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八章 下去看看,神秘之门

混沌耸了耸肩,那表情有些遗憾,多么难得的二人世界啊,可即便他想偷懒让两人享受一下,王紫也一点不配合,真是让人头疼,只好也晃悠着走到王紫身边,蹲下来看着那片黑漆漆的沼泽。

“你记忆中有着片沼泽吗?”王紫问道。

“没有。”混沌下意识的回答,王紫却更加疑惑了,这里果然神秘,混沌的传承中竟然也没有这一部分的记忆,应该说从黄泉那雾霭开始,后面的一切都是谜,而像这样隐藏于世间的谜,也不知道有多少。

“这沼泽……”王紫呢喃,眼神看着面前的沼泽,虽然是黑漆漆的泥泞,但是散发出的味道与黄泉很像,是一种清新的感觉,并没有恶臭的味道,沼泽上面更是找不到一根芦苇,光秃秃的,把它的原貌完完整整的呈现。

王紫说着,忽然拿出了七星神蒿,却见那根短短的七星神篙在王紫的手中忽然变长,这七星神蒿本来就可以无限延伸的,混沌侧头看了看王紫,似乎也猜到王紫的用意,抓住了王紫的手,让她的动作不由得停下。

“这沼泽的引力非比寻常,我上次来就试过,没有东西能够浮上来,黄泉与之比那只是桥梁小丑般,而且这沼泽深不见底,即便是七星神蒿,也不见得能试探出个门路来。”混沌说道。

“那也得试试。”王紫看了看混沌,眼神中有劝说之意,也让他放心,这点她考虑过,来都来了,站在这里束手无策,不如尽可能的试试,混沌这才松手,看样子是不阻拦了。

王紫挥动七星神蒿,将其中一端深入沼泽之中,手中抓着另一端,计算着长度,让七星神蒿不断延伸,其实也用不着她让七星神蒿延伸,在它深入沼泽那一瞬间,巨大得引力就将七星神蒿包裹住,好像有无数只手在抓着那长长得竹蒿往下拽!

王紫不由得握紧了些手中的七星神蒿才能不让它失去控制的往下掉,混沌也一并紧紧的盯着七星神蒿,观察它的深度,沼泽仍然死气沉沉,只有与七星神蒿接触的那巴掌大的地方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

七星神蒿已经延伸了几百米,可是还是没有见底,下面的情况也完全感知不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知道七星神蒿埋下去的深度越来越深之后,再也没有被的收获。

“七星神蒿的极限是多长?”混沌不由得问道,已经过了将近一刻钟,这沼泽颇有任他们怎么试探,永远没底的感觉。

“三千米。”王紫道,其实她现在也有些着急,着急这七星神蒿迟迟桶不到底,按照它延伸的速度来算,现在已经够两千多米了,七星神蒿的极限快到了。

“先收回来吧,再往下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混沌说道。

王紫看了看混沌,似乎从那双痞气中带着认真的眼睛里读出了与她现在一致的想法,这沼泽,根本就是无底的!

“以沼泽做掩护,果然是巧夺天工。”

混沌笑道,放眼看了看这一望无际的沼泽,不管是纵深,还是长宽,这沼泽都是没有尽头的,而位于黄泉深处,不为世人所知,混沌不信这里没藏着秘密,而王紫的想法亦然。

不只是出于正常的考虑,更重要的是有魔陨石的事先指引,若是这沼泽一点秘密都没有,魔陨石难道会让她来看风景吗?只是不知这秘密藏在沼泽底,还是要越过这片沼泽。

可不管是哪一种,以现在王紫的能力来说,似乎都是实现不了的。

想到此,王紫也打算收回七星神蒿,若是刻意隐瞒的,定然不会在这么简单的地方露出破绽,换作她,她也会想尽办法让这片天然的掩饰天衣无缝。

念起心法,王紫让七星神蒿快速的收回,可奇怪的是,即便她的心法已经念了几遍,那不断延伸的七星神蒿竟然根本没有停下来!更别说随她的心意回来了!

