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七章 貔貅清醒,探秘沼泽

“怪不得你沉睡了三年,修为反而精进了不少。”梼杌说道,本以为这只是信仰之力的作用,却不想王紫也算是修炼了三年。

“所以说,想要让他们两个出来,还是要看王紫殿下你了?”卫子楚不由得也问道,王紫点头,归鸿已经在刚才就没有了声音,似乎是不想理人了,除了莫名其妙,王紫没有别的想法。

“这个标准太模糊,谁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卫子楚说道,众人也都明白,这确实是一个看似没有期限的事情。

几人在桃花谷住了几天,好歹是调整了一下心情,也整理了日后要做的事情,也许是他们都对这个地方寄予了太多美好的希望,所以在桃花谷总是不适合去分心于权谋的。

九幽那里暂时还不会有消息,在他动手之前,一定会先跟王紫和冥王说的,只是自那天冥王忽然出现说要与九幽联手的时候,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

“小七,我们要在桃花谷待多久?”

黑子说道,从魔界离开之后,在桃花谷待了最起码有六七天了,虽然这里很好,但是黑子心里明白,王紫一定不会话太多时间在这里的,此时他正趴在软榻上,一副慵懒的样子。

“怎么这么问?”王紫说道,她正窝在椅子里看书。

“没什么,就想跟小七说说话。”黑子又道。

王紫听了,把手里的书放在一旁,眼看看向黑子,却见他懒懒的趴着,多数时候都是那般漫不经心的样子,虽然这是黑子从小的习性,但是放在单纯的黑子身上却多了几分美感,它成功的继承了一直黑豹该有的优雅。

“可能再过几天,就有事情做了。”

王紫说着起身走到了黑子趴着的软榻边,挨着他坐下,那样子好像在说、既然想说说话,那她就不做别的,专门陪他说话,九幽已经去说服西方那些种族的的同意了,她这里也闲不了几天了。

这件事情不能公诸于众,但是该有的准备还是要有的,为了配合九幽那里,她也要准备好要做的事情。

“嗯,不管在哪里,我跟着小七。”黑子睁开眼睛说道,身体往一旁挪了挪,似乎在给王紫让地方,王紫翻身躺下去,陪黑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黑子仍旧趴着,手掌垫在下巴的地方,侧着头看王紫,说话的时候眼睛也一眨不眨的,有些专注的厉害,王紫转头看了看他,却见那双蓝色的眼中满是信赖,这行眼睛多数时候都是干净的,总能让她看到从一而终的喜悦,王紫不由得摸了摸黑子的头。

离开的时候黑子却忽然伸手抓住了王紫,面上一笑,口中说道:“小七再摸摸。”那样子也很单纯,好像只是喜欢这样亲昵的方式,虽然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他总是觉得王紫当他是长不大的小豹子,但是现在不会,毕竟他已经是王紫名正言顺的夫。

王紫严重不由得带着些笑意,揉了揉黑子的头发,想到黑子是豹形的时候总是跟她撒娇,脱口而出道:“还是豹子的时候手感比较好。”

黑子眼中却闪过思考,却见他身形一闪,很快变出了本体,即便是与普通豹子正常大小,放在软榻上也有些拥挤的感觉,黑子身体朝王紫这里压过来,以防地方太小他一脚就踩下去了,却也并没有踩到王紫,只是前肢撑在王紫身体两侧。

黑子低头,从颈侧的的软毛依恋的蹭了蹭王紫,又伸出舌头在王紫脖子上舔了舔,只是那大舌头扫过,直接就把王紫从脖子到脸颊一并水洗了,黑子却觉得高兴,像小时候那样喜欢在王紫身上乱舔,记忆中这是他们表达亲昵的方式。

不一会儿王紫脖子上脸上几乎被黑子的口水洗过了,黑子喉咙里还发出低低的哼声,那声音是尽是喜悦,王紫却的不由得满脸黑线,双手抓住黑子脖子上的软毛,想把他拽起来,现在都不是小时候了,不能任由他继续玩儿了。

黑子见王紫阻止,这才抬起头来,蓝色的眼睛幽幽的王紫王紫,那眼中充斥着晶亮的笑意,近距离的看着王紫,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杰作,王紫脸上还有些未干的口水,黑子眼中闪过一些不自然,方才舔的时候不觉得,停下来才发现好像真的跟小时候不一样了。

