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二章 那冥王呢?

王胤天一路抱着王紫下了三层,是王紫之前待过的地方,还在这里跟人打过架,一进门就看到那天的人都还没有散去,好像一直在这里等着,王紫忽然想到,他们说要在这里等着冥王下来,还真一直等着。

而屋子里的人见王胤天就这么抱着王紫出现,样子亲昵的很,本来正想上来问问什么情况,却都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来。

“岳父你感觉怎么样?这次还行吗?”一人上前问道,很着急的样子。

“应该成功了吧?看样子……”

另外一人也走上前说道,王紫看着这些人此起彼伏的叫着岳父,之前就听到过,但是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岳父指的是王胤天,现在知道了,可王胤天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这些人叫岳父不就跟她扯上关系了?

王紫正想开口问王胤天,却见那些人一个个都闭嘴了,而且一改方才懒散的样子,唰唰唰的都闪在了一边,直挺挺的站在不远处,整齐的像是在列队,余光中看到一个玄色的身影从门外走入,也不管这里如何,径自走到了首位坐下。

王紫了人,这些人噤若寒蝉,只是因为冥王出现了。

王胤天坐下,却没有把王紫放下,就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刚才还算热闹的情形顿时变得冷清了,那么多人在也好像是摆设一样,王紫看着王胤天,这么久了脑子才慢慢的回归。

想到之前这些人在这里焦急的等,应该就是在等王胤天,而他们口中反复强调的,如果这一次不行的话,再来一次恐怕就更没戏了,王紫这才不由得问道:

“爹爹,他们在说什么?”这关乎王胤天的身体,王紫很想早点知道。

爹爹?!这么安静的房间里,王紫这声音顿时显得清晰无比,众人只瞪大眼睛看着王胤天和王紫,这个女子莫名其妙闯进来,聂昂和廖三儿还出手跟人打了,后来上去之后也没了消息,现在跟王胤天一起下来,竟然成了王胤天的女儿?

惊吓!众人看向冥王,却没敢直直的盯着看,只好又去找邪彤确定,却忽然意识到前天邪彤就离开了,想到邪彤很早就已经了然,只是没跟他们说破,难道是打了看他们好戏的注意吗?

好啊,邪彤才是早早知道的人!这个绝色女子真的是王胤天的女儿,也就是冥王的女人!

赫!众人的同情立马涌向了聂昂和廖三儿,你们节哀吧,竟然打了冥王的女人,而聂昂和廖三儿却同时出了一身冷汗,这惊吓确实不小。

话说众人为什么会称呼王胤天为岳父,其实早在王胤天来到冥界的时候,众人并不知道王胤天的身份,只知道冥王为他压制体内的东西已经用了太多的魂魄,冥界的魂魄虽然多,但是能够为他所用的实在太少,条件太苛刻!

众人想尽办法在冥界四处挖这种魂魄,转眼都四年多了,要是再压制不住王胤天体内的猛兽,真快没办法了,所以众人才这么着急。

而冥王能够这么对一个外人,这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要说冥王在冥界都是几百几千年都懒的露面的,这次竟然一连用四年的时间只给一个人这么“丧心病狂”的疗伤。

他们也只从邪彤那里得知王胤天是冥王的岳父,众人只能在心里惊叹,心想到底是什么女人能让冥王这么惦记,只是四年来,他们只看到岳父,并没有看到那传说中征服冥王的女人。

渐渐的众人心里那些好奇都快磨干了,他们只称呼王胤天作王的岳父,时间久了索性去了前缀,私下只唤做岳父了,但是冥王在场的时候他们是万万不敢的,王胤天清醒的时候少,话更少,听到他们这么叫也懒的纠正他们。

他们跟王胤天关系倒是不错,只是没想到开了四年的玩笑,也几乎都习以为常了,现在却见到了王胤天的女儿,王的女人!这玩笑、似乎开不下去了……

“没什么,他们在关心爹爹。”王胤天扫了一眼众人,对着王紫说道,虽然他不太想提这个话题,但是这样的话显然交代不了王紫,只好顿了顿又道:“宝贝,爹爹没事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好。”

