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九章 神秘的朝圣,沉睡的古堡

听了王紫的话,混沌有些意外的挑眉,显然王紫这个猜测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样强大的一个能量门,足以隔绝两个世界,最起码在他所有的记忆中,还不曾有过这样的门。

“如果是上界之门,魔陨石难道让媳妇儿你打开六界之外的世界?”混沌不由得说道,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有些大了,他面上虽然笑着,可是心里却免不了慎重。

“我们进去吧,不管是不是上界。”王紫说道,眼神看向了那扇能量门,对于上界,在听说的时候她便觉得那几乎是无法踏足的一个地方,更被说当初守护上界之门的子车家族也早已消失,上界跟六界的联系几乎完全中断了。

若一步踏进去,真的是那神秘的上界……王紫想不到等待她的是什么,但是她记得云泽说的,她可以应对,也必须可以,不仅要进去,她还要完完整整的出来。

“嗯。”混沌点头,本想先进去,手中却忽然多了一抹柔软,确实王紫把自己的手塞进了他的手中,混沌一笑,握紧了王紫的手,两人同时踏入那能量门之中。

即便在进来之时,王紫已经将全身的能量运转到最大,在周身形成一个密不透风的防护罩,可在经过的时候还是有着各种摧残的力量,似拉扯,又似挤压,反正让人呼吸都难以进行,脚步更是重若千钧!

果然与她事先想的差不多,之前她估计的还算少了,在这门中,即便是一个天字级别的修士进来,恐怕也会分分钟被撕碎,这扇门,根本就不允许弱者进入,即便那所谓的弱者在六界之内已经是强大的存在。

直到两人踏出那扇门,那种危险环伺的感觉过去之后,轻松感袭来便显的那么明显,王紫不由得深深吐出一口气,刚才浑身紧张的状态也放松了许多,侧头看了看混沌,却看到混沌也满是笑意的看向她。

“看来……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啊。”混沌忽然说道,已经看到了眼前的情况。

“嗯。”王紫点头,确实,这里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在那扇门之后,竟然是如此黑暗的一处地方,这里的天一如被浓云遮挡的夜半,月黑风高,更是王紫的经历中前所未有的阴森。

这种感觉不同于鬼界,更不同于魔界,那种积压的沉闷,好像时刻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潜伏着嗜杀的猛兽,那种疯狂的厮杀好像在这里的每一处角落都在上演,偶尔传来咀嚼的声音听起来惊悚不已,让人不由得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打着一个接一个的寒颤。

王紫和混沌均高临下,能看到脚下不远处就是一座城,只是这里到处都布满了死气,何况这一座城?城内有罗列的房屋,但是王紫并不觉得那房屋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因为那些城内的‘子民’看起来一点都不需要。

为什么如此说,且看那些一个个飘荡的‘子民’,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个魂魄!连地面都接触不到,王紫想不明白要这些房屋的用处何在。

而城内那些魂魄所做的事情,更让王紫心悸,却见大街上此时正排了长长的两条队伍,上千的魂魄沿路从南到北而行,他们身上不知用什么链子锁着,像穿蚂蚱一样将他们串联在一起。

有些监督他们的人,看起来比那些魂魄高级了很多,挥着特质的鞭子在长长的队伍两侧驱赶,在维持秩序,也在让那些魂魄安分一点,但更多的,也许只是出于那些监督之人肆虐的折磨*。

那些被押送的魂魄偶尔抖动着身体,即便是空荡荡的魂魄,那监督之人的鞭子也能让他们痛不欲生,而整个城内能听到的声音,便是来自于那些监督之人的咒骂声和鞭打声。

过往的魂魄只幽幽的飘过,对于那长长的两条队伍似乎并没什么感觉,而在城内的隐蔽之处,王紫随便扫了几眼,便看到好几处地方正在上演着生死拼杀!

