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6 七品炼药师!

数道蓝色的风刃,在这一刻,陡然快速的飞向凤长悦!瞬间将她笼罩起来!

随着这般气势的逼近,凤长悦周身的地面之上,都是开始出现数道深深的被划开的痕迹!

却都是那披帛挥舞的时候,留下的清晰的痕迹!

凤长悦回头,黑色的瞳仁里面,便是映出了一道飘扬而凌厉的蓝色!

那一抹蓝色,像是冬天盘绕而过的溪流,带着寒意,无声靠近!

她此时正在极度紧张的时候,这般猛的回头,药鼎之中的天堂火,顿时失去了控制!

呼!

紫金色的天堂火,顿时妖异的升腾而起!

凤长悦心中一惊,心中顿时传来一股不好的预感!

而东方兰夕此时也是已经看到了凤长悦身前的场景。

感受到那灼热的温度,以及那不可言喻的威压,东方兰夕神色越发的森冷,而后冷哼一声,倒是没想到这少年身上竟然还有着神火!

天下间的神火,一共也只有十三位,因为和初姐姐的关系不错,所以连带着她对这些也知道不少,知道神火是怎样强悍而罕见的存在。

天下间,不知多少炼药师想要得到神火,却始终毫无门道。

却是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嚣张跋扈的张狂少年,身上竟是有着神火!

她美眸眯起,嘴角流露出几分冷笑。

若是换做其他人,只怕是难免要生出几分贪婪的心思,想要将这神火据为己有。

但是东方兰夕却不会。

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炼药师,对神火的掌控肯定不行,另一方面,这神火看样子,肯定是已经认了这少年为主,任何人若是想要硬抢,只怕东西还没到手里,性命就先交代了。

所以,神火纵然诱惑力极大,但是眼下她却是没什么心思去抢。

因为她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毁了他!

她身体之内的灵力已经尽数调动起,全部涌到了那蓝色的披帛之上!

翻滚之间,那蓝色的披帛甚至因为极致的速度而割裂了周围的空间!露出几分黑色的空间裂缝!

凤长悦眸色顿时冷厉了下来——东方兰夕先前果真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她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分明比先前强上不少!

然而药鼎之中,情况却是已经变得越发的糟糕!

嗡!

强大的狂暴能量顿时波及到了那药鼎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无数的药材混合在一起,本身相互之间就十分矛盾,彼此互不相容,先前凤长悦精神力尽数涌出,才是好不容易控制住,眼下被东方兰夕这般偷袭,心神分散,立刻就暴动了起来,彻底失去了平衡!

凤长悦咬牙,立刻召唤灵力铠甲!

金色的耀眼的铠甲,顿时覆盖在身上!衬得她黑发如墨,眸似冷光,竟恍若战神降临!

一股浓稠的杀意,无声的从凤长悦的身上散发出来!

她的眸色原本就深沉,此时更是如同无边的黑夜一般,无边无际的弥漫开去!竟是让人心生惶恐!

感受到那一股杀气,东方兰夕忍不住心中一颤——

在这一刻,她似乎见到了无数的白骨,遍地的血水,凄厉的嘶吼…。

若不是从万千血肉骨山之中踏过,绝对不可能形成这般的杀气!

一时间,她心中竟是忍不住一抖,一个不安,不可抑制的从心底弥漫开来。

而当看到凤长悦那双毫无感情,冷酷血腥的眸子的时候,这种恐惧终于是瞬间失控!

她忍不住一声厉喝,想要将那种感觉完全驱除!但是却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始终盘踞在心底!

她心中一横,想要除掉凤长悦的心思,越发的浓厚!

这个人——留不得!

想到这里,她手掌翻飞,蓝色的披帛便是幻化成了更加繁复的形状,周围无数蓝色的风刃朝着凤长悦围剿而去!

砰!

凤长悦神色冷厉,立刻布下结界!而后迅速回头,看向那药鼎,全部的精神力,都是瞬间涌出!朝着那药鼎压去!

感觉到有几处地方的温度都发生了危险的变化,她立刻将精神力分开,而后一心多用,分别压制不同地方的火焰!

用天堂火能够炼制出品质更好的丹药,却也有着极大的危险和损害性。一不小心,这些药材,便是尽数毁掉!

