来。

小姐这样子…。真的好么?

他虽然不知对方身份,此时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

如果一切不可以如小姐所愿,又当如何?

到时候,只怕便是天大的麻烦!

似乎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凌朗手中一个用力,狠狠掐住了风老的脖子,嗤笑一声:

“怎么?现在开始担心了?当初动手偷袭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现在这一幕呢?嗯?”

说着他手中一个用力,顿时让风老脸色涨红,无法呼吸起来。

他语调很轻,却带着十分的鄙夷和不懈:

“原本东方兰夕这人,名声还算是不错,不过,谁知道竟然是这般心胸狭窄,手段阴狠的人物呢?虽然我也很看不惯凌家,但是这毕竟是凌家的地盘,不是你们东罗域。这样,你们都敢这样,呵,小爷我也真是涨了见识呢!”

他眼睛弯了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你说,要是四大家族的人,都知道她是这么个人,会有什么反应呢?”

“唔!”

风老一听就急了,虽然不确定这人是不是会将这事情说出去,但是万一真的…。

那小姐的名声,就真的毁了!

凌朗随手给了他一下,慢悠悠道:“你放心,她这么高贵的身份,我是肯定不会杀了她的,自然,也不会杀了你。毕竟,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嘛!”

风老听了这话,却是一点都不敢放松。

果然,紧接着就听到他笑了一下。

“不过,我不杀,不代表,那几个人不会哦。毕竟,东方兰夕今天,的确是过分了啊…。”

死,那也是应该的!

风老立刻挣扎起来,艰难的仰头看去,果然看到那原本站在最上面的那个人,此时正满目冰冷的看着东方兰夕!

那般眼神…。显然是已经动了杀意!

风老心中忽然有些后悔,不知道自己这般作为,纵容东方兰夕发泄,到底是好是坏。

凌朗轻笑一声。

那男人虽然现在昏迷了,可也不是这些人能够随意招惹的。

平素那人心性就极为狠决,眼下东方兰夕居然这么作死,想要对凤墨动手,真当那人死了,还是真的以为自己家族的实力足够强大,即便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东方家族也会拼命的庇佑她吗?

真是愚蠢!

看看林远那眼神…。只怕等现在这情况过去,就会立刻动手杀了她!

他叹息的摇摇头,嘴角却是微挑。

好好一个人,怎么说作死,就作死了呢?

而此时的凤长悦,已经逐渐将心神都分散开来。

一瞬间,几乎看到了万里之外的景色。

天地之间,一片混沌。

灵台之上,唯有清明。

她的心脏逐渐平缓的跳动,呼吸也变得十分缓慢。

紫金色的火焰之中,那白色的丹药,变得越发的莹润起来。

而后,一道细细的紫色条纹,逐渐浮现!

凤长悦眉心一动!

天地之间,忽然风云变幻!

原本尚且算得上清朗的天空,忽然变得阴暗了起来!无数的乌云,忽然飞速的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看到这般动静,在外面等待的凌震天等人,都是神色一肃。

看这样子,竟是要成丹了!

凌震天犹豫了片刻,再度后退。

其他人也紧随其后,不过神情却都是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他们都知道,六品之上的丹药,炼制成功的时候,都会引发天劫!

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看着这乌云凝聚的速度,却都是有些隐隐的激动——

难道,今天在这里的,当真是了不起的炼药宗师吗?

为了避免受到牵连,一行人便是都后退了些许。

都这个时候了,再靠近想要看一眼,也是没什么意思了。

而在他们后退之后,下面的那白色的雾气,也纷纷加快了冻结的速度!

无数白色雾气飘过的地方,都是纷纷结出了一层冰霜,而后快速的蔓延开来!

周围的一切,逐渐清晰起来。

不过因为林远设下了结界,而且专门用了手段,导致凌震天等人,依然是什么都看不到。

而那聚集的阴云之中,也是忽然响起惊雷之声!

轰隆!

这般响彻天地的声音,立刻让所有人都是神色一震!

东方兰夕豁然抬头,眉头紧骤!神色阴沉!

这人,居然真的要炼制成功了!

在这样的声势之下,她知道自己再做什么都是徒劳了。

真是可恶!

这么好的机会,下一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度遇到!

她仰头看着,心里却已经开始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据说,高品级的丹药在成丹的时候,会召唤天劫。

越是等级高的丹药,召唤的天阶,也就越是厉害。

她曾经听初姐姐谈过,任何炼药师在炼制这般品级的丹药的时候,都会提前找好强者为自己护法。

因为在炼制丹药之后,炼药师一般都处在精神和身体都极为疲惫的状态下,所以基本上是无法应付天劫的。

而成丹的最后一步,又无法避免。

所以,每到这个时候,那些护法的强者,便是派上了用场。

然而眼下这情形,他是炼丹成功了不错,甚至真的召唤来了看起来十分厉害的天劫,但是…

若是他扛不住那天劫,又该如何?

