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5 偷袭!

她手中骤然甩出一座药鼎,通体黑色,三足鼎立,上面雕刻着神兽的模样,沉重的落在那魂灵石之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听来让人觉得心中一颤。

这药鼎是当初苍离送给她的,一般她不会拿出来,但是眼下,为了能够最大程度的保证阿夜的安全,为了能够一举成功炼制丹药,她便是选择了最平稳的办法。

而后,她双眼紧紧盯着那药鼎,身体之内,天堂火疯狂的涌动起来!

砰!

她双手猛地拍打在药鼎之上,而后那紫金色的火焰,便是陡然从手中涌出!从那两个入口处疯狂涌进!

原本黑黝黝的药鼎,霎时间充斥了光彩华丽的火焰!

周围的温度,骤然升高!

而后,她精神力尽数涌出,无数的玉瓶玉盒随之从空间之中飞出,而后整齐的排列在一旁!

她眸色不动,掌间微转!

第一个玉盒,立刻打开!一株雪白色的药材,瞬间飞出,而后落入那药鼎之中!

紫金色的火焰,顿时猛的扑了上去,将那雪白色的药材吞没!

而后,那些药材接连不断的飞来,排列成整齐的线条,在半空之中划过一抹完美的弧度,接连朝着那药鼎之中飞去!

即便是早已经对凤长悦的身份和实力有所猜测,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旁边的林远和凌朗也是瞬间惊呆了。

凌朗虽然已经知道凤长悦是炼药师,而且从之前她给他的那丹药看来,绝对不是一般水平的炼药师,但是看到那几乎成为一条线的不断加入的药材,他的眼睛也是瞬间睁大——

那、那个人真的是凤墨吗?

这般娴熟的手法,这般流畅的动作,便是他不是炼药师,对炼丹分毫不懂,也知道绝对不是一般的炼药师做得到的!

他曾经也是见到过一些所谓的炼药大师炼丹,几乎个个趾高气昂,高傲的不行,但是和凤墨比起来,那些人的手法却显得那般的拙劣!

简直云泥之别!

然而凤墨比那么些人都厉害,却是从未张扬过!

便是他之前已经有所猜测,此时也是忍不住心中十分的震惊!

凤墨他…。这般水平,只怕是已经算的上炼药宗师了吧!?

可是,凤墨现在的年纪,似乎才十六岁不到吧!?

这样年轻的炼药宗师?

压下心头的震惊,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何凤墨可以赢得那人的欣赏了。

这样的姿容,这样的天赋,这样的性格,只怕不仅仅是女人,便是男人也是会忍不住欣赏甚至是喜欢的吧!

他在这边惊叹不已,一旁的林远则是脸色严肃许多。

他之前曾经听闻过一些消息,知道凤长悦身上有神火,也知道她有着不错的炼丹天赋,但是此时她一出手,林远还是有些吃惊的。

实际上,他见识过的炼药宗师,比凌朗见过的要多得多,毕竟身份地位不同,所知道的所接触的东西也就不同。

凌朗虽然之前是凌家呼风唤雨的少爷,但是在炼丹方面,凌家并不是十分看重,所以他见识也是有限。

然而林远不同。

因为很多原因,他见到过不少顶尖的炼药师,也曾经不止一次的见过炼制丹药的场景。

然而正因为知道的多,所以对凤长悦才是越发的敬佩。

这般年纪,能够有着这样的炼丹水平,就算是放眼整个大陆,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然而林远还记得,他第一次在伽陵学院见到这女子的时候,她却还只是一个灵王罢了。

短短时间,这女子竟是已经成长的这般快速…。

林远心神一定,放心了许多。

将主上交给她,他心中竟是无比放心。

也许,在潜移默化之中,他也早已经承认了她了吧。

他猛然抬头,似乎透过那漫天的白色雾气,能够看到那外面的场景,眼神冷厉,神色冰寒。

一股无形的杀意,从他的骨血之中,不断的散发出来!

整个人在这一刻,犹如钢铁铸就一般!

凌朗被他身上气势震慑,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竟是忽然觉得,这个时候的林远,就像是已经出鞘的利剑,只为剑指苍天!

