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一章 爹爹

邪彤只看着眼前这个难得有些黑化的王紫,说出的话一句句的刺进她的心里,说实话,很疼,她可从来不愿意见到王紫如此近乎敌视的看着她,那种别的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的感觉,好像已经单方面的否定了她们之间的友谊。

寒巳也察觉到了王紫的愤怒和失望,忽然闪身到了王紫身前,身上散发出不善的气息,一并向邪彤逼去,刚才王紫还好好的,在邪彤出现后就不对劲了,都是这个女人!

被寒巳挡住了视线,邪彤才得以冷静了一些,否则听着王紫刚才的话,有种被定在原地的感觉,四年的时间不见,她很想王紫,刚才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她想来隐藏惯了,只是没想到她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并不愉快。

哦,她忘了,这里是冥界,而王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一时想不到,但是也足以刺激到她了。

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在王紫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幽冥地狱并没有人出面,反而是如今,王紫先找到了这里,她太清楚王紫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她对朋友的纵容绝对会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这个范围就是基于彼此的信任。

但是显然,在她认为她们之间已经可以分享最*的事情时,邪彤和冥王这么大的事情都从来没有跟她透露过,邪彤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不时因为无法解释,而是她看不得王紫这般失望的神情。

好像她把自己的信任交付出来,却没有得到珍惜一样,让她敏感的心备受刺激,王紫面上虽然从来都是清冷一片,但在邪彤眼里,王紫的脾气堪称温柔,她的心太软,对待自己人,从来不知道火气为何物。

可是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若是她的心肠再硬一点,也许现在说的话会是“自此永别再不相见”之类,寒巳挡住了王紫的身影,邪彤看不清王紫的表情,但是想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王紫,你就……”不打算听我解释吗?邪彤想说话,却听王紫又开口了。

“我忘了,冥王还是不会出现的吧,那就算了,你带我转告吧,你现在只需告诉我冥界的出口在哪里,我自当自己出去,不用你们费心如何回避我。”

王紫又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生气的不想听到邪彤任何一句解释的声音,她不理解,她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她真的不理解!

王紫的心思有时候执拗的可怕,若是她自己,不管是好事坏事,她都愿意交给对方一半,在她看来,这不是拖累,更不是麻烦,若是朋友之间连这些都承担不了,还要来何用?

她会用自己的最大的力量保全自己在意的人,但不会压根就他们排除在危险之外,这也许与王紫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那种占有欲,若是旁人看起来恐怕会畏惧。

可王紫不会改变,若是一定要死,她宁愿拖着大家一起死,她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太血腥,可这样的想法再多,也不会动摇她的坚持。

不管邪彤会给她什么解释,她都不想听,明明她和冥王有很多机会早点告诉她的。

现在她只想离开这里,冥界,真是个高贵的地方,她还是不要继续待在这里了,她说的也是实话,这里的空气一点都不好,哪里比得上她的桃花谷,最起码在自己的地方,不会有人跟她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

想着,王紫嘴角轻抿,勾起一点弧度,却是带着些冷嘲,寒巳身上的杀气更浓,现在王紫正在伤心,他一点都不好受,手里刀光一闪,眼看就要去冲去砍人。

“诶诶!住手!”廖三儿忽然喊了一声,见寒巳忽然要动手,这才从刚才的迷惑和震惊中回过神来,闪身过来拦着寒巳,可也不用他拦着,王紫只轻轻唤了一声寒巳就回来了。

“王紫,你何时变得如此冲动了?”

却听邪彤忽然说道,寒巳不甘心的退到王紫身边,她这才得以看清王紫的面目,而邪彤面上仍旧是那般邪气,相比起王紫,邪彤倒是从容了很多,虽说她心中全然不是表面这般。

“你好像一直没听我说的话。”

王紫却道,邪彤的冷静对比着她的冲动,确实,她冲动了,可她是人不是木头,怒又如何?难道他们真当自己好玩弄了,莲生如此,邪彤和冥王也如此。

“既然来了,这么着急走干什么?”

