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8 生命契约

当看到两名修士冲进来时,鲍永轩的脸色骤然涨红,怒得大吼:“滚出去!”一边点了黑衣女子的穴道,让她整个人昏死过去。

那两名修士一见自家少主衣裳不整面色羞恼,再看少了床帐的床上女子露出的圆润玉肩,连忙低下头将那黑衣女子拉往外后退出,再关上房门。

不多时,穿好衣袍的鲍永轩安抚好房中女子后走了出来,瞥了被两名修士守着的昏迷黑衣女子一眼,眸光闪了闪,沉着声音道:“将她带到水牢。”

“是。”两名修士将人带往水牢。而那男子也随后而至。

树上,一抹小小的身影看着下方的一幕摇了摇头,脚尖轻点,也跟了上去。

穴道被解开,冰冷而剧痛的感觉让黑衣女子醒了过来,当恢复意识的她看到自己正被关在水牢之中,双手被分开平绑在木桩上,肩膀处琵琶骨处各被一带着弯钩的铁链穿透,丝丝剧痛渗入骨髓,痛入心扉。

因琵琶骨被锁,浑身无法提起一丝力气,只要一动便会牵动琵琶骨继而浑身酸软刺疼。下半身及膝处的水浸泡着身体,伴随着这伤口,以及尚未恢复过来的内伤,此时,脸色因此而惨白,嘴唇因此而无血色。

然,饶是被这样对待,她也一声不吭,只是死死的咬着牙硬挺着,这份魄力,就算是男子也不一定有。不得不说,顾七的眼光确实是不错的,这个女子远远比一般的男人都要强。

“紫依,没想到你还活着。”鲍永轩走了进来,只不过,他所站着的地方却是上方,水牢则是下方。此时,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水牢中狼狈的女子。

黑衣女子抬头冷冷的看着他,那目光冰寒而刺骨,仿佛恨不得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一般:“你自然是希望我死了,鲍永轩,我告诉你,我就是死也一定会拉着你陪葬!”

“紫依,你帮我做了那么多的事,绝情殿已经容不下你了吧?”鲍永轩蹲下身看着水牢下的她,目光幽深而暗沉:“其实我对你并非无情,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多次下手的机会也没杀你,你既然已经逃过绝情殿的杀令,又为何还要出现在这里呢?你可知,你来了,就再也走不了了?”

看着她蕴含恨意与杀意的双眼,男子低低一叹:“你放心,我还是不会那样残忍的让你死在我手里的。”他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袍没再看下方一眼便迈步往外走去,只听得幽寂阴森的水牢中传来他惋惜的一声轻叹:“可惜了那样一张美艳的容颜……”

脚步声离去,水牢里再度静了下来,被锁着的黑衣女子没有挣扎,只是闭上了眼,眼角流出了一滴悲愤绝望的眼泪……

“这就绝望了?”

突如其来的稚嫩声音带着一丝的漫不经心,传入黑衣女子的耳中,让她整时心头一震,猛然睁开眼,就看见水牢的上方那小小的人儿正跺着悠哉的脚步在上面走来走去四处看着,一副如同在逛自家后花院的模样,看得她错愕不已。

“你怎么来了?”

她是怎么找到这的?又是什么时候来的?她为什么要来?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她、想做什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出来逛逛。”顾七停下脚步,冲着下方的她露出一抹盈盈笑意:“不过,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这般狼狈?我还以为怎么也给得那男人点苦头吃,倒没想到看到你身上的伤还没好,这肩上又添新伤,啧啧,那男人还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沉着一双冰冷的眼眸盯着她:“三番五次的救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闻言,顾七脸上的笑意一收,眸光幽深而神秘的盯着下方的她,稚嫩的声音却是带着一股令人心安的魔力:“我想要你。”

好在这话是由她说出来,还是一个五岁小孩的模样,要是换成男的,估计还不知会被误会成什么样。

在下方黑衣女子拧着眉盯着她的同时,顾七露出一后淡淡的笑容:“我身边缺少一个死忠,一个不会质疑违背我命令的人,一个在我危险时挡在我身前的人,而你,正好被我看上了。”

“你身边应该不缺这样的人。”黑衣女子皱着眉冷着声音说着。

“是不缺,只是我看不看得上的问题。”顾七耸了耸肩说着。她身边是不缺,就是现在那美人阁里也有七个等着她调教,可问题是她还真看不上那高傲的几人,比起那几人,她还是觉得这个叫紫依的黑衣女子更为的赏心悦目,更得她的心。

见下方的她还在那里凝眉沉思,顾七便再度开口:“你倒是给句话啊!我进来这里可不容易,要是被发现了,估计麻烦不少。”

然,水牢中的紫依却是闭上了眼,冷冷的道:“你走吧!我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反正迟早都是要死,便在这里等死又如何?”在这里,她还有机会拉上那鲍永轩一起下地狱!