那锋锐的气息,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那种熟悉的可怕感觉再次出现,凌朗忍不住皱眉,心中却是忍不住惊叹——

不愧是能够站在那人身后的人,这般实力,也唯有那人可以镇得住了。

虽然不知道那人为何竟然会突然昏迷,但是看凤墨的样子,他竟是觉得,今天,或许情况没,有那么糟糕——虽然,外面的人,是凌震天!

他双拳紧握,眼神挣扎了片刻,而后就变得十分坚定。

林远立刻凌空而起,在半空之上,周围那浓郁的白色雾气,几乎将他整个人都覆盖了起来,而后身上都生出了一层的冰霜。

林远手臂一震,那些白色的冰霜便是纷纷掉落。

然而谁也不知,这般看起来轻松不已的动作,需要多么强悍的抵御能力。

若非林远实力强横,灵力雄浑,只怕也是不能这样轻松。

他豁然抬首,双手之上灵力闪耀,顷刻间便是布下了一个巨大的结界,将这整个空间都笼罩了起来!

不管怎样,首先要做好防御!

凌震天率领着人,就在外面。

依照凌震天的实力,若是想要硬闯,肯定会是一场硬仗!

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争取时间,让凤长悦将主上唤醒!

他虽然不知道主上为何会忽然发生这样的变故,但是也能大概猜测到是关于之前灵魂体脱离的事情。

他之前已经传递了消息出去,下面的人很快就会抵达,但是在这段时间之内,他必须撑住!

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谁都知道,在这样的时刻,哪怕是一个眨眼的时间,也足够发声太多变故!

所以——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凤长悦身上!

他必定竭尽全力,帮助她,唤醒主上!

在这之前,谁也别妄想踏入这里一步!

林远毕竟是掌管黑刹的大统领,虽然平时看起来并不那么有存在感,甚至有时候性格还有点跳脱,但是当他认真起来,任何人都不能小觑!

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犹如从地狱之中踏血而来的气息,凌朗神色微变,心中却是再度刷新了认知。

原本以为,传言不过是传言,只是眼看着,却似乎比之传言更加凶悍…。

林远凌空而起,布下结界,便是立刻遮挡了那攻击。

而下面的凤长悦,则是不断的将药材投注到药鼎之中,神情专注,似乎什么事情都无法将她的心神分散。

背靠着凹凸不平的山壁,感觉到脊背之上剧烈的疼痛,东方兰夕看着那场中一幕,眼中闪过几分怨恨不甘之色。

刚才看到那人倒下,她的心也似乎一瞬间被提了起来,整个人都紧张不已,恨不得立刻冲过去,看看他到底如何了,有没有问题。

但是那红衣少年站在那里,她便是不敢随便走动,更加不敢任性动作。

她心里是担忧不错,因为自从认识了那个人之后,见到的他,几乎总是强悍的,清绝的,从来没有见到这般直接昏迷,看着有些虚弱的他。

她心里自然是担忧不已,但是被凤长悦接连教训了两次,她心中终究是生出了几分忌惮,只好在这里看着,任由双手纤长的指甲,用力的嵌进掌心,生疼。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这样,但是在心里,却是将这一切的罪过,都推到了凤长悦的身上。

若不是那红衣少年,他怎么会来到这里?又怎么会遭受这一切?更加不可能会这么突然的昏迷过去!

这一切,都是那人的错!

她心里无比怨怼,原本温柔美丽的容颜,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另外,就算她想要上前,眼前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青蛇。

虽然只是小拇指粗细,看起来十分纤细弱小,但是东方兰夕经过方才那一击,已经知道这青蛇绝对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般无害。

能够一下子将她甩出去,这青蛇,少说也是九级魔兽!

她看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魔兽,但是也没有心思过多理会,只是看到那双橙黄色的眼睛,便是觉得一阵战栗。

那身上细碎而整齐排列着的鳞片,青翠鲜艳,在地上缓缓爬行的时候,更是似乎有那种细微的声音传来,让热毛骨悚然。

她生来最是害怕这样的魔兽,所以在对着的时候,整个人都几乎僵在原地。

而一旁的风老见此,原本正要上前,却是被那青蛇猛的探出脑袋,吐了蛇信子的动作惊住。

他讪讪收回尚未完全伸出去的手,心里却是开始觉得越发的棘手。

这魔兽,看起来真的没有那么好对付…。

他抬眼看了一眼,虽然整个空间都是被白色雾气弥漫,但是还是可以看个大概,在正中间的位置,隐约可以瞧见一道身影。

而且那空气之中陡然上升的温度,也是让他忐忑不已。

他可以看到那人似乎是在不断的将药材投入身前的药鼎,很明显是在炼丹。

而上方也在不断传来强大的能量波动。

他有些担忧的抬头看去,心里却是已经有了猜测。

此时此刻,能够这样快速赶来,并且实力不凡的人,除了凌家,再也没有其他可能!