事实上王胤天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好,在过去的四年间,王胤天身上一直是王紫昨天最初见到的模样,这算是最成功的一次压制,这是王胤天最清醒的时候,不若不然,王紫也不会见到如此正常的王胤天。

只是这些还不是跟王紫说的时候,很多东西,现在告诉王紫只是会给她增加压力,况且,好不容易跟自己的宝贝女儿见面,王胤天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说这些不愉快的神情上。

王紫看出王胤天不想多说,虽然心中担心,但是在她心里,王胤天是个非常强势的人,这在他之前那么多年都不曾露面就可以看出来,他可以忍受对王紫和夏筱莲的思念,也可以忍受她们的不理解,更可以独自承担自己身上的痛苦。

他的担当,是别人很难做到的,王紫低头,手无意识的在王胤天胸膛上摩挲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没事就好,反正,以后女儿也不会离开你了。”

王胤天那张冷硬的脸上顿时变的柔软,把王紫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他也很多年没见王紫了,自从看到王紫顺利重生在华夏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力气陪着她继续下去了。

看着她走过那么多艰难的时候,现在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模样,与他想象的很相近,或者比他预期的更棒,也是,他的女儿,必然是最棒的!

“宝贝,你一个人来冥界的吗?”

王胤天问道,虽然这些年他已经无暇顾及六界的事情,对王紫的事情也了解很少,但是自来到冥界之后,得到的消息也不少,他知道王紫身边有很多人陪着,只是他始终处在混乱中,清醒的时候很少。

事实上他现在更想一口气消化了王紫近些年来所有的事情,只是显然急不得,只能一步一步问。

“不,混沌陪我来的。”王紫说道,王胤天却是一顿,眉目间忽然划过一丝紧张,王紫注意到了,却不知道王胤天忽然而来的紧张是为何,本想叫混沌出来,但是见王胤天这样,便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宝贝,你娘亲如何?”

半晌,却听王胤天说道,虽然声音和神态还算平静,但是那双墨眸中却有些直,好像陷入了某种思绪,王紫这才有恍然大悟的感觉,王胤天是知道夏筱莲在奈何桥下的,当然也知道救夏筱莲的契机就是混沌。

王胤天这才想到其实之前冥王也跟他说过了,只是在他意识混乱的时候,很多东西像是幻想一样在他脑海中不停的飘过,清醒后他都不太能肯定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之前沉浸在见到王紫的喜悦中,暂时没有提起夏筱莲,其实也是害怕提出来后会让他失望,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在她们面前,他总会失控。

如今王紫冷不防的说到了混沌,王胤天立马想到了夏筱莲。

“娘亲很好,现在在花溪谷,她一直在等你。”

王紫很快说道,抱紧了些王胤天,这样的父亲让她很痛心,她不知道王胤天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么多年来定然好过不了,夏筱莲被压在奈何桥下,王胤天定然心痛难当,可是他自己、又可曾好过?

“那就好,我就知道宝贝能救出你娘亲的,不像爹爹……”三十年来,都没能救出他的妻子。

“不是的,娘亲说爹爹是奇迹,我也深信不疑……爹爹,你想不想回去见娘亲?”

看着王胤天面无表情的脸,眼中却隐藏着很深的情绪,王紫的安慰脱口而出,可是面对王胤天,她总觉得自己说的任何话都没那么富有说服力了,顿了顿,王紫知道试图转移王胤天的注意力,而且在问的时候,王紫眼中有些期待,他是真的很想让王胤天出去,至少,让母亲知道她已经找到父亲了。

“你娘亲见到这样的爹爹,不知道会不会吓坏。”

王胤天说道,他的情绪变化很快,或者说他能很快的察觉到王紫的情绪,所以顺着她的思路走,这话说的有些开玩笑,但王紫却知道是真的……

“不会的,相比起别的,娘亲还是希望看到你回去。”王紫说道,语气很坚定,这一点她很了解夏筱莲,她宁愿与王胤天一起痛苦,也一定不愿意让王胤天继续一个人承担,王紫的眼神很亮,她似乎很想就这么说服王胤天。

