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章 冥,王

辅一交手,王紫便真切的知道对手的分量,对方的力量与他强悍的身体似乎成正比,那攻击的力道落在她拳头上,虽然被她化解,但收回的拳头还在阵阵发麻。

“哼……”

那个大汉哼了一声,似乎也在意外王紫能够轻松接下他一掌,不过也并未因此停手,在他眼中王紫仍然是擅闯进来、不知好歹的外人,况且那大汉心中不知因为什么事情憋闷,要是一掌就打死了王紫,他还不乐意了,非得让王紫陪他打半天消消怒气才行。

却见那大汉一掌不成又出一掌,那巨大的掌风如一座山一样压了下来,王紫知道这一掌的力道要比刚才又强了几分,调用全身的灵力,重拳迎上,正正好劈在那掌风中央,霎时间好像破碎了的玻璃一样,那掌风四散飞走。

而被击碎的掌风仍然余威不减的席卷向四周,王紫心知这破坏力一定不小了,可是余光中那劲风扫向地面和墙面,却连一丝细小的划痕都不曾留下!

王紫不由得再次想,这里的东西每样都奇怪的很,那些城池内怎么都打不坏的房屋,而这古堡里每块砖几乎都有超神器的硬度和防御能力,怪不得那大汉在自己的地盘也这么舍得出手!

屋子里的其他人仍旧保持原有的姿势或坐或立,只是现在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里,见王紫连破那大汉两掌,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交手了,要知道那大汉一出手就没有保留。

在第二掌两人被迫分开之后,众人得了间隙仔细的看向这个闯入者,是个绝色的女子,有些男人不由得咽了咽口水,这是正常的反应,谁让他们这地方遍地都是魂魄。

这古堡里倒是都是人,但也多数都是汉子,就算有女人,也多数得划归‘汉子’一列,如今见到个活脱脱的美人儿,不眼馋才怪,但到底都是身居高位的人,这点诱惑在他们眼里还不至于让他们失了分寸。

只是不由得高看了这个女子几分,敢只身闯入这里,就已经不简单了……

她是如何来到这个界面,如何逃过那么多魂魄敏锐的嗅觉,如何在如此庄严的朝圣时刻混了进来,又如何一路到了这第十层,这些疑问在他们脑海中一个个出现。

所以说这些人都是够冷静和够精明的,虽然是个修为不错的女子,但是在这里也算不得什么,倒是她能一路走到这里,才是值得让人推敲的。

“聂昂,连一个小丫头都摆不平,要不要兄弟帮帮你啊?”

这时,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幽幽的开口,吊儿郎当的样子颇有些流氓的口吻,二郎腿一晃一晃的,抬着下巴看着两人对峙的场面,这话说起来漫不经心,在那大汉听起来却有些尊严受损了!

“老子还没动手,你插什么嘴!”

那大汉聂昂说道,只是怒气带出来的声音像是野兽在咆哮,本来他还在想这个外来的女子有些本事,要不要先留下来盘问盘问再打,不然打挂了有些事情不就问不出来了,可是被人嘲笑般的一说,那大汉聂昂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王紫本就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和解不了,在那边两人你来我往的聊天的时候,王紫已经暗中蓄力,这大汉的法术以掌法见长,那她也来用掌法,让他输的心服口服!

就在那大汉聂昂原地运掌,如熊般的身体运起招式来虎虎生风,还没出招那架势就有些慑人,王紫也运掌,掌风却绵如清风。

众人感受到房屋内两人各自带动的掌风,一人刚猛如虎,一人却……跟过家家似的,好像拿着一把小姐扇在那柔柔的扇风一样,虽然那女子的掌风还给人一种潜在的感觉,好像没有完全暴露出来一样。

但这也不妨碍众人看热闹顺便开玩笑的心情,却听一人嘲笑着说道:“我说小妹妹,这聂昂一双铁掌,打在生铁上都是一滩红红的烙印,你这小身板,得直接让他排在地板下面抠都抠不出来,我们这古堡已经够华丽的了,不急着要你这人形标本!”

