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4 阿夜昏迷!

凌震天率领着众人,在那片山脉之上停了下来,而后示意他们各自分散,将这片山脉都包围起来。

当看到下面那崎岖的山脉分布的时候,凌震天向来苍老平静的脸容之上,也是忍不住浮现几分兴奋之色。

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消息,而后飞速赶来,顺着那奇异的波动,终于找到了这里。

那东西,极有可能就是在这下面!

想到这里,就连一贯平稳的他,也是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凌家已经太久没有那东西的消息了,原本以为没有希望了,却不想还是有了意外之喜!

上一次,因为那东西出现的波动实在是太过强大,所以导致那玉石都是碎裂开来,从而失去了后面的消息,无法追踪。

而这一次却是不同。

他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一直在等待那东西能再次出现。

果然!

经过这段时间的等待,终于是给他找到了!

而后,他好不容易才确定了位置,并且暗中带人飞速而来!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将那东西抢到手中!

虽然知道在西凌域,除了他们凌家,应当是没有其他人知道它的存在了,但是安全起见,他还是亲自出马了。

毕竟凌家已经失去了太久,所以这一次,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将那东西找到!

接连不断的赶路,让一行人的脸色都是有些憔悴,但是凌震天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抱怨。

一声令下,一行人便是立刻行动起来。

出于隐秘考虑,凌震天这一次并没有带上很多人,一共也就*个。但是却个个都是凌家真正的强者,也是他的心腹。

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能泄露出去的,所以这一次出行十分隐蔽,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

他低头看去,看到那几乎犹如龙困死牢一般的形状,神色微变。

很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巨变,若是那东西…引起这般动静,其实也是正常。

也就是说,可能性更大了…

凌震天舔了舔嘴唇,抑制住心中的渴望。

“家主,这里似乎…“

忽然一个属下的靠近,让凌震天心中一动。

他警觉的看去,那站在旁边的下属立刻被凌震天的眼神震慑住,不敢言语。

凌震天这才发觉自己似乎有些过于敏感,咳嗽了一声:“怎么了?”

那人压下心中的惊惧,道:“家主,您看,这地方似乎….是一个新的采集点啊?“”嗯?“

凌震天一愣,这才仔细看去,果然发觉似乎周围的灵力浓度变得有些不对劲。

他眉头微皱,之前一心都放在那东西上面了,竟是忘了这档子事儿。

这里…似乎的确是尚未有人来过的新的采集点….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神色微微一变,吩咐道:

“去看看,这里是不是有凌家的人在看守。“”家主,属下方才已经看过,但是并没有凌家的人回应。此地应当是没有人来过的。“

凌震天闻言,稍微松了一口气。

没人就好….

他忽然想起,这一片区域,是他之前曾经划给轩辕夜的,如果这是他们来过的采集点….

不过眼下看来,倒是可以放下心了。

这个地方不止有十个采集点,如果这里没有凌家的人,那么他们应当是在别的地方。

如此,也不必担心事情会被他们知道。

想到轩辕夜他们,他嘴角又露出几分森冷的笑容。

虽然不愿意正面杠上轩辕夜,但是他也不愿平白受了那些气。

西凌域所有的新的采集点,几乎都有这样的问题!那些浓郁的灵力,一般人看,或许是天赐的机缘,但是唯有他们凌家的人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他给了他们十个采集点,虽然看似是吃亏,但是他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做,平白吃了那样的亏?

况且,这些影响十分隐蔽,几乎是悄无声息的,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

到时候,就算是他们找他的麻烦,采集点也是他们自己要的,真的有什么害处,也是他们自找的不是吗?

哼。

若是这一次找到那东西,凌家就不必再看那人脸色。

到时候,便先翻了这天地!

他冷哼一声,随即看向下面的那一条山脉。

一条深深的沟壑,横亘其上!

“朱雀,玄武,你们两人随我一同前去!其他人在外面看守!防止任何人的靠近!若有违背——杀无赦!“”是!“

随即,凌震天的身影便是快速的朝着下方而去!