“……宝贝,先帮爹爹瞒着你娘亲。”顿了顿,王胤天才说道,那墨眸看着王紫,还是希望等他自己把事情处理好了,再去见夏筱莲。

“……爹爹,我瞒不住。”王紫也顿了顿,同样是夜空一般深邃的墨眸回视着王胤天,不是她不想听话,而是面对夏筱莲的时候,她一定会一五一十的把话都说清楚的,要她瞒着,除非她没见过王胤天……

“那就……暂时不要说,等你出去见到你娘亲再说,说爹爹很好,这个会吗?”王胤天似乎退让了一步,这显然是让王紫不要把血池和他身体的异样告诉夏筱莲。

“……我尽量。”王紫想了想说道,这个理由她可以接受,但是到时候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嘴还不一定……

王胤天揉了揉王紫的头发,那眼神中似乎有些无奈,但更多理解,在夏筱莲面前,他的宝贝女儿跟他一定是一样的,若不见面还好,若见了,定然有问必答,一句也藏不住。

“噗……咳咳……”

“咳咳……”

这时,不远处传来隐约的咳嗽声,那样子似乎压抑的很,却是廖三儿那一群人,自王胤天和冥王他们下来之后这些人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么安静的大房间里,王胤天和王紫的对话当然一字不落的钻进了他们的耳中,平时见的都是冷硬非常的王胤天,要么杀气森森,清醒的时候也很少说话,这人很矛盾,可能是因为他身上那些烙印。

但总的来说,他们不曾见到王胤天如此‘好脾气’,此时两人的对话更是引的他们想笑,眼中瞥见两人本来不甚相像的眉目却奇异的有很多一样的神态,顿时觉得这对父女可爱了起来。

这会儿听到两人支支吾吾,由来都是那在花溪谷的神秘女子,王紫的母亲,王胤天的妻子,他们想笑,可是碍于冥王在场也不敢笑出声,只微微低着头,肩膀一个劲儿的颤。

见那父女两个相互妥协了半晌,终于有了个像样的共识,众人终于忍不出憋笑出声,只是这一笑顿时就紧张了,也不敢抬头看首位坐着的冥王,心想让他们先撤也好啊,这里的气压太低,不适合他们继续当布景啊……

“喔,宝贝,险些忘了。”王胤天的眼神在那一群人身上掠过,忽然抱着王紫站起身来,不知道想起了很么事情,直到走在那些人面前,王胤天才又道:

“这些人叫了爹爹四年岳父,都是冥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宝贝看看,有没有中意的,顺便收回去了。”

王紫一僵,王胤年口中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是狠狠的一僵,尤其是余光看到一直以来闭目养神的冥王幽幽的睁开了眼睛,那双墨绿色的瞳孔淡淡的落在前方,他们却有种骨子里生凉的感觉。

看着面前还在挑货物一样看着他们的王胤天,众人只想跪下来高喊:“您饶了我们成吗?您要是早点告诉我们您尊姓大名,我们用得着称呼您岳父啊?看在我们这些年为了给您找那些难找的魂魄的份儿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别把我们往火坑里推了成吗?”

“你们一个个哭丧着脸干什么?难道我的宝贝还配不上你们了?”王胤天见这些人脸上都是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皱了皱眉说道。

“不不不,您别这么想,是我们配不上您的女儿,我们……”

王胤天此时就站在廖三儿面前,那眼神也看着廖三儿,廖三儿只感觉脑门儿上渗出大滴大滴的冷汗,前两天刚刚治好的腰忽然又跟断了一样的疼,冥王那双淡淡的视线也跟着放在他身上,廖三儿说话时牙齿都快打颤了,这几天运气真他妈‘好’爆了。

前面跟王紫打了一架的事情还没被处置,他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呢,现在更感觉自己已经离死不远了……

“配不配得上用不着你说,宝贝你来选。”

王胤天直接打断了廖三儿的话,对王紫说道,廖三儿鼓起勇气抬头看着王紫,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可怜兮兮的,跟之前那流氓样一点都不一样。

那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实在是他现在有口难开,虽然他跟王紫打了一架,但是王紫也没吃亏啊,他可真没使劲儿的,反而是他的面子丢的才叫大啊!