“好了黑子……”王紫说道,揉了揉他身上柔软的毛发,本想告诉他以后还是别这样了,但是看到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顿时便咽下了要说的话,改为说道:“还是变回人形吧,这软榻都放不下你了。”

黑子也知道他本体最小的形态放在这张软榻上也有些吃力,可是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紫,眼中有些被的神色,却没有立刻听王紫的话变回本体,王紫疑惑仰头的去看黑子,却见黑子又伸出了舌头,快速的在她唇上扫过,这一次很小心,只轻微的接触,但那明显的触感的也还是让王紫一愣。

可黑子却掌握要领一样,在王紫怔愣的瞬间又舔了几遍,眼中露出很满意的神色。

“黑子你先……”王紫说道,心中无奈,果然他们之间已经不会有那么单纯的嬉戏了,本想让黑子先变回本体,却在她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头顶豹子巨大的身影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自觉变回来的黑子。

黑子仍然双手撑在王紫上方,虽然人形和豹形的大小差了很多,但是人形的黑子仍然有着不输方才的侵略性,那是他下意识的散发出来的。

却见黑子盯着王紫的唇,咂了咂嘴,似乎在回味刚才的感觉,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对上了王紫的视线,却听他有些兴奋的提议:“小七,我们圆房吧!”

他是真的很兴奋,好像忽然间想到了这么棒的主意,而且语气也有些理所应当,好像并不担心王紫的拒绝,王紫面色却有些僵,面对如此直接的黑子,他似乎比她淡然多了,也是,在黑子眼里,这恐怕真的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们圆房吧,小七……”黑子见王紫没说话,身体伏低,又去碰了碰王紫的唇,然后像是品尝美味的食物一样,始终在外面徘徊,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王紫。

其实他是想要王紫也欣然同意,因为情事在他眼里是一件很值得期待的事情,他可不想王紫没有跟他一样的心情,虽然两人有过一次,但是事后他的记忆很模糊,他一直想再来一次的……

“嗯……”嘴被黑子堵着,王紫只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抬手抱着黑子,主动去吻他,一边还在心里让自己忽略黑子那双几遍渐渐蔓延了*却依然单纯的眼神,不否她会觉得是她诱拐了单纯的黑子。

“小七……”黑子高兴的唤道,舌头抵着王紫唇往进钻,只一个吻就让他沉迷不已。

黑子小心的探索着,但还是难免生涩,他在尽量回忆第一次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又担心自己鲁莽了弄疼王紫,不时的去看看王紫的反应,而他的眼中已经越来越幽暗,隐约带着些压抑的红。

待两人衣衫褪尽之后,黑子眼中欲火已经愈发浓郁,紧绷的身体好像也在诉说着他现在的忍耐,黑子大喘着气匍匐在王紫身上,却听他道:“小七,我忍不住了……”声音也因为压抑而变的低沉。

王紫双手抓着黑子的手臂,却好像抓着一块烫红的烙铁,王紫半眯着眼睛,她知道黑子所谓的忍不住了是什么意思,王紫面上更红,也不知是情动的,还是因为黑子的话让她无言以对,正在她犹豫的时候,却听黑子又道:“可我不记得怎么做了……”

那声音有些懊恼,好像在恨自己在关键时候记不起来,身体在王紫身上乱拱,却怎么都不得要领,黑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王紫耳朵上舔舐,有些委屈的声音钻进王紫的耳朵:“小七……”

那声音直一圈一圈的回荡在王紫脑海中,熏的他更晕,虽然此刻她也不好受,但这才是黑子,单纯的执拗,让她心中一颤,两人都已经这样的,*不上不下,现在谁都不可能停下来,王紫闭了闭眼,只好自己去引导黑子……

……

几度巫山,黑子一旦找到要领,那种冲动简直是王紫也阻止不了的,就好像黑子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不断去钻研它,成长速度之快让王紫不得不感慨男人都是一样的……

“小七小七……”

黑子趴在王紫身边,手还在王紫身上东揉揉西捏捏,却没有带任何*的色彩,现在他知道王紫累,只是在帮她按摩而已,口中颇为满足的唤道,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反正隔一会儿就叫一声,王紫刚才开始还会懒懒的应一声,后来干脆不回应了,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黑子按摩的手一直没有停下,也不知道困,只是侧着头看着王紫,时不时自己笑笑,这样与小七同床共枕,可以抱着小七的感觉,真的太美好,一旦体会过就一发不可收拾的上瘾,再也不想停下来了……

王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迎接她的是黑子大大的笑脸还有一声轻唤:“小七你醒了?现在还累吗?”