那语气满是调笑,即便知道王紫可能是敌人,那种感觉也好像将对手玩于鼓掌之中,享受这种万事为我所控的感觉,那人说完之后,众人都是一番哄笑,一个个流氓一样坐在那庄严奢华的过分的会议桌前,王紫想不到是什么样的上位者能调教出如此出格的手下。

“聂昂你这么认真干什么,小妹妹的身板不经拍,再说了女人是用来疼爱的,把你关在这里时间久了,你该不会连女人这中都不知道是什么了吧?”

刚开始调笑聂昂的那人又道,说是这么说,但是那二郎腿晃的更悠闲了,用手摩挲着下巴,好戏看的好不开心。

可那大汉聂昂粗旷的脸上尽是怒意,这些人也真够损的,明知道聂昂这人经不起激将法,就算他一开始没打算怎么认真打,现在也十二万分的认真了。

半晌,却见那大汉聂昂身形猛的落下,掌风如电,猛的窜向王紫,身形在力道的反冲之下还半伏在地上,抬着一双野兽一样的眼睛看向王紫,似乎向看看王紫如何在他这全力一掌下兵败如山倒!

然而王紫此时的掌法也酝酿完毕,双掌推出,从始至终都是清淡的神色,掌法也丝毫没有泄露任何强大的气息,众人停下了调笑,都看着这碰撞的时刻。

调笑归调笑,众人还是很奇怪为什么王紫明明看起来柔弱的掌法却能在方才便奇异的与聂昂的气势相抗的,这很不平衡,基于这一点来说众人就没有看低王紫这一掌。

却见两掌相撞,王紫的掌风穿过了聂昂的掌风,而聂昂的掌风几乎没有削弱的继续袭向王紫!可王紫的掌风却所剩无几!聂昂的嘴角缓缓绽开一个满意中带着轻蔑的笑,到底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弱女子。

聂昂站起身来,对向自己袭来的掌风不屑一顾,这根本就不值得他去挡了,只是心中刚有这样的想法,身体还没站稳,却感觉一阵空前强大的力量猛扑而来!快如闪电!

那速度快到聂昂只有心中想不明白的震惊,连躲都没处躲!却见那大汉聂昂熊一般的壮硕的身体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之上,那闷响的声音似乎还夹杂着一根根断裂的肋骨!

却见那大汉聂昂缓缓的顺着墙壁滑落袭来,一手捂着胸口,堪堪稳住了身体,可是胸口的翻涌却怎么都抑制不住,不时,一口鲜血喷将出来,那大汉聂昂的眼睛瞪的如铜铃大,半跪在地上震惊的看着王紫。

众人也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如此出乎意料的翻转,却见聂昂的掌风虽然强劲,但是到了王紫面前却好像慢了几拍一样,忽然碎成了粉末,一点能量都不剩!

而王紫只动都没动的站在原地,那散去的掌风只够拂起那一头墨色的秀发,在这个如地狱一般的世界,让人不由得觉得,这是谁家的天使不小心掉到了这里。

“这是什么掌法?”

这时所有人心中的疑问,当然也是凝重,有些人不小心说了出来,有些人缓缓站起来,先是看了一眼聂昂,这大汉伤的不轻,再是重新审视这白衣的女子。

能到这里来,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小妹妹这么能打,哥哥也陪你玩玩。”

却听一人说道,正是那流里流气的男人,晃悠着站起身来,那双细长的眼中有漫不经心,但是仔细看的话,这双眼睛跟善于伪装的毒舌一样,或许在你不经意的时候,便被他咬住了命脉。

寒巳忽然飘了过来,很开心的围着王紫转了一圈,似乎是在为王紫庆祝这场胜利,对方有那么多人想要为那大汉驳回面子,王紫这里却也有一人专心为王紫捧场,哦,应该说是一魂。

见那男子慢慢的晃了过来,但是气息却不太善,寒巳伸手抓住王紫,拽着她往后走,似乎想让她去休息,这一局交给他。

“这个小魂儿有点意思。”