此时,没有一个人,可以站出来为他抵抗天劫!

想到这里,东方兰夕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倒是要看看,这般情形,那人又会如何应对!

轰隆!

又是一道轰鸣惊雷之声!

咔嚓!

一道耀眼的闪电,忽然从天空劈落而下!直直的朝着下方而来!

所有人心神一紧!

林远仰头看去,神色狠厉,便是要飞上去应付那一道天劫!

不管怎样,他一定要护住那位!

然而在他即将出手的时候,凤长悦却是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紫金色的光芒,从那湛黑的眼眸之中一闪而过!堪称妖异!

“慢着!”

她一声清喝,林远愕然回头,却见凤长悦已经飞身而起!

她身上灵力暴涨!金色的铠甲,流光溢彩!黑发几乎在极致的速度之下,飘扬成一道旗帜!

便是林远,此时也是震惊不已——她这是…。

要自己迎接那天劫吗!?

她疯了吗?!

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此时此刻,她那惨白的脸色,谁都知道她此刻必定已经到了一种极限!

她真是打算不要命了吗?

但是虽然心中万般担心,可是看到那一双凛冽坚定的眸子,林远竟真的鬼使神差的停下了动作!

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很想信任她,相信她的决定!

主上尚且未曾清醒,她怎么可能将自己置于险地!?

凌朗也是睁大了眼睛,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好不容易炼制出了丹药,居然还要强撑着身体去抗击天劫?!他到底怎么想的!

唯有东方兰夕一声冷笑,这般自己找死,真是合了她的心意!

凤长悦右手成拳,迎着那迎面而来的闪电,骤然出击!

她纤细的身躯在那光芒的映照之下,甚至有些消瘦,但是却没有人将她和“柔弱”联系起来!

她在那里,仿佛就已经雷霆万钧!

凤长悦的身体在半空之上,蹦出极致而完美的线条,而后猛然出击!

她竟是直接用肉身,去抗击天劫!

而在远处等待的凌震天等人,因为那强烈的光芒所摄,只能隐约看到一道人影冲了出来,而后便是猛的没入了那天劫之中!

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根本看不到是凤长悦飞了过去,他们自然也就没有那么震惊,只是更加肯定心中猜想。

看来,真的是有炼药宗师率领着强者在这里了…

凌震天微微皱眉,心中却是涌现了另一股忧虑。

若是这般等级的炼药师,只怕也会觉察到那东西的存在吧?

况且,到底是谁,居然偏偏选在这样的地方炼丹?

若是…那东西对方也想要的话…。

今天,便是要大开杀戒了!

他目光沉沉,心中却是已经有了思量。

凌木却是眉头飞快的皱了一下。

方才那身影…。

好像是…。她?

难道,下面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而当凤长悦的身体,完全被那一道白色的无比耀眼的闪电吞噬之后,场间便是陷入了一阵死寂。

几人都是紧紧地盯着,生怕错过一点。

而唯有那药鼎之中的天堂火,在不断的燃烧!而其中的那白色丹药之上,那一道紫色的条纹,也是变得越发的清晰!

“哼,以肉身相抗天劫,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

东方兰夕眼神嘲讽。

林远无暇顾及她,只是眸色更冷。

“这样的人,注定是活不长久,只知道逞能,不知天高地…。”

东方兰夕冷嘲热讽的话语,顿时卡在了喉咙,而后震惊的看着天空上的情景,眼睛里全然的不可置信!

“这不可能!”

她忽然神色一变,低吼一声,只是却已经没有那么肯定,更像是自言自语,安慰自己一般。

因为天空之上,在众人都以为,凤长悦不死也伤的时候,却是在下一刻,看到凤长悦竟是完好无损的破开了那天劫!

那明亮的闪电,携带了极为强横的力量,然而却依然被凤长悦狠狠撕开!

无数火星四溅!

落在地上,便是巨大的深坑!

远处的山峰,甚至接连被削平!山上树木全部连根拔起而后通通损毁!无数的碎石砸落!

一时间,竟是恍若人间地狱!

但是那一道金色的人影,却是笔直的站在那里!犹如指向苍天的一柄黄金剑!

那周身的气势,竟是无比锋锐而可怕!

一身金色铠甲,黑发飘扬,虽然看不到脸容,却似乎能够感觉到那如冰刃一般锋利的气势!

天空之上,阴云密布,里面还不断的传来惊雷之声!

然而那人站在那里,去仿佛一手指天,一脚踩地,天上地下,唯有独尊!

所有人震撼无言!

然而凤长悦此时的眼中,却是只有那紧随着落下的第二道天劫!

她脚下一动,身形便是如同金枪一般,猛然飞出!

而下面那药鼎之内,白色的丹药之上,也终于是浮现了第二道紫色的纹路!