王紫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现在的情形,累到不会了,但是黑子能不要这样满脸单纯的问她累不累吗?为什么有种身体不累心却累了的感觉,尤其是忽然听到另外一个声音的时候,王紫顿时觉得心更累了。

“媳妇儿还累吗?快下来吃点东西,这可是卫子谦特意准备的,见你一直没醒他都自己出去了,还是我比较好吧,一直在这里守着你醒来。”

略带些痞气的声音,是混沌,边说便走近王紫,最后一点不见外的坐在王紫床上,那双满是戏谑的眼神还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看,时不时口中发出啧啧的声音,像是赞叹,也像是意外。

“想不到我媳妇儿的身材这么棒……”混沌又道,只是这一次的声音明显低了很多,虽然如此,王紫却也听到了,不由的拉了拉被子,眼神不看混沌,那感觉好像在说、这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黑子许是早就起来了,现在穿戴整齐就在床头守着,可她还是赤身*的睡着,不管是黑子还是卫子谦,竟都没管混沌,就这么让他在她房间待着,王紫一时有些无言……

“媳妇儿你不起来吗,不然我把汤端过来喂你也不错。”

混沌笑道,想他会成为王紫的夫君也算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可是到现在还不能碰到他媳妇儿,看着黑子餍足的表情,顿时觉得憋屈的慌,却见混沌抬手摸了摸下巴,眼中闪过些不怀好意的思考,他好像有点等不及了啊……

“混沌你先出去吧,小七会害羞的。”见王紫没反应,黑子忽然抬头对混沌说道,他自己也有些恍然大悟的神色,觉得小七的扭捏是因为混沌在场,不过他这话却说的混沌一笑,眼神看向王紫,面上的痞气更浓,口中说道:

“好,我就回避一下,但是媳妇儿你应该今早适应啊,毕竟……”混沌笑道,话说道后来忽然起身凑近王紫,伏低身体在王紫唇上快速的偷了一吻,剩下的话在王紫耳中回荡:“毕竟你我也是迟早的事……”

说罢也不给王紫恼他的机会,快速的起身,笑着走出去了,想到刚才看到许多春色,虽然后来却被王紫都挡住了,不过想到薄薄地一层被子下遮挡的酮体,混沌觉得自己体内也有些冲动了,只好适可而止,自己先退开了。

王紫睁开眼睛,看着混沌离开的背影,还有他那轻快的笑声,还有刚才那蜻蜓点水的一吻,不得不说,对于混沌,被说是排斥,拒绝都有些难了,有些人,每天在她的视线中晃,却也真的能晃进她的心里。

毕竟你我也是迟早的事……混沌的话在她脑海中回响,王紫望着床幔,好像确实是这样……

……

桃花谷中的气氛太和谐,王紫在谷中又停了两日,这才跟众人说起接下来的事情。

“我打算去鬼界一趟,去看看那边沼泽,也许能发现什么事情。”王紫说道,就从沼泽开始,去看看魔陨石的指示到底有些什么意思。

“我们一块去。”卫子楚立马接道,别人却是没说话。

“混沌陪着王紫去就可以,如有不对,立刻返回。”

乐九却道,现在鬼节是惊鸿在打理,去那也可以大摇大摆的去,但是那沼泽位于黄泉深处,别人不能进去,王紫身上有七星神篙和黄泉渡船,混沌更轻松,所以他们两个去便可以了,人多了在那里也施展不开。