他也知道现在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而是王紫明明是冥王的女人!王胤天明明知道这点怎么还敢开这样的玩笑,不,他看起来怎么不像是开玩笑的?

王紫嘴角抽了抽,僵硬的拍了拍王胤天的肩膀,他带着她来这里,感情就是为了这事儿?她看起来像是很缺男人的吗?母亲如此也就罢了,父亲更过分……

“爹爹,我有夫君了。”王紫一字一句的说道。

“爹爹知道,这些人也不赖,宝贝不挑几个吗?”对于王紫如此认真的话,王胤天却很自然的回应,那样子好像在说,王紫有是一回事,在找几个是另一回事,不妨碍的,这态度,竟然让王紫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明明父亲与母亲一生相恋,一辈子也只有彼此,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为什么对待她的事情上却一点都不吝啬给她多找些夫君?这太不正常了,难道她的作风看起来像是见到美男就忍不住收的吗?

“爹爹,我的夫君够了,不需要再找了。”王紫只好说道,不去看那些紧张到快哭的人,几天前他们还在这里谈笑自如,现在却是噤若寒蝉,王紫心里希望着王胤天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这些人真要哭了。

“既然宝贝不喜欢,那就算了,我的女婿怎么没陪宝贝一起来。”王胤天看了看王紫,觉得王紫是真的不愿意,转身便回去了,众人齐齐的松了一口气,这几分钟过的、跟几个世纪似的,死一回也不过如此了。

“混沌来了,九幽回了西方,饕餮去了妖界,乐九应该在花溪谷,其他人应该在桃花谷,哦,桃花谷是我们的家,爹爹,你若回去,我们一起住在桃花谷。”

王紫说道,不由得跟王胤天细数她的男人们都在干什么,只是王胤天眼睛却睁大了些,直到王紫把人都数了一便,王胤天才道:“宝贝,这些都是你的夫君?”那语气有些起伏,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唔。”王紫点头,毕竟是在父亲面前说起这些,面上有些泛红,但是很快便让自己镇定下来了,其实她以为王胤天是知道的,所以见到他这么惊讶,王紫才有些不好意思。

别说是王胤天了,在场的所有人里,除了冥王还一如既往的淡定,别人都不淡定了!刚刚还‘死里逃生’的感觉现在又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八卦!

那个出尘绝色的女子,竟然有这么多夫君?而且各个身份都不简单,众人现在很想把自己变成一块砖塞进墙缝儿里,他们什么都没听到好吗?没有听到王紫有这么多男人,也没听到王紫根本没点名冥王,没联想到自己的王竟然是单恋……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混沌呢?”

王胤天顿了顿才问道,心中确实有些惊讶,没想到他的宝贝女儿已经有这么多夫君了,只是这么多人,他必须早点见见才行,刚才让王紫在这些人里选夫君,也不是在开玩笑。

在这里四年,他对这里对人很了解,知根知底儿也不为过,所以才想让王紫选,可青龙那些人他还没见过,传言不可靠,他必须亲自见见才能放心。

九幽他倒是不意外,这个男人在王紫前世的时候就倍加呵护,现在更是成长到他最满意的阶段。

却见两人身后人影一闪,混沌立时出现,方才王紫的神识一直打开着,他能从契约通道知道外面的事情,此时已出现端端正正的站着,笑着唤了一声:“父亲。”

混沌明白的很,王紫可以唤王胤天爹爹,他却不行,那声称呼是只有王胤天和王紫之间才能有的亲昵,再说,不同于夏筱莲,王胤天的气场定然大了很多。

夏筱莲更多的是包容,王胤天却更多的是严厉,在他眼里,他们不单是王紫的夫君,还必须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作为一个本就非常强大的男人,王胤天对女婿的要求定然低不了。

混沌面上的痞气也收敛了不少,但也没有可以压制自己的性格,否则那就做作了,王胤天看了看混沌,却道:“坐。”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说出来确实铿锵有力,当那双背过王紫的眼睛看向他时,混沌心中不由一顿,这眼睛还真跟王紫有些像,但是双眼中更多的时老练和沉稳的气魄,那眼中似乎带着穿透人心的力量,任何伪装在这眼睛下都无所遁形一般。