那拼杀像是无声的表演,两个空荡的灵魂厮打在一起,即便能使出的能量大的很,轰在地面上和房屋上竟然也悄声无息!王紫不由得对这座城好奇,当然也对那些魂魄打斗的方式好奇。

似乎这样的打斗就必须有胜负,而胜了的一方便是肆无忌惮的享受对手的‘尸体’,即便对于一个魂魄来说,似乎也没有尸体一说,在那失败的魂魄还在挣扎的时候,胜利的一方已经举着它吞入口中!

那模糊的魂魄上忽然出现一张很大的缺口,也许那就是它们的嘴,看着它们一点一点的吞噬一个魂魄,然后在原地呆立很久,像是消化一样,然后若无其事的飘出去。

“这些魂魄……为什么那么像七道内的魂魄?”

半晌,王紫说道,心中的震惊还在蔓延,她和混沌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居高临下,也并没有任何魂魄发现它们的头顶上有两个陌生的闯入者,而在王紫和混沌走进来的时候,那扇能量门便消失了,在空中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王紫想,通过那扇能量,恐怕它的位置是随机的,即便她现在再回身开启那能量门,也不可能了,下次找到能量门开启的地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这些魂魄业力空荡,好像都是完全麻木的魂魄,丧失了意识,与七道内的魂魄别无差距!王紫不由的心惊,她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直接闯进了七道之内!

预想中的上界没有出现,上界分明是太古之时所有的修士梦想中的天堂,那里也许鸟语花香,强者云集,盛世非常,而眼前充满死气的世界,王紫怎么都不会相信这里是上界。

“七道难道还自成一界不成?而且这里并非一片混乱,显然是有秩序的,有更强的力量制约着这里。”

混沌说道,那一千多个被押解的魂魄便是证明,这里分明也有着明显的势力划分,建城为单位,划地治理,即便这里的的厮杀隐蔽而泛滥,但那似乎是这里的‘传统’,并不影响这个大环境。

而那些进出城的魂魄,看似傻傻的晃,但却能集中在几条路上,好像能分辨它们的目的地一样,进城的魂魄不少,出城的魂魄更多,而且都是朝着北方而去,许多魂魄更是穿过城池便一刻不停的望北而去。

“跟着它们去看看。”王紫说道,那一千多个押解的魂魄也是向北去的,北方的高处有什么东西,来都来了,必然要找寻一番的。

“嗯。”混沌点头,很快两人自空中闪身跟上那一千多魂魄,直到挨近了,两人才放缓了速度。

距离近了,能感受到这些魂魄身上的能量,王紫几乎已经肯定,这些确实与七道内的魂魄一般无二,一个个强大无匹,在这片领域却算不得什么,因为与它们同样强大的魂魄实在太多了。

王紫忽然知道这里为什么那么阴森而危险了,这些魂魄靠着吞噬对手来提高自己的业力,也许它们认为这样的办法能让它们早日脱离这个世界,即便它们的意识早已丧失,但这好像是仅留下的那唯一一点执念,让他们不断的挑战着合适的魂魄,胜者则亡,败者则寇。

也许混沌说的也没错,七道自成一界?六界内因为比拼,因为晋级,因为雷劫,或者因为命数而魂飞魄散的修士太多了,本以为之时容纳在了一个飘渺的世界,却不想这里其实另有玄机?

而那些弱小的魂魄在这里,定然是强大魂魄的美餐,长久以来,这里的食物链定然越来越单一,强大的魂魄永远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

想通了这一点,王紫才对统治这里的力量更加好奇,如何能将这些毫无意识的人服服帖帖的管辖?如何能让自己位于不败之地?也许,那统治者便是食物链最顶端的人,也是立于不败之地的人!