“嗯,我也这样想,东乾你们趁此也再回魔界看看,饕餮回妖界,其他人自己安排吧,不过最好有人在桃花谷守着。”王紫说道,这一次只要混沌和她去就可以了。

“也好,你们小心。”青龙说道,他明白王紫是想让大家为接应九幽做准备,便也没有多说别的,这里交给他们就好。

决定了就走,第二日一早王紫和混沌就离开桃花谷前往鬼界,鬼界现在的秩序很好,而王紫现在进出这里也并不费劲,惊鸿很快便收到了王紫来鬼界的消息,派人请了王紫过去,他自己却没有亲自出现。

去了地府,却见惊鸿只是坐在下方的椅子上,并没有坐在那象征地位的首位,而这里也并非只有他一人,他对面还坐着一人,在王紫来之前他们两个不知道在交流着什么。

直到王紫进来,惊鸿才起身来迎,眼神在王紫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一别果然又是几个月了……

“王紫先进来,这就是王紫。”

惊鸿不着痕迹的掩饰了自己瞬间的情绪变化,轻笑着说道,似乎是因为四年前便接手了鬼界,那原先仙人般的乐九也有些深沉的时候,在他适度的笑容里,旁人也分辨不出那笑中有几分真心实意了,话语也多了许多,但只是在必要的场合,若他一个人,也总是默默不语。

惊鸿在给另外一个人引荐,王紫随着惊鸿指着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个气势凛冽的男子坐在椅子上,健硕的身体包裹在一身劲装之中,目光如电,也向王紫看来。

却见他忽然站起身,如此看去他的身形更显高大,紧贴在身上的衣勾勒着那蓬勃的肌肉线条,面目阳刚,眉间却是有些不可忽略的戾气,让他看起来有些微微的矛盾。

这人身上有些他自己都收不住的戾气,围在身边强大的气势,好像在牵制着那股戾气,这人的气息、好像有点熟悉?王紫这般想着,还没等他想到这人是谁,惊鸿便先一步说了:

“王紫你今天来的也巧,他是貔貅,本是来跟我打听你的去向,没多久你便来了。”

竟然是貔貅?怪不得她觉得有些熟悉,只是上次她去佛门的时候,貔貅还被困在佛堂当中,日夜被僧众施法,减除他身上长年累月积压的阴邪之气,这次见面,他身上那些阴邪之气倒是几乎没有了,因该是完全在他的掌控中了,只是那有些嗜血的戾气却不是一天两天能去除的。

“你就是王紫……”貔貅上前记不,口中下意识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神仔细的端详着王紫,似乎想在这几秒之中便将这个救他一命的女子了解透彻,半晌眼神对上王紫的眼睛,却道:“你救我一命,不管有什么要求,未来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貔貅没有说谢谢,那词太矫情了,也不够表达他想对王紫的谢意,他能清醒过来已经是意外了,虽然那些让自己伤及过的无辜还是让他暗暗懊恼,但好在及早停下来,否则他宁愿永远别醒来,或者在他发狂的时候就死于别人剑下。

“嗯,如果我有需要你的地方,也不会客气的。”王紫看着眼前的人说道,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定是感激她救他,虽然她想说这件事情她已经当作过去了,但应下来也是对他对尊重。

“都坐下吧,难道你们会来鬼界。”惊鸿说道,打破了几人之间暂时的沉默,转眼问道:“貔貅,我冒昧问一句,当年你一直镇守鬼界,后来为何会忽然消失?又是被谁所害?”

“你现在是鬼界的界主,知道真相也不无不可,再说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并无不妥。”貔貅收回看王紫的眼神,对惊鸿说道,态度大方,颇有些直来直去的样子,却听他继续说道:“当年我确实是被人所害,我被人引去处理那个界面上的小鬼,说是有些难缠,已经害了很多人命,本是件小事,却不知道为何闯入了陷阱。

我被很多人围攻,而且都是个顶个的高阶修士,自陷入那阵法并且被困的时候,我便知道那是一个专门为我准备的陷阱,只是在清醒的时候,我怎么都没想通为何会有人来对我设伏。

而且那时我的行踪也很少有人知道,当日与我同行的还有岿敕,他那是还只是人道阎君,混乱中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事。”

貔貅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虽然事情过去了有些时间,但是现在想起来也很难平静,尤其是现在已经知道了当初的真相,貔貅眉间的戾气有些藏不住,接着又道:

“前段时间彻底清醒,我才知道在我被困不久之后,鬼界便发生了大事,上一人的鬼界界主忽然卸任,由岿敕当任界主,知道了这几年的事情,当年给我设下陷阱的人,除了岿敕便不会有别人了。”

王紫听罢,并没有很大的意外,其实在知道岿敕的真面目之后她就隐隐有些猜想了,看来当初岿敕上位也费了不少脑筋,想到此,王紫问道:“当初岿敕可有显露过他的野心?”