却听那男人又说道,刚才多半注意力都在王紫身上,倒是忽略了这个跟来的魂魄,本以为是界面内的,却不想这家伙身上有着很强的烙印,已经是别人的了,而且这别人、显然指的就是王紫了。

“小妹妹你竟然可以契约这里的魂魄?看来跟这里有点关系啊,你且说说,若是攀亲带故的,哥哥或许可以不打这一架。”

那男人忽然站定,即便如此也是站的很*,双手抱着胸前,那眼神总是有些高挑俯视的样子,好像总是刻意展示那人眼尾的风情一样,这人美是美,有点流氓的美,但是在王紫眼里,别说他现在还是她的敌人,就算是普通人,她身边也不缺比他更有味道的美男。

所以也没去理会,只反握住寒巳的手,入手光滑,跟人的皮肤完全不一样,有点像抓着一个会变形的气球,王紫不由得放松了点力道,生怕把他捏碎了一样。

把寒巳反拽回来,让他乖乖的待在身后,自从到了这里之后,王紫总觉得寒巳变淘气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紫没有先回答那男人的问题,反倒是先问道,只是刚问出口对面那男人就笑了,其他人也多是好笑,王紫扫了一眼众人,眉头却是皱了皱,这些人一个个漫步尽心的样子,而且都是一副‘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老子最牛逼的’的感觉。

怎么都、不爽啊,王紫看了看那个刚刚站稳身体的大汉聂昂,见他现在还是脸色灰败,她当然知道这一掌对于一个毫无防备的人来说、会有多大的杀伤力。

一柔掌,果然是给轻敌的人准备的,对手永远不知道一柔掌发力的点在哪里,刚才在两掌相撞的时候,一柔掌就已经拆解了聂昂的掌风,然后余威不减的攻向他。

事实也是她希望的,聂昂根本没有防御,这对于第一将一柔掌用于实战的王紫来说,是很满意的,而在在场所人当中,现在反倒看着这个聂昂最顺眼了,毕竟,只有他才是真切的证明、再运筹帷幄的局势也会出现始料未及的逆转。

对面那男人细长的眼睛却是眯了眯,忽然开口说道:“我说聂昂,小妹妹在嘲笑你呢,瞧瞧你,这么没头没脑的就动手,让人小瞧了咱们。”

那男人竟然也是看出来了,王紫这极具暗示性的一眼,好像在提醒他,就算他动手了,下场也会跟聂昂一样。

“哼,廖三儿,有本事你试试。”

聂昂哼了一声,相比起之前那洪钟一般的雄厚的声音,在说话时多了些虚弱的感觉,证明他内伤不轻,这个时候并不想跟那流氓廖三儿计较了,只缓步走向众人,虽然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但也忍下来了,找了张椅子坐下。

一边旁观,一边调息了,说实话这一受伤,那大汉聂昂倒是冷静了不少,好像一开始那焦躁和后来被硬激起来的怒气也不见了,这么看来挨一次打倒是有些收获。

事实上那大汉聂昂不弱,反而很强,这一点要王紫来说,绝对是认可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从开始就那么认真,只是他的对手是王紫,王紫的逆天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在这片地界儿上,从来都是聂昂趾高气昂,跟同伴过招的时候也很少这样受伤过了,你若能看到那大汉聂昂现在的眼神中有些发红的光,若是了解他,定是知道这大汉现在正兴奋着。

兴奋什么?与他朝夕相处的这些同伴只看一眼就明了了,这大汉分明是盯上王紫的掌法了,聂昂的铁掌想来无敌,可现在只三招便败在了王紫手下,而且还是被掌法硬碰硬的击败的!