王紫眼神一凛,眉目间变的有些认真,抓着七星神蒿,想用灵力将他拽出,混沌马上就发现了王紫的不对劲,见她在跟七星神蒿较劲,混沌眉间有些讶色。

人侧跨一步靠近了王紫,手也已经快速的放在七星神蒿上面,随着王紫力道的频率拉拽,做这些的时候口中也在确认:“七星神蒿自己无法收回了吗?”

“嗯,法术失效了,它还在延伸。”王紫很快说道,没过多久,两人同时感觉手中的力道大了很多,不同于方才他们主动拉七星神蒿,现在是七星神蒿反过来在拉扯他们!王紫皱眉,口中又道:“七星神蒿延伸的极限到了!”

“再试试看能不能拉出来!”

混沌也道,手中覆盖着灵力,以他和王紫现在合并的力量,掀翻一座屋顶或者倒拔一棵古树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放在七星神蒿这里却出现了意外,这半晌在他们两个反作用的拉扯下,七星神蒿竟丝毫没有向上移动,反而王紫和混沌手中抓着的地方竟出现明显的下滑!

在王紫准备用七星神蒿试探这沼泽的深浅的时候,混沌就怀疑过会不会就连着七星神蒿进了沼泽都没有出来的可能,但是到底抱着些对它的信心去试了,可没想到当初的怀疑成真了!

七星神蒿延伸的长度已经达到了极限,现在它已经至少在沼泽以下三千米了,而它现在整作为一个普通的物体,在沼泽中一步步深陷,即便是王紫和混沌在这里阻止,似乎也根本阻止不了它陷落的趋势!

“拉不上来了。”王紫说道,眼看着不管用多少力气,那顶端没剩多少的竹蒿还在不停的从她和混沌的掌间下滑,王紫忽然松开了手,还算平静的说道。

混沌也放手,而在他们两个的力道消失后,七星神蒿更肆无忌惮的下陷,眨眼间就完全消失,只留下那巴掌大的地方咕嘟咕嘟的冒了一连串气泡,好像一只餍足的怪兽,在回味自己刚吞下的美味。

丢了一根七星神蒿不算什么,王紫可以想别的办法跟黄泉老人交代,但是现在让他们凝重的是,这个沼泽比想象中更神秘,现在他们几乎可以断言,只要是掉进去的东西,就一定不会上来!

“想要过去,似乎也不可能了。”混沌说道,眼神望着沼泽的深处,距离太远,以至于看上去远处已经是一片朦胧。

王紫站起身,走到那个轮回神树旁边,在知道了沼泽的难搞之后,再看轮回神树,它能够选择这里气息,并且找到这唯一的落脚之地,似乎就更加匪夷所思了。

“你能告诉我,这沼泽为何存在在这里吗?”

王紫说道,混沌也走到王紫身边,王紫这话当然是跟那轮回神树说的,但是太古八灵毕竟只是灵根,除了遵循它在世间繁盛的规律,不会管世间的任何事情。

即便它也许却是亲身经历和见证了很多的不可能,也不会从它的口中传于世人所知的,或许,它们本来就拥有‘健忘’的本事,见过的事情会如它们的树叶一样,一茬一茬的更新换代,一并将那些负累的记忆全部抛掉。

王紫也是没有头绪了,才想到来问轮回神树,问出口之后,却迟迟没有等到回答,王紫看向混沌,其实她想说混沌上次是怎么跟轮回神树要到心血的,而她问一句话,轮回神树不管知不知道,也都不愿回答。

混沌似乎也明白王紫这一眼的意义,便笑道:“媳妇儿,它不想说便不说了,你也无法强迫它开口。”

王紫倒是明白这一点,轮回神树确实没理由无条件的为她答疑解惑,之前所要心血已经是它开恩了,之前是为了六界支柱,现在是为了这沼泽,算是她的私事,轮回神树恐怕就更不愿开口了,她只是有些不死心而已,这一趟总不能白来,费了一番功夫不说,还丢了七星神蒿。

“你问问归鸿和云泽那两个老古董知不知道。”混沌却道,王紫看向他,眉间有些意外,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好!”王紫点头,转而用神识问归鸿和云泽:“你们知道在鬼界的黄泉深处,还藏着一片黄泉和一片沼泽吗?”