混沌绕过长桌坐在他们对面,向首位的冥王点了点头,这里毕竟时他的地盘,随即坐在椅子上,迎接着王胤天的审视。

“我许你叫父亲了吗?”却听王胤天忽然说道,那平淡的语调也让人猜不透他说这话的真意是什么,但是表面上不善的气息让气氛顿时紧绷了些。

“爹爹……”王紫不由得唤道,觉得王胤天看混沌的视线实在太冷厉了,而且王胤天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王胤天不喜欢混沌吗?

“媳妇儿,第一次跟父亲见面,父亲是在跟我开玩笑的。”混沌却笑了笑说道,其实他心中也有些猜不透王胤天怎么这个态度,不应该是不认可他,毕竟他是王紫承认的,以王胤天对王紫的态度来看,他更多的会是尊重王紫的选择。

“没错,爹爹是跟他开玩笑的,宝贝你别紧张。”王胤天却道,看向王紫的时候眼神软了很多,王紫不解的看着王胤天,却听王胤天又道:

“你救我妻子一命,我当先以平辈身份谢谢你,这声父亲,稍后收下也不迟。”

混沌一听,下意识的挑了挑眉,说实话,他们之间的辈分应该是说不清的,但若跟着王紫来的话,定然是王胤天是名义上的长辈,为了王紫,他们唤王胤天和夏筱莲一声父亲和母亲很值了。

但是听了王胤天这么说,混沌倒真有些喜欢这个刚刚见面不足两分钟的岳父了,他跟王紫很像,最起码只这公事公办是非分明的态度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父亲见外了,您妻子也是我岳母,我自然会全力相救。”想到此,混沌笑道。

“只有你们两个过来吗?”王胤天点头,这才说道。

“爹爹,黄泉这里太危险,人多了反而不宜,再说外面的事情……也很多。”王紫说道。

“爹爹险些忘了这些。”

王胤天说道,忽然有些沉默,因为王紫的话而沉默,外面的事情也很多……这简单的一句话,却已经不得不让他正视,他的宝贝女儿在六界谋划的事情,她现在的地位,无一诉说着这么多年来,她经过了多少次打磨,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

而她也再不是那个乖乖睡在他怀里,即便疼也不会出声的小婴儿了,王胤天摸了摸王紫的头发,轻轻的,爱恋之意不言而喻。

“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的宝贝看不上你们,你们站在这里也没意思了。”

半晌,王胤天才说道,这话显然是对杵在不远处一动都不敢动的人们说的,众人简直要感动哭了,您早说啊!视线唰唰唰的看向冥王,没有王的吩咐,他们也不敢造次啊。

却见冥王交叠在一起的手随意的挥了挥,众人如蒙大赦,嗖嗖嗖的窜出去了,诺大的屋内只留下王紫四人。

“爹爹,你不能跟我一起回去吗?”王紫问道。

王胤天看着王紫,她那么期待他一起回去,之前他已经狠心拒绝过几次了,可是王紫一再提起,王胤天有种不忍继续拒绝的感觉,想了想才道:“宝贝,你在这里住几天,爹爹试试。”

王紫不再说话,因为她能才想到王胤天所说的试试,一定是要看看他的身体情况允许不允许,他身体所需要的魂魄和那些鲜血、只有这里才有。

四人在那大屋子里坐了很久,都是说些六界的事情,或是当今的大事,或是王紫的过去,事无巨细,想起什么便说什么。

“如果能出去也好,东西方界面合并是大事,爹爹也想看看会不会有意外,也好助你们一臂之力。”许久,王胤天却道,竟然能很快的接受东西方界面要开启的事情,他的思维果然是很活跃的,六界的死板根本不足以束缚他骨子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叛逆因子。

“我只想爹爹见见娘亲。”王紫紧接着说道。

“……会的,爹爹也想,很想。”王胤天道。

半晌,王紫的视线转向冥王,几乎在她的眼神刚刚看过去,冥王的视线便迎了上来,这是几天来王紫第一次正面看冥王,之前是注意力都在王胤天身上了,现在是有点心虚,不,应该是很心虚。