而那些穿过魂魄的链条,王紫竟看不出那是什么做成的,竟然能触碰到这些魂魄,在与寒巳长久的接触下,王紫知道除了七道和六界之间业力的差距能束缚他们之外,人类别无办法对抗这些魂魄。

当然自她契约了寒巳之后,这一点约束对于他来说也不存在了。

所有魂魄忽然飘荡出城,王紫和混沌本打算跟去,却到了跟前才发现,城外有一层透明的结界,对于那些魂魄来说轻轻松松便过去了,但对于王紫和混沌来说、想要经过这里必然要暴露自己的……

“只能过去,先过去再想办法吧。”混沌说道,他们总不能一直停在这里,只能一试,再见机行事。

“嗯。”王紫点头,只用了足够通过那结界的能量,飞速的闪过,即便两人的速度已经很快,可那一瞬间陌生的能量波动还是被周围的魂魄发现了!

却见那些前进的魂魄忽然停了下来,迅速的抬头看来,即便他们现在没有意识,但是那种能量也很熟悉,熟悉的让他们胃口大开!他们当然会有这种感觉,因为灵力是只有活人才有的能量,也是只有六界的人才有的能量,更是他们所有人都渴求的业力,几乎是盛宴!

虽然他们的面目模糊,但是总有种放光的感觉,紧紧的盯着空中,神识像是探照灯一样在空中一点一点的搜索,已经有魂魄接二连三的跃上空中,仔细的周围嗅着。

王紫知道这些魂魄最敏锐的感官不是眼睛,不是耳朵,却是那空荡的灵魂上每一丝细小的魂魄,如人体每一个毛孔一般,那是只有七道的内的魂魄才拿来判定对手的感官,他们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手身上传来的各种气息,那就好像无数双眼睛,无数只耳朵一样,感应放大了无数倍,敏锐的让人赞叹!

王紫和混沌一动不动,气息也几近无,以至于让那些魂魄在空中飘荡了许久都没有察觉到,此时正有些焦躁的在空中低吼,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沉闷的声音,那声音似钟声,又似号角,开始高亢,之后便愈见低沉。

只是那声音如魔音一般,落在心底一遍遍地回响,让人心神不宁,更让人心声奇怪的战栗之感!王紫还在好奇这声音的意义,却见飘荡在他们身边的魂魄一个个“嗖嗖嗖”的窜了下去!

王紫墨眸看向北方,刚才那声音就是从北方传来的,只是那山太高,也太深,她根本不能用神识,否则就是在与所有的魂魄做对,见那些魂魄都安安分分的继续上路,王紫和混沌也才继续跟上。

想来,刚才那声音定然对这些魂魄的召唤之力极强,所以他们才这么着急的赶去。

一路上王紫和混沌也没怎么交流,只静静的跟着这些魂魄,场面安静的有些过分,因为这些魂魄根本不会交流,若非要有什么交流,那定然是无声的暴力了,沿路已经又不少魂魄就这么消失在同伴的口中,而后所有魂魄都悄声无息的上路,对那现象司空见惯。

这一走,竟然就走了将近五天,王紫也确定了,这里根本没有昼夜,如鬼界和魔界一样,这里也是一成不变的阴森,那感觉更让人压抑,鬼界至少还是有生命的,而跟着这些魂魄飘荡了五日,这里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

除了那些死板的房屋,那些死板的路,山也是黑压压的山,有一种植物,王紫没有仔细观察过,但那应该是植物吧,满身漆黑,有着长长的树枝,如垂柳一般,树枝几乎托载了地上,像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巫。

王紫注意到那些魂魄飘过的时候,都刻意的远离了那种树,本来还不明白,在陆续看到几个魂魄消失在那厚厚的树冠当中之后,王紫便明白了,那药业的树枝之后,便是那树也在享受着美餐。

这里真是无处不奇怪,即便是树、也如此‘贪吃’,而五天来,他们经过的城竟也有三座了,山内构造独特,蜿蜒的山路上,送来一座挨一座的城池,而王紫也猜不到每转过一个弯、翻过一座山的时候,下一个场景是什么。

在第七天的时候,王紫再一次听到了那似钟非钟的声音,在那声音响起的时候,所有魂魄都驻足低头,好像在迎接着这声音的到来一般,而后的进程便忽然加快了!