现在别管王紫是敌是友,反正聂昂一定会留着给自己问明白些事情了再说。

“你还没回答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时,却听王紫又一次问道,显然是不想对方将她刚才的问题忽略掉。

“小妹妹,不是哥哥说你,这世界多危险啊,瞧你长得也不赖,何必总是到处闯,闯进来我这地盘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哥哥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

那流氓廖三儿摇着头说道,其实他听惊讶的,毕竟他还想不到能够进来这里的人却对这里一无所知、是什么情况,却见他调笑着,作出有些叹息的模样。

只是这半晌以来,除了见那美貌的女子强悍的身手外,却不见她有任何出离的情绪,别说是怕,连一点点波动都没有,这样的女子确实罕见了,不由得心中更是生出了几分好奇。

想了想,却见那流氓廖三儿继续说道:“小妹妹,别光控诉哥哥我啊,哥哥问那小魂儿是怎么来的,你也没说啊,这么着吧,哥哥陪你打一架,你别藏着掖着,打赢了哥哥咱俩都说,这公平不?”

王紫看着虽面的男人,在这地狱一样的地方,王紫本以为住在这座城堡里的人恐怕是高雅的‘食人族’,最起码他们应该比那些没有思想的魂魄更加嗜血。

然而事实好像并非如此,那大汉聂昂自知进退,易怒却也易收,旁人漫不经心观战,却并没有一拥而上先制服她再说,对面的男子流氓气十足,说出的话却有掷地有声之感。

那种担当并非作戏,当然他们也不需要,王紫真心对这里很疑惑,一时也分辨不出自己面对的人、是善是恶了。

“好。”想着,王紫点头答应,既然她自己找不到突破,不如换那男人亲口来说,正要动时,回头对寒巳说:“你别动,我来就好。”

寒巳乖乖的点头,不知他们这半晌说了些什么,他只知道王紫想让他乖乖在这里等。

那流氓廖三儿笑了笑,有些赞赏王紫的爽快,气息变化却也是一瞬间,却见他双手握拳,转瞬间便闪身到了王紫近前,忽然来攻,每一拳都重若千钧,看准了王紫的要害去打!

他倒是没客气,在战斗中并无先后之分,王紫现实身体诡异的一闪,给自己缓冲的时间,然后同样用拳法相迎,那人的拳劲时而刚猛时而柔和,像他的人一样,表面流氓一样漫不经心,暗中却有猛兽的一面。

这倒是让王紫一时间有些难以消化,能够将两种拳劲糅合在一起,并且如此运用自如,而且两人还是近身战,王紫挨了那人几拳,因为他的路数实在不好摸清,转变太快了。

“小妹妹,若是受不住就跟哥哥说,就你这小身板,哥哥还真不忍心打。”

那流氓廖三儿边打边说,趁着闪身到王紫侧面的时候,忽然探头在王紫耳边说道,在王紫化拳为掌去攻击他的面门的时候,那廖三儿却是嘿嘿一笑闪身躲过了。

“不忍心还打那么多拳,廖三儿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又高了不少。”旁观的大汉聂昂说道,现在角色换了过来,刚才廖三儿使劲儿刺激他,现在他不回敬真是不够兄弟。

“哥哥没用力。”那廖三儿却道,可那大汉聂昂直接碎了一口,哼道:“不信,廖三儿压根儿就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儿。”

“小妹妹,你跟他们说说你疼不,哥哥分明没用多少力气,若是打坏了你这小身板,哥哥得心疼。”廖三儿手中的拳头打起来风一样,让人看不着花样,就这么快的速度,王紫给他的压力也不少,竟然还能这么笑嘻嘻的调笑。

其实众人对廖三儿和王紫这一次的交手很满意,方才是法术,现在是法术加近身战,当然近身战更多一样,一般的修士皆是体弱术强,属于身体而强于法术,所以廖三儿这么跟王紫打,众人本以为王紫会吃亏的,没想到转眼间两人竟是过了几十招!

王紫虽有些时候防不住廖三儿,但是也够冷静了够意外了,恐怕再打下去,王紫还会有出乎意料的表现,众人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王紫却是不想理会廖三儿,虽然他说的确实是事实,他的拳头打在她身上自己便卸去了一部分力量,但是她心里只想说,她不需要让!