归鸿和云泽被封印是六界已经形成之后的事情了,那时不知道这片沼泽存在没有,云泽的声音传来:“你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黄泉深处的沼泽边上,轮回神树就在我旁边。”王紫简单说道。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王紫的话音刚落,归鸿的声音便想起,那语气很随意,似乎丝毫没有认识到王紫之所以请教他们两个的意义,如果能下去看看王紫还需要问他们吗?

“七星神蒿在沼泽里沉没了,它的引力太大,我下去九成也上不来。”王紫只好解释道。

“你为何来这里?”云泽却问,那声音好听如梵唱,让人不自觉的内心平静,只是语调也未免太过死板了,如云泽的人一样,冷漠的近乎死板,否则这样的一个男子,定是堪称完美的。

“魔陨石曾出现沼泽的预示,我无意间发现黄泉深处便有沼泽,就来探探。”王紫说道,总觉得云泽和归鸿像是知道这沼泽是怎么回事,却没有立刻跟她说,反倒是问起了些琐碎,像是在考虑什么一样。

想到此,王紫墨眸微亮,神识中紧接着问道:“你们知道这沼泽的来路,到底是什么?”那语气肯定,似乎断定归鸿和云泽一定能解答她的疑惑。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云泽停顿了一会儿,却是说道,与归鸿方才一样的话,引的王紫眼中泛起疑惑,若是归鸿,她会以为那厮在跟她开玩笑,可若是云泽,她不得不考虑这其中认真的程度了。

王紫看了看那沼泽,就在刚才它刚刚吞噬了七星神蒿,若是她真的下去看,很可能也上不来,沼泽内部是什么情况她更不清楚,贸然下去……真的可以吗?

“放心大胆下去吧,别人会万劫不复,就你不会有事。”在王紫怀疑的时候,归鸿的声音再度传来,仍旧漫不经心,但是这一次最起码听起来正经了许多,好歹让王紫知道他确实是说了走心的话,而在他停顿了一下后,又道:

“我还指着你解开封印呢,不会急着推你进火坑,好不容易养这么肥,再碰到一个像你这么好养的太不容易,我还没想过换人。”

王紫气结,归鸿说话真有舒经活血的作用,她是他养的吗?这什么话阿?但是真不想回他的话,否则她真会被他带歪,王紫只重新回到沼泽边上,归鸿和云泽不打算悉数告诉她,定是想让她自己去探索。

可是……这个探索,她心里是完全没底的。

“别怕,以你现在的能力,能够应对了。”云泽却道,那好听的声音适时的缓解了王紫心中的不确定,她下意识的认为,云泽说她能应对,她就应该能应对。

“不打算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吗?”王紫最后说道,虽然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这个世界很大,你不是老说我安排你吗,这沼泽就藏着秘密,要不要去看你来决定,我可没推你去,大千世界,我也不可能把所有隐蔽的一面都告诉你,那样的话,世界对你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归鸿说道,那声音仍旧漫不经心,听起来竟是有许多说不出的意味,既像是赌气的翻旧账,又有些语重心长,站在一个过来人的立场,他在用最适合的方式引导王紫,让她知道了所有便失去了探索的意义,那前进的脚步也就不会那么欢快而辉煌了。

王紫听罢,也没再说什么,归鸿这厮,总能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当中随意的切换,而每当他认真的时候,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几乎没有让人反驳的*。

却见王紫忽然一挥手,在周身设下了结界,身体一跃,用最大的可能向沼泽远处跃去。

“王紫你干什么?!”混沌不由得大叫,此时也顾不得痞痞的唤媳妇儿了,大惊失色的来到沼泽边上,眼看着王紫落入沼泽,他只见王紫沉默了半晌,心想一定是在跟归鸿和云泽在商量着什么。

见她走动了,他本想过来问问结果如何,却只看到王紫纵身一跃,就那么跳进了沼泽之中!混沌的眉头紧紧的锁着,看着王紫的身体已经没入沼泽一半。

“我下去看看!”王紫隔着一段距离看着混沌,刚才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被沼泽的力道拉扯下去,她能看到混沌的面上的着急,却只开口说道,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就在那等我!”