邪彤又道,她这般漫不经心已经彻底磨没了王紫的耐心,却见王紫忽然转身便走,那带着愤怒的脚步生生留下了一连串沉重的声音,寒巳紧跟在王紫身后。

“你们这是干什么?邪彤你们认识?”廖三儿这才说道,语气中有些着急,显然不明白现在是闹哪出,今天这忽然来的小妹妹竟然跟邪彤很熟悉,而且跟王也认识一样!

“邪彤你说话啊!人都快走了!”廖三儿急道,眼看着王紫快走出去了,伸手晃了晃邪彤,邪彤好像这在回过神来一样,忽然开口:“那还不去拦着?”

“赫!是你把人气走的!”廖三儿那细长的眼睛翻了个白眼儿,这指挥人的本事倒是不小,虽然这么说,但人已经一闪,转眼间到了王紫面前。

“嘿嘿小妹妹别急,我就说看你怎么这么顺眼呢,原来我们是一家人啊,邪彤哪里得罪你了,先莫气,回头哥哥都能给你欺负回来,先消消气儿,哥哥带你去歇歇。”

廖三儿见王紫面上的冷凝,赫,还真有些气势,就算刚才打架的时候丫头都没这么生气,看来邪彤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儿,哦,这里边估计还有王掺和。

廖三儿笑呵呵的说道,那张俊脸上都是安抚,说的有些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把让王紫更不高兴了,可王紫那双墨眸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那双深沉的眼中总像是过着一团风暴,幽深的望不到底,谁也猜不到这团风暴爆发的时候会是什么情形。

但是廖三儿却狠狠愣了一下,真是一双魔一样的眼睛,那眼睛就是她的灵魂,魔一样的灵魂。

这边儿廖三儿刚愣了一下,忽然间的冷意就让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却见近在咫尺的王紫,手中缓缓的出现了那把斩天剑,金色的黑色在他的视线中一点点的增长,直到呼啸着包裹着整个妖娆的剑身!

好一把斩天剑!第二次见仍然赞叹不已,但是现在显然不是赞叹的时候,王紫可是要砍他!

“小妹妹别激动,我跟那邪彤不是一伙儿的!真不是,你先把这玩意儿收起来,我带你去见王……”

廖三儿咽了咽口水,现在还不知道王紫和邪彤还有王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他只想说,瞧他这么敬业的属下和朋友,真把自己的老命都押在这儿了,王紫要是一个激动,手起剑落,他很清楚,那斩天剑蹭着点都够他喝一壶的!

“你让开!”

王紫说道,她还不至于去杀不相干的人,但若是他一直挡着……

“王紫,我带你去见王,若是到时,你还要离开,我亲自送你出去。”

身后,邪彤的声音也传来,不知为何,那声音里有些无奈,有些退让,只是王紫现在并没有那么多心思去钻研,她现在只想离开,想到自三年前醒来,她就多次去幽冥地狱找人。

她还派人四处打探,想知道幽冥地狱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虽然冥王手底下出现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但她忍不住担心,现在想来,她可真是管的太宽了。

“归鸿,你知不知道冥界要怎么出去?”

既然别人给不了答案,王紫便直接在神识中问道,归鸿听后,颇为讶异的挑了挑眉,王紫似乎在冥界并不愉快?是谁惹到这头小兽了?这可定然不时一般人。

“冥界的界门,只有少数人有能力打开,你自己做不到。”

归鸿说道,看来王紫已经摸清了冥界的存在了,只是那不时冥王的地盘吗?那小子舍得让王紫这么怒气冲冲的离开啊,啧啧,真是怪了。

王紫听罢,心里明白这所谓的少数人、定然在这城堡里,可她现在偏偏不想待在这里,一刻都不想!却见王紫忽然闪身,那速度太快,快到面前还在小心翼翼的廖三儿根本没来得及拦!

王紫闪身出门,想到自己是从古堡中间的一座小窗户爬进来的,现在邪彤就在这里,她定然不会再选那个地方出去,看到下面几乎望不到底的旋梯,王紫背负斩天剑,闪身跃下!

“王紫!你在任性什么?”