王紫只静静的观察廖三儿的拳路,心里想着破解的办法,若论近身战,廖三儿有归鸿强吗?即便归鸿只用一分力,也能让她精疲力尽,而聊三要想在近身战让她输,显然是如意算盘打错了。

许久,两人之间过了足有两百招,却仍然没有胜负,反倒是战局有些反转,本来廖三儿打的游刃有余,现在王紫确实已经能够抓住他拳路的破绽,倒是让廖三儿吃了王紫不少拳头。

“小妹妹,哥哥怜你身娇体弱,你却一点不含糊啊。”廖三儿忽然又道,王紫那几个拳头打在身上还真有些疼。

“哈哈哈,廖三儿你就这点本事,两百招就让人拆了。”那大汉聂昂不由得大笑着说道,虽然看着挺爽,但是这么亢奋的一小,牵扯了内伤,说完便重重的咳嗽起来,带出了不少血丝。

“别忘了,你可是用了三招就败了。”廖三儿不忘回嘴,忽然闪身飞出战局,那大汉聂昂又一次气的不轻,但是刚才气血翻涌,他调息中不能开口说话,只得忍了廖三儿这句讽刺,虽然那近身战与法术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你认输了吗?”王紫也收回手,迎面问那廖三儿。

“怎么会?只是觉得这么打不好玩,要不我们换个打法?”那廖三儿摇头,然后说道,分明就是在近身战得不了便宜,竟然这么好意思说换个打法。

“怎么打?”王紫直接问道。

“使剑如何?”廖三儿问道,说是在询问,其实手中已经祭出一把重剑,看起来也不是凡品,王紫看了看那剑,却有些为难,见王紫迟迟不动的样子,廖三儿却误会了,以为这不是王紫所擅长的,可是外界来的人,能不擅长剑吗?

“若你觉得不妥,由你选一样也一样。”那廖三儿又道,这一次却是当真让着王紫了,有些人不禁笑了,却听一人说道:“廖三儿你耽误什么?现在也不是你诱拐小妹妹的时候。”

“这是你的本命法器吗?”王紫却看着廖三儿手中的剑说道,这剑也是超神器,而且用着有些念头了,若是这么毁了……有些可惜了,再说她现在已经改变主意了,并不想跟这些人的关系闹的太僵。

“嗯?不是,哥哥还不至于拿本命法器出来欺负你,这只是哥哥平时把玩儿的物件儿,怎么,小妹妹喜欢吗?”

廖三儿那脸上有些疑惑,见王紫盯着他手中的剑,他只能这么解释,这些法器于外界来说确实很稀缺,难道是王紫看上了这剑?可是这剑太重,也不适合女子使用,这些他都还没说,已经有有人嘲笑他了:

“廖三儿,要是不能打,你就撤回来,越来越歪了,哥儿几个还有事情,没空陪你瞎闹了。”

这虽是嘲笑的语气,廖三儿却当真正经了些,确实,他们暂时没时间陪王紫耗了,却听廖三儿说道:“小妹妹……”

“既然如此,我若断了你的剑,就算我胜。”

廖三儿想说的话还没开口,却听王紫便先一步说道,别说是廖三儿,这话听了所有人都惊讶了,以至于笑出了声,王紫虽有些厉害的本事,但是想要断廖三儿手中的剑,跟断他的命一样,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吗?而且这玩笑还开*了!

“小妹妹,你断哥哥的剑就是要哥哥的命,可真狠心,打你走进这里开始,哥哥还没说取你性命呢。”那廖三儿身子意外,一条腿往前,一条腿在后,标准的流氓样,手里的重剑散发着慑人的杀气,跟他本身那流氓气有点不搭。

“我只断那把剑,不取你的性命。”王紫强调了一遍,眼神看着廖三儿,她也想快点结束,既然是把玩儿的物件,断了会影响他的命吗?