可是王紫的话音还没落,却见混沌的身形忽然消失,王紫看着那片如空气的地方,心想混沌的本体就混在其中,很快一阵强烈的气息靠近,那气息中夹杂着怒气,所以那么明显。

虽然这沼泽的引力很大,但是对混沌来说,到自己想到的地方比王紫轻松了许多,所以当混沌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准确的落在王紫身边,结出一个结界,将他自己和王紫一并笼罩在内。

腰上环了一双铁臂,王紫抬眸便碰到一双满是怒火的眼睛,身体被拉着靠近,混沌只咬牙切齿的在她面前道:“这地方是可以随便下去看的吗?就算是,你也打算一个人去看,还让我等着?嗯?媳妇儿!”

那声‘媳妇儿’被混沌咬的更重,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这还是混沌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叫她,好像在强调,身为他的媳妇儿,王紫也太不把他当回事儿了。

王紫墨眸一动,虽然混沌现在怒气冲冲,但是她似乎并没放在眼里,更别说害怕了,看着混沌的眼神中似乎还带着些笑意,混沌却眯了眯眼,忽然低头噙住了王紫唇,舌头带着怒意的探索直直的撞进了王紫的口中,接着便在里面狂风骤雨一般探索。

王紫只微张着嘴,让自己舒服一点,虽然混沌的吻实在蛮横的可以,但是王紫也没有躲开,混沌双手箍着王紫的腰让她贴的更近一些,本来只是脑子一热冲动的吻也渐渐变了味儿。

混沌的吻不由得轻缓起来,细细的品尝口中的味道,眼神半眯着看向王紫,尤其是在感觉到王紫并未推拒反而在回应他的时候,后知后觉的混沌顿时将方才的怒气抛到了脑后,只温柔的对待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初吻。

许久,两人的身体已经没入沼泽大半,混沌使了些法术让他们的速度缓慢了一些,在还能看见的时候,依依不舍的离开王紫的唇,额头抵着王紫,轻声开口:“我说媳妇儿,就原谅了你擅自做主独自赴险,就算这沼泽真是死路一条,能抱着媳妇儿你,我也圆满了。”

王紫看向混沌,微红的嘴唇挂着晶莹,只说道:“不会有事的。”

“归鸿和云泽说了什么?”混沌挑眉,几乎瞬间明白了王紫的意思,原来她早有打算。

“他们让我下去看看。”王紫说道。

混沌却忽然在王紫唇上咬了一口,当然没有真用力气,有些不满的说道:“他们让你下去你就义无反顾的下去了?”而且还不先跟他交代!

“你不也义无反顾跟来了。”王紫倒是平静的说道,混沌仔细看了看王紫的眼神,眉尾一挑,满是痞气,忽然一笑:“感情这是媳妇儿考验我的?那请问媳妇儿大人,小的合格了没有?”

“我知道你会下来的。”

王紫道,这跟考验没什么关系……虽然,虽然这么想的时候王紫心里也有些不确定,当时只是决定便直接下来了,至于混沌,她只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一个让自己心甘情愿的理由,王紫眼神闪了闪,什么时候她也学会给自己台阶下了?跟混沌的关系不上不下,她自己也累,既然心里已经释怀,便给自己一个接受的台阶。

“那就是合格了。”混沌说道,更加凑近王紫,眼中迸发出惊喜,虽然他已经在极力控制了,那么刚才被那么一吓,他也就不介意了!

王紫迎上混沌现在那双异常晶莹的眸子,点了点头,她知道她这头一点,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再也不一样了。

“媳妇儿……”混沌将王紫紧紧抱在怀里,其实随着两人身体不断的往下陷,照着给予两人的压迫也渐渐增强,虽然有着结界,但也阻止不了那些流动的沼泽挤压他们的结界,两人的身体也由此贴的更紧。

混沌轻唤着王紫,与她耳鬓厮磨,心中简直溢满了喜悦!话说这一天他等了好久了,而且惊喜来的太突然,让他一时间只知道紧紧的抱着王紫,却是说不出别的话。

半晌,混沌才道:“要不,媳妇儿你先叫声夫君给我听听?”那声音里满是笑意,而混沌几乎是贴着王紫的耳朵说的。

王紫没叫,本来这没什么,但是被混沌这么满是戏谑的说出来,好像就等着她交待这一次词似的,反而让她不自在了,混沌久等不到王紫的叫他夫君,状似失望的叹了口气:“媳妇儿,你若只是可怜我才接受我,那你大可不必,我……”