邪彤却忽然跟来,速度更快,手中扔出一根能量索,环着王紫的身体把她拽了回来,也有些怒的低吼,他不愿意看到王紫这么不冷静,这对她来说一点都不好。

事实上不同于王紫的男人,邪彤对王紫的感情很独特,是朋友,但是比朋友亲密了太多,她想看到一个无比优秀的王紫,一个几乎全能的王紫,因为在邪彤看来,这个世界上最靠得住的就是自己!

她宁愿王紫无情一点,也比这样多情了好,也许与她自己的性格有关系,那种冷清是骨子里的冷,能温热的、也许只有王紫一个人,但是邪彤就是有本事让自己远离王紫,即便有时候想的心疼,但她也能让自己享受,这人,对自己太残忍。

现在王紫这样,即便王紫挥剑相向,她竟也不愿意看到她自己气自己,而且,她现在冲动的样子,完全不是那个掌控全局的女子,看到这样的她,邪彤反而生气了。

任性?她说她任性?王紫挥剑斩断了自己腰上的能量索,转身看着邪彤,她好像还很生气?现在是什么情况,她走也不行了吗?

“这里是你的地盘啊。”王紫说道,轻启的嘴角带起些冷然,有些没头没尾的话,邪彤却皱了皱眉,王紫话里话外都将他们彼此分的那么清楚,这样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好。

“咳,我说,既然是朋友,就不要闹了啊,我看都是误会,小妹妹你先冷静点,被说你想见王,我们不都在这儿等着呢吗?王有事脱不开身,不然我们立刻带你去见。”

廖三儿见王紫和邪彤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见邪彤这样心里也是抖了抖,说实话邪彤这样子还是很少见的,这世上几乎还没有热能让那张满是邪气的脸上出现过这样阴沉的表情。

邪彤生气起来那可是很可怕的,廖三儿有点替王紫担心,虽然两人之间的氛围只在不适合旁人介入,但是廖三儿还是鼓着勇气蹭过去了,两股气息交织在他身上,那滋味儿实在有些酸爽。

那边搞不清状况的人只默默的为廖三儿竖起了大拇指,好胆量啊……

王紫的视线被迫放在了廖三儿身上,邪彤的怒气跟她相撞,她握着斩天剑的手更加紧,她的剑从来不向着自己人……在她心里,邪彤仍然是自己人……

可恶,王紫墨眸一沉,那森冷的样子让廖三儿暗叫一声苦,以为王紫这丫头几乎黑化了,没想到一转眼,那斩天剑竟然消失了!廖三儿一愣,是王紫把斩天剑收回去了?

邪彤的眼神也眯了眯,只是没有说话,眼神越过廖三儿放在王紫身上,那感觉,好像在等着王紫彻底冷静下来,王紫撇开眼,并不想见到邪彤那双好像会预知一样的眼睛。

她只是在想,廖三儿刚才为什么说他们都在等着冥王,而在她进来的时候,这些人确实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而且一个个都是很凝重的样子,王紫看了看另外一个尽头的门,刚才邪彤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不由得好奇、冥王在上面干什么?或者、出了什么事情?

正在她这样想的时候,寒巳忽然闪了过来,王紫这才注意到,一直跟着他的寒巳刚才不知道跑去哪儿了,只一会儿便又回来了,而此时的寒巳口中发出低低的声音,两只胳膊一起抱着王紫,竟就那么把王紫抱走了!

廖三儿和邪彤看着,见寒巳直接抱着王紫去闯那尽头的门,两人也都闪身过去。

“诶诶那个……”

寒巳抱着王紫在门口停下,因为刚才那一群人现在挡在门口,支支吾吾的反正是不让王紫过去的意思,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搞不清楚,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王紫,所以只能先挡住,剩下的让邪彤过来处理。

寒巳还是扯着王紫,似乎有什么东西急着想让王紫去见,王紫本来也想上去看看的,但是隐隐抹不开面子过来,见还是要带她去,索性没有阻拦。

邪彤和廖三儿这个时候也闪过来,廖三儿凑上去说道:“小妹妹,现在你不能上去,要不……”

“你们都让开!”廖三儿还没说完,邪彤就先一步说道,那些人听邪彤这么一说,一时间有些犹豫该不该让,虽然邪彤跟着王办事,现在的事情也都是邪彤处理,但是上面可是王,他们也不好真放王紫过去。

“难道你们想让王亲自下来请她吗?”邪彤又道,这次不跟王紫说了,这一生冷硬的话传出来,众人便立马闪开了,王到底是王,他们平时再混,在王面前也不敢放肆。

见人都闪开了,还是又抱起王紫冲了出去,只留下原地一群人莫名其妙,廖三儿看着王紫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转头对邪彤说道:“岳父现在怎么样?你怎么这个时候把人放上去了?”