经过的城池中不断有新的魂魄汇入大队伍中,这些魂魄明明可以凌空飞行,却一个劲儿的地面上缓缓的飘,如人类行走一般。

这一次,只在第十天的时候,第三次钟声响起,一如前两次,那所有的魂魄都变的格外恭敬,速度又忽然慢了,而且这一次所有魂魄都低着头,手举在身前,王紫莫名的觉得,这些魂魄根本就是在朝圣!

长途跋涉而来,在这钟声的引导下,一步一步的跋涉上山,而走到这最后的时候,所有魂魄都安分的让人诧异,没有任何一个魂魄再捣乱,自觉的排成了两条长长的队伍,王紫向后看去,入目的山路中都是这般情形。

再拐过一个弯的时候,没有了大山的阻挡,面前一片开阔!王紫却望着眼前的情景大大的震惊!

这是一片极其浩大的地方,位于群山中央,最震撼的是正前方一座恢弘的宫殿群,威严挺拔,竟有种高山般的巍峨之感,拔地而起,那冲天的厚重墙壁让人莫名的胜出不可侵犯之感!

王紫怎么都想不到如此恢弘的宫殿竟然能在这样的地方看到,即便是她走遍六界,也不曾见到过如此巧夺天工、震慑眼球的建筑!像是一把剑一样,矗立在天地之间,那种深沉而锋利的感觉,这世间恐怕绝无仅有!

只一座宫殿便如此不凡,那宫殿内的人、许是更可怕了!

而在那宫殿周围,忽然之下数百米!如生生被人撕裂的山谷,在那绝壁之上扯出无数根‘青筋’,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那般危险的之感,只看一眼便仍然心惊肉跳,若是掉下去、若是掉下去定然是命数不保的!

只因那数百米深的绝壁之下,缓缓的流淌着一条浓黑的水,厚重的黑色丝毫看不到水下的情形,却见那水绕着中央的宫殿流动,像是一个沉默而危险的护卫,尽职的阻挡不该来的人。

那宫殿距离彼岸足有近千米之远!那深深的幽谷,宽宽的河道都让人望而生畏,而唯一链接彼岸的路,就只有一架恢弘的桥梁,那桥梁宽只有五米左右,不用想站上去定然也有眩晕之感。

而上千米的的长度又让它看起来如悬崖上的钢丝,不知会不会有心性不稳的魂魄,从那长桥之上坠落。

渐渐的最前方的魂魄停了下来,所有魂魄都垂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在不久之后又一次钟声敲响之后,那魂魄踏上了桥,一路有火苗指引,就那么漂浮在长桥之上。

那些魂魄缓缓的接近彼岸,也就是宫殿所在的地方,王紫和混沌互看一眼,不由得下去接近,观察了半晌,才发现似乎那漂浮在空中的火苗似乎会甄选一样,遇到不合格的魂魄会‘呼’的一下猛的冲上去,而那魂魄的下场就是被掀出桥梁,落入那深深的绝谷之中。

“混沌,你先回来。”王紫在神识中说道,相信混沌能明白她的意思。

“好,你一定小心。”混沌看了看王紫,此刻也不容得他们多说,王紫点头,便将混沌召唤回去,她必须要过这桥,但她和混沌两个人肯定不行,要想混过哪些火苗,似乎不太可能。

王紫回头看了看,忽然闪身回到了那转弯之处,不断有魂魄从转角处涌出来,以一个很规律的频率在进行,而每个魂魄之间间隔的距离有一米。

“寒巳。”王紫到了地方,在神识中唤道,寒巳应声出现,王紫让他立刻在前面走,索性寒巳似乎听懂了王紫的话,又似乎在出现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像模像样的垂首低头,手举在身前,与前面的魂魄保持了一米的距离缓缓前进。

王紫紧跟在寒巳之后,紧绷的心里也缓了口气,还好寒巳的反应很快,他们后面的魂魄也很快跟上,也多亏了低着头,还有他们的心思应该都在那桥的彼岸,所以反倒是对周围的环境不多注意了。

就这样跟着队伍很久,寒巳似乎完全在状态中,也不回头找王紫,直到踏上了那桥梁,没走多远便遇上了那漂浮的火苗,本来在寒巳就要经过的时候,那火苗竟忽然窜了过来!