那声音竟然多了几分幽怨,恰好停在了关键处,好像在下定决心要说什么一样,那几乎是沉痛的样子看的王紫一愣,还没怎么想便唤道:“夫君。”

这一声称呼算是陌生,她还没唤过几次,这般说出来也有些不习惯,却不是被混沌忽然低落的情绪所牵动的,混沌这厮她太了解了,他要是会有这样的感觉,就不会死皮赖脸的整天追着她喊‘媳妇儿’了。

她只是在想,别因为i一个称呼让混沌演的更过分了,不如依了他,果然,混沌脸上那沉重立刻烟消云散,仿佛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箍着王紫的腰都有些疼了。

“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要不你多叫几声吧?为夫想听!”

混沌说道,那声夫君从王紫口中叫出,如他想象中一样,天籁一般!他曾想过无数次他和王紫曾双成对的样子,王紫会心甘情愿唤他夫君的样子,现在看到了,他心中的激动真真切切难以掩饰!

混沌眼睛盯着王紫的嘴唇,似乎在期待着那张好看的唇瓣轻启,吐出他想听的声音,那样子有些傻愣愣的,跟平时精明痞气的混沌实在有些出入。

王紫嘴角抽搐,只是一声夫君真的这么亢奋吗?见混沌期待的样子,王紫朱唇轻启:“媳妇儿……”

混沌脸上的神采顿时垮下来,接着面色转黑,他要的是夫君!什么媳妇儿!搞错了好吗?王紫却只用那墨眸颇有些无辜的看着他,刚才他分明只说多叫几声媳妇儿的。

忽然间,两人的视线都是一片漆黑,空间也顿时狭小到只够得到彼此的距离,原来是两人的身影已经完全没入了沼泽之中,一进沼泽那种下降的拉力便成倍的加大。

王紫刚刚还想观察一下沼泽中是什么清醒,头刚一转,一个火热的吻便落在了她的脸上,很快一路找到她的唇厮磨起来,方才那一吻结束的太快,好像想弥补一样,混沌一手揽着王紫,一手托着王紫的后脑勺,忘情的品尝起来。

许久,王紫放在混沌胸膛上的手推了推他,气息已经不稳,这样并不单纯的一个吻,带着那么明显的挑逗意味,她又不是木头,现在还在这情况不明的沼泽里,可身体却不听话的热了起来,他要是再不停下两个人都得出事!

王紫尚且如此,目的本就不单纯的混沌更糟糕了,手已经控制不住的在王紫身上游走,黑暗中那双满是痞气的眼睛也渐渐染上了*,身体更渴望个王紫接触更多一点。

直到王紫推他,这绵长的一吻才渐渐停了下来,混沌却还是喘着气在王紫唇上浅啄,这感觉比他想象中美好了太多!

“先……先看看情况。”

王紫先开口打破沉默,沼泽封闭了一切,如此窄小的空间,给人的压抑无数倍的扩大,方才的注意力都被那缠绵的吻夺去了,现在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的时候,才发现四周压抑的可怕,王紫不由的抓紧了些混沌的衣服。

两人的身体还在不停的下落,好在身边还有一人陪着,否则在如此禁闭的空间内,谁都自在不了。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是不是可以继续了?”

混沌却道,那声音变得有些低哑,抓住王紫的话故意往歪了说,但是他现在真的没空注意别的,不管这沼泽多危险,在他心里却是福地,这可是见证他和王紫在一起的地方。

王紫身上好闻的味道,凑近了原来那么明显,这便是女儿香?不,一定是只有他家媳妇儿才有的味道,手还在不听话的攀在王紫腰上乱动,想到那日早晨看到的情形,一张薄被覆盖着王紫*的身体,被子下面的风景也窥到几分。

如今抱在手中,柔软的触感果然美妙,王紫却抓住混沌的手,有些无语的怒瞪混沌,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跟她开玩笑?