一股浓郁的药香,猛然浮现!

一*的能量,在药鼎之中不断撞击!发出令人心颤的嗡鸣之声!

闻到那药香,几乎顿时便让人神清气爽!可见其中所蕴含能量,多么雄厚而精纯!

凤长悦肉身极为强悍,所以那闪电斩在身上,竟是并不觉得十分痛苦,反而是有一种强大的力量从身体穿透而过的感觉。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似乎身体之内的不少杂质,都随着被清理了出来!

心脏有力的跳动,经脉也在不断的变得更加宽阔而强韧!她甚至感觉到,身体之内原本已经几乎枯竭的灵力,在这一刻,竟是逐渐的丰盈起来!

啪!

无形之中,她忽然感觉到身体似乎打通了一道屏障!

身体在这一刻,似乎忽然成为了一块海绵,开始疯狂的吸收周围的能量!

她心中一动,脚下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

在最后的一个星脚之中,第三颗原本暗淡的星星,终于逐渐变得耀眼起来!

而她的眉心,也终于浮现了三颗格外闪耀的金色星星!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居然、居然有人可以在遭遇天劫的时候,不但没有受伤,反而晋级了!?

然而这还不算结束,因为紧接着,众人便是看到,接连五道耀眼的天劫,竟是同时落下!狠狠的砸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噼里啪啦!

半个天空,都因为这一幕变得格外明亮起来!

药鼎之中,那白色的丹药之上,快速的出现了七道紫色的条纹!

而天空之上的凤长悦,脚下的星阵之中,居然也同时浮现了第四颗星星!

竟然…。

连升两极!而且直接从三星灵宗,晋级成为了四星灵宗!

要知道,灵宗强者,每晋级跳跃一个星级,都是十分困难的!因为中间那巨大的沟壑,根本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

无数人卡在这鸿沟之中,无法超越!

可是…。

眼前的这一幕,却是彻底的颠覆了众人的认知!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能够利用天劫的力量直接晋级?

这世道还怎么混!?

凤长悦眉心,终于出现了第四颗星星!

而后,她猛的朝着下面飞去!

那白色的丹药,在这一刻,陡然化形!竟是成为了一朵白色紫蕊的七瓣莲花!

凤长悦眸色一厉,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那丹药幻化成的莲花面前!一只手猛然探出!

东方兰夕见此,也是立刻出手!

这七品丹药,本来就有着极强的逃跑意识,她若是将它抢走了,倒也是不错!

这般想着,她就直接身影一闪,天凌束从手中陡然飞出,朝着那白花紫蕊的莲花而去!

凤长悦似有所觉,一手抢断那莲花,而后飞快转身!一巴掌狠狠打在了东方兰夕的脸上!

其实两人原本是有着一定的距离的,然而凤长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而东方兰夕的注意力都在那丹药之上,一时反应不及,便是被凤长悦一巴掌直接打飞!

这一次,凤长悦用了十成十的力量,东方兰夕直接飞了出去,而后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她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水,看到地上滚落两颗白色的东西。

她心神颤抖——那是…那是她的牙齿!

然而凤长悦这一下,却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下一秒,东方兰夕便是觉察一股力量突然袭来,而她几乎不受控制的立刻飞起,朝着凤长悦而去!

她心中愤怒而惊恐,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面容,看到那一双幽深冷厉的眼神,终于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她刚要使出天凌束,却忽然发现另一边竟是被凤长悦拉住!

凤长悦一手紧紧抓着天凌束,而后手腕一抖!一股灼热的力量,奔涌而去!

东方兰夕顿时被狠狠带着摔在了地上!而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狂暴力量,忽然涌进身体!

一瞬间,她无比痛苦的蜷曲起来身体!

疼!

太疼了!

凤长悦缓缓收紧天凌束,若是仔细看去,则是可以看到那上面,一层淡淡的金色火焰,正在燃烧!

被天堂火封锁,自然无法发挥!

她转身,将手中的莲花狠狠一握,而后变作了龙眼大小的白色丹药,送到了轩辕夜的唇边。

然而他双眼紧闭,没有任何动静。

她心中一疼,而后将丹药咬住,含在嘴中,而后小心翼翼的将他扶起,俯身,含住他的唇。

撬开他的牙齿,轻巧送入。

东方兰夕看的眼睛发红,凤长悦方才那一系列动作,拉着天凌束,让她像是一条狗一样在地上拖行!

这般屈辱,如何受的!

她手中悄然握住了一个东西,而后狠狠捏碎!

一道磅礴的力量,忽然扩散而去!目标——直指凤长悦!

而凌震天也在这一刻陡然神色一变,立刻飞身而下!

劲风忽至!

轩辕夜忽然睁开眼睛!那双凤眸之中,一片暗沉!杀意弥漫!

------题外话------

今天身体好了一些了,只是更新依然很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