却见那火苗围绕着寒巳转了一圈,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而那火苗一闪一闪的,就好像眼睛在眨一般思考着,王紫正屏住呼吸,心想这火苗难道这么厉害,她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巫元力掩护的身体它根本不可能发现啊?

这时,却见寒巳忽然抬头,喉咙中发出一丝低吼,在这安静的几乎神圣的环境里很是突兀,王紫一顿,总感觉寒巳好像在威胁那个火苗一样,而更加奇怪的是,那火苗竟然‘嗖’的窜了老远,又呼的飞向了王紫身后的魂魄那里!

寒巳不疾不徐的继续往前走,王紫脑海中却传来寒巳忽然喜悦的情绪,好像在安抚王紫一样,如果他会说话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加一句:已经没事了,我们继续走吧。

王紫没法作出回应,只是有些震惊,寒巳刚才似乎在威胁那个火苗,而那火苗似乎也确实被吓到了,离的寒巳远远的,而且一路上分布着几百个像这样的火苗,竟然再也没有来打扰寒巳和王紫的!

距离大桥彼岸越来越近,王紫能看到那桥头矗立着两个几十米高的巨兽,是真正的兽!它们有着实打实的*,与六界内的灵兽无异,当然除了它们身上那与这里的气息一般无二的阴森,还有震慑。

它们身上的气息很强大,强大到所有经过这里的魂魄都颤抖着走过,偶尔有些魂魄若是慢了,便会被那巨兽尾巴一扫,轻飘飘的扫了下去,好不容易走过长长的桥,最终却还是功亏一篑,而它们的作为好像也只是出于乐趣而已。

终于轮到寒巳和王紫的时候,两人平静的走下桥,踏上那厚重的石路,却见那两个巨兽忽然低下了头!呲着牙靠近寒巳和王紫,那灯笼大的眼中也满是暴戾,巨大的前掌往前挪了挪,那踩过地面的声音都那么震耳!

好像两个警惕的护卫,它们的鼻子在寒巳周围嗅着,王紫尽量让自己不动,但是她忽然有种这一关混不过去的感觉,虽然不认识这两只巨兽是什么灵兽,但是它们对分辨气息一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否则也不会把它们两个安排在这里。

那两只巨兽迟迟没有抬起头去,两片阴影照下来,带来两股巨大的压力,好像它们在用这种办法逼着王紫现行。

半晌,后面的魂魄也因为这里的停滞而停了下来,但是没有魂魄敢抬头看这里是怎么回事,而且时间长了,那两只巨兽似乎也不耐烦了,灯笼大的眼中闪过杀意,忽然一摆尾,似乎不管寒巳和王紫这里有什么猫腻,都打算一并扔下去,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可能的麻烦了。

果然混不过去了,王紫伸出手,正打算出手的时候,却见寒巳忽然一动,王紫只见寒巳手中刀光一闪,而后便是那巨兽一声低吼,夹杂着痛意,但更多的是暴怒!

却见那巨兽尾巴上齐齐的砍去了一段!两只巨兽‘蹭!’的站起,那受伤的巨兽甩着尾巴,鲜血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线条,那血腥的味道几乎引的所有魂魄都吞了吞口水,但是它们也知道那是那两只巨兽的血,它们正在暴怒之中,而那些魂魄更是动都不敢动,头都不敢抬,依旧保持着一如以往的垂首姿势。

“吼!”

“吼!”

两只举手齐声喊道,一样的愤怒,一样的嗜杀,动作也完全一致的走来,踩着沉重的步伐,大桥和地面都因此晃了起来,让人不由得怀疑这两只巨兽是不是双生之兽。

王紫闪身到了寒巳身边,正想与寒巳一起面对的时候,却见寒巳手一挥,忽然将王紫的气息笼罩在自己的魂魄之下,一手扛刀看着两只巨兽,他身上的气息也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逼向两只巨兽!