数道能量在里面交缠,几乎连同她的精神力一同覆灭!

她甚至有一种自己整个人都在那一瞬间被控制了的错觉。

虽然险险的避开了危险,将那些苗头都扼杀在了摇篮里,但是还是有一些药材在这能量的强烈交织之中被损毁。

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脸色苍白如雪。

灵力的消耗尚且可以通过丹药来补充,但是精神力却是不可以,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候,消耗就变得格外的大!

最关键的是,她现在还不是七品炼药师,这一次尝试,不是她第一次尝试,但是却是必须成功的一次!

之前的失败,她都可以全部忽略,然而今天——为了阿夜,不能失败!

她一只手按在那药鼎的一个入口之处,紫金色的火焰在她的掌心的控制之下,似乎有些乖觉了,但是依然在蠢蠢欲动。

她一只手从金色手镯之中取出那些药材,而后再度投入!

这样,便是相当于又一次的提炼。

那些已经提炼好的,她便是将那些先融合,但是几百种不同的能量,又怎么会是那么简单可以完美糅合在一起的?

在这个过程中,她一边心思要专心提炼,更要注意着那些变化,感受着那些能量之间的相互冲突,而后小心翼翼的将那些可以融合的先糅杂在一起,剩下的则是慢慢添加,融合进去。

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消耗极大的时间段。

凤长悦后背已经被汗水染透,但是因为周身温度极高,所以又都是很快就蒸发,以至于衣服粘粘的在身上,十分难受。

她的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盯着药鼎,黑色的眼眸之内,似有幽幽火焰,看着更像是幽魂一般。

最后一株药材加进去,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而后细致的开始提炼。

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她的精神就变得越发的集中,一点错失都不敢有。

然而东方兰夕的攻击却是已经抵达!

轰!

强大的能量波动,顿时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原本就已经破损不堪的山峰,随着这一下,更是直接晃动了起来!

山上的岩石不断地脱落,尘土飞扬,连地面都在剧烈的颤抖!

凤长悦布下的结界,甚至也抖动了一下!

凤长悦胸膛一颤,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然而她的神色却是没有分毫变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双眼盯着药鼎,唯有一片紫金色的火焰,在灼灼燃烧!而在那里面,她再度尝试,将旁边的几种粉末加入中间,希望融入更多的能量!

东方兰夕见此,却是没有露出失望之色,反而是掀起红唇,微微一笑。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人,究竟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手中蓝色的披帛翻飞而出,分明只是那样的一条简单的披帛,但是此时,却是恍惚遮天蔽日一般!

无数风刃,在凤长悦的结界之外,不断的朝着那上面攻击!

结界纵然坚实,却也是无法抵抗这般不间断的攻击,何况,那些风刃,不知是为什么,在被东方兰夕甩出去之后,本身的能量不降反增,随着时间的流逝,竟是变得越发的凝实起来!

看样子,竟似乎是可以自己再度吸收周围的能量来战斗!

铿!

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凤长悦身体微微一颤,虽然外面有金色铠甲支撑,但是无人看到,她里面的衣衫,已经是被震裂开一道口子。

身体之内的灵力,也难免被扰乱,在这一刻,变得极为疯狂起来!

无数的灵力在经脉之内流淌,若非是凤长悦的*力量强悍,甚至连经脉都是被拓宽强化了不少,只怕此时,也是已经无法忍受这般的能量冲击,一口血直接吐出来了!

她没有再回头,精神力已经分化成了无数道,分别掌控着那些已经提炼好的药材,而后缓缓的在中间融合。

想寻找一个平衡点,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稍有差池,这一次的炼丹,就会彻底的毁掉。

所以,她整个人的精神也都已经提了起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甚至连那疼痛,都几乎已经完全忽略了一般。

她心中之剩下了一个念头——快!要更快!

啪!

东方兰夕再度狠狠甩出!重重的打在那结界之上!

这一次,结界虽然未曾破裂,但是在边缘地带,那结界之内的地面,都是开始产生巨大的裂缝!而后不断的塌陷!足可见那威力之大!

嗡!