“你都吃了我的丹药了,难道还不知我是丹师?”顾七挑着眉看着她:“有我在,区区小毒要解又有多难?你出不出来?出来我带你去收拾那男的。”

一听这话,紫依心头微动的睁开眼睛:“你能解我体内的毒?”

“当然。”她回答得自信十足。

“好,我跟你走!”她一咬牙说着。

闻言,顾七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等你这句话很久了。”声音一落,她打开一旁的机会,跃入水牢之中,小小的身影凭空踏着在水面上,周身灵力弥漫着,让她不沾一滴水。

“这钩拔出来有些疼,你忍着点。”说话间,她一手握住其中一边的铁钩,在看到她点头后,突然间便是一拔。

“嗯!”

只听一声闷哼响起,这声闷哼才一落下,另一边的肩膀便也传来椎心的痛楚。

“嘶!”

“好了。”顾七拿出药洒了上去,同时提气带着她跃出水牢。

一到上面,紫依整个人便软跌了下去,见此,顾七从空间取出一枚丹药塞进她的口中,见她身上沾渌渌的,又有伤口在身,便用灵力气息将她身上的湿衣烘干,继而带着她往外掠去。

夜色正深,那鲍永轩怎么也不会料到,前脚才将人关进水牢,后脚她就被人救出,而且那人还盯上了他,此时已经悄然无声的潜入了他所在的院子。

“咻咻!”

两枚银针射出,那守在院门口处的两名修士便倒了下去,了无生息。

顾七这一手银针使得那样的出神入化,被她带着走的紫依心下不由一怔:她的身手竟快成那样?那两名金丹巅峰的修士就这样被一根银针冷不防的射入眉心处所杀?

有这样的身手,她为何还要她?

怀着心中的疑惑,她被她带到了原先的那间厢房,尤其当看到她旁若无人般的推开房门走进去时,更是一惊,连忙提醒:“那鲍永轩本身就是实力不弱的修士!”

“他本身实力是不错,可也顶不住我的药。”

听到她的话,紫依皱了下眉,朝里面看去,却见桌上趴着一男一女,而这两人,正正是鲍永轩和那先前的女子。

“要杀他?”顾七自顾的走到桌边坐下,挑着眉看着她,忽的露出一抹诡异而邪恶的笑容:“其实,杀了他倒是便宜他了,我有更好的办法,你想不想知道?”

“什么办法?”紫依不由问着。

“废了他下面那玩意,破了他的耳膜和味蕾,再让他每三天尝受一下万虫啃咬的滋味,直到九九八十一天后死去如何?”

听完她的话,饶是杀惯人的紫依此时也不由愣住了,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她这样的手段,残忍而嗜血,如果不是她亲耳听见,真的不敢相信这话出自于这个五岁小女孩的口中。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你还真当我是五岁小儿不成?我只是被我那神秘的师傅摆了一道,身体被缩压得到实力冲破一定的级别才能恢复过来。”顾七说着,手中已经多了几根银针在把玩着。

“就按你说的做吧!”紫依强忍丰要杀了他的冲动,对着顾七说着。

“好。”顾七一跃一起,来到那鲍永轩的身后,手中的银针一扎而下,过了一小会,她勾了勾唇角来到她的身边拉起她就往外掠去,迅速的消失在黑夜之中,只留下下方那隐隐弥漫而开的丝丝血腥味……

“我,紫依,愿将生命奉献给顾七,此生为她所用,奉她为主,永不背叛!”

漆黑的夜色中,一处幽寂的后山里,单膝跪地的紫依口中说着誓言,催动了生命的契约,在她所跪的下方,一个复杂的印记汇聚着灵力气息缓缓升起,而后化为一抹金光没入了紫依的眉心,在那里留下了一抹火焰形状的印记,直到缓了一小会,那抹印记才消失在皮肉之中。

站在她前面的顾七看着契约的形成,由心的露出笑意来,看着她身上的伤,道:“我先帮你疗伤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