王紫惊讶的看向寒巳,不明白寒巳为什么会知道阻止她,而且神识中传来强烈的安抚,好像在告诉王紫这里不需要她出面一样!

此时的王紫就好像站在一座大鼓之上,而那踏着沉重步伐走来的两只巨兽便是敲击着大鼓的锤子,一声一声都直敲进她都心里,王紫只看着寒巳,他面目仍然模糊,与这里的很多魂魄一样,根本看不清,若不是他跟王紫有着契约关系,王紫都会怀疑,若是寒巳与这些魂魄混杂在一起,她还能不能认出他……

本以为会在这里有一场大战,而令王紫再一次没想动的是,那两只怒气冲冲的巨兽在走到两人面前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而且并没有攻击!

王紫不由得抬头,看着那两只巨兽,而那两只巨兽的四只眼睛却只看着寒巳,左右盯了半晌,颇有些摇头晃脑的样子,后来竟然又踩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守在大桥两侧。

刚才要杀人一样的怒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明明其中一直巨兽的尾巴上血迹还没干,它的眼神却放在了王紫身后的魂魄上,好像完全忽略了寒巳和王紫,也一并当作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奇怪!寒巳也收回了那把大刀,刚才凛冽的气势也瞬间收回,王紫神识中再一次传来寒巳喜悦的情绪,却见寒巳转头朝着王紫的方向看了看,如果王紫能看到他的面目,不知道此刻是不是在配合着情绪而笑。

寒巳再一次低眸前进,手举在前面,走了两步见王紫没跟上,还停下来疑惑的看了看王紫,王紫这才跟上,看着寒巳像模像样的动作,与别的魂魄完全一致,此时竟有种寒巳很……淘气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像是寒巳根本在这里可以畅通无阻,却发现王紫要这么进去,便好像陪她游戏一样,始终鬼鬼祟祟的一路走来。

王紫跟着往进走,却不由得去想寒巳到底有什么身份?他明明已经没什么意识了,却仍然能让那两个巨兽如此相让,又想到归鸿那天说过“冷殇和寒巳也不是简单的角色……”,由此想来,今天来这个陌生的世界,却是有诸多她所不知道的巧合了。

从下了桥开始,遇到的所有人就都是‘人’了,他们有着人的身体,也有着人的面貌和眼神,一路在石路两侧指引着魂魄前进,而走过不远的石路之后,却见一个大型的支架,那神圣的所在似乎就是此处,而所有魂魄所恭敬和渴望的,就是这个东西。

却见支架中央放着一大口容器,那里面缓缓流淌着绿色的液体,王紫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对于这些魂魄来说,一定是好东西,却见每个魂魄都会在那容器之下接一小杯溶液,不多不少,只那事先准备好的一杯。

而那些魂魄在饮完这一杯的时候,会沿着一条路,绕过一处假山,反身回来,然后就是再次踏上那长桥,这么长途跋涉一遭就只是为了这一杯奇怪的溶液而已。

寒巳走过去的时候,负责传送那溶液的两个人冷漠的将杯子递给寒巳,看都没看一眼,寒巳仰头喝下,跟着前面的魂魄离开,王紫迅速的在四周看了看,观察好了地形之后,趁着拐过假山那一瞬间,王紫身形一闪便钻入了石林之中,然后脚步不停的奔向那宫殿。

直到停在那几乎望不到头的宫殿墙根,王紫方才站定,四周静悄悄的,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几乎同时,眼前黑影一闪,寒巳也出现在了王紫身边。

说实话,刚才她在闪过来的时候还真没担心过寒巳的去向,因为她现在已经很清楚,寒巳完全有能力在这里横行无忌。

感受到神识中的喜悦,王紫看向寒巳,不由得说道:“好玩吗?”