麻烦大了!

风老内心担忧,看向东方兰夕的眼神,也是有了一些不赞同。

若是之前他们就快点离开,不来这里,只怕这个时候也已经快要回去了,又怎么会再碰到这些人这些事儿?平白多遭遇了这些折磨和痛苦。

小姐平素性子很好,只是不知这一次为何竟是这般的执着,甚至是执拗。

他已经不知道,若是遇到更多凌家的人,要怎么解释了。

家主那边,肯定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小姐终究是受宠的,届时,很有可能所有的错误和惩罚,都是他一个人承担了。

想到这里,风老的脸色也就不是太好了。

然而东方兰夕却是没有注意到他的消沉,全部心思都是已经放在了凤长悦和轩辕夜的身上。

初姐姐也是炼药师,两个人关系非常好,所以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她也知道一些炼药方面的东西。

这红衣少年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炼药,到底是疯了,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

炼药师精神力比一般人都强,所以对于不同药材的掌控也就不同,等级越高,精神力越强的炼药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就越是得心应手。

但是即便是再厉害的炼药师,在炼丹的时候,也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打扰的!

然而这个时候,正是最危险的时刻,他怎么能?他怎么敢?

他真的不怕万一外面的人闯进来,或者是她这边随便一个出手,就直接毁了他的丹药,更严重的直接送他去死吗?

东方兰夕咬牙,感觉到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心里的愤恨,还是在不断蔓延。

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嚣张了!

若是不给他一点教训,只怕他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他是强者!不是只有别人为他俯首称臣的份儿!

这么一想,她的心思顿时坚定了许多,眼底闪过一抹幽然森冷之色。

觉察到她的情绪变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那青蛇橙黄色的眼睛,陡然变得犀利起来!瞪着她,似乎周身的气势也是立刻提升了许多!

不断的吐信子,整个身体都晃晃悠悠,目光之中,似有威胁。

但是此时的东方兰夕,又怎么顾得上这些?

那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就像是疯了一般,在心里疯狂的生长!直到将整颗心脏完全覆盖!

她的理智,此时已经被接连而来的痛苦和折磨打散,尤其是看到眼前的场景,心里的阴暗弥漫的更加快速。

此时此刻,那人在中间炼药,肯定全心全意,没有办法分神注意其他。

而上面,又有凌家的人在不断的攻击,尝试闯进来。

最关键的是,现在,他昏迷了!

他什么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了!

现在,不管她做什么,那个人躺在那里,都无法感知不是吗?

这样的绝佳时机,错过不知还要再等多久!

她心里一心想着这些,几乎兴奋的脸色都是变得有些发红。

然而她此时却是完全忘了,若是她出手,真的对凤长悦造成了威胁,甚至要了凤长悦的性命,那么也相当于同时,对轩辕夜造成了危险!

但是此时的东方兰夕,哪里还想得到那些?

况且,在她心中,轩辕夜昏迷,等这一切结束,她自然会帮他。

只要她抓住这一次的机会,将那个人解决了…。

一切就都顺利了!

她的手缓缓覆上自己的脸颊,微微肿痛,正是方才那彩蛋飞来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她无法忘记,这两次,那人都是怎么侮辱她的!

所以今天,她——一定要杀了他!

想到这里,她骤然站了起来!

身上虽然还很疼,但是她心头如同有一把烈火在不断的燃烧,那些疼痛就直接被她忽略而过。

满腔的愤怒和怨恨,唯有打杀了那个人,方能发泄出来!

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不同寻常的气息,那青蛇警觉的睁大了眼睛,橙黄色的眼珠,瞬间出现了一道妖异的黑色竖瞳!看起来极为冷漠残酷!