“有。”貔貅点头,对王紫的敏锐有些赞赏,很快又道:“九重黑水所有的兵权都在我手里,当初岿敕曾想试探过我是否愿意扶持他上位,虽说那时是笑谈,但我也暗记在心,也观察过他,只是岿敕心机极深,几百年都没有动静,倒显得我多虑了,却不想他一直没有死心过。”

“那上一人界主去哪了?”王紫又问,当初岿敕的身份藏的太深了,不得不说,黄泉老人瞒了他的出身也一并埋下太多祸患,要是知道他是子车家族之后,貔貅恐怕会更警觉,也就很有可能不会有之后的事情了。

“这我不清楚,上任界主满腹韬略,心思不在岿敕之下,要说被他所害有些不太可能,只是岿敕出现后他便消失了,我也想不出其中原委。”

貔貅摇了摇头,他这几天也试图找出为什么当初鬼界会忽然生变的原因,可是当年的人都不在了,就连六道阎君也都换了几批,想要找真相好像已经彻底断片了。

王紫点头,想了想说道:“暂时不用去纠结这个了,你今后有何打算?”

貔貅摇了摇头,好像在说并没有什么打算,虽然他也明白现在要找真相有点不太可能了,也许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就只有岿敕了,而岿敕现在还随着影族一并离开了,可这么多年他的遭遇都是拜岿敕所赐,他已经不会这么轻易的揭过的……

“貔貅本就掌管九重黑水,不如重新回来,如今鬼界还在拼凑起来勉强维持正常,若你能回来,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惊鸿却道,他这个界主一直都带着‘代理’二字,从来没有正式宣布过担任鬼界界主,这不是他的志向,也并非鬼界的规矩,能将貔貅这个鬼界的强悍旧部招回来,自然能为鬼界添不少生气。

“界主客气了,若是鬼界需要,我自然愿意效力。”貔貅没怎么犹豫的说道,虽然被困那么长时间,再清醒的时候他已经不想管鬼界的事情了,因为他真的管了太久,可是当年自己被还的事情不弄清楚,岿敕不再次出现,他也不会隐退的

……

告别了惊鸿和貔貅之后,王紫和混沌先是来到了幽冥地狱之外,王紫仰头,看着那空旷的地面上屹立的塔身,看起来格外神秘,外围的阵法常年存在,王紫却熟门熟路的走了进去。

站在幽冥地狱入口的地方,王紫等了一会,也传了消息进去,可是一并石沉大海了,没有人给她回应,王紫皱了皱眉,冥王明明已经出现了,为什么就是不见她?

他不是说他在幽冥地狱吗?怎么现在却不出现?难不成他只等九幽出现才可以吗?

“媳妇儿,你这样……”混沌开口,他想说你这样等也不会等出人的,冥王要是见她早自己出现了,或许他现在根本不在幽冥地狱。

“走吧。”

王紫却道,直接打断了混沌的话,让他本打算安慰的话都堵在了肚子里,只好耸肩,混沌瞧了瞧王紫的神色,哎,冥王啊冥王,他的情路似乎来的比旁人顺畅多了啊,最起码被王紫这么惦记着……

两人来到黄泉边,王紫拿出了七星神篙和渡船,最起码这两样宝物能送她到黄泉深处,但是能不能过了那道迷雾就不知道了……

渡船悠悠的划过了黄泉,引的岸上的人看去,却被鬼士呵斥的转回了头,直到王紫和混沌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迷雾之中,黄泉中央的小岛上却是露出一双略像沧桑的眼眸。

你们还是进去了……黄泉老人如此想到,有些事情,迟早是要重见天日的。

王紫始终记得黄泉老人曾经说过,这层迷雾中危险重重,渡船并不能经过,她也在一开始便做好了准备,但是真的进去的时候,渡船并没有瞬间沉默,竹筏上浸了一层黄泉水,但是并不至于沉没。

“媳妇儿小心些。”这时混沌忽然提醒道,王紫握紧了七星神蒿,也没空去想为什么黄泉渡船不像黄泉老人说的那般了,知道从这里开始,水中就不平静了。

果然,没行进多久,脚下的渡船忽然一荡!王紫猛的将七星神蒿扎入水中,那七星神蒿本就有鬼神难近的能力,此时被王紫的灵力灌输其中,更加难以接近!