浓郁的灵力弥漫在周围,凌震天早已经有所防备,眉宇之间隐约有一股兴奋之色,看着下面的逐渐靠近的山脉,甚至觉得心脏的跳动都是快了不少。

见惯了大风大浪,凌震天在这个时候,却依然是难掩兴奋。

跟在他身后的两人,其实对这件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他们只是知道是来找东西的,但是却不知,到底是在搜寻什么东西。

但是看到家主那般的样子,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也是已经知道,那绝对不是普通的宝贝!

如果能够随同家主找到,那么他们的功劳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想到这里,两人也是屏息前行,在浓郁的灵力之中快速穿行!

一行人动作很快,很快就是落在了中间的山脉之上,看着那新鲜的山体挪动的痕迹,凌震天几乎更加肯定——那东西,肯定是在这里!

否则,又怎么会出现现在的这般情况!

只是…这山上,未免也太过安静了些?

一行人现在所在的位置,在被困在中间的那一条山脉比较靠近后方的位置,距离凤长悦他们所在的位置,倒是还有着一些距离,所以一时之间,也是未曾发现他们的踪迹。

听着耳边清晰风声,朱雀和玄武长老都是有些迷惑——这、这一点动静都没有,要怎么找?而且…到底是找什么?

凌震天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目光仔细的从四周扫过,而后落在了不远处的那道深深的沟壑之上!

他眸色变了变,而后缓步靠近。

从他们下来,一直到现在,都是没有觉察到任何的能量波动,但是看着那黑色的裂缝,他却是莫名的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觉得那里面应当是有什么东西的样子。

他缓步走进,而后低头看去——

一片幽黑,

从上面看下去,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一道深深的沟壑向着下面无限延伸,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

而周围的痕迹,也似乎是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强行将山脉砍开了一般,两边的山石似乎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十分干净利索的被切割开。

而且非常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越是朝着那下面而去,灵力的浓度似乎都变得更加浓郁。

他神色一厉:“走!”

那东西,应当就是在这下面!

三人随即好不犹豫俯冲而去!

在凌震天一行人靠近的时候,凤长悦就觉察到有人到来,而且那股气息极为强大,她看了轩辕夜一眼,也是从他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怀疑——

凌震天也来了!

而正在他们两人交换了眼神的时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脸上带着看好戏神色的凌朗,则是突然神色一变,而后快步上前,走到了凤长悦身边。

凤长悦似有所觉的看向他,眼神询问。

凌朗点了点头,神色微微严肃。

凤长悦心中一定。

凌家的人来其实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凌震天也来了的话….

她的目光转移到了手中安安静静的彩蛋之上,眉间微蹙。

轩辕夜眼中闪过一丝暗光。

东方兰夕几人倒是没有注意到这异常,只是看着突然沉默起来的凤长悦,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心中却是不知又在计较些什么。

风老在一旁,看着神色不动的东方兰夕,也是不敢随便开口。

而那兄弟四人,则是已经彻底傻眼。

被扔到低上的两人神色惊慌,满头冷汗,因为极致的害怕,嘴唇都是苍白颤抖的。

两人的余光还可以看到林远的衣角,听到林远的那两句话,更是心中惴惴——这么厉害的人居然还只是一个属下!?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拥有这般强悍的人作为下属!?

他们两人先前下去,在阴暗的隧道之中行进,一路上什么都没找到,正在急躁的时候,碰到了这个男人。

他们一开始以为那两个人也是进来找东西的,所以难免抱有几分敌意,言语之上也是有些不注意,却是怎么样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出手了!

不,更准确的说,对方其实根本没有出手!因为仅仅是那威压,就已经让两人无法挣脱!

感觉到那无法挣扎的压抑感觉,几乎连灵力都停止了流动,两人才意识到:他们是招惹了什么样的强者!

而林远两人,一眼就看出这两个人是后来才进来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两个人都抓了起来,并且循着道路好不容易出来,而后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而这两人在被摔到地上之后,也顾不得身上的伤,战战兢兢就想要开口求饶,然而这一抬头,却是看到了自己兄弟同样震惊惊慌的神色。

四个人顿时都是懵了——他们几个居然都被抓住了!