东方兰夕冷笑一声。

风老觉察不对,立刻看了过来,当看到东方兰夕双手合十的时候,骤然心中一惊:

“小姐!您要做什么?”

她身上的气势变得极为危险,而又使出了那个动作…。

他迅速顺着东方兰夕的目光看去,果然——是那红衣少年!

他顿时心中一沉:小姐果然还是打算对那个人出手了!

但是,什么时候出手都可以,唯独现在不行啊!小姐难道一点都不顾及在外面拼命想要闯进来的凌家人了吗?

他们在这里,本来就已经是难以解释,如果小姐全力出手,不管对象是谁,只怕凌家的人都不会高兴!

这里毕竟是西凌域!而他们是偷偷来的!

他心中急躁,恨不得立刻上前,阻拦东方兰夕的动作,但是刚打算动作的时候,却是被东方兰夕的一个眼神镇住。

她缓缓转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色变幻莫测——

“风老,你帮不帮我?”

你帮不帮我?

风老语塞。

他不是不想帮她,只是这情形…。

到了嘴边劝阻的话全部咽了回去,看着东方兰夕肿起来的脸颊,以及那微红的眼眶,风老心中终究是心疼的。

最后,只得艰难的点了点头。

东方兰夕眼底闪过几分森冷之意。

随即,她转过头去,眼里便只有那一道红色身影。

嘶嘶——

青蛇似乎觉察了她的意图,神色变得更加警觉,身体直了起来,危险的看着东方兰夕。

东方兰夕对它已经有所准备,虽然心中依然有些畏惧,但是既然已经决定出手,那么……

东方兰夕双手合十,脚下骤然出现一个银色的圆阵!

在那圆阵之上,银色光芒璀璨盛放,一股无形的威压,逐渐降临!

那小青蛇见此,神色骤然凶狠起来,身体微微摇晃起来,却是分毫没有后退的意思,反而是挡在了最前面,似乎已经做好准备,一决高下!

风老见此,神色一定,咬了咬牙,便是猛然朝着凤长悦而去!

然而在他即将靠近的时候,一道人影,却是骤然出现!挡在了他眼前!

一道白光,犀利闪过!

风老一惊,便是立刻后退避让!

“在这个时候偷袭…我倒是不知道,东方小姐,原来你喜欢这样啊!”

凌朗凌空而立,一手负于身后,一只手则是缓缓收回方才放出去的一柄飞刀,语调微冷,眸色冷厉。

风老已经想到凌朗会出手,所以也没有十分吃惊,对于他的问话,也是分毫没有理会的打算,身上灵力汇聚掌间,而后仰天一啸,而后猛的推出一掌!

在这一刻,天地之间的能量都是被引动,而后朝着他身上疯狂的涌来!

在他的周身,甚至出现了能量漩涡,不断的朝着那推出的一掌而去!

“断魂掌!”

一个巨大的掌印,顿时出现在凌朗身前!

那手掌极为凝实,通体呈现灰色,看起来暗沉晦涩,然而又隐约有一道道的白色风刃在其中飞舞,使得它看起来更加危险!

那手掌汇聚成了之后,便是朝着凌朗飞速而来!

即便是不能直接出手对付那红衣少年,这样激烈的打斗,肯定也会影响到他!

只要一个走神,他就彻底完了!

风老心思发狠,先前的犹豫此时已经全部抛之脑后。

居然小姐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他自然是紧随其后!

是以,这一击,足足用了十成十的力量!

凌朗身上顿时召唤灵力铠甲!

他看着那手掌,翻手取出了一柄长剑!然后双手高高举起!

然而在即将发力的时候,他却是陡然发觉,身体之内的灵力,似乎变得凝滞了起来!

他心头一惊,立刻看向风老!在看到对方眼中深沉之色之后,他终于确定,对方的这一掌,的确是有着扰乱灵力的作用!

风老见凌朗动作微顿,冷哼一声。

这断魂掌,看似简单,其实在那雄浑的灵力之中,早已经花费心血,在那手掌之中划下了一个简单的阵法!

阵法虽然简单,却是可以将对方的灵力封锁!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在高手对决的时候,一个眨眼的时间,胜负便是已经可以决定了!