却见寒巳忽然一伸手,一股绿色的液体落在了地上,很快渗透了下去,他竟然没有喝那溶液!看来寒巳潜意识里知道的事情,远比王紫想象的多,这东西其他魂魄视若珍宝,寒巳转眼却丢弃了。

而在听到王紫问话后,寒巳猛点头,更开心了,王紫却睁大眼睛,有些不确定的问:“你能听懂我说的话了吗?”不然为什么在她问过之后反应这么快,还是仅仅是巧合?

却见寒巳再次点头,王紫只看着他,似乎想怎么再确定一下,因为自上次冷殇让他听过那铜铃之声后,寒巳愣是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醒来,可前段时间寒巳的进步还没这么明显啊?

寒巳的魂魄飘再王紫面前,似乎也在揣摩王紫现在的心思,忽然伸出了手,然后去牵王紫的手,这样的动作王紫不陌生,因为寒巳每次出现都会乐此不疲的尝试,即便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可这一次,王紫清楚的感觉的到了手中的触感,很轻微,就好像抓住了光滑的气球,让王紫觉得手中的触感有些脆弱,其实不然,寒巳握着王紫的手抬起来,放在两人中间,神识中传来几乎是惊喜的情绪!

“你真的……进步了。”王紫也惊讶的说道,寒巳现在的样子似乎在兴奋的向王紫展示他的成果一样,确实,王紫没想到寒巳悄声无息的进步了,而且是她想了很久的进步,不仅能听懂她的话,还能触碰到东西了。

寒巳点头,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声音,似乎也在试图说话,但是显然,他还做不到这一点,却见寒巳忽然俯身,在王紫脸上蹭了蹭,并且对这一举动颇为迷恋一样,干脆趴在王紫身上不离开了。

“寒巳……我们该走了。”

王紫不得不打断寒巳,虽然她知道寒巳现在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中,这种兴奋太单纯,像一个小孩子学会了走路便开始手舞足蹈一般,王紫觉得自己应该鼓励一下寒巳,可是现在的情况,这里显然不是他们久留之地。

寒巳抬起头,那微微失落的情绪明显依依不舍,但是抓着王紫的手却没放开,好像并不觉得这会妨碍什么一样,王紫也就任他先牵着,寒巳也就这点执拗,她还是满足为好。

王紫看了看这里距离宫殿大门的的地方,心想着从正门进去的可能性有多大,可见门口罗列着那么多人,而且各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心里很快就打消了从正门进去的想法。

王紫转身,沿着宫殿外流出的一小段路向宫殿后面绕去,这条路真的很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也不知道平时是留给什么人用的,王紫把寒巳塞到自己身后,因为他就那么飘在那绝壁旁边,王紫实在有些心悸。

因为她知道,掉下去便必死无疑,寒巳却没听话,又飘了过来,执意跟王紫并肩走,却见寒巳的魂魄飘在王紫左边,但看上去也想一个屏障一样,隔绝了王紫和那危险的绝谷。

王紫停下,看了看寒巳,手放在寒巳的脸上摸了摸,好像在感谢一样,虽然她契约了寒巳,也不知道寒巳清醒之后到底是什么感觉,会不会排斥她,但最起码从开始到现在,寒巳的心都是那么单纯,单纯的为她好,为她想。

寒巳却不知道王紫现在在想什么,只歪着头在王紫手上蹭了蹭,似乎在高兴王紫的触碰,刚刚能够体会到这种触碰的感觉,每次接触都他高兴不已。

“我们走,小心一点。”