原本还抱着几分希望的老二和老四,看到这样狼狈的老大和老三,便是心中一凉,终于知道今天这是进入了怎样的一个死局!

大哥的实力是他们几个人之中最为强悍的,老三也绝对不弱,但是这两个人居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否则绝对不是现在的这般模样。

可见,对方真的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招惹的!

但是事到如今,再后悔,却也是来不及了!

老大和老三原本还希望,外面没什么人,说不定老二和老四可以逃过一劫,没想到…

“大哥!老三,你们这是….”

老大吐出口中的血,看先那两人:“….你们…你们两个为什么在这里?“

他一看这形式,就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故有此一问。

老二和老四神情苦涩:“大哥,我们也是无意间被发现的,我们哪里想得到,居然会碰到这些人?“

老大转头看向林远,哀求到:“您、您大人有大量,能否绕过他们两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在外面的!他们什么都未曾看到,也不曾知道啊!”

今天他们两人只怕是在劫难逃,但是好歹也要保全老二他们两个!

这些人看着,倒不像是滥杀的人,应该可以…

林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略微觉得有些可笑。

这人是真的太天真还是在装疯卖傻?

在这样的地方被发现,怎么可能还有活着的可能?

况且,他虽然先前不在这里,但是却能够看到那两个人也是受了伤,而且是极为严重的内伤。

极有可能,这两个人是招惹了主上了,他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林远虽然不知道,但是其实也算是猜到了一些,不过这两人倒不是招惹了轩辕夜,而是招惹了轩辕夜和凤长悦两人。

如果林远知道之前的时候,此时只怕是已经狠辣出手,送他们归西了。

凤长悦没时间和他们浪费时间,凌震天来了,他们必须尽快做出反应!

如果是平时,他们自然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是有些特殊——她怀疑,凌震天是冲着这彩蛋而来,若是凌震天将这东西看的比什么都重,那么一场大战,只怕是在所难免。

而且,阿夜的身体现在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她并不想和凌震天在这样的场合直接杠上。

轩辕夜正和她想到一处去,当即就微微抬了抬眼眸。

林远当即领悟,手中白色灵力闪烁!而后迅猛挥出!

四个人来不及反应,却是被同时被刺穿了眉心!

老大瞪着眼睛:“为什么…我们….没错……“

凤长悦眸光却是已经落在了那一块巨大的石头之上,闻声侧头,极为冷淡的看了那几个人一眼:

“在你们没有看清形势,就盲目英雄救美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一刻的死亡。”

老二和老四闻言,心中万分愤怒无奈,转头看向东方兰夕,希望她能够开口,结果却看到了一双毫无波澜,甚至微微带着嘲讽的眼神。

两人心中一凉,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或许真的做错了!

但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晚了。

林远动作极快,那四个人快速死去,并且连尸体都没有剩下,场中除了那几点血迹,几乎看不出任何痕迹。

他随意的挥手,尘土碎石飞起,那些血迹也是被迅速掩盖。

了无痕迹。

就连凤长悦也侧目,看了一眼。

林远的实力,似乎还在她的想象之上。

那么阿夜….就更加深不可测。

她神色一定,将那些杂事都抛之脑后,眼前只剩下了那一块巨大的魂灵石。

必须尽快!

她将那彩蛋放进金色手镯之中,而后便是朝着那巨石而去!

方才她出来的时候,在看到东方兰夕的一瞬间,也注意到了在正中间的那一块巨大的毫不起眼的灰色石块!

那石块看上去,似乎没什么不同,但她却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在看到那巨石的时候,产生了一丝波动。

她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但是面上却是并并无异色。

看到她冲着那中间的石头而去,周围的人都是有些疑惑,唯有轩辕夜将视线投注到了那石头之上。

悦儿的目标——难道是那东西?