“既然如此,那便来吧。”那廖三儿说道,眼神看着王紫,却有些好笑,她难道不懂,不管是什么样的剑,握在手中就是命。

见他同意,王紫也不犹豫,忽然祭出了斩天剑,当那黑色和金色缠绕的长剑出现之后,众人皆是瞪大了眼睛,坐直身体,这时他们才明白为何王紫所说、要断廖三儿的剑了。

自那斩天剑出现开始,这两百多平米的房间内便被它的剑气所笼罩,那是一种很矛盾的气息,嗜血的魔气,好像时刻都处在饥饿的状态,只等着饮血回归,而那金色,满是慈悲,那分明是佛力!

魔力和佛力同时归于一把剑中,那斩天剑剑身也是黑色和金色对半,长长的剑身犹如女人的身体,对于一个爱剑之人,那斩天剑分明是一个妖异的女子,瞬间便能调动起他人所有的感官,而全身上下都叫嚣着、渴望!

好一把剑!好一把斩天剑!

“啧啧,看来哥哥今天颜面不保了啊……”那廖三儿细长的眼中映着斩天剑黑色和金色交织的光,这剑他喜欢,邪恶的他简直迷醉不已!廖三儿舔了舔唇,缓缓地说道,手中的重剑却忽然摆正,一束能量光从手腕快速蔓延到了整个剑身!

他必须以自己的能量包裹剑身,否则恐怕真的挡不住斩天剑,不过,王紫能不能赢还是要看剑术,若是广有斩天剑却是一身空壳子,那斩天剑也只能是摆设而已。

既然方才答应了用这种方式比,廖三儿便不打算再返回,与王紫同时飞身迎战!

两人交战,出乎意料的是,王紫的剑术更加精湛!众人不由得震惊了,这一次才真的意外,王紫现在展露出来的好像才是她真是的实力一般,方才按掌法和近身战,倒显的不够看了。

许多人不由得站起身来,眼睛脖子随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身形而转动,不得不说,王紫的剑术简直让他们都看的如痴如醉,不知这小小年纪是如何将剑法练到这个程度的?这让他们钻研无数年的人情何以堪?

确实,在所有的本事里,王紫最骄傲的就是剑法,她平时苦练最多的也是剑法,所以打起来更有中游刃有余的感觉,廖三儿的本事不弱,但是王紫盯着的是他手中的剑,她不想跟他缠太久,只想尽快削断这把重剑!

只是那重剑之上包裹着廖三儿的能量,两剑几次相撞都相安无事,王紫忽然将灵力运转到最大,身法忽然刚猛了很多,力量也因此提高了很多,战斗中的廖三儿挑眉,王紫竟然还真藏了不少。

这一打又是二十几招,可就在众人看的精彩的时候,却见王紫的身影忽然凭空消失!

“赫!这丫头隐蔽的本事不弱啊!廖三儿先闪!”一人惊讶的说道,王紫刚才明明用了所有的灵力,她的气息也在巅峰状态,可就是那零点零零一秒的时间内,王紫竟然能消失的这么彻底!那强盛的气息也一并带走,这隐蔽的本事,真的强悍!

那人见战局紧张,不由得提醒廖三儿也先避其锋芒,王紫定然会侧面出击,可他也只来得及喊这么一句,就眼睁睁的看着两剑相撞,然后廖三儿那把重剑就在嗡鸣声中齐齐的削去了三分之一。

而斩天剑的剑气依然不停的冲向地面,众人只看着地面上也留下了一跳长长的裂痕,赫……这古堡,自建成至今还没‘受过伤’啊。

王紫飞身落地,虽然用了巫术,但这不算作弊,眼神看向廖三儿,却见廖三儿只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剑,那样子竟……有些沉重?

“廖三儿,你不会真被小丫头打蔫儿了吧,一把剑而已,改明儿兄弟送你把好的。”那大汉聂昂忽然说道,语气有些嘲笑,但是众人都知道他这话中的关心。

王紫皱眉,断一把剑真的那么重要吗?见廖三儿还是那姿势,一动不动的样子真有些压抑,王紫不甚明白,却也说道:“若是这么喜欢,我也可以还你一把一模一样的。”只要事先的约定不变就行。

众人有些奇怪的看着王紫,是真的奇怪,现在忽然觉得这女子修为一般,能力确实怪的逆天,有这么强悍的本事,反应起来却着实有些呆呆的,你断什么不好,非要断一个修士的剑?