这一掌看上去十分简单,没有什么花招,然而其实,在出手之前,就需要用极大的精力划下阵法,而后再推出。在这个过程之中,那些灵力也会随着阵法的发挥而逐渐增加威力!

等对方意识到不对的时候,通常就已经无法逃出去了。

凌朗实力不凡,加上此时对战极为紧张,所以发现的还算早,但是即便如此,却依然还是无法完全清除身体里面灵力遭受禁锢的效果!

他强行调动灵力,瞬间感觉胸腹之间似乎针扎一样的疼!

然而纵然如此,他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甚反而动作是更加凌厉!

他双手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身上的灵力还在不断的汇聚!

那白色的长剑之上,似乎隐隐有耀眼的光辉闪烁,一直汇聚到顶端!

呼——

天地异象,狂风骤起!

他身体之内的灵力,流淌的速度逐渐加快,然而那疼痛也是变得更加剧烈!

他狠狠咬牙,而后一剑斩下!

“天剑——”

呼啸之声四起!狂暴的能量顿时扩散开来!

两道强悍的能量,猛烈的撞击到了一起!

砰!

无形的能量的压迫力量,朝着四周猛然炸开!

地面之上的石头,忽然承受不住这般的威压,纷纷碎裂开去!而地面之上,也是迅速的塌陷下去一大块!

而两人身后的山壁,更是不断的剥落着一层层的石块!滚落而下!

“破!”

凌朗一声厉喝!

然而在两人交手的时刻,另一边,东方兰夕和那青蛇也是正面相抗!

东方兰夕凌空而起,手中骤然出现了一道蓝色的披帛!

那道披帛通体呈现天蓝色,边缘地带似乎有一丝丝的白色,颜色纯净漂亮,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韵味。

披在她纤细的腰身之上,更加显得美人娇弱,轻灵动人。

然而青蛇的神色,却是没有那么轻松。

甚至,它微微往后退了一点,神色越发的警惕。

东方兰夕冷笑:还算你识相!

唰!

她素手一扬,那蓝色的披帛便是陡然飞出!朝着那青蛇而去!

青蛇躲避开来,因为身体非常细小,所以躲避起来十分容易。

那蓝色的披帛落在那青蛇方才躲过的地方,一大块石头瞬间无声化为齑粉!

而在那周围,甚至也出现了数道裂缝!

果然不简单!

那青蛇神色变得危险起来,青色的脑袋轻轻摇晃,信子还在不断吐出,尾巴不断的扭动,似乎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东方兰夕却是不理会那么多,挥出那一击之后,便是径直朝着凤长悦而去!

然而此时的凤长悦,全部心神都是已经放在了眼前的药鼎之中!

紫金色的火焰,在黑色的药鼎之中不断燃烧,而在那里面,无数的药材,正在不同区域进行着提炼!

这短短时间,她便是已经扔进去了足足有三百种的药材!

这些要药材的年份,属性,全部都不一样,单单是提炼,就已经是花费极大的功夫!

若非凤长悦精神力极为强大,仅仅是这提炼,就可以将她的精神力完全消耗!

为了确保每一份药材都做到完美的提炼,保存最好的药性,她将精神力分为了很多份,分别投注在不同的区域之中。

数百种药材同时提炼,对她而言,也是极大的挑战!

之前很多次,她曾经尝试炼制七品丹药,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但是这一次,时间紧迫,阿夜正在等着她,所以她必须倾尽全力!

她要炼制的丹药,其实就是七品丹药,之前曾经尝试的那些次,没有一次成功的,在六品晋级成为七品的过程中,似乎有一道屏障,阻碍在中间,让她无法顺利突破。

但是现在,她却也是顾不上那么多了。

不管怎样,她都要试一试!

若是有炼药师在这里,只怕也是会惊叹不已,为她这般娴熟的手法,为她十分大胆的尝试!