而与此同时,只听一片尖叫,似乎是疼痛的声音,只是听起来很是惊悚,好像是被七星神篙扎死的东西,而很快,王紫脚下的渡船动荡的更加离开了,毫无规律的前后颠簸,这里的黄泉本来引力就已经很大,若是王紫不慎掉下去,那可真麻烦了。

王紫使出千斤坠,稳稳的将自己的脚跟与渡船贴在一起,眼神凛冽的看向水中,耳中是参差不停的‘桀桀桀……’的声音,好像有无数面目不明的水鬼在费尽力气捣乱。

七星神篙飞快的左右搅动,王紫能隐隐看到乳白色的水面下流动的影子,一片片的暗影从四面八方围过来,即好像闻风而动的鱼群,成群结伴而来,王紫只能在以渡船为中心的四周搅动黄泉水,先暂时打乱他们过来的步伐。

混沌说这里面有水鬼,还挺难缠,现在果然被包围了,混沌打了片刻,忽然对王紫说道:“媳妇儿你使劲儿往前,别管方向,我去下面给你开路!”

混沌说完便身形一闪消失了,落水也毫无声音,但是不久之后,王紫渡船的颠簸就小了很多。

王紫看了看水面,若是只有馄饨一人,他过去要轻松很多,但是若是她也在,混沌要护着她就有些难了,主要她不能掉进黄泉,在那里边她几乎一点战力都没有。

脑海中回响着混沌的话,没做犹豫,摆正七星神蒿,低着渡船猛的前进了一段,这里的雾很大,而且每个方向都是一模一样的,进来没有多久,她已经迷失了方向,所以几遍是直到从哪里走,她也分辨不出准确的方向。

想到混沌曾跟她说,他是闯了许久才进去的,至于方向,只是随便选的,这一次她也无从参考,干脆只管前进。

“桀桀桀……”

那怪叫之声忽然清晰,王紫余光一扫,抽空打出一掌,击落了破水而出的一群黑影,那一瞬间王紫也才看清楚了那些东西的形态,完全只是一团模糊,人形也有,兽形也有,还有许多奇形怪状的,这些东西已经不是魂魄了,谁知道在这黄泉之中长年累月的怎么形成的。

王紫的掌风打在了水面上,激起了不晓得高浪,王紫撑着渡船趁间隙再行一段,余光却还是看到那些被她打散的魂魄如胶状的物体一般,只是换了一个形态重新扑了上来!

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来抓王紫,却都被王紫的气息震了出去,那些魂魄没什么战力,却是不会疼不会死,更没有思维,只知道发出怪异的尖叫,还有一门心思的想要把王紫拖下水。

周而复始的扑来,有的黑影直扑王紫,也有的黑影看准了渡船,变换着形态死死的抓着渡船的边缘,似乎想要连人带传一病拖下去,可是用了很长的时间,他们根本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是王紫仍然行进了很长的路。

水下现在更不平静,混沌在阻挡着更多的水鬼过来,还要清理王紫渡船下扒着的一堆一堆的水鬼,王紫这才知道混沌所谓的难缠是什么意思。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黑影从水下过来,好像整片黄泉都为之而动,王紫左右四顾,在极不平稳的情况下艰难的前进。

过了许久,在王紫的意识中,好像更久,因为这没有方向的行进确实让人迷惑,雾霭重重,好像根本走不过去,而那些水鬼见达不到目的,也渐渐狂躁起来,竟然懂得集中所有水鬼的力量朝王紫这里冲撞,混沌难免无法悉数阻挡。

更可恶的是,那些水鬼似乎也找到了敲门,见王紫的渡船不停的摆动却没有沉没的可能,忽然所有的水鬼都扒在了船尾,叠罗汉似的瞬间就叠了老高,还怪叫着使力,眼看渡船因此渐渐便宜,船头渐渐翘起,接触面一点一点的减小,大有就此栽进黄泉的趋势!