难道师门没有耳提面命的教过你,剑是一个修士的命,不管手里拿的是破铜烂铁还是如何逆天的剑,只要你用了,就要把他当作自己的生命那般重要。

可王紫的样子看起来,却好像单纯认为那是个法器,随便破了也无用,这可是事关尊严的事情,要让城堡里的人都知道廖三儿被人断了剑,这亏了的面子真补不上了。

“我说妹子,这不是你赔一把一模一样剑就能……”一人说道,虽然其实他更觉得面对这样的王紫,说什么都很无力。

“我只是在想,该把这把断剑摆在什么位置,让它时刻提醒我廖不败的神话是终结在小妹妹手里的。”只是那人正说着,那廖三儿身体却动了,双手捧起剑,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接着又道:“既然聂昂跟小妹妹都这么热情,你们想送,我也就勉为其难收下。”

众人见廖三儿原来是这幅表情,跟他们心里所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嘴角抽搐的样子似乎想就这么过去一人给他一脚,聂昂顿时又没好脸色了,鼻孔里出气,却道:“跟你开玩笑你也当真。”

另外一人却道:“不用想了,就挂在这里,既然你这么想记住,不如放在这里我们一起帮你记着,以后一天三次提醒你,保证你想忘都忘不了,别说我们不够兄弟,为你也算是操碎了心。”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劳‘好兄弟们’费心。”那廖三儿瞥了一眼众人说道,用脚勾起地面上掉着的一截残剑,一并收回了自己的空间,随即蹲下来查看地面上那道痕迹,也就是斩天剑留下的剑痕。

“小妹妹,哥哥告诉你,这里是冥界,你应该是从六界来吧,你且说说你是怎么进来的,跟这里有什么关系,要说的好了,哥哥们估计能放你出去,若说的不好……虽然你这样子挺招人疼的,但是规矩不能坏,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

却听那廖三儿记着说道,语气还是有些不正经,但是王紫知道这是跟她敞开了说了,这所谓的说的好、定然是她无意与冥界为敌的证据,而这说得不好、当然就是她本来就是捣乱的。

这些人还真会公事公办,刚才陪她打了半天,给她这么个机会也是众人尊重她了。

“冥界是哪里?与上界有何关系?”王紫却是又问,当真不明白冥界是个什么地方。

“莫告诉我,你是要找上界却找来了冥界?呵呵……”廖三儿忽然笑了,抬头看向王紫,其他人的笑声也此起彼伏,他们笑的王紫莫名其妙,有那么好笑吗?却听廖三儿停了笑继续说道:

“这么跟你说吧,上界是天堂的话,冥界就是地狱,上界是六界的天堂,冥界却是六界和上界的地狱。”

“……那七道与冥界有何关系?”王紫震惊,她来的果然不是上界,只那廖三儿这一句话,就足以解释,冥界是和上界一样的存在,而冥界和上界至于六界来说,却是另外两个界面,却又息息相关!

王紫面上这才出现了些震惊,有些着急的问道,似乎想急切的证明某种猜想,廖三儿这才看到王紫面上的表情有些变化,放在那绝色的脸上颇有些赏心悦目,却听他不紧不慢的说道:

“七道就是冥界的道,不归六界,更无关上界。”

王紫眼睛看着廖三儿,心里却在飞速的转,这里果然是七道所在,是冥界,七道的魂魄来源于六界之人魂飞魄散的人,果真是七道自成一界的,而廖三儿所说的,冥界是六界和上界的地狱,也再明显不过。

进来这里的魂魄,无论生前多强大,想要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不就是地狱?而之所以这里有这么多强大的魂魄,是因为上界的人魂飞魄散后的归属也只能是这里!

不愧是地狱一般的存在!