药鼎之中,足足三百多种的药材,仅仅是为了控制好药材之间的药性相互不要影响,就花费了极大的功夫。先前她甚至曾经一同将数十种药材一同放入,而后熟练至极的开始提炼。

若不是绝世天才,就是曾经做过无数次。

这两样,凤长悦全占了。

她不断的练习,不停的尝试,为了阿夜炼制的丹药,她下了最多的功夫。

虽然时间来的太快太匆忙,但她却是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她双眼紧紧的盯着药鼎,双手在药鼎的入口之处,不断的掌控着火焰,额头上已经有细密的汗珠不断冒出,尚未落下就已经被天堂火的高温蒸发。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黑色的瞳仁映出璀璨燃烧的火焰。

啪嗒。

一滴粘稠的液体终于从一颗黄色的玉灵果滴下来,在尚未落下的时候,就已经被一缕紫金色的火焰包裹住,而后降低了温度,仔细的温养着。

凤长悦精神力在不断的消耗,连带着脸色也是逐渐的苍白起来。

这样多的药材同时提炼,对于精神力的消耗,自然是加倍的。

就算是凤长悦,此时也是感觉到了一丝吃力。

砰!

她的手掌猛的拍到了药鼎之上!发出清亮遥远的一道声音!

听到这声音,在上方看守的林远立刻低头看了一眼,神色严峻。

他隐约能够看到那药鼎之中升腾的紫金色火焰,即便是这样的距离,也依然觉得灼热难耐。

不愧是神火。

他心里感叹了一声,便是立刻收起了心思,掌间灵力再度汇聚,而后朝着外面结界而去!

而正在和风老缠斗的凌朗,闻声也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在那力量即将扩散开来的时候,陡然收回!

身影一闪,便是迅速朝着另一边而去!

风老尚未搞清楚他干什么,然而下一刻,就看到凌朗原来是挡在了凤长悦的身前,阻止了那些狂躁的能量朝着她而去!

那力量毕竟是冲撞产生的,即便是凌朗,也是瞬间遭受重击!

他只觉得似乎一座小山都直接砸在了自己胸膛之上,喉间甚至涌上了一股甜腥的气息,生生被他咽下。

而那长剑斩下,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挣扎之后,终于将那手掌横斩开来!

风老身体剧烈一颤,身上各处流出血来。

风老没想到,凌朗的实力竟然这般强悍,神色一下子变了。

他身上虽然因为轩辕夜之前的威压而负伤,但是被凌朗追着打成平手,也是让风老万分震惊。

轰!

那剩余的能量波动,依然没有停下,几乎将半个山脉都尽数掀起!

不过,因为凌朗的坚持,那些能量波动,终究是没有扰乱凤长悦。

啪!

东方兰夕再度挥出手中的披帛,向来温柔典雅的脸上,此时已经全然的杀意!

“给我闪开!”

她收回蓝色披帛,厉声喝道。

她原本打算直接将这青蛇甩开,而后就可以趁机对那人出手,这个时候,正是防御最差的时候,一旦出手,肯定可以成功!

而那青蛇,却是始终在她眼前晃悠,无法突破进而攻击那人。

它身体虽然极小,看着没什么威胁力,但是却是能够将她的攻击化解,而后死死的缠住她。

以至于这么会儿功夫了,她还是没有一点进展。

东方兰夕的耐心,已经用完了。

她神色发狠,眼睛里已经全然没了平素的平和温柔,只剩下了无尽的森冷——

“既然如此,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忽然停下动作,而后凌空而起!

她闭上了眼睛,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都是开始发生变化!

星星点点的光芒,忽然在她脚下出现,而后快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圆盘!

她的衣服也是无风而动,身下的银色圆阵之上,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浩淼雄浑的气息!

青蛇神色警惕,橙黄色的眼睛一眨不眨,脑袋却是稍微压低了一些,整个身体都平静了下来,似乎匍匐已久的猎手,只等着那致命一击!

呼——

一道庞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那银色圆盘之上!

哗啦!

随着这一声,一双巨大的华丽的翅膀,陡然张开!

从青蛇的角度看,几乎遮天蔽日!

这般动静,也是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林远低头看去,正好看到东方兰夕脚下银光闪烁,一道巨大的身影,正在她身前,缓缓张开翅膀!

那般威势,倒是非同一般!

而后,他便是看到,东方兰夕素手一指,那庞大的身影便是冲着凤长悦而去!

速度之快,不过眨眼之间!

而且携带了极为强悍的力量,一声不吭的直接发动攻击,这显然是想要直接取了凤长悦的性命!

他的神色瞬间极冷——东方兰夕居然敢在这个时候对凤长悦动手!?

她当真是愚蠢之极!