“呵呵……媳妇儿,七星神蒿三千米尚不见底,这沼泽那么深,我们下去要那么久,路途遥远,这里又黑灯瞎火,不如我们做些有意义的运动吧?那样的话,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也不用我们苦等,我这个主意是不是很好啊?”

被制住了乱动的手,混沌也不恼,只有些赖皮的笑道,说完也不等王紫同意,手不能动嘴先动了,头一低,埋在王紫脖子里探索起来,王紫心神一乱,刚才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理智也被混沌这一通吻给击碎了。

混沌眼中笑意更浓,虽然只能隐约看到一些王紫面上的表情,但是这种王紫随着他的节奏走的感觉,真是前所未有的美!趁机一反手从王紫手里抽出,顺便带着王紫的手爬上他的胸膛,见王紫自觉的依偎过来,口中偶尔的轻吟,都让他激动不已。

那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顺着王紫的衣襟钻了进去,王紫整个人都软了几分,眼神更加迷蒙起来,小小的空间因为两人的动情格外不同起来,混沌伸手抱起王紫,本想趁着王紫意乱情迷的时候再占些便宜,那双渐渐被*弥漫的眼睛却忽然一凛!

混沌动作快速的拿出了手,顺便给王紫整理好了衣服,抱着她站好,一挥手加强了两人身边的结界,黑暗中的眼神似乎变得格外警惕,扫向四周。

王紫也警惕起来,面上的红还未退,脑子却已经先一步清醒了过来,也看向周围。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能感受到无数细小的东西再朝着他们靠近,像是无数蝗虫一样,沿着他们的结界攀爬上来,然后争先恐后的啃噬结界!

他们能感觉到这些东西越来越多,那种黑暗中吞噬的声音显得有些惊悚,偏偏再狭小的空间内愈发放大,这些不明东西竟然能够吞噬结界上的能量!

短短几秒钟之内,混沌已经加强了许多次的结界!而他们根本不能打开结界攻击,因为在这沼泽之中,他们有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开!偏偏那些东西越啃越兴奋,聚集的也越来越多,好像整个沼泽中都被这些东西占据了,而他们的结界上也已经没有了分毫完整的地方!

虽然他们可以不停的加固结界,但是以这些东西啃噬的速度,他们的灵力竟然也不见得能撑到最后!

“加速下去吧。”王紫开口,目前为止这些东西除了啃噬结界饿能量之外,并没有别的厉害的攻击,多停留也不是办法,反正他们的目的是沼泽底部,没必要跟这些东西较劲儿。

“嗯。”混沌同意,又一次加固结界之后,两人同时施展法术,不仅放开了身上那悬浮的法术,还加了最大的千斤坠,再加上沼泽本身的引力,两人的身体更加没有障碍的疾速落下!

混沌始终紧紧抱着王紫,这里果然有些危险的,只是可惜了刚才一片春情,真是扫兴极了,一边下落,一边在心里想着日后定要补回来才行……

在这种疾速的下陷中,那啃噬结界的东西也没再出现,也许那东西本就无处不在,只是他们的速度太快,它们已经跟不上了,而王紫和混沌也没那个必要停下来尝试事实是不是这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环境竟然忽然一变!虽然仍然是深沉的黑暗,但是在王紫眼中,这根本就是她忐忑许久的出路!

两人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减慢速度,在地面上稳稳的停下,其实也不是地面,这里像是一片虚无,而他们脚下踩着的只是无形的能量而已,这里完全是强大的能量构成的一片空间。

王紫走了几步,见已经离开了沼泽,混沌也放开王紫,眼神向四处看去,只见他抬头,头顶也是一片虚无,他们从上面掉下来,那上面就应该是沼泽了,可是他的神识却无法穿透那片虚无到达上面的沼泽。

“这沼泽下面果然暗藏玄机。”混沌不由得说道,也向四处走去,想发现点别的什么,但是这地方看着不大,只有二三十平米的空地,再往边缘走却是好像撞到了墙上,无法再继续了,果然是能量构成的,而且是一片密闭的空间。

“奇怪……”王紫却呢喃道,手上裹着能量在四周仔细的检查过,这么小的一片地方,看似一眼就能扫完,可她总觉得这里还有什么别的东西。

“确实奇怪,那么大的一片沼泽,我们却只落在了这么小的地方,而且,七星神蒿若是也落下来,为何没落在此处?莫非还有别的路不可?”