她之前还在恼怒冥王为什么躲在这里就是不见她,也瞒了她冥界这个地方,但是在见到冥王帮助王胤天压制体内那暴躁的红痕的时候,之前的一切想法就不复存在了。

只她见到王胤天这一点,她就什么都可以不跟冥王计较了,再说,这里面好像很多都是她误会了他……

“九幽怎么联系你?”想了半天,王紫只着了这么一个话题,当着王胤天的面,道歉的话她竟说不出口,看着冥王那平静的墨绿色瞳孔,即便他们许久未见,冥王的神色一点都没变,也丝毫没有躲闪,也是,他根本没有必要躲闪她……

“邪彤回了地狱。”冥王道。

“唔。”王紫点头,冥王已经做好了安排,一时间又没了话。

“宝贝跟爹爹上去吧。”王胤天却忽然说道,说完也没跟冥王和混沌打招呼,径自抱起王紫往出走,混沌只能看着那个男人抱着他家媳妇儿,虽然很想抢回来,但那是王胤天!他和王紫都不会乐意看到他这么做的……

“乐九也被宝贝你收了房?”路上传来王胤天的话,微微有些后知后觉,想起花溪谷的那个城主,不食人间烟火,竟也拜倒在他宝贝女儿的石榴裙下。

“唔。”王紫点头,王胤天这才一个个的回想了一下王紫的夫君,他了解的并不多。

“修文呢?”王胤天又问。

“应该在桃花谷。”王紫下意识的说道。

“爹爹是说你不喜欢他吗?”王胤天道,简修文还是不错的,他一手教导过的,沉稳内敛,但是对王紫确实一等一的细心,显然是希望也得王紫喜欢的。

“……”王紫没法接,那不是她的师兄吗?王胤天问的喜欢可不是单纯的好感,而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就因为知道王胤天是这么想的,王紫才说不上话来。

“刚才那些人宝贝也没有喜欢的,那冥王呢?”见王紫没有说话,王胤天也没逼问,只是又问道,在他看来,冥王应该深得王紫喜欢的,只是他们两个似乎都有些沉闷了,沉闷到王胤天也不确定了,不过不应该的,若不是因为王紫,冥王也不会去找他。

“……”王紫更加没法回应了,王胤天为何对她收夫如此感兴趣?不过听他问起冥王,王紫心中却很凌乱,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她和冥王的关系划归在这种关系上,搅乱了她满心的平静。

“没关系,慢慢来。”王胤天却好像知道王紫纠结一样,忽然说道,可那慢慢来的背后、分明藏着洞悉,似乎旁观者比当局者清楚多了。

听着王胤天和王紫的对话渐渐远去,而在王胤天问王紫她对冥王的感觉如何时,却见冥王转动戒指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垂着眼皮,那样子仍然是懒懒的,但他心里分明在屏息等着答案,只是可惜……没等到。

混沌看了看冥王,这家伙竟然是冥界的王,而这冥界竟然还真是存在的,即便是他所有的传承记忆中,关于冥界也几乎没有,比上届更神秘,而它的神秘在于它的封闭,却不想今天因为王紫的闯入而打开了。

其实冥界跟六界一直有联系的纽带,那就是幽冥地狱,只是世上竟然没有人探究过这个,久而久之,幽冥地狱几乎被六界放在了不可触碰的位置,于六界的存在也几乎无关痛痒。

了冥界却以此一直将六界的动态掌握在手中,冥王、还是赢了一局,竟然能想到从王胤天身上下手,别人都束手无策的事情,他竟然真能找到他!