邪彤却一直看着前面,也就是王紫离开的地方,廖三儿见邪彤半天都没有回答他的话,只好摇了摇头,这一堆的疑问,只能等这些事情都缓过来了再问了。

“啊!”廖三儿冷不防的惨叫了一声,捂着腰向前趔趄几步,好不容易稳住身体,手却扶着腰半晌没有直起身来,视线中只看到邪彤晃着身体走了过去,空气中留下一句话:“岳父是你叫的吗?”

“嘶……”廖三儿本想起来跟邪彤理论,可是刚一动腰上就传来剧痛,大爷的,你生气就生气,伤及无辜干什么?一点风度都没有!廖三儿这儿气的牙痒痒,口中哼哼:“不都这样叫吗……好男不跟女斗,好歹你也算是个女的。”

“我说廖三儿,你这腰还能用不?”一人走过来,口中关心的问道,手上去不是那么回事,一点都不客气的拍在廖三儿本就快断了的腰上,几声嘎嘣的声音传来,那脆弱的地方伤上加伤。

“你今儿运气不错。”聂昂也走过来,大手顺便也给了他一下,要不是他现在身体也伤着,定然不会这么轻飘飘的,刚才邪彤给廖三儿那一脚,听着那个爽啊,那骨头断了的声音,真是清脆的悦耳啊!

“你们这帮落井下石的杂碎,等着爷改天都回敬给你们!”廖三儿忍着疼闪身坐在椅子上,自己给自己疗伤,今天他运气还真是不错,赶上邪彤黑化也就算了,下手更黑,显些给他的腰折了,这腰他留着还有大用的……

众人都敲了敲门口,邪彤能上去,他们却不能,只能继续等着,半晌,一人不由得说道:“岳父不知道什么情况,那丫头是什么来路?”

“想那么多也没用,先甭管那丫头怎么样,岳父今天这关可得过去,不然冥界在想找到那么多种子实在不好办了。”另外一人说道。

……

而另外一边的王紫,在飘上一层的时候,见邪彤暂时没有上来,王紫拍了拍寒巳,让他先放自己下来,寒巳听话,却为这王紫转圈圈,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寒巳,你发现了什么?”王紫很奇怪,问道,寒巳却只管拉着王紫晚上走,他说不出话,但是王紫也不停顿,脚步加快向上走去。

又上两层,王紫看了看头顶,见他们已经走到了最高层,上去这段楼梯,就是最顶层了,上面跟下面的布局完全不一样,环环相扣的大客厅,只用巨大的摆件做屏障,王紫走在走廊里,越往深处走确实愈发的阴森!

那种阴森跟外面的感觉不一样,空气中时刻都充斥着一股巨大的压抑的感觉,好像时刻都会爆发一样,那种沉闷让王紫也不禁紧绷起来,很……危险。

可是危险的同时,王紫却是另外一种感觉,却见王紫猛的停住了脚步,寒巳正在前后飘,他好像比王紫着急了很多,可是见王紫忽然停下来了,也不能催,只飘在前面等王紫。

王紫捂上心脏,那里正在剧烈的跳动着,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冲动,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急切!

与方才的感觉已经是天差地别,别说什么怒气,王紫几乎已经想不到任何事情,耳中都是嗡鸣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有那么迫切的感觉?王紫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再次迈开,这次却是快了很多,直奔尽头而去!

那双墨眸变得深不可测,只盯着那尽头蔓延的黑色,没错,有一股黑色的气息匍匐在地面上,在尽头的走廊上徘徊,王紫盯着那拐进去的路,那让她前所未有的急切的东西、就藏在那里面!

脚下的黑气只覆盖在膝盖的地方,阴森的气息更浓,王紫能隐约听到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好像是困守的吼声一样,带着血腥和压抑!

