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6 诡异悬崖

“轰隆!轰隆!”

突然间,一连几个惊雷从天上劈落在他们的身边,大汉神色一凛,抬头看去只见那天空云层汇聚,天雷涌动,当下喝道:“不好!碰上天雷雨了!”声音一落,他抱着顾七迅速往前掠去。

然而,天空上的天雷却是如雨点般越劈越密,越劈越紧,一道道的天雷蕴含着天地威力,每一道天雷劈下,地面都溅起泥沙出现一个窟窿,周围树木杂草只要被天雷的气流窜到的都会如同烧焦一样弥漫开一阵阵焦味。

顾七看见伴随着天雷的劈落,周围的灵力气息也跟着涌动起来,那是来自于花草树木的灵力气息,生生的凝固着,让人感觉到到一股压迫的窒息感。

大汉抱着她左窜而避,天上劈落的天雷如雨点般密集,也终于让她见识到了这雷雾林的恐怖危险之处。

“轰隆!”

一道惊雷在身边劈落,威压迸射而出让她感觉到凌厉之气扑刮而来,但,那股凌厉的威压并没有伤到她一分一毫,因为大汉用衣袖将她护住挡去了那些气流的扑刮,然而,她还是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大叔,你受伤了。”她拉着他的衣袖,看到他的手臂被气刃刮开数道口子。

“没事,只是小伤而已,你别乱动,我们避开这些天雷雨就无事了。”大汉说着,又低笑着:“你这丫头运气还真是背,我在这里面也走动过好几回都没碰见过这天雷雨,倒是你,一来就遇上了,嘿嘿,这回知道这雷雾林的厉害之处了吧?”

“嗯,确实是危险。”她点了点头应着,看着那地面上的一个个坑坑洼洼,若是击落在身上,只怕也会伤得不轻。

林中迷雾弥漫,看不清前方的路,大汉带着顾七一边闪避天雷,一边往前掠去,却没想到他们在闪避天雷,就连这林中的一些猛兽也四窜而出躲避着天雷,冷不防的见一头猛兽朝他们这边扑来,大汉手掌聚力一击,只听嗷的一声巨吼,那头猛兽重重的飞了出去,天上的惊雷同时劈落,刹那间,他们仿佛看见那头猛兽全身的骨骼在天雷之下惊现。

“砰!”

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震得地面微晃,也在这时,周围传来了一声声猛兽狂咆的声音。

“嗷!吼!”

顾七神色一变,哪怕被大汉抱着飞掠而行此时也能感觉到一股震地的气流与力量在这片林子中乱窜着,那些猛兽当中似乎有不少是灵兽,狂咆的声音夹带着威压与灵力气息,砰砰而响的地面仿佛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抱着顾七飞掠而行的大汉猛然一顿,锐利的目光朝那声音传来之处看去,释放而出的神识探查到那是数不清的灵兽狂奔时,当下将顾七打横往腋下一夹拔腿就跑:“该死的!这是兽潮涌动!”

顾七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整个人就被他夹在腋下狂掠而行,从没被人这样带着走的她只感觉一阵昏头,那种颠簸让她腹中酸水直翻滚,尤其是被他强壮的手臂夹着,整个胸口连喘气都觉得困难。

“大、大叔,你就不、不能正常点带着我跑么?”因他在地面掠动飞奔的颠簸让她说话的声音都一颤一颤的,没一会的路程她的脸色也跟着泛白,直让她有种不被雷电和灵兽弄死,也会被他给颠死的感觉。

“啊?小七你说什么?”因周围天雷的劈打和兽潮的吼叫让他听不太清她的话。

“我说,我、我就要被你勒死了。”她双手抓着他的衣襟,稳住了那往下栽去乱晃的脑袋。

“砰!”

就在她的声音落下之时,天空中的一道天雷猛的往他们两人之处劈下,速度之快如同闪电,威力之大震得地面传起回荡声,气流回涌往外荡开,那一刻,若是顾七只怕也无法在那样的情况下避开,然而,大汉却是夹着她身形一闪掠了开去,步伐往另一步速移稳住之下,却因脚下踩到不平之处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几步。

也就在这时顾七感觉到悬空的感觉回头一看,顿时心往下沉:“后面是悬崖!”