混沌也道,像王紫一样,手里裹着灵力从另一个方向仔细检查起来,按理说七星神蒿落下来有些时间了,不应该还没他们来的快,这里确实值得钻研。

两人各自负责一个方向,仔细的探查,这里既然是能量构成的,那用能量隐藏别的出口也不意外,许久,王紫忽然停了下来,手中的能量隐隐翻着白光,在这阴暗的环境中如明灯一般。

王紫来回在自己面前的空气中试探,似乎怀疑那无形的空气中隐藏着什么东西,王紫思考了一会儿,忽然加大了灵力的输出,却见王紫眼中一亮,再一次加大灵力!

她分明感觉到了这块地方在吸收着她的灵力,与别的地方都不同,而且她的灵力输出越大,面前的空气中便吸收的越多,而且隐隐也反馈回来了别的能量,让她知道这地方确实藏着东西。

见王紫这里有了发现,混沌闪身过来,口中问道:“媳妇儿你可以吗?”

“暂时可以。”王紫说道,混沌点头,便没去帮忙,只是做好了准备,以防这地方藏着的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护王紫周全。

反复加大了几次灵力,王紫只感觉那地方动荡的越来越厉害,却怎么都不现出原形,王紫墨眸沉了沉,决定不一步一步的试探了,索性集中所有的灵力,双掌猛的向前退去,却见一阵好大的灵力形成一片几乎实质的漩涡,凶猛的涌向前方!

王紫已经是等级外的修为,这么全力释放自己的灵力效果当然小不了,而他们面前的能量也因此快速的波动起来,王紫和混沌闪身后退,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好像破土而出的神秘东西。

一束亮光从里面钻了出来,直照的人睁不开眼!王紫将手挡在眼前,只能看到那一束光射出来,还有什么便看不清楚了,直到那光渐渐减弱,只在原地缓缓的散发着一阵光晕,却也在这空间内颇为显眼了。

“门?”王紫不由得喊出,面前竟然是一扇能量门!而那些光环绕在门的周围,门中间浮动着很强的能量,他们离的距离不算远,王紫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扇门所蕴含的能量、非比寻常!

“这算不算意外收获?”

混沌不由的说道,走近了一些,仔细端详着这门,竟是要以灵力打开的,要是刚才他们不试一试,这地方真没出路了,而这一道能量门的另外一端、也许是另一个世界。

想到此,混沌回头看王紫,眼神似乎迎接一般看着她也渐渐走过来,与他并肩而立,面上还映着那门上面波动的光。

“这门,莫非是……魔陨石中所说的门?”

王紫说道,这沼泽便是她按照魔陨石的提示找到的,而沼泽之下隐藏的门,难道是魔陨石中的另外一点?如果是的话,这的确是意外收获。

“有可能阿,我们进去吗?”混沌点头说道,虽然在他看来,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从这道门走,便再也没有别的退路。

“这门的能量很强,我们、应该可以通过吧?”

王紫却道,从一开始的惊讶之后,她便已经仔细审视过这个能量门,那门中间浮动的能量好像一张密密麻麻的电网,在阻隔着外人的闯入,而那电网上闪动的能量竟有些惊人!

王紫毫不怀疑,若一个凡人或者低阶修为的人闯进去,定然会顷刻间被撕碎!

“可以,归鸿和云泽定然知道这门,不然也不会撺掇你下来了。”

混沌不假思索的点头,虽然那门上面的能量确实很强,但是在他估计,他和王紫通过也不成问题,王紫也不禁点头,这倒是,只是脑海中忽然闪过一条信息,而那信息跟所谓的‘门’也有些关联,王紫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真让她找到了怀疑的地方。

“这该不会是上界的门?”

却听王紫忽然说道,语气因为自己的惊讶而忽然提高,因为她想到了那消失的子车家族,当初岿敕的事情败露之后她才得以知道世间还有个子车家族,也还有个上界之门。

而当时他们便说过,想要通过上界之门,至少要有等级外的修为,否则会被门的能量撕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