“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王胤天?”想到此,混沌问道。

“你可以问他。”冥王说道,站起身来,似乎是要走了,若是王胤天不亲口说,他也不会透露这些,这是王胤天嘱咐的。

“真是守口如瓶。”混沌勾了勾唇角,见冥王也要上去,他自然也跟着去,这古堡大的很,且上下层次分的很清楚,他还是自己挑一间来住吧。

……

王紫单独跟王胤天聊了很久,直到见王胤天脸色不太好,才听了王胤天的话离开他的房间,此时王紫就站在门口,眼睛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担心王胤天,不知道会不会再变成之前那样。

应该不会了,王胤天应该不会骗她的,只是王紫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些藏在他身体里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那么不稳定……

不想让王胤天分心,王紫还是渐渐远离了他都房间,只是这顶层大的很,除了王胤天的房间,她还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正左右看着,却见身边的门自己开了,王紫再门口停了一会儿,随即走了进去。

这房间仍然很大,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样的布局、她好像在哪里见过,满室的玄色,漆木表面的家具几乎发亮,虽然是深沉的黑色,但是干净的一尘不染。

简单的布局,直观的摆设,转过一间大厅,里面是一间圆形的卧室,那张黑色大床上,半躺的人正是冥王。

王紫想到了这里一定就是冥王的卧室了,因为这里跟十九层地狱里冥王的房间很像,再说这顶层本就不是别人住的地方,王胤天住在这里已经是例外了,王紫站在拱门的地方停了停,想到迟早要面对冥王的,就接着走了过去。

冥王睁眼看她,见她要去椅子上坐,冥王却拍了拍自己所在的床,那意思很明白,是让王紫过去,王紫停住,看着那张大床,记起第一次跟冥王正面接触的时候,冥王的很多习惯都让她不适应。

比如说他那很诡异的洁癖,干净的太过分,子谦也很爱干净,但他偏爱白色,冥王却专挑黑色,而她身上丁点灰尘都能让冥王很快发现。

想到第一次被冥王强迫沐浴,王紫看了看那张丝绸面料的床单,心想自己身上的衣服应该是干净的,这才走了过去,直到坐在那张床上,旁边就是冥王半靠着床头,那么淡淡的看着她。

王紫想着还是自己先说点什么比较好,谢谢她是万万说不出来的,冥王做了做么多,她误会他,现在才想起来说谢谢,她自己都觉得好空洞,可是别的她又想不到。

忽然觉得,即便是她已经知道了冥王现在真正的身份,她和冥王之间还是那么不远不近,四年未见,真的很久了,即便冥王去见过她,但她都被点昏了,现在又单独坐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他的误会,王紫有些不自在。

冥王忽然起身靠近王紫,王紫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只向自己伸过来的手,目不转睛。

因为王紫这么专注的盯着,冥王的手也顿了顿,王紫何以这么大反应?却见王紫避开了背后,冥王墨绿色的瞳孔看向王紫,微微一想,莫非她在防备自己又点昏了她?

“陪我睡会儿。”

冥王忽然说道,索性收回了手,自己躺下,枕边空出了一个位置,显然是让王紫去睡的,王紫却顿了顿,什么叫陪他睡会儿?虽然以前这样也有过,但是多数时候都是冥王单方面决定的,她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这一次冥王倒是先跟她说了,但是那自然的口吻好像根本不觉得王紫会拒绝一样。

看着他这么熟络的动作,王紫没有动,若是以前,她可以告诉自己是屈于冥王的气势之下,可是这会儿脑子里忽然回荡着王胤天那句“那冥王呢……”,让她心绪不宁,好像她这一躺,意义就不一样了似的。

“你累的话,先……”歇着吧,我就不打扰了,王紫本想如此说,但她只感觉腰间很快缠了一只手臂,跟快的是,眼前一转,她已经躺在冥王专门给她空出来的位置上了,而他的手臂就横在王紫腰上,使了些力气不让她起来。

“那冥王呢……”王胤天那句话在王紫脑海里回响的更欢了,有种在念咒的感觉,王紫摇了摇头,想让自己停下来,不要再想了,冥王本是闭着眼睛的,真有要睡觉的意思,见王紫这样乱动,睁开眼疑惑的看了看。

王紫转头,正好撞进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之中,绿的像宝石,沉的像星湖,现在泛着丝丝疑惑,王紫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一定是父亲反复跟她说让他收夫的事情刺激到她了。

“……睡觉吧。”王紫干干的说道,转过头闭上眼睛,这一次很干脆,不去看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睡就睡,她也要平复一下被刺激的神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