“什么?”大汉大声的问着,回头一看,这一看不由低咒出声,正想往前掠去到安全的地方,谁知一块被气流掀起弹来的石头冷不防的击了过来正中胸口。

那石头的力道并不大,却足以将身体不稳站在悬崖边上的两人推下去,只见,大汉身形一晃试图稳住,却仍抵不过那往后倾去的力道倒下悬崖。

“上去!”千钧一发之际他双手一托低喝一声将顾七往上扔去。

“大叔!”顾七一怔,惊呼一声,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扔上崖边,看着那往下坠去的大汉,她想也没想的抖出混天白绫缠住他的一只脚,想将他往上拉起却发现这个悬崖似有古怪,有一股力道正将人往下吸去,甚至,在她运用灵力气息的情况下仍被那下方的力道扯了下去。

“该死!你下来做什么!”大汉怒瞪起双眼瞪着她,但倒向下面的那一刻他想唤出飞剑却发现灵力气息似有阻碍,飞剑无法唤出来,眼下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丫头被他的力道扯了下来而无法施救。

然,顾七没去理会他,而是在下坠的同时试图唤出飞剑,只是,在下坠的这一刻灵力仿佛被什么所压制着一般,竟无法利用灵力气息平衡身体飘浮而起,也无法利用灵力唤出飞剑,这一发现,让她不由拧起眉头。

这下面到底有什么?怎会这般的古怪?

正想着,忽感觉一股力道一扯,混天白绫的另一端大汉将她扯了过去护在怀里,试图在下坠摔向地面时用他的身体给她垫底以减轻摔向地面时的重力。

看着那胡子遮去大半张脸的大汉,看着他皱着眉浑身弥漫出凶煞之气,她却是心头微暖,如同春风拂过心间一般,许久不尝有过撼动的心在这一刻为他没有理由,没有目的的相护而微微颤抖着……

“大叔,其实你不必如此护我。”她看着他说着。

“说什么鸟话?大叔我皮粗肉厚的不垫底,难道抓你这么个小不点垫下面?就是将你压成肉饼这摔下去估计不死也剩下半条命,既然如此,当然是我先落地的好。”他大咧咧的说着,见她还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不由的咧嘴一笑:“怎么?感动了?别瞎感动,大叔我可不是什么烂好人,不过……”

他的声音一顿,目光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嘿嘿一笑:“不过,要是我们这摔下去不死,不如,你认大叔我当干爹怎么样?”

身体在下坠,崖底的风阴冷而渗骨,越往下那种死亡的感觉越是强烈,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不见大汉有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他是那样的坦然,那样的硬气,不改男人本色的面对着死亡的降临。

耳呼呼呼凌厉风呼吹刮着,身体悬空的往下坠去,那种极度不安全的感觉让人心头发颤,然而,此时顾七趴在大汉身上定定的看着他,对上了他那双看不见深浅的黑瞳不知在思忖着什么,好一会才听她开口道:“好!只要我们不死,我认你当干爹!”

“哈哈哈哈哈!”

仰天的爽朗大笑从他的口中传出,一声声的回荡在这深不见底的悬崖之中,但见他目光迸射出灼灼光华,掩不住的兴奋与开心溢于双眼之中,他一手搂着顾七,低沉而粗犷的声音透着强者的霸气:“就冲着这好处,老子也不能轻易死去,小七,抱紧干爹,哈哈哈哈!赚到了赚到了,哈哈哈哈……”

粗犷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着,声声回响。他的那种自信,那种强者气势毫不掩饰的释放而出,哪怕此时灵力与威压被压制无法运用,但那股气魄仍叫人不由侧目。

下坠的时间里他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在许久之后,他一手搂紧顾七护在怀里,一手拔出腰间匕首,双脚一蹬手掌一击,借着炼体的力气将他们推靠向壁边,匕首插在壁面磨擦以阻下坠的速度。

“嚓嚓嚓嚓……”

石头与匕首的摩擦迸射出一丝丝火光,金属与石面的碰撞发出一股刺耳的嚓嚓声,约往下再坠上百米之时身体猛然间被一股吸力往下吸去,重重的摔向地面。

“砰!”

“嗯!”

重摔落地的声音伴随着一声闷哼声响起,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虽摔落地面,但顾七在他的身上下坠力没那么大,此时听到身下之人的闷哼声,当下迅速起身连忙问道:“大叔?大叔你怎么样?”

“咳咳,还大叔?老子又没死,不是应该叫干爹么?”黑暗中传来大汉的话,只是那声音明显的有些力道不足。

光听那说话的声音顾七就知道他伤到内脏了,当下将人扶起:“是,干爹就干爹,先别说话,我拿枚丹药给你服下。”说话间她就要探向空间,谁知却发现空间进不去,不由的怔在原地。

“这下面有古怪,灵力被压制住,空间自然也打不开,咳咳,先别忙别的,弄点火来看清周围再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