那击打声就在耳边,凤长悦甚至在这一刻觉得耳中似有嗡鸣之声,但是神色却是分毫未变,干裂的嘴唇紧紧抿着,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终于消褪干净,只剩下了一片惨白。

正在不远处和风老缠斗的凌朗,狠狠甩出一掌,而后将风老击退之后,刚刚回头,便是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心神一凛!

“东方兰夕!你未免也太不要脸了!”

凌朗一声厉喝,脸上怒意凛然,便是要朝着东方兰夕而去!

这阴险的女人!竟然敢趁着这个时候,对凤墨下杀手!

凤墨现在在炼丹,肯定无暇顾及,东方兰夕的攻击,就只能这般生生的受着!而且还不能分神,否则这丹药一定会毁掉!

东方兰夕明知凤墨这般做都是为了那个人,却依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誓死要对凤墨下手,摆明了是想要凤墨的性命!

然而正在他即将奔去的时候,眼前却是再度闪现了风老的身影。

风老苍老的如同枯枝的手,阻拦在他身前,面色无波,却带着几分坚决之色。

“想要过去,先杀了我!”

凌朗狠声道:“老东西,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风老微微垂眸:“请——”

凌朗几乎气的吐血,眼下这般情形,杀不杀死他,根本不是重点,关键是——凤墨拖不起!

他在那里,危险之极!若是稍微晚一点,只怕一切都晚了!

他手中长剑光芒闪耀,尤其是顶端,还在不断的发出细微的能量撞击的声音,身体之内的灵力,也在不断的朝着剑身之上汇聚而去!

他身下骤然出现了一个银色星阵!

风老眸色一动,全身境界起来,抬眼看向凌朗。

这一战,他必须要为小姐拖住时间!

虽然小姐的行为他不是很赞同,但是眼下,却也是已经没有回头箭了!

而在上方的林远,看到这一幕,神色也是瞬间狠决起来!

主上此时正在危险之极,这东方兰夕居然还敢这样做,当真以为这世界上,人人都害怕他们东方家吗!?

原本为了避免麻烦,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对东方兰夕下死手,但是现在,她这样做,当真是自己找死!

林远视线匆忙的从凤长悦的身上扫过,看到她惨白的脸色,顿时心神一震。

若是主上醒来,看到这样的情形…。

他简直不敢想象!

刻不容缓,他掌间灵力汇聚,而后逐渐形成了一个纯黑色的长枪!

他手握长枪,而后猛然向上刺出!

到了此时,已经无需再忍!

而这般雄浑的能量,也顿时朝着上方而去!那结界之上,顿时覆盖了一层黑色!看起来尤为妖异!

然而外面正在搜寻并且尝试进入下面的凌震天等人,也是突然被这一幕惊住。

原本入目之处,皆是白色的雾气,什么都看不清晰,然而在尝试下去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极为冰凉的力量,陡然从下面传来!

凌震天率先做出反应,身形一动,便是向后退去!

铃木也是同时眸色微闪,目光在某个方向停留了片刻,而后神色沉稳的后退。

看到他们两人都是这般动作,跟在后面的青龙长老白虎长老自然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立刻闪避!

唯有朱雀长老两人,对这里终究是少了几分戒备之心,所以反应最慢!

而这眨眼的时间,两人便是立刻觉察到了不对!

脚踝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忽然缠绕而上!

两人低头看去,果然见到脚下,从那一片浓郁的白色雾气之中,延伸出了黑色的藤枝!而后将两人的脚踝都死死的缠住!

而且那看起来足足有拇指粗细的黑色藤条,也非常冰冷,那股寒气,似乎沿着肌肤飞快的蔓延!两人尚未明白这是什么,就见到那黑色的藤枝,竟是已经蔓延到了小腿之上,并且缠绕的更紧!甚至还有着立刻朝着大腿生长的趋势!

如果仅仅是这样,两人见惯了风浪,好歹也是凌家本家的长老,怎么也不至于十分惊慌,但是下一刻,两人正打算同时出手,将这黑色藤条清除掉,就忽然感觉到身体之内的灵力,在飞快的消失!

两人惊慌抬头,果然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担忧之色!

“你…这黑色藤条…”

“我的灵力!”

两人同时开口,半句话的功夫就是已经知道了两人果然是遭遇了同样的境况——这黑色藤枝,竟是会吸收人的灵力!

说是吸收,甚至都有些不准确,因为那般快速的动作,用抢夺,更加合适!