“小妹妹,你该是巫术的传人吧,怎么着,你想知道的哥哥解答了吧?该你说了。”却听那廖三儿停了一会儿说道,似乎觉得这世间够王紫消化了。

“说什么?”王紫下意识的说道,一来是因为她脑海中始终盘旋着一个疑惑,她还没想通,二来是她的确不知从何说起,所以才这么问。

“呵呵,那就先说说,你的身份吧,这剑,又是什么来历?”廖三儿笑了笑,还蹲在地上,对那斩天剑他可是好奇的很,那剑分明是魔力和佛力交织的,没有这两种力量王紫是掌控不了的,尤其是魔力!

而最后她那消失的身手,除了巫术别家一定做不到,但最初她展现出的,却是灵力!这么混杂的修为,叫他怎么能不好奇?

这斩天剑的剑痕留在这里,若是王见到了,恐怕又是一番震怒,而那时,这小妹妹有多大的本事恐怕也躲不过了,想着廖三儿有些不忍,好歹这小妹妹看着很喜欢。

廖三儿那眼神顺着剑痕一直往远处看去,却在那剑痕的尽头看到一人,廖三儿的眼睛顿时睁大。

“我是……”王紫也回神,听了廖三儿的话本想悉数交代的,却见廖三儿忽然站起来向另外一侧的门闪去,王紫也不由得停下来。

“你何时下来?岳父如何?王如何?”那廖三儿的声音传来,满是焦急,而其他人也蜂拥而去,一时间堵住了门口,纷纷在问与廖三儿基本上一样的问题。

王紫转身看去,见只有那大汉聂昂慢了一些,其他人都去了,他们围过去的速度太快,王紫没看清来人,但是那一瞬间的影子让她心中顿感熟悉,强烈的熟悉!

“岳父是你叫的吗?闪边儿,才一会儿,你们在这欺负谁呢?心情不错啊。”

那声音传来,低沉,却分明是女子的声音,漫不经心,却凭地带着些魅惑的感觉,王紫却身形一震,眼神更执着的看着那个方向,眼看着人群分开,眼看着一个女子走出,眼看着那张不甚出彩却异常魅惑的脸上一滞,然后荡起笑意。

“我说,你连这里都能找到。”那声音惊喜之余都是笑意,王紫却看着那人,忽然转身,一步一步的走近,眼神变的深邃,那墨眸所蕴含的风暴让人有些难以直视,气息也笼罩着那人。

却见那人一身男装打扮,面上也无脂粉,却耐看的很,就那么悠闲的站在原地,看着王紫不善的走来,不得不承认,现在的王紫有那么点可怕,似乎想缓解一下气氛,那人说道:“莫非对我的思念已经强烈到促使你打开了冥界之门?”

“邪彤,你在这里是什么身份?冥王、是冥界的王?你叫冥王出来,若是不想见我,大可直接说,还有他与九幽的约定,也由我破除,我不需要他帮忙,最后,冥界的出口在哪里,这里的空气一点都不好,我决定回去了。”

王紫在那人身边站定,面色冷静,不给邪彤说话的疾呼,一字一句却不停顿的说道,没错,在她面前的人就是邪彤,在看到邪彤的时候,她若是还想不清楚这一切的原委,她就是傻子了!

她一直没想过冥王为何叫冥王,许是觉得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大家都这么叫,但是此刻才发现,冥王瞒的不只有世人,也有她!

王紫不明白她现在满腔的怒气是为何,也不想明白,她只知道邪彤消失了四年,冥王亦然,如今在这里见到邪彤,是巧合,也是她追来的。

只是她不想探寻太多了,王紫将邪彤视作知己,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她也从未有过顾忌,然而时至如今,她竟然根本不知道邪彤真正的身份!

她对冥王的信任那么深,他暗中做多少事情她也没有怀疑过会对她不利,冥王更清楚她的底细,几乎全部知道,然而……冥,王……一个堂堂冥界的王,她竟然也不知道!

别说是冥王的身份,就连冥界是个什么东西她也不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