王紫的脚步快速的朝船头而去,使出法术压着船身渐渐回来,同时隔着一顿距离对那些水鬼攻击,可是那些黑影太多了,打一批来两批!直到船身几乎直立而起,也渐渐向下沉去。

王紫眼神一凛,无法清理干净这些东西,只好借力跳入空中,用法术收回了渡船,而这一瞬间那些水鬼不得不都落回了水中,只是见王紫也脱离了渡船,黄泉的引力在快速的拉扯着她下落,那些水鬼兴奋的叫着,一个个跃出水面,似乎在等着亲手拉着王紫进入黄泉底下。

七星神蒿在水中一撑,再收回的时候王紫已经又一次借力跃起,现在下面都是那些水鬼,渡船已经无处落脚,王紫四顾看去,想在黄泉之中找到一处空白,却是始终没有看到。

正在王紫又一次失重的时候,还没等她的七星神蒿去动,一股力量已经将她托起,带着她移动了一段距离,同时传来混沌的声音:“媳妇儿你没事吧?”

“没有。”王紫说道,知道这时混沌在带着她走,王紫的手在空气中戳了戳,真的犹如空气一样,只是感觉混沌这样的本体有些神奇,丝毫没有痕迹,至少她是看不到的。

“感觉怎么样?”混沌却忽然问道,王紫一时没明白他所谓的感觉指的是什么,看了看自己的手,莫非是说他本体什么感觉?便也说道:“没感觉。”跟触摸空气差不多。

“可我的感觉并不好,这好歹是我的本体,你碰每一块地方我都会感觉到。”混沌说道,王紫顿时收回了手,想着他说的也有道理,还是不要乱动了。

“而你刚才碰的地方,如果用人的感官来熟的话、正是我的……”混沌却接着说道,只是在关键时刻延长了尾音,显得痞气而暧昧,王紫一顿,显然想到了不好的地方,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你带我去哪?找到出口了吗?”

为了缓解尴尬,王紫主动转移了话题,那无数的水鬼跟了他们许久,这会儿却忽然渐渐停下了,好像被隔离在了不远处,只在原地拼命地叫喊,却没有再上前了,王紫不由得想到,难道混沌已经找到出口了?

“呵呵……”

混沌笑了笑,速度忽然加快,王紫只感觉眼前一晃,几乎是下一秒,他们所在的环境就不同了,腰间横了一只结实的手臂,是混沌化出了人形,带着王紫的身体极速朝着一个方向落下。

直到踩在了厚实的土地上,王紫才确定他们已经离开了刚才那片黄泉,王紫看了看四周,能看到那片浓雾,就在前方不到一百米处,黄泉之水越往她所在的地方延伸、就越是浑浊,直到最后变成一片泥泞。

以她所在的地方为分界线,身后是一棵古老的大树,那厚重的气息与她所见到的太古灵根很相似,上面浓密的树叶,大片的绿色,是这片空间内唯一有生命力的颜色了,这便是那轮回神树了吧。

轮回神树下的是一片很小的岛屿,只有三四米的地方可以活动,而另外一边、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沼泽。

那沼泽看起来死气沉沉,一片黑色,但是偶尔咕噜咕噜冒气的水泡让她知道这沼泽就好像一个守株待兔的捕兽夹,他的利齿都隐藏在身后的泥土之下。

这沼泽果然一望无际,王紫刚要走过去看,却被混沌拉住了手,王紫回头去看他,却见混沌脸上扬起痞笑,凑近王紫说道:“媳妇儿,你不想知道刚才戳到为夫哪里吗?”

那样子坏意十足,王紫看着那张颇有些欠揍的脸,混沌的手带着她的手放在了他的小腹上,还在不停的往下滑,眼看着混沌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王紫猛的抽出手,另一只手把那张俊连推开,转身走到了那沼泽边上。

王紫蹲下去看那沼泽的,轮回神树下面这片地面也是奇怪,竟然能够这么牢固的屹立在沼泽和黄泉中间,只这一步之遥,就是万劫不复。

上一章
下一章