王紫的脚步不断的加快,她想看,想知道到底是谁在里面,而此时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空气中蔓延着危险的味道,那种肆虐的想要摧毁一切的气息,莫名的、王紫感觉有些熟悉。

直到站在门前,面前的门不像别的房间那样,是巨大的推拉门,隔音效果很好,即便是她站在门口,那里面的声音也只隐约能听到,而那黑色的气息却是无孔不入的从门缝里溢出来,走廊上那些黑气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但却好像始终受到这里的制约,徘徊着却离不开。

王紫的手隐约颤抖着,放在那推拉门上面,一点点的拉开,里面的情形也一点点的呈现在王紫面前。

这里的房间每一间都不小,这一间也不例外,甚至更夸张,将近四百平米的房间里,入目便是满屋子匍匐的黑气,将地面完完整整的覆盖起来,而在她打开门后,那些黑气争前恐后的从门口跑了出去。

压迫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声野兽一般的低吼也灌入她的耳中,王紫身形一震,那熟悉的感觉……

房间内一个巨大的池子,若是盛着清水,再摆放点高雅的物件,这里绝对是一件豪华的室内泳池,可现在,这里阴暗的令人窒息!那泳池里盛着暗红色的液体,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几乎让人作呕!

而那池子里泡着很多魂魄,用一种奇怪的链条串联在一起,大部分魂魄早已消融,还有些没消融的在哀嚎,王紫脑海中只快速的闪过一个信息,这些魂魄,在路上的时候见过很多,他们被被押来这里,竟是这个用处。

这样的情形若是叫别人看了,不知道会不会掉头就跑,那里面也许是一个杀人狂魔,这满池的献血,要杀多少人才能放满!可王紫没有,她的脚像是生了跟一样站在原地,只扫了一眼,便没空去看到底有多少鲜血,到底有多少魂魄。

好不容易动了,王紫走进门,那湿润森冷的感觉袭来,王紫缓缓拉上背后的门,一步一步走进那血池,血池中盘膝坐着两人,一人正是冥王,他依旧是眼神玄色的衣裳,只是不知浸泡在这里多久。

向来连一点灰尘都不喜欢的冥王,现在衣服上里里外外都浸满了那暗红的色泽,却见他双手平举,不断输出能量,传给前面那人,而血池中很多东西在疯狂的涌入那人的身体。

冥王早就发现了有人进来,只是他没空分心,只是当王紫就站在对面时,冥王眉心微皱,怎么都想不到王紫怎么来了这里,邪彤怎么也没看住门……

“你……继……续……”

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看向他的时候,王紫艰难的开口,喉咙中一阵艰涩,她现在浑身都是颤抖的,冥王有些不放心,但是也不没空停下来安慰她,只好专心继续,剩下的必须快点!

王紫的眼眸却放在了冥王前面的人身上,却见那人*着上身,解下来的衣服就飘在血池上,他现在的样子很恐怖,对比这血池,竟是这男子的样子更恐怖了一些!

除了那张脸,那男子的身体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的身体!却见那肌肉盘虬的身上密布着比蜘蛛网还要密集的血丝,像是一条条钢鞭一样错综复杂的盘踞在那人的身体上。

随着不断吸收血池的东西,那血丝还在不停的蠕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一样,让人看了不禁泛起满身的鸡皮疙瘩,而那人的脸色扭曲着,似乎极痛苦,嘴角也溢出不少鲜血,痛苦的声音只有在忍不住的时候下意识的哼出。

那声音很压抑,再看他紧紧攥着的拳头,便知道他现在忍的多辛苦,也许,也许就如他此刻的气息一样,大开杀戒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那些魂魄被血池融为了细丝,顺着那人的张开的毛孔吸入,王紫呆呆的站在那里半晌,眼神一晃,忽然间好像回过神来一样,却见她手中出现黑色的雾气,丝丝浮浮像是蚕丝,却带着更可怕的气息!