两人立刻尝试脱离,却是发现那黑色藤枝竟是无比坚韧,无法轻易挣脱!

朱雀长老立刻神色一狠,一道白色灵力立刻狠狠挥下!

然而那白色灵力在接触到那黑色藤枝的时候,却也只是稍微闪烁了一下,而后消失不见!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这般动作,直接加快了身体之内灵力的损耗!

而同时,玄武长老尝试用灵宝将黑色藤枝斩断,却也是徒劳。

两人这才发觉,这东西竟是这般难缠!

看到他们两人的样子,凌震天脸色微沉,冷冷一笑。

“也只会这些手段罢了。”

只是心中的猜测,却是有些不确定起来。

如果那几个人当真在这下面,感觉到他们的动静,依照那人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这般轻易容忍的。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冲出来,直接和他打起来了。

但是却没有。

要么,那几个人真的不在,要么…

他们现在正被什么事情拖住了手脚!

凌震天心里,自然是更加偏向于后一种猜测,所以几乎是没有犹豫,他再度尝试打破那结界!

只是,原本就已经足够坚实的结界,在被林远这般处理之后,结界之上,也是瞬间弥漫了无数黑色的藤条,看起来似乎多了一层骨架一般,变得更加难以对付。

所以,凌震天他们,已然失去了最好的时机。

然而朱雀和玄武长老两人,处境却是最为艰难。

两人做了各种尝试,却是依然无法将那东西彻底清除,甚至蔓延的更加厉害,几乎将两人的下半身都缠绕了起来!

凌震天冷哼,伸出手,随手抓住了一根藤枝,而后猛然爆发!

难以描述的雄浑的力量,在这一刻,陡然爆裂开来!

巨大的冲击力量,几乎瞬间将周围的山峰尽数削平!

而这般的动静,也是立刻传到了下面!

从凌震天的手掌出发,狂暴的灵力沿着那藤枝不断游走,而后纷纷爆开!

一瞬间,黑色的断裂的藤条,飘扬而起!

轰!

同一时刻,正在下面的林远,喉间一阵腥甜!

凌震天…。实力果然已经到了那个等级!

他快速的看了一眼下面,看到依然毫无动静,紧闭双眼的轩辕夜,心中如同火烧。

此时此景,他支撑的时间,只怕也不会很久了!关键是,凌震天已经迈出了那一步!只怕唯有主上,能够和他相抗!

凌震天一开始忌惮主上的名声,所以态度恭敬,但是他知道,凌震天心里其实并没有几分真正的敬重。

若是有机会,他怎么可能不将之前受过的那些都讨回来!

主上这般模样若是被看到了,只怕…。

他先前已经发出消息,但是却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可以赶到,而现在的这情景,只有他一人,只怕,也是阻挡不住凌震天的!

他唇角溢出一丝鲜血,但是眉宇之间的杀意,却是越发的浓厚!

眼角余光,还可以看到中间的位置,那块黑色而璀璨的石头之上,凤长悦就站在主上身旁,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前的药鼎,任凭周围的结界遭受怎样的攻击,都未曾回头!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林远还是可以看到,凤长悦惨白如鬼的脸色,以及那眼中的决绝之色!

她这是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林远心中憋闷的难受,看着那一幕,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说不出话来。

啪!

东方兰夕再度挥出一道灵力!

那几乎凝结成实质的灵力在空中幻化成风刃,而后狠狠的打在那结界之上!

有好几次,林远都觉得,那结界可能下一刻就会破裂!

然而最后,却总是能够顽强的撑住,就像它的主人般坚韧顽强的不可思议。

然而这一道道的风刃打下,虽然没有打碎结界,却还是有能量波动,间接地打在了凤长悦的脊背之上!

啪!

又是一道!

在那风刃撞击结界的时候,甚至有刺眼的火花迸溅出来!强烈的能量波动,让那周围的石块都已经产生了一道道的划痕,有的甚至已经化为齑粉!可见那力量之强!

凤长悦一条腿,忽然软了一下,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林远看的心头火气,想要立刻冲过去,却苦于上面凌震天的威压,无法动弹!

他若是稍微有一点支持不住,凌震天下一刻,就有可能闯进来!