他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因为本身的实力十分强大,所以也隐约感觉到了一些,但是并没有凤长悦了解,是以并不知晓那是什么,只是直觉凤长悦或许是想要那巨石。

而这思考的功夫,凤长悦已经轻轻的落在了那石头之上。

因为凌震天已经来到,所以时间非常紧迫!若是在这里,难免会暴露,但是如果想要将这东西挪走,目标也太大了一点。

她忽然抬头,看了一眼轩辕夜。

轩辕夜迎上她的目光,看到了她眼底的决绝之色,顿时心头一震。

凤长悦深吸一口气,视线从周围扫过,有些冷厉。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石头,是正在中间的位置的——

方才他们来的时候,分明看到这里是如同一条巨龙盘踞在这里,而在发生了那巨变之后,她虽然不能确定,但是也隐约猜到了一些。

这里应当是有阵法的,虽然不知道是谁布下的,但是根据记忆,他们所在的这个山脉,原本就是龙首的位置,而这石头,也似乎正是在龙眼的位置!

她实在是不能确定,如果动了这石头,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她迟疑片刻,冲着轩辕夜喊了一声:“阿夜,来。”

轩辕夜速度极快,几乎是眨眼就到了她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

凤长悦眉间微蹙,但是眼底却是一片沉凝。

“阿夜,我想将这个石块挪走。但是我不确定,会产生什么后果。“

轩辕夜只道:“你想做就做,后果不必担忧,一切有我。”

他几乎从未见过她这样犹豫的样子,所以直接给了果决的答案。

他却是不知,她这样犹豫,其实也只是因为他。

凤长悦缓缓吐出一口气:“那好——你让开一些。“

轩辕夜依言后退了几步,目光紧紧的盯着,掌间灵力翻飞,万一有任何情况出现,他必定立刻出手!

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是让场中的氛围有些紧绷。

风老见此,觉得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尽快离开,便是靠近了一步,用眼神询问东方兰夕。

东方兰夕知道他的意思,但是怎么也不肯就这样离开。

她倒是要看看,这人到底想要刷什么手段!

凤长悦站在那石头之山,缓缓飞起,而后双手合十,掌间一片光华璀璨!

随后,一掌拍下!

而在同一时刻,磅礴的精神力,倾泻而出!

哗!

凤长悦甚至可以听到潮浪一般的声音,波浪打在礁石之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几乎让人的心脏也跟着震颤!

哗!

随着那声音的起伏,那石块的上层逐渐剥落,而后露出一片光华璀璨的光芒!

魂灵石!

凤长悦瞳孔微缩,心里却是掀起了波澜!

这个地方,竟是有着魂灵石!

魂灵石凝聚天地灵力,对于修复灵魂体有着极好的作用,而且,若是在那上面进行修复,则是可以帮助灵宗强者恢复性命!

她金色手镯之中,一直有一道极为强横的灵魂体,始终未曾找到合适的机会,但是现在,如果有了这个魂灵石的话,一旦找到合适的肉身,帮助他重新活过,也是指日可待!

当然,眼下最重要的是,可以直接帮助阿夜恢复身体!

而一盘的几个人,也是看到了那瞬间发射出来的璀璨光芒,一时间都是有些吃惊。

凤长悦心念一动,想要将魂灵石放进金色手镯之中。

然而,那魂灵石却是完全没有反应,上面的石块虽然在剥落,逐渐露出晶莹剔透的真容,但是却还是一点挪动的意思都没有。

凤长悦微微蹙眉,眼睛眯起来,而后精神力再度倾巢而出!

这一次,魂灵石终于是有了反应!

那巨大的石块,终于缓缓浮起!

然而在那石块浮起的一刻,巨大的精神力冲击,猛的从中间散发出来!

一股诡异的力量,顷刻而出!

凤长悦心中一惊,立刻防御!

轰!

她几乎可以感觉到那无形的强烈的撞击在脑海之中发出轰鸣的巨响!

这魂灵石居然蕴含了这般强悍的力量!她心中有些吃惊,但是却也知道,越是如此,魂灵石所具有的威力,才会越大,效果才会越好。

她继续发力,想要将那魂灵石纳入空间——

嗡!