王紫双手没入血池之中,却见那黑雾以极快的速度蔓延,而且在以惊人的速度粉碎那些魂魄,那黑雾却自觉的绕开了冥王和那个恐怖的男子。

王紫知道那男子是在吸收这些东西,冥王在镇压他体内肆虐的气息,应该就是那纵横交错的红痕,这些魂魄融解的太慢了,她什么都不问,也不觉得这多残忍,只动手做了。

果然,那人的吸收快了很多,冥王睁眼看了看她,那墨绿色的瞳孔中有些波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半晌,王紫才停手,此时血池中已经再听不到一声哀嚎。

而那男子吸收的速度显然快了很多,解下来,他身上那些纵横交错的红痕也在以极快的速度变淡,只是最终也没有全部消失,只是比起方才小了很多。

那人面上痛苦的深色也减轻了很多,气息也平稳了很多,暗中压抑的感觉也在渐渐消失,直到冥王收回手,那人仍然直挺挺的盘坐再血池内。

忽然,那人的身体一歪,王紫想都没想闪身过去,血池内粘腻的鲜血顺着衣服钻进去,血腥味刺鼻,王紫却只小心的抱住了那个倒下去的身影。

他的身体很高大,王紫换着他的身体,费了些事才把他转过来,用肩膀撑着他,低头看向那张满是汗水的脸,冷硬、却苍白。

“父亲……”半晌,王紫只呆呆的唤道。

……

离开血池已经有几个时辰了,王紫没有仔细算,她只坐在床前,当然这里早已换了一件干净的房间,满屋子清爽的味道,闻不到一丝血腥,眼神只看着床上沉睡的人,她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已经很久了。

门开的声音很细小,王紫却知道是谁来了,这会儿眼神才有些波动,但也没回头去看,她的眼神不舍得离开床上的人。

冥王走了进来,坐在一侧的椅子上,早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仍然是玄色,幽暗的华丽,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看向王紫,从血池出来,王紫就不愿离开王胤天半步。

要不是他扯着她去换了衣服,一边说王胤天醒来并不会想看到满身鲜血的王紫,她才乖乖的让他换了衣服,只是一直都呆呆的,冥王皱了皱眉,起身走了过去。

“他要过几天才能醒。”

冥王说道,弯腰捞起了王紫,王紫却警觉的扣住了他的手,不管现在是谁,王紫谁都不想见,谁的话都不想听,她只想安静的等床上的人醒来。

“你需要休息。”

冥王又道,要论力气王紫也不可能比的过他,不是说只一两天王紫的身体就能怎么样,只是那天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她的神经一直处在很脆弱的边缘。

现在他去触碰都要小心翼翼,生怕碰碎了她现在纸一样的神经,她现在太反常了,一句话都不说,谁都不愿意见,这跟往日的她差别太大,若是再让她这么一动不动的下去,冥王真担心她自己把自己封闭了。

眼看王紫就要动手,冥王扣住她的手,知道带走她是不可能了,顺势把她放在床上,这床大的很,冥王用法术让王胤天向里面挪了挪,却很快听到王紫的声音:“不要动他!”

那声音很沙哑,只是一天没开口而已,就好像被火烧了一样,这是急火攻心。

冥王的眉心皱的更紧,王紫这样他让他很不高兴,手不着痕迹的攀上她的后背,只轻轻一点,王紫的身体便瞬间软了下去,他也不曾想过,有一天他这样做,竟然是强迫她去休息。

这才把她放在床上,摆好了她的身体,见她即便睡着也皱着眉头,冥王那修长的手指在王紫眉间按摩了许久,直到抚平了那上面的痕迹,才收回手。

一抹黑影闪过,却是寒巳,进来后见王紫好好的躺在床上,寒巳在床前飘了几圈,忽然俯身在王紫脸上蹭了蹭,这才起来,也坐了下来,虽然飘着跟坐着没什么差别,但是人都喜欢坐着的……

冥王看了看寒巳,却什么都没说,眼神只重新放回了王紫身上。

……

王紫知道自己又被点昏了,在冥王下手那一刻,这样的手法她再熟悉不过了,却没有一次能逃得过,可这一次她不想睡,即便沉睡着,但心里总有种强烈的牵挂,她想醒过来,可是怎么都不能如愿。