凌朗那边,也是已经火烧眉毛,神色凶狠异常;

“老东西!你给我滚开!”

风老未曾说话,只是身上逐渐增加的气势,却是已经无言的表明了一切。

小青蛇眼角余光看到中间的场景,橙黄色的眸子变得越发的冷酷起来!

而那阻拦在它身前的那巨大的魔兽,也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危险,逐渐眯起了蓝色的眼睛。

双方对峙!气氛僵冷!

然而此时,负伤累累的凤长悦,其实已经完全麻木了,对于那些疼痛,她似乎一点都觉察不到,眼里心里,只剩下了眼前的药鼎!

她小心翼翼的将那剩余的药材,一点点的融合进去。

终于,将所有的能量都融合到了一起,所有的药材,都全部糅合在了一起!

紧接着,便是最重要的一环!

成丹!

她深吸一口气,双眼一眨不眨,全部的精神力都已经涌出,中间那紫金色的火焰,变得越发的妖娆!而在中间,隐约看到一丝白色!

“凝!”

她一声低喝,天堂火顿时全部撤退,精神力尽数扑上!将那一团白色包裹起来!

而后在那瞬间,她掌间翻飞,顿时出现一个小小的玉瓶!

心念一动,那玉瓶之中顿时飞出一滴几乎透明的液体!

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在鼻端!

这液体,正是之前在那黑暗的隧道之中,得到的那雨凝花花蕊之上的精华!

虽然只是一滴,但是在飞进去的时候,凤长悦还是感觉到,一股强大的能量,从那里面疯狂涌出!

她银牙紧咬,忍耐住身上不断传来的虚脱之感,全部心思都已经投注在那上面!看着那一滴精华,在落入药鼎之后,飞快的融进了那一团白色之中!

两团能量,顿时在里面疯狂的冲撞起来!

嗡!

药鼎受到撞击,不断的发出一阵阵的闷响!

凤长悦只感觉,那两股力量似乎将她整个人都撕裂了一般!

她个人的力量,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渺小!就像是在大海之上飘摇的帆船,随时都有致命的危险!

丹田之内,灵宗之心也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噗通!噗通!

她的血液,都似乎在这一刻,跟着一起激烈的流动起来!将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东方兰夕见此,纵然不是炼药师,却也知道此时,绝地是对方防御力最低的时候!

她看了一眼在旁边躺着,双眼紧闭的轩辕夜,咬了咬唇,神色越发的阴狠起来!

而后,手中那蓝色的披帛,终于脱手而出!

“天凌束!”

一声清喝,场间气氛陡然变化!

周围那白色的雾气,忽然被疯狂的席卷而去!

那蓝色的天凌束,离开东方兰夕的身体,便是飞快的朝着凤长悦而去!

而在飞出的过程中,天凌束更是直接幻化成无数的蓝色绳索,挟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朝着凤长悦的周身飞去!

一瞬间,那蓝色绳索所过之处,地上便是瞬间出现了深蓝色的薄冰!

“锁!”

东方兰夕低声厉喝!

那蓝色的绳索,顿时在凤长悦的周围,不断飞动缠绕起来!

尽管没有挨着凤长悦的身体,但是在中间的凤长悦,还是立刻感觉到了不对!

原本正疯狂涌动的灵力,在这一刻,忽然变得迟缓起来!

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简直是致命的危险!

凤长悦心中一顿,而后猛的闭上双眼!

一股滔天的气势,忽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她猛的双手狠狠拍在那药鼎之上,一个用力,那黑色的药鼎,便是瞬间升腾而起!

而后,她纤细的身体也是瞬间朝着上方而去!

不管怎样,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将丹药炼制出来!

看着那药鼎之中,在紫金色火焰之中不断融合凝结的丹药,她的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

之前她从未成功——今天,却是必须成功!

药鼎之中,紫金色火焰光彩华丽,炽热的温度几乎将人的灵魂都灼烧殆尽!而在正中间的位置,正有一颗龙眼大小的圆形丹药,逐渐形成!

然而凤长悦的眼中,却没有惊喜之色,反而是越发的谨慎——这个时候,才是最关键的时机!