在这一刻,若是从上空俯视,就可以看到,在被困死的龙首之上,一颗光华璀璨的眼睛,正在缓缓被取出!

而周围的山脉,在这一刻,也是同时发出了回应!

原本安静的山林之中,忽然发出了索索的声音,无数的碎石和尘土,都是不断的席卷起来!

凤长悦一惊,豁然抬头,却是看到周围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变!

天色忽然变暗!狂风骤起!

她鲜红的衣衫猎猎作响,黑发飘扬!

然而在她动手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却是在飞快的发生着变化!

脚下的山脉在飞快的移动,山石也在不断的崩裂,而后飞速的坠下!

天地之间的灵力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更加浓郁起来!甚至逐渐汇聚起来,而后从无数裂缝之中,弥漫出白色的雾气!

凤长悦心中一惊,却见到那不断蔓延而出的白色雾气,在半空之中漂浮,而后纷纷落下,覆盖在地面之上!

不过眨眼时间,目之所及,便是可以看到一片银白!

周围的温度也在不断的下降!

周围的山峰在覆盖成了一片白色之后,竟是逐渐朝着中间而来!

石头碎裂,完全碾压!

凤长悦心中一沉——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而这里的动静,自然也是引起了同样在山脉区域的其他人!

在半空之上看守着的人觉察到异常的能量波动,都是立刻向着下面看来,等看到那动静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

原来凤长悦他们所在的地方,虽然是在中间,但是这里毕竟很大所以他们一开始也未曾发现,但是现在,却是明确的感觉到了那个方向的动静,便是纷纷看去。

只是因为那白色的雾气此时已经完全弥漫开来,所以几乎无法看见。

毫不犹豫,几个人当即从不同地方朝着那个方向而去!

而此时的凌震天,正杂阴暗的隧道之内行进。

听到动静,他立刻停了下来,而后猛然抬头!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难道那东西已经出去了!?

“走!“

一声令下,他当即便要带着人冲出去,但是在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凌震天立刻警惕起来,而后死死的盯着那一片黑暗之处。

“谁!?出来!“

他一声厉吼,着实是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地方遇到其他人。

而后,一张熟悉的容颜,出现在眼前。

凌震天眉头皱起:“凌木?你怎么在这里!?“

凌木分明是跟着那人走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

他心中猛然闪过一个想法,顿时眸色阴沉了起来,目光看向他身后。

凌木行了个礼:“见过家主。”

依然是一贯的淡定沉稳的样子,似乎分毫没有觉察到此时凌震天内心的波动。

而后面,也又有几道人影浮现。

凌震天心都提了起来。

然而出现的却并不是想象中的人。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见是凌震天,立刻跪倒:“见过家主!”

两人震惊,同时心中万分疑惑惶恐:家主怎么突然来了?

他们虽然想到东方兰夕来到的消息传回去,凌家会派人前来,但是却也没想到,连家主都一起来了!

见到是他们两人,凌震天的心情却是没有一丝好转。

“他们呢?“

这个“他们“,值得自然是轩辕夜几人。

白虎和青龙长老两人都是心神一颤,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不敢多言。

凌木垂眸:“家主,这里是我们抵达的第一个采集点,在进来之后,没想到发生了意外,整个山脉都裂开,他们坚持下来,于是我们也跟着下来,原本我们是一起的,但是后来山体一阵巨变,我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变化了,人…也不见了。“

他微微垂头,态度是一贯的恭谨:“我们也正在搜寻他们的下落,请家主不必担忧。“

白虎和青龙长老两人闻言,虽然觉得好像有点不对,但是也没反驳——若是直接说他们是一开始就和那几个人分开的,看家主这摸样,只怕是不会得到什么好结果啊!

于是,对凌木半隐瞒的说法,两人也是点了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凌震天的心情瞬间糟糕透顶!

原来!

这里竟然果真是那采集点!而且正好是他们也来到的地方!

事情麻烦了!

那东西,难保那个人不知道,若是被他抢先一步,那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必须抢在他前面!