意识一会儿放松一会儿紧绷,挣扎了不知道多久,竟也筋疲力尽的睡了,紧绷的身体和神经一并放松下来,以至于她醒来之后,闭着眼睛回想了几秒钟,才‘唰!’的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一双幽深的墨眸,如夜空一般,深邃的让人沉静,更让人沉醉,王紫好像忽然间钻进了那双眼睛,过了很久才被那眼睛的主人拽了出来。

身体被抱了起来,耳中钻进一声低沉的轻唤:“宝贝。”

王紫坐在那人的大腿上,这才从那人的眼睛看向了其他地方,英挺的鼻梁,刚毅的侧脸,凌厉的唇角,此时那嘴角却微微带笑,那弧度很小,但是足够王紫看清。

“宝贝,没有醒吗?”那声音又道,那张薄厚始终的唇角就在她面前不远处开合,只是王紫现在的思维在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那就继续睡吧。”那人又说话了,说着就要把王紫放回去,王紫脑海中却嗡的一响,伸手抱住了那人,紧紧的环住那人的身体,王紫的声音微微发抖,似乎在忍着哽咽,开口唤道:“父亲,父亲,父亲……”

王紫的声音一遍遍想起,但只重复的唤着父亲,再没有别的话,她忘不了那日打开血池的门见到的场景,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父亲?为什么他变成了那样?为什么……

很多疑问盘旋在王紫脑海里,可她没有问,别说他父亲现在还好好的,就算真的以人血为食,以魂魄为养,那也是她的父亲!

那种血脉中的牵绊,那种急切的来源,都是源于她要见的人是她独一无二的父亲!即便从未见过父亲的面貌,她也能肯定!

“宝贝,见到爹爹不高兴吗,来来来,我看看宝贝长大没。”那人说道,被王紫紧紧的勒着脖子,却也没拉开王紫,大手覆盖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抚摸,好像再安抚她,此人正是王胤天。

王紫这一睡便睡了三天,王胤天倒是比他早一点醒来,血池中昏睡前隐约察觉到他的宝贝女儿来了,没想到醒来后却是真的,他就怕王紫见到他这般模样,却不想她还是找来这里了。

“父亲,女儿不孝……”

王紫放开王胤天,眼神看着王胤天的胸膛,在那些衣服的包裹下,他的身体仍然是那副模样,王紫心中钝痛,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他父亲的身体变成这样,她想问,却不敢问。

听到王紫半晌只说了这一句话,王胤天的冷硬的面上划过一丝柔软,那张俊脸散发着成熟男人该有的气息,容貌虽与王紫不甚相像,神情却有很多神似,例如那双如夜空一般的眼睛,总是藏着很多心情,面上表达不出来的,都藏在了眼睛里。

“宝贝,见到爹爹就说这个?你哪里不孝了?”

王胤天说道,王紫这个模样让他有些堵得慌,这些与王紫都没有关系,可她在自责些什么,关键他很了解,即便他安慰了,王紫也不会听的。

“哪里都不孝。”王紫闷闷的说道,心情还是很沉重。

王胤天没说话,却忽然走下了床,去取了鞋子给王紫穿上,王紫楞楞地,想自己来穿,王胤天已经利索的穿好了,然后一把抱起王紫,放在自己臂弯里,直往门口走去。

虽然九幽也常这么抱她,但是被王胤天抱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是他真正的父亲,王紫低头看着王胤天,忽然想缩小一点,那样她就可以依偎在父亲怀里了。

冥王只看着那父女两个旁若无人的出门去,寒巳也一点没介意的跟了上去,看着那微微晃动的门,冥王这才起身,挺拔的身体走了出去。

“不说这个了,宝贝,叫声爹爹。”

路上,王胤天说道,似乎不喜欢刚才那个孝不孝的话题,太沉重,而且他的宝贝女儿并不开心,王紫紧接着便唤了一声“爹爹”,心里还一边想着,那回头唤母亲也要改作娘亲才好。

“宝贝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王胤天问道,也不知道要带王紫去哪里。

“沼泽下面有道能量门,沼泽是魔陨石告诉我的。”王紫回道,思维被王胤天带着走,有问必答。

“魔陨石?”王胤天停顿了一下,忽然又道:“魔陨石已经能为宝贝所用了。”

王紫不太明白王胤天的话,但却没有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