六品丹药和七品丹药的区别,其实是非常巨大的,六品丹药有了自己懵懂的神智,已经会尝试着逃走,并且有了自己的魂魄,能够变幻出一定的形状,用来迷惑人心。

然而七品丹药,那幻影却是会变成真实的东西,拥有更加强悍的力量,逃跑的意图,自然也是更加强烈!

最关键的是,如果产生七品丹药,那么必定伴随着天生异象!

凤长悦至今也未曾见过七品丹药的炼制,苍离虽然是八品炼药师,但是尚未来得及教导她这些,就是已经消失。

所以,对于这些的了解,她大多都还是从那《万丹图》之上得来的。

之前没有炼制出过七品,但是今天,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丹药的形状,相对而言其实十分简单,只是最难的,却是让它形成自己的丹药之魂!

那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所以此时的凤长悦,依然是一点都不肯放松!

她已经能够感觉到,精神力和体力,此时都是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但是却依然靠着那份坚定的意志,不断的坚持下去!

再等等!只要再等等!

然而在这个时候,耳边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的碎裂的声音!

凤长悦心中一惊——结界碎裂了!

她眼角余光,正看到那透明的结界,在经过无数次的波动之后,终于彻底的碎裂开来!

却是东方兰夕的天凌束,在凤长悦结界的周围,不断缠绕,而后不断收紧,最终让那结界碎裂!

凤长悦此时已经顾不上其他,全身的力量,都是已经汇聚到了那药鼎之中!

然而龙眼大的白色丹药,却是依然没有形成丹药之魂的意思!只是不停的在里面转悠,而后发出一阵阵强烈的能量波动!

凤长悦心中焦躁起来——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今天真的会失败!

她等得起,阿夜却等不起!

且不说东方兰夕他们,便是外面的凌家的那些人,都不是轻易能够对付的!

然而她心中越是急躁,就越是能够感受到那一层无形的屏障!

在神识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挡在了那里,无法靠近,无法打破!

她心里清楚,那就是六品和七品的差别!

然而那一点差别,此时却是如同天堑!横亘在她眼前!

天堑两边,即是生死!

在那结界碎裂的一刻,下面的东方兰夕就立刻跟上!拼尽全力朝着凤长悦而去!

她今天,一定要将之前所有遭受到的侮辱,全部讨回来!

凤长悦此时全部注意都放在了那药鼎之上,东方兰夕不花费力气便是立刻赶上,而后凌空而立,正站在凤长悦的身前不远处。

“你倒是挺镇定的,”东方兰夕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眼,冷冷一笑,“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动作很快的吗?”

凤长悦没有回答,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额头上的汗还在不断的冒出,而后快速蒸发,饶是如此,她额头上的几缕细发,也是已经贴在了苍白的脸颊之上,看着有些过分的狼狈和凄凉。

看到她惨白的脸色,干裂的嘴唇,整个人都几乎被压榨掉了所有力气的模样,东方兰夕的心里,当真是痛快!

她这一段时间,最开心的时刻,莫过于现在!

“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哼,真是可怜。怎么?你也想不到,你会有这一天吧?”

东方兰夕咬牙,声音像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带着几乎将凤长悦慢慢碾碎的撕裂快感。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她甚至觉得,脸上的肿痛,似乎也没有那么痛苦了——这个人,现在不是比她更加凄惨吗?哈!

天凌束就在凤长悦的身边,不断飞绕,虽然还没有彻底尝试将她捆绑起来,但是那不断的抖动,却还是在持续的对凤长悦发动攻击!

随着东方兰夕的心思,那天凌束就如同海浪一般波澜起伏,而后每每总是能够狠狠的隔空打在凤长悦的身上!

虽然凤长悦身上有金色铠甲防御,但是那唇边逐渐溢出的鲜血,却是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过,东方兰夕的心中,终究还是觉得不够痛快。

她非要看看,他血肉模糊,跪地求饶的场景!

她冷笑一声,而后狠狠挥出一个巴掌!

他现在在炼丹,绝对没有时间来反抗!

这一巴掌,她是打定了!

啪!

响亮的耳光声,顿时响彻整个空间!

随后,便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在上方原本打算拼死出手的林远见到下面的场景,眉间微蹙,眼角却是泛起了几分冷意,而后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而后再度将结界固定!

凌朗一手狠狠的拽住风老的胳膊,而后用力一弯!

咔嚓!