“立刻出去!“

他一声令下,转身就朝着外面飞去,周身的气势都已经起来,显然十分急迫。

凌木等人立刻跟上,不再言语。

凌震天走了一段忽然想起了什么,皱眉道:“那东方家的人呢?“

凌木一愣,摇头:“自从上次见过,我们就不知道她的下落了,东方兰夕毕竟是东方家主十分看重的,我们也不敢做的十分过分。但是大致方位,应该还是知道的。只是此时,不知已经到了哪里。”

凌震天烦躁的点头,动作更快。

一行人很快就冲了出来。

而后,便是立刻觉察到了那一片不同寻常的动静。

看到那逐渐浮现的白色雾气,凌震天神色一定,而后快速赶去!

那东西,必定就在那里!

凌木抬眼看了匆忙的凌震天一眼,眸色微深,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跟在后面。

凌震天看着眼下的那般情形,一片浓郁的白色雾气,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就打算冲下去。

凌木眸光一闪,当即道:“家主,这下面什么都看不清,说不定有什么危险,咱们还是小心为上。“

凌震天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他倒是被那东西弄得太冲动了,若是真的在这里,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拿到的。

所以,还是先试探一二的好。

这么一想,他当即站定,而后汇聚全身灵力!

一拳,狠狠打出!

一个巨大的拳头,登时落下!

而在下方的一行人,也是立刻觉察到了那一股极为凶悍的力量!

连最开始轩辕夜布下的结界,都在微微颤抖!

轩辕夜见此,立刻飞身而起!

他周身气势凛然,在出现的那一刻,便犹如耀眼星辰,不可忽视!

他双手微微合拢,身姿笔直,神色冷峻,清隽的眉目一片冰冷!

白色的灵力在他掌间不断汇聚,谁也看不到,在那里面不断闪现而后迅速消失的几丝黑色。

整个山谷之中,忽然发出一种奇异的声响!

嗡嗡!

轩辕夜眉间微蹙,似有冰雪。

在听到那声音的时候,他便是猛的发觉自己头似乎有点疼,但是并未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掌间的力量汇聚的越来越多,和周围的那无形的力量抗击的越来越激烈,那道声音也是越发的尖锐刺耳!

他神色不动,眸色却是瞬间冰冷!

耳边那回荡的声音,却是越发的激烈!

那股尖锐的疼痛,在不断的朝着他的耳中钻去!

他双手猛然一震!

周围那声音终于消散!一股强悍无匹的能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耀眼的光芒,顷刻间将他包裹了起来!

轰!

受到冲击,无形的波动朝着四周散去,打在周围的山壁上,瞬间出现了数道裂缝!

一瞬间,移山填海,翻天覆地!

此时天地之间,一片昏暗,飞沙走石,十分混乱!

唯有他身上的光,显得格外耀眼!

而觉察到下面传来的非同寻常的反击力量,就连凌震天也是皱起了眉头,觉得棘手不已。

看这动静,似乎并不好对付….

他眼中阴森的光芒一闪,却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按理说,那几个人,也是在这里的!

这般的动静,下面隐约传来的山体毁灭的声音以及那强大的不可忽略的能量,无法不让人联想起来。

他咬了咬牙,而后忽然取出了一个铃铛!

虽然不确定,但是一出手,就可以看看到底是不是了!

铛!

一声惊雷般的声音,骤然炸响!

无形的波动,陡然散开!

一片片石头,逐渐剥离了山体而去!

而随着那铃铛的波动扩散,周围的山脉,也是逐渐的消失!

若是有人能够看到,便会觉察此时,原本被困死的巨龙般的山脉,正随着这距离的能量波动,逐渐变化!

那些山石,像是一层被剥掉的鳞片一般,层层掉落!到最后,甚至连整个骨架都在逐渐消失!

吼——

一道无形的声波,忽然从遥远的空间传来!

轩辕夜脑海之中,骤然一道剧烈的疼痛!

正在用精神力努力将魂灵石挪进空间的凤长悦,却在这一刻,猛的觉得心中一动,而后迅速抬头!

正好看到轩辕夜缓缓合上了眼睛!眉头紧蹙的倒了下去!