王紫说道,也不由得嘱咐一声,心神回到脚下的路,也不注意只在一步之遥的绝谷,不时抬头看看上面剑一样矗立的墙壁,但已经走了几百米,还是没看到一点能进去的口子。

着宫殿群大的很,绕完了恐怕至少需要两个时辰,王紫稳了稳心神,慢慢走吧,大不了绕一圈再回去,反正她是在碰运气。

在绕过宫殿的正面时,已经走出了外面那些魂魄的视线范围,背面的宫殿经过绝谷便是重重叠叠的黑山,死气沉沉,好像只是一个天然的屏障而已。

王紫停下来,在墙壁上看了看,却终于叫她有了收获!却见光秃秃的墙壁上悬着一个窗口,镶嵌在那几乎连天的墙壁上实在不显眼,若是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寒巳也抬头看了看,似乎知道王紫为什么看那窗口,忽然主动放开了王紫的手,身形一闪便冲了上去,停在那窗口处,还朝里边看了看,神识中似乎传来稳妥的信息,半个身体探进去,在窗口迎王紫上来。

王紫飞身而上,没什么意外的落在了窗口,寒巳已经进去了,否则这么小的窗口实在放不下人,也只够王紫爬进来而已,当真是爬进来的……

直到手脚都自由了,王紫飞身落下,站在一片巨大的宫殿中,眼前是长长的旋梯,俯视下去根本望不到底,只能看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楼梯。

这应该还只是宫殿内的冰山一角,在外面经过了十几天的飘荡,进入这宫殿中时,实在有些太过奢华的感觉,考究的装饰,精细的布局,都让人沉迷不已,在这么阴森的世界里,有人却生活在这么奢侈的地方。

王紫站着的地方不知道是第几层,左右各有一扇门,通向别的地方,看来这里就专门是楼梯的地方而已,王紫朝着左边的门走去,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发现门内没什么人守着的时候才闪身进去。

事实上里面安静的有些过分,好像随便一点声音都会打扰这座沉睡的古堡一样,而这几百平米的超大房间之内,却只在前方摆放着一张长桌和一排椅子,让王紫不由的想到,这与人类的会议室真是相像,只是更大手笔了而已。

空荡荡的地方一览无余,王紫便也不停留,快速的穿过这个房间,通过那门前往另一处。

一间一间的找过去,王紫倒是看的眼花缭乱,可收获却完全没有,连个鬼影儿都没有,别说是人了,王紫真有些怀疑这么大的宫殿难道是摆着看的吗?

兜了一个大圈子,王紫不得不再回到进来时的地方,那个长长的旋梯,看到右侧的门,但王紫也并不打算进去看了,想来与左侧的门进去是一样的,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不如去更高的地方看看。

王紫沿着旋梯一路向上,又走了三层,王紫的脚步才放缓,停在楼梯中央,她能感觉到上面有人的气息存在,虽然可能有些危险了,但对于此刻的王紫来说,见到人就是好的。

感受着与那几道气息错开,王紫才继续上去,离开旋梯的瞬间闪身进入右侧的门,只是这一次却没那么幸运了,房间内有人、而且还不少!

王紫冷静的看着这一屋子的人,似乎刚刚商量完什么重要的事情,一群人或凝重或焦躁的坐在椅子上,王紫刚才躲过了几个人,本想先到这门里看看情况再说,却没想到别的地方没见到人,却是都扎堆在这里了!

看上去有四五十人的样子,或坐或立,王紫的闯入几乎让他们瞬间便发现了,这一次王紫可没那么好遮掩过去了,索性现出了身形。

有几个人缓缓的朝王紫走过来,那眼中除了审视之外当然还有意外,他们一眼便看出王紫不是属于这里的人,他们这地方、什么时候有外界的人类能进来了?

“妈的,有人都闯到这里了外面的的守卫都死光了吗?一个人都他妈没发现!”

一个粗鲁的声音忽然咒骂着响起,却见一个大汉踢开椅子站起来,不知是因为什么事情,他刚才就狂躁不已,现在见有外人进来,更加暴怒了,那两米高的大个头快速的朝王紫攻来,攻击也一点没留手,似乎想一开始就让王紫尝尝她走到这里的代价!

王紫墨眸一沉,攥紧了拳头闪身迎上,这人的力量,或者包括这里的每一个人,恐怕都还在她之上,马虎不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