风老手臂骨折的声音,并未吸引凌朗的注意,因为此时,他的耳中,也是听到了场中间传来的那耳光声!

他立刻抬眸俺看去,下一刻,却是大笑出声——

“东方兰夕!你这人,当真是这么喜欢自己扇自己巴掌吗?哈哈哈…”

一旁的风老也是顾不上自己的伤势,立刻看去,脸色却是有些难看。

因为,东方兰夕的确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她的胳膊,甚至还没有放下!

东方兰夕闻言,眼底闪过一丝阴霾!而后立刻抬头!

再度看去,却见身前,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只魔兽!

正是小彩!

此时的小彩,却是和平时不太一样,身体比之前大了足足两倍有余,在东方兰夕身前,似乎一个爪子就可以直接将她抓走。

它身上那彩色的羽毛,此时也是覆盖了一层冰凌,看起来极为锋利!

然而最大的变化,却是它头顶的那翎毛!

它从出生,就已经继承了血脉之力,直接晋级成为九级魔兽,头上的翎毛,也是彩冰雀之王独有的九根。

但是此时,它头顶的翎毛,却是变成了一根!

唰!

它猛的张开翅膀!巨大的双翅展开,几乎遮天蔽日!

那翅膀上的冰凌,看起来越发的冰寒!似乎靠近就会割伤!

而最让人惊异的,其实是它周身的气势!

东方兰夕咬牙看去,却也是心中一惊!

因为对面这魔兽身上,似乎弥漫了一股无法言说的遥远的气息!

她自己也是有契约魔兽的,而且非常巧,她的契约魔兽,就是飞禽类的神兽,身体之内,还有一丝上古凤凰的血脉之力。

是以,她也一直非常骄傲。

但是此时,感觉到对面小彩身上弥漫开来的气息,她却是心神一颤!

因为——不管她怎么不想承认,这魔兽身上狂暴凶悍而遥远神圣的气息,的确比她的神兽高出一个等次!

而同时,正在和青蛇对峙的那神兽,觉察到这般动静,也是立刻回头。

唳!

小彩双翅展开,彩色的羽毛格外耀眼!那气息弥漫开来,顿时让场中的氛围发生了变化!

东方兰夕不甘的扭头看去:“看什么看?还不上!”

方才她正打算一巴掌打上去,却是忽然感觉到一阵大力,而后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被一把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罪魁祸首,正是眼前这魔兽!

她怎么能不出这口气!?

她的嗓音不复之前的温婉柔弱,反而是显得有些尖锐,听起来格外刺耳!

然而一向对她的话言听计从的神兽,这一次却是犹豫了起来。

在东方兰夕警告的眼神中,那原本和青蛇对峙的神兽,看着小彩,竟是缓缓垂下了头!

东方兰夕几乎要气疯!

然而她却是不知,小彩在金色手镯之中,感觉到外面的一切,早已经是心急如焚,最后终于忍耐不住,强行融入了一滴先前凤长悦提炼出来的上古彩翼鸟的血液!

虽然只是一滴血液,却蕴含了极为强大恐怖的血脉力量!

而这份力量,足够其他所有的鸟类魔兽,通通俯首称臣!

这是魔兽之间最森冷的等级!也是最无法违背的天道!

小彩拥有更加高贵的血脉之力,那么——它就必须臣服!

纵然东方兰夕想要它拼命,它也无法战斗!

见此,东方兰夕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随后便是直接冲了上去!

不管怎样,只要能够扰乱那人,就一切都可以了!

同一时刻,天凌束也瞬间幻化成数道绳索,朝着凤长悦周身捆绑而去!

感觉到那数道冷风,凤长悦猛的闭上了眼睛!

危险——近在咫尺!

阿夜——就在身边!

在这一刻,她的灵台忽然清明!

那危险的劲风越发的靠近,她的心中,就越是明晰!

天地之间,一远一近,其实都不过是心中所想罢了!

砰!

有什么东西,忽然碎裂!

一股清凉而雄浑的力量,陡然涌入!

她闭上眼睛,眼前黑色的药鼎之中,一道璀璨的白色光芒,陡然爆射而出!直指苍天!

------题外话------

还是头疼,鼻子也呼吸不了,大家早点睡,明天争取调整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