阿夜!

她心中如遭雷击,登时飞扑而去,用此生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将轩辕夜抱在了怀中!

“阿夜!“

她抱着他的身体,手脚冰凉,整个心脏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攥住,连说话都变得艰难起来。

而这般动静,也是立刻让远处的林远等人震惊当场!

林远脸色当即变了,而后立刻冲了过去:‘主上!“

方才明明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成了这个样子?

凤长悦双手微微颤抖,却是将他紧紧的抱在怀中,看到他紧闭的双眼,微微苍白的唇色,心如刀绞!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在一旁的林远看着轩辕夜的样子,也是心头一震!

早先泽尔曾经提到过,主上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而且那时候,为了不让下面的人发现,是灵魂体完全脱离了身体而走的。

后来回来的时候,泽尔更是说,曾经听到卡西尔少爷在书房和主上超过一架。

泽尔并不敢多听,但是也大概能了解到。

这一次出来的时候,泽尔也曾经暗中交代他,绝对不能让主上过于动用精神力….

他怎么会忘了!?

林远内心惊慌而愤怒,更有万分的羞愧!

他从未见过主上的这个模样!

凤长悦骤然看向四周!那些强悍的能量,伴随着那一声奇异的吼叫,在这片空间不断的回荡!

一*,一道道!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阿夜忽然昏迷,但是…

凌、震、天!

她双眼骤然通红!杀意凛然而起!

林远无意间看到她那般冷厉的神情,也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忽然心神一冷。

凤长悦却是忽然伸出手,而后狠狠一抓!

那巨大的魂灵石,骤然坠落!落在两人的身下!

她抱住他,落在上面,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上面。

“阿夜,等我!“

她的声音很短促,但是却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疯狂。

那一道铃铛声!

今天——凌震天,你当真是找死!

她豁然站起身,腰身挺直,几乎犹如山崖雪松般!

“林远,你去外面看守,任何人不得靠近!就算是拼了命,也绝对给我拦住!“

林远向来只听从轩辕夜的命令,但是看到此时凤长悦的这般冷厉模样,也是忍不住神色一肃:”是!为了主上,我必定守住!“

她冷眼看向东方兰夕。

“将闲杂人,全部清出去!若有靠近….杀无赦!”

东方兰夕看到她的神色,也是忍不住突然生出几分恐惧。

那眼神…他是疯了吗?

“啊!“

东方兰夕手臂上忽然感觉到一阵冰凉柔软的触感,她心中莫名一颤,而后小心翼翼的看去,却是见到了一条小拇指粗细的青色小蛇!

她生来最是害怕这样的东西,当即忍不住脸色发白,一声惊叫!

同时,她立刻用力的甩手,希望能够将那青蛇甩出去!

然而,下一刻,那青色却是陡然一甩!

东方兰夕的身体便是被狠狠甩了出去!

连同风老,也一起被甩到了边缘!

想要起身反驳,东方兰夕却是忽然看到那青蛇就在眼前,直起身子,橙黄色的眼眸——满是冰冷残酷的杀意!

她立刻惊住,不敢动弹!

凤长悦却是已经将心神沉淀下来,此时魂灵石之上,只剩下她和轩辕夜。

轩辕夜躺在那魂灵石之上,双眼紧闭,唇色微微苍白。

凤长悦压下心中的惊痛,眸色一定,手中的紫金色火焰陡然飞出!

霎时间,那一片魂灵石被华彩炽热的火焰包围起来!

方才的那一道铃铛声,她听得清楚,显然是冲着阿夜来的!

她可以肯定,天下间,知道阿夜情况的人,绝对没有几个!

然而凌震天却是拿出了精神力的攻击灵宝,而且借由阿夜在全力反抗的时候,趁机偷袭!

他是当真——找死!

她幽黑的眼眸此时已经一片通红,神色冷厉如同即将惩罚世人的神祗!

谁若伤他,她必杀之!

------题外话------

发烧了,身体滚烫,头疼,先睡了,这两天的更新可能会很晚。大家第二天唰也可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