这个时候,凤长悦正在为主上炼制丹药,但凡有一点波动,只怕都会影响到她!

到最后,受到危害的,就是主上他们两个人!

东方兰夕心思狭隘,一心想着报仇,却是分毫不顾及其他,当真是——该死!

然而正当他打算下去阻止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到那冲击结界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了!

轰!

这一次,连结界都似乎颤了颤!

他心神一动,立刻抬头,全身灵力倾泻而出!

而此时,站在外面的凌震天,脸上神色也是深不可测。

看到他再度出手,身后跟着的几人都是面面相觑,同时沉默。

凌木神色沉静,看着那一片白色雾气,负在身后的双手微微握紧。

“家主,下面的情况尚未可知,我们还是不要逼得太紧比较好,万一您出手过重,造成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可是无法挽回了。您说呢?”

凌震天闻言,眸色微闪。

凌木说的其实也有道理,但是不知怎么,他总是觉得,下面,应当就是那几个人!

平素他当然不会和那人正面杠上,但是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他自然是想要出手,日后就算真是他们,也大可以说是不知道,将责任推卸掉。

感觉到下面那反抗的力量,他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不管是谁,这样的浓郁灵力之内,呆的时间久了,只怕都不会完全没有影响。

方才接连几次出手,很有可能也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听了凌木的话,他终于是决定停手。

那东西若是真的在下面损害了,也是不好处理的。

白虎长老等人在旁边,则是不敢过多言语。

“既然如此,那…就下去看看!”

凌震天目光深沉的看着下方,冷笑一声。

他就不信,他们能一直躲着不出来!

说完,便是身影一闪,朝着下方而去!

凌木率先跟上!

然而凌震天随后才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因为在下去之后不久,就感觉到了一层屏障。

“打!将这结界打开!”

说完,便是又摇晃了手中的铃铛!

一阵刺耳的波动,再次传出!

…。

凤长悦脸色苍白,连嘴唇也干裂了起来,唯有那一双湛黑的眼睛,显得格外的幽深。

终于将丹药全部提炼完毕,剩下的一步,就是融合!

这一本,消耗的能量比上一步还要大!

她全部的精神力都是调动了起来,全部凝聚到了一起,眼中,心里,只剩下了那无数的药材!

她右手一扬,一簇紫金色的火焰,骤然掀起!

那一簇火焰,犹如旋风一般,将里面一部分的药材,尽数吞噬!

而后,左手狠狠一拍!

另一部分的药材,也是瞬间被凝聚在了一起!

她心念一动,紫金色的火焰便是陡然在药鼎之内游动起来!

“凝!”

一声清喝,骤然响起!

无数的力量,在这一刻,陡然冲撞到了一起!

嗡!

巨大的能量,撞击到了药鼎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她心神一紧,脸色越发的苍白,几乎可以感觉到精神力在飞快的消耗!整个人都有了脱力的感觉!

她一只手紧握住那药鼎的边缘,感觉到那几乎溢出来的狂暴纷杂的能量,整个人的心神也是变得焦躁起来。

必须要成功!

不许失败!

她的脑海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回响!

然而那一份无形的屏障,却似乎无法突破,在她一次次的尝试的时候,始终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阻拦!

而另一边,东方兰夕眸色一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脚尖轻点,而后便是飞速朝着凤长悦而去!

小青蛇见此,骤然焦急起来!然而一道庞大的身影,却是阻拦在了它的身前!

它仰头看去,却是对上了一双傲慢冰冷的蓝色眼睛!

它身体一缩,而后飞快朝着后方奔去!意图挡住东方兰夕!

然而那双蓝色的眼睛,却是闪过一丝鄙夷,而后双翅挥起!

小青蛇顿时飞出!

而此时,凌朗也正被风老死死拖住!听到动静,立刻回头,便是瞪大了眼睛!

林远心神一动,低头看去,心脏立刻提起!却是因为这片刻的松懈,遭受重击!胸膛剧烈一震!

眨眼间,东方兰夕蓝色的披帛,便是挟带着雷霆之力,落在凤长悦头顶之上!

凤长悦豁然回首!

------题外话------

身体酸疼,喉咙肿了说不了话,坐不住了,明天还有计算机二级考试,估计也不行了。明天